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5日,孙云晓做客新浪嘉宾访谈,请看访谈实录《家有神童是喜是忧》。

 

《小马锐话题》:家有神童是喜是忧?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9月05日 15:33 新浪嘉宾访谈

  言无不尽,锐气十足――锐话题

  中国古代人见人夸的“小神童” 仲永,因为经常被父亲拉出去博取眼前的荣誉和金钱,浪费了他宝贵的才华和天赋,因此就有了王安石的名篇《伤仲永》。家有神童固然是件喜事,如何培养却是摆在家长面前的一道难题……

  欢迎网友点击参与评论>>>>

  锐语录

  孙云晓:天才的或者超常的儿童,在某一方面非常突出的儿童,未必就是健康的儿童。

  杨东平:这种现象叫逼子成才,远远超过了望子成龙的状态,现在热衷于制造童星的家长太多了,蔚然成风的话对青少年真是一场灾难。

  主持人:天才儿童不一定代表着他能成才,能成才不一定代表着他能成功。

  孙云晓:郎朗大概在上万名、千万名琴童当中出现的一个奇迹,更多的琴童是父母拿鞭子打,你把他抽死都成不了一个钢琴家。

  杨东平:我们关不关注牛顿到底是20岁获得了发明还是25岁获得的?一个人16岁获得教授跟20岁获得教授,有多大的区别?早三年、早五年有多大的意义,但对于个人而言?他的付出是相当大的。

  孙云晓:在社会上没有这个条件,训练纯粹是苦啊,苦啊,苦啊;惨啊,惨啊,惨啊。

  杨东平:俞平伯他的教子方法,叫大水养鱼,就是搞个大池子,给他放很多水,让他自己长,是顺其自然,鱼缸养不成大鱼。

  孙云晓:父母无为乃大为。

  锐人物

  杨东平:北京理工大学高等教育研究员

  孙云晓: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

  锐交锋

  主持人:各位亲爱的新浪网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小马锐话题》,我是代班主持人江卉。我们的口号是“言无不尽,锐气十足”。

  现在又来到了九月,很多孩子度过完一个非常轻松、快乐的暑假,背着书包又来到了学校。但是轻松、快乐的暑假也许对于更多的一些孩子来说只是梦寐以求,为什么?因为他们在家长的神童计划的培养当中。

  今天我们的话题就是“家有神童,是喜还是忧”。我们邀请到两位嘉宾,一位是北京理工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的所长杨东平老师,杨老师您好。

  杨东平:您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嘉宾来自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孙云晓老师,孙老师欢迎您。

  孙云晓:你好,大家好。

  “神童”究竟“神”在哪里?

  主持人:首先让我们的导播切进一段视频画面,让我们大家认识一下,最近又有哪些神童值得我们去关注。

    (视频片段)

  主持人:看了这些神童,首先我们应该先探讨一下,究竟什么是神童、天才,包括我们说的这些超常儿童,不知道两位从事这些研究的时候,有没有对这些儿童有过一个定义?

  孙云晓:所谓神童,叫法很多,比方说国外叫“早慧儿童”,中国内地叫“超常儿童”,最早主要是认为他是智力超常,常人智商是100,他们智商是在130、140以上为超常、天才儿童。

  主持人:智商比较高。

  孙云晓:后来人们发现这种认识比较片面,有的人智商不一定很高,但是他在某一个方面有特异的表现,在某一方面有特别才能,认为这也属于天才儿童或者是早慧儿童。

  主持人:另外一位叫侯鸿儒,8岁,已经能够熟练地阅读《China Daily》,除了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他还能看懂《四书》、《五经》、《古文观止》,熟读《诸子百家》、《三国演义》;在计算机方面也有超常的领悟。像这样的儿童算是天才儿童吗?

  杨东平:我个人认为这种真正的超常儿童是大自然的一个奇迹,你不可人为地来打造的。

  主持人:就像我们刚才片子里看到的《中国私塾教育第一案》。私塾教育在国内是不是允许它存在?

