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生活意识比较研究报告(2006)

 

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生活意识比较研究报告

 

一.调查背景信息

本课题针对不同文化背景,关注并比较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的生活、学习状况,比较他们价值观形成的原因及发展趋势,希望此研究能对当代青少年的现状及发展具有一定参考价值。

本课题由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日本青少年研究所、韩国青少年开发院及美国的一家社会调查公司于2005年11月起共同实施,其中,中国调查了北京、上海、广州、四川、陕西、黑龙江六省市72所学校,3240名高中及中专生;日本调查了长野县、爱知县、静冈县等12个地区12所学校,1342名高中生;韩国调查了江原、光州、釜山等15个地区60所学校,1714名高中生;美国调查了北卡罗来纳州等12个地区12所学校,1008名高中学生。

中国、美国、日本和韩国的男生和女生比例分别为:42.4%:57.6%;51.4%:48.6%;41.9%:58.1%;55.5%:44.5%。年级分布中,高一、高二和高三的中国高中生为:36.6%:33.4%:30.0%;美国高中生为:47.4%:23.7%:28.9%;日本为:34.9%:33.2%:31.9%;韩国没有调查高一和高三学生,只对高二学生做了调查。中国和日本的年级比例最为适宜。

在选择学校的性质方面,中国公立、私立高中学生分别占96.2%、3.5%,其他占1.3%;美国公立、私立高中学生分别占85.8%、14.2%;日本公立、私立高中学生分别占69.4%、30.6%。中国除了公立和私立学校以外,还包括其他性质的学校,例如民办公助性质的学校,这和中国的国情是一致的。

中国的普通高中学生和职业高中学生分别占77.4%、22.6%;美国只有普通高中学生参加了这次调查;日本除了普通高中学生和职业高中学生以外,还包括其他类型学校的高中生,这三者的比例为71.2%:20.1%:8.7%。韩国的普通高中学生和职业高中学生分别为77.8%和22.2%。

 

二.自我意识与人生观

1.亚洲高中生对自身容貌关注度较高,而美国高中生较少关心容貌。总体上说,中国高中生自我满意度较高,幸福感较强,仅次于美国高中生,而韩国、日本高中生自我满意度和幸福感都较低。

青少年期是自我发展的关键时期,这个阶段,青少年的自我概念逐渐清晰,自我意识迅速提升,他们的自我水平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他们对于自己比较关注,同时对自己也会有不同的感受和评价。随着对自我的关注,青少年也逐渐形成自己对人生的看法和态度,开始有了自己的生活准则,他们对人生也有了自己的设想。

通过对四国高中生自我状况的关心和满意度的调查发现,在对自己容貌的关心程度方面,中国高中生和日、韩高中生对于自身容貌的关注度是比较高的,美国高中生报告关心的比例最少。中日韩三国报告非常关心和比较关心的人都超过了一半,其中中国68.5%、日本66%、韩国83.2%,美国仅为33.4%,见表2-1。

 

表2-1 四国高中生对自己容貌的关心程度比较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平均数

非常关心(非常感兴趣)

15.3%

8.0%

26.0%

35.6%

21.0%

比较关心(比较感兴趣)

53.2%

25.4%

40.0%

47.6%

45.7%

不太关心(不太感兴趣)

28.2%

38.7%

22.8%

14.5%

25.4%

不关心(没有兴趣)

3.4%

27.9%

11.2%

2.3%

7.9%

总体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随着生理、心理上的变化和发展,青少年期的自我意识提升,他们开始关心自己的容貌,关注自己的内心感受,但青少年对自身特性的重视,大多受文化差异的影响。在集体主义和重视社会趋同性的东方社会(如中、日、韩),高中生更关心容貌和外在形象,这可能是期望更容易获得群体认可。而在美国这样崇尚个人主义的西方国家,审美存在多元化,因此容貌没有成为高中生们特别关注的自身特性。随着年龄的增长,关注自己的容貌可能是希望获得同伴认可、获得归属感的反映,也是成长的标志。对此,父母和老师应该予以充分理解和正确引导。

调查结果显示,四国高中生对于自我满意度反差较大,中国高中生报告满意的人数比例高于韩、日两国,但显著低于美国。其中,中国为69.2%、韩国为57.2%、日本为43.6%、美国为85.2%。不过,中国高中生认为自己幸福的比例同美国差别较小,两国的比例均高于日韩。其中,中国和美国分别为82.7%和83.8%,日本和韩国为77.4%和73.3%(表2-2和表2-3)。

 

表2-2 四国高中生对自己满意度的比较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平均数

非常满意

16.0%

34.9%

6.3%

11.1%

15.7%

比较满意

53.5%

50.3%

37.3%

46.1%

48.3%

不太满意

26.1%

12.2%

38.7%

35.4%

28.7%

不满意

4.4%

2.7%

17.7%

7.4%

7.3%

总体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表2-3 四国高中生认为自己是否幸福的比较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平均数

幸福

39.2%

44.0%

32.3%

13.7%

32.6%

比较幸福

43.5%

39.8%

45.1%

59.6%

47.1%

不太幸福

7.1%

6.7%

6.7%

16.3%

9.1%

不幸福

2.2%

3.0%

3.7%

3.2%

2.8%

说不清

7.9%

6.6%

12.3%

7.3%

8.4%

总体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这说明大多数中国高中生对自己比较满意,与日韩两国的高中生相比,他们对自己有着更加积极的评价。这种比例低于美国,我们认为可能是由于中国人更加尊奉谦虚的原则,在评价自己时,他们会相对低调,而美国人更加强调自我意识和个性张扬,他们会更倾向对自己做出高的评价。可喜的是,绝大多数中国高中生认为自己是幸福的,他们虽然对自己做出了相对保守的评价,但这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的幸福感,而高幸福感对于高中生的身心发展非常重要,表明他们拥有更好的生活品质。

 

2.高学历是四国高中生学习的主要目的之一,其中尤以中国、美国为甚。

高中生的学业目标也反映了他们的人生态度。总体而言,四国高中生在学习上有比较高的目标,学习态度较积极。调查发现,四国高中生希望自己今后取得高学历(大学本科及以上)的人数比例很高,其中中国高中生最高,达到了77.5%,其它三国依次为美国74.7%,韩国69.7%,日本52.5%。而中美两国高中生希望获得本科以上学历(硕士、博士)的人数已经接近1/2,分别占到了46.4%和47%(表2-4)。调查还发现,四国高中生对毕业后去向的关心比例非常高,均达到90%以上,毕业后去向成为他们不安和烦恼的主要事情之一。

 

表2-4 四国高中生希望取得学历的比较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平均数

高中

1.7%

1.8%

8.2%

2.8%

3.2%

专科学校

.0%

1.0%

13.6%

9.7%

2.7%

大专

5.3%

2.4%

6.4%

.0%

6.1%

大学本科

31.1%

27.7%

44.3%

54.9%

38.7%

硕士

22.6%

31.4%

4.4%

5.5%

16.4%

博士

23.8%

15.6%

2.8%

9.3%

15.4%

 

值得注意的是,有64.4%的中国高中生, 44.7%的美国高中生, 74%的日本高中生和85.3%的韩国高中生又认为“比起追求学历,还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更好”。这反映了高中生们矛盾的心态。一方面,他们希望取得高学历,另一方面他们又渴望做自己喜欢的事。中日韩三国高中生这种矛盾的心态更突出些。对于学历的过度重视,造成了以高学历为贤的局面,取得高学历成为高中生们学习的重要目的之一。另一方面,青春期是自我形成和发展的关键时期,这时他们的自我意识强烈,更希望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对这种矛盾需要给予重视,高中生有高学业的追求是值得鼓励的,但是这种追求应该基于自身的兴趣而非迫于外界压力。否则,就有可能滋生心理困扰或心理问题。

 

3.中国高中生生活态度更积极,更具有集体主义倾向,但在对待生活的自主意识方面不如另外三国学生。

随着年龄的增长,高中生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生活目标和态度。调查发现,与其它三国相比,中国高中生最不甘于平淡的生活,他们的生活态度相对积极,对成功的渴求比较高。只有41.2%的中国高中生认为“能过上普通的生活就满足了”,这与韩国高中生(48.4%)比较接近,远低于美国的71.7%和日本的66.3%。可见,他们中大多数人并不想有了够生活的钱就悠闲度日(表2-5)。这可能与他们生活的时代背景有关。我们国家正处于高速发展时期,充满机遇,充满竞争和挑战,这样的大环境使他们对未来生活充满憧憬,也给他们带来更多信心和希望。

