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强壮民族的脊梁而歌

  面对那么多慕名已久的前辈大师和同龄人作家,我想说说心里话。

  在改革开放的今天,文学还是否应该张扬英雄主义的旗帜?患“软骨病”的民族能在未来的全球竞争中获胜吗?

  勿庸讳言,文学是否还应该张扬英雄主义的旗帜?成了近些年来一个有争议的问题。有些作家已经丢掉了这面旗帜,并且认为自己如愤怒打碎神像的亚瑟一样,是一种可贵的觉醒。也有一些作家虽然没有丢掉这面旗帜,却常常陷入难以摆脱的困惑之中,总怀疑自己落伍于文学新潮。

  众所周知,在人们诅咒的“文化大革命”期间,各种高大全的所谓英雄形象,在文学艺术作品中比比皆是。英雄主义的旗帜几乎被改造成极左的旗帜。所以,当“文革”终于寿终正寝的时候,最具有反叛精神的作家们,纷纷转向写普通人,写真实的人生、写现实的社会。单就写人而言,作家们抛弃了概念化、脸谱化以及“三突出”等错误的创作主张,写出了人的复杂性和多重性。即便写到英雄模范等杰出人物,也更多者由于写他们平凡的一面。这一类作品的确应得了广大读者的喜爱,因为他们感到真实可信。稍后一段时间,作家们为满足读者越来越高的要求,开拓了一系列崭新的文学表现领域,同样获得了荣誉。对于作家们的辛勤探索与非凡贡献,任何人都没有否定的理由。

  问题在于,随着改革开放的深人,我们的社会一方面涌现出大批的新人新事,另一方面由于各种因素的影响也沉渣泛起,出现不少恶劣风气。而在这样一个新旧交替的历史性时刻,文学的阳刚之气和审美意识却愈来愈弱了。

  有位青年学者对我说,英雄主义是部落文明,非英雄主义是现代文明。我有些不解,现代文明就那么排斥英雄主义精神吗?在时代迅诱发展的今天,每个民族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哪个国家放弃了英雄主义精神的倡导呢?美国的“挑战者号”航天飞机爆炸,里根总统发表长篇演讲,高度赞誉牺牲的宇航员是“伟大的英雄”,不正是为了唤起英雄主义精神,继续迎接太空探险的挑战吗?美国、南斯拉夫等每年都在本国儿童中评选“小英雄”,不正是从小灌输一种英雄主义的精神吗?

  睁开眼睛看一看中国的现实吧,且不说许多人只想“吃”社会主义,却不愿为社会主义出力,只说姑娘在大街上受侮辱竟无人敢挺身相救,一个歹徒居然可以把全车人治得服服贴贴等等,面对这丑恶的现实,哪个有血性的中国人不在心里呼唤英雄主义呢?这种渴望心理哪个作家会陌生呢?

  在每一个有正义感的人身上,都有英雄主义的成份,而这些珍贵成份的集会,正是我们民族的脊梁。为强壮民族的脊梁而歌,是文学的光荣使命。

  21世纪离我们已经近在咫尺了。我们经常告诉孩子,21世纪如何如何美好,中国人会怎样怎样荣光,却很少告诉他们,中国步入21世纪将如何艰难,中国人应怎样做好吃苦的准备。这不能不说是我们教育的一个失误。
  也许恰恰从这个意义上,我在采访中发现了赖宁的典型价值所在,并为之激动不已。当然,那时候完全没想到,我写赖宁的作品会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

 


  赖宁是怎样一个少年呢?

  就性格而言,他活脱脱一个80年代的“张嘎子,但其内心世界的丰富,又远远超过“张嘎子”。自然,这种丰富是因时代的丰富而丰富。”
  他是一个出格的孩子。直到他的遗体火化后入葬的那个悲痛时刻,他妈妈还忙着管他赔了打碎的玻璃,并将买玻璃的发票焚烧于儿子的墓前。直到今天,他仍是一个有争议的学生。

  他崇拜古今中外的杰出人物,尤其佩服探险家。为了长大能成就一番事业,他从“自讨苦吃”,坚持探险三,四年之久,采集水晶石100多块。他爱大自然,爱大森林。当大兴安岭特大火灾消息传来,他奋笔疾书,怒斥官僚主义的罪过。他梦想着家乡山青水秀,并立志把家乡建成现代化的小城镇。他十分注意养成良好的素质。以“不成功不回头”勉励自己,由“小心眼”变成一个心胸宽广的人。

  在我看来,赖宁是吸吮自社会主义改革开放的新鲜乳汁长大的。其精神风貌是面向世界、面向未来,面向现代化的。他的事迹既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又较充分地保持了孩子的天趣与童贞。虽然,一个14岁的少年,还说不上民族的脊梁,但是,他追求的方向却正是强壮我们民族脊梁的。

  有些朋友对我下功夫写赖宁不理解,说:“你写你的少年报告文学不挺好嘛,赶这时髦做什么?”我只好苦笑一下,怎么解释呢?我总觉得,当代少年思维虽活跃,“骨头”却比较软,意志力弱。而我写赖宁正为了给孩子们加一点钙质,让他们长得结实一些,从而为强壮我们民族的脊梁打下坚实的基础。

  也许,我的想法天真了些。不过,作家有时候是需要一点天真的,这样才能发现美。所以,我对自己的天真并不后悔。

  张扬起英雄主义的旗帜,绝非轻车熟路的事情,而是需要全新意义上的重大突破。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强壮民族的脊梁。

  文学毕竟是文学。

  应该坚持英雄主义还是非英雄主义?既是一个理论问题,更是一个创作实践的问题。对作家来说,关键是拿出真正称得上文学的英雄主义的作品。

  不能狭义地理解英雄。认为只有作战勇敢或抢险救人的人物才是英雄,这无疑是片面的。实际上,在人类的奋斗史上,表现出超常智勇者,皆为英雄。譬如:中国第一个步行横穿南极的秦大河是英雄,一个普通的矿工长年在井下挖煤,为国家做出了突出贡献,他也是英雄。这各种各样的英雄都是民族的脊梁,都值得我们讴歌。写英雄人物或英雄群体,必须在真实性、历史性、丰富性诸方面下大气力。在这一点上,其要求之高是超过了写其它题材的。社会太复杂了,人生太丰富了,而我们写得太简单了,这往往正是写英雄人物失败的原因。

  伟大的艺术离不开伟大的思想,而伟大的思想只有与伟大的艺术水乳交融、珠联壁合,才会产生魅力无穷的作品。

  文学的发展史将进一步做出证明,正象爱情与和平是文学的永恒主题一样,英雄主义同样也是文学的永恒主题。

  我们将是跨世纪的一代作家。让我们有点出息,继承好前辈大师们的事业,共同为强壮中华民族的脊梁而歌!(中直代表 孙云晓)

 

 
责任编辑: 有光 来源: SRC-11577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