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生活意识比较研究课题成果2006年12月28日在京发布

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生活意识比较研究课题报告

 

为了解多元文化背景下青少年的成长,比较不同文化环境下青少年的生活、学习状况,了解他们价值观形成的原因及发展趋势,自2005年11月起,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日本青少年研究所、韩国青少年开发院及美国的一家社会调查公司共同实施了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生活意识比较”课题研究。该课题历时一年多,共调查了四个国家156所学校的7304名高中学生。其中,中国调查了北京、上海、广州、四川、陕西、黑龙江六省市72所学校,共3240名高中及中专生;日本调查了长野县、爱知县、静冈县等12个地区12所学校,共1342名高中生;韩国调查了江原、光州、釜山等15个地区60所学校,共1714名高中生;美国调查了北卡罗来纳州等12个地区12所学校,共1008名高中学生。在研究中我们获得了一些有价值的数据和结论,这对于人们了解各国高中生的生活现状,研究当代青少年的现状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研究发现,在自我意识方面,四国高中生中,美国高中生对自己最满意,其次是中国高中生,韩国、日本高中生对自己不太满意。同样,美国、中国高中生的幸福感也要高于韩、日高中生。多数高中生很关注自己的容貌,尤以韩国、中国、日本三个亚洲国家为甚,美国高中生对相貌的关注较低些。

在人生观方面,多数高中生具有较高的人生目标和积极的生活态度,大多数人不想有了钱就悠闲度日,这可能与当代青少年生活在充满机遇与挑战的时代有密切关系。这样的大环境使他们对未来生活充满憧憬,也给他们带来更多信心和希望。比较而言,中国高中生生活态度更积极,更具有集体主义倾向,但在对待生活的自主意识方面不如另外三国学生,“不管别人怎幺想,自己要按自己的方式生活”的韩国高中生最多,中国高中生最低。

在学业和行为规范方面,四个国家的学生都非常看重学习成绩及未来出路,其中中国学生竞争压力更大,好好学习,考入大学获得高文凭是他们的主要目标。相比之下,日本高中生竞争压力最低。此外,和其他三国相比,中国高中生对学校的行为规范最认可。

在同伴交往方面,中国高中生更注重朋友间的精神交流,美国、韩国、日本高中生则把与同伴快乐玩耍作为重要标准。另外,亚洲三国的学生在交友时也经常和伙伴讨论学习,美国学生则更愿意和伙伴一起“做感兴趣的事”、“旅游”、“谈论异性朋友”、“去朋友家过夜”等。

在亲子关系方面,多数父母望子成龙,对子女期望较高,且母亲期望要明显高于父亲。比较而言,中国父母很少表扬孩子,和孩子沟通也最少,很少把孩子当大人看待。因此,中国高中生和父母在一起感到很快乐的比例也最低,有了烦恼也不愿找父母倾诉。

在生活环境方面,高中生们对家庭事务最关心,家和朋友聚会场所是四国高中生最喜欢的生活场所。此外,中国高中生的主人翁意识最强,远远超出四个国家的评价水平。

在流行文化和休闲活动方面,日本和韩国高中生对流行文化最为关心,中国学生关心比例不高,其中韩国高中生最关心计算机、上网和电子游戏。

在对其他国家的印象方面,中国高中生对美国和韩国的传媒文化最了解,看过日本动画片的人较多,最想到美国留学。中国高中生对韩国人评价最高,认为韩国人最亲切、最彬彬有礼、最重人情,认为美国人更善于表达自己的意见,思维更活跃,而日本人、韩国人更勤奋,办事更遵守规则。美国高中生对中国人评价最高,认为中国人心胸宽大、忍耐力强、性格开朗,勤奋且遵守规则。但韩国高中生对中国人评价较低,认为中国人悠闲、不够勤奋、不遵守规则,对中国人的爱国心、责任心、正义感评价也较低。

 

课题报告之一:

中国高中生拥有较好的生活品质,自我满意度较高,幸福感较强,仅次于美国高中生,比韩国、日本高中生高。

高中生阶段青少年的自我概念逐渐清晰,自我意识迅速提升,他们开始关心自己的容貌,关注自己的内心感受,但青少年对自身特性的重视,大多受文化差异的影响。在集体主义和重视社会趋同性的东方社会(如中、日、韩),高中生更关心容貌和外在形象,而在美国这样崇尚个人主义的西方国家,审美存在多元化,因此容貌没有成为高中生们特别关注的自身特性。调查显示,中、日、韩三国报告自己非常关心和比较关心容貌的高中生都超过了一半,其中中国68.5%、日本66%、韩国83.2%,而美国仅为33.4%。

调查结果还显示,四国高中生中,美国高中生对自己最满意,其次是中国高中生。韩国、日本两国高中生队自己的满意度相对低一些。其中,美国高中生队自己满意的为85.2%,中国为69.2%、韩国为57.2%、日本为43.6%。不过,中国高中生认为自己幸福的比例同美国差别较小,两国的比例均高于日韩。其中,中国和美国分别为82.7%和83.8%,日本和韩国为77.4%和73.3%。这说明大多数中国高中生对自己比较满意,与日韩两国的高中生相比,他们对自己有着更加积极的评价。这种比例低于美国,可能是由于中国人更加尊奉谦虚的原则,在评价自己时,他们会相对低调,而美国人更加强调自我意识和个性张扬,他们会更倾向对自己做出高的评价。

可喜的是,绝大多数中国高中生认为自己是幸福的,他们虽然对自己做出了相对保守的评价,但这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的幸福感,中国高中生认为自己幸福和比较幸福的为82.7%,美国为83.8%,两者相差无几。而日本和韩国高中生报告自己幸福的分别为77.4%和73.3%。高幸福感对于高中生的身心发展非常重要,这表明他们拥有更好的生活品质。

 

课题报告之二:

中国高中生生活态度比较积极,具有较强的集体主义倾向,但对待生活缺乏一定的自主意识。

随着自我意识的增强,高中生们开始有了自己的生活准则,对人生有了自己的设想,并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生活目标和态度。调查发现,与其他三国高中生相比,中国高中生最不甘于平淡的生活,他们的生活态度相对积极,对成功的渴求比较高。只有41.2%的中国高中生认为“能过上普通的生活就满足了”,这与韩国高中生(48.4%)比较接近,远低于美国(71.7%)和日本(66.3%)。可见,他们中大多数人并不想有了够生活的钱就悠闲度日。这可能与他们生活的时代背景有关。我们国家正处于高速发展时期,充满机遇,充满竞争和挑战,这样的大环境使他们对未来生活充满憧憬,也给他们带来更多信心和希望。