 

表2-5 四国高中生“有了够生活的钱悠闲度日”观点的比较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平均数

完全赞成

11.8%

19.8%

24.8%

20.7%

17.4%

基本赞成

20.8%

35.4%

40.5%

32.4%

29.1%

不太赞成

40.7%

35.7%

25.2%

31.8%

35.1%

完全反对

26.7%

9.1%

9.5%

15.0%

18.4%

平均数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另外,四国高中生比较赞成“不管别人怎么想,自己要按自己的方式生活”,这一点是相似的,尤以韩国学生最突出。其中,中国72.4%,美国78.6%,日本74.8%,而韩国达到了92.5%(表2-6)。

 

表2-6 四国高中生“不管别人怎么想,要按自己的方式生活”观点的比较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平均数

完全赞成

28.0%

30.8%

29.9%

51.8%

34.3%

基本赞成

44.4%

47.8%

44.9%

40.7%

44.1%

不太赞成

24.2%

18.4%

22.1%

6.6%

18.9%

完全反对

3.4%

3.0%

3.1%

.8%

2.7%

总体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高中生尚未成年,他们正处于个性化的过程中,强烈的自主意识可能使他们更认同自己把握和决定人生,而不甘心被支配、屈服他人的生活态度。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中日韩三国高中生比美国高中生会更多为别人考虑。支持“比起为他人还是多为自己考虑的好”观点的中国(48.8%)、日本(47.6%)高中生要远低于美国(88.2%),而韩国69.6%的支持率也低于美国。

 

表2-7 四国高中生“比起为他人还是多为自己考虑的好”观点的比较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平均数

完全赞成

12.6%

41.5%

11.3%

22.4%

18.5%

基本赞成

36.2%

46.7%

36.3%

47.2%

40.2%

不太赞成

42.8%

10.1%

45.0%

26.9%

35.1%

完全反对

8.4%

1.7%

7.3%

3.5%

6.2%

总体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这可能主要是文化差异造成的。东方文化重视集体主义,提倡合作和相互依赖,强调感情联系,而西方文化强调个人主义,独善其身,管好自己的事是首要的,因此他们会认为要更多先为自己考虑。调查发现,虽然中国高中生希望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但他们还是会更多地为别人考虑,这体现了一种集体主义的倾向。

 

4.中国高中生对打工的兴趣最低,日本最高。

随着年龄的增长,高中生对人生规划有了更多地思考,他们参与社会实践的热情增加了,对打工产生了兴趣,打工也为他们提供了在实践中思考人生的机会。但调查发现,相对于其它三国而言,中国高中生对打工的意识是最低的(45.8%),日本最高(70.7%),美国其次(63.3%),韩国第三(52.2%)(表2-8)。与此对应的是他们对于金钱的兴趣,中国高中生对于金钱感兴趣的比例为64.9%,也远低于其它三国(日本90.1%,韩国90.1%,美国78.1%)。

 

表2-7 四国高中生对打工兴趣的比较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平均数

非常关心(非常感兴趣)

14.8%

19.1%

32.4%

16.1%

18.9%

比较关心(比较感兴趣)

31.0%

44.2%

38.3%

36.1%

35.3%

不太关心(不太感兴趣)

33.3%

24.2%

19.5%

29.8%

28.7%

不关心(没有兴趣)

20.9%

12.4%

9.8%

18.0%

17.0%

总体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分析原因,可能与中国高中生课业负担繁重、学习任务紧张有关,他们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打工。同时,大多数中国父母也缺乏培养孩子独立自主和理财能力的意识,不愿意让孩子分散精力去打工。担心孩子的身体和安全,不忍心让他们过早分担经济压力也是重要原因。学校和社会也并没有把高中生打工作为锻炼社会能力的方式,相对于其它三国,中国高中生缺少足够多的打工机会,他们对于金钱的兴趣也因此低于其他三国高中生。高中生即将成人,适当参与社会工作,进行社会实践,对于他们将来的发展是很有益处的。因此,社会应多为高中生创造机会,同时老师、父母也需转变观念,在不影响正常学习、生活的情况下,让孩子们进行力所能及的社会实践。

 

三.学业与学校行为规范

1. 四国高中生里,中国学生认为“学习最重要”,对“学习成绩”最关心,最大愿望是“考上理想大学”和“提高成绩”。

调查发现,中国高中生比其它三国同龄人更重视学业。中国高中生赞同“作为高中生,学习最重要”的比例为80.6%,远远高于其他国家。韩国、美国和日本的高中生赞同这个观点的比例分别为50.9%、50.5%和46.2%(表3-1)。

 

表3-1 四国高中生“作为高中生,学习是最重要的”观点的比较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平均数

完全赞成

38.5%

9.6%

12.3%

15.1%

24.2%

基本赞成

42.1%

40.9%

33.9%

35.8%

38.9%

不太赞成

15.8%

41.0%

40.6%

36.7%

28.7%

完全反对

3.6%

8.4%

13.2%

12.4%

8.1%

总体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调查还表明,四国高中生对学习或成绩的关心比例都很高,其中中国最高(表3-2),达到了93.4%;其次是韩国(88.2%)、美国(87.8%)、日本(74.1%)。因此,“如何提高成绩”是四国高中生最不安或烦恼的事情之一,其中,韩国和中国因此而烦恼的高中生比例较高,韩国为84.4%,中国为78.4%(表3-3),日本和美国分别为58.1%和54.6%。

 

表3-2 四国高中生对学习或成绩的关心(或感兴趣)的比较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平均数

非常关心(非常感兴趣)

50.3%

37.6%

23.5%

46.8%

42.8%

比较关心(比较感兴趣)

43.1%

50.2%

50.6%

41.4%

45.1%

不太关心(不太感兴趣)

5.7%

11.3%

19.1%

10.2%

10.0%

不关心(没有兴趣)

.9%

.9%

6.9%

1.6%

2.2%

平均数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表3-3 四国高中生不安或烦恼事情的排序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第一   学习或成绩(78.4%)    学习或成绩(54.6%)    学习或成绩(58.1%)     学习或成绩(84.4%)

第二   高中后去向(50.9%)    忙(45.5%)            高中后去向(52.5%)     容貌和个性(53.5%)

第三   朋友关系(36.2%)      高中后去向(38.5%)    容貌和个性(36.5%)     高中后去向(52.5%)

第四   兴趣时间少(36.2%)    兴趣时间少(25.2%)    朋友关系(26%)         朋友关系(41.2%)

第五   忙(31.5%)            家人关系(20%)        兴趣时间少(25.6%)     健康(36.4%)

  

由于学业的压力,高中生们目前最大愿望主要是“提高成绩”和“考上理想大学”(表3-4)。其中,中国高中生第一愿望是“考上理想大学”(76.4%),第二愿望是“提高成绩” (75.9%);美国高中生“提高成绩” (74.9%)排名第一,搞好朋友关系排名第二(67.2%),考上理想大学是第三愿望(54.2%);日本高中生“提高成绩”(58.1%)的愿望排名第一,考上理想大学排名最后;韩国高中生第一愿望是“考上理想大学”,第二愿望是“提高成绩”(74.0%)。

 

表3-4 四国高中生目前最大愿望的排序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第一   考理想大学(76.4%)    提高成绩(74.9%)        提高成绩(58.1%)       考理想大学(78.2%)

第二   提高成绩(75.9%)      搞好朋友关系(67.2%)    搞好朋友关系(39.9%)   提高成绩(74.0%)

第三   搞好朋友关系(53.1%)  考理想大学(54.2%%)     做喜欢的事(34.7%)     自己决定路(67.6%)

第四   有一门技能(46.7%)    自己决定路(49.7%)      发挥兴趣特长(30.1%)   做喜欢的事(51.8%)

第五   家人关系好(42.0%)    与喜欢的人顺利(46.6%)  考理想大学(29.4%)    发挥兴趣特(47.2%)

  

