孙云晓2008年5月23日在新浪谈受灾儿童的心理援助

 

主持人:各位新浪网友上午好,欢迎光临新浪嘉宾聊天室,我是主持人唐晓云。在四川汶川大地震中有很多受灾的都是青少年,是孩子,在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里边他们遭受了这一次巨大的自然灾害,不但给自己的身体带来了很多伤害,同时对于他们的内心,对于他们的心理也会有非常大的损伤。新浪教育频道关注灾后儿童心理救助,关注灾区儿童心理危机干预,今天我们嘉宾聊天室为大家请来了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研究员、副主任孙云晓,孙老师您好。

孙云晓:你好。

主持人:欢迎孙老师来到我们嘉宾聊天室,在这样一个巨大的突然发生的地震灾害面前,会对孩子造成怎样的心理创伤呢?

孙云晓:我觉得地震这个大灾难对孩子心理造成的伤害是非常严重的,对年龄越小的孩子伤害越大,这个伤害一个是剧烈的,突然的,而且是长久的,就是说它这个伤害有可能在一周之后开始突发出来,出来之后可以持续到几个月,甚至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所以说我们对这种伤害的严重性、持久性、复杂性,要给予高度的重视,给予及时的多种方式的援助,才有可能使它缓解,否则如果这个心理的伤害不能够得到救治和援助的话,有可能这些孩子都带着很多创伤长大,而且有的孩子终身不得安宁,所以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值得关注的一个问题。

主持人:我们知道在这次地震灾害里面,受灾的学生非常多,面对这么多的学生,我们应该去关注出现怎么样情况的学生,或者当他有一些心理创伤特别严重,特别危险的时候,他会有一些什么样的表现呢?

孙云晓:孩子们普遍都受到了伤害,但是这个伤害的程度,类型是不同的,比方说他家里有亲人死亡的,或者是自己同学、老师有死亡的,那么他亲眼见到的和没有亲眼见到的都是有差别的。所以说对于那些,我觉得受到伤害最大的那些人就是说他的亲人或同学、老师伤亡,还有他自己本身受伤致残,很痛苦,这些应该给予特别特别的优先的、重点的救助。因为他们本身就是严重受伤者,其他的同学也有同学可能受了伤,轻一点,但是也需要进行心理疏导,既照顾到整体,又要照顾到重点不同类型的群体。

主持人:如果说孩子他遭受了这样的心理创伤之后,在一个短期内和一个长期内,他会有一些什么样的情绪上,或者是表现上的一些特征吗?

孙云晓:对,他受到这种伤害一定会用各种方式表现出来,比如说惊恐不安,退缩,冷漠,悲观厌世,不愿意跟别人接触,不愿意说话,这是短时间都会表现出来了。作为更长一段时间以后,这种人比如长期的忧郁,甚至说莫名其妙的就会发作,或者在某一个特定的日子,比如到了清明节,中秋节,或者春节,任何一个节日都会诱发他产生剧烈的反应,甚至比方说在夜里突然要出去疯跑,或者选择自杀等各种各样的反应,都可能出现在这些受伤害的孩子身上。

主持人:当面对这样的一些情绪反应和一些孩子们表现的时候,我们家长还有我们很多的救援人员应该及时的给予关注。

孙云晓:是的,我想我们需要采取很多很多措施,比方说首先这种心理干预的一些专家,或者他的老师,他的父母,我觉得首先应该是让孩子可以发泄,他有些痛苦需要表达,他想哭喊,都是可以的。这个时候,第一就是让他宣泄,第二,要特别注意陪伴他,这时候千万不要让他一个人呆着,一定要经常有人陪伴在他的身边,和他一起比如拥抱一下,抚摸一下,或者在一块儿靠着很近的,跟他轻轻地说话,陪伴他。这个时候可能还有特别重要的是什么呢?比方说对于孩子来说,一定要找到他精神的一个依托,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最好是尽快地开学,哪怕是学校已经倒塌了,哪怕就在一个大树下边,或者在一个什么帐篷里边,只要有一个地方,这个地方是可以去的,这样的话他就觉得有了一个精神的寄托,归依,觉得我还属于这个集体的一员,我每天要去上课,各种各样的活动都可以,这是特别需要的。