调查还发现,韩国高中生对生活最具有自主意识,他们渴望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不希望他人来安排自己的生活。数据显示,四国高中生大多比较赞成“不管别人怎幺想,自己要按自己的方式生活”这一观点,其中尤以韩国学生最突出(92.5%)。其次是美国(78.6%)、日本(74.8%)、中国(72.4%)。

对“比起为他人还是多为自己考虑的好”这一观点,美国的支持率最高(88.2%),其次是韩国(69.6%)、中国(48.8%)、日本(47.6%)。从这一点来看,中日韩三国高中生比美国高中生会更多为他人考虑。这可能与文化差异有关。东方文化重视集体主义,提倡合作和相互依赖,强调感情联系,而西方文化强调个人主义,独善其身,管好自己的事是首要的,因此美国高中生会认为要更多先为自己考虑。这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了中国高中生更具有集体主义倾向。

但值得注意的是,相对于其他三国而言,中国高中生对金钱和打工的意识是最低的(45.8%),日本最高(70.7%),美国其次(63.3%),韩国第三(52.2%)。与此对应的是他们对于金钱的兴趣,中国高中生对于金钱感兴趣的比例为64.9%,也远低于其他三国(日本90.1%,韩国90.1%,美国78.1%)。这可能与中国高中生课业负担繁重、学习任务紧张有关,他们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打工。同时,大多数中国父母也缺乏培养孩子独立自主和理财能力的意识,不愿意让孩子分散学习精力。担心孩子的身体和安全、不忍心让他们过早分担经济压力也是重要原因。另外,学校和社会也没有把高中生打工作为锻炼社会能力的方式。作为即将成人的高中生,适当参与社会工作,进行社会实践,对于未来的发展是很有益处的。因此,社会应多为高中生创造机会,同时老师、父母也需转变观念,在不影响正常学习、生活的情况下,让孩子们进行力所能及的社会实践。

 

课题报告之三:

高学历是四国高中生学习的主要目的之一,其中,中国高中生竞争压力更大,对学习成绩最关心,最大愿望是“考上理想大学”和“提高成绩”。

调查发现,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对学历的期望均比较高,希望自己今后取得高学历(大学本科及以上)的人数比例很高,其中中国高中生最高,达到了77.5%,其他三国依次为美国74.7%,韩国69.7%,日本52.5%。而中美两国高中生希望获得本科以上学历(硕士、博士)的人数也接近1/2,分别占到了46.4%和47%。调查还发现,四国高中生对毕业后去向的关心比例非常高,均达到90%以上,毕业后去向成为他们不安和烦恼的主要事情之一。

对四国高中生的数据进行比较发现,中国高中生比其他三国同龄人更重视学业。中国高中生赞同“作为高中生,学习最重要”的比例为80.6%,远远高于其他国家。韩国、美国和日本的高中生赞同这个观点的比例分别为50.9%、50.5%和46.2%。中国高中生对学习成绩的关心比例也是最高的。数据显示,四国高中生对学习或成绩的关心比例都很高,其中中国最高(93.4%),其次是韩国(88.2%)、美国(87.8%)、日本(74.1%)。

因此,“如何提高成绩”是四国高中生最不安或烦恼的事情。当被问道“最近你有不安或烦恼的事吗?”,在学习成绩、朋友关系、健康、高中毕业后的去向、与家人的关系、自己的容貌或性格、与异性的交往、家里的经济情况、与老师的关系、用于兴趣的时间太少、太忙等多个方面,学习成绩依然是最令四国高中生们烦恼的事情,居各国首位。在中国,最令高中生们烦恼的前五项分别是学习成绩(78.4%)、高中毕业后的去向(50.9%)、朋友关系和用于兴趣的时间太少(并列第三,36.2%)、太忙(31.5%)、健康(25.7%);在美国,最让高中生烦恼的前五项分别为学习成绩(54.6%)、太忙(45.3%)、高中毕业后的去向(38.5%)、用于兴趣的时间太少(25.2%)、与家人的关系(20.0%);在日本,前五项令高中生烦恼或不安的事情分别是学习成绩(58.1%)、高中毕业后的去向(52.5%)、自己的容貌和性格(36.5%)、朋友关系(26.0%)、用于兴趣的时间太少(25.6%);在韩国,前五项令高中生烦恼或不安的事情分别是学习成绩(84.4%)、高中毕业去向(84.1%)、自己的容貌和性格(53.5%)、朋友关系(41.2%)、健康(36.4%)。

横向比较也会发现,学习成绩更加困扰韩国和中国高中生。其中,韩国为84.4%,中国为78.4% ,日本为58.1%,美国为54.6%。从这四个数据中可以看出,虽然在日本、美国学习成绩也是最让高中生们烦恼的事情,但和韩国、中国相比,他们的比例要低得多。这说明在学习压力方面,中韩两国相对高些,日本、美国学生的学习压力较低。

由于学业的压力,高中生们目前最大愿望主要是“提高成绩”和“考上理想大学”。其中,中国高中生第一愿望是“考上理想大学”(76.4%),第二愿望是“提高成绩” (75.9%);美国高中生“提高成绩” (74.9%)排名第一,“搞好朋友关系”排名第二(67.2%),“考上理想大学”是第三愿望(54.2%);日本高中生“提高成绩”(58.1%)的愿望排名第一,“考上理想大学”排名最后;韩国高中生第一愿望是“考上理想大学”,第二愿望是“提高成绩”(74.0%)。

从上述几组数据可以看出,虽然生活丰富多彩,但学习成绩始终牵动着高中生们的喜怒哀乐,有好的学习成绩、考上理想大学依然是高中生们生活的主要内容。比较本次的一些调查数据发现,四国高中生存在比较一致的特点:第一,学业是目前高中生最为关注的事情,也是高中生最重要的任务之一。高中生最烦恼的事情就是因学业问题产生的,他们特别希望提高学习成绩。第二,虽然学习是高中生活的主要活动,但是学业并不是高中生活的唯一。四国高中生赞同“为了保证学习时间,就不参与其他社会活动”的百分比都很低,这说明高中生在学习的同时,仍然希望生活多姿多彩。同时,我们也发现,和其他三国高中生相比,中国高中生在关注学习、认同学习重要性、希望考入理想的大学和取得更高学历几个方面的比例都很高。这可能是因为:第一,中国的传统历来比较重视学习;第二,中国学生的竞争压力更大一些,考入好大学、获得高文凭是在竞争中得胜的重要保证。

 

课题报告之四:

