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云晓和他的报告文学作品

韦苇


  孙云晓为数众多的报告文学作品如一排排海潮,饱蕴着作家的憧憬和瞩望,激起清新明快的浪花,发出响亮的潮声,涌向中国少年的心怀,召唤一代新人向上登攀,向前奋进。
  孙云晓的少年儿童报告文学作品,着眼点始终在新一代人身上的新观念、新气质和新风貌上,在新的国民性格的构建上。我国漫长的封建社会历史积淀在中国国民性格中的许多东西是必须有勇气自省的,而孙云晓具有这种清醒的品格。他用自己的作品从各个角度来发现、鼓励、强化我们民族需要大力倡导和培育的理想性格。他从少年儿童种种出类拔萃的表现开始寻本溯源,倾心于在他们身上发现值得肯定的素质和品格。
  在对儿童的认识上,孙云晓曾经表白:“当代少年儿童将是一代巨人。”所以他不是偶然地决心要“以毕生的努力真实地描绘出这一代‘巨人’成长的风貌。”孙云晓以‘巨人’的观点来认识中国当代少年儿童,以为他们将是大有希望的一代,将远远超过他们的父辈,可以对他们付以重托。这种乐观的认识和他多年所从事的工作不无关系。他八十年代中期所接触的多半是科技、文学、体育领域中已显露才华,取得引人注目的成绩的小名人、小尖子,透过他们来看祖国的未来,结论无疑是乐观的。
  在对儿童报告文学创作的认识上,孙云晓认为报告文学的艺术是“树根雕艺术”,其特点是“以势造形,以拙胜巧”。这就是说真人真事的客观性是不可动摇的。这真人真事还包括热忱和充满正义感的作家自己在内。孙云晓以真人真事真“我”为前提来设计、构思自己的报告文学作品,其味较为纯正(没有小说味)。正如刘厚明所说:“他并没有从‘榜样’这个概念出发,把他的小主人公写成完美无缺、通体光明的人物。”他在尽情讴歌小主人公的特长和优点的同时,并没有回避或掩盖他们的短处和弱点;他写了他们在某件事情上的成功,也写了他们在争取成功的道路上的曲折和挫折;他写了他们的幸福和欢乐,也写了他们的烦恼和悲哀;他写了他们的志气和奋斗,也写了他们那个年纪特有的情趣……“孩子毕竟是孩子!”作家描述在一个方面崭露头角的儿童新人时保持真实、亲切,才能让读者把他所描述的儿童新人引为自己精神上的朋友。
  孙云晓在他的作品中,热情地肯定、赞扬了如下的素质和品格。
  自主意识。他们不依附、不迷信、不盲从,他们有自己的信念和自己的追求。孙云晓在《漩涡里的自由》(1997)中所热情赞赏的女中学生电影明星刘禹,就是一个敢于把“走自己的路”、“大胆地表现自己”写在自己旗帜上并高高扬起的少女。她对于“早恋”、“情书”、“青春期教育课”、“牛仔裤”、“迪斯科“都有自己的看法。她说:
  “有位北京战士,也是大学生,负了重伤,临死前,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请求护士吻他一下,那护士真好,吻了他。(这时,刘禹的眼神里射出明亮的光采,语调频率加快了)谁能说这战士道德败坏?这才是生活呢。”
  “迪斯科的特点是扭胯。中国的秧歌也是扭胯,这两种舞兴许还有血缘关系呢!为什么只许这样扭,不许那样扭?(笑)大胆泼辣!中国人缺乏这种气质。”(主人公刘禹语)。
  竞争意识。孙云晓在中国第一部中篇儿童报告文学《青春社会场——当代中学生社团活动纪实》(1988)的引子中有一段话道出了当代少年竞争的形势:“五千万中学生像一片沸腾的海洋。它,千姿百态,每一朵浪花都各不相同;它,互不相让,每一座浪峰都试比高低。”简称“学通社”的“北京中学生通讯社”里,就充满了竞争。“这里,没有人哄着你,供着你,有本事就上,没有本事就拜拜。”“来这儿的都是尖子,但凑到一块儿,都处于同一起跑线,逼使他们非表现出自己最强有力的优势不可,否则难以站稳脚跟。”竞争空气在小学里也变得浓烈起来。毕业班如同竞技场。小小年纪的孩子们,不论欣喜的,还是忧伤的,都不得不投入人生这第一场大搏斗。连三道杠的“官”(少先队大队委员)也闹竞选。《相信自己的眼睛》(1997)里的小学六年级女学生蔚然就对自己的“对手”这样单刀直入地说:
  “咱们不用谦虚,更不用客气,比比实力好了,谁有本事谁上。我先说吧,我会唱歌、朗诵,拉小提琴全市少年组第一,还会跳舞,包括跳迪斯科和探戈,你会什么?嗯?”
  创新意识。人生的最高价值在于创造。只有创新意识能带来突破和发展。《天趣》中那个只有九岁的王昕海没有摹仿父亲画牛,而是按照自己奇特的想法画猫和鱼,当人家说他将来要成为“中国的毕加索”时,他说:“毕加索是毕加索,我是我,我照自己的想法画。”王昕海敢于追求奇特,敢于创新,敢于跟人家画得不一样。“打破常规的道路指向智慧之宫”(布莱克语),于是他的画破例在中国美术的最高学府展出一层半楼。
  奋斗精神。有所作为才是生活的最高境界。而有所作为就需要奋斗,需要自强不息。中篇报告文学《青春社会场》(1988)就写了《美的追求》、《长出翅膀的孩子》中曾作为主人公出现的女学生王瑶的奋斗历……
  她从绝境里顽强地萌发出希望,她在黑暗中不屈地积蓄着光明。如今,这颗星升起来了,璀灿晶莹,生机旺盛。……
  王瑶:“我做太阳比做星星更能发挥我的作用。没有金钢钻不揽细瓷活是对的,有了金钢钻就揽细瓷活,不也是对的吗?我认为,这样做是高尚的。”
  坦诚品格。“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成了一些中国人的信条,“撒谎不吃亏,吹牛不上税”成了一些中国人的经验之谈,于是坦诚和率真就显得殊为可贵。《奇怪的感觉》(1997)里,国际数学比赛少年奖获得者李立平,他的坦诚简直让人感动。他载誉从波兰归来,班里同学给他分析出许多“优点”来。然而他告诉记者,他解题并不是时时都能找到最简便的方法,在班上他不是最勤奋用功的学生。“更可笑的是,有人还夸赞他出国参赛期间也抓紧分分秒秒刻苦钻研”其实他出国后经常看电影、打扑克、逛公园,“仅那绿茵茵的萧邦公园,他去了不止一回”,而“数学题一道也未沾手”。孙云晓笔下的许多人物都具有这样良好的品格。
  还有,在《吴竞就是吴竞》中所描述的那种务实精神,那种勇于向长者、向权威挑战的气魄等等。确实,人们从孙云晓一系列报告文学作品中,看到了社会深入改革和民族奋起、腾飞带来的希望之光。
  (选自蒋风主编《中国当代儿童文学史》、河北少年儿童出版社1991年8月第1版)

 
责任编辑: 昭昭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