另外一个,有些孩子失去父母了,应该尽快找到他的亲属,其他的亲戚,一定要找到他的亲人,就是其他的亲戚,爷爷奶奶或者姑姑,一定要找到这样可靠的人,然后使他的情绪慢慢松弛下来,觉得我还是能够见到亲人,见到熟悉的人,都会使他慢慢的安定下来。有各种治疗,各种措施,一定要综合的运用。

主持人:谈到这里,我们孙云晓老师在几天前,也在他的博客里边专门写了一首心理救援的诗,叫做《写给灾区孩子的心理援助诗》,我想在这首诗歌里边也蕴含了很多我们需要帮助的灾区孩子,怎么样让他们做好心理灾后干预这方面的工作。首先我想我给大家读一段这个诗歌里边的内容:孩子,如果你想哭,就哭吧,让悲伤的泪水像滚滚的河流,带走你撕心裂肺的痛苦。孩子,如果你想喊,就喊吧,让哀哀的童音响彻云霄,呼唤在沉睡中远行的亲人。我想这样一段诗歌是鼓励我们的孩子,把自己的情绪宣泄出来。

孙云晓:对,我写这个诗主要不是追求什么技巧,而是特别注意对灾后儿童心理的救治给予一些启发。比方说我们面对孩子的时候,很多大人可能就会本能地劝,孩子,你不要哭,别哭了,要坚强。其实这个时候孩子哭是一种宣泄,是一种表达,是释放他紧张、恐惧的一种很自然的方式,所以说他这个时候哭甚至闹,奔跑,只要他没有危险都是可以的。所以我觉得我们不要去鼓励孩子控制,克制,忍着,坚强,要忍着,我觉得这样对他的情绪的恢复正常是不利的,所以说我就提出,孩子,如果你想哭就哭吧,如果你想喊叫就喊吧,因为这个时候不要说是孩子,就是大人到这个时候你都发现受不了了,像要爆炸一样的了,这个时候一定要让他情绪合理的宣泄和舒缓下来。

主持人:我们也关注到有一些孩子,当他被救出来的时候,眼神是非常空洞的,甚至他可能被救出来之后几天,他的感觉都是非常呆滞的,对周围的很多事情他感觉到漠不关心,或者说很难与自己产生联系。对于这样的一些孩子,我们应该去鼓励他去喊,去叫,通过一些活动来疏导他,引导他去发泄,把自己的情绪发泄出来。

孙云晓:是,你会发现当孩子他从灾难中走出来的时候,特别要注意的就是孩子不说话,跟谁都不说话,也不哭,也不叫,也不说话,你问什么都不说话,这其实不等于他没问题,他问题很严重。他这个幼小的心灵经受着这么强烈的、罕见的,他根本就没有办法抵挡住这么一种大的灾难的时候,而且是他的亲人眼睁睁地看着就去了,甚至去得很惨,他这个时候已经是被打懵了,身上像扎上很多刀一样的,他已经完全处于一种变异的状态,这个时候我们一要陪伴,二要鼓励他说话,说话,哭,都可以,抱着你哭,当然如果你能够抱着他使他发泄出来,比吃药效果要好,就是很正常的走过一个阶段,他必须充分的发泄出来,然后他才会恢复一些理智,开始听你讲一些道理,然后再进行进一步的发展。

主持人:孙老师,我看到在您的诗里边还有这样一个描述,孩子,这不是你的错啊,你不必有任何自责。我觉得在这样的一个描述里边,其实我们也会对孩子去说,发生这个自然的灾害,首先你要去面对这样的现实,但是其次,你要知道这个不是由你造成的,不要有那种很深的内疚感。

