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权益状况比较研究报告(2009)

 

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权益状况比较研究报告
 

 

 

未成年人是世界的未来,未成年人权益保护始终是世界各国关注的焦点。为在国际视野下认识本国高中生的权益状况,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日本青少年研究所、韩国青少年开发院及美国Idea Resource Systems公司于2008年9月-10月联合实施了“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权益状况比较研究”。本次调查的对象为普通高中和中等职业学校1—3年级的在校生。

中国的被试取自北京、黑龙江、陕西、湖北、浙江等五省(市)的20所中学,共有1506名高中生接受了问卷调查,其中男生占43.2%、女生占56.8%。日本调查了青森县、広岛县、冈山县、石川县、静冈县、东京都、兵库县、栃木县、神奈川县、滋贺县等十个县的1210名高中生,男生、女生分别占50.0%、50.0%;韩国调查了首玺、京畿道、忠清道、全罗道、庆尚道、江原道的1143名高中生,男生、女生分别占49.2%、50.8%;美国调查了北卡罗莱纳州、纽约州、奥克拉荷马州、田纳西州、奥勒冈州、印地安那州、爱达荷州、密苏里州、伊利诺伊州、新墨西哥州、明尼苏达州的1003名高中生,男生、女生分别占50.2%、49.8%。

在年级分布上,中国高一、高二和高三的被试分别为34.4%、34.8%、30.8%;日本高一、高二和高三的被试分别为43.7%、37.5%、18.8%;韩国高一、高二和高三的被试分别为36.6%、48.2%、15.2%;美国高一、高二和高三的被试分别为38.5%、37.0%、24.5%。

在学校类型上,中国普通高中的被试占50.9%,职业中学的被试占49.1%;日本普通高中和职业高中的被试分别占91.7%、8.3%;韩国普通高中和职业高中的被试分别占71.4%、28.6%;美国被试均为普通高中学生。

在学校性质上,中国来自公立高中和私立高中的被试分别占69.6%和30.4%;日本公立高中和私立高中的被试分别占71.9%和28.1%;韩国的被试全部来自公立高中;美国公立高中和私立高中的被试分别占94.7%和5.3%。

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确立了世界各地所有儿童时时刻刻应享有的基本人权:生存权、发展权、受保护权、参与权;《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也明确规定中国未成年人享有生存权、发展权、受保护权、参与权等权利。本报告将从这四个方面比较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的权益状况,并就如何促进中国未成年人权益的进一步实现提出建议。

本次调查发现,中国高中生最具健康观念,但健康行为尚与观念存在一定差距;美国高中生最关注自己的健康状况;日本高中生早餐习惯最好;各国均有超过三成的高中生认为应为学习减少睡眠,部分高中生睡眠习惯不佳,中美高中生早起现象、日韩高中生晚睡现象明显;各国均有三成以上高中生未能定期体检,韩国高中生体检情况最差。从体检方式上看,中日高中生学校组织定期体检最多,美国高中生个人定期体检最多。

各国高中生发展权的实现普遍存在着偏重智力发展,忽视身体、心理发展的情况,学习太紧张是四国高中生最大的烦恼,中国普通高中学生学习时间最长,日本高中生感觉学习负担最重,美国高中生感觉学习负担最轻;四国大多数高中生都曾有过不想上学的想法;韩国高中生最想出国读高中。韩国学生自由支配时间最少,感觉自由时间最不够;休息日,中国高中生大多用来学习、休息或上网,美国高中生和朋友一起玩最多,日本高中生体育锻炼最多,而韩国高中生看电视最多;各国高中生休息日最想做的事都是和朋友一起玩。中美高中生比日韩高中生更自信、更能坚持个性;中国高中生对未来最有信心,更愿意积极采取行动改变现状。

中国高中生最尊敬父母,觉得父母关心自己最多,但父母对学习成绩最为关心;他们与父母聊天最少,认为父母表扬激励少、批评也少;日本高中生最不尊敬父母,觉得父母关心自己最少,认为父母表扬激励不多,批评也少,但他们与父母聊天最多;美国父母对孩子监控最多,认为父母老干涉自己的美国高中生最多,但能决定自己的升学和前途的美国高中生也最多;四国高中生倾诉烦恼的首选对象均是同性朋友。

中国高中生因性别、长相遭受不公平对待最少,但因成绩不好受到不公平对待最多;中、美高中生对校园周边安全状况的评价较高;中国高中生对不良行为的态度最严格;家庭伤害事故时有发生,遭受父母冷落讽刺或打骂的中国高中生超过三成。韩国高中生遭受不公平对待现象最严重,认为校园周边最不安全。美国高中生在学校受到伤害的现象最为严重,多种不良行为的发生率最高。

中国父母最尊重孩子对日常生活事项的意见,中国高中生参与学校生活的意愿最强烈,参与社会、政治事务的态度最积极,对国家保障青少年参与权的评价最高;美国父母最尊重孩子在个人发展事项上的意见,美国高中生参与学校生活的意愿也很强烈,他们对自身参与社会、政治事务的效果最为乐观;日本高中生对自身参与社会、政治事务的效果最不乐观。

四国高中生对未成年人相关保护法律的主要内容均了解不够,尤以韩国最差,近七成高中生表示不了解相关保护法律的主要内容。从整体上讲,中美高中生对自身权益实现状况的满意度最高,但依然有进一步拓展的空间。

 

一、高中生的生存权

 

生存权是未成年人权益实现的前提。未成年人享有生命权、健康权和获得基本生活保障的权利,具体包括享有生命权、医疗保健权、国籍权、姓名权和获得足够食物、拥有一定住所以及获得其他基本生活保障的权利。在本次调查中,我们主要关注与未成年人健康相关的一些基本权利。

1.健康态度和行为存在东西方差异,中、日、韩高中生较美国高中生更赞同“生活中身体健康最重要”,但平时不如美国高中生关注自己的健康状况。

调查发现,绝大多数高中生都认为“生活中身体健康最重要”。其中中国高中生的认可程度最高,“非常赞同”和“基本赞同”这一观点的高达99.1%;日本和韩国也各有95.9%和90.9%的高中生赞同这一观点,美国高中生的认可程度最低,但赞同者也达到了87.1%。

我们对四国高中生在实际生活中关注自己健康状况的情况进行调查,发现大多数高中生在平时都关注自己的健康状况,但也还有部分高中生不太关注。其中29.5%的韩国高中生、26.0%的日本高中生和17.4%的中国高中生平时不太注意或完全不注意自己的健康状况,美国高中生不注意自己健康的最少,仅为5.6%。

对比上面的两个调查数据,发现美国高中生的健康行为比健康态度要积极,这和其他三国正好相反。中、日、韩三国高中生的健康行为都相对健康态度消极。

2.中国高中生健康饮食观念最佳,日本高中生早餐习惯最好。

饮食和营养是健康的起点。调查显示,大多数高中生具有健康的饮食观念,非常赞同或者基本赞同“饮食不能仅凭喜好,还要考虑营养均衡”的中日韩美高中生的比例分别为96.8%、93.9%、85.7%和82.0%,相比较而言,中国高中生健康饮食观念最好,美国高中生最差。