2.中国高中生竞争压力更大,好好学习、考入大学获得高文凭是他们的主要目标。相比之下,日本高中生竞争压力最低。

与此一致的是,中国、韩国、美国和日本高中生都希望通过努力学习,考上好的大学,四国中日本高中生赞成这个观点的人最少(表3-5)。中国、韩国、美国和日本高中生赞同的比例分别为92.6%、92.4%、88.8%和62.0%。此外,各国高中生希望获得的学历也明显不同。中国和美国高中生都比较重视学历,希望获得学历的顺序一致,比例也相差无几。其中,近一半高中生希望获得研究生以上学历,近1/3希望获得本科学历。日本和韩国高中生更希望获得本科学历,比例分别为44.3%和54.9%。

 

表3-5 四国高中生“努力学习,就可能考上好大学”的比较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平均数

完全赞成

64.6%

31.4%

25.9%

61.6%

52.3%

基本赞成

28.0%

47.4%

36.1%

30.8%

32.7%

不太赞成

5.5%

17.8%

21.8%

5.6%

10.2%

完全反对

2.0%

3.4%

16.2%

2.1%

4.8%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表3-6 最希望取得的学历排序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第一

研究生(46.4%)

研究生(47.0%)

本科(44.3%)

本科(54.9%)

第二

本科(31.1%)

本科(27.7%)

专科(13.6%)

研究生(14.8%)

第三

没考虑(11.3%)

没考虑(19.6%)

没考虑(11.2%)

专科(9.7%)

 

比较一些调查数据,我们发现四国高中生存在比较一致的特点:第一,学业是目前高中生最为关注的事情,也是高中生最重要的任务之一。高中生最烦恼的事情就是因学业问题产生的,他们特别希望提高学习成绩。第二,虽然学习是高中生活的主要活动,但是学业并不是高中生活的唯一。四国高中生赞同“为了保证学习时间,就不参与其它社会活动”的百分比都很低,这说明高中生在学习的同时,仍然希望生活多姿多彩。这一阶段是青少年社会性发展的重要阶段,因此,在学习之余进行一些必要的社会活动也是这一阶段的重要特点。

同时,我们也发现,和其他三国高中生相比,中国高中生在关注学习、认同学习重要性、希望考入理想的大学和取得更高学历几个方面的比例都很高。这可能是因为:第一,中国的传统历来比较重视学习;第二,中国学生的竞争压力越来越大,考入好大学、获得高文凭是在竞争中得胜的重要保证。

 

3.和其他三国高中生相比,中国高中生对学校行为规范最认可,但在遵守规则的同时也偶有叛逆。

对中国、美国、日本和韩国高中生有关学校行为规范观点的调查结果发现,总体上看,中国高中生对学校行为规范认可度最高(表3-7)。例如在“即使对校规感到不满也应该遵守”上,中国高中生赞成的比例达到76.6%,排在第二,和排在第一的美国高中生的赞成比例82.5%只差5.9%。在“对高中生的服装或发型不应有规定”上,中国高中生赞成的比例是最低的。在“上课时不可以窃窃私语”和“上课时,不可以看课外书”上,中国高中生赞成的比例也最高。这些都说明了中国高中生对学校行为规范最认可。但是,中国高中生赞成“课堂上即使再困倦也不可以睡觉” (60.1%)和“上课迟到一会也不可以” (53.0%)的比例相对较低,在四国当中排在第三、四位。中国(76.6%)

 

表3-7 四国高中生对学校行为规范赞同的百分比及排序

 

第一

第二

第三

第四

即使对校规感到不满也应该遵守

美国

(82.5%)

中国(76.6%)

韩国

(71.5%)

日本(68.6%)

对高中生的服装或发型不应有规定

美国

(92.9%)

韩国

(84.7%)

日本

(75.1%)

中国

(51.0%)

课迟到一会也不可以

美国(86.2%)

日本(85.1%)

韩国(69.6%)

中国(53.0%)

上课时不可以窃窃私语

中国

(68.3%)

韩国

(62.5%)

日本

(60.0%)

美国

(51.7%)

上课时不可以看课外书

中国

(87.0%)

日本

(57.8%)

美国

(45.8%)

/

课堂上即使再困倦也不可以睡觉

美国

(75.2%)

日本

(61.2%)

中国

(60.1%)

韩国

(52.0%)

课堂上不可以故意让老师难堪

中国

(91.5%)

美国

(79.2%)

韩国

(57.6%)

日本

(57.4%)

有作业就必须完成

美国(95.3%)

日本(90.2%)

韩国(87.7%)

中国(87.0%)

 

与美国、日本和韩国的高中生相比,中国高中生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最遵守规则的群体,但是偶尔也会违反学校行为规范。这可能是因为中国强调集体主义,强调对团体规范的遵守,因此中国高中生在大多数情况下更能按照学校行为规范。在遵守集体行为规范时,可能会与个体的主观意愿冲突,虽然在很多情况下中国高中生压抑自己的意愿,表现出服从的行为,但是长期的服从可能也会导致叛逆行为的出现。

 

四.人际关系

1. 与朋友交往时,中国高中生更注重精神交流,美、韩、日高中生则把与同伴快乐玩耍作为重要标准。

处于青春期的高中生,人际关系和以往相比发生了明显变化,这不仅对他们的学习和思想产生重要影响,同时也对他们的社会性发展有重要作用。亲子关系虽然仍是高中生人际关系的重要部分,同伴关系也变得越来越重要。

调查发现,在选择朋友的标准上,中国高中生选择标准比例依次为“能直接表达自己意见”(66.9%)、“兴趣相同”(65.0%)、“可以互相诉说”(62.6%)、“可以依靠”(61.4%)和“体贴关照”(58.1%)(表4-1)。美国、日本和韩国的高中生选择标准也包含了“能直接表达自己意见”、 “可以互相诉说”和“可以依靠”,与中国高中生比较类似。这说明了朋友选择的标准具有一致性,也就是四国高中生在选择朋友时,都会选择值得信赖、可以相互倾诉的人作为自己的朋友。

但是同时,调查结果显示,中国高中生的朋友标准与其他三个国家存在差异。中国高中生在选择朋友时,“能够和自己一起打闹”并不是重要的标准。但其他三国高中生却认为这个标准很重要。例如,美国、韩国高中生把“一起打闹”作为选择朋友的首要标准,分别是93.1% 和77.5%,日本高中生将“一起打闹”的标准排在第二位(60.6%)。

这说明中国高中生更注重朋友之间精神上的交流,而其他三国高中生虽然也重视这一点,但他们可能更喜欢与伙伴快乐玩耍。

 

表4-1 四国高中生朋友选择标准(朋友是什么样的人)的排序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第一   直接说意见(66.9%)       一起打闹(93.1%)     可以诉说(69.8%)         一起打闹(77.5%)

第二   兴趣相同(65.0%)         直接说意见(84.3%)   一起打闹(60.6%)          直接说意见(72.0%)

第三   可以诉说(62.6%)         可以依靠(82.1%)     直接说自己意见(57.2%)    可以依靠(70.1%)

第四   可以依靠(61.4%)         体贴关照(68.1%)     可以依靠(56.1%)          想法相同(53.6%)

第五   体贴关照(58.1%)         想法相同(63.2%)     可尊敬的(32.8%)          可以诉说(46.7%)

 

2.“学习”对亚洲高中生伙伴交往影响较大,中日韩三国学生更愿意和朋友在一起“学习”或者“谈论学习、考试”,而美国学生更愿意和伙伴一起“做感兴趣的事”、“旅游”、“谈论异性朋友”、“去朋友家过夜”等。

调查表明:四国高中生“和好朋友一起做的事情”上有共同之处,和朋友在 “一起玩”、“做感兴趣的事”、“谈论人生、未来”、“朋友有难,一定帮助”、“诉说烦恼”和“看电视,听音乐 ”上的比例都比较高(表4-2)。例如在 “一起玩”上,韩国为95.5%,日本为87.9%,美国为85.2%,中国为84.6%,比例都很高。在“ 注意和朋友不要太近乎”上都很低。调查结果说明了高中生同伴交往志趣相同、互动性、社会支持、亲密的特点。“和朋友一起旅游”的比例都较低,中国高中生比例最低(18.7%)。高中生时间紧张、没有经济能力可能是其重要原因。

