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少年赖宁与一亿三--访儿童作家孙云晓

  “起初,我不想去四川,怕赖宁只是一个单纯意义上的救火英雄,后来一采访,他丰富的内心世界很快象情人一样把我抓住了。”说这话时,34岁的中国作协会员、儿童文学作家孙云晓眼睛透出特有的深邃。他现任《少年儿童研究》编辑部主任。

  10月13日在中南海,孙云晓《英雄少年——赖宁》的作者与赖宁的父母一道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这几年,他仅着虎虎生气在儿童文学寂寞天地里痴情耕耘,推出了100多万字的作品和一位位“少年巨人”,多次获奖。

  全国少工委在10月中旬发出《关于广泛开展学赖宁、学‘十佳’,争做优秀少先队员活动的通知》,各级团的有关部门正在积极部署,孙的作品亦随之广为流传。赖宁,这位几乎家喻户晓的小英雄将对我国一亿三千万名少先队员的精神世界和行为方式产生怎样的影响呢?记者走访了孙云晓。

  记者:作为赖宁文学形象的塑造者,您是怎样把握这位小英雄的?

  孙云晓:“他是英雄,也是孩子!”这是我作品中的最后一句话。他是一个什么样的孩子呢?对生活充满热情,个性和好奇心极强,酷爱读书和探险,喜欢恶作剧,内心又隐藏着某些痛苦等等。正如他长期采集的水晶石一样,由于本身精神世界的丰富,时代之光折射在他身上,显出斑斓夺目的色彩。他非常崇拜古今中外的杰出人物,从小渴望做一番大事情,并且真地一样样做起来。我觉得一个孩子的伟大追求是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我写他的追求时泼墨如雨,而对其它事情则惜墨如金。

  记者:人们注意到赖宁是一个全面发展的少年典型人物,您为什么特别看重他的追求,甚至包括他那些并不成功的追求?

  孙:去年5月,在我的作品讨论会上,一位作家说:在当今这个时代,有些人斤斤计较是可以理解的,但作为一个有希望的民族,必须保持一种高气质,高追求。我以为,赖宁胸怀大志,从小做起,恰恰表现了中华民族后起之秀的高气质、高追求。一个孩子,幼稚并不可笑、失败更算不了什么,关键是永不气馁,百折不挠地朝前走。赖宁正是这样做的,这是他最富有魅力和最值得大家学习的地方。这不仅表现出一个民族的精神面貌,而且关系着中华民族场未来是否真正有希望。

  记者:您觉得赖宁与全国1亿3千万少先队员是一种什么关系?

  孙:首先,赖宁是他们中间活生生的一个,我们不能神化赖宁,因为这样做反而会使人们对他敬而远之。
  另外,我们又可以说,全国十佳少先队员是1亿3千万少先队员的代表,而赖宁又是十佳中杰出的代表。象前面提到的,代表着这一代孩子的追求。当然,我们不能断言赖宁是最杰出的代表。在1亿3千万少先队员中,很可能有比赖宁复杰出的人物,只是我们尚未发现。何况我们的教育工作本身在在许多缺陷,需要不断加以完善。

  记者:赖宁为扑灭山火而牺牲,这被人们视为“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的一种表现,但在您的作品中又明确表示不提倡少年儿童上山救火,这该如何理解呢?

  孙:10月12日上午,邓颖超向志在中南海接见全国十佳少先队员时,发现单单缺了赖宁,沉痛地说:“他今天没能来,我感到惋惜、悲痛。”的确,象赖宁这样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死于救火之中,谁不心疼呢?我在写赖宁的作品时,一直非常担心会有更多天真无邪的孩子机械模仿赖宁上山救火,造成不必要的牺牲;近来,由于作品问世,我有机会接触了更多教育界人士,大家都怀有类似的忧虑。国务院曾于1988年1月6日发布《森林防火条例》,其中专门规定:“扑救森林火灾不得动员残疾人员、孕妇和儿童参加。”这说明我们的国家是重视保护少年儿童的。几年前,我任《中国少年报》编辑时,曾在一个月内收到来自14个省的34篇来稿,报道17个少年儿童与赖宁救火牺牲相似的事迹,甚至,我在采访中还见过某团委编印的一本小册子,其中规定即使不会水的孩子遇到有人落水时,“也要毫不犹豫地跳下去抢救”云云。因此,在这一点上,全社会都负有责任,团组织、少先队组织和教育部门负有更直接的责任。

  记者:不提倡少年儿童上山救火,是否意味他们对森林火灾可以袖手旁观呢?

  孙:不。我们当然要培养孩子们具有崇高的小公民意识。从小懂得“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同时又必须从少年儿童的实际能力出发。譬如,《中国少年报》发起的“安全小卫士”活动就是一种不错的形式。孩子们自觉不玩火,并积极进行防火宣传,发现险情立即报告,大人救火孩子在后方支援,这不很好吗?相反,孩子上山扑火,大都力所不及,既给救火的成人带来负担,又极易发生意外。眼下冬季已至,正值火灾高峰期,应该引起有关单位的足够重视。

  记者:学习赖宁的活动已经在1亿3千万少先队员中展开,您期望这一活动怎样发展呢?

  孙:我想,首先要正确理解赖宁精神。关于这一点,团中央和国家教委在《关于授予赖宁“英雄少年”光荣称号的决定》中明确指出:“学习他胸怀大志,从小做起;学习他热爱科学、勇于实践;学习他积极进取、全面发展;学习他热爱祖国、临危不惧。”这是比较科学的概括。既解除人们的顾虑,又不把学习赖宁的活动当做暂时的政治需要,而作为一项具有发展眼光的战略工程来抓。我们的民族脱出“文革”劫难后,由狂热变得具有理性,我期望在青少年中张扬起英雄主义的旗帜,人人以天下为己任,创造出一个群星灿烂的90年代!(本刊记者 刘晓宁)

 

 

 
责任编辑: 有光 来源: SRC-11577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