在饮食行为方面,我们对四国高中生的早餐情况进行了调查。从调查结果中看到,日本高中生的早餐习惯最好,82.4%的日本高中生每天吃早餐,9.6%的经常吃早餐,只有8.1%经常不吃或基本不吃早餐。中国高中生的早餐习惯尚可,有15.4%的高中生经常不吃或基本不吃早餐。韩国和美国高中生的早餐习惯则较差,37.5%的韩国高中生和49.0%的美国高中生基本不吃或经常不吃早餐。高中生不吃早餐主要有三个原因,约四成是因为“上课时间太早,没有时间吃”,约三成是因为“早上不想吃饭”,也有约一成学生是因为“家里没有做早饭”而不吃。

调查显示,在四个国家中都有一定数量的高中生因为“经常不能好好吃饭”而感觉烦恼,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的比例分别为14.4%、5.8%、13.8%和21.2%。

3.中、日、美各有三成多、韩国有近半数高中生认为“为了学习减少睡眠时间是值得的”;中美高中生早起现象较多,日韩高中生晚睡现象较多。

充足的睡眠是健康的基础。高中生紧张的学习常常会导致睡眠时间的减少,从而对健康不利。在本次调查中,我们特意考察了高中生对学习和睡眠关系的认识,对于“为了学习减少睡眠时间是值得的”这一观点表示反对的日本高中生最多,达70.6%,中国和美国各有67.9%和64.7%的高中生表示反对,韩国也有一半以上(55.0%)的高中生表示反对。可见,虽然多数学生重视睡眠和健康,但当与学习相冲突时,仍有三成多中日美高中生和近半数韩国高中生未将健康放在第一位。

对四国高中生平时(不包括周末和节假日)起床时间和睡眠时间的调查结果显示,中美高中生早起现象明显,日韩高中生晚睡现象明显。87.1%的中国高中生和78.3%的美国高中生在六点半之前起床,其中41.9%的中国高中生和61.5%的美国高中生六点前起床。而日、韩高中生在六点半之前起床的比例分别为62.4%和41.6%,六点之前起床的分别为32.4%和15.3%。晚上12点之后睡觉的高中生,韩国最多,达50.7%,日本也有38.0%;而美国和中国则相对要少很多,分别为8.8%和5.5%。睡眠习惯不好可能会损害高中生的健康,也会对学习造成不良影响,各国均需注意向高中生普及健康睡眠观念,帮助高中生养成健康睡眠习惯。

4.中日高中生学校定期组织体检最多,美国高中生个人定期体检最多,韩国高中生从未体检的最多。

定期进行体检是保障未成年人健康的重要措施。本次调查发现(见表1),高中生的体检执行情况还存在一些问题,还有一定比例的高中生还从未参加过体检,以韩国最多,高达28.1%,日本次之(14.6%),中国(4.7%)和美国(3.5%)较少。另外,还有三成左右的高中生体检不定期,体检执行情况不理想。定期体检的高中生,中国有69.6%,美国有59.8%,日本有70.6%;韩国情况较差,仅有32.3%的高中生定期体检。中日两国高中生的体检主要是由学校定期组织,而美国更多为个人行为。另外,还存在一定比例的高中生自己定期去做体检,虽然比率很小,但是可以看到高中生对于自身健康权的重视。

 

表1 各国高中生体检状况(%)

 

中国

日本

韩国

美国

父母定期带我体检

4.0

1.4

2.8

51.3

学校定期组织体检

63.3

68.0

26.6

2.2

自己定期做体检

2.3

1.2

2.9

6.3

不定期体检

25.7

14.8

39.5

36.6

从未体检

4.7

14.6

28.1

3.5

 

二、高中生的发展权

 

发展权是未成年人权益的核心内容。未成年人享有充分发展其全部体能和智能的权利。包括未成年人有权接受正规和非正规的教育,有权享有促进其身体、心理、精神、道德等全面发展的生活条件。

1.学习太紧张是四国高中生最大的烦恼,中国普通高中学生学习时间最长,日本高中生感觉学习负担最重,美国高中生感觉学习负担最轻;四国大多数高中生曾有过不想上学的想法;韩国高中生最想出国读高中。

未成年人的发展包括身体、智力、道德、情感、社会性等多方面的发展,本次调查发现,各国高中生发展权的实现普遍存在不平衡的现象。在本次调查中,我们通过考察高中生日常生活中感觉烦恼的事主要来自哪些方面,来看他们对自身发展权实现状况的综合评价。由表2可知,各国高中生的前五大烦恼主要涉及学习、休闲、锻炼、交友、消费、外貌等方面。其中学习太紧张是四国高中生最大的烦恼;休闲生活太单调是中美高中生的第二大烦恼,而日韩高中生的第二大烦恼则是长得不够好看;中美高中生的第三大烦恼分别为:没有时间锻炼身体和没有时间交朋友,而日韩高中生的第三大烦恼都是没有钱花。以上数据表明,各国高中生发展权的实现普遍存在着偏重智力发展,忽视身体、心理发展的情况,紧张的学习剥夺了高中生从事体育锻炼以及休闲、娱乐、交友的机会。此外,日韩学生对外貌和金钱的关注高于中美学生,由此可以看出各国社会文化的差异对学生发展的不同影响。

 

表2 各国高中生常常感觉烦恼的事前五位排名(多选题,%)

中国

日本

韩国

美国

学习太紧张(57.1

学习太紧张(68.5

学习太紧张(85.0

学习太紧张(54.8

休闲生活太单调

54.3

长得不够好看

37.5

长得不够好看

44.1

休闲生活太单调

39.2

没有时间锻炼身体(30.8)

没有钱花(23.5

没有钱花(39.7

没有时间交朋友

37.0

经常感到孤独

30.1

没有时间交朋友

18.4

没有时间锻炼身体(36.9)

没有时间锻炼身体(28.6)

没有钱花(23.1

经常感到孤独

17.9

休闲生活太单调

36.4

经常感到孤独

22.5

 

在四国高中生中,中国高中生每天在校学习、在家学习时间、在课外补习班或跟家教的学习时间都是最长的,且普通高中学生的学习时间长于职业高中学生。调查发现,78.3%的中国普通高中学生(33.6%职业高中学生)平时(不包括周末和节假日)每天在校学习时间在8小时以上,韩国也有57.2%的普通高中学生(10.1%职业高中学生)在校学习时间在8小时以上,而在日本和美国几乎不存在这样的情况。56.7%的中国普通高中学生(41.0%职业高中学生)在家学习时间在2小时以上,而美国、日本、韩国普通高中学生在家学习时间超过2小时的分别为24.7%、20.5%、15.4%(日本、韩国职业高中学生分别为7.1%、8.5%)。韩国普通高中学生参加课外补习班或跟家教学习的比例最高,达51.8%,其次是中国普通高中学生(43.3%),再其次是日本高中生(25.6%)和美国高中生(13.1%);在课外补习班或跟家教学习时间在2小时以上的高中生,依次为中国26.0%,韩国20.6%、日本5.8%、美国2.2%。