和其他三国高中生相比,中国高中生对学校行为规范最认可,但在遵守规则的同时也偶有逆反。

本次研究中,我们对中国、美国、日本和韩国高中生有关学校行为规范的观点也进行了调查。总体上看,中国高中生对学校行为规范认可度最高。例如,对“即使对校规感到不满也应该遵守”这一观点,中国高中生赞成的比例达到76.6%,排在第二,和排在第一的美国高中生的赞成比例82.5%只差5.9%;排在第三名的是韩国,为71.5%;第四名是日本,为68.6%;对“上课时不可以窃窃私语”和“上课时,不可以看课外书”两个观点,中国高中生赞成的比例也最高,分别为68.3%、87.0%。此外,中国高中生对“课堂上不可以故意让老师难堪”这一观点也最支持,比例高达91.5%,其次是美国(79.2%)、韩国(57.6%)、日本(57.4%)。在“对高中生的服装或发型不应有规定”这一点上,中国高中生赞成的比例是最低的。这些都说明了中国高中生对学校行为规范最认可。

但是,调查也发现,虽然中国高中生对学校行为规范最认可,对“课堂上即使再困倦也不可以睡觉”和“上课迟到一会儿也不可以” 两项的选择比例却相对较低,分别为60.1%和53.0%,在四国当中分别排在第三、四位。对“有作业就必须完成”这一点,四国高中生均比较赞成,其中,美国95.3%、日本90.2%、韩国87.7%、中国87.0%,排名最后。可见,与美国、日本和韩国的高中生相比,中国高中生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最遵守规则的群体,但是偶尔也会违反学校行为规范。这可能是因为中国强调集体主义,强调对团体规范的遵守,因此中国高中生在大多数情况下都能遵守学校行为规范。但在遵守集体行为规范时,可能会与个体的主观意愿冲突,表现出服从的行为,因此长期的服从也可能会导致逆反行为出现。

 

课题报告之五:

四国高中生都喜欢值得信赖、可以相互倾诉的朋友,中国高中生更注重朋友间的精神交流,美国、韩国、日本高中生则把与同伴快乐玩耍作为重要标准。

处于青春期的高中生,人际关系和以往相比发生了明显变化,这不仅对他们的学习和思想产生重要影响,同时也对他们的社会性发展有重要作用。亲子关系虽然仍是高中生人际关系的重要部分,同伴关系也变得越来越重要。

当被问到“对你来说,朋友是什幺样的人(可选多项)”,在朋友就是“什幺都能一起做的人”、“想法一样的人”、“兴趣相同的人”、“性格类似的人”、“可尊敬的人”、“应该顺从的人”“什幺都可以诉的人”、“一起打打闹闹的人”、“对我体贴关照的人”、“总想打电话或发短信的人”、“可依靠的人”、“表面上交往的人”、“有时视之为敌的人”、“礼节上交往的人”、“烦琐的人”、“可怕的人”、“想反抗的人”、“不是什幺都可以说的人”、“有时令人讨厌的人”、“自己的意见可以直说的人”等多个选项中,中国高中生的前五位选择标准依次为“能直接表达自己意见”(66.9%)、“兴趣相同”(65.0%)、“可以互相诉说”(62.6%)、“可以依靠”(61.4%)和“体贴关照”(58.1%);美国高中生的前五位选择标准分别是一起打闹(93.1%)、直接说意见(84.3%)、可以依靠(82.1%)、体贴关照(68.1%)、想法相同(63.2%);日本高中生的前五位选择标准是可以诉说(69.8%)、一起打闹(60.6%)、直接说自己意见(57.2%)、可以依靠(56.1%)、可尊敬的(32.8%);韩国高中生选择朋友的前五位标准是  一起打闹(77.5%)、直接说意见(72.0%)、可以依靠(70.1%)、想法相同(53.6%)、可以诉说(46.7%)。这说明总体看来四国高中生选择朋友的标准具有一致性,都会选择值得信赖、可以相互倾诉的人作为自己的朋友。

但是同时,数据也显示了中国高中生的朋友标准与其他三个国家存在差异。中国高中生在选择朋友时,“能够和自己一起打闹”并不是重要的标准。但其他三国高中生却认为这个标准很重要。例如,美国、韩国高中生把“一起打闹”作为选择朋友的首要标准,分别是93.1% 和 77.5%,日本高中生将“一起打闹”的标准排在第二位(60.6%)。由此可以看出,在选择朋友方面,中国高中生更注重朋友之间精神上的交流,而其他三国高中生虽然也重视这一点,但他们可能更喜欢与伙伴快乐玩耍。

 

课题报告之六:

“学习”对亚洲高中生伙伴交往影响较大,中日韩三国学生更愿意和朋友在一起“学习”或者“谈论学习、考试”,而美国学生更愿意和伙伴一起“做感兴趣的事”、“旅游”、“谈论异性朋友”、“去朋友家过夜”等。

调查表明:四国高中生“和好朋友一起做的事情”上有共同之处,和朋友在 “一起玩”、“做感兴趣的事”、“谈论人生、未来”、“朋友有难,一定帮助”、“诉说烦恼”和“看电视,听音乐 ”等方面的比例都比较高。例如,在 “一起玩”上,韩国为95.5%,日本为87.9%,美国为85.2%,中国为84.6%,比例都很高,均在80%以上;在“朋友有难,一定帮助”方面,比例也很高,韩国为93.4%、中国为91.9%、日本为88.8%、美国为83.9%;在“谈论人生、未来”方面,韩国为81.9%、中国为75.3%、日本为73.5%、美国为69.9%;在“诉说烦恼”方面,中日韩美高中生的选择分别为79.3%、74.4%、80.2%和75.1%。另外,对“注意和朋友不要太近乎”这一选项,四国高中生的选择都比较低,其中中国为35.5%、美国为26.9%、日本为26.1%、韩国为13.5%。可见,高中生们在同伴交往方面具有志趣相同、互动性、社会支持、亲密的特点。

