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儿童世界而歌---记儿童文学作家孙云晓 

  座落在北京西郊的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每天收到的信中,有厚厚一缧是寄给同一个人的。信封上的笔迹,有的稚嫩,有的成熟;有的透着灵气,有的显得庄重,但却都写着同样的名字——孙云晓。
  孙云晓是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室的主任,《少年儿童研究》副主编,儿童文学作家。
  今年36岁的孙云晓,童年是多么渴望参加少先队。1962年,他进了青岛市鞍山路小学。在操场上,他第一次观看了少先队发展新队员仪式,第一次聆听激动人心的队鼓队号,便梦想能戴上红领巾。
  少先队没有忘记他。在1965年“六·-”儿童节的时候,他光荣地戴上了红领巾。好景不长,一场灾难降临了。“文化大革命”的破坏性遍及每一个角落。学校停课了,少先队被取消了。但少先队这个光荣的名字,一直埋在他当时那颗幼小的心灵中。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命运安排。孙云晓在当过瓦工、电工、纸箱装订工、监狱看守以后,还是当上了青岛市四方区少年宫总辅导员。他觉得自己确实和少先队有着不解之缘。
  1978年11月,他成了《中国少年报》的一名记者。有人说:记者是一种认识人生的职业。这话我信。在孙云晓九年的记者生涯中,他接触了太多的孩子,太多的少先队员。他们中,有的小有名气,有的却很普通、很平凡。从这些孩子们身上,他看到了许多:有的孩子肩负着沉重的十字架,也有的孩子被沉重的书山题海、陈规戒律压得喘不过气来,还有的孩子在与传统礼教艰难地对抗和冲突……他深想这一代孩子生活得太艰难了,幼小的心灵却要承受如此多的重负。这一切又使他想起了自己的童年,汹涌的大海,鲜红的领巾、自由自在的玩耍。为此,他不能平静,他要起来呐喊,象鲁迅当年“救救孩子”那样的呐喊!他欣赏今天孩子们身上那种新人的品格。然而,他又被一种恨包围着,恨不公平的环境不能让孩子们自由地成长,恨他们身上还没有消除的劣根性。他一次次勉励自己:“既要做护花神,又要做灭蝇手。”“要从纯洁中拷问出罪恶来。”这种责任感使他难以入眠。多少个不眠之夜,他伏案疾书,一篇篇很有份量的作品被“抛”出来。他写他们的沉重负荷,如《“邪门大队长”的冤屈》、《一个少女和三千封来信》、《“差生”的绝招》;他写他们的眼泪与苦涩,如《给一个山村女孩的信》、《中学“第三世界”女生》、《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写他们的追求和理想,如《青春社会场—一当代中学生社团生活纪实》,《成功在于选择——当代职业高中学生心态录》……
  这些作品引起了极大的反响。信,如同雪花一样飘来,带着少年朋友们特有的情思。有的小朋友郑重地称他“孙云晓同志”,还有的竟然称呼他“孙云晓大姐姐”。无论“同志”也好,“大姐姐”也好,都体现着一种心灵的相通,一种内心深处的平等。
  毫无疑问,孙云晓成功了。他获全国小报告文学征文一等奖,获“中国图书奖”,获建国四十周年文艺征文优秀儿童文学作品奖……一大堆荣誉包围着他。然而,成功并没有使他轻松,反而使他更加沉重。他说他惶惑。
  他常常问自己:我要为少先队再做些什么?
  1987年底,他调到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以后,除了写作以外,还从事少年儿童的理论研究。他深深了解到,今天的孩子,是明天的栋梁,是我们这个民族未来的希望,一个国家要强盛,要立足强国之林,就必须从孩子做起。作为儿童文学作家,他知道应该把铸造未来的民族精神作为自己的责任。那么,这种民族精神又是什么?到底什么应该作为一个民族不朽的精神?
  童年的大海如潮一样向他涌来。那种气魄,那种涤荡一切的力量不正是他所追求的吗?激昂的队号,鲜艳的队旗,不正是他所为之心动的吗?还有那书里的英雄,都在他的眼前闪现。他写了《儿童文学应张扬起英雄主义的旗帜》的论文。他说:“在每一个有正义感的人身上,都有英雄主义的成份,而这些珍贵成份的集合,正是我们民族的脊梁。为强壮民族的脊梁而歌,是文学的光荣使命。”
  选择这样一条路,走起来却是相当艰难。1981年发表《心愿》开始,他踏足报告文学领地已是十个年头了。十年来,他写小名人,写普通的少先队员,一直都围绕着这一点。同时,他也在寻觅,苦苦地寻觅他心目中的英雄。
  机会终于来了。
  1989年2月,团中央和全国少工委派他到四川石棉县采访赖宁的事迹。在石棉,他几乎走访了所有与赖宁有关的人,考察了他探险、玩耍、救火的地方,读了他的日记和作文、看了他采集的各种矿石标本。他那颗经历太多的心被深深地震撼了!他又一次失眠了,他只有一个强烈的欲望、一个创作冲动,他要写这样一个英雄,一个有着孩子的天趣和童稚的英雄。回来以后,他连草稿也没用,一气呵成了中篇报告文学《英雄少年赖宁》。不久,他又写了长篇传纪小说《赖宁的世界》,并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北京电视台播出,同时被收入“北京市青年文库”。
  谈到写赖宁,他说:“当代少年思想虽然活跃,“骨头”却比较软,意志力弱,而我写赖宁正是为了给孩子加一点钙质,让他们长得更结实些,从而为强壮我们民族的脊梁打坚实的基础。”继此之后,他又以河南安阳市一位老辅导员韩凤震为原型,创作了长篇教育小说《孩子,抬起头》,成功地塑造了一个默默无闻、为红领巾事业鞠躬尽瘁的老少先队辅导员韩凤震的形象。
  写英雄人物,张扬英雄主义的旗帜,是他的梦想和追求。正如他在《赖宁的世界》后记中所写的:“创作这部作品,是为了实现我的一个梦:淋漓尽致地表现一个中国男孩子的世界、一个充满雄性气息的世界,一个具有高气质、高追求的世界。”“我认为赖宁最可贵的并不在于他的牺牲,而是一个小小少年的伟大追求,那是一种使人乃至整个人类变得更加高尚和更有力量的追求!……倘若,地球上的孩子具有这种追求,一个辉煌灿烂的时代还会远吗?”
  是的,赖宁、韩凤震,还有许许多多人都是英雄。英雄不仅仅是救火、献身,而是他们身上那种可贵的追求和气质,是默默地去奉献。我们的民族会因为有了这样一些人而伟大。世界上的每一个民族都崇尚英雄,都有自己心中的英雄。
  至今为止,他已为少先队出版了12部专集,其中有《少年巨人》、《16岁的思索》等报告文学集。他还写了理论专访《超常儿童的发现和培养——访查于秀》、《关于平衡心理教育法的对话——访韩凤震》、《让孩子象野花一样自然成长—访冰心》等等。据悉,他最近刚刚完成了一部描写少先队小队改革的长篇小说。
  如今的他,已不再惶惑。他说:“报告文学应该有锐气,这是报告文学的生命之气,报告文学应具有震撼人心的艺术力量。在除旧布新中显出冲锋陷阵的斗士风骨。”他就像一个斗士,把社会责任当作自己的责任,义无返顾地往前走。正如他在全国青年作家会议上发言所讲:我们将是跨世纪的一代作家。让我们有点出息,继承好前辈大师的事业,共同为强壮中华民族的脊梁而歌!(孙宏艳) 

 
责任编辑: 有光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