各国高中生普遍感受到一定的学习负担,普通高中学生比职业高中学生学习负担要重。调查发现,四国均有接近或超过六成普通高中学生感觉学习负担重,尤以日本最甚,感觉学习负担重的比例高达79.2%,其次为韩国和中国,分别为67.1%和66.7%,美国最少,但也达到59.0%。四国职业高中学生中,也以日本学生学习负担最重,感觉学习负担重的比例达57.0%,其次为韩国,达45.7%,28.3%中国职业高中学生觉得学习负担重。可以看到,学习负担重是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尤其是普通高中学生的普遍感受。虽然适度的学习负担是学生发展进步的推动力,但过重的学习负担也将挤压他们的闲暇生活,限制他们的发展空间,甚至对他们的身体和心灵造成伤害。因此如何取得适度学习负担与学生全面发展的平衡,是切实保障高中生的合法权益得到实现必须重视的问题。

在各国高中生中,厌学学生均占有一定比例。调查发现,96.5%的美国高中生、92.6%的韩国高中生、89.6%的日本高中生和84.6%的中国高中生有过“不想上学的想法”。经常有这种想法的学生以美国高中生最多,达27.9%;韩国和日本分别有25.9%和20.7%,中国高中生为10.1%。高中生不想上学的原因主要来自学校和自身两大方面,由表3可知,中国高中生之所以不想上学主要出于对学校纪律约束的反抗和对学校课程的不满,也有自身成绩不好、学习兴趣不足以及身体不适等原因。与其他三国高中生相比,中国高中生更渴望学校给予一定的自主空间,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学校教育约束性过强、不尊重学生个性、不鼓励学生参与的现实情况。

 

表3 各国高中生不想上学的原因(多选题,%)

中国

日本

韩国

美国

学校太束缚人,不自由(44.0)

早上起不来(58.9

早上起不来(69.9

学校的课没意思

60.3

学校的课没意思

39.1

不爱学习(46.2

学校的课没意思

60.4

早上起不来(53.7

成绩不好(38.2

身体疲乏、不适

42.5

不爱学习(57.5

身体疲乏、不适

53.1

不爱学习(33.2

学校的课没意思

39.9

学校太束缚人,不自由(38.6)

不爱学习(37.3

身体疲乏、不适

31.4

成绩不好(22.3

身体疲乏、不适

37.2

学校太束缚人,不自由(18.6)

 

半数以上中美韩高中生和约四成日本高中生有出国读高中的意愿。在调查中,65.8%的韩国高中生表示如果有可能,会选择到国外读完高中,其次为中国高中生,也达到61.8%,美国高中生排在第三位,占56.8%。相比较而言,日本高中生出国读高中的意愿较低,仅占40.9%。各国高中生之所以选择到国外留学,主要有四个方面的原因,一是学习当地语言(中韩学生均将此视为首要原因,比例分别为73.9%和55.7%);二是了解当地文化(美日学生将此视为首要原因,比例分别为77.5%和76.2%);三是出于对国内教育环境不满,认为国外教育环境更好;四是认为有留学背景,更好找工作。此外,也有四成左右中国(37.6%)和韩国(41.7)高中生由于国内升学压力大而更愿意选择到国外读高中(见表4)。可以看出,高中生选择出国读高中的动机大多数是理性的,他们愿意学习了解不同的语言、文化,想要获取更优质的教育资源,表现出积极主动的发展意愿。当然其中也存在一些功利性的因素,比如为了获取就业资本以及逃避国内升学压力等,这也是国内社会就业上“重学历”和“留学背景”,以及升学考试竞争激励这一社会现实的反映。需要注意的是,绝大多数高中生仍然是未成年人,他们的身心尚未完全成熟,社会化程度偏低,他们出国留学将面临比成年人更多的社会适应问题和价值观念的冲突,因此未成年人出国留学应慎行。

 

表4 各国高中生想到国外读高中的原因(多选题,%)

中国

日本

韩国

美国

可以更好地学习语言(73.9)

了解不同的文化

76.2

可以更好地学习语言(55.7)

了解不同的文化

77.5

了解不同的文化

71.4

可以更好地学习语言(53.3)

国外教育环境好

53.9

可以更好地学习语言(61.3)

国外教育环境好

58.7

有留学背景,更好找工作(18.9)

了解不同的文化

51.9

有留学背景,更好找工作(42.6)

有留学背景,更好找工作(45.8)

国外教育环境好

8.0

有留学背景,更好找工作(51.5)

国外教育环境好

18.5

国内升学压力大

37.6

不知道为什么

6.6

国内升学压力大

41.7

不知道为什么

10.3

2. 韩国学生自由支配时间最少,感觉自由时间最不够;休息日,中国高中生多学习、休息或上网,美国高中生和朋友一起玩最多,日本高中生体育锻炼最多,而韩国高中生看电视最多;各国高中生休息日最想做的事都是和朋友一起玩。

闲暇活动对高中生的发展至关重要。自由支配时间为他们提供从事闲暇活动的机会,从而促进他们的全面发展。各国都有相当一部分高中生、尤其是普通高中学生觉得平时(不包括周末和节假日)自由时间不够,其中,韩国学生自由支配时间最少,感觉自由时间最不够。57.0%的韩国普通高中学生(36.8%的职业高中学生)、53.5%的中国普通高中学生(24.0%的职业高中学生)、49.1%的日本普通高中学生(56.0%的职业高中学生)和41.4%的美国普通高中学生觉得平时自由时间不够。从各国高中生拥有的自由支配时间量来看,以美国高中生最多,86.5%的美国高中生自由支配时间在1小时以上;其次为日本高中生,84.6%的普通高中学生和89.0%的职业高中学生自由支配时间在1小时以上;第三为中国高中生,72.1%的普通高中学生和92.1%的职业高中学生自由支配时间在1小时以上;韩国高中生自由支配时间最少,68.8%的普通高中学生和89.3%的职业高中学生自由支配时间在1小时以上。

在休息日,各国学生利用时间的方式有差异。中国高中生做得最多的三件事是:学习(29.8%)、在家休息(14.6%)、上网(14.1%);美国高中生做得最多的三件事是:和朋友一起玩(21.3%)、看电视(10.8%)、看电影、听音乐会等(9.2%);日本高中生做得最多的三件事是:体育锻炼(20.8%)、学习(16.1%)、在家休息(14.8%);韩国高中生做得最多的三件事是:看电视(23.1%)、和朋友一起玩(18.3%)、上网(14.3%)。可以看出,中国高中生休息日所做的仍然是与他们的教育有关的事情,日本高中生闲暇时参加体育锻炼最多,美国高中生的闲暇生活则多为满足兴趣或为纯粹观赏的活动,最少功利性。高中生如何利用课余时间受到许多现实因素的影响,中国高中生由于面临激烈的升学竞争,为增加升学机会,他们必须利用有限的闲暇时间来提高自己的升学竞争力。

如果仅由兴趣出发,各国高中生休息日最想做的事都是和朋友一起玩。其中,中国最想做的三件事是:和朋友一起玩(19.4%)、上网(16.8%)、在家休息(12.2%%);美国高中生最想做的三件事是:和朋友一起玩(25.8%)、看电影、听音乐会等(20.5%)、逛街(8.6%);日本高中生最想做的三件事:和朋友一起玩(35.7%)、在家休息(13.5%)、看电影、听音乐会等(9.8%);韩国高中生最想做的三件事:和朋友一起玩(21.6%)、看电影、听音乐会等(16.8%)、玩游戏(11.3%)。从数据可见,即使可以自由选择,中国高中生从事体育运动或观赏娱乐的活动意愿仍然比较缺乏,这一方面是由于社会为其提供的参与机会不足,另一方面也可看出信息技术的发展对高中生的闲暇方式产生了较大影响,休息日他们更愿意把空闲时间用于上网而不是从事传统的娱乐或运动。