同时,四国高中生在“与朋友一起做的事情”中也存在差别。第一,中国高中生和朋友在一起“学习”的人数远高于其他各国,为73.4%,韩国高中生(58.9%)和日本高中生(47.9%)比美国(37.8%)高中生的比例高;和朋友一起“谈论学习、考试”的韩国高中生(76.2%)、中国高中生(75.9%)和日本高中生(71.5%)也要远远高于美国(22.8%)高中生。这说明“学习”对于中国、日本和韩国同伴交往的影响较大,其中,中国学生更重视学习。第二,和其他三国高中生相比,中国高中生更少与同龄伙伴谈论喜欢的异性朋友。这可能与中国的中学管理比较严格、高中生相对比较保守有关。第三,和其他三国高中生相比,中国高中生更少与朋友一起谈论家庭的事情。可能是因为美国的高中生比较独立,能参与很多家庭事务。中国的父母为了减少高中生的压力,较少告诉孩子家里的事情,因此高中生对家庭事务了解比较少。第四,和另外三国比,中国高中生很少跟朋友借钱,这可能是因为中国父母管教严格或者更多地满足了孩子的经济需要。因此,中国高中生不用自己解决经济问题。第五,中国高中生“去朋友家过夜”的比例明显低于其他国家高中生,可能与父母管教严格有关。另外,中国家庭住房相对狭小,没有更多空间提供给孩子留宿同伴或许也是其中原因之一。第六,韩国和中国高中生和朋友在一起时,会“尽量符合朋友的意见”。其中,韩国91.5%,中国71.2%,美国55.4%,日本36.8%,这可能是因为韩国和中国高中生重视团体规范,团体压力感较强,比较注意容纳朋友和尊重朋友的观点。

 

表4-2 四国高中生“和好朋友一起做的事情”的比较

                             第一           第二          第三           第四    

                     韩国(95.5%)    日本(87.9%)    美国(85.2%)     中国(84.6%)

做感兴趣的事           美国(87.7%)    中国(82.8%)    韩国(76.4%)     日本(73.2%)

谈论人生、未来          韩国(81.9%)   中国(75.3%)    日本(73.5%)     美国(69.9%)

看电视,听音乐          美国(82.5%)    韩国(67.4%)    中国(60.4%)     日本(58.2%)

朋友有难,一定帮助      韩国(93.4%)    中国(91.9%)    日本(88.8%)     美国(83.9%)

诉说烦恼               韩国(80.2%)    中国(79.3%)    美国(75.1%)     日本(74.4%)

注意和朋友不要太近乎   中国(35.5%)    美国(26.9%)    日本(26.1%)     韩国(13.5%)

旅游                   美国(40.1%)    韩国(37.8%)    日本(26.8%)     中国(18.7%)

学习                   中国(73.4%)    韩国(58.9%)    日本(47.9%)     美国(37.8%)

谈论学习、考试          韩国(76.2%)    中国(75.9%)    日本(71.5%)     美国(22.8%)

谈论喜欢的异性朋友     美国(81.6%)    韩国(67.8%)    日本(65.1%)     中国(45.9%)

虽然在一起,但各干各的  美国(54.6%)    韩国(44.9%)    日本(40.9%)     中国(28.7%)

谈论家里的事           美国(68.7%)    韩国(55.9%)    日本(53.5%)     中国(46.4%)

相互借钱               韩国(86.1%)    美国(73.2%)    日本(40.1%)     中国(30.8%)

去朋友家过夜           美国(69.6%)    韩国(48.0%)    日本(39.3%)     中国(13.0%)

尽量符合朋友的意见     韩国(91.5%)    中国(71.2%)    美国(55.4%)     日本(36.8%)

 

3.四国高中生的父母对子女的期望均比较高,且母亲期望要明显高于父亲。和日韩美相比,中国父母对孩子的期望远没有想像的高。

据四国高中生自我报告(表4-3):父母对孩子的期望都较高,且母亲的期望都高于父亲。其中,中国高中生父母的期望相对较低(父亲62.0%,母亲65.8%)。

父母对孩子的高期望也给高中生们带来了压力,在“他/她的期望是我的压力”上,父亲和母亲的比例都较高,亚洲三国的母亲比例都高于父亲,这说明母亲给孩子带来的压力更大。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中国父母对孩子的压力最小(父亲50.7%,母亲65.0%)。

在“对我的教育倾注了一切”这一陈述上,父母得分都较高,这说明父母对孩子教育的投入都很多。同样,四国母亲的期望都高于父亲。在这方面,中国高中生认为父母对教育的投入相对较低(母亲为67.4%,父亲为55.8%)。和母亲相比,四个国家的父亲们都不愿意把自己的孩子和别人比较。

 

表4-3 四国高中生父母对其期望的排序

                            第一             第二        第三         第四    

对我期望大 

父亲        韩国(76.7%)    美国(69.2%)    中国(62.0%)    日本(57.1%)

            母亲        韩国(78.7%)    日本(73.7%)    美国(73.1%)    中国(65.8%)

他/她的期望是我的压力

父亲        韩国(70.3%)    美国(66.8%)    日本(51.7%)    中国(50.7%)

            母亲        日本(75.6%)    韩国(71.4%)    中国(65.0%)    美国(60.5%)

考虑让我出国       

 父亲        韩国(56.5%)    日本(56.2%)    中国(53.7%)    美国(52.4%)

            母亲        美国(70.7%)    日本(70.6%)    韩国(62.9%)    中国(53.6%)

对我的教育倾注了一切

父亲        美国(61.4%)    日本(60.8%)    韩国(59.1%)    中国(55.8%)

            母亲        日本(85.9%)    美国(83.9%)    韩国(83.9%)    中国(67.4%)

总将我和别人比较    

父亲        美国(49.5%)    韩国(40.2%)    日本(39.3%)    中国(39.0%)

            母亲        日本(81.9%)    韩国(79.8%)    中国(74.2%)    美国(68.7%)

 

在家庭生活满意度的调查中,四个国家高中生对家庭生活都很满意(表4-4),其中中国最高(87.3%),其次为美国(83.1%)、韩国(82.2%)、日本(79.4%) 。这说明,在青春期同伴的地位虽然越来越重要,但是家庭依然不可忽视,和谐温馨的家庭是个体人生最密切、持久的人际关系。

 

表4-4 四国高中生对家庭生活的满意度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平均数

非常满意

34.4%

35.9%

27.0%

28.1%

31.7%

比较满意

52.9%

47.1%

53.4%

54.1%

52.5%

不太满意

10.6%

12.3%

13.5%

15.4%

12.5%

不满意

2.1%

4.6%

6.1%

2.3%

3.3%

总体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4.中国高中生的父母最不愿经常表扬孩子,孩子有了成绩时也不表现出特别的快乐。同样,中国高中生和父母在一起感到很快乐的比例也最低。

对“父母态度”的调查表明(表4-5):有好成绩时,四国父母都特别高兴,其中母亲比父亲更高兴。但是中国父母高兴比例显著低于其它三国(中国父亲为57.6%,中国母亲为76.4%)。父亲和母亲都经常表扬孩子,但是与母亲相比,父亲更少表扬孩子,其中中国父母赞扬孩子的比例最少(父亲为47.4%,母亲为65.5%)。虽然母亲比父亲更愿意表扬孩子,可是另一方面,母亲比父亲也更经常训斥孩子,和另外三国相比,中国父母对孩子训斥最少(父亲为42.0%,母亲为61.7%)。四国高中生都认为和父母在一起很快乐,但和母亲在一起更快乐。但是,中国高中生和父母在一起很快乐的比例却是最低的(父亲59.3%,母亲68.7%)。

 

表4-5 四国高中生父母对其态度的排序

第一         第二          第三         第四

有好成绩,特别高兴   父亲        韩国(75.4%)    美国(67.7%)    日本(63.1%)    中国(57.6%)

                     母亲        日本(91.9%)    美国(91.1%)    韩国(89.4%)    中国(76.4%)

经常表扬我           父亲        韩国(53.7%)    日本(48.7%)    美国(47.4%)    中国(47.4%)

                     母亲        美国(80.4%)    韩国(80.1%)    日本(77.8%)    中国(65.5%)

经常训斥我           父亲        美国(54.2%)    韩国(49.8%)    日本(43.6%)    中国(42.0%)

                     母亲        日本(80.1%)    韩国(68.4%)    美国(62.6%)    中国(61.7%)

