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城市生活适应性”课题研究报告发布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于2007年1月23日发布“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城市生活适应性”课题研究报告,欢迎网友浏览。

 

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城市生活适应性研究报告

 

前言

 

为了全面了解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在城市的生活和适应状况,切实促进城乡少年儿童的和谐相处,引导和帮助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真正融入城市生活,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于2006年开展了“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城市生活适应性”课题研究。

本次课题研究主要采用问卷法,对北京市大兴区、海淀区、丰台区、宣武区、东城区、西城区的13所学校共2395名中小学生的社会适应状况进行了调查。调查的学校包括2所民办打工子弟学校、4所公办打工子弟学校、4所公立混合学校、2所未注册打工子弟学校和1所普通公立学校。调查的对象为小学四年级至初中二年级的学生,其中进城务工农民子女1650名,城市少年儿童745名。此外,本研究还在调查的学校间开展了参观访问和座谈交流,就如何促进进城务工农民子女适应城市生活进行了深入探讨。

本报告的重点是对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城市生活适应的整体状况以及不同类型学校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适应状况进行比较,在此基础上,提出具体的对策和建议。

总的来说,城市生活为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发展提供了许多新的契机。在进入城市以后,无论在社会----生活适应、学校适应还是心理适应层面,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均表现出许多积极的特点,但同时也存在许多值得关注的问题。

首先,在社会----生活适应方面,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普遍表现出吃苦耐劳、节俭、学习刻苦和坚强的优良品质。半数以上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与父母关系比较融洽,八成以上经常做家务或帮父母干活。半数以上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课余生活较为丰富。六成多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对现在的生活感到比较满意,并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对所居住城市的关心。但是,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家庭多以租用住房为主,居住条件较差;大多居住在流动人口聚集的地区,社区环境较差。他们普遍认为城市少年儿童比他们生活条件好、见识多、有更多的文体特长、讲卫生、自信。他们的课余生活不如城市少年儿童丰富,参加各类辅导班或兴趣班的比例以及上网的比例都要远远低于城市少年儿童。少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父母教育方式简单粗暴,两成多的父母与孩子沟通较少。与城市少年儿童相比,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生活满意度较低,社会参与度不高。

其次,在学校适应方面,多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在校行为表现良好,能够按时完成作业、专心听讲,一半以上能够积极参与课堂讨论、参与学校的活动;七成多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甚至比城市少年儿童更喜欢学习,但近八成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努力学习的第一动机是“报答父母,让父母生活得更好”;他们喜欢现在就读的学校,对学习好有信心;多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与老师关系较好,能够经常得到老师的支持和帮助,约六成对师生关系感到满意;多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乐于交往,具有一定的交往技能,拥有多个朋友。但是,与城市少年儿童相比,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学校参与不多,内化行为问题较多;一成多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不适应学校生活、教学方法、课程内容及学校评比;超过两成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想转学。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与老师交往的冲突性也较高,亲密性和满意度则低于城市少年儿童;部分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同伴接纳感较低,孤独感较高,五成多的孩子曾经被别的同学欺负,近七成的孩子曾感到害怕、紧张、担心,超过两成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想转学。他们与城市少年儿童交往不多,交往技能有待提高。

另外,对在不同类型学校就读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进行比较发现,未注册打工子弟学校和民办打工子弟学校就读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学校适应状况较差,主要表现在:学校参与少于公办打工子弟学校和公立混合学校;学校不适应感高于这两类学校;师生关系的支持性以及与城市少年儿童的交往也不如在这两类学校就读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

第三,在心理适应方面,七成左右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觉得生活比较幸福,对生活和自己感到基本满意。但是,与城市少年儿童相比,他们的主观幸福感和自尊仍然偏低。33.7%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感到北京人对外来打工人员不友好,40.0%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感到北京人歧视外来打工人员。近九成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认为自己不是北京人,一半以上认为自己的家不在北京,一成以上表示自己既不是北京人,也不是老家那里的人。超过三成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感觉城市对其接纳程度不高。

对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研究是近年来学术界研究的一个热点,研究者关注、研究较多的问题主要集中在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受教育问题、心理健康状况、社会保障状况等方面。对其进入城市之后面临的一个核心问题——城市生活适应性的研究尚不够深入。在如何具体引导进城务工子女去适应城市生活、如何提供进城务工子女适应城市生活的条件等方面缺乏足够的研究。