同时,四国高中生在“与朋友一起做的事情”中也存在差别。第一,中国高中生和朋友在一起“学习”的人数远高于其他各国,为73.4%,韩国高中生(58.9%)和日本高中生(47.9%)比美国(37.8%)高中生的比例高些;和朋友一起“谈论学习、考试”的韩国高中生(76.2%)、中国高中生(75.9%)和日本高中生(71.5%)也要远远高于美国(22.8%)高中生。这说明“学习”对于中国、日本和韩国同伴交往的影响较大,其中,中国学生更重视学习。第二,和其他三国高中生相比,中国高中生更少与同龄伙伴“谈论喜欢的异性朋友”,其中美国高中生最喜欢与伙伴谈论喜欢的异性朋友(81.6%),其次是韩国(67.8%)和日本(65.1%)。仅有不足一半的中国高中生(45.9%)与朋友在一起谈论喜欢的异性朋友。这可能与中国的教师、父母对高中生管理比较严格、高中生相对比较保守有关。第三,中国高中生更少与朋友一起“谈论家庭的事情”。四国高中生选择此项的比例分别为美国68.7%、韩国55.9%、日本53.5%、中国46.4%。这可能与美国高中生比较独立,能参与很多家庭事务有关。而中国父母为了减少高中生的压力,较少告诉孩子家里的事情,因此高中生对家庭事务了解比较少。第四,中国高中生很少跟朋友借钱。数据显示,韩国高中生跟朋友借钱最多(86.1%),其次是美国(73.2%)和日本(40.1%),仅有30.8%的中国高中生跟朋友借钱。这可能是因为中国父母管教严格或者更多地满足了孩子的经济需要。因此,中国高中生不用自己解决经济问题。第五,中国高中生“去朋友家过夜”的比例明显低于其他国家高中生,为13.0%,美国、韩国、日本高中生在朋友家过夜的比例分别为69.6%、48.0%、39.3%。这可能与父母管教严格有关。另外,中国家庭住房相对狭小,没有更多空间提供给孩子留宿同伴或许也是其中原因之一。第六,韩国和中国高中生和朋友在一起时,会“尽量符合朋友的意见”。其中,韩国91.5%,中国71.2%,美国55.4%,日本36.8%,这可能是因为韩国和中国高中生重视团体规范,团体压力感较强,比较注意容纳朋友和尊重朋友的观点。另外,美国高中生与朋友一起旅游较多,为40.1%,其次是韩国(37.8%)和日本(26.8%),而中国高中生较少和朋友一起去旅游,仅有18.7%的高中生和朋友一起旅游过。高中生时间紧张、没有经济能力可能是其重要原因。

 

课题报告之七:

四国高中生的父母对子女的期望均比较高,且母亲期望要明显高于父亲。和日韩美相比,中国父母对孩子的期望远没有想象的高。

据四国高中生自我报告,父母对孩子的期望都较高,且母亲的期望都高于父亲。其中,中国高中生父母的期望相对较低(父亲62.0%,母亲65.8%)。对比各国父母对孩子的期望,韩国父亲对子女的期望最高,为76.7%;美国父亲排第二(69.2%),第三是中国父亲(62.0%),日本父亲对孩子的期望最低(57.1%) 。同样,韩国母亲对高中生子女的期望也是四国中最高的,其次是日本母亲(73.7%),第三是美国母亲(73.1%),中国母亲的期望最低(65.8%)。从这一点上来看,韩国高中生们感到父母对自己的期望最高,中国父母对孩子的期望并不算高,在四国的父母中分别排第三位和第四位。

在“对我的教育倾注了一切”这一陈述上,四个国家的父母得分都较高,这说明父母们对孩子教育的投入都很多。比较而言,美国高中生的父亲们对孩子倾注的教育最多,居首位(61.4%)。日本父亲第二(60.8%),韩国父亲第三(59.1%),中国父亲对子女投入的教育最少,居四国之末(55.8%)。母亲对子女倾注的教育也很多,总体上比父亲们得分高,其中日本高中生的母亲对子女倾注的教育最多,为85.9%。第二位是美国母亲(83.9%),第三位是韩国母亲(83.9%),第四位是中国母亲(67.4%)。和另外三个国家的父母比较,中国父母对教育的投入相对较低,均排在最后。

父母对孩子的高期望也给高中生们带来了压力,在报告“他/她的期望是我的压力”这一感受时,父亲和母亲的比例都较高。其中,韩国父亲给孩子的压力最大(70.3%)。其次为美国父亲(66.8%)、日本父亲(51.7%)、中国父亲(50.7%)。亚洲三国母亲们给孩子的压力均都高于父亲,其中日本母亲给孩子的压力最大(75.6%),其次为韩国母亲(71.4%)、中国母亲(65.0%)、美国母亲(60.5%)。但比较而言,中国的父母给孩子的压力还是比较小的,分别排在第三位和第四位。

此外,父母们给孩子的压力还来自于总是爱将自己的孩子和别人的孩子比较。在这方面,母亲们给孩子的压力较大。据中学生们自我报告,日本母亲最爱拿自己的孩子和别人比(81.9%),其次是韩国(79.8%)、中国(74.2%)、美国(68.7%)。比较而言,父亲们在这方面给孩子的压力较小,美国、韩国、日本、中国的父亲将自己的孩子与别人比较的比例分别为49.5%、40.2%、39.3%、39.0%。

调查还发现,四个国家高中生对家庭生活都比较满意,其中中国高中生对家庭满意的最多(87.3%),其次为美国(83.1%)、韩国(82.2%)、日本(79.4%)。这说明,父母给孩子的压力越低,孩子们对家庭的满意度越高。日本、韩国的父母对孩子的期望较高,给孩子的压力较大,喜欢将自己的孩子与别人比较,对孩子倾注过多的教育,这些使得孩子们对家庭满意度不够高。而中国父母给孩子的压力较小,因此高中生们对自己的家庭比较满意。可见,家庭在高中生们的心目中占据重要位置,和谐温馨的家庭是个体人生最密切、持久的人际关系。

 

课题报告之八:

中国高中生的父母很少表扬孩子,孩子有了成绩时也不表现出特别的快乐。同样,中国高中生和父母在一起感到很快乐的比例也最低。

考察四个国家高中生父母与子女的亲子关系发现,望子成龙是绝大多数做父母的共同心愿,数据显示:当孩子有了好成绩时,四个国家的父母都特别高兴,其中母亲比父亲更高兴。当孩子有了好成绩时,韩国的父亲们是最高兴的,有75.4%的韩国父亲为孩子的好成绩感到高兴,其次是美国父亲(67.7%)、日本父亲(63.1%)、最后是中国父亲(57.6%)。91.9%的日本母亲当孩子有了好成绩时特别高兴,,其次是美国母亲(91.1%)、韩国母亲(89.4%),中国母亲居最后一位(76.4%)。由此可见,当孩子有了好成绩时,中国父母很少喜形于色,而韩国的父亲们、日本的母亲们则会为孩子的好成绩感到快乐。如果将父亲和母亲进行比较也会发现,母亲们比父亲更经常地为孩子感到骄傲。

