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他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邪门大队长”的冤屈》引起的思考

  一个五年级小学生,思维活跃,求知欲旺,聪敏过人,学习成绩在班上是第一流的;他头脑冷静,对事物有自己的独立见解;他灵活机智,临危不乱,能够镇定地解救遇险的伙伴;他热爱生活,热爱家乡,热爱大自然;他有高尚的人生理想,长大要当个保卫社会治安,保卫祖国的战士……

  然而,他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孩子。

  被贬称为“邪门大队长”、“调皮大王”,只因为他与众不同,只因为他对知识喜欢寻根问底,只因为他敢于表现自己的聪明而在课堂上接嘴,甚至敢当面给老师提意见……

  怎样看待孩子的个性,已成为近两年不少青年作者笔下的热门主题,这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所特有的主题之一。

  随着思想解放运动、对外开放、经济体制改革的进行,不仅仅是生产结构发生了改变,我们整个的社会结构及与之相对应的观念结构也在发生变化,仅有的价值观正在动摇之中,新的价值观顽强地要求得到承认。随着人们对动乱历史的深刻反思,也随着生活方式的种种变化,社会的个性意识正在觉醒并不断增强,逐渐取代了曾使一代人陷入浑噩迷狂的群体意识。这种变化,在年轻一代,特别是在思想解放运动中成长起来的—代少年儿童身上,尤为明显。而我们成年人,却还往往沉浸在上—个时代中,我们的思维方式、价值观念都还带着上一个时代文化背景的深刻烙印。总之,这是一个两种文化思想相交叉、相冲突的时代,是一个处在质变过程中的时代。《“邪门大队长”的冤屈》,这篇报告文学的主题,以及近两年来呼吁尊重孩子个性、抨击扼杀孩子个性的旧教育方法的作品的主题,在极大程度上就是这种矛盾冲突的反映。

  笼罩在赵幼新生活上的阴影,也正是几千年来不断巩固不断完善的一个巨大观念体系投射在现代生活上的,我们成年人身上套着这沉重的精神枷锁,却自觉不自觉地总想把它再套在孩子身上。由孔子仁学奠定基础的中国传统文化思想,历来将理想的人格界定为温顺、敦厚、克己、谦恭,这种人格理想深深地渗透在中国人的价值观念和道德观念之中,我们不仅以此进行自我塑造,并且以此塑造我们的后代。于是,在我们的学校里,好学生的标准之首是“听话”,在我们的家庭里,好孩子的标准之首同样是“听话”,我们的初等教育、中等教育的一个重要方面无异于“听话”教育。“木秀于林,风必推之;堆出于岸,水必湍之”,“出头椽子先烂”之类的处世原则,成为弥漫于各个角落的人生哲学、道德氛围。有多少富于独创的个性悄然夭折了。

  然而,现代化的浪潮正从四面八方向中国这片古老的土地席卷而来,在当今世界的激烈竞争环境中,中国如歌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就必须强化我们民族性格中的竞争素质,独创的能力。从赵幼新身上,我们不是已经看到了这种素质的闪光吗?

  “背着因袭的重担,房住了黑暗的闸门,放他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鲁迅先生在半个世纪前说过的话,至今仍有警醒的意义。(汤锐) 


 

 
责任编辑: 有光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