条条小路通世界—访中国少年报告文学家孙云晓

  什么是报告文学?
  根据中国去世的老作家,茅盾先生的解释是:报告文学(REPORTAGE)是散文的一种,介乎于新闻报导和小说之间,也就是兼有新闻和文学特点的散文,运用文学语言和多种艺术手法,通过生动的情节和典型的细节,迅速地,及时地[报告]现实生活中具有典型意义的真人真事。

  报告文学新浪潮
  在中国来说“报告文学”可以算是一种新的样式。它的出现,是近百年的事。(即始于五、四运动时期。)
  随着中国历史步入了一个新时期,即从封闭走向开放,报告文学,也就成了迅速崛起的一支超越了其他文学样式,普遍的受到读者的欢迎,而少年报告文学也不例外。
  北京师范学院的吴继路副教授对这一个现象的见解是:
  “从儿童阶段进入青春期的少年阶段,最重要的是“自我意识”的强化。“自我意识”的发展标志他们结束了童年,他们逐步产生了思考问题的深厚兴趣,热衷于争论和思想交流,甚至在探索真实的人生方面也表现了其严肃的态度。”
  “少年报告文学固然有其文学的属性,但它并不以情节的奇特、故事的曲折来吸引读者,它震撼人心的力量在于:作者能以敏锐的眼光和真知灼见,从现实生活中发现有深刻意义的思想,并敢于且善于见微知著,提出种种推动现实生活前进的新问题,始终具有冲击生活的力量。”
  少年报告文学的兴起,也就带动了一批专门从事少年儿童报告文学的作家,孙云晓是其中卓有成就的一位。
  孙云晓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且让他来个“自我介绍”吧:
  一个喜欢少男少女的人 
  一个讨厌少男少女的人
  一个不修边幅的人
  一个总爱胡思乱想的人
  一个长着“第三只眼睛”的人
  一个不愿意说“我和你一样”的人
  一个把重复自己视为痛苦的人
  一个不想让读者安宁的人
  这样的介绍、够别致、够详细、够自我了吧?不过,我敢打赌,你肯定会在脑海里留下他的印象。
  去年深秋,我们在北京的一家报社办事处相遇、相识。交谈之下,发觉原来在好多问题上,特别是对少年问题上,彼此都有共识。这位来自山东青岛的37岁年轻人,热情的与我交换了马中青少年,当前面对的许许多多社会、家庭与校园的问题。

  从16岁探索生命

  孙云晓乃是来自一个普通工人的家庭。初中毕业后,曾先后干过几种工作,如电工、瓦工、装订工等。我问他为何会选上少年报告文学?对方明确的回答说:“主要是与我的经历有直接关系。”
  原来在17岁那年,孙云晓就去青岛市一个少年营当教师。大孩子带小孩子,他觉得好不开心。向来就对文学深感兴趣的孙云晓,特别喜欢儿童文学,并开始尝试写点诗歌、故事之类的作品。
  1978年,他从青岛调来北京学习。结业后,被安排在《中国少年报》社当编辑、记者。由于喜欢采访各种人物,自然而然的选定了少年报告文学。
  曾经有人善意的提醒他:
  “这条路太窄了。”
  可是,孙云晓却有他个人的看法。他认为任何一条小路,都可以通向世界。同样的,少年报告文学,完全可以施展一个作家的全部才华,甚至能增进对人生的深刻思考。
  自1981年开始发表了第一篇报告文学之后,12年来,孙云晓已经完成了两百多万字的作品,大唱丰收,其中有一半以上是属于少年报告文学。已经出版的有:《少年巨人》、《青春社会场--当代中学生社团生活纪实》、《成功在于选择-当代职业高中学生心愿录》、《英雄少年赖宁》、《一个少女和三千封来信》、《16岁的思索》、《青春阶梯》等,而他曾先后获得[中国图书奖]和全国第二届优秀儿童文学奖的作品,都是少年报告文学,由此可证,孙云晓当初的抉择并没有错。
  在出版的一系列的少年报告文学作品集中,孙云晓表示他比较喜欢《16岁的思索》,为什么?
  “因为它从写小明星的模式中跳了出来,体现了锐气是报告文学生命之气的特色。”他解释说。
  从《少年巨人》到《16岁的思索》,两相比较一下,的确是可以清晰地看出了孙云晓所言非虚。据说,《16岁的思索》已发行近三万册,并成为中国作家协会评选为全国第二届优秀儿童文学奖中,唯一获奖的作品报告文学集。
  《16岁的思索》,是一部短篇集。它不再是一味赞美少年明星,而是透过人物与事件,写出更具本质意义的思考,但这种思考已经不再是儿童式的,或仅限于少年生活的圈子,而是从人生、从社会、从生命等大视角来审视。对孙云晓的创作立场来说,也许这样的探索,才更接近少年报告文学的本色。