此外,调查还发现,韩国的父亲们、美国的母亲们经常表扬他们的孩子。据高中生们自我报告,有53.7%的韩国父亲们经常表扬自己的孩子,其次是日本父亲(48.7%),中国父亲和美国父亲居最后(47.4%)。比较四国母亲们的行为发现,美国母亲最愿意表扬自己的孩子(80.4%),其次是韩国母亲(80.1%)、日本母亲(77.8%),中国母亲居末位(65.5%)。从这一组数据中也可以看出,中国高中生的父母们很少表扬孩子。同样,父亲、母亲对比发现,母亲们经常表扬孩子的比例要比父亲们高得多,而父亲们更多时候以威严为主,很少表扬孩子。

虽然母亲比父亲更愿意表扬孩子,可是另一方面,母亲们经常训斥孩子的比例也比父亲们高得多。数据显示,美国父亲经常训斥孩子(54.2%),其次是韩国父亲(49.8%)、日本父亲(43.6%),中国父亲训斥孩子较少(42.0%),居四国中的末位。日本母亲更经常地训斥孩子(80.1%),其次是韩国母亲(68.4%)、美国母亲(62.6%),中国母亲训斥孩子较少(61.7%)。对比发现,中国父母训斥孩子较少,均居四国末位。

从以上三组数据可以看出,中国父母们对孩子的态度比较中庸,既不经常表扬孩子,也不经常训斥孩子,当孩子有了好成绩时,也不特别为孩子感到高兴。那幺,中国的高中生们对父母的态度如何呢?他们和父母在一起是否快乐呢?本次研究对这方面也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中国高中生们和父母在一起很快乐的比例最低。数据显示,多数四国高中生都认为和父母在一起比较快乐,但和母亲在一起更快乐。其中,美国高中生认为和父亲在一起很快乐的比例是68.1%,其次是韩国(65.4%)、日本(64.3%)、中国(59.3%)。韩国高中生认为和母亲在一起很快乐的比例最高,是91.9%,其次是日本90.7%,第三位是美国76.7%,第四位是中国(68.7%)。由此可见,中国的高中生们并不觉得和父母在一起很快乐,虽然和其他国家相比,父母们给孩子的压力并不是很大,但由于中国父母较少为孩子感到骄傲和快乐,较少表扬孩子,孩子们和父母在一起的时候也难以感到由衷的快乐。

 

课题报告之九:

四国高中生与母亲的交流均高于父亲,但父亲比母亲更容易把孩子当大人看待。和日韩美相比,中国父母与孩子沟通欠佳,较少承认孩子的独立性,孩子有烦恼也不愿找父母倾诉。

与父母沟通是青春期少年生活的重要内容,也是他们成长的重要途径。调查表明,四个国家中,日本父母最愿意和孩子交流。据高中生们自我报告,有53.8%的日本父亲经常与孩子聊天。其次是中国父亲(44.8%)、美国父亲(44.6%)、韩国父亲(41.7%)。有93.4%的日本母亲经常与孩子聊天,其次是韩国母亲(92.4%)、美国母亲(83.7%)、中国母亲(74.2%)。从这些数据中可以看出,日本的父母经常和孩子聊天,韩国高中生们的父亲和中国高中生们的母亲和孩子聊天较少。父母对比发现,母亲与孩子聊天比例明显高于父亲,这说明母亲与子女的交流普遍多于父亲。当高中生们有了烦恼时,大多更愿意找母亲倾诉。其中,美国高中生更愿意找父亲倾诉(41.7%),中国父亲(39.7%)和韩国父亲(33.0%)也是孩子倾诉的对象,而日本高中生较少对父亲倾诉烦恼(32.7%)。同时,日本高中生最愿意向母亲倾诉(91.2%),韩国母亲(88.9%)和美国母亲(84.2%)也是孩子们的倾诉对象,中国高中生较少对母亲倾诉烦恼(72.6%)。将父亲和母亲比较会发现,孩子们有了烦恼时更愿意对母亲倾诉。上述两组调查数据显示,孩子与母亲的交流和沟通要显着多于父亲。而中国孩子与父母的沟通、交流要少于其他国家的高中生。

当被问到父母是否理解自己时,高中生们普遍认为父亲“不太理解我”。其中,父亲们获得的比例排序分别为日本最高(80.8%)、其次是美国(78.2%)、韩国(71.9%)、中国(55.7%),母亲们获得的比例分别为韩国第一(89.4%)、中国第二(54.6%)、日本第三(49.4%)、美国第四(41.5%)。比较发现,日本高中生们认为父亲不理解自己比例最高,韩国高中生认为母亲不理解自己比例最高。将父亲与母亲的比例进行比较会发现,除韩国之外,其他三国的父亲获得较高比例,这说明高中生们认为母亲更理解自己,而父亲往往不太理解自己。父母对孩子的不理解,还表现在“反对孩子做喜欢的事情”上。据高中生们的自我报告,父亲们“反对孩子做喜欢的事”比例分别为韩国75.4%、日本63.1%、美国59.9%、中国51.6%, 母亲“反对孩子做喜欢的事”比例分别为日本68.6%、韩国61.6%、美国56.9%、中国56.0%。

值得关注的是,在对孩子独立性的认可程度上也出现了明显差异。据高中生们报告,日本父母“把我当大人看”的比例最高(父亲72.5%,母亲69.4%),中国父母把孩子当大人看的比例最低(父亲64.7%,母亲50.7%)。总体来看,母亲比父亲管孩子更多一些,除韩国外,其他三国的父亲管孩子均较少,“不太管孩子”的父亲最多比母亲多30%,最少也多出近16个百分点。可见,在家庭教育中,母亲仍然担当着重要角色。这可能是因为与母亲相比,父亲更希望自己的孩子比较独立。同时,因为大多数父亲的工作时间比母亲长,因此对孩子的管理时间比较少。

总结四个国家的亲子关系会发现,虽然四国具有不同的文化背景,但亲子关系却表现出相同的趋势,即母亲与孩子的关系明显好于父亲与孩子的关系。父母之间的差异可能是因为母亲和孩子的接触比父亲多,因而和孩子的感情更深厚,但摩擦冲突也较多。另外,中国的亲子关系和其他三国的亲子关系也存在差异,主要表现为:第一,中国父母比较传统含蓄,感情相对内敛,因此无论是高兴与否,都不会表露得非常明显;第二,中国父母多数是双职工,因此和孩子交流的时间相对较少,孩子也不能深刻理解父母。第三,中国父母和孩子的沟通相对比较少,或者沟通方式存在问题。

 

课题报告之十:

四个国家的高中生们最关心家里的事,家和朋友聚会场所是四国高中生最喜欢的生活场所。但他们对社区事务和国家大事不太关心。比较而言,中国高中生主人翁意识最强,对国家大事最关心。

生活环境是青少年成长过程中至关重要的因素,家庭生活环境对青少年的影响深远,社会环境在宏观上也对青少年产生巨大的作用。因此,了解青少年的生活环境以及青少年与其生活环境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内容。

