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样采写《夏令营中的较量》

  当了20多年记者,我有一个特别深切的感受:记者的头脑应当是一部全天候运行的雷达。
  什么是雷达呢?
  雷达是利用极短的无线电波进行探测的装置。无线电波传播时遇到障碍物就能反射回来,雷达就根据这个原理,把无线电波发射出去再用接收装置接收反射回来的无线电波,这样就可以测定目标的方向、距离、大小等,接收的电波映在指示器上可以得到探测目标的影像。雷达在使用上不受气候条件的影响,广泛应用在军事、天文、气象、航海、航空等方面。
  我想,记者获取采访线索的过程,与雷达的功能是非常相似的。
  1993年7月,我发表的中日少年《夏令营中的较量》一文,引发了罕见的中国教育大讨论,几百家媒体参与报道或争论。直到今天,一提及《较量》,很多人都耳熟能详,并因此对我的工作给予特别支持。回想起来,此文的采写便是大脑起到了雷达的作用。
  1991年秋天的一个上午,我应邀前往北京朝阳公园,参加少先队工作专家韩振东副教授的骨灰安葬仪式。按照逝者的心愿,我们将其安放在一棵柏树之下。
  在去公园的途中,我见到了我的老朋友吴慧女士。这位个子虽小却舞艺精湛的老师,是国家气象局小学的副校长。多日不见,我们愉快地交谈起来。她兴奋地告诉我,今年暑假,她带领10名学生去我的家乡--青岛,参加首届中日少年海岛探险夏令营,经历了许多难忘的事情……
  这个信息像一道超强电波,在我的雷达上撞击着,使我立刻进入了快速反应系统。我当即与吴慧老师约定,专程去采访那10位营员。
  从1978年起,我担任《中国少年报》的记者。9年之后,我调入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在《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继续当记者。我不仅采写新闻报道,更喜欢采写报告文学,并出版了《少年巨人》、《16岁的思索》等作品集。
  1987年底调入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是我人生发展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我已经不满足于采访各类少年儿童的生活,因为缺乏对少年儿童的深入研究,便难以解释他们的种种表现,甚至可能误解他们。所以,我做了“宁坐板凳十年冷,不叫文章一字空”的选择。报社优厚的物质待遇,我不要了;副处级的职务,我丢掉了。我要解开当代少年儿童乃至当代教育之谜。
  采访中,令我感动的是,北京的孩子很有自知之明,坦率地承认自己输了。他们争先恐后地对我说:
  “日本孩子动手能力比我们强!” 
  “他们比我们能吃苦。” 
  “他们比我们热情,肯主动交朋友!” 
  “日本孩子敢闯!” 
  “日本孩子少说多做,中国孩子恰恰相反,多说少做。” 
  ……
  当我让同学们试着剖析一下原因,年仅13岁已经身高1.7米的董志宇脱口说道:
  “遗传呗!”
  “遗传?”我一怔。他抑制不住激动,口若悬河一般倾诉起来。 他说:  “做事总是瞻前顾后,三思而后行,权衡到百无一害才去干,中国人自古以来不就是这样吗?至今,姥姥不准我动火。天燃气炉灶又是电子打火,有什么危险?就不准我动!我平时住姥姥家,有什么办法?姥姥不让我干,还说什么不能光会学习,还要会干家务。她让我干什么家务呢?扫地、倒垃圾、洗碗、刷鞋等等,凡电、火、水和刀子一概不许碰。其实,不是中国孩子不能干,而是大人不让干!独生子女嘛,万一出事怎么办?您也许不信吧?我姥姥还是退休的小学教师呢,道理上十分明白,实践起来就是不行。您说,我们怎么会不高分低能呢?