社会适应是个体逐步接受现存社会的价值观、生活方式、道德规范和行为准则的过程。少年儿童时期是个体早期社会化的重要时期,早期社会化主要指从4岁、5岁到小学、中学时期,这个过程中个体的经历会影响他们的发展。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生活在城市,又不同于普通的城市孩子,特殊的社会和家庭背景,使他们在心理上经历着其他同龄人不曾经历过的压力和挣扎。他们能不能融入城市生活,融入情况的好坏都会对他们的健康发展,乃至社会的稳定与和谐产生重大影响。在调查研究和深入分析的基础上,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课题组提出了5项建议,即大力倡导互相尊重、互相理解的和谐社会观念,加强和提高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社交技能,提高进城务工人员的收入水平,改善其家庭生活条件,对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入学实行同城待遇政策,建立适应人口流动的接纳性教育体制。

 

研究报告之一

74.0%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生活在多子女家庭,他们的父母普遍文化程度较低,以从事个体经营和体力类工作为主,超过两成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不喜欢父母所从事的工作,7.8%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讨厌自己的父母

 

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我国工业化、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国内人口出现了大规模的由农村向城市转移的现象。尤其是20世纪90年代以后,流动人口的规模越来越大,家庭式流动的比例越来越高,众多儿童加入到流动人口行列中来。全国第五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截至200011月,我国流动人口规模已超过1亿人,其中流动儿童的数量达到1400万人,占流动人口数量的13.78%200311月,中国流动儿童状况抽样调查结果公布,我国超过1亿的流动人口中,18周岁以下未成年人已达到1982万人,占流动人口的19.37%。本次调查发现,大多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在城市生活了两年以上。其中,在北京生活了五年以上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占32.8%,在北京生活两年至五年的占28.0%,生活半年至五年的占23.9%,还有10.4%的孩子在北京出生。

和城市少年儿童相比,这些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大多生活在多子女家庭。其中,51.4%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家庭有两个孩子,22.6%的家庭有三个或三个以上孩子,一个孩子的家庭仅占26.0%。而城市少年儿童中,85.6%的家庭只有一个孩子,两个孩子的家庭占10.2%,三个或三个以上孩子的家庭仅占4.2%

对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父母的文化程度进行考察发现,这些来到城市居住的人文化程度普遍偏低,以初中、小学为主。其中,父亲们的文化程度以初中为主,占48.0%,其他依次为小学文化程度占22.9%,高中、中专或技校的占22.3%。而城市少年儿童们的父亲文化程度以高中、中专或技校为最多(36.1%),其他依次为大学本科(20.2%)、初中文化程度(17.5%)。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们的母亲文化程度以小学最多(38.2%),其他依次为初中(35.4%),高中、中专或技校(13.5%)。与此相反,城市少年儿童们的母亲文化程度以高中、中专或技校为最多(29.6%),其他依次为初中(20.2%)、大专(20.1 %)、大学本科(20.%)。

本次调查还发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父母多为个体经营户和体力劳动者。其父亲的职业主要是做小买卖的个体户、建筑工人及服务行业人员,分别占到29.7%17.2%10.9%。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母亲中无业的占13.9%,个体户和服务行业人员的比例分别是30.6%16.9%

城市少年儿童父母职业类型的构成与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有着较大差异。城市少年儿童父亲为公司职员的占27.1%,服务行业人员和公司老板分别占到14.5%11.8%。城市少年儿童母亲为公司职员的占31.9%,服务行业人员占15.5%,无业人员占11.5%。由以上数据可知,进城务工人员更多从事个体经营和体力类的工作,而城市少年儿童父母的职业多为在大多数人眼中社会地位较高的脑力工作。

本次调查中,我们还特别考察了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对父母职业的看法。结果表明,21.6%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表示不喜欢父母所做的工作,18.6%的孩子表示不为父母感到骄傲,甚至有7.8%的孩子明确表示“讨厌自己的父母”。父母的形象是少年儿童成长中最重要的榜样,对少年儿童各方面的发展有不容忽视的影响力,对父母形象的不满将会对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社会适应产生消极的影响。

 

研究报告之

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大多居住在流动人口聚集的地区,居住条件和社区环境均较差,超过三成的孩子不喜欢现有的居住条件,超过四成的孩子不喜欢自己居住的小区。但仍有六成多表示对现在的生活比较满意,希望将来能一直生活在北京

 