孙云晓:是的,主持人讲这个问题我要特别谈一个担心,因为这次地震当中灾难巨大,我们会发现有些孩子表现得很坚强,让我们惊讶,孩子能够去救别人,孩子居然还能够面带微笑,还能够表现出那么英雄的一些行为,因此我看到一些网上,或者一些人,报纸上就在号召评选灾区十大少年英雄,或者是评选什么什么一些杰出的孩子。这个活动我可以理解大家的好心,我有点什么担心呢?我担心我们如果组织评选这样活动的时候,要特别注意不要对其他的孩子构成伤害,因为你说他是英雄,他坚强,他舍己救人,其他的孩子就会想到,他那么棒,我这么差,我这么害怕,我逃,我四处奔逃,我惊慌失措,我害怕极了,那我不好,我真差劲,这就是一种伤害。实际上在这样的灾难来临,这么大的伤害发生的时候,孩子的惊恐不安,慌忙地逃,惊慌失措,软弱,是什么?是正常的,完全正常的,孩子,未成年人,成年人害怕都是正常的,你没有错,没有任何错,这个地震是你带来的吗?不是你带来的,你害怕,太正常了。一定要让他觉得摆脱出来,让每一个孩子觉得,你的任何反应,你害怕,你哭叫,你逃跑,什么什么症状都是人的正常反应,没有问题,你没有错。

当然了,这些表现很勇敢的孩子你也可以说,在我们的身上其实也还有强大的一面,当你反应过来之后,你看你也能做得这么好,但是你那么害怕也是很正常的,没有问题,千万不要过于强化只有勇敢才是对的,只有英雄才是值得歌颂的,我觉得不是这样的。每一个人的行为都应该得到理解,都应该视为正常,就是强调孩子你没有错,他绝对没有错,他再怎么怎么样比方说害怕,都是正常的反应,这就是心理援助的一个重要原则。

主持人:非常重要。

孙云晓:非常重要的原则,任何人,你比如孩子会自责,说我看着我妈妈,或者我奶奶他去世了,我靠得那么近没有去救他,我救不了他,而且他们都死了,我活着,我还有什么脸活着,我是最不孝的人,我是最没有爱心的人,对吗?不对,不是你不想救他们,是在这种大灾难之中你没有能力,谁都没有能力,你能够把你的生命保存下来就是很了不起的了,就代表他们对你的期望,就够了。所以千万不能让孩子有任何的自责,孩子没有错,这是非常重要的原则。

主持人:我们在心理援助的时候一方面要表达对孩子的理解,另外一方面,我们一定要向他强调你没有错,这件事情整个过程跟你是没有关系的,而且你已经做到你最大的努力了。我们现在看到在您诗里面还有这样一个表达,孩子,你现在安全了,你身边有十万大军,你一双双援助的手就像一望无际的森林,那一颗颗火热的心,都是至亲至爱的天使,孩子,你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孙云晓:是的,当孩子已经确定他脱离了危险,已经安全了,你要跟他强化,你放心,你现在安全了,你现在可以得到很好的帮助了,你的新的生活就要开始了,而且让他看到有理由,为什么有理由呢?当孩子在遇到大灾难的时候特别担心我怎么办,我会不会还有好的生活,他有很多很多的担心,这个时候要告诉他,你很安全,你看有十万解放军武警部队在救援你们,社会各界都伸出援助之手。所以我那个诗里还说了,你知道吗?我们每个人都有两个母亲,有的孩子成了孤儿了,一个母亲是生你养你的,还有一个母亲是终身的保护你,这就是我们的国家,父母是孩子的监护人,国家是孩子的最高监护人,为什么我们救援的这么及时,这么强大的救援力量,就是因为国家的力量,让孩子觉得我不是一个孤苦伶仃的人,我是一个有国家来关心我、保护我,而且确实是感到有那么那么多的救援,他的生活很快就会好起来,而且告诉他,他的生活会恢复正常。

网友:我想认养一个孤儿,不知道应该要做好怎样的心理准备?以后在教育他,还有认养他的过程里面需要注意一些什么样的心理方面问题?