  杨东平:按照我们国家现在的立法,义务教育阶段必须在学校接受教育,国外很多国家已经在逐渐地把在家上学合法化了。

  孙云晓:真正好的私塾教育也会是素质教育的。一定是不能剥夺到孩子玩的权利、同伴交往的权利,对于任何超常的、天才的孩子都不能够剥夺属于他的这个权利。

  主持人:侯鸿儒自从幼儿园被接走之后,再也没有上过学了,他基本上没有跟其他的小朋友接触,脱离了整个社会。

  孙云晓:天才的或者超常的儿童,在某一方面非常突出的儿童,未必就是健康的儿童。

  主持人:包括他去读四书五经,可是表现出来的却是一种对父母的不尊重、对同龄人的攻击,是不是在这些技能之下,实际上对他整个人生也是没有帮助的?

  孙云晓:因为人的成长,他决不只是一个单纯知识的积累,而是人格慢慢的养成。任何人,只要你走进你的同伴群体,你马上就知道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同伴马上就会用各种方式告诉你,不行,吃不开,他就会慢慢调整自己。他现在,爸爸说棒,好,就这么干,你天下第一。那么小的环境里,小孩天天接触这种东西,肯定发生扭曲。所以变成了一个知识机器。

  古今中外早夭的天才或者变成流行的明星也很多,就是这个道理。

  “伤仲永”的故事不该重演

  主持人:对,这是我们经常熟读的“伤仲永”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我们这个新闻非常的有争议,就是海南的小女孩张惠敏,她的父亲带她从海南跑到了北京,历经53天。张惠敏现在她的营养不好,而且咽喉已经发炎,最好是休息几天,不要再做继续长跑的运动,但是我们发现她的父亲坚持让她跑步。这样一个长距离的跑步,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究竟意义何在?是不是一种炒作呢?

  孙云晓:完全是成人思维,就是炒作。这个完全不是从儿童的利益出发的。《未成年人保护法》是一切事情儿童利益优先。因此,只要是对儿童有伤害的,就没有任何理由让她做。

  主持人:有人说,如果父亲不这样逼她,不这样训练她,也许中国在今后的时候会少了一个奥运冠军。

  孙云晓:我也知道,在我们一些国家队或者省队一些专业的队里,一些小运动员受的苦是非常大的,他是在特定的环境,有特定的措施,保护呀、监测呀、弥补呀、疗养呀,是有相当多的服务条件,在社会上,在民间是没有这个条件,有什么条件?纯粹是苦啊苦啊苦啊,惨啊,惨啊,惨啊。

  杨东平:这种现象叫逼子成才,远远超过了望子成龙的状态,现在热衷于制造童星的家长、逼子成才的家长太多了,蔚然成风的话对青少年真是一场灾难。

  主持人:我这儿有一段资料,就是有关杨振宁的话,他曾经在比较中美教育中说,中国按部就班地把知识给孩子,平均起来是好的,可是中国的教育制度从中小学就有一个不好的地方,就是对特别聪明的、占总数5%的孩子是不利的。

  孙云晓:首先要相信人是千差万别的,人一定是差别很大的。因此,中国的传统教育,孔子就提出来因材施教的思想,这个被全世界所认可的一种思想。

  杨东平:我对这个问题,一直有不同的看法。一个人16岁获得教授跟20岁获得教授,和25岁获得教授,有多大的重要性?我们关不关注牛顿到底是20岁获得了发明还是25岁获得的?你早三年、早五年有多大的意义,对于一个个人而言?而他的付出是很大的。

  主持人:现在发现中小学里有奥林匹克班,高中就有数学、物理、化学的重点班。现在连幼儿园都出现了这种超常班。据说考进这个班里的小朋友智商都在140以上。那么对于这么小的小孩就以智商在划分群体,两位老师觉得合适吗?

  杨东平:完全是一种商业炒作,是为了迎合一些家长急功近利的心情来赚钱,这里有一个非常大的误区,把超常教育变成了提前教育,他在8岁可以很容易学习的东西,在5岁要花很大的代价才能学会。

  主持人:说到长跑,我们还想到在文艺圈、电视上经常活跃着一些小童星,像国内我们比较熟悉的是阿尔法,一个新疆的小男孩,能歌善舞,非常出众。

  主持人:那么在他的博客里,照片写着“娱乐圈专用”,他已经是一个娱乐圈里的小男孩了,但是他的肩膀上,他的三道杠,这是大队长的标志,到底我们应该怎么样看待这些小童星?