调查发现,进城务工农民家庭大多居住在流动人口聚集的地区,其中69.1%的家庭其周边邻居多为外地来北京的务工人员,仅有16.2%的家庭居住在北京当地人集中的地区。46.0%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反映他们居住的地方没有健身、娱乐、文化设施和公园;40.7%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表示“不喜欢自己居住的小区”。

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家庭多以租用住房为主,居住条件较差。本次调查发现,67.5%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居住在租来的平房里,8.6%居住在租的楼房里,2.2%的家庭居住在地下室中,仅有17.2%的家庭购买了住房。另外,家庭成员居住在一间房子里的占42.4%,住在两间居室的为34.6%,居住在三间及以上的家庭为20.8%,这表明大多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不可能拥有属于自己的房间。而城市少年儿童家庭自购住房的比例是78.2%,只有14.4%的家庭租房住。45.4%的城市少年儿童家庭拥有三间或三间以上居室,36.6%的家庭有两居室,住一居室的家庭仅有13.0%。对于这样的住房条件,34.9%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表示不太喜欢,30.5%的孩子表示在家中自己没有安静的环境看书学习。

但对他们的生活满意度进行考察发现,多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对当前的生活还是比较满意的。其中,63.0%“觉得现在的生活很好”,63.0%表示“如果条件允许,愿意一直生活在北京”。但是也有约两成的孩子生活满意度较低,20.1%的孩子觉得现在生活不是很好,20.2%表示不愿意一直生活在北京。与城市少年儿童相比,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生活满意度总体不高,在城市少年儿童中,82.2%“觉得现在的生活很好”,远远高于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比例。

尽管如此,多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仍表现出对所居住城市的关心。在调查中,62.2%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表示关心北京的发展变化,50.6%关心国内外重大新闻事件。但是他们的社会参与度不如城市少年儿童高。比较而言,55.9%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关心居住小区的环境变化,远低于城市少年儿童(70.6%);经常参加小区活动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仅占26.6%,而城市少年儿童中有45.8%的孩子经常参加小区活动。

 

研究报告之

多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课余生活不够丰富,调查发现,绝大多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课余时间最常见的娱乐方式是看电视,有的去游戏厅或网吧,有的四处闲逛。另一方面,绝大多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经常做家务或帮父母干活,近三成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每天家务劳动时间在两个小时及以上

 

本次调查我们还对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及城市少年儿童的课余生活进行了研究。数据统计表明,在课余时间里,87.9%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经常看电视;其他主要的娱乐方式依次为:68.2%经常看书、读报;66.9%经常参加体育运动;63.3%经常与邻居小孩子一起玩耍;60.1%经常自个儿玩耍或带弟弟妹妹一起玩;53.5%经常逛公园、游乐场;44.3%经常观看演出;33.7%去展览馆和少年宫,48.8%参加同学聚会,36.8%参加公益活动,32.5%外出旅游。

而城市少年儿童经常看书、看报的为85.3%;经常参加体育活动的为76.0%;经常和邻居小孩子一起玩耍的为53.1%;经常自个儿玩耍或带弟弟妹妹一起玩为53.0%;经常逛公园和游乐场的为68.3%;经常逛公园、游乐场的为50.1%;经常观看演出的为50.1%;去展览馆和少年宫的为51.5%,参加同学聚会的为56.0%52.8%参加公益活动,外出旅游的为50.7%

由此可见,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在经常看书读报、看电影、观看演出、外出旅游、逛公园和游乐场、去展览馆和少年宫、参加体育运动、参加同学聚会、参加公益活动等方面的比例都要低于城市少年儿童。这说明,他们的课余生活没有城市少年儿童丰富。另外,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在课余时间参加各类辅导班或兴趣班的比例要远远低于城市少年儿童。数据表明,只有34.6%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经常“参加与学习有关的辅导班或兴趣班”,31.0%经常“参加艺术、体育或其他特长班、兴趣班”,而在城市少年儿童中这两项的比例分别为63.3%48.7%。在接触网络信息方面,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机会也比城市少年儿童要少得多,44.8%的城市少年儿童经常上网,而在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中这一比例为20.3%。然而,在课余时间,经常去游戏厅和网吧、自个儿玩耍或带弟妹一起玩、与邻居其他小孩子一起玩游戏、四处闲逛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比例也要高于城市少年儿童。