孙云晓:这是一个特别好的问题,我觉得我们中国人在灾难面前,不但有英雄之气,而且还有大爱,大情。所以说很多人想收养孤儿,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善举,但是我有一个特别的提醒,就是说收养孤儿,光有爱心,或者说还有你的经济能力,都是不够的,我觉得所有收养孤儿的人都需要去学习,去接受一些专门的训练,培训,为什么呢?就是说因为你要知道这个孤儿他是受到一种心理伤害的孩子,他这种伤害会在今后的几个月、几年甚至几十年当中都可能出现一些症状,这个时候你光跟他说,不要怕,不要担心,是不够的,你需要给他一些心理疏导。而我们一般的人都没有这个经验,没有这个知识,即使是学过心理学的人都未必能够应对得了,为什么呢?这是一种创伤心理学,一种受到伤害之后心理康复的一套技术。

因此,我希望这些有爱心的人们能够主动地参加一些培训,比方说我们单位的人,我们单位的心理医生已去四川灾区救援的,现在还在四川灾区救援,他是心理医生,在出发之前还在北京大学参加创伤心理学的一些培训,因为这是一个特殊的门类,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够主动地学习,这样的话你会发现你自己的成长,而且你会把这个孤儿带得更好,使他真正能够慢慢地快乐地生活,健康地成长。

主持人:当我们有一些爱心的家庭希望去认养孤儿的时候,一方面,我们当然要有一些物质方面的准备,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你要有一些心理学方面的知识,你才能够去更好地帮助这个孤儿进行心理方面的重建,同时您也要做好心理准备,因为这是一个比较长期的过程,他可能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在几十年以后还会有很多需要我们帮助的地方。

孙云晓:是的,这个工作是一个非常有科学性的,当然我相信我们父母的爱心,博大的爱,会融化他的很多很多心中的冰雪,驱掉很多阴影。但是你要用一种很好的方式,比方说你得培养他愿意说话,敢于倾诉,而且当他倾诉的时候你能够耐心地听,或者说引用一些方式使他慢慢觉得淡化,比方说有人会担心孩子,可能受过这种灾难的孩子有时候像祥林嫂似的,老提这件事,可能周围的人都不爱听了,实际上他太伤害了,所以你说那个孩子,孩子表现就有孩子的方式,但是你确实要比方说他想起这个事很难过的时候,你就不要阻止他哭泣,他要出去发泄发泄,在操场上奔跑一下,喊叫,你可以陪伴他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没有关系,完了之后给予他理解,千万不要指责他,你看没完没了的,多少年了多少天了还想这个事,你千万不要指责,他你越指责他,他不但克制不了,他成为压在心里的一个结,这样就不利于他的康复。当然我相信我们大家有这个爱心,又学习了之后,我们的孤儿是可以健康成长的。

从心理学家的分析来看,大家也不用过于担心,就是心理学家怎么认为呢?受过心理伤害的人,包括大地震的这些人,最低保守的说法,70%以上的人是可以慢慢康复的,即使没有经过很多治疗,他通过自身的,因为人的生命力是很强大的,他通过各种信息慢慢做判断,慢慢慢慢也会康复的。值得注意的是30%,可能会由于得不到心理的援助,治疗,可能会长时间难以得到康复,其中还有一部分,大概5%左右的人是特别特别难以治疗的,所以我们一定要看到每个人都有很大的潜力,我们还是要普遍的给予心理的救援工作。但对那些特别严重的就要采取特别的措施,比方说你收养孤儿了,你发现你只是去学习了这么几天,你掌握的是很有限的,这时候你可能就向有关的专业机构求助,他们都会有爱心来帮助你,给这些受伤特别严重的孩子以治疗。

网友:我现在是一个外地的人,有一些灾区的孩子到我们这里来投奔他们的亲属,到我们这边上学了,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可以做些什么?

