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抬起头》引起关注和争论

  全国第一部描写少先队生活的长篇教育小说《孩子,抬起头》讨论会,于1991年4月10日在北京举行。首都50余位著名教育专家、作家、评论家和编辑到会,进行了长达7小时的热烈讨论。本刊编辑部和海燕出版社、北京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联合举办了这次讨论会。

  会上,专家们对孙云晓的这部作品给予高度评价,同时又认真严肃地指出作品的缺陷,并就若干重大问题展开坦率的争论。许多与会者认为,这次讨论会开得相当成功,对文学与教育的发展将产生重要影响。

  一

  专家们一致确认,《孩子,抬起头》是全国第一部描写少先队生活的长篇小说,是一部情真意切的教育诗篇。是少先队文学的重要收获。因此,非常值得讨论和推荐。

  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著名教育家和文学家韩作黎说:“这部作品是站得住的,它甚至为儿童文学作家提供了一个范例。”他指出:“全书的主题思想鲜明,准确地揭示了少先队工作和教育工作的规律,符合教育方针和儿童心理。”“全书描写人物的性格颇为典型,情节发展自然紧凑,内容比较厚实,含意深沉,文笔流畅自然,语言质朴、生动、清新,让人愿意一口气读下去。”

  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束沛德在书面发言中说:“为优秀辅导员塑像立传,应当是文学创作不可忽略的一个重要题材。”他分析道:“《孩子,抬起头》的主题似是作者曾写过的报告文学《“邪门大队长”的冤屈》题旨的延伸、深化和扩大,即:尊重孩子,保护孩子的自尊心,彻底解放被抛弃、被遗忘、被冤枉的孩子,让每个孩子都抬起头走路,充满信心和勇气地走向生活。”他评价说:“这部作品的可贵之处在于:寓新颖、独特的教育思想于充满诗情童趣的少先队活动之中,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教育学与诗意的融合,可说是情真意切的教育诗篇。”

  全国人大常委会妇女儿童专门小组组长、原团中央记书记和全国妇联书记胡德华认为:“这部作品是少先队文学中的重头作品。这不仅仅因为它篇幅长,而是因为这部作品有思想深度,也有艺术残力。”“这部作品的意义远远超出了少先队的工作,整个教育界都会受到它的影响。”

  著名儿童文学理论家浦漫汀教授,从此书既师承教育小说传统又具有开创新意的角度发表了见解。她认为:“从教育的角度说,它的题材与内容对于促进人们对教育的重新认识和正确理解,有积极意义。”“此书既是名副其实的长篇教育小说,也是长篇儿童小说。”

  二

  许多专家深入分析了《孩子,抬起头》在文学创作方面的特色,共同认为作者成功地运用了现实主义的手法,并富于开拓精神。

  著名作家韩少华从四个方面表述了自己对该书的评价:第一,作者很有开拓精神,功不可略;第二,这是一部非常严肃而又非常热情的作品;第三,作品具有实践的品格,同时又闪烁着思想的火花;第四,在文学样式上,此书为我们提供了可探讨的题目并做出了成绩。他说:“作者为我们描绘了新中国建立以来尤其近10年来少先队工作的大进程,有治史和立传的味道。”

  《文艺报》评论部主任孙武臣说:“《孩子,抬起头》之所以具有巨大的现实意义,就因为现在很多孩子还没有能够抬起头。在商品经济的冲击下,确实有些孩子心灵受到污染,这是需要正视的现实。看了这部作品,我情不自禁地要大声呼喊救救孩子!”“我很欣赏作者的现实主义创作原则和他对待生活的态度。”

  中国社科院文学所副研究员樊发稼提出:

  “这部作品可用多种尺度去衡量。从社会学的角度去看,是一种尺度,可作出一种价值判断;也可以从审美的、文学的、美学的、教育学的角度去衡量,结论也不尽相同,因为每个角度都有其不可比性。我认为,无论从哪个角度去判断,这部小说都有较高的价值。”他进一步分析道:“从创作方法上看,由现实感强的主题及真实性原则和纪实性特征所决定,作品采用的是现实主义的创作手法,其写作方式符合最大层次读者的欣赏习惯。”

  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理事长陈子君说:

  “我读《孩子,抬起头》有个突出的感觉,就是作品的现实主义精神很强!近些年这个问题很敏感,强调主体意识,界限又把握不好,出现了淡化生活的倾向,这样的作品不受欢迎。”

