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我的真正摇篮

  每个人的童年都是无法改变的,它构成的人们各自独特的历史开端。而让其主人终生回味不尽。

  我是在山东青岛长大的,童年可以用三个字概括:穷、乱、乐。

  先说穷。虽说我生在新中国的怀抱里,可新中国是在清贫中建立的,无法与今日相比。我5岁那年,碰上了天灾人祸的困难时期。当时,我在父亲工厂的幼儿园里,由于吃不饱饭,常常爬到槐树上捋叶子吃--槐花早被人摘走了。记得那是棵碗口粗的大树,在幼儿园院子西侧斜斜地长着,所以我勉强能爬上去。也在这一年,年仅29岁的母亲患心脏病早逝了,撇下1岁的妹妹、5岁的我和9岁的哥哥。靠父亲几十元微薄的工资,这日子自然过得十分窘迫。第二年,继母来了,人极善良,从未打骂过孩子,使我渐渐淡忘了幼年丧母的痛苦,但清贫依旧。

  再说乱。我11岁上小学四年级,发生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教我语文的那位斑白头发的老教师,被一些青年人打得弯腰呻吟;而我如崇敬母亲一样崇敬的女班主任,也不知被发落到哪里去了。街上常常发生武斗,还打死过人。15岁的哥哥刚考入技校不久,便当上了红卫兵,并跑到北京见了毛主席,回来一心想革命造反。偏偏父亲念新中国好,坚决反对造反。于是,父子间常常争论不休。我听不明白,也不喜欢听这些。

  最后说一说乐。尽管当时是那么贫寒和混乱,但我的童年仍然乐趣无限。童年求乐欲望和本领是惊人的,它似乎可以超越严酷的现实。直到今天大家的生活已提高到往日做梦都梦不出来的水平,而多数城里孩子成了享乐大王。可是我敢说,我的童年比你们玩得开心!

  这话怎么说呢?关键的一条--我是自由自在的。

  我常常与小伙伴上山。选择雨后的日子,挎上小竹篮,钻进松树林。啊,一朵朵蘑菇,金黄肥嫩,诱人之极!这是我家的上等食品啊。采完了蘑菇,又在溪水边采足了草莓。再逮几只绿莹莹的大蝈蝈,便开始像壁虎那样,贴着一块块馒头状岩石,向浮山顶峰爬去。征服了顶峰,伙伴们豪气顿生。美美地野餐起来。每当我站在高高的山巅之上,都有一种生出翅膀的幻想,渴望像孙悟空那样腾云驾雾去远方。我也多次跟随大人去山里支网捕鸟、架鹰追兔和赤手捉蛇等等,激奋得热血奔涌。

  我常常与小伙伴下海。每逢大潮的夜晚,我们便步行十几里,到落潮的海滩上挖蛤蜊。归来后,把蛤蜊泡在盆里,让它们比赛喷水,吐净壳的沙土。鲜美的蛤蜊肉啊,到如今都是我最爱吃的海味!有时,我们还一手提着哧哧喷火的嘎斯灯,一手握紧锋利无比的钢叉,蹚着没膝的海水叉螃蟹和鱼。至于游泳,更是家常便饭。我不仅在海里游,还在大水井里游,甚至敢潜入井底摸一把泥上来显示本领。

  简而言之,我的童年被大自然深深地迷醉了!在那动荡不安的年代里,学校和家庭都顾不上管我,我反倒如孙悟空脱了紧箍咒。于是,我忘情投入大自然的怀抱,读遍青山,读遍大海,腹中装下多卷“无字之书”。这些浪漫的经历,对我今日的生活与创作产生了重大而神秘的影响。

  当然,当代的孩子已不可能也不应该完全像我那样去度过童年。但是,我执拗地认定,大自然是孩子成长的摇篮,而远离大自然必将导致悲剧的发生。我永远感激大自然!是大自然在动乱中保护了一个弱小孩子,并且使他富有情感和灵气,以至无论经受什么挫折,都那么热情而坚定地走向未来。(孙云晓) 

 
责任编辑: 有光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