3.中美高中生比日韩高中生更自信、更能坚持个性;中国高中生对未来最有信心,更愿意积极采取行动改变现状。

高中生阶段是自我意识和价值观逐步趋于成熟的阶段,高中生对自我、社会、人生问题的看法,影响着他们实际发展的各个方面。调查数据显示,中美高中生比日韩高中生更自信,85.6%的中国高中生和92.2%的美国高中生认为“自己的能力并不比别人差”,持此观念的日韩高中生分别为52.9%和69.2%;只有12.7%的中国高中生和22.2%的美国高中生“觉得自己什么都不行”,持此观念的日韩高中生分别为66.3%和45.5%。中美高中生也比日韩高中生更能坚持自己的个性,有54.4%的中国高中生和48.2%的美国高中生表示“容易受周围人的影响”,低于日本(68.8%)和韩国(69.9%)。

中美高中生比日韩高中生对未来更有信心,调查中,41.3%的中国高中生和37.8%的美国高中生表示不会对自己的未来感到不安,高于日本(21.8%)和韩国(20.1%)。此外,与其他三国学生相比,中国高中生对未来的态度更积极,更愿意积极采取行动改变现状,数据显示,40.4%的中国高中生认为“比起改变现状,还是接受现状更好”,而持此态度的美日韩高中生分别占51.5%、55.6%、44.8%;仅有16.7%的中国高中生认为“只要现在过得快乐就行,将来的事不去考虑”,而持此态度的美日韩高中生分别占72.4%、59.1%、58.2%。然而,中国高中生虽然生活态度积极,但这种时刻为未来做准备、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心态也使他们现在过得可能并不快乐,调查中,仅有5.9%的中国高中生表示“没有什么烦恼的事”,而在美国、日本和韩国高中生中这一比例分别达到22.5%、16.2%和18.6%。

总的来说,以上数据反映出,中国高中生无论对自我还是生活都持有更为积极的态度。近年来中国经济和社会的快速持续发展,为高中生的未来发展提供了更为广阔的空间,这使得这一代青少年充满自信、乐观向上,呈现出良好的精神风貌。

4.中国高中生最尊敬、顺从父母,觉得父母关心自己最多,但父母对学习成绩最为关心;日本高中生最不尊敬、不顺从父母,觉得父母关心自己最少,但他们与父母聊天最多;认为父母老干涉自己的美国高中生最多,但自己决定升学和前途的美国高中生也最多;四国高中生倾诉烦恼的首选对象均是同性朋友。

和谐的家庭环境是高中生发展权实现的重要保证。良好的亲子关系、积极的亲子沟通、恰当的教养方式以及父母对孩子的适度监控和对孩子自主性的鼓励是构成和谐家庭环境的重要要素。调查显示,中国高中生最尊敬父母,顺从父母意见,最少和父母作对,而日本高中生最不尊敬父母,最少顺从父母意见,更常和父母作对。调查中,97.2%的中国高中生、92.7%的美国高中生、85.0%的韩国高中生表示“尊敬父母”,只有71.5%的日本高中生表示“尊敬父母”;80.2%的中国高中生、83.2%的美国高中生、80.5%的韩国高中生表示“顺从父母的意见”,只有69.8%的日本高中生表示“顺从父母的意见”;10.0%的中国高中生、34.3%的美国高中生、41.9%的韩国高中生“常和父母作对”,但有50.5%的日本高中生“常和父母作对”。想离家出走的韩国高中生最多,中国高中生最少。48.3%的韩国高中生、42.4%的日本高中生、34.1%的美国高中生“想过离家出走”,中国高中生“想过离家出走”的有24.7%。

觉得父母关心自己的中国高中生最多,日本高中生最少。94.0%的中国高中生、93.9%的美国高中生、91.7%的韩国高中生觉得“父母关心我”,而只有88.4%的日本高中生觉得“父母关心我”。觉得“父母对我的学习成绩很关心”的中国高中生最多,日本高中生最少。86.8%的中国高中生、81.2%的美国高中生、82.8%的韩国高中生觉得“父母对我的学习成绩很关心”,而只有59.1%的日本高中生觉得“父母对我的学习成绩很关心”。父母应当关注未成年人的全面发展,但由于传统教育文化和观念的影响,中国社会长期以来存在着重智力轻德育、重知识轻健康、重学历轻能力的社会倾向,这种社会观念左右着家长的认识,进而影响着未成年人发展权的全面实现。调查中,82.1%的中国高中生表示父母平时最关心自己的学习成绩,位居父母最关心之首,不仅高于对孩子身体健康(79.1%)的关注,更远远高于对孩子生活习惯(49.8%)、交友情况(44.5)和情绪变化(31.9%)的关注。中国父母普遍对孩子抱有较高的学历期望,不仅超出高中生对自己的预期,也与现实可能性严重脱节,调查数据显示,33.8%的中国高中生父母希望孩子具有研究生学历,50.7%希望孩子将来具有本科学历,12.6%希望孩子将来具有大专学历,仅有2.9%希望孩子将来具有高中(含中专、技校、职中)学历。而相应地,31.1%的中国高中生觉得自己有研究生学历才可以,46.9%觉得有本科学历就可以了,16.6%觉得有大专学历就可以了,5.4%觉得有高中(含中专、技校、职中)学历就可以。

家庭中的亲子沟通深刻地影响着未成年人的发展,良好的亲子沟通与学生的社会适应、心理健康、同伴关系及学业成就都有积极的联系。调查发现,日本高中生最经常和父母聊天,而中国高中生最少和父母聊天。调查中,82.0%的日本高中生、73.8%的美国高中生、70.1%的韩国高中生表示“经常和父母聊天”,但只有54.8%的中国高中生“经常和父母聊天”。相比较而言,更多的中国高中生觉得烦恼无处可诉。调查数据显示,烦恼的时候,21.0%的中国高中生无人倾诉,在四国中所占比例最高,韩国和日本高中生分别有19.4%和17.2%觉得烦恼无人可倾诉,而美国高中生只有8.4%有此感受。调查还发现,四国高中生倾诉烦恼的首选对象均是同性朋友(中国79.9%、美国69.3%、日本85.1%、韩国82.2%);在倾诉烦恼的第二和第三对象上,中国高中生和其他三国高中生不同,相比较而言,中国高中生更愿意向异性朋友(36.2%)倾诉烦恼而不是母亲(32.7%),而日韩美高中生则更愿意向母亲而不是异性朋友倾诉烦恼。排在第四位的均是兄弟姐妹,各国不存在差异。而在第五倾诉对象上,中国高中生与其他三国高中生又有不同,中国高中生更愿意向网友(19.4%)而不是父亲(15.8%)倾诉烦恼,而其他各国高中生均将父亲列为第五倾诉对象(见表5)。综合这些数据可以发现,尽管在各国高中生中,母亲都不是倾诉烦恼的首选对象,父亲更位居朋友、母亲和兄弟姐妹之后,但是相比较而言,中国高中生更不愿意向母亲和父亲倾诉烦恼。中国高中生跟父母沟通少,这跟我们的文化有很大关联,中国人更为含蓄,不鼓励个人表达意见,无论父母还是孩子,都不习惯于相互公开表达内心感受和想法,因此给亲子沟通造成障碍。