和他/她在一起很快乐  父亲        美国(68.1%)    韩国(65.4%)    日本(64.3%)    中国(59.3%)

                     母亲        韩国(91.9%)    日本(90.7%)    美国(76.7%)    中国(68.7%)

 

5.四国高中生与母亲的交流均高于父亲,但父亲比母亲更容易把孩子当大人看待。和日韩美相比,中国父母与孩子聊天、沟通最少,更少把孩子当大人看待,孩子有烦恼也不愿找父母倾诉。

与父母沟通是青春期少年生活的重要内容,也是他们成长的重要途径。调查表明(表4-6):与父亲相比,母亲和孩子聊天的次数更多。四国父母比较,中国父母和孩子聊天的次数较少(父亲44.8%,母亲74.2%)。当有烦恼时,四国高中生们更愿意找母亲倾诉,但中国高中生找母亲倾诉烦恼的比例最低(72.6%)。与美日韩三国父母相比,中国父母最支持孩子做喜欢的事情。韩国、美国和日本的父亲明显比母亲更不理解孩子,中国高中生过半认为父母理解自己,认为父母理解自己的比例较低(父亲55.7%,母亲54.6%)。这一调查结果说明,孩子与母亲的交流和沟通要显著多于父亲。而中国孩子与父母的沟通、交流要少于其他国家。

 

表4-6四国高中生与父母沟通的排序

第一         第二          第三           第四

经常聊天             父亲        日本(53.8%)    中国(44.8%)    美国(44.6%)    韩国(41.7%)

                     母亲        日本(93.4%)    韩国(92.4%)    美国(83.7%)    中国(74.2%)

有烦恼会找他们倾诉   父亲        美国(41.7%)    中国(39.7%)    韩国(33.0%)    日本(32.7%)

                     母亲        日本(91.2%)    韩国(88.9%)    美国(84.2%)    中国(72.6%)

反对我做喜欢的事     父亲        韩国(75.4%)    日本(63.1%)    美国(59.9%)    中国(51.6%)

                     母亲        日本(68.6%)    韩国(61.6%)    美国(56.9%)    中国(56.0%)

不太理解我           父亲        日本(80.8%)    美国(78.2%)    韩国(71.9%)    中国(55.7%)

                     母亲        韩国(89.4%)    中国(54.6%)    日本(49.4%)    美国(41.5%)

 

同时,在对孩子独立性的认可程度上,四国的父亲比母亲更容易把孩子当成大人看待;和日韩美三国相比,中国父母更少认可孩子的独立性,较少把孩子当成大人(父亲64.7%,母亲50.7%)。总体来看,母亲比父亲管孩子更多一些,其中中国父母管的较少(父亲67.8%,母亲38.0%)。与母亲相比,父亲往往不太管孩子,更愿意把孩子当作大人看待。这可能是因为与母亲相比,父亲更希望自己的孩子比较独立。同时,因为大多数父亲的工作时间比母亲长,因此对孩子的管理时间比较少(表4-7)。

 

表4-7 四国高中生父母对孩子独立性认可度的排序

                                     第一           第二          第三           第四     

把我当大人看         父亲        日本(72.5%)    美国(70.2%)    韩国(69.0%)    中国(64.7%)

                     母亲        日本(69.4%)    韩国(66.7%)    美国(66.3%)    中国(50.7%)

不太管我             父亲        日本(73.2%)    美国(72.8%)    中国(67.8%)    韩国(63.4%)

                     母亲        韩国(71.1%)    日本(57.4%)    美国(42.7%)    中国(38.0%)

 

总之,四国家庭的亲子关系存在差异,并且在多数情况下,差异具有跨文化性,即这种差异性在四个国家中都表现出相同的趋势,即母子(女)关系明显好于父子(女)关系。父母之间的差异可能是因为母亲和孩子的接触比父亲多,因此和孩子的感情更深厚,但摩擦冲突也比较多。中国的亲子关系和另外三国的亲子关系也存在差异,主要表现为:第一,中国父母比较传统含蓄,感情相对内敛,因此无论是高兴与否,都不会表露得非常明显;第二,中国父母多数是双职工,因此和孩子交流的时间相对较少,孩子也不能深刻理解父母。第三,中国父母和孩子的沟通相对比较少,或者沟通方式存在问题。

 

五.生活环境

1.中国高中生的主人翁意识最强,73.7%对国家大事最关心,远高于四国的平均水平58.9%。

生活环境是青少年成长过程中至关重要的因素,家庭生活环境对青少年的影响深远,社会环境在宏观上也对青少年产生巨大的作用。因此,了解青少年的生活环境以及青少年与其生活环境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内容。

调查显示,大多数四国高中生都非常关心他们的生活环境以及与之相关的事。高中生们对家里的事都非常关心,但对所居住社区的事关心比例相对低些。其中,中国为39%,美国为48.8%,日本为40.8%,韩国为39.9%。比较而言,中国高中生对国家事务更关心,显著高于其它三国高中生(表5-1)。

 

表5-1四国高中生对国家的事关心的比较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平均数

非常关心(非常感兴趣)

22.9%

10.5%

15.7%

8.5%

16.5%

比较关心(比较感兴趣)

50.8%

34.9%

34.2%

37.4%

42.4%

不太关心(不太感兴趣)

20.3%

40.8%

34.4%

39.4%

30.2%

不关心(没有兴趣)

6.0%

13.8%

15.7%

14.7%

10.9%

总体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一方面是中国一直比较注重爱国主义教育,高中生们往往具有高度的主人翁责任感和使命感,再者中国目前处于社会转型期,各种各样的社会热点问题较多,易引起关注。而美日韩三国经济、社会发展已相对稳定,社会出现的新问题较少,因此中国高中生对社会问题相对来说更加关心。另一方面,可能是部分高中生即将参加高考,其中一门科目——“政治”对国家时事政治有一定的考核要求。

 

2.家和朋友聚会场所是四国高中生最喜欢的生活场所,但比较而言,中国高中生对于这些场所的满意度相对其他国家要低得多。

目前学校教育已经得到了各国政府和社会的高度重视,高中生在学校的生活环境和质量得到不断提高。作为主要的生活环境之一,学校生活得到了四国高中生比较高的认同,他们对学校生活都很满意,但是对于当今社会都不太满意(表5-2),中日韩美四国的社会满意度分别为43.9%、52.4%、40.1%和24.5%。这一调查结果也反映了部分高中生对社会的关心,他们已经不局限于课堂、学校及家庭生活,而是更多的走出学校,放眼社会,这与以往高中生“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情况有很大不同。

 

表5-2 四国高中生对当今社会满意度的比较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平均数

非常满意

4.1%

5.9%

3.4%

2.9%

3.9%

比较满意

39.8%

46.5%

36.7%

21.6%

35.8%

不太满意

44.7%

34.3%

43.8%

52.3%

44.9%

不满意

11.4%

13.3%

16.1%

23.2%

15.3%

总体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在被问及“你感到最幸福的场所在哪里”时(表5-3),中国高中生选择的依次是家(41.9%)、朋友聚集的地方(27.5%)、个人空间(16.2%);美国高中生的选择依次是朋友聚集的地方(72.1%)、家(48.5%)、课外小组(30.0%);日本高中生选择的依次为家(32.0%)、朋友聚集的地方(30.3%)及其它(12.2%);韩国高中生的选择依次为朋友聚集的地方(71.1%)、家(60.0%)及学校(39.6%)。从这一调查可以看出,家和朋友聚集的地方是与高中生日常生活最密切的场所,也是他们最喜欢的场所。

 

表5-3 感到最幸福的场所排序

 

第一

第二

第三

中国

家(41.9%)

朋友聚集的地方(27.5%)

个人空间(16.2%)

美国

朋友聚集的地方(72.1%)

家(48.5%)

课外小组(30.0%)

日本

家(32.0%)

朋友聚集的地方(30.3%)

其它(12.2%)

韩国

朋友聚集的地方(71.1%)

家(60.0%)

学校(39.6%)

 

另外,从表格中也可以看出,中国高中生对感到幸福的场所的满意程度相对其他三国来说较低,这可能是因为中国高中生的学习压力大、父母管理严格且外出与朋友相聚的机会相对较少所造成的。家庭、朋友聚集的地方等对他(她)们来说是如此重要,但这些场所却又不能为他们提供足够的情感支持,使得他们对这些场所的总体满意程度相对美、韩两国高中生要低很多。