  《孩子,抬起头》则明显不同,它揭示的完全是现实生活中很重要的矛盾,而且是带深层次的东西。书中两代辅导员生活、工作的环境都是相当严峻的,他们的奉献精神确实令人感动。

  关于《孩子,抬起头》一书在少先队文学中的地位,引起了与会专家的兴趣。同时,也对究竟应该如何反映少先队生活,发表了各自的见解。

  中国少先队工作学会副会长、老作家陈模是讨论会的主持人之一。他认为,该书作者孙云晓高举了少先队的旗帜,倾注全部心血去写最可爱的人——辅导员,并且取得重要成果,这是一个贡献。他说:“八十年代的少先队生活,视野开阔,是中国少先队历史上的高峰期。安阳(即小说中的殷都)又是中国少先队工作的一面旗帜,体现了少先队工作的特点和规律。孙云晓的《孩子,抬起头》成功地描述了这段生活,并着力表现了新旧教育思想的撞击,这是不可忽略的创造和贡献。”

  韩凤珍(即小说主人公韩凤震的原型人物)因病未能到会。他在书面发言中说:“孙云晓的《孩子,抬起头》的问世,以及前不久康文信的《咧开嘴笑的石榴》的问世,说明少先队工作又进入新的历史时期,把我国少先队工作推向一个新水平。在我们的少先队学中又产生了一个分支学科,即‘少先队文学’。少先队文学将对今后丰富、繁荣少先队工作做出新贡献。”关于《孩子,抬起头》,他说:“孙云晓同志以我们为原型创作了这部小说,是对我们安阳少先队工作的肯定和鼓励,安阳的少先队工作者和少先队员为此而欢欣鼓舞。书中反映的大都是真人真事,可创作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书中的每个人物、每件事都更完美了,更典型了。我们看了这些人物和事迹,又不能不使我们自我反省,我们在许多地方还存在着差距……孙云晓同志的创作等于送给我们一面镜子,从镜子中看到了我们的真面目……”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主编张先翱,多年以前也采访过韩凤珍。他认为,《孩子,抬起头》的确是一部“新的教育诗篇”。但是,没有韩凤珍的教育思想、教育实践及其对少先队工作的热爱以及安阳广大辅导员的精神,这部小说就写不出来。所以,第一要祝贺韩凤珍的教育思想得以宣扬。”同时,他又认为,此书作为教育小说是好的,可作为少先队文学尚有不足之处,小说中有一些章,少先队味很浓,写出了少先队的特色。但是不少章对“少先队的特性反映得不是十分鲜明和深刻”,“少先队的集体作用体现得不够”等等。

  《辅导员》杂志总编辑缪力在发言中说:“《孩子,抬起头》以教育小说的形式再现队活动,我们觉得非常亲切,表明作者有很丰厚的少先队生活的根底。”“作品反映了两代辅导员的献身精神和他们丰富的内涵,美好的教育思想,我觉得很成功。”此外,她认为这部作品还有两个作用:其一“感召社会对少先队的功能有了更深的认识”;其二“对社会上一些错误的教育思想给予一定的鞭挞和批评”。但她也指出,作品中的大背景不够充实,比如“当时大背景下大范围的‘创造杯’活动的开展,安阳的少先队工作不可能脱离这个大背景”。然而,作品中对“创造林”活动几乎未提。

  《儿童文学》副主编康文信提出:“《孩子,抬起头》更应称之为少先队教育长篇小说。因为少先队教育和普通教育不是一个概念,它有自己的内涵和个性。校园生活与少先队生活也不相同,是不可替代的。”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文学教研室主任张美妮副教授,不完全赞成康文信的意见。她认为:“《孩子,抬起头》一书包含了丰富的教育思想、教育规律和教育方法,已超出少先队教育的范围。因此,还是叫教育小说比较贴切。”她也指出:“遗憾的是小说写得还不够深。如对毛校长、马主任等人物的处理比较简单、生硬。这些教育者表面上很坏,很可恨,实际上他们往往又是很负责的教育工作者,这种人物在生活中常见。那么,他们的教育思想究竟怎么样?内心的想法怎么样?都值得深入挖掘。”

  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文学编辑室主任谷斯涌,也指出作品的某些不足,如“后半部分理论色彩太重”等等。但是,他说:“《孩子,抬起头》是一个重要突破。作品把辅导员的特色反映得很充分,成功地塑造了一个少先队教育家的形象。”