 

表5 各国高中生倾诉烦恼的对象(多选题,%)

中国

日本

韩国

美国

同性朋友(79.9

同性朋友(85.1

同性朋友(82.2

同性朋友(69.3

异性朋友(36.2

母亲(46.3

母亲(50.2

母亲(61.5

母亲(32.7

异性朋友(30.7

异性朋友(31.4

异性朋友(58.0

兄弟姐妹(23.2

兄弟姐妹(16.5

兄弟姐妹(28.7

兄弟姐妹(41.2

网友(19.4

父亲(15.9

父亲(24.5

父亲(37.9

 

表扬和批评是家庭中最常采用的教育手段。调查发现,美、韩高中生认为父母表扬激励多、批评也多,中、日高中生认为表扬激励少、批评也少。77.6%的美国高中生、71.1%的韩国高中生认为“父母常表扬或激励我”,而只有52.0%的中国高中生、55.5%的日本高中生认为“父母常表扬或激励我”。38.2%的中国高中生、36.8%的日本高中生认为“父母常批评我”,40.0%的美国高中生、52.1%的韩国高中生认为“父母常批评我”。

父母对孩子行为的监控是塑造孩子行为的一种指导性教养行为,恰当的父母监控能有效避免、减少孩子问题行为的发生,并能促使孩子有更好的学校表现和学习成绩。调查发现,美国父母对孩子监控最多。调查中,81.1%的美国高中生表示“父母知道我的好朋友的情况”,66.5%表示“父母了解我在学校的生活”,78.6%表示“父母知道我对什么感兴趣”,80.2%表示“父母了解我回家之后干些什么”。而相应地,只有63.9%的中国高中生表示“父母知道我的好朋友的情况”,59.3%%表示“父母了解我在学校的生活”,57.5%%表示“父母知道我对什么感兴趣”,76.0%%表示“父母了解我回家之后干些什么”。也就是说,有约四成中国父母不了解孩子的在校生活,不知道孩子对什么感兴趣,有约三成不了解孩子放学回家后干些什么,不知道孩子好朋友的情况。

父母对子女自主性的支持与鼓励是孩子个性品质形成和发展的重要途径。调查发现,觉得父母老干涉自己的美国高中生最多,中国高中生最少,但事实上,“能决定自己的升学和前途”的美国学生最多,中国学生最少。65.3%的美国高中生、62.4%的韩国高中生、58.2%的日本高中生觉得“父母老干涉我”,只有39.1%的中国高中生觉得“父母老干涉我”。54.7%的美国高中生、51.1%的韩国高中生、觉得“父母干涉我如何安排课余时间”,只有35.8%的日本高中生、39.8%的中国高中生觉得“父母干涉我如何安排课余时间”。但是“能决定自己的升学和前途”的美国高中生最多,中国高中生最少。90.3%的美国高中生、77.5%的韩国高中生、61.1%的日本高中生表示“能决定自己的升学和前途,父母不会干涉”,但仅有43.5%的中国高中生表示“能决定自己的升学和前途,父母不会干涉”。可以看到,美国学生虽感觉父母平时干涉多,但事实上在关系自己前途的重大问题上,他们的自主权最受尊重;而中国学生虽感觉父母平时干涉最少,但在关系前途的重大问题上,他们的自主权却最不受尊重。

高中阶段是开始理性考虑自己的人生道路的时候,帮助孩子具备自主发展意识,具有自主选择发展道路的能力,对他们的未来发展极为重要,中国父母在这方面仍需努力。

 

三、高中生的受保护权

 

受保护权是未成年人享有的一项重要权益。未成年人享有不受歧视、虐待和忽视的权利,包括免受歧视、剥削、酷刑、暴力或疏忽照料,以及对失去家庭和处于困境中的未成年人的特别保护。

1.韩国高中生遭受不公平对待现象最严重,中国高中生因性别、长相遭受不公平对待最少,但因成绩不好受到不公平对待最多。

尊重未成年人的人格尊严是每一个成年人的责任。然而,在日常生活中,各国高中生均不同程度地(经常、有时)受到过不公平对待。调查发现,韩国高中生因性别、成绩不好、家庭情况不好、长相问题等受到的不公平对待明显多于其他三国高中生;中国高中生因性别受到不公平对待的现象在四国中是最少的(见表6)。

 

 

 

表6 各国高中生“经常”或“有时”受到不公平对待的情况(%)

 

中国

日本

韩国

美国

因性别受到不公平的对待

8.9

12.0

45.0

13.3

因成绩不好受到不公平的对待

24.5

11.3

38.6

12.3

因家庭情况不好,受到不公平的对待

8.4

3.0

89.4

8.4

因长相问题,受到不公平的对待

11.3

14.4

66.1

24.2

 

各国容易发生歧视现象的情形有所不同。中国高中生最容易因成绩不好受到不公平对待,经常遭遇此情形的学生比例达24.5%。日本高中生因为长相、性别、成绩不好受到不公平对待的学生明显多于因家庭情况不好受到不公平对待的学生。韩国高中生因为家庭情况不好受到不公平对待的学生比例最多,高达89.4%,另外,有66.1%因长相、45.0%因性别、38.6%因成绩不好而经常受到不公平对待。美国高中生遭受不公平对待最多是因为长相问题,有24.2%的学生经常遭遇此情形。另外,调查还显示,因为性别遭到歧视而感到烦恼的学生,韩国9.1%,美国4.9%,日本2.3%,中国1.8%,这也和实际发生不公平对待的情况相吻合。歧视会严重伤害未成年人的心灵,并可能对他们的终身发展造成影响。让每一个人都受到公平的对待,是全世界的共同理想,各国仍需共同努力。

2.家庭伤害事故时有发生,遭受父母冷落讽刺或打骂的中国高中生超过三成。

家庭在保护未成年人权益方面具有特殊地位和作用。家庭应该是未成年人安全的港湾,然而,家庭中各种伤害事故却时有发生。33.6%的中国高中生曾“被父母打骂”,31.4%“被父母冷落或者讽刺挖苦”,29.3%被“烫伤或烧伤”、27.9%“被宠物弄伤”、15.5%“触电”、8.0%“被迫学习器乐、舞蹈、绘画、书法等”、6.6%“药物或食物中毒”、6.1%“煤气中毒”。家庭伤害事故的发生并不是偶然的,而是可以预防和避免的,父母应加强安全意识,切实履行好监护责任。

对于父母是否有权利打骂孩子,各国高中生的态度不一。85.0%的中国高中生反对“父母打骂孩子是自家的事,别人没有权利干预”,在四国中比例最高,其次为日本高中生,72.5%表示反对,美国和韩国分别有67.2%和65.8%表示反对。

中国高中生对家庭居住周边安全状况的评价最高,韩国高中生认为家庭居住周边最不安全。认为居住周围“安全”或“还算安全”的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分别有93.1%、83.7%、83.3%和69.3%。

