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韩三国首都小学生生活习惯研究课题成果2007年5月28日在京发布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最新调查发现,北京小学生的生活习惯和文明礼貌好于东京和首尔小学生,对学校生活的感受更加积极,但是北京小学生放学后和休息日的活动以学习为主,自主支配时间少于东京和首尔小学生,暑假参加夏令营和社区活动也少于东京小学生。在家庭教育方面,北京的父母更重视孩子的学习和前途,东京和首尔的父母更关注对孩子的生活指导。这是中日韩三国首都小学生生活习惯调查的重要发现。

2006年10月开始,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日本青少年研究所、韩国青少年开发院三家研究机构共同实施三国首都小学生生活习惯研究。调查的对象是北京、东京和首尔小学4年级~6年级的学生,分别为北京12所学校的1551名小学生,东京16所学校的1576名小学生,首尔17所学校的2114小学生。

研究发现,在健康生活的多数习惯方面,北京小学生的表现要好于东京和首尔小学生。饮食习惯方面,北京小学生的饮食结构更趋合理,九成以上的北京小学生经常吃早餐,但四成东京小学生经常吃油炸类、高糖类零食,近两成北京和首尔小学生经常吃方便面等零食。睡眠习惯方面,多数北京小学生早睡早起,多数首尔小学生晚睡晚起,而且约六成北京小学生经常早上不用人叫就能自己起床,好于东京和首尔小学生。卫生习惯方面,九成多北京小学生早晨起床后刷牙、洗脸、吃饭前洗手。礼仪习惯方面,多数小学生在出门之前、回家之后、家人回家时主动向家人打招呼,能够使用基本礼貌语言,能够尊重他人隐私及私人空间,但面对陌生人展示微笑的比例较低。

在学校生活方面,约六成北京小学生觉得上学非常愉快,三成多觉得还可以,好于东京和首尔小学生。九成以上的北京小学生上学很少迟到。但是,北京小学生花在上学路上的时间最长,而且约一半北京小学生上下学由家人接送,远远高于东京和首尔小学生。

在遇到班里同学吵架时,四成多北京小学生表示“一定会去阻止”,高于东京和首尔的小学生,而表示“不愿惹事,不理睬”的北京小学生不到一成,少于东京和首尔小学生。这说明,北京小学生有较强的集体观念,在同学出现问题时更愿意帮助同学,而不是持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在课余活动方面,北京小学生放学后和休息日的活动以学习为主,约占到七成;北京小学生的自主支配时间少于东京和首尔小学生,课外生活受到更多的约束。北京小学生暑假参加夏令营和社区活动的比例均不足两成,远远少于东京小学生。

北京小学生最想成为努力勤奋、乐于帮助他人、正直、学习好、受人信赖、朋友多的人。在朋友选择上,可信赖的、在一起愉快的、能关心帮助和理解人的朋友最受三国首都小学生的欢迎。但是比较而言,北京小学生更喜欢学习好的朋友,而东京和首尔小学生更喜欢有趣的朋友。

在家庭规则方面,基本生活制度和学习习惯规定是三国家规的主要内容。比较而言,北京小学生父母更重视学习方面的规定,东京和首尔小学生父母更注重消费方面的规定。

多数父母对孩子管教细致而全面,尤其重视前途人品及生活习惯。在生活方面的管教上,睡眠习惯和卫生习惯普遍得到三国首都父母的重视。在学习方面,北京小学生的父母更关注孩子的学习与前途,而东京、首尔的父母更关注孩子的学习行为本身。在休闲方面,北京小学生父母不希望孩子看电视太多,而东京和首尔小学生父母不希望孩子玩游戏太多。在做人方面,北京小学生父母更重视诚信和礼貌待人,东京小学生父母更重视独立和诚信,首尔小学生父母更重视听老师的话和独立。

对待孩子的学习,多数父母能够采用鼓励和安慰的积极态度。当孩子成绩差时,北京小学生父母关注度较高,东京小学生父母关注度较低。


 

研究发现之一:

中日韩三国首都小学生多数饮食结构合理,具有良好的饮食习惯。但四成东京小学生经常吃油炸类和高糖类垃圾食品,近两成北京和首尔小学生经常吃方便面等零食。此外,一些小学生忽略科学的就餐方式,边吃饭边看电视的学生近六成