另一方面,在课余时间里经常做家务活或帮父母干活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比例比城市少年儿童要高,84.7%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经常做家务活或帮父母干活。在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中,每天做家务或帮家里干活3小时以上的孩子有12.6%,在2小时到3小时之间的有15.6%,在1小时到2小时的有39.1%,而相应的城市少年儿童家务劳动的比例分别为5.1%7.5%41.0%。可见,绝大多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在家中都要帮父母做家务,其中每天家务劳动时间两个小时及以上的为28.2%

 

研究报告之

半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与父母能够较好沟通,但也有24.1%的孩子与父母沟通存在较多困难,45.5%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表示即使节假日或过生日时“父母也不能经常带我出去玩”,14.3%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表示“父母经常打我、骂我”

 

对进城务工农民与子女的亲子关系进行研究发现,多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与父母关系亲密、融洽,亲子沟通顺畅。调查发现,60.4%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很乐意与家人一起呆在家中”,69.9%表示“乐意同父母一起做家务、访亲友等”,50.1%常常“和父母在一起做有趣的事情”,均超过半数。在亲子沟通方面,56.8%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表示能够“跟父母很好的交谈”,44.9%表示在“父母的要求不符合我的情况时,我会说出自己的看法”。

但是,进城务工农民与子女的亲子关系质量依然有待提高。调查发现,也有不少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与父母沟通存在较多困难,24.1%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表示不能“跟父母很好的交谈”,城市少年儿童认为不能跟父母很好交谈的比例为14.5%31.2%很少“跟父母一起做有趣的事情”,城市少年儿童的比例为17.6%;在节假日或过生日时,45.5%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表示“父母不能经常带我出去玩”,而城市少年儿童的比例仅为21.5%;而且,少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父母还存在着教育方式简单粗暴的问题,调查发现,14.3%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表示“父母经常打我、骂我”,高于城市少年儿童的比例(11.6%)。可见,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在上述几个方面的比例都远远超过城市少年儿童。这或许和进城务工人员的生活状况有关系,他们往往把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养家糊口上,没有更多的时间和孩子交流,造成亲子沟通状况不容乐观。同时,由于进城务工人员教育程度的局限,使他们不能采取科学的教养方式来养育子女,而是采取粗暴的方式来强迫孩子接受自己的观点,这也造成孩子和父母之间的对立和冲突。

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父母普遍支持孩子的学习,但在学习上实际提供的帮助有限。调查发现,83.6%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表示“父母支持我的学习”,但只有49.1%的父母经常辅导孩子做功课或检查作业。这可能与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父母大多从事工作时间长、劳动强度大的体力劳动有关,也与他们缺乏科学的家庭教育理念有一定的联系。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在来到城市后,面临着各种新的挑战和问题,如果不能得到家庭温暖有力的支持、不能与父母保持良好的沟通,将不利于他们的社会适应。

 

研究报告之

多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比城市少年儿童更吃苦耐劳、更节俭、更坚强、学习更刻苦。同时,在生活条件、卫生状况、见识及自信心方面,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与城市少年儿童还存在一定差距

 

作为城市少年儿童和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这两个群体,他们是如何看待自己和对方的呢?本次调查中,我们请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和城市少年儿童对彼此在20个方面的差异进行比较,结果发现,在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看来,他们与城市少年儿童相比,排在前5位的优点依次是:吃苦耐劳(74.2%)、坚强(65.8%)、节俭(63.2%)、学习刻苦(62.2%)、懂得感恩(60.5%);在城市少年儿童看来,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排在前5位的优点依次是:吃苦耐劳(72.2%)、节俭(63.1%)、自理能力强(58.7%)、学习刻苦(58.5%)、坚强(57.3%)。

在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看来,城市少年儿童排在前5位的优点依次是:生活条件好(45.0%)、见识多(35.5%)、更多的文体特长(31.9%)、讲卫生(29.7%)、自信(28.1%),在城市少年儿童看来,他们自己排在前5位的优点依次是:生活条件好(59.8%)、讲卫生(53.1%)、善于交往(46.9%)、见识多(46.9%)、自信(45.3%)。

可以看出,无论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还是城市少年儿童,都能看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身上的许多优点,如吃苦耐劳、节俭、学习刻苦、坚强等,这是他们适应城市生活,进一步发展的良好基础。同时,在生活条件、卫生状况、见识及自信心方面,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与城市少年儿童还存在一定差距。由此可见,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与城市少年儿童在交往中,若能相互取长补短,发现和学习对方的优点,则会有助于双方的共同成长和发展。