3.美国高中生在学校受到伤害的现象最为严重,中、美高中生对校园周边安全状况的评价较高,韩国高中生认为校园周边最不安全。

学校保护是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一个重要方面。学校应保障未成年人在校期间的安全,保护未成年人在校园中免受歧视、侮辱、体罚或暴力。本次调查发现,各国均有一些高中生“经常”在学校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尤其以美国最为严重。36.5%的美国高中生表示学校经常有“辱骂、讽刺”现象,33.3%表示经常有“小团体,排挤、孤立某人”,37.3%表示经常有“对待学生不公平”的现象,12.7%表示经常有“毁坏学校公物”现象,27.1%表示经常有“打架”,10.5%表示经常有“恐吓威胁或强行索要财物”,6.4%表示经常有“发生安全事故”。中国高中发生以上情况比美国要少,但“辱骂讽刺”、“排挤孤立”、“毁坏公物”、“打架”、“ 恐吓威胁或强行索要财物”等的发生率高于日、韩(见表7)。

 

表7 各国高中“经常”发生以下情况的比例(%)

 

中国

日本

韩国

美国

辱骂、讽刺

15.4

5.8

0.0

36.0

小团体, 排挤、孤立某人

8.4

3.0

3.7

33.3

对待学生不公平

9.6

8.0

11.2

37.3

毁坏学校公物(砸窗、毁坏桌凳等)

5.8

3.1

5.0

12.7

打架

8.6

2.7

5.8

27.1

恐吓威胁或强行索要财物

3.1

1.3

2.7

10.5

发生安全事故

2.6

1.6

2.7

6.4

 

本次调查还请学生对学校周围的安全状况进行评价,数据显示,中美高中生对校园周边安全状况的评价较高,韩国高中生认为校园周边最不安全。认为学校周围“安全”或“还算安全”的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分别有84.6%、79.0%、54.0%和84.0%。

4.中国高中生对不良行为的态度最严格,美国高中生多种不良行为的发生率最高。

保护未成年人远离不良行为也是成人社会的职责。我们调查了高中生对一些常见不良行为的态度及不良行为的发生率。数据显示,在四国高中生中,中国高中生对所列15种不良行为的态度最严格,九成以上高中生认为绝对不可以“吸食毒品”、“色情交易”、“抢劫他人财物”、“毁坏公物”、“偷东西”、“赌博”,八成以上高中生认为绝对不可以“恶语伤人”、“打人”、“浏览色情网站”、“看色情光盘或画刊杂志”,七成以上高中生认为绝对不可以“吸烟”、“旷课、逃学”、“在网上或发短信骂人”,六成多高中生认为绝对不可以“离家出走”,五成多认为绝对不可以“喝酒”(见表8)。日本高中生对“离家出走”、“浏览色情网站”、“看色情光盘或画刊杂志”、“旷课、逃学”等行为的态度最为宽容,七成以上高中生认为这些行为是本人自由。韩国学生对“喝酒”、“赌博”的态度最为宽容,七成以上认为是本人自由,另外半数高中生认为“在网上或发短信骂人”是本人自由,四成韩国高中生认为“吸烟”是本人自由,在四国学生中也是比例最高的。美国高中生对“偷东西”、“毁坏公物”、“抢劫他人财物”、“恶语伤人”、“打人”、“吸食毒品”等行为的态度最为宽容,三成以上认为“恶语伤人”、“打人”、“吸食毒品”是本人自由,约两成认为“偷东西”、“毁坏公物”、“抢劫他人财物”是本人自由,在各国高中生中比例最高。

 

表8 各国高中生认为以下行为“绝对不可以”的比例(%)

 

中国

日本

韩国

美国

离家出走

68.6

20.2

49.8

53.3

吸烟

74.8

69.1

59.1

60.0

喝酒

57.5

46.3

28.5

50.9

赌博

90.4

38.3

28.6

51.3

偷东西

97.8

91.1

89.0

79.0

毁坏公物

95.1

89.9

84.8

78.9

抢劫他人财物

98.6

90.8

91.0

82.9

恶语伤人

87.2

82.4

80.2

63.8

打人

89.5

85.1

87.9

68.8

浏览色情网站

85.4

28.0

36.0

47.6

看色情光盘或画刊杂志

86.5

25.7

41.3

47.0

色情交易

93.6

74.1

87.5

75.3

旷课、逃学

79.1

22.8

54.9

46.3

在网上或发短信骂人

76.1

81.0

49.4

59.1

吸食毒品

98.1

88.1

90.1

67.1

在四国高中生中,美国高中生多种不良行为的发生率均最高,约六成美国高中生“喝酒”,近半数“恶语伤人”,约四成“吸烟”、“打人”、“旷课逃学”,两成多“偷东西”、“抢劫”、“吸毒”。近两成中国高中生“离家出走”、“上交友网站随意交友”,发生率在四国高中生中最高;另外,近六成中国高中生“喝酒”,仅略低于美国。六成多韩国高中生“赌博”、“在网上或发短信骂人”,四成多“浏览色情网站、看色情光盘或画刊杂志”、近三成曾“毁坏公物”,在四国高中生中发生率最高(见表9)。

 

表9 各国高中生以下不良行为的发生率(%)

 

中国

日本

韩国

美国

离家出走

18.7

13.3

17.2

14.1

吸烟

26.8

11.4

25.0

38.7

喝酒

59.7

46.0

58.1

59.9

赌博

9.6

37.2

66.3

28.4

偷东西

5.0

8.6

30.4

30.7

毁坏公物

9.4

23.1

28.8

25.1

抢劫

2.0

16.4

15.3

22.6

恶语伤人

25.1

45.6

43.3

49.1

打人

22.0

26.7

19.3

38.3

浏览色情网站、看色情光盘或画刊杂志

14.5

26.7

41.8

39.9

上交友网站随意交友

17.7

4.4

2.5

4.6

在网上或发短信骂人

18.7

8.1

65.9

35.7

旷课、逃学

33.8

32.1

38.0

40.7

吸毒

1.4

1.7

1.8

23.2

 

四、高中生的参与权

 

参与权是确保未成年人的各项权利能够真正得到实现的一项具有基本价值的权利。未成年人享有参与家庭和社会生活,并就影响他们生活的事项发表意见的权利。高中生应适时了解自身的处境,积极发展表达自我、实践自我的能力,在经济、文化、社会等诸领域行使参与权。本次调查从家庭参与、学校参与、社会参与三个方面入手,揭示高中生作为参与主体的参与意识、态度和意愿,以及父母、学校、政府、社会对于高中生参与权的支持和保障力度。

1.美国父母最尊重孩子在个人发展事项上的意见,中国父母最尊重孩子对日常生活事项的意见。

家庭是高中生参与的重要场所。父母往往对高中生发表意见具有重要的影响。在一些事情上父母很可能尊重子女的看法和见解,而另一些事情父母则置之不理。不同的国家情况则有不同。

 

表10 各国父母在以下事情上“非常尊重”高中生意见的比例(%)

 