调查发现,早餐得到三国首都小学生的普遍重视,绝大多数小学生能够每天吃早餐。数据显示,总是吃早餐的小学生,北京92.1%,东京93.6%,首尔80.0%。另外,多数小学生的饮食结构合理,蔬菜、鱼、肉、奶、水果等各类营养物质的摄入量均较高,尤其是北京小学生,吃蔬菜(95.5%)、肉(85.2%)、鱼(56.6%)、奶(94.5%)、水果(84.0%)大多高于其他两国首都小学生。在上述五项主要的营养物质中,除了吃鱼方面北京小学生居于东京小学生之后,其余均排名第一。这说明北京小学生的日常饮食营养丰富,结构更趋于合理。而值得关注的是首尔小学生在按时吃早餐、合理搭配营养方面均排名靠后。

但在零食方面,高糖类、油炸类及方便面类等国际公认的“垃圾食品”占据了一定位置。比较而言,日本小学生经常吃薯片类等油炸食品最多(39.1%),其次是首尔小学生(31.6%)、北京小学生( 27.0%);日本小学生吃巧克力糖果等高糖食品也最多(40.0%),其次是北京小学生(28.3%)、首尔小学生(23.3%);对于方便面等食品,北京小学生和首尔小学生常吃的比例接近,分别为18.9%和19.0%,东京小学生经常吃的比例为12.2%。这说明三国首都父母对孩子科学吃零食良好生活习惯的培养较为忽略。

本次研究还考察了小学生们的就餐方式,结果显示,边看电视边进餐的现象在三国首都小学生中均比较普遍,平均达到57.7%。其中东京小学生这方面的习惯最突出(80.6%),其次是首尔小学生(50.1%),排在第三位是北京小学生(44.8%)。边看电视边吃饭是非常不健康的就餐方式,值得父母们高度重视,并及时矫正这一不良饮食习惯。

现代城市生活节奏加快,一些父母忙于工作,往往忽视与孩子共同进餐。调查显示,九成左右小学生经常和家人一起吃晚餐,北京、东京、首尔小学生的比例分别为91.7%、94.3%、88.2%。而与家人共进早餐的小学生比例只有七成左右。其中,北京、东京、首尔小学生的比例分别为68.0%、79.3%、74.5%。可见,东京小学生经常和家人一起进餐的比例最高,而北京小学生早餐时一个人吃、与同学一起吃的比例最高,首尔和北京小学生一个人吃晚餐的比例最高。好的进餐氛围对孩子的食欲影响很大,建议父母们尽可能地多和孩子一起进餐,并且在进餐过程中保持愉快的氛围。


 

研究发现之二:

多数小学生能够主动与家人打招呼,能够经常使用基本礼貌语言,但面对陌生人展示微笑的比例较低。另外,九成多小学生具有尊重他人隐私及私人空间的好习惯

早晨起床后、出门之前、回家之后、家人回家时,主动向家人打招呼,是家庭成员必备的礼貌,也是家庭生活和谐的一种保证。调查显示,多数小学生能够主动和家人打招呼,尤其出门前主动与家人打招呼比例更高。其中,出门前能经常主动与家人打招呼的比例为北京89.5%,东京82.9%,首尔80.9%;回家时经常给家人打招呼的比例为北京85.3%,东京79.5%,首尔73.3%;家人回来时孩子经常打招呼的比例为北京82.4%,东京67.7%,首尔63.0%;早上起床后经常给家人打招呼的比例为北京45.4%,东京56.9%,首尔28.0%;

在公共礼仪方面,三国首都小学生均能够使用“请”“您好”“谢谢”“对不起”等基本礼貌用语,但面对陌生人时展示微笑的比例较低。其中“基本这样”的北京小学生46.8%,东京小学生12.7%,首尔小学生15.1%;“有时这样”的北京小学生24.3%,东京小学生19.8%,首尔小学生20.4%。可见,小学生和熟悉的人打招呼比例更高,而当他们面对陌生人时,能经常主动微笑的北京小学生不足半数,东京、首尔小学生仅一成多。这也说明了小学生在公共礼仪习惯养成方面还不够全面和深入。