  ”别看日本人那么得意,与他们在一起,我并不自卑。他们条件好是事实,那是人家干出来的。等我们长大了也去奋斗呗!我就不信,咱们中国人总落在后面。我希望父母和老师多放手多放心,让我们去闯吧,哪怕头破血流,我们也心甘情愿!“ 
  可以说,热血少年董志宇的一席话,入木三分,把我将写的作品主题点透了。很快,我写出了一万多字的报告文学《微笑的挑战者》,发表在1992年7月号《儿童文学》杂志。
  虽然,《微笑的挑战者》受到好评,被选入多种优秀作品集,可并未引起广泛的关注。教育隐患不除,有民族存亡之忧,岂可等闲视之? 我决定继续出击。
  1992年8月,我应邀访问日本。归来之后得悉,第二届中日少年草原探险夏令营同月在中国的内蒙古举行。
  于是,我开始了新的采访。我采访了夏令营的中方队长、领队、带队教师、学生营员及其父母等人,做了详细的记录和录音。
  根据工作的需要,我先在1993年5月出版的《少年儿童研究》发表了《夏令营史上的一场变革》,又写了一万字的报告文学《隐患》,发表在《小溪流》杂志。这两篇作品的命运,与《微笑的挑战者》相差无几。
  早在二百年前,一心称霸的拿破仑就说过:”中国是一头沉睡的巨狮,一旦醒来全世界都会震动。因此,还是让他沉睡吧。“ 
  中国已经醒了,可为什么在至关紧要的教育领域,还是睡意沉沉呢?美国人、日本人都宣称中国人不是对手,因为中国的教育不是对手。我们怎能麻木不仁?
  1993年3月,广东《黄金时代》一位年轻精干的记者陈锐军约我聊天,我道出了心中的积虑。他约我写一篇3000字文章。我仅用两个小时,便将《夏令营史上的一场变革》缩写成3000字,发表在1993年7月号《黄金时代》。同年11月,又被《读者》全文转载,题目改为《夏令营中的较量》。
  一石激起千层浪。《较量》的影响力以排山倒海之势席卷国内外。据悉,江泽民总书记至少三次讲到《较量》,并要求”青少年的教育一定要抓紧抓好。“ 
  《较量》的命运也给了我一个无奈的启示,在中国,儿童报刊的影响微乎其微,表明了儿童的地位并不乐观。当然,也有两点技术性的启示:即文字务必精炼,方可广为传播;让事实通过细节说话,才会使人过目不忘。
  关于《较量》引发的大讨论,在中央电视台大型电视系列片《改革开放20年》中评价说:它是”九十年代后期教育改革的前奏曲“。《人民日报》评价说,《较量》大讨论促使素质教育成为国家规范的主体教育思想。
  1998年10月,《光明日报》曾发表一篇对我的专访,题为《孙云晓:我要改变……》,是说我一生的目标是改变中国的教育。是的,我要变选拔教育为合格教育、变失败教育为成功教育、变知识教育为人格教育。也可以概括为一句话,变应试教育为素质教育。
  我深知,任何一个国家的教育,都不可能靠一篇文章和一场讨论彻底改变,但揭示隐患文章和讨论又是不可缺少的。因此,我将以毕生的精力,去推动中国教育的改革与进步。
  2000年9月13日,我在《中国青年报》冰点专栏,发表《夏令营中的较量》续篇--《千年警世钟》,并被同年第23期《读者》全文转载,引发新一轮的社会关注。
  转眼之间,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纪。回想一下,一个信息让我奋斗了整整10年,而这10年不过是起步而已。或许,需要为此付出更多。自然,我的雷达永不关闭。我会像一只猎豹,随时扑向新的目标。我信奉的格言是:做重要的事情永远是有时间的。
  行文至此,百感交集,吟成小诗,以赠知己。
  雷达雷达 
  关注天下 
  十年一剑 
  挑灯看花 

  较量较量 
  百年不忘 
  教育领先 
  民智国强 

  2001年11月6日于北京 (孙云晓)


 

 
责任编辑: 有光 来源: SRC-11577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