本次调查发现,四个国家的高中生们对家里的事都非常关心,在被问及“你感到最幸福的场所在哪里”时,中国高中生选择的前三位排序依次是家(41.9%)、朋友聚集的地方(27.5%)、个人空间(16.2%);美国高中生的选择依次是朋友聚集的地方(72.1%)、家(48.5%)、课外小组(30.0%);日本高中生选择的依次为家(32.0%)、朋友聚集的地方(30.3%)及其他(12.2%);韩国高中生的选择依次为朋友聚集的地方(71.1%)、家(60.0%)及学校(39.6%)。从这一调查可以看出,家和朋友聚集的地方是与高中生日常生活最密切的场所,也是他们最喜欢的场所。

对四个国家的数据进行比较会发现,中国高中生对感到幸福的场所满意程度相对其他三国来说较低,这可能是因为中国高中生的学习压力大、父母管理严格且外出与朋友相聚的机会相对较少所造成的。家庭、朋友聚集的地方对高中生们来说如此重要,但这些场所却又不能为他们提供足够的情感支持,使得他们对这些场所的总体满意程度相对美、韩两国高中生要低很多。

但是,高中生们对居住社区的事关心比例相对低些。其中,中国为39.0%,美国为48.8%,日本为40.8%,韩国为39.9%。可见,中国高中生对社区的事情关心较少。但另一组数据告诉我们,中国高中生对国家事务更关心,显着高于其他三国高中生。其中,非常关心和比较关心国家大事的中国高中生有73.7%,美国有45.4%,日本和韩国均为45.9%,几个国家的平均数是58.9%。

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一方面是中国一直比较注重爱国主义教育,高中生们往往具有高度的主人翁责任感和使命感,再者中国目前处于社会转型期,各种各样的社会热点问题较多,易引起关注。而美日韩三国经济、社会发展已相对稳定,社会出现的新问题较少,因此中国高中生对社会问题相对来说更加关心。另一方面,可能是部分高中生即将参加高考,其中一门科目——“政治”对国家时事政治有一定的考核要求。

那幺,他们对当今社会是否满意呢?调查发现,多数中学生们对当今社会都不太满意,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的社会满意度分别为43.9%、52.4%、40.1%和24.5%。这一调查结果也反映了部分高中生对社会的关心,他们已经不局限于课堂、学校及家庭生活,而是更多的走出学校,放眼社会,这与以往高中生“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情况有很大不同。

 

课题报告之十一:

中美两国高中生对流行文化的关心程度要远远低于日、韩高中生,其中韩国高中生关心比例最高,美国高中生关心比例最低。

本次研究我们也对高中生的流行时尚(时装发型等)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中美两国高中生对流行时尚的关心程度显着低于日韩两国高中生。其中,美国高中生关心比例最低(53.2%),中国高中生次之(54.2%),日本高中生为82.1%,韩国高中生最高,为84.3%。中国高中生对大众文化(漫画、杂志、电影、音乐)关心比例为81.2%,美韩两国高中生分别为63.4%和88%,日本高中生关心比例最高为93.1%。四国高中生对MP3关心的比例,中国为48.3%,美国为57.1%,日本为67.6%,韩国为77%。而手机和发短信的比例,中国高中生为47.6%,美国高中生为67.2%,日韩两国高中生分别为85.2%和78.8%。

从上面这些数据可以看出,中国高中生对时装发型等流行时尚、漫画音乐等大众文化、手机短信等新媒介关心程度并不是很高,要比韩国、日本低得多。同样,美国高中生对这些关心也不多。

分析原因,可能是因为中国经济水平和日韩美三国相比相对较低,高中生缺乏足够的追求时尚的物质基础,加上父母和学校的管理更加严格,因此在这方面的比例较低。而美国高中生则更注重于个性的表达,不喜欢追逐潮流。

随着媒介的发展,流行文化传播的速度有较大提高。青少年对流行文化与休闲活动的追求也发生了很大变化。越来越多的高中生在服饰、语言、行为和观念上认同和追求流行文化。流行文化对青少年的影响逐渐增大,不仅影响到青少年的外观,同时也对青少年社会性发展、人生观等产生重大作用。因此,家庭、学校和社会有必要高度关注高中生们的流行文化趋向。

此外,现代社会还为青少年提供了丰富多彩的课余活动选择,课余生活(娱乐、锻炼)等休闲活动成为高中生学习生活的重要补充。调查发现,四国高中生对课余生活(娱乐、锻炼)休闲活动都非常关心,平均数都达到80%以上,对课外小组活动却不太关注。

对计算机和网络,最关心的是韩国高中生(90.4%),其次分别为美国高中生(73.7%)、中国高中生(68.8%),日本高中生(66.7%)。对电子游戏的关心,韩国高中生也位居第一位(60.7%),其次是美国(47.5%),日本(45.6%),中国(35.8%)。可见,韩国高中生对计算机、上网和电子游戏的关心程度均显着高于其他三国,这可能与韩国互联网普及率较高,电子游戏产业高度发达有密切关系。而多数中国学校和家庭对高中生玩电子游戏管得比较严格,因此中国高中生对此关注较低。网页制作在四国高中生中比较关心的比例均较低,这可能因为制作网页相对来说需要较高的计算机操作技能,需要大量时间和精力去维护,而这是充满学习压力的高中生所不能办到的。

 

课题报告之十二:

一半左右中国高中生对美国、韩国传媒文化比较了解,73%多的高中生看过日本动画片,但其他三国高中生对中国的了解都比较少,三国中了解最多的美国高中生也仅有1/3。此外,中国、日本、韩国高中生都最想到美国去留学。

国际化进程的深入和中国改革开放、对外交流的增加,使中国更了解世界,世界更了解中国。随着了解逐渐增多,中国高中生对其他三国及同龄人都形成了自己的印象。本次调查发现,中国高中生对美国和韩国的传媒文化最了解,其次是日本。中国高中生看过美国电视、新闻、杂志、书的比例为51.0%,看过韩国电视、新闻、杂志、书的比例为49.2%,看过日本电视、新闻、杂志、书的比例为31.1%。中国高中生看过美国电影、音乐的比例为60.9%,看过韩国电影、音乐的比例为52.0%,看过日本电影、音乐的比例为34.3%。但是中国高中生看过的日本动画片最多(73.3%),其次是美国的(29.9%)和韩国的(21.8%)。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美国作为西方大国,对中国青少年的文化影响是非常重大的。另外,随着韩国电影、电视剧在中国的广泛传播,中国高中生对韩国传媒文化的了解也逐渐深入。值得关注的是,日本动画片产业非常出色,在中国,看过日本动画片的高中生最多。