尊重他人的私人空间,是现代文明礼仪的重要内容之一。调查发现,对“进入他人的房间先敲门”这一行为,经常这样的小学生,北京92.3%,东京68.3%,首尔67.2%;对“借用、翻看他人东西先征得同意”这一行为,经常这样做的小学生,北京97.6%、东京94.1%、首尔92.3%;对“聊天时认真听别人说话”的倾听行为,经常这样的小学生,北京96.4%、东京85.1%、首尔89.3%。可见,尊重他人、尊重他人隐私及私人空间的文明行为,已经基本根植小学生们的日常生活中。比较发现,北京小学生比例更高一些,而东京、首尔小学生比例略低。


 

研究发现之三:

多数北京小学生感觉上学愉快,好于东京和首尔小学生;但北京小学生花在上学路上的时间最长,而且约一半北京小学生上下学由家人接送,远远高于东京和首尔小学生

对于学龄儿童来说,学校生活是少年儿童生活的重要内容,他们的大多数白天时间是学校里度过的。调查发现,多数北京小学生感觉上学愉快,59.7%觉得上学“非常愉快”,36.6%觉得“还可以”,而仅有37.0%的东京小学生和22.5%的首尔小学生觉得上学“非常愉快”,36.6%的东京小学生和47.9%的首尔小学生觉得“还可以”,这说明北京小学生对学校生活的感受更加积极。

在上学路上所花的时间,北京小学生是最长的。调查发现,93.8%的东京小学生、89.7%的首尔小学生从家到学校所花的时间在20分钟以内,但仅有74.9%的北京小学生能在20分钟内从家到学校;甚至有13.3%的北京小学生要花半小时以上的时间才能到学校,而在东京和首尔小学生中需要花半小时以上的时间从家到学校的比例分别仅为1.7%和3.4%。

对北京、东京和首尔小学生上学采用交通工具的调查表明,北京小学生上学的主要方式是走路(39.0%)、父母开车送(24.2%)、骑自行车(19.2%)和乘公交车(8.9%),而绝大多数的东京和首尔小学生是走路上学的,比例分别高达96.6%和81.5%。这一方面说明北京的小学生上学的便利性不如东京和首尔,另一方面也表明北京的父母为孩子择校而不是就近入学的现象更为普遍。

调查还发现,北京小学生上下学由家人接送的方式最为普遍,58.1%由家人送去学校,46.8%放学后由家人接回家,而在东京和首尔这两个比例均未超过3%。43.4%东京小学生和29.4%的首尔小学生与同学朋友相约一起上学、72.2%的东京小学生和63.5%的首尔小学生与同学朋友相约一起放学回家,但只有9.0%的北京小学生与同学朋友一起上学,22.5%与同学朋友一起放学回家。可见北京小学生上下学主要由家人接送,而东京和首尔小学生上下学主要跟同学朋友相约一起。这虽然与许多北京小学生住得离学校较远有关,但也反映出北京父母对孩子的安全担忧和溺爱心态。


 

研究发现之四:

北京小学生放学后和休息日的活动以学习为主,约占到七成;自主支配时间少于东京和首尔小学生;暑假参加夏令营和社区活动的比例均不足两成

课余生活是小学生发展的重要渠道,小学生在课余时间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活动,发展多方面的潜能。然而调查发现,北京小学生的课外生活多以学习为主。

每天放学之后,北京小学生最经常做的事情排前三位的是:回家一个人学习(占66.5%),回家看课外书(54.2%),在学校做作业、看书(35.3%);东京小学生是:回家后去补习班、兴趣班或跟家教学习(59.0%),回家看电视、玩游戏(47.7%),在学校和同学打打球、玩一玩(41.7%);首尔小学生是:回家后去补习班、兴趣班或跟家教学习(63.8%),回家看电视、玩游戏(34.4%),和同学在外面玩后回家(21.1%)。可见,东京和首尔小学生每天放学后除了去补习班、兴趣班或跟家教学习之外,也经常进行娱乐活动,如看电视、玩游戏、跟同学一起玩等,而北京小学生仅有20.3%放学后回家看电视、玩游戏,10.1%在学校和同学打打球、玩一玩,6.2%和同学在外面玩后回家。相比较而言,北京小学生每天放学后的体育和娱乐活动非常有限。