 

六.流行文化与休闲活动

1.中美两国高中生对流行文化的关心程度要远远低于日、韩高中生,其中韩国高中生关心比例最高,美国高中生关心比例最低。

随着媒介的发展,流行文化传播的速度有较大提高。青少年对流行文化与休闲活动的追求也发生了很大变化。越来越多的高中生在服饰、语言、行为和观念上认同和追求流行文化。流行文化对青少年的影响逐渐增大,不仅影响到青少年的外观,同时也对青少年社会性发展、人生观等产生重大作用。

对高中生流行时尚(时装发型等)的调查显示(表6-1),中美两国高中生对流行时尚的关心程度显著低于日韩两国高中生。其中,美国高中生关心比例最低(53.2%),中国高中生次之(54.2%),日本高中生为82.1%,韩国高中生最高,为84.3%。中国高中生对大众文化(漫画、杂志、电影、音乐)关心比例为81.2%,美韩两国高中生分别为63.4%和88%,日本高中生关心比例最高为93.1%。四国高中生对MP3比较关心的比例,中国为48.3%,美国为57.1%,日韩分别为67.6%和77%。而手机和发短信的比例,中国高中生为47.6%,美国高中生为67.2%,日韩两国高中生分别为85.2%和78.8%。

 

表6-1四国高中生对流行时尚关心的比较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平均数

非常关心(非常感兴趣)

11.1%

20.3%

40.3%

37.0%

23.8%

比较关心(比较感兴趣)

43.1%

32.9%

41.8%

47.3%

42.5%

不太关心(不太感兴趣)

37.9%

35.6%

13.7%

13.3%

27.4%

不关心(没有兴趣)

7.8%

11.2%

4.3%

2.5%

6.4%

总体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中国由于经济水平相对来说比较低,高中生缺乏足够的追求时尚的物质基础,加上父母和学校的管理更加严格,因此在这方面的比例较低。而美国高中生则更注重于个性的表达,因此比例也较低。在这方面日韩两国的高中生更注重对流行时尚的追求。

 

2.80%四国高中生比较关心他们的课余生活,韩国高中生最关心计算机、上网和电子游戏,中国学生关心程度较低。

现代社会为青少年提供了丰富多彩的课余活动选择,课余生活(娱乐、锻炼)等休闲活动成为高中生学习生活的重要补充。调查发现,四国高中生对课余生活(娱乐、锻炼)休闲活动都非常关心,对课外小组活动不太关注(表6-2)。

 

表6-2 四国高中生对课余生活关心的比较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平均数

非常关心(非常感兴趣)

38.1%

49.5%

39.6%

35.8%

39.4%

比较关心(比较感兴趣)

46.9%

36.8%

41.0%

45.3%

44.1%

不太关心(不太感兴趣)

13.3%

12.1%

15.7%

17.4%

14.5%

不关心(没有兴趣)

1.7%

1.6%

3.7%

1.4%

2.0%

总体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都很关心计算机、网络和电子游戏。其中韩国高中生最关心计算机和上网,为90.4%(表6-3),其次分别为美国(73.7%)、中国(68.8%),日本(66.7%)。对电子游戏的关心,韩国高中生为60.7%,美国为47.5%,日本为45.6%,中国为35.8%。四国高中生都不太关心“网页制作”。

 

表6-3 四国高中生对计算机、上网关心的比较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平均数

非常关心(非常感兴趣)

28.3%

31.5%

25.0%

50.5%

33.4%

比较关心(比较感兴趣)

40.5%

42.2%

41.7%

39.9%

40.8%

不太关心(不太感兴趣)

25.4%

23.0%

26.0%

8.8%

21.3%

不关心(没有兴趣)

5.8%

3.3%

7.3%

.8%

4.5%

总体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由此可以看出,中美日三国高中生对计算机、上网和电子游戏的关心程度均显著低于韩国,这可能与韩国互联网普及率较高,电子游戏产业高度发达有密切关系,而中国的学校和家庭对高中生玩电子游戏都管得比较严格。网页制作在四国高中生中比较关心的比例均较低,这可能因为制作网页相对来说需要较高的计算机操作技能,需要大量时间和精力去维护,而这是充满学习压力的高中生所不能办到的。

 

七.对他国的印象

1.一半左右中国高中生对美国、韩国传媒文化比较了解,73%多的高中生看过日本动画片,但其他三国高中生对中国了解较少,仅有1/3左右美国高中生了解中国传媒,居三国之首。

国际化进程的深入和中国改革开放、对外交流的增加,使中国更了解世界,世界更了解中国。随着了解逐渐增多,中国高中生对其他三国及同龄人都形成了自己的印象。

调查表明,中国高中生对美国和韩国的传媒文化最了解,其次是日本。中国高中生看过美国电视、新闻、杂志、书的比例为51.0%,看过韩国电视、新闻、杂志、书的比例为49.2%,看过日本电视、新闻、杂志、书的比例为31.1%(表7-1)。中国高中生看过美国电影、音乐的比例为60.9%,看过韩国电影、音乐的比例为52.0%,看过日本电影、音乐的比例为34.3%(表7-2)。但是中国高中生看过的日本动画片最多(73.3%),其次是美国的(29.9%)和韩国的(21.8%)(表7-3)。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美国作为西方大国,对中国青少年的影响是非常重大的。另外,随着韩国电影、电视剧在中国的广泛传播,中国高中生对韩国传媒文化的了解也逐渐深入。值得关注的是,日本动画片产业非常出色,在中国,看过日本动画片的高中生最多。

表7-1 四国高中生看他国电视、新闻、杂志、书的比较

评价者国别

被评价国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中国

-

30.1%

11.0%

6.7%

美国

51.0%

-

45.7%

39.6%

日本

31.1%

43.9%

-

36.6%

韩国

49.2%

14.3%

14.5%

-

 

表7-2 四国高中生看他国电影、听他国音乐的比较

评价者国别

被评价国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中国

-

37.4%

11.2%

19.5%

美国

60.9%

-

78.3%

77.0%

日本

34.3%

48.8%

       -

53.4%

韩国

52.0%

18.4%

19.7%

-

 

表7-3 四国高中生看他国漫画或动画片的比较

评价者国别

被评价国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中国

-

18.8%

2.7%

10.6%

美国

29.9%

-

32.3%

36.9%

日本

73.3%

52.7%

-

81.4%

韩国

21.8%

10.7%

3.1%

-

 

和日本、韩国高中生相比,美国高中生接触中国媒体最多。日韩美三国中,看过中国电视、新闻、杂志、书(30.1%)、电影、音乐(37.4%)和动画片(18.8%)比例最高的是美国高中生(表7-1、表7-2、表7-3),日本和韩国高中生看过中国电视、新闻、杂志、书、电影、动画片和听过中国音乐的比例明显低于美国高中生。

 

2.中国高中生最想到美国留学,其他国家高中生均不太想到中国留学。其中,46.6%的中国高中生希望将来到美国留学,而美国仅有6.6%的高中生希望到中国留学。

中国高中生最想到美国留学(46.6%),然后是韩国(27.0%)和日本(22.6%),其他国家高中生都不太想到中国留学(表7-4)。结果表明,相对来讲,中国高中生和美国高中生对彼此国家最为了解。这可能是因为中国作为一个举足轻重的亚洲大国,美国对中国非常关注,因此对中国的了解比较多。同时,美国是最发达的国家之一,对中国的影响也是非常巨大的,更易引起中国高中生的关注,更渴望到美国去留学。

 

表7-4   四国高中生想到他国留学的比较

评价者国别

被评价国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中国

-

6.9%

5.1%

9.9%

美国

46.6%

-

19.5%

30.5%

日本

22.6%

14.9%

-

21.9%

韩国

27.0%

4.4%

3.1%

-

  