那幺,其他国家对中国的传媒文化了解多少呢?调查发现,在日韩美三国中,美国高中生接触中国媒体最多。其中,看过中国电视、新闻、杂志、书的为30.1%、看过中国电影、听过中国音乐的为37.4%,看过中国动画片的为18.8%。日本和韩国高中生看过中国电视、新闻、杂志、书、电影、动画片和听过中国音乐的比例明显低于美国高中生。其中,韩国高中生看中国电视、新闻、杂志、书的比例最低(6.7%);日本高中生看过中国电影、听过中国音乐的比例最低(11.2%);日本高中生看过中国漫画的比例最低(2.7%)

由于互相的了解,国外留学也成为高中生们思考的重要问题。当被问到最想到哪个国家去留学时,中国高中生最想到美国留学(46.6%),其次是韩国(27.0%)和日本(22.6%)。但其他国家高中生都不太想到中国留学,韩国高中生想到中国留学的有9.9%,美国高中生想到中国留学的有6.9%,日本高中生想到中国留学的有5.1%。此外,美国高中生最想到日本留学(14.9%,日本(19.5%和韩国高中生都最想到美国留学(30.5%

调查结果表明,相对来讲,中国高中生和美国高中生对彼此国家最为了解。这可能是因为中国作为一个举足轻重的亚洲大国,美国对中国非常关注,因此对中国的了解比较多。同时,美国是最发达的国家之一,对中国的影响也是非常巨大的,更易引起中国高中生的关注,更渴望到美国去留学。

 

课题报告之十三:

中国高中生对韩国人评价最高,认为韩国人最亲切、最彬彬有礼、最重人情,然而韩国高中生对中国人却评价较低。美国高中生对中国人评价较高,认为中国人心胸宽大、忍耐力强、性格开朗。

为了解各国高中生对其他国家国民的总体看法,我们测试了高中生们对他国国民是否“亲切”、“容易接近”、“彬彬有礼”、“重人情”等内容的看法。数据显示,中国高中生认为最亲切的人依次为韩国人(45.7%)、美国人(29.7%)和日本人(15.6%)。同样,中国高中生认为最容易亲近的人也是首推韩国人(40.4%),其次是美国人(27.7%)、日本人(16.1%)。另外,中国高中生认为韩国人、日本人更有礼貌,认为韩国人、日本人、美国人“彬彬有礼”的比例分别为54.9%、49.6%、22.4%。在人情交往方面,中国高中生认为韩国人比美国人和日本人更重人情,比例分别为32.0%、16.9%、16.7%。可见,总体来说,中国高中生对韩国人评价较高,无论在待人接物、人际交往方面,还是在亲情方面。

然而,比较美、日、韩三国高中生对中国人的评价,我们发现,美国高中生对中国人评价最高,韩国高中生对中国人评价最低。调查数据显示,美日韩三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亲切的比例分别为52.4%、13.0%、5.4%;认为中国人容易亲近的比例分别为44.1%、11.5%、13.3%;认为中国人彬彬有礼的比例分别为55.9%、23.0%、6.3%;认为中国人重人情的比例分别为39.4%、16.2%、11.5%。可见,韩国高中生对中国人评价较低。中韩两国高中生对彼此感觉的错位,大大出乎我们的意料,也值得我们思考。

此外,美国高中生对中国人评价较高还表现在对中国人国民性格的感受上,他们大多认为中国人心胸宽大、忍耐力强、性格开朗。美国高中生更认同中国人心胸宽大(36.9%),其次是日本高中生(9.8%),第三是韩国高中生(9.6%);美国高中生更认同中国人比较有忍耐力(41.1%),其次是日本高中生(34.8%)、韩国高中生(12.5%);美国高中生更认同中国人性格开朗(35.8%),其次是韩国高中生(13.4%)、日本高中生(10.9%)。从这组数据看,美国高中生对中国人的国民性格评价较高,而韩国高中生对中国人的国民性格评价较低。

在这方面,中国高中生对其他三国国民性格的评价没有出现对他国国民总体看法“一边倒”的现象,而是各有千秋。他们认为美国人心胸最宽大(33.0%),其次是韩国人(27.4%)和日本人(9.6%);日本人忍耐力最强(34.4%),其次是韩国人(30.7%),第三是美国人(15.8%);美国人最开朗(60.6%),其次是韩国人(31.5%),第三是日本人(16.6%)。对四国国民是否性情暴躁的报告还发现,中国高中生认为美国人和日本人性情最暴躁,分别为49.2%、49.1%,其次是韩国人(9.4%)。这一部分的调查结果表明,中国高中生认为美国人性格比较开朗,但易暴躁且忍耐力较差,日本人忍耐力稍高、性情相对温顺但心胸不够宽大、性格不够开朗,韩国人忍耐力较高,但有时会性情暴躁。日本高中生大多认为中国人心胸不够宽大,而且性情暴躁、不够开朗。韩国高中生对中国人的几项评价均较低,他们认为中国人心胸不够宽阔、忍耐力不高、性格不够开朗。美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心胸宽大的比例在三国中最高,并认为中国人的忍耐力较高,性格开朗也比日韩两国高中生的评价要高。

 

课题报告之十四:

中国高中生认为美国人更善于表达自己的意见,思维更活跃,日本人、韩国人更勤奋,办事更遵守规则。美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勤奋且遵守规则。但韩国高中生对中国人评价较低,认为中国人悠闲、不勤奋、不遵守规则,不善于表达。

本次研究中,我们还对四个国家国民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进行了考察,数据显示,中国高中生认为日本人最勤奋(38.7%),其次是韩国人(31.5%)、美国人(25.1%)。而与韩国和日本高中生相比,更多的美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勤奋。美日韩三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勤奋的比例分别为62.8%、47.8%、13.2%。

对国民是否悠闲进行考察发现,中国高中生认为美国人最悠闲(50.6%),其次是韩国人(31.4%)、日本人(23.3%)。美、日、韩三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很“悠闲”的比例均不高,分别为27.3%、9.8%、38.0%。

在遵守规则方面,日本人被公认为是最遵守规则的国民。除了对本国的评价外,无论是中国、美国还是韩国,都认为日本人第一遵守规则。相反,中国、日本,包括美国高中生自身,都认为美国国民是最不愿意遵守规则的。但是,韩国高中生却认为四国中,中国人最不遵守规则,认为中国人遵守规则的比例仅为8.8%。