 

研究报告之

七成多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喜欢学习,略高于城市少年儿童;近八成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努力学习的第一动机是“报答父母,让父母生活得更好”;44.4%努力学习为“考上大学”,是第二位的学习动机。多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在校行为表现良好,但学习活动以被动接受居多,主动参与不够;同时,五成多的孩子曾经被别的同学欺负,近七成的孩子曾感到害怕、紧张、担心,超过两成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想转学

 

调查表明,75.7%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表示自己喜欢学习,在城市少年儿童中这一比例为72.2%。这说明,多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比城市少年儿童更喜欢学习。同时,71.7%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相信自己有能力取得好成绩,70.4%表示对自己的学习充满信心。

对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学习目的的进一步考察发现,相当多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具有较强烈的外在学习动机,表现出一种功利型的而非自觉型的学习动机。数据表明,排在第一位的学习动机是“报答父母,让父母生活得更好”(78.1%);其次是“考上大学”(44.4%);排在第三位的才是“获得新知识”(44.1%)。也就是说,相当一部分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之所以好好读书,更多的是出于对父母的感恩,以及对考上大学改变命运的渴望。

调查发现,多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在学校行为表现良好。在学业表现方面,89.4%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能够经常按时完成作业,82.1%能够专心听讲,55.2%能够积极参加课堂讨论、交流,55.6%在讨论问题时,能够提出自己的想法,51.3%经常参加学校的各种兴趣小组或科研活动。

但是,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学业表现与城市少年儿童相比仍有一定差距,尤其是在参与课堂交流以及学校活动方面,调查发现,69.6%的城市少年儿童能够积极参加课堂讨论、交流,71.4%经常参加学校的各种兴趣小组或科研活动,均比进城务工农民子女高出十多个百分点。这表明,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在学校的学习活动被动接受居多,主动参与不够。

另外,调查发现,一些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对学习方法的掌握欠佳,只有39.5%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经常在课前预习老师讲课的内容,40.7%经常在课后复习老师上课时所讲的内容,45.2%能主动向老师提问或主动向同学请教和讨论问题。而在城市少年儿童中,经常课前预习的达到46.9%,经常课后复习的有58.0%,主动提问和请教问题的有53.4%,均比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比例要高。在调查中,27.9%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表示“因为找不到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而苦恼”。这说明,老师需要为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提供更多学习方法上的指导。

学生的行为问题主要表现为骂人、打架、逃学、吸烟、喝酒等外在问题行为,以及回避、害怕等内在行为问题。调查表明,多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很少或从未有过外在行为问题,例如,74.8%从未“欺负别的同学”,90.8%从未“不尊重甚至骂老师”,80.1%从未“破坏自己或别人的东西”,94.5%从未“逃学、逃课”,95.3%从未“离家出走”,96.3%从未“偷偷拿别人东西”,94.8%从未“吸烟”,84.9%从未“喝酒”。

但是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表现出的内化行为问题较为严重。调查发现,36.7%的孩子曾经有过回避与他人交往的行为,51.3%的孩子曾经被别的同学欺负,66.8%的孩子曾经感到害怕、紧张、担心,比例都远远比城市少年儿童高出十几个百分点(在城市少年儿童中,上述三个比例依次为25.1%34.1%52.2%)。内化行为问题更加隐蔽,不容易被成年人发现并给予及时的关注和辅导,因此往往对会孩子影响更大,应该引起教育工作者的关注。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在学校的不适应感多于城市少年儿童。调查表明,14.4%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感到不适应现在的学校生活,15.2%不适应老师的教学方法,14.8%经常听不懂老师讲课的内容,15.1%不适应学校的课程内容,16.7%不适应学校的各种考试评比。而在城市少年儿童中,对以上各方面感到不适应的比例依次为6.2%10.0%7.3%8.5%10.6%。由此导致的结果是20.7%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如果条件允许,想转学”。

 

研究报告之

多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与老师关系良好,但与城市少年儿童相比,他们与老师交往的冲突性较高,亲密性和满意度较低;两成多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对师生关系不满意

 