孙云晓: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真感谢这位网友,其实我们灾区的孩子到了任何一个地方,对他来讲都是一个新的环境,当地人对他的关爱,呵护,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任何一个学校,任何家庭环境,在接待这样孩子的时候都应该以非常热情的态度来迎接他们,比方也是经常要听听他们的一些诉说,陪伴,特别是要让他有朋友,一个是有可靠的亲友保住他的安全,同时,比方说他学校的老师,特别要注意组织,比方说课间,这样的孩子到了一个新的学校容易出现什么情况呢?一下课一个人在操场某个地方站着,大家在那儿玩,他就在那儿站着,融入不进去,因为他有很多很多的困扰和障碍,他觉得同学喜欢我吗?愿不愿意和我玩?这时候老师就要组织伙伴下课组织他玩,咱们一块儿玩,老有人陪伴,一定要注意陪伴是非常重要的,而同伴的陪伴可能某种意义上来说胜过医生,让他觉得总是很安全,因为他是恐惧不安的,家里也是这样,不要去过多的责备他,允许他发泄一下,然后给他有保证有规律的生活,当然也不益过于搞得很不正常,让他感觉到正常的生活。我觉得这是需要的。

另外一个,在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和当地的心理干预的一些机构保持联系,接受他们专业的指导,任何一个地方都有医院,都有大学,都有儿童心理康复的一些专家,一定要在他们的指导下进行各种工作,就会更有效果。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当受灾的儿童,他们在日常的生活中的陪伴,也许他的同学对他的陪伴会比一个专业的心理咨询师,或者是一些成人的陪伴更有作用。我就想到在我们灾后的康复里边,其实是有很多孩子的,有一些孩子可能已经慢慢走出来了这样一些困境,有一些孩子可能他在救助的过程里边,他比较快地恢复了自己一些比较好的心态,我们是不是让这些孩子和还没有走出来的孩子,他们在一起,对他们也会有更好的帮助?

孙云晓:对,他有同样经历的人,他会更有亲近感,可接受感,这是很正常的。说到这儿我还要给大家提个醒,就是说我们要注意,我们这次大地震带来的心理伤害并不仅仅是灾区的孩子,注意这个点,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当时比方说没有遭受地震,比方说周边地区,这些孩子他也受到伤害,他看到发生这么可怕的事,老看到救护车跑来跑去的,包括我们这些远离灾区,我们在北京,在其他的大城市的孩子,他也可能受到伤害,我们现在新闻这么透明,这么滚动式的来回的反复的播出,那个场面,孩子都有可能受到伤害。包括我这几天心情觉得很郁闷,觉得昏昏的,不像正常的生活,就因为看到太多的刺激,所以这个时候我们要普遍的提高人的心理承受力,比方在我们的几乎所有学校,所有的家庭,我们的父母、老师,都要引导孩子,比方说谈一谈这种灾难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的确是好起来了,我们慢慢都会恢复正常的。

所以说我在我的诗里写了,我说你喜欢的花会照样开,你喜欢的鸟会照样叫,你忠心耿耿的小狗还会继续跟你走,让我们觉得我们生活确实一天天好起来,甚至我觉得灾难它也是一所学校,它让我们知道了这个灾难发生之后,人的生命是特别需要珍惜的,而且知道当灾难发生的时候,不但我们中国人会变得非常团结,互相帮助,全世界的人都慷慨解囊派救援队来,觉得生命是伟大的,这个时候我们可以从灾难中吸取营养,使我们变得更坚强。因为大家都会发现我们不可能回到灾前的生活,我们也不需要回到灾前的生活,我们需要创造更好的生活,我们每一个人应该活得更充实,更美好,更珍惜亲情,更加学会自我保护,更加学会科学的面对各种灾难,我们就不怕,我们可以生活得很好,而且现实也告诉我们确实会这样的。这就是我们每个人都从一种灾难中获得一种免疫力,获得一种智慧,获得一种人生的感悟,我觉得我们就会生活得更美好。这才是心理援助也好,心理干预以后最终的目的。