3中国高中生对韩国人评价最高,认为韩国人最亲切、最彬彬有礼、最重人情,然而韩国高中生对中国人却评价较低。

为了解各国高中生对其他国家国民的总体看法,我们测试了高中生们对他国国民是否亲切、是否更容易接近、是否彬彬有礼、是否更重人情等内容的看法。调查发现(表7-5,表7-6,表7-7),中国高中生认为最亲切的人依次为韩国人(45.7%)、美国人(29.7%)和日本人(15.6%)。同样,中国高中生认为最容易亲近的人也是首推韩国人(40.4%),其次是美国人(27.7%),第三是日本人(16.1%)。另外,中国高中生认为韩国人和日本人远比美国人有礼貌,韩国人、日本人、美国人彬彬有礼的比例分别为54.9%、49.6%、22.4%。在人情交往方面,中国高中生认为韩国人比美国人和日本人更重人情,比例分别为32.0%、16.9%、16.7%。可见,总体来说,中国高中生对韩国人评价较高,无论在待人接物、人际交往方面,还是在亲情方面。

 

表7-5 认为国民“亲切”的比例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中国人

76.7

52.4

13.0

5.4

美国人

29.7

57.8

45.4

19.4

日本人

15.6

62.6

50.7

37.7

韩国人

45.7

43.9

21.1

60.3

 

表7-6 认为国民“彬彬有礼”的比例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中国人

48.5

55.9

23.0

6.3

美国人

22.4

45.7

14.8

7.2

日本人

49.6

62.4

57.6

38.3

韩国人

54.9

46.2

30.4

63.1

 

表7-7 认为国民“重人情”的比例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中国人

80.7

39.4

16.2

11.5

美国人

16.7

58.6

30.2

10.9

日本人

16.9

43.5

46.5

12.4

韩国人

32.0

34.8

18.9

71.8

 

然而,比较美、日、韩三国高中生对中国人的评价,我们发现,美国高中生对中国人评价最高,韩国高中生对中国人评价最低。从表中可以看出,美日韩三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亲切的比例分别为52.4%、13.0%、5.4%,认为中国人容易亲近的比例分别为44.1%、11.5%、13.3%,认为中国人彬彬有礼的比例分别为55.9%、23.0%、6.3%,认为中国人重人情的比例分别为39.4%、16.2%、11.5%。可见,韩国高中生对中国人评价较低。中韩两国高中生对彼此感觉的错位,大大出乎我们的意料,也值得我们思考。

 

4和日韩高中生相比,美国高中生对中国人评价最高,他们认为中国人心胸宽大、忍耐力强、性格开朗。

本次调查中,我们还测试了四国高中生对他国国民性格的一些感受。数据表明,美国高中生对中国人评价最高。与韩国和日本高中生相比,美国高中生更认同中国人心胸宽大(36.9%),其次是日本高中生(9.8%),第三是韩国高中生(9.6%)。在这方面,中国高中生也比较认同美国人。他们认为美国人、韩国人、日本人心胸宽大的比例分别为33.0%、27.4%、9.6%(表7-8)。

 

表7-8认为国民“心胸宽大”的比例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中国人

66.9

36.9

9.8

9.6

美国人

33.0

52.7

62.7

15.5

日本人

9.6

40.4

23.3

6.8

韩国人

27.4

32.4

13.9

62.7

 

对四国国民是否性情暴躁的报告发现(表7-9),中国高中生认为美国人和日本人性情最暴躁,分别为49.2%、49.1%,其次是韩国人(9.4%)。与美国和韩国高中生相比,日本高中生认为中国人性情更暴躁,日、美、韩三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性情暴躁的比例分别为32.2%、53.4%、17.5%。

 

表7-9 认为国民“性情暴躁”的比例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中国人

20.3

32.2

53.4

17.5

美国人

49.2

59.4

45.6

42.5

日本人

49.1

26.8

13.3

16.6

韩国人

9.4

34.0

35.1

33.8

 

中国高中生认为日本人忍耐力最强(34.4%),其次是韩国人(30.7%),第三是美国人(15.8%)。而美国和日本高中生都认为中国人比较有忍耐力,美日韩三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忍耐力强的比例则分别为41.1%、34.8%、12.5%(表7-10)

 

表7-10 认为国民“忍耐力强”的比例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中国人

63.7

41.1

34.8

12.5

美国人

15.8

31.3

15.6

10.4

日本人

34.4

47.8

39.3

25.8

韩国人

30.7

32.7

29.1

55.1

 

中国高中生认为美国人最开朗(60.6%),其次是韩国人(31.5%),第三是日本人(16.6%)。而与韩国、日本高中生相比,更多的美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开朗。美日韩三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开朗的比例分别为35.8%、10.9%、13.4%(表7-11)。

 

表7-11 认为国民“开朗”的比例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中国人

46.4

35.8

10.9

13.4

美国人

60.6

54.5

76.9

43.0

日本人

16.6

43.3

23.9

15.2

韩国人

31.5

30.0

11.1

52.6

   

这一部分的调查结果表明,中国高中生认为美国人性格比较开朗,但易暴躁且忍耐力较差,日本人忍耐力稍高、性情相对温顺但心胸不够宽大、性格不够开朗,韩国人忍耐力较高,但有时会性情暴躁。日本高中生大多认为中国人心胸不够宽大,而且性情暴躁、不够开朗。韩国高中生对中国人的几项评价均较低,他们认为中国人心胸不够宽阔、忍耐力不高、性格不够开朗。美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心胸宽大的比例在三国中最高,并认为中国人的忍耐力较高,性格开朗也比日韩两国高中生的评价要高。

 

5. 中国高中生认为美国人更善于表达自己的意见,思维更活跃,日本人、韩国人更勤奋,办事更遵守规则。美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勤奋且遵守规则。但韩国高中生对中国人评价较低,认为中国人悠闲、不勤奋、不遵守规则。

中国高中生认为日本人最勤奋(38.7%),其次是韩国人(31.5%)、美国人(25.1%)。而与韩国和日本高中生相比,更多的美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勤奋。美日韩三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勤奋的比例分别为62.8%、47.8%、13.2%(表7-12)。

 

表7-12 认为国民“勤奋”的比例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中国人

73.3

62.8

47.8

13.2

美国人

25.1

57.0

12.7

9.3

日本人

38.7

62.0

41.6

35.4

韩国人

31.5

51.2

43.9

59.2

 

对国民是否悠闲进行考察发现,中国高中生认为美国人最悠闲50.6%,其次是韩国人(31.4%)、日本人(23.3%)。美日韩三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很“悠闲”的比例均不高(表7-13)

 

表7-13 认为国民“悠闲”的比例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中国人

27.8

27.3

9.8

38.0

美国人

50.6

53.1

41.1

25.4

日本人

23.3

30.8

36.8

10.2

韩国人

31.4

27.2

15.9

27.4

 

在遵守规则方面,日本人被公认为最遵守规则。除了对本国的评价外,无论是中国、美国还是韩国,都认为日本人第一遵守规则(表7-14)。相反,中国、日本,包括美国高中生自身,都认为美国国民是不够遵守规则的。但是,韩国高中生却认为四国中,中国人最不遵守规则,认为中国人遵守规则的比例仅为8.8%。

 

表7-14 认为国民“守规则”的比例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中国人

50.5

49.9

37.9

8.8

美国人

28.8

36.9

14.1

25.8

日本人

43.9

54.5

41.8

47.8

韩国人

42.8

39.7

37.7

29.8

 

对“善于表达自己的意见”这一特点,美国国民依然居首位(表7-15)。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均认为美国国民最善于表达自己的意见,比例分别为60.8%、67.6%、45.6%、52.3%,其他国家得分均与美国相差悬殊。美日韩三国中,日本高中生认为中国人还算善于表达,比例为40.4%。而韩国高中生却中国人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意见,仅有13.5%的韩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善于表达。

 

表7-15 认为国民“善于表达自己的意见”的比例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中国人

39.4

32.6

40.4

13.5

美国人

60.8

52.3

67.6

45.6

日本人

24.0

32.7

13.7

28.6

韩国人

25.7

29.2

26.8

40.5

 

在思维方式上,中国高中生认为韩国人和日本人比美国人思维更守旧,中国高中生认为美国人、日本人和韩国人思维守旧的比例分别为8.9%、27.9%、25.9%(表7-16)。美日韩高中生认为中国人思维比较守旧,几乎位列第一。除了韩国高中生认为韩国国民在四国中最守旧之外,其他三国都认为中国人思维更守旧一些。美日韩三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思维守旧的比例则分别为50.4%、52.0%、31.8%。一般认为,中国人比较遵从传统,因此思维方式不够开放和创新,而美日韩三国的国民则思维的创新性相对要好些。