中国

日本

韩国

美国

上补习班或请家教

53.7

38.0

43.5

55.3

参加兴趣班

55.3

40.8

33.7

61.8

升学或选择学校

53.1

47.8

46.9

70.0

买你的生活用品

55.6

38.8

38.2

32.8

定家规

38.4

15.3

26.0

19.7

家庭娱乐、外出旅游等活动安排

46.8

22.7

30.9

34.8

家里重大事项(如买大件物品、搬家等)

40.0

26.1

27.8

34.8

 

由表10可知,在四国中,美国父母在“上补习班或请家教”、“参加兴趣班”、“升学或选择学校”等与孩子个人发展有关的事项上最尊重高中生的意见,中国父母次之,非常尊重孩子意见的也在半数以上;相比较而言,韩国父母最不尊重孩子在这些事项上的意见。在“购买个人生活用品”这样的个人日常生活事项,以及“定家规”、“家庭娱乐、外出旅游等活动安排”、“家里重大事项(如买大件物品、搬家等)”等家庭日常生活事项上,中国高中生的意见在四国中是最受父母尊重的,四成以上孩子的意见会受到父母尊重;而日本高中生在家庭生活事项上的意见最不受父母尊重,仅约两成孩子的意见会受到父母尊重。总的来看,各国父母对高中生意见的尊重度不高,对个人发展有关事项意见的尊重好于对家庭生活事项意见的尊重。

2.四国均有半数以上高中生表现出参与学校建设的积极意愿,中、美高中生参与学校生活的意愿最强烈,但学校发展并没有充分顾及学生的想法以及反映学生的意见。

学校是高中生话语表达的重要场所。调查显示,中日韩美高中生对于学校生活的参与抱有积极的态度。他们希望学校在建设发展的过程中参考学生的意见看法,不论是在学校制定校规时,还是在校园活动的开展时,都应充分尊重高中学生的意愿表达和参与权利。只有这样才能有利于学校的良性运行,促使学生健康地发展。

调查显示,当学校征求学生对学校建设的意见时,各国均有超过半数的高中生表示应该“积极表达意见”,各国持此观点的学生比例分别为:韩国62.4%、日本61.4%、中国54.8%、美国51.1%。由此可见,高中生对于学校建设的参与意愿比较强烈。但是也有不少学生表示学校征求学生意见是“走形式,即使发表意见也没用”,持此看法的中国高中生最多,达41.1%,37.8%的美国高中生、34.5%的韩国高中生、32.2%的日本高中生也持相同观点,均达到三成以上。可见,中日韩美四国高中尚未能创造出良好的学生参与氛围。此外还有11.1%的美国高中生、6.3%的日本高中生、4.1%的中国高中生、3.1%的韩国高中生认为学校建设是学校的事情,没必要征求学生意见,这也意味着学生在学校发展当中的参与意识还有待进一步提高。

研究还显示,中、美国高中生参与学校生活的意愿最强烈,均有50.4%的高中生表示非常愿意参加学校的学生会等社团活动。而日本和韩国高中生对学校社团活动兴致不高,表示“愿意”参加的学生比例仅分别为11.1%和24.1%,而“不愿意”参加的比例分别为30.0%和39.5%,比“愿意”参加的比例高18.9个百分点和15.4个百分点。另外,58.9%的日本高中生、36.8%的中国高中生、36.4%的韩国高中生和21.2%的美国高中生认为参不参加社团活动是一件无所谓的事情,表现出对学校生活的漠视。

校规是学校管理的准则,它的制定也应该顾及作为学校主体的学生的看法。但是事实上,只有少数高中生认为学校的校规反映了学生的意见,这在某种程度上说明高中生主观上并不认可校规制定的合理性和有效性。在四国高中生中,认为学校的校规反映了学生意见,比例最高的美国也才只有34.2%,中国其次25.2%,日本14.5%,而韩国最低,为12.2%。四国高中生认为校规没有反映学生意见的比例明显高于持肯定态度的比例,韩国达54.6%,日本其次34.9%,美国和中国则为32.0%和26.8%。值得注意的是,50.6%的日本高中生、48.0%的中国高中生、33.8%的美国高中生、33.2%的韩国高中生回答“不清楚”校规是否反映了学生的意见。这说明了学校在管理上尚未能贯彻以学生为主体的理念,未能充分考虑到学生的实际需求,而且,校规的制定对于学生来讲还具有某种程度的模糊性和不确定性。

在“学校处分学生时,是否给处分者解释机会”的问题上,学生们倾向于选择“不清楚”和“不给解释机会”。这一问题从微观事实上探究了学生意见表达的现实状况。不同国家的情况有所差别。中国高中生明确表示学校给处分者解释机会的最多,达40.2%,认为不给机会的有14.9%。美国截然相反,只有24.1%的美国高中生认为学校给学生机会解释,高达49.9%认为学校没给学生澄清事实的机会。韩、日与美国类似,46.1%的韩国高中生和14.9%的日本高中生表示学校在处分学生时没有给受处分者解释的机会,而持肯定意见的比例仅为9.1%和7.7%。另外,还有73.0%的日本高中生、43.8%的中国高中生、42.4%的韩国高中生、25.2%的美国高中生表示不清楚学校在处分学生时是否给了处分者解释的机会,这可能是因为回答者本人并没有过受处分的经历或者对他人受处分并不具有基本的了解,以及对学校处分学生的校规并没有清楚的认识。由此可见学校赋予学生参与权的工作还十分不到位。

3.中国高中生参与社会、政治事务的态度最积极,超过八成中国高中生具有参与意愿,美国高中生对自身参与的效果最为乐观,日本高中生最不乐观;六成多中国高中生认为国家保障了青少年的参与权,在各国中评价最高。

高中生的参与权应当在社会生活中得到充分的尊重和体现。对于社会现象和社会问题不但要加深认识和理解,而且要进一步提升社会责任感。课题研究显示,从整体上讲四国高中生的社会参与意识较强,参与意愿和态度比较积极。

总的来说,四国高中生对青少年参与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普遍抱有积极的态度,尤其以中国高中生的态度最积极,超过八成的中国高中生具有参与意愿,31.9%的中国高中生明确表示青少年“应该参与”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53.2%认为“参与比较好”;其余三国高中生赞同参与社会、政治生活的比例也均在7成以上。认为“没有必要”和“参与也没用”的学生各国都非常少(见表11)。

 

表11 各国青少年参与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的态度(%)

 

中国

日本

韩国

美国

应该参与

31.9

15.2

15.7

13.9

参与比较好

53.2

58.2

66.3

65.6

没必要参与

7.6

11.2

4.8

12.6

参与也没用

7.4

15.5

13.2

7.8

 

具体到个人的参与意愿,也以中国高中生最为强烈。73.0%的中国高中生不赞同“社会事务非常复杂,我不想参与”的说法,美、韩、日的大部分高中生也持有和中国高中生相同的观点,比例分别为65.3%、61.8%和50.5%。但是日本高中生对于自己参与社会事务的效果不太乐观,有69.3%的日本高中生不太相信自己的参与有可能改变一些社会现象,表示自己的参与能够改变社会现象的日本高中生只有30.6%,美国高中生对自身参与社会事务的效果则最为乐观,有72.7%表示自己的参与能够改变社会现象,韩国有68.9%、中国有62.3%。对于自身政治参与的效果日本高中生也不自信,82.3%的日本高中生认为他们没有能力影响政府的决定。韩国高中生在此问题上与日本一致,认为没有能力影响政府决定的比例达到55.7%。然而美国和中国高中生则较为乐观,55.3%的美国高中生和55.0%的中国高中生认为他们有能力影响政府的决定。

