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少年报告文学的震撼力

  近十几年来,中国儿童文学界有一个引人注目的现象,那就是少年报告文学的崛起。无论就艺术质量还是发展规模与速度,都是前所未有的。这是改革开放时代大潮所造就的文学奇观,而并非完全是作家们个人意志与灵感的产物。少年报告文学最有希望冲破那些人为的樊篱,因为它常常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神奇魅力。
  由此,一个关系到命运兴衰的重大问题提出来了:少年报告文学向何处去?在我看来,关键是提高少年报告文学的震撼力。我从四个方面来谈一下与震撼力有关的问题。

  一、震撼力是少年报告文学的艺术特征

  我不否认,艺术从来就是彼此吸收营养的,没有绝对单纯的艺术。报告文学本身就是新闻与文学的混血儿,所以,它才那么结实和漂亮。然而,杂交只是手段,培育出优良品种才是目的。优良品种则靠本身鲜明的优势,在大千世界中竞争生存。报告文学吸收了新闻、小说、诗歌、戏剧等多门艺术之长,但绝不等于自己就是新闻、小说、诗歌或戏剧。即使它本身被列为散文的门下,也是这门艺术很特殊的一类。优秀的报告文学可以是优秀的散文,而优秀的散文未必是优秀的报告文学。
  报告文学区别于其它文学样式的本质特征是非虚构性,而其最主要的艺术特征则是震撼力。世上现存的事物都是非虚构性的,即使虚构的文学艺术作品,一旦产生也变成了非虚构性的现实存在。显而易见,非虚构性的东西并非都可以写成报告文学,而只有那有震撼力的事实,才是报告文学的材料。
  从全世界的报告文学创作史来看,凡是优秀的能传下来的作品,大都具有以下三个特点:其一,在除旧布新中显示出冲锋陷阵的斗士风骨;其二,因其真实而具有震撼人心的艺术力量;其三,锐气是报告文学的生命之气。例如,高尔基的《一月九日》、约翰。里德的《震撼世界的十天》、基希的《秘密的中国》、伏契克的《绞刑架下的报告》、斯诺的《西行漫记》、夏衍的《包身工》以及徐迟的《哥德巴赫猜想》等等,无不证明了这一点。概括起来讲,就是充分显示了报告文学所特有的震撼力。如果我们再进一步分析则发现,形成报告文学文学震撼力的,是三大支点的融合,即真实性、思想性和艺术性完美的融合。

  二、震撼力是少年读者的自然需求

  10年创作的实践使我切实感到,中学生题材是少年报告文学最主要的领域。固然,小学生也喜欢报告文学,但常常是当故事来欣赏的。中学生则不然,他们对虚构文学与非虚构文学的界线极其敏感,而其生活也具有格外浓重的的报告文学色彩。我的报告文学集《16岁的思索》出版后,收到3000多封读者来信,其中99%是中学生。
  中学生们已经步入了身心激荡的青春期。青春期意味着什么呢?她是人生中最关键的时期,也是人生中最脆弱、最孤寂无助的时期。她的特点是准备为今后一生奠基立向,而其总体目标是在真正意义上获得人生第二次诞生。换句话说,青春期是一个多风暴地带,是一个充满惊涛骇浪的海洋。
  在这样一个时期,他们需要慰藉需要宽容,但更需要震撼力。因为他们常常处于人生的十字路口,常常面对一些相当严肃的问题,常常让失败折磨得死去活来。所以,他们渴望受到震撼,受到鼓舞,受到深刻的启迪,这也许是对他们真正的帮助。与小学生明显不同,中学生喜欢争论问题,思辨色彩大大加重了。因此,有震撼力的报告文学,往往可以成为他们争论的话题乃至论据。这是小说,童话等其它文学样式无法比及的。孟晓云的中篇报告文学《多思的年华》,在当时的中学生里引起巨大轰动,由此可见一斑。
  也是从这个意义上说,少年报告文学虽属于儿童文学的一个门类,却不宜称作儿童报告文学,而称之少年报告文学较为恰当。


  三、追求震撼力的途径与方法

  说锐气是报告文学的生命之气。这锐气指什么呢?我认为,锐气就是思想对生活的穿透力,由表及里达到对其规律的把握,从而提出深刻触及事物本质的问题。只有具备了这一点,才可能谈及追求震撼力。
  譬如,我们在对当代中学生的把握方面,是否那么恰当了呢?在1991年1月的《少男少女》杂志“作家专线电话”栏中,我发表了一篇让许多中学生坐不住的文章,题为《扬起呼啸的鞭子》。其实,我不过是把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了。我写道:“作家艺术家们对当代中学生的爱,岂止是毛毛雨?比作“爱的瀑布”也不过分。而今,我在反思:这种‘爱的瀑布’是否把少男少女们冲昏了头?作家和艺术家们的头脑本身是否有欠清醒的方面?”我列举了中学生里一争名夺利、弄虚作假以至招摇撞骗的事实,写道:“春天既是百花盛开的季节,也是虫蝇繁衍的良机。人们只好既当护花神,又当灭蝇手。然而,在少男少女文学领域里,却找不到个‘灭蝇手’。莫非,这是一片净土?”
  在中篇报告文学《一个少女和三千封来信》中,我写道:“任何最高尚的感情,任何最卑鄙的行为习惯,都是从少年时代开始培养起来的。我们怎么能容忍,让以残害同类为快乐的兽性,在潜移默化中注入年轻一代的心灵?我们怎么能无动于衷,把对美好情感的肆意践踏,看得如损折一根毫毛那样轻?”
  当然,倡导少年报告文学的震撼力,并非只限于抨击假、丑、恶、也完全可以歌颂真、美、善。例如,老作家李楚城的《生活的斗士》,写残疾孩子马隽与罕见病魔搏斗的故事,照样写出了震撼力。
  追求震撼力,重在选择与众不同而又一针见血的视角,然后不惜牛刀宰鸡,穷追不舍。在选择上自然要讲究一些。我想,可以特别注重三方面:第一是人的内心世界;第二是典型事件;第三是及时抓住新趋势。在这方面,已有一些较为成功的作品,如刘小玲的《走向冰川》、庄大伟的《钱魔,在诱惑……》和《出路》,孟晓云的《春城一场暴风雪》。苏联长篇儿童小说《丑八怪》(改编成电影名为《稻草人》),可以视为儿童文学作品震撼力较强的典范之作,也可以看到少年文学的发展方向。

  四、追求震撼力所需要的条件

  伟大的作品离不开伟大的思想。试想,一部认识错误百出或是见解水平低下的作品,怎么可能会是一部杰作呢?由此,提出了作家学者化的要求。
  随着科学的发展,对人的认识越来越全面而准确。比如,青春期出现的许多反常现象,过去大都被认为是道德问题、是非问题,因而造成大量的冤案。现在,根据国内外心理学家的研究成果表明,青春期的问题主要是心理障碍,也就是说是心理卫生问题,而这类问题的解决应靠心理治疗。若只是简单地批评教育,则可能使问题复杂化,形成恶性循环。实际上,人所以在接受道德观念时发生困难,原因往往在于缺乏心理健康这个最重要的基础。而要达到心理健康、作家们至少应掌握法学、心理学、教育学和社会学等方面的知识,才有可能使你的艺术表现力达到极致。(孙云晓)

 

 
责任编辑: 有光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