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锐泼辣 切切忧思--读I《“邪门大队长”的冤屈》札记

  新时期的报告文学厥功甚伟,其发展持续不衰。不论是徐迟与科学的结缘,刘宾雁、陈祖芬对改革题材的锲而不舍……,以至近期钱钢的《唐山大地震》都在闪射着作家催人奋进、发人思考的炯炯目光。把握社会发展、时代进步的大趋势,成为矫捷的轻骑,为“四化”冲锋陷阵;报告文学的新锐的特点,大大丰富了我国当代文学的内容和色彩。

  进入了当代文学发展轨道的儿童文学,终于也有了立志专为少年儿童写作报告文学的有才华的作者了。崭露头角的新作者中,“南有刘保法,北有孙云晓”,确是其中的佼佼者。“当代少年儿童将是一代巨人。我渴望能以毕生的努力真实地描绘这代‘巨人’成长的风貌。所以,我格外喜欢儿童报告文学的创作。”孙云晓的这番热情的自白,尤其“毕生的努力”五字,可谓落地有声,我以为可以看作为儿童文学作者迎接时代召唤的誓言。

  《“邪门大队长”的冤屈》,其题旨也许已经不新鲜了。问题是生活中禁锢少年儿童个性发展的樊篱仍随处可见,只要不是简单的重复,褒扬与针既能见新意或深度,这样的作品自有其价值所在。孙云晓的这篇新作,可以作如是观。况且,它是道道地地的儿童报告文学,以足以诱发少年读者阅读兴趣的曲折敷陈(不是平铺直叙)的艺术手法谋篇成文,语言简练、有味,可读性较强。

  敢于直面人生,这是今天儿童文学具有当代文学新的质的表现。《“邪门大队长”的冤屈》,在直面少年儿童所面临的人生这一课题上,不妨说是尖锐泼辣的,在儿童文学领域里颇为充分地发挥了当代报告文学的特长。被贬称为“邪门大队长”、有自己独立的个性的孩子赵幼新形象,无疑是给予了读者以沉重感的,而这正是作者思想清醒、犀利之所在。“构思过程,主要是抓住几个‘一刹那’(徐迟语)。孙云晓抓住并艺术地显现了若干”一刹那”。赵幼新爷爷叙述自己孙子时的冷静以至冷漠的“一刹那”,深刻地表现了这位饱经风霜的老人对压抑下一代个性发展的传统习惯势力的满怀忧愤,使读者更痛切地感受到蒙在赵幼新头上的阴云、阴影之浓重。(捎带提一句:这个外冷内热的老人形象,是多么令人难忘。)几个“尖子生”——几个“一看就知道是生活在富足幸福的家庭的孩子”,他们对赵幼新的鄙视所透露出来的自得——“四个人会意地嘻嘻着,神态轻松极了”,孙云晓抓住并摘叙了这又”一刹那”,其切切隐忧历历可见,引人深思。

  不用说,作者目的不在于展览而一味渲染孩子头上的阴云、阴影,他是为促使驱除这阴云、阴影而写。象赵幼新这样活灵灵的个性,这决不应被压抑的,眼下却仍然时时处在被压抑之中。作品所揭示的,正是如此严峻的现实;少年读者乃至我们这些成年人,会不由自主地感到心弦的颤动——有共鸣,也有自省。当然,我们也会感到鼓舞和慰藉。赵幼新在艰难境遇中磨砺出来的个性,是不那么容易被磨纯的,因为那满带着稚气的、富有现时特点的信念——对光明的憧憬和追求,是坚韧的。

     作者:何人(周晓)    一九八六年五月二十五日 

 
责任编辑: 有光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