 

表7-16 认为国民“思维守旧”的比例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中国人

66.0

50.4

52.0

31.8

美国人

8.9

23.8

6.0

10.9

日本人

27.9

41.3

35.9

20.1

韩国人

25.9

39.4

37.1

37.2

 

总的来说,中国高中生认为美国人生活比较悠闲、不够勤奋,办事不太遵守规则,但他们善于表达自己的意见,且思维较活跃、有创新性,日韩两国人相比美国人来说比较勤奋,办事较守规则,但不太善于表达自己的意见;美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比较勤奋、办事守规则,但不太善于表达自己的意见且思维比较守旧,日本高中生认为中国人比较勤奋,办事较守规则,善辩和表达自己的意见,但思维比较守旧,韩国高中生则对中国人的行为及思维方式评价均较低,他们认为中国人生活比较悠闲、不够勤奋,办事不守规则,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意见,但认为中国人思维守旧的比例较美日两国高中生要低一些。

 

6.中国高中生认为日本人最具团队精神。此外,除了对本国的较高评价外,日韩美三国高中生均认为中国是比较具有团队精神的。

中国高中生认为日本人比韩国人、美国人更具有团队精神,但美日韩三国高中生都认为中国人团队精神比较强(表7-17)。中国高中生认为美国人、日本人和韩国人团队精神强的比例分别为38.0%、49.5%、33.5%,认为他们以自我为中心的比例分别为50.4%、37.8%、11.1%。美日韩三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团队精神强的比例分别为45.6%、45.0%、30.0%,认为中国人以自我为中心的比例分别为22.1%、37.6%、13.3%。

 

表7-17 认为国民“团队精神”的比例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中国人

47.5

45.6

45.0

30.0

美国人

38.0

53.5

15.4

17.6

日本人

49.5

45.1

49.4

24.7

韩国人

33.5

37.4

32.4

49.0

 

众所周知,美国是以强调个人价值、提倡个人奋斗成功的个人主义价值观为主导,以自我为中心,而以中国为代表的儒家文化则倡导集体主义的价值观,团队精神比较强,这在本项调查中有较明显体现。

 

7.美日韩三国高中生均认为中国人在现实生活中很少体现出爱国主义精神和行为,尤其韩国高中生对中国人的爱国心评价更低。

中国高中生认为韩国人和日本人比美国人爱国心强,比例分别为30.9%、43.1%、41.7%(表7-18,7.19,7.20)。日本高中生比美国、韩国高中生更赞同中国人爱国心强(59.8%)。同时,中国高中生认为美国人、日本人和韩国人责任感强的比例分别为32.1%、33.7%、35.8%,美日韩三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责任感强的比例分别为50.9%、24.5%、13.3%。比较而言,三国责任感相差无几,但日本高中生对中国人的责任感评价高于美国高中生和韩国高中生。另外,中国高中生认为美国人、日本人和韩国人有正义感的比例分别为22.6%、13.5%、35.3%,美日韩三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有正义感的比例分别为37.4%、17.6%、6.4%。

 

表7-18  认为国民“爱国心强”的比例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中国人

71.3

38.4

59.8

14.8

美国人

30.9

78.2

51.3

18.6

日本人

43.1

39.8

17.9

28.9

韩国人

41.7

32.9

52.1

70.2

 

表7-19 认为国民“有正义感”的比例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中国人

73.2

37.4

17.6

6.4

美国人

22.6

63.3

41.8

18.0

日本人

13.5

40.1

27.3

7.8

韩国人

35.3

33.5

21.3

60.2

 

表7-20 认为国民“责任感强”的比例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中国人

58.3

50.9

24.5

13.3

美国人

32.1

49.9

32.2

46.0

日本人

33.7

54.7

36.7

27.1

韩国人

35.8

40.4

26.7

31.3

 

总的来说,中国高中生认为美日韩三国人民的爱国心、正义感和责任感均一般,日本人的正义感稍低;美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责任感较强,爱国心和正义感一般,日本高中生大多认为中国人爱国心强,而责任感和正义感不够强,而韩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爱国心强的比例却很低,责任感和正义感在三国高中生的评价中也是最低的。由此可见,虽然爱国主义教育一直是中国教育的一个重要主题,但三国高中生认为中国国民在现实生活中很少体现出这种爱国精神和行为。这可能是由于教育者更多从观念上灌输爱国主义思想,而忽视培养学生以实际行动体现对国家的热爱。如何让中国高中生的爱国思想和行为统一起来,是摆在当今教育工作者们面前的重要任务。

同时,我们发现,与对他国国民的印象相比,四国高中生对本国国民的印象更好。这可能是因为:一方面,四国高中生对本国国民都有较高的认同感;另一方面,四国高中生对他国的了解是不全面的,需要进一步的交流和沟通。

 

8.近半数中国高中生最喜欢韩国,近1/4中国高中生最不喜欢日本,但仅有7.2%韩国高中生喜欢中国。

对高中生对他国喜爱程度进行调查发现,中国高中生对美国、日本和韩国感兴趣的程度差不多,均未过半(见表7-21)。外国高中生对中国的兴趣相对高一些,其中71.1%的韩国高中生和70.1%的美国高中生对中国感兴趣,57.4%的日本高中生对中国感兴趣(表7-22)。

 

表7-21 中国高中生对美国、日本和韩国的兴趣

 

美国

日本

韩国

平均数

非常感兴趣

13.3%

14.9%

13.9%

14.1%

比较感兴趣

31.5%

28.9%

31.6%

30.7%

不太感兴趣

34.2%

36.5%

37.0%

36.2%

不感兴趣

21.0%

19.7%

17.5%

19.0%

总体

100.0%

100.0%

100.0%

100.0%

 

表7-22 日本、美国、韩国高中生对中国的兴趣

 

中国

日本    非常感兴趣

22.7%

比较感兴趣

34.7%

不太感兴趣

22.8%

 不感兴趣

19.9%

美国    非常感兴趣

24.2%

比较感兴趣

45.9%

不太感兴趣

20.9%

 不感兴趣

 9.1%

韩国    非常感兴趣

29.4%

比较感兴趣

41.7%

不太感兴趣

20.0%

 不感兴趣

 8.9%

 

从表7-23可以看出,中国高中生最喜欢韩国(46.9%),其次是美国(33.8%)和日本(24.5%)。美国高中生最喜欢中国(30.4%), 分别有39.6%的日本高中生和24.3%的韩国高中生最喜欢美国。

同时,我们也对高中生们的父母进行了考查。结果发现,中国、日本、韩国的父母们都最喜欢美国(表7-24)。其中,有41.7%的中国父母、15.7%的日本父母、17.8%的韩国父母喜欢美国。值得注意的是,中国高中生及其父母最不喜欢的是日本,,日本高中生及其父母也最不喜欢中国。

中国高中生的父母最喜欢美国(41.7%),接下来是韩国(27.3%)和日本(11.9%)。喜欢中国的外国父母依次为美国(20.6%)、韩国(8.5%)和日本(6.1%)。说明中国和日本的高中生及其家长相互最不喜欢。

 

表7-23 四国高中生喜欢该国的比较

评价者国别

被评价国别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中国

-

30.4%

10.2%

7.2%

美国

33.8%

-

39.6%

24.3%

日本

24.5%

45.2%

-

24.0%

韩国

46.9%

21.3%

16.7%

-

 

表7-24 四国高中生父母喜欢该国的比较

评价者国别

被评价国别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中国

-

20.6%

6.1%

8.5%

美国

41.7%

-

15.7%

17.8%

日本

11.9%

25.6%

-

7.1%

韩国

27.3%

15.0%

12.8%

-

 

外国高中生对中国越来越感兴趣,这可能是由于近年来中国的快速发展,使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逐渐上升,外国对中国越来越瞩目,越来越想了解中国。另外,随着韩国电视剧、电影在中国的广泛传播,中国高中生对韩国的印象越来越好,也越来越喜欢韩国。中国和美国的高中生及父母对彼此的国家更喜欢,而中国和日本的高中生及父母对彼此的国家最不喜欢,这可能是由于中日关系长期紧张的结果。

撰稿:孙宏艳 雷雳 李冬梅 郭菲 张国华


 

 
责任编辑: 来源: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