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唤辉煌

  孙云晓本不是个沉重的人,眼睛嘴角常荡漾着笑意。

  但常常有些东西使他不得不沉重。

  当他划上《“邪门大队长”的冤屈》这部作品的最后一个句号时,小主人公却仍然萦绕脑海,挥之不去。

  这是个个性太鲜明的孩子:调皮、问题多,又敢事事提意见,显得不那么听话。虽然学习成绩很好,却当不上三好生,连路队长的官职也被撤掉。

  孙云晓这部作品缘他而起。而他,却纯是偶然撞入少儿报告文学作家笔下。

  本来,孙云晓应采访的是一个三好学生,少先队大队长。但是,他却没喜欢那个被模式化的,全无个性循规蹈矩的孩子。倒是这个因为“渴望光明”给自己办的小报取名《星新报》的男孩,引起作家的凝神:

  社会能够容忍平庸,甚至无所作为,为什么却偏偏不能容忍桀骜不驯?中华民族本不乏优秀的人才。然而,在我们的孩子成人的路途上,种种数不胜数的训练、规范和筛选,象数不胜数的网,网掉了多少可贵的独特?多少人在僵硬的“好孩子”标准面前,落荒而逃?

  孙云晓,从小在青岛长大。碧水长天,高山瀑流,给他开阔;大自然的无拘无束,给他不羁。

  “人最重要的是成功感。而我们教育的最大失败,在于让每个人不断地产生挫折感和失败感。”言之过激,只为孙云晓至痛,“这样一批灰色儿童长大起来,会成为社会最大的惰性力量。”

  那天,当他划上句号时,另一篇长篇小说已在他头脑中闪出。

  孙云晓认识这样一个优秀辅导员,他的一生都用来发现每个孩子的独特长处,肯定这长处,使他们充满自信地走向人生。

  孙云晓决定,这部作品的主题就是--让每个孩子都抬起头。

  且不说,处于跨世纪的今天,国家之间的竞争,越来越表现为人才的竞争;国力的发达,越来越取决于人的发达;

  且不说,教育不仅要培养伟人和天才,更要培养能承担自己、承担社会的公民;

  至少,一个民族应表现出阳刚之气:有追求、不萎琐。如果由一群没有个性、没有自信的人组成,这个民族还有什么意义存在?

  世纪之交,这一代人必须有素质的准备。“21世纪近在咫尺。我们经常告诉孩子,21世纪如何美好,中国人会怎样荣光。却很少人告诉他们,中国步入21世纪将如何艰难,中国人应怎样做好吃苦的准备。”孙云晓想得很深很远。

  想得深远的他,37岁,在少儿报告文学园地中,寂寞耕耘十年;十年甘苦,已使他太明白,少儿文学不能只是甜蜜蜜笑嘻嘻,不能只是一个个美丽的故事。它“至少应该是拳击,带有穿透和锐气。”孙云晓说,并且做。

  在他所有200多万字的作品中,最风光的大概是长篇传记小说《赖宁的世界》。这部作品几乎无人不晓,被11家电台广播,赖宁的英雄形象由此奠基。

  然而,使孙云晓为这个14岁少年动容的,却不仅仅是他的救火。赖宁是个按照理想塑造自己的学生,也是个“出格”的孩子直到他遗体火化后入葬的那个悲痛时刻,他的妈妈还忙着替他赔了打碎的玻璃,然后把发票焚于儿子墓前。孙云晓写他,是为了实现一个自己的梦:淋漓尽致表现一个具有高气质、高追求的世界。“假若,地球上所有的孩子都具有这种追求,一个辉煌灿烂的时代还会远吗?”

  呼唤英雄主义--孙云晓写赖宁的一片良苦用心。

  很平易的孙云晓,喜欢西汉名将霍去病的话,“匈奴未灭,何以家为?”他自己可称辉煌:两年中,四部长篇问世;10年中,获各种奖励20余次……他更希望每个孩子都灿烂辉煌,有雄心,有渴望,有建树,成为民族的脊梁。(阳妮) 

 
责任编辑: 有光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