对“善于表达自己的意见”这一做事特点,美国国民依然居首位。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均认为美国国民最善于表达自己的意见,比例分别为60.8%、67.6%、45.6%、52.3%,其他国家得分均与美国相差悬殊,甚至相差二三十个百分点。美日韩三国中,日本高中生认为中国人还算善于表达,比例为40.4%。而韩国高中生却中国人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意见,仅有13.5%的韩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善于表达。

在思维方式上,中国高中生认为日本人思维方式最守旧(27.9%),其次是韩国人(25.9%),第三是日本人(8.9%)。美、日、韩三国高中生都认为中国人思维比较守旧,几乎位列第一。除了韩国高中生认为韩国国民自身在四国中最守旧之外,其他三国都认为中国人思维最守旧。其中,日本高中生认为中国人思维守旧的最多(52.0%),其次是美国高中生(50.4%),第三是韩国高中生(31.8%)。

总的来说,中国高中生认为美国人生活比较悠闲、不够勤奋,办事不太遵守规则,但他们善于表达自己的意见,且思维较活跃、有创新性。日、韩两国国民相比美国人来说比较勤奋,办事较守规则,但不太善于表达自己的意见;美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比较勤奋、办事守规则,但不太善于表达自己的意见,且思维比较守旧。日本高中生认为中国人比较勤奋,办事比较遵守规则,善于表达意见,但思维比较守旧。韩国高中生则对中国人的行为及思维方式评价均较低,他们认为中国人生活比较悠闲、不够勤奋,办事不守规则,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意见。

 

课题报告之十五:

中国高中生认为日本人最具团队精神,日、韩、美三国高中生均认为中国比较具有团队精神,但在现实生活中中国人爱国心并不强,尤其韩国高中生对中国人的爱国心、责任心、正义感评价均较低。

中国高中生认为日本人最具有团队精神(49.5%),其次是韩国人(38.0%)、美国人(33.5%)。但美日韩三国高中生都认为中国人团队精神最强,其中,美国高中生中有45.6%认为除本国之外,中国人团队精神最强,日本高中生有45.0%认为除本国之外,中国人团队精神最强,韩国高中生有30.0%认为除本国之外,中国人团队精神最强。

另一方面,中国高中生认为美国人更爱以自我为中心,比例为50.4%。其次是日本人(37.8%),第三是韩国人(11.1%)。美日韩三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以自我为中心的比例分别为22.1%、37.6%、13.3%。众所周知,美国更多地强调个人价值、提倡个人奋斗成功的个人主义价值观,而以中国为代表的儒家文化则倡导集体主义的价值观,团队精神比较强,这在本项调查中有较明显体现。

此外,研究中还调查了各国国民是否具有较强的爱国心。数据显示,中国高中生认为日本人最具有爱国心,比例为43.1%,其次是韩国人(41.7%),而美国人爱国心不够强,仅有30.9%的中国高中生认为美国人具有爱国心。其他国家的高中生是怎样看待中国人的爱国心呢?数据显示,日本高中生认为中国人爱国心强(59.8%),38.4%的美国高中生和14.8%的韩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爱国心强。

对各国国民责任感的调查发现,中国高中生认为美国人、日本人和韩国人的责任感相差无几,比例分别为32.1%、33.7%、35.8%。但有50.9%美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责任感强,有24.5%的日本高中生和13.3%的韩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责任感强,比例相差较大。

对国民正义感的调查发现,除了对本国的评价较高外,中国高中生认为韩国人最有正义感(35.3%),其次是美国人(22.6%),仅有13.5%的中国高中生认为日本人有正义感强。但韩国高中生对中国人的评价很低,仅有6.4%的韩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有正义感。美国高中生中,有37.4%认为中国人有正义感,17.6%的日本高中生认为中国人有正义感。

总的来说,中国高中生认为日本人最具有团队精神,美国人更以自我为中心,美日韩三国人民的爱国心、正义感和责任感均一般,日本人的正义感稍低;美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责任感较强,爱国心和正义感一般;日本高中生大多认为中国人爱国心强,而责任感和正义感不够强;韩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爱国心强的比例很低,责任感和正义感在三国高中生的评价中也是最低的。由此可见,虽然爱国主义教育一直是中国教育的一个重要主题,但三国高中生却认为中国国民的爱国心并不强。这可能是由于教育者更多从观念上灌输爱国主义思想,而忽视培养学生以实际行动体现对国家的热爱。如何让中国高中生的爱国思想和行为统一起来,是摆在当今教育工作者们面前的重要任务。

 

课题报告之十六:

超过三分之二的韩国高中生和美国高中生对中国感兴趣,近三分之二的日本高中生对中国感兴趣,近半数中国高中生对韩国感兴趣,但只有24.5%的中国高中生喜欢日本,仅有10.2%的日本高中生喜欢中国,仅有7.2%韩国高中生喜欢中国。

高中生对其他国家是否感兴趣?调查发现,中国高中生对美国、日本和韩国感兴趣的程度差不多,均为44.0%左右。外国高中生对中国的兴趣相对高一些,其中71.1%的韩国高中生和70.1%的美国高中生对中国感兴趣,57.4%的日本高中生对中国感兴趣。

对喜爱程度调查发现,中国高中生最喜欢韩国(46.9%),其次是美国(33.8%)和日本(24.5%)。但日本和韩国的高中生都最喜欢美国,分别为39.6%和24.3%。美国高中生最喜欢中国(30.4%),另有10.2%的日本高中生和7.2%的韩国高中生喜欢中国。

同时,我们也对高中生们的父母进行了考查。结果发现,中国、日本、韩国的父母们都最喜欢美国。其中,有41.7%的中国父母、15.7%的日本父母、17.8%的韩国父母喜欢美国喜欢中国的外国父母依次为美国(20.6%)、韩国(8.5%)和日本(6.1%)。中国高中生的父母最喜欢美国(41.7%),接下来是韩国(27.3%)和日本(11.9%)。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高中生及其父母最不喜欢的是日本,仅有24.5%的中国高中生和11.9%的中国高中生父母喜欢日本。同样,日本高中生及其父母也最不喜欢中国,仅有10.2%的日本高中生和6.1%的日本高中生父母喜欢中国。

总体来说,外国高中生对中国越来越感兴趣,这可能是由于近年来中国的快速发展,使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逐渐上升,外国对中国越来越瞩目,越来越想了解中国。另外,随着韩国电视剧、电影在中国的广泛传播,中国高中生对韩国的印象越来越好,也越来越喜欢韩国。中国和美国的高中生及父母对彼此的国家更喜欢,而中国和日本的高中生及父母对彼此的国家最不喜欢,这可能是由于历史原因以及中日关系长期紧张的结果。

 
责任编辑: 昭昭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