休息日北京小学生也基本是在学习中度过的。69.1%的北京小学生“在家学习”,高居休息日最经常做的事情之首;其他排前五位的依次是:看电视(53.2%)、在家看课外书(52.0%)、上文化补习班(50.1%)、活动锻炼(46.5%)。东京和首尔小学生休息日最经常做的事情比较相似,排前五位的都是看电视、和家人一起外出、和朋友一起玩、玩电子游戏、在家学习。其中,在家学习仅位列第五,东京小学生有42.6%,首尔小学生有32.9%,比北京小学生分别低27和37个百分点。

在课外时间的支配上,北京小学生的自主支配时间(除上课、吃饭、睡觉、写作业、预习复习功课和做家务之外)要少于东京和首尔小学生。自主支配时间在1小时以内的北京、东京、首尔小学生分别为55.6%、20.9%、27.1%,在1-2小时的北京、东京和首尔小学生分别为21.5%、25.0%和25.7%,在2小时以上的北京、东京和首尔小学生分别为22.8%、54.2%和47.2%(见表2-8)。这说明北京小学生的课外生活受到更多的约束,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孩子自主发展的可能性。

在暑假,北京小学生的生活比平时丰富了一些,调查发现,2006年暑假,51.3%的北京小学生“去爷爷奶奶家或亲戚家住了几天”,这是北京小学生暑假做得最多的事情;40.0%去图书馆、38.5%去外地旅行(国内)、33.1%上补习班或请家教补课,33.0%看电影或听音乐会、看演出等,可见,虽然文化学习仍然是北京小学生暑假的主要生活内容之一,但他们的文化生活丰富了许多,学习和体验方式也较平时更多样化。首尔小学生的暑假生活与北京小学生比较相似,也是以多样化的学习或文化的熏陶为主。但是东京小学生的暑假生活以参加夏令营和社区活动为最多,参与率分别为60.8%和55.8%,而仅有11.2%的北京小学生和9.5%的首尔小学生参加夏令营活动,18.4%的北京小学生和9.1%的首尔小学生参加社区活动。假期是小学生广泛地接触社会,参加社会实践活动的良好时机,从调查的情况看,北京和首尔小学生与社会的接触不多,作为社会和集体一员的体验比较缺乏。


 

研究发现之五:

北京小学生最想成为努力勤奋、乐于帮助他人、正直、学习好、受人信赖、朋友多的人;在朋友选择上,可信赖的、在一起愉快的、能关心帮助和理解人的朋友最受三国首都小学生的欢迎。但比较而言,北京小学生更喜欢学习好的朋友,而东京和首尔小学生更喜欢有趣的朋友

小学阶段,孩子们已经有了一定的自我认识和自我期待,他们更容易受到社会文化的影响,建立对自我的期待和角色意识。调查发现,北京小学生最想成为努力勤奋(83.1%)、乐于帮助他人(80.6%)、正直(79.9%)、学习好(79.9%)、受人信赖(79.0%)、朋友多(79.0%)的人;东京小学生最想成为受人信赖(67.1%)、乐于帮助他人(65.3%)、努力勤奋(65.0%)、有勇气(60.7%)、能够体谅他人(60.4%)、善于挑战新事物(59.0%)的人;首尔小学生最想成为努力勤奋(79.1%)、学习好(78.8%)、有勇气(77.4%)、为了将来现在就要努力(73.3%)、乐于帮助他人(73.2%)、能够体谅他人(72.0%)的人。总的来说,三国首都小学生都最想成为道德品质优秀的人,而不是个人能力强或具有某一方面特长的人。但三国首都小学生最看重的品质又略有差异,北京和首尔小学生最看重的是努力、勤奋,同时学习好也很受重视,而东京小学生最看重的是受人信赖,对学习好则不太看重。