  91年出版论文集

  在创作过程中,报告文学最难掌握的是哪几个方面?当然,由于各人所持的立场不同,取舍有异,面对的问题也就因人而异了。
  据孙云晓个人的意见,他觉得他在进行创作报告文学时,比较难掌握的有三方面,即思想性、真实性和文学性,特别是前两点尤为困难。
  在我的要求下,他进一步的加以说明:
  “打个比方:如果说小说、散文像艺术体操、童话像花式游泳,那么,报告文学则像拳击。”
  在我最近将出版的《青春阶梯》(注:已经于今年初出版了)一书的后记中,我曾这么写道:“锐气是报告文学的生命之气,报告文学应具有震撼人心的艺术力量,在除旧布新中显示出冲锋陷阵的斗士风骨,这里所说的锐气,主要是指思想的穿透力,也即是视点或视角上的功夫。”
  报告文学与其他文学样式有一个最重要的区别,就是我在前面一开始提到的,不仅艺术上要真实,所用的素材,本身也必须真实。因此,我赞同孙云晓的看法:即报告文学的魅力来自真实,麻烦也来自真实。
  写一篇有份量的报告文学,很难不涉及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可谁又愿意让别人说自己不好呢?因此,采访起来必定困难重重。也因为这类题材特别敏感,作品中稍有出入,便可能引出法律方面的纠纷。
  对少年报告文学来说,又有其特殊困难,一来是未成年人的隐私权要保护,二是担心披露了事实之后,会使其成长环境恶化。譬如:写少年与教师的冲突,即使少年是正确的,老师被不光彩亮相之后,会不会对少年采取不光彩手段呢?因此,有时只好采取保留事实,隐掉地名、校名和人名,但如此一来,又容易减弱了报告文学真实性的魅力。可以说:“这是我最感困扰的难题了。”孙云晓表白了他从事创作多年的心结。

  报告文学像拳击

  新时期以来,中国少年的报告文学的崛起,孙云晓列举了几项事实加以说明:
  (1)多数儿童文学刊物,均重视发表报告文学作品;
  (2)文学评奖给少年报告文学单独立项;
  (3)1988年由上海的《少年文艺》发起,并与全国少年儿童文学艺术委员会联合,在北京举办了“孙云晓少年报告文学作品研讨会”;
  (4)1991年4月,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隆重的举办了[少年报告文学研讨会],并出版了第一本少年报告文学论文集:《论少年报告文学的震撼力》
  (5)《中国少年报告文学丛书》8卷本,共收130多篇,将陆续面世;
  (6)蒋风先生主编的《中国当代儿童文学史》将少年报告文学做独立章节,加以评述。

  异军突起的队伍

  除了孙云晓外,目前中国还有好几位儿童文学作家,写出了不少出色的报告文学,如刘保法的《迷恋》、孟晓云的《春城的一场暴风雪》、董宏猷的《王江旋风》、赵丽宏的《胜者和败者》、许金华的《小爱迪生的失落》、陈丹燕的《请你牵着我的手》等。
  当然,若以艺术生命而论,中国新时期出现于报刊的少年报告文学作品,是比不上儿童散文,但若以量来说,则大大超过散文,读者也比较多,有些还产生了强烈的轰动,反响自然也比儿童散文来得大。
  所以,正如《中国儿童文学史》所评述的:
  “读者的关注并不意味着多数报告文学思想内容上比较粗浅,写作上比较粗糙,语言上比较粗粝的状况是可以原谅,不加计较的。因此,评述新时期的少年儿童报告文学时,一方面要注意到它对开阔少年儿童的视野,满足其了解世界的渴望的深远意义;另一方面,又必须清醒地看到,它们在相当程度上是以内容的新闻性满足读者的“一睹为快”的欲望,而作为文学自己独特的使命被不同程度地忽视了。”
  无可否认的,历经12年,孙云晓对少年报告文学的创作,从初探到入门,从入门到掌握,可以说已到了挥洒自如的境界。
  他是成功了。
  但是,今年只有38岁的孙云晓,身任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主任、《少年儿童研究》刊物副主编的他,成就当不仅于此。我们殷切期待凭着孙云晓对少年报告文学坚守的六个原则及要求:(1)视点要新、开掘要深;(2)犯难改坚、敢冒风险;(3)尊重孩子,平等相处;(4)随桢应变,顺势而成;(5)立体采访,力求准确;(6)长期积累,偶尔得之。相信他将为读者呈现一部比一部更具震撼力的少年报告文学,让儿童文学这座花圃,更为绚烂,更为迷人。

 

 
责任编辑: 有光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