多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与老师关系良好。调查表明,在师生关系的支持性上, 67.5%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表示当他们“没有信心、回答问题紧张时”,老师能鼓励他们;55.1%表示“只要我有了进步,老师就会表扬我”;54.5%表示“在学习上遇到困难时会主动请老师帮忙”。这表明,半数以上的老师能够为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学习提供必要的支持。在师生关系的冲突性方面,72.4%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认为“老师对我很耐心、很和气”。在师生关系的亲密感方面,59.2%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不认为自己“与老师亲近有困难”,45.9%认为自己“与老师之间的关系是亲密而温暖的”。在师生关系的满意度上,60.5%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表示对师生关系感到满意。

但是,与城市少年儿童相比,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与老师的交往中的冲突性更高,亲密感和满意度更低。调查发现,24.7%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表示“老师不太了解自己”(城市少年儿童的比例为21.3%),17.0%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觉得老师“很少注意自己”(城市少年儿童的比例为13.6%),15.8%觉得“班主任不太喜欢自己”(城市少年儿童的比例为13.6%),14.2%觉得“老师对自己不公平”(城市少年儿童的比例为12.5%)。总的来说,22.2%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对师生关系感到不满意(城市少年儿童的比例为17.9%)。在师生交往中,老师由于其特殊的地位,应承担起更多的责任,主动调适师生交往,密切师生关系,给予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更多的关注,让他们感受到老师的爱和温暖,这样才能更好地促进他们适应学校生活。

 

研究报告之

多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乐于交往,具有一定的交往技能,拥有多个朋友;但也有22.3%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总觉得自己心中的烦恼无人可倾诉”,11.5%“觉得在班上很孤立”,还有16.1%对此“不能确定”。另外,超过1/3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和城市少年儿童互相拥有好朋友,但7.6%的进城务工农民不希望孩子与城市少年儿童交往,10.0%的城市父母不希望孩子与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交往;12.6%的城市少年儿童明确表示“不知该如何与农村来的同学交往”,20.2%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也表示“不知该如何与城市少年儿童交往”

 

同伴交往在少年儿童的发展和社会适应中具有成人不可替代的独特的重要作用。调查表明,82.8%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表示自己有多个朋友。另外,多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乐于交往,数据显示,78.8%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喜欢与人交往”,65.6%表示“很在乎同学对自己的态度”。在交往技能方面,72.2%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表示“朋友跟其在一起感觉很愉快”,68.5%能够“与不同性格的人愉快相处”,58.1%能够“经常鼓励和关心同学”,54.1%能够“经常主动帮助同学解决问题”。

但是,与城市少年儿童相比,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同伴接纳感更低,孤独感更高。数据比较可以看出,60.1%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表示“感到大家都愿意主动接近我”,而相应的城市少年儿童的比例为69.0%。对于“我觉得在班上很孤立”一项,11.5%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回答“比较符合”或“完全符合”,尽管相应的城市少年儿童的比例也达到了11.0%,但是回答“完全不符合”或“不太符合”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为72.3%,低于城市少年儿童的81.6%;而且回答“不能确定”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比例为16.1%,远远高于城市少年儿童的7.4%,这说明有相当一部分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对自己是否受同伴欢迎心存疑虑。另外,22.3%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总觉得自己心中的烦恼无人可倾诉”,也要远远高于城市少年儿童的比例(14.0%)。可见,感觉自己不被同学接纳,有很强的孤独感,这是相当一部分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心理感受。

对于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来说,与城市少年儿童的交往具有更为特殊的价值。城市少年儿童是他们感受和认识城市社会的重要途径,对城市同伴群体的归属感影响着他们对城市社会的归属感和他们的城市适应状况。因此,在本次调查中,我们专门针对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与城市同伴的交往进行了考察。从总体状况来看,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与城市少年儿童的交往并不是很多。仅有35.8%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回答“在我的好朋友中,有不少是城里的孩子”,另一方面,仅有33.1%的城市少年儿童回答“在我的好朋友中,有不少是农村来的同学”。可见,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交往大多集中于“身份”比较一致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之间,城市少年儿童仍是他们的“圈外人”。

究其原因,部分父母不鼓励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与城市少年儿童交往可能会有一定影响,调查发现,7.6%的进城务工农民不希望孩子与城市少年儿童交往,10.0%的城市父母不希望孩子与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交往;另外,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与城市少年儿童彼此不懂得该如何相处也是一个可能的原因,12.6%的城市少年儿童明确表示“不知该如何与农村来的同学交往”,20.2%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也表示“不知该如何与城市少年儿童交往”。

 