主持人:我觉得您刚才说了一点特别正确,就是我们在关注灾区的儿童的心理危机干预这方面工作的时候,我们也应该去关注全国的,有很多非灾区的一些孩子,他们在地震的这件事情里边,我们知道这次地震其实有震感的范围是很广的,有一些孩子可能他们学校也会疏散,那几天会很担心,对于这样的一些非灾区的一些孩子,他们一方面自己经历了地震有震感,然后被疏散,然后又看到很多新闻报道,可能会看到一些比较血腥的画面,对于这些孩子我们也应该给予及时的关注和一些很好的疏导。

孙云晓:对,因为儿童他有一个特点,就是他很多事情不理解,但是这个信息又是这么强大的,高频率的信息不断的冲击着他,他会产生很多心理的困扰,他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这个时候大人,作为父母,作为老师,就有责任去进行一些疏导,让他能够正确的认识这些现象,特别获得一些正面的积极的力量。

网友:孙老师,您说得很对,现在很多电视在播地震的画面,有的真的是很血腥,我们作为灾区以外的家长,我们应该怎么给孩子解释这场灾难呢?

孙云晓:这个的确要有一种科学的态度,我觉得首先要给孩子讲,这个灾难发生了,确实会带来很多很多人的痛苦,同时告诉孩子们,这个地震,各种灾难,我们都要努力掌握各种知识,学会避免这个灾难。你比方说像原来印尼尼西亚的海啸,有一个英国女孩儿就记住老师讲的一个征兆,泡沫异常,就是有海啸发生,她马上告诉她妈妈,马上动员大家撤离,好多人脱离了危险,这就是要用科学的力量。另外来说,科学还有一些暂时无法预测的东西,突然发生了怎么办,你要看这个地震有多少人顽强的活下来了,他相信一定有人会救我的,有的人甚至就靠着,你看有一个老师,就靠着喝自己的尿液,然后吃纸,坚持了100多个小时,被救出来了,还有很多人也是,可能就一个苹果,他居然能够坚持那么久,但是就有一个信念,这个时候我相信会有人来救我的,我只要坚持就一定有希望,所以他能达到极限,达到5天、6天、7天,惊人啊,这个时候你就发现你的意志一垮,你不相信,我完了,没有人知道我,我肯定活不了了,这个时候你就发现真正的危险就来了。所以说吸取合理的力量,同时让他看,中国现在国家强大了,中国国家变得以人为本了,你看一旦发生灾难,一方有难八方救援,能调十万解放军武警部队去,那么多人都去援助,说明什么呢?说明我们即使发生了灾难,也不是孤立无援的,是多方来支援的,我们都是充满希望的,让孩子牢牢的相信这些,这实际上是一种生活的真理。这就是对孩子一个正面的引导,也是一个合理的解释。

主持人:我们还有一些网友,可能也是一些非灾区的家长,他们非常关注我们这次访谈,他们很担心,说这次地震我们有一个非常巨大的伤亡人数,死亡了很多人,我们跟孩子怎么去解释这种死亡?他说死亡是一个真相,它一直在我们一旁伴随,我们一直跟孩子说要正视死亡这件事情。

孙云晓:是的,在国外就倡导一种死亡教育,就是说当人他停止了呼吸,他就再也不能说话了,他就离开了我们。但是你要跟他怎么讲,不是讲什么叫死,我觉得讲生命的意义,比方说你讲顽强的坚持,你看这个人多么了不起,那么大的灾难下,你想想看你能够不吃不喝,黑暗的地方能够呆上5、6天,7、8天,你能够想像得到吗?我们1天不吃饭都受不了,但是当你最危险的时候,人的顽强的意志力就能够产生这么巨大的力量,还有一个老年人,老奶奶,老爷爷,都能够这样,说明什么?说明这个生命是多么了不起,要给孩子讲这个,特别要珍惜生命,要保卫生命。为什么我讲这个话?孩子都有一个特点,俗话说怕死,特别怕死,因为他不能理解,孩子的恐惧很多时候是一种无知,也是本能,也是无知,因为他不知道,所以这个时候你跟他讲的时候,千万不能讲一些负面的信息,你要讲正面的,他知道原来生命是有很大的潜力的,那么多人都来关心你,救援你,这样他就能够对这个事情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主持人:对,有觉得有些家长可能会采取一种回避的态度,他说这个东西你就少听,少知道就行了,可能你这种回避反而会适得其反。