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对于“国家是否保障了青少年参与权”持有不同的评价,中国高中生评价最高,中国有67.7%的高中生、美国有54.8%的高中生认为国家保障了青少年的参与权,而韩国和日本的比例仅为22.9%和21.4%。韩国58.6%的高中生表示国家没有保障青少年的参与权,远远高于其他三国(中国为17.6%、美国为17.1%、日本为26.3%)。日本的高中生多数(52.3%)认为他们不清楚国家是否保障了青少年的参与权,美国28.1%、韩国18.6%、中国14.7%。选择“不清楚”可能是由于高中生一方面对“参与权”本身不理解,另一方面对国家保障参与权的职能并不十分清楚。这意味着国家保障青少年参与权的工作有待进一步深化。

4.四国高中生对未成年人相关保护法律的主要内容了解不够,尤以韩国最差,近七成高中生表示不了解相关保护法律的主要内容。整体上讲,中美高中生对自身权益实现状况的满意度最高,但依然有进一步拓展的空间。

权益意识是未成年人参与权实现的前提。调查显示,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对未成年人相关的保护法律的主要内容了解不够。美国“非常了解”相关保护法律的高中生最多,但也仅为10.7%,其他依次为中国9.2%,韩国4.1%,日本最低3.7%。中国高中生表示“了解一些”的比例最高,达78.9%,其次为美国41.8%。韩国高中生表示“不了解”的比例最高,达69.8%,其后依次是日本64.5%、美国47.5%、中国11.9%。这说明高中生在相关法律认识方面亟待推进。

从整体上来讲,四国高中生对自身权益实现状况的满意度不高。相比较而言,中美高中生的满意度最高,60.7%的美国高中生和57.4%的中国高中生表示对自身权益实现状况“很满意”或“比较满意”,而日本和韩国则分别只有30.3%和16.9%。韩国高中生对权益的实现状况最不满意,29.9%表示“不满意”或“很不满意”,远远高于其他三国高中生表示不满意的比例(中国为6.1%、美国为9.5%、日本为6.0%)。这说明各国在保障青少年权益方面仍需很大的努力。

 

五、问题与建议

 

我国政府历来高度重视未成年人权益的保护,改革开放以来,先后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等法律,制定了《九十年代中国儿童发展规划纲要》和《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01—2010)》,签署了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及其两项议定书,中国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也为未成年人权益实现提供了良好的环境,未成年人的生存权、发展权、受保护权和参与权逐步得到实现。

但中国特定的历史文化背景和社会环境也决定了我国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的多样性、复杂性,目前未成年人的权益保障仍存在一些不够理想的地方。从本次调查的情况看,中国未成年人权益实现和保障主要存在以下问题:

1高中生的健康行为落后于健康观念,睡眠观念和行为均存在偏差;高中生定期体检工作仍需加强;

2.过长的学习时间、沉重的学习负担限制了高中生的全面发展,高中生闲暇生活仍以学习为主,从事体育运动或观赏娱乐活动的意愿比较缺乏;父母对高中生关心以学习成绩为重心,对身心健康和全面发展关注不够;亲子沟通较少;

3.因成绩不好导致的歧视问题突出;家庭伤害事故时有发生,父母冷落讽刺或打骂现象突出;学校中威胁高中生心理和身体的危险因素依然存在;

4高中生对未成年人相关保护法律的主要内容不够了解;父母、学校和社会对未成年人的意见尚未给予充分的表达机会和足够的重视。

针对以上主要问题,提出如下建议:

1.重视高中生健康生活习惯的养成,加强学生定期体检工作。

健康权是未成年人最基本的权利。健康是一个人整体素质的基础,未成年人的健康是民族发展的根基。具有健康的生活习惯是保证身体健康的基本条件。学校、家庭和社会应加强对高中生的健康教育,帮助高中生形成良好的生活方式,养成关注自身健康的习惯;要重视普及健康的睡眠观念,使高中生认识到睡眠对保证健康、提高学习质量的重要性,保证每天8小时睡眠。做好学生健康体检工作,认真贯彻落实《中小学生健康体检管理办法》,学校应为高中生建立健康档案,每年组织高中生进行一次常规健康体检,有针对性地开展学生健康促进工作。

2.改革劳动人事制度,变重学历为重能力,建立以综合素质科学评定为主导的评价体系;积极创造条件,引导高中生参加适合其身心特点的健康文化体育活动;加强对家庭教育的指导,全面提升父母的家庭教育观念和能力。

造成高中生学习时间过长、负担过重的原因的直接原因是高考的激烈竞争,但这背后又隐含着复杂的因素,涉及到社会的用人制度、学校的考试评价制度以及家长的教育观念,需要从多方面着手加以改变。应加快劳动人事制度改革,深入贯彻落实科学的人才观,变重学历为重能力,为各类人才创造平等的社会地位和发展机会,大力发展职业技术教育,完善职业资格证书制度,为高中生提供更多地选择和出路,同时,加强职业生涯规划教育,引导高中生走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在考试评价制度方面,应建立以综合素质科学评定为主导的评价体系,将体育锻炼等作为高校录取成绩,引导高中生积极参与体育活动及其他有益身心的观赏休闲活动。调查中,19.4%的中国高中生表示父母不关注家庭教育方面的知识或活动,因此要加强对家庭教育的指导,建立城乡社区家庭教育服务网络,为广大家长提供指导服务;尤其要注重指导父母改善与孩子的情感交流与沟通,切实提升父母的家庭教育水平。

3.防止家庭虐待、忽视,预防意外伤害,构建和谐平安校园。

家庭和学校应该成为让未成年人最有安全感的地方。要采取综合措施,预防和控制家庭虐待、忽视及意外伤害事故的发生。通过教育父母,改变“打骂管教孩子天经地义”的观念;社区应对容易发生虐待、忽视现象的高危家庭进行定期探访,社会需建立儿童虐待监测系统,设立举报中心和热线电话。应加强家庭安全教育,提高父母的安全意识,指导父母减少家庭环境中的危险因素,并加强安全管理和子女监护,预防烫伤、烧伤、宠物弄伤、触电、食物中毒、煤气中毒等意外伤害的发生。学校要营造和谐友爱的集体氛围,避免暴力文化对学生的影响,教会学生正确处理矛盾纠纷,减少欺负行为的发生,构建和谐平安的校园。

4.普及相关法律知识,提高高中生权利意识,尊重其话语权,拓展参与渠道。

对父母、教师、儿童教育工作者以及相关的社会管理者进行未成年人权利培训,使其在生活、教育和工作中尊重未成年人的权利;在基础教育课程设置中适当增加关于未成年人权益知识的比重,通过学习增强未成年人的权益意识和维权能力;建立联系沟通制度,拓宽表达渠道,逐步扩大高中生社会参与的领域,丰富其社会参与的内容,引导高中生积极为学校建设、社会发展、政治进步建言献策。

撰稿:赵霞 朱松 马国栋

 

 

 

 

 

 

 
责任编辑: 来源: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