研究报告之

与未注册打工子弟学校和民办打工子弟学校相比,公办打工子弟学校和公立混合学校更能够促进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学校参与,减少他们在学校生活、教学方法、课程内容等方面的不适应感。同时,在公办打工子弟学校和公立混合学校,老师为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提供的支持更多,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与城市少年儿童的交往也更多

 

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主要在公立混合学校、公办打工子弟学校、民办打工子弟学校和未注册打工子弟学校等四类学校就读。本次调查发现,在不同类型学校就读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在学校适应的许多方面都存在显著差异,一般说来,与未注册打工子弟学校和民办打工子弟学校相比,公办打工子弟学校和公立混合学校更能够促进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学校参与,减少他们在学校生活、教学方法、课程内容等方面的不适应感。同时,在公办打工子弟学校和公立混合学校,老师为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提供的支持更多,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与城市少年儿童的交往更多。

在课堂和学校参与方面,在未注册打工子弟学校和民办打工子弟学校能够积极参加课堂讨论、交流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分别有31.6%50.7%,而在公办打工子弟学校和公立混合学校这两个比例分别高达62.8%67.4%;未注册打工子弟学校和民办打工子弟学校经常参加学校的各种兴趣小组或科研活动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分别有27.9%40.9%,而在公办打工子弟学校和公立混合学校这两个比例分别高达60.3%71.3%。这说明,公办打工子弟学校和公立混合学校能够为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提供更多的参与课堂和学校活动的机会,使他们能够更好地融入学校生活。

与在公办打工子弟和公立混合学校就读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相比,在未注册打工子弟学校和民办打工子弟学校就读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学校不适应感更强。具体说来,在未注册打工子弟学校、民办打工子弟学校、公办打工子弟学校和公立混合学校就读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表示“对现在的学校生活感到不适应”的比例依次为:21.8%17.9%10.3%9.3%,“不适应老师的教学方法”的比例依次为:9.6%22.3%10.9%11.9%,“不适应学校的课程内容”的比例依次为:17.1%21.8%8.7%11.0%,“不适应学校的各种考试评比”的比例依次为:15.3%20.9%11.5%17.3%,“如果条件允许想转学”的比例依次为:24.4%27.0%14.0%16.3%

由以上数据可见,公办打工子弟在学校生活、教学方法、课程内容和考试评比等方面的安排,能够比较好地满足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需求,有利于减少他们的学校不适应感,因此,在此类学校就读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转学的愿望最低。同时,公立混合学校的学校生活、教学方法、课程内容也比较有利于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学校适应。但值得注意的是,公立混合学校在考试评比方面的设置和安排会使较多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感到不适应,这可能是由于某些公立学校对借读生的考试成绩不计入教师的教学考评中,因而一些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可能受到与城市少年儿童不同的待遇,从而产生不适应感。

在师生关系方面,公办打工子弟学校和公立混合学校师生交往的支持性高于未注册打工子弟学校和民办打工子弟学校。具体说来,在未注册打工子弟学校、民办打工子弟学校、公办打工子弟学校和公立混合学校就读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表示“在学习上遇到困难时会主动请老师帮忙”的比例依次为:51.0%55.2%56.8%52.2%,“在生活上遇到困难时会主动与老师联系”的比例依次为:25.6%28.9%34.7%31.2%,“在生活上遇到困难时老师会主动帮助我”的比例依次为:47.0%49.1%61.2%56.7%,“只要我有了进步,老师就会表扬我”的比例依次为:61.8%53.9%76.8%71.0%。可见,在公办打工子弟学校和公立混合学校,大多数老师能够为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提供较多学习和生活上的帮助与支持,这可能与这两类学校的教师素质普遍较高有关。

对于在不同类型学校就读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来说,他们与城市少年儿童交往的机会是不同的,在公办打工子弟学校和公立混合学校读书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他们拥有城市朋友的比例要高于在未注册打工子弟校及民办打工子弟校就读的孩子。本次调查发现,在未注册打工子弟学校就读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与城市少年儿童交往的机会最少,仅有19.2%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回答“在我的好朋友中,有不少是城里的孩子”;民办打工子弟学校的学生与城市少年儿童交往的状况也不佳,仅有21.5%的城市少年儿童与他们做朋友。这一状况在公办打工子弟学校及公立混合学校得到了较大的改善,在这两类学校中,回答“在我的好朋友中,有不少是城里的孩子”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分别达到50.0%52.5%