  杨东平:对于小童星的问题,是在他长大以后到底是一个明星还是一个流星,长远的可持续发展,有没有这样的技术和能力。阿尔法现在肯定是天真活泼可爱,但是他20岁的时候、40岁的时候能够发展成什么样?如果是一个负责任的家长,更多应该考虑到他长远的发展。

  让孩子像野花一样自然成长

  主持人:也就是我们现在讨论的问题是天才儿童不一定代表着他能成才,他能成才不一定代表着他能成功。

  杨东平:即便是少数成才的人,他能走到多远依然是一个疑问。比如说丁俊晖最近的表现,连续几次重大的比赛全部失败,他的心理上很不好。体育运动的背后还是一个综合素质、精神境界、人文素质。台球是一个绅士运动,首先要知道什么是绅士,这种体育精神如果没有学得,只是想比赛,只是想技巧,是走不太远的。

  孙云晓:多高的墙、多深的基。丁俊晖是小学勉强毕业,初中都没读完,是不是?还认为“读书无用”,但是他的确是天才,相当多的人打一辈子球都打不过丁俊晖,但是丁俊晖是凭着那一点点灵气,真是难以支撑,因为别人比他的回旋余地大得多,基础深厚得多。

  主持人:我们应该怎么样去培养,才算是一种科学的方式?

  孙云晓:让孩子真正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自由、快乐的童年,这就是你父母永远是对得起你孩子,也对得起社会的。

  杨东平:俞平伯他的教子方法,叫大水养鱼,就是搞个大池子,给他放很多水,让他自己长,也是顺其自然。我觉得这个概念很重要,家长的能力体现在你能给他造多大的一个水池,你没有能力,给他一个鱼缸,鱼缸养不成大鱼。

  主持人:我小的时候我父母就逼着我弹电子琴,一开始我也觉得挺有兴趣的,弹着弹着觉得实在太枯燥、太难了,不愿意弹了。这个时候可能我父母就觉得,她这方面可能没兴趣,算了,我们转另外一个。但是郎朗小的时候也在弹钢琴,当他没有兴趣的时候,他的父母就拿着鞭子在他旁边督促他学习,结果他就成了钢琴家了,我没有成为钢琴家。也就是孩子的兴趣是很容易转移的,我们光靠孩子的兴趣,没有父母在旁边的督促可以吗?

  孙云晓:你说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是这样的。郎朗大概在上万名、千万名琴童当中出现的一个奇迹,更多的琴童是父母拿鞭子打,你把他抽死都成不了一个钢琴家。

  主持人:我们看到哪怕少年班的朋友,他们后来在回想自己生活的时候,也有人提出这样的看法,宁愿过一个普通正常的生活。

  杨东平:这讲到另外一个更核心的问题,是成人还是成才。我们过去往往把事业成功作为人生第一位的目标,现在大家越来越意识到人生的成功不仅仅是所谓事业上做出什么成就,人生的幸福圆满本身是一个很大的成功。

  孙云晓:今天中国这个浮躁的社会正在出现神童是可以复制的看法,实际上,父母无为乃大为。

  主持人:在节目的最后想请问二位,给网络对面的家长、孩子们一点点建议,让他们怎么样去面对超常,面对天才?怎么样去打造?

  杨东平:要把儿童当做儿童来看待,家长要有一个平常心,不要有一个超常心。

  孙云晓:十多年前我听冰心老师跟我说,让孩子像野花一样自然成长。

  主持人:现在已经是9月了,马上要迎来“十一”的长假,我是真心地希望网络前的这些家长们、孩子们,能够“在十一”的时候不要再去参加这样、那样天才的少年班,做更多的训练,而是能够真正地享受一下他们的童年,享受这个假期。

  好,今天的《小马锐话题》就到这里,感谢二位嘉宾,也感谢各位网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责任编辑: 来源: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