孙云晓:对,人的愚昧就是因为他无知,但是今天的孩子有一个问题,他不是不知道,他知道,因为什么?除了看电视,上网之外,同学之间天天都在议论,他肯定知道,对今天的孩子来说不是无知的问题,是理解问题,理解这个现象,得出合理的一个解释结论,这是最主要的。我相信我们的父母朋友,我们的老师,我们都有常识,知道要让孩子乐观地生活,科学地去看待各种现象。

主持人:现在我们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就是现在我们很多的网友也都在关注,因为现在进入到地震的灾后重建家园这样一个阶段,也有很多的媒体,他们也很关注灾区的孩子,也会对他们有一些采访,包括会有一些拍摄这样的一些新闻报道方面的东西。我们媒体在做这方面工作的时候,我们应该怎么样才能够避免对孩子进行二次的心理创伤?

孙云晓:对,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因为我们很多人急切的,新闻就是真实,新闻就是要让当事人说出真相,可是有的时候你会发现,有的时候你让一个小孩子去说他的父母怎么失去的,回忆那个具体的过程,如果你没有一种心理疏导的能力,你只是让他简单地回忆这个过程,就可能造成他的创伤。所以我觉得这个时候我们的新闻媒体采访之前,你要看到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采访,我建议媒采访的时候最好你能够和心理医生,因为现在灾区有很多很多的心理医生,心理救援的专家,能够得到他们的一些帮助,得到他们的一些指点,然后你再去跟孩子做一些交谈。有的时候交谈也不一定都是直接问本人,因为非常惨烈的事情让孩子简单的回忆是很痛苦的,有的时候可以问问熟悉他的人,通过其他的人问一问,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一定要特别特别注意,这是一条,就是说心理专家的帮助下,要设计你的访问提纲,而不要说想问什么就问什么,也不能说这样的话,你很幸运,你能活下来就很幸运,或者你跟他说,你爸爸妈妈他去了一个天国,他们没有痛苦,他在那儿很好,这话都不对的,这个话都是对儿童有伤害的,你怎么知道他们不痛苦,我看他们很痛苦,你根本就不理解。所以记者采访是一个危险的事情,一定要和心理学的专家们要有结合,相互支持下完成这个特殊的采访。

另外一个我还要特别提醒一下,除了心理干预的原则之外,我们还要注意对未成年人的法律上的保护,当你在报道一切跟未成年人有关的事情的时候,你不能够直接地写出他的真实姓名,特别涉及到一些隐私的事情你要化名,这是法律不允许的,我们中国有未成年人保护法,因为并不是所有的事情这个孩子都愿意让别人知道的那么清楚,这是法律不允许的,我们还有好多孩子将来他一生的发展,所以他需要得到保护。

主持人:谢谢孙老师的回答,我想在这样的一个大灾面前,我们很多的媒体,很多的记者在做一些灾区的采访的时候,其实我们也是这个灾难中所经历的人,我们也在创造这个灾难中的一些历史,我们可能会改变一些人的命运,可能会对一些人的人生产生很大的影响,所以我们在做一些采访,在做一些报道的时候,我们也应该去注意自己的一些采访内容,采访形式,应该让更多的未成年人能够得到保护,能够得到更好的发展。也谢谢孙老师今天来到我们的嘉宾聊天室,我们会继续关注灾后的心理危机干预方面内容,也希望大家继续关注新浪教育频道,谢谢。

孙云晓: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 来源: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