在选择朋友时,可信赖、在一起愉快、能关心帮助和理解人是三国首都小学生们选择朋友的共同标准。北京小学生最喜欢的朋友依次是:可信赖(74.3%)、在一起很愉快(73.4%)、会关心帮助他人(68.6%)、理解我(63.7%)、学习好(52.3%);东京小学生最喜欢的朋友是:在一起很愉快(80.2%)、会关心帮助他人(72.6%)、可信赖(70.3%)、有趣(69.5%)、理解我(47.5%);首尔小学生最喜欢的朋友是:可信赖(72.6%)、在一起很愉快(67.3%)、理解我(65.7%)、会关心帮助他人(64.3%)、有趣(54.0%)。可以看出,小学中高年级学生在选择朋友时已经非常重视朋友的心理品质,而不仅仅是在一起玩。

但是三国首都小学生最喜欢的朋友也存在一定的差异,52.3%的北京小学生喜欢学习好的朋友,位列择友标准的第五位,但东京和首尔小学生都不太重视朋友是否学习好,仅有19.3%的东京小学生和21.7%的首尔小学生喜欢学习好的朋友。另外,69.5%的东京小学生、54.0%的首尔小学生更喜欢有趣的朋友,分别位列他们的择友标准的第四位和第五位,但只有43.9%的北京小学生表示最喜欢有趣的朋友。


 

研究发现之六:

基本生活制度和学习习惯规定是三国家规的主要内容。比较而言,北京小学生父母更重视学习方面的规定,东京和首尔小学生父母更注重消费方面的规定

本次调查中,研究者列举了20项家庭教育中常见的规定,请被调查的小学生们画出父母对他们有规定的项目(可选多项)。这些规定分别是:1)起床时间;2)必须吃早饭;3)早上要刷牙、洗脸;4)睡觉前要刷牙;5)学习时间;6)看电视的时间;7)可看的电视内容;8)玩游戏的时间;9)和朋友玩的时间、场所;10)结交什么样的朋友;11)睡觉时间;12)回家的时间;13)零花钱的数额;14)给零花钱的日子;15)吃零食;16)学习成绩;17)上网的时间;18)可浏览哪些网站;19)做家务;20)按时完成作业。

统计发现,中日韩三国首都小学生父母在家庭规范教育方面,主要重视基本生活制度教育。例如,吃饭、刷牙、洗脸、起床时间、睡觉时间等成为三国首都父母共同关注的主要内容。第二,学习规范教育也是父母们关注的主要内容。三国首都的父母们均在“按时完成作业”方面对孩子提出了规定,并且均排在本国家庭教育规定的前三位。其中北京74.0%,排在第一位;东京63.7%,排在第三位;首尔47.6%,排在第二位。这从一定程度反映出三国父母对孩子学习习惯的重视程度以及对学习的关心。

此外,在家规方面三国首都的父母们也是有区别的。首先,北京小学生的父母给孩子提出的家规较多。在上述多数项目上,北京的比例要比东京高出10多个百分点,东京要比首尔多出10多个百分点;其次,北京小学生的父母更关注孩子的学习习惯,按时完成作业排在家规的第一位,此外还有61.4%的父母对学习成绩作了规定。而在东京和首尔,父母们对孩子的学习成绩提出规定的排名均未列入前八名;第三,多数北京小学生的父母对孩子的看电视时间做了规定(58.8%),未列家规的第八名,而东京和首尔的比例分别为22.0%和22.2%,未在前八名之列。第四,半数左右的东京和首尔小学生父母对孩子的零花钱数额和给零花钱的日子均做出规定。其中东京51.6%,在家规中排位第五,首尔51.1%,在家规中排位第一。这说明他们特别重视对孩子的消费教育,多数家庭给孩子零花钱都有固定的数额和日期。而北京小学生的父母这方面的比例较低,排名未在前八名之内;第五,较多首尔小学生的父母对子女玩游戏和上网时间做出规定,分别为41.1%和34.7%,排名前四位和前五位。这可能与韩国互联网普及率较高,电子游戏产业高度发达有密切关系。而在北京和东京,这方面比例较低,排名靠后,未列入前八名之列。

 

欢迎浏览完整的课题研究报告《中日韩三国首都小学生生活习惯研究报告》

 
责任编辑: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