这些数据表明,城市公立学校和公立混合学校更有助于进城务工农民子女适应城市的学习和生活,因此要尽快实现对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入学实行同城待遇,使他们能够与城市少年儿童一样进入城市公立学校读书,这是促进和帮助他们融入城市的重要途径。

 

研究报告之

多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对身份认同存在矛盾,近九成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认为自己不是北京人,一成以上表示自己既不是北京人,也不是老家那里的人。另外,33.7%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感到北京人对外来打工人员不友好,40.0%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感到北京人歧视外来打工人员。同时,8.2%的城市少年儿童认为城市的发展不需要外来打工人员,13.2%的城市少年儿童认为外来打工人员影响北京的市容市貌,9.2%的城市少年儿童认为外来打工人员是北京发展的负担

 

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虽然居住在城市,但他们中的大多数并不认为自己是城市人,也不认为自己的家在北京。调查数据表明,仅有8.0%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认为自己是北京人,88.2%认为自己不是北京人。认为自己的家在北京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也仅有34.0%53.3%认为自己的家不在北京,还有12.7%表示不能确定自己的家是否在北京。此外,11.2%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觉得自己既不是北京人,也不是老家那里的人。这些数据表明,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在心理上远远没有真正融入城市,部分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甚至在身份认同上产生矛盾和困惑,成为“双重边缘人”。访谈中也发现,虽然很多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在城市生活了很久,已经相当熟悉城市生活,但当我们问他是哪里人时,有很多孩子还是认为自己是“农村人”,“外地人”,有的甚至犹豫着说“我也说不清楚我喜欢哪里”,有的孩子虽然说想留在北京生活,但谈话中却一口一个“我们农村人”。这说明户籍依然是孩子们确定自我身份的重要标志。

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在城市里的感受值得我们关注。他们跟随父母来到城市,并非仅仅需要解决“一张课桌”的问题。当他们在城市里有了就学条件之后,他们在心理上是否真正适应城市了呢?在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对城市生活的适应过程中,城市对他们的接受程度是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调查发现,部分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感到自己并没有被城市接纳,33.7%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感到北京人对外来打工人员不友好,40.0%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感到北京人歧视外来打工人员,仅有41.9%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感到北京人与外来打工人员相处融洽。而对城市少年儿童的调查也表明,有少数城市少年儿童对进城务工人员的接纳度的确不高,8.2%的城市少年儿童认为城市的发展不需要外来打工人员,13.2%的城市少年儿童认为外来打工人员影响北京的市容市貌,9.2%的城市少年儿童认为外来打工人员是北京发展的负担,15.3%的城市少年儿童则认为外来打工人员不喜欢北京人。可见,超过三成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感觉城市对其接纳程度不高,超过一成的城市少年儿童对进城务工人员接纳度不高。

 

研究报告之十一

约七成左右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觉得生活幸福,对生活和自己感到满意,近八成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六成多感到自己是一个有价值的人。但和城市少年儿童相比,他们的主观幸福感和自尊相对低些

 

大多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觉得生活幸福,对生活和自己感到满意。调查表明,在主观幸福感方面,73.8%的进城务工农民子女觉得自己生活幸福,70.3%对现在的生活感到满意,78.0%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在自尊方面,大多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对自己的认识比较积极,63.6%感到自己是一个有价值的人,60.3%认为自己有许多好的品质,75.7%认为自己能把事情做好,69.2%对自己感到满意。

但是与城市少年儿童相比,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主观幸福感和自尊较低。数据分析结果表明,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在主观幸福感和自尊上的得分都显著低于城市少年儿童。具体说来,在主观幸福感方面,87.7%的城市少年儿童觉得自己生活幸福,85.9%对现在的生活感到满意,86.2%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而如前所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在这三方面的比例分别为73.8%70.3%78.0%,分别比城市少年儿童低815个百分点。在自尊方面,80.9%的城市少年儿童感到自己是一个有价值的人,77.2%认为自己有许多好的品质,84.9%认为自己能把事情做好,76.7%对自己感到满意,而如前所述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在这四方面的比例分别为63.6%60.3%75.7%69.2%,分别比城市少年儿童低717个百分点。这说明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心理健康水平整体上低于城市少年儿童,学校和教师除了完成基本的教学任务外,需要更为关注进城务工农民子女的心理健康问题,有针对性地加以疏导。

 
责任编辑: 昭昭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