  三

  这次讨论会上,争论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处理作品的纪实性与艺术性关系,与此紧密相关的是如何处理社会典型与艺术典型的问题。

  争论是这样引起的:

  束沛德在书面发言中,认为《孩子,抬起头》后半部分理论色彩太浓,有些不符合小说这一文体的创作要求,因此“未免令人感到冗长、沉闷,减弱了作品以情感人的艺术力量。”然而,一些实际工作者则喜欢这些内容,甚至誉为“少先队的教科书”。安阳团市委书记毛万春介绍说:“此书一来,我们那儿的少先队工作者争相传阅,还出现了一人读众人听的场面。我们认为,此书不仅是一部文艺作品,还是一本可操作性很强的辅导员培训教材。很多辅导员急于买这本书,不仅仅因为这是写自己生活的书,还为了从中学到教育思想、教育方法。”

  著名作家肖复兴指出:“作为一种文学作品,不管是虚构的还是非虚构的,都不能作为一种教科书。想从这里现学现卖地直接获得实用主义的东西是不应该的。云晓想承担的这部份东西太多。我觉得这是一种良好的愿望,但在文学创作中负担太重了,落笔的时候就会很艰难。所以,这部小说显得力不胜任,影响了艺术感染力。”为此,他以好朋友的身份忠告作者:要么就像欧文·斯通和茨威格那样,坚定地走非虚构文学的道路;要么,下决心与《赖宁的世界》和《孩子,抬起头》这两部纪实小说告别,走虚构文学的道路。

  《东方少年》副主编、评论家高玉琨则认为:“文学现象比理论要丰富得多,不一定非要把这部小说纳入一个原先规定的范围内。既然是个创造,是个创新,引起评论家争论是好事。安阳人讲那里出现一人念众人听的盛况,这个检验标准比起一些理论框架要厉害得多。”

  诗人尹世霖说:“教育小说应是文学与教育的科学结合,创作上掌握8个字:大事务真、小事可虚。”他认为,即使完全从小说的角度来衡量,《孩子,抬起头》也是成功之作。譬如,有人物及性格,有时代风貌,有情趣盎然的故事,有此三点就应充分肯定。

  作家关登瀛与肖复兴意见相似,他认为,小说后半部理论色彩太重,“与小说故事情节是游离的”。他批评道:“《孩子,抬起头》在对韩凤震成长发展过程的多面性、艰难性和性格复杂性等方面,写得不够丰富……这部作品的成功在于激情和时代性。”

  关于这一问题的争议,具有丰富创作经验和擅长理性思维的韩少华,表述了让大家比较服气的见解。他说:“《孩子,抬起头》实际上是一部纪实小说,属于西方人说的非虚构文学。它原型的轮廓、人体构思的架式、矛盾组成的若干方面、所处的历史环境、历史背景和现实要解释的生活题目及性格上的发现,都十分地贴近生活,有名有姓,可以应对地一一指出,大实而小虚。如果这样去看,上述矛盾理解起来就比较容易了。云晓长期从事报告文学创作,善于直接从生活中挖掘社会典型,而不是再造艺术典型。因为韩凤珍已经是安阳的一面旗帜,是一个现实存在的社会典型。”接着他又指出:“把《孩子,抬起头》界定为纪实小说,它的魅力就低了吗?那可不一定。因为人们看小说和看纪实文学的心理状态及审美要求是不一样的。读者愿意看真的,就怕作者在文体抉择上脚踩两只船。这部作品不尽人意之处也在于此。我希望云晓今后发挥优势,走纪实文学的道路。那样,你的细节弱一些,氛围淡一些,形象不够丰满,读者完全谅解,因为你给读者的是一份完全的社会档案,托出的是一个真实的社会典型。”

  总之,专家们认为,《孩子,抬起头》是一部很有特色的成功之作,其重要的社会价值和社会效应必将得到进一步的确认。因此,非常值得向教育界和广大父母亲们介绍,其中,尤其要认真地向全国少先队界推荐。(李侠  陈冉)

  (注:关于该书订购问题,请直接与郑州市河南省新华书店业务科联系,邮政编码450000。该书定价3.50元。如需要量较大的单位,也可与海燕出版社联系,地址:郑州市农业路73号,邮政编码450002;
  电话 551756转322找该书责任编辑王艳丽联系。) 
  (摘自《少年儿童研究》91--4)

 

 
责任编辑: 有光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