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看我国的基础教育

 

从“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看我国的基础教育

 

 

“80后”,无疑是2008年中国社会生活中最耀眼的“流行语”之一。从反对“藏独”、自发护卫奥运火炬传递、四川汶川抗震救灾,到北京奥运会志愿者、“鸟巢的一代”,以及姚明、刘翔和勇夺金牌的中国奥运健儿,无不与“80后”青年有关。

据统计,我国20世纪80年代出生的人口目前已经约2亿人。作为“改革开放的一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一代”和“网络的一代”,“80后”青年具有特殊的人口学、教育学和社会学的意义。

当前,“80后”青年正全面踏入社会,进入就业创业、婚姻生育、闲暇消费和社会参与的高峰期,给社会生活和劳动力市场带来前所未有的格局变化。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人,已经成为我国劳动力的担纲者。

为全面、准确地了解“80后”青年职场的状况,以及与其所受基础教育的关系和影响,有效应对日益严重的青年就业创业问题,检验和反思我国基础教育的经验与不足,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和北京市新英才学校组成课题组,于2008年5月-11月,以北京地区在职“80后”青年为对象,开展了“从‘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看我国的基础教育”的专题研究。

本次研究的问卷调查采用无记名方式,在北京市10个区县工作的“80后”青年中共发放问卷3000份,收回有效回卷2590份,有效率为86.3%;在其用人单位部门(人事)主管中共发放问卷500份,收回有效问卷449份,有效率为89.8%。

当前,“80后”青年在劳动力市场中所占的份额增长迅速,有超过九成的被调查单位在最近两年内招聘过“80后”青年。“80后”青年的职业地位和社会声望正在不断提高,一些人正在成为各个行业的业务骨干、管理骨干和创新骨干。调查表明,用人单位从整体上充分肯定了“80后”青年的职场表现,近九成的用人单位部门主管对“80后”青年的就业表示欢迎,近八成的用人单位部门主管认为应该给“80后”青年更多的发展机会。

根据调查研究,对于目前“80后”青年的职场总体状况,课题组做出如下六个基本判断:一是“80后”青年能够较好地遵守社会公德和职业道德,但一些人的功利化倾向明显;二是“80后”青年具有较浓厚的工作兴趣和较积极的工作态度,但部分人缺乏攻坚克难的勇气和毅力;三是“80后”青年形成了相对融洽的职业人际关系,表现出较强的情绪控制能力,但吃苦耐劳等“情商”水平较弱;四是“80后”青年多数人已适应现有的工作,具备了较强的工作能力和业务素质,但实践能力有待提高;五是“80后”青年具有较强的竞争意识和良好的创新能力,但开创工作局面的能力相对不足;六是“80后”青年拥有较高的工作满意度和较强的工作成就感,但工作贡献度需要较大提高。

研究发现,“80后”青年作为中国社会转型中的一代,正在用自己的方式去工作和生活,并形成了四个新的职场特征:一是自主择业——择出了职业新空间;二是适度“跳槽”——跳出了职业新天地;三是绩效考核——考出了职业新动力;四是职业生涯规划——规出了职业新历程。

与此同时,研究还发现,职场中的“80后”青年也出现了三个新的问题:一是敢于竞争与认同命运并存;二是自我评价较高与公共场合怯场互在;三是雄心大志与眼高手低同现。

对于如何评价“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课题组认为,应该坚持三条原则:一是应该以时代标准和发展的眼光,评价“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二是应该以外在归因为主和信任支持的态度,评价“80后”青年的职业发展;三是应该以区分不同领域、常态和非常态的表现为前提,评价“80后”青年的职业行为。

作为基础教育的产品,以“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为视角,反观基础教育的经验与不足,是本次调查研究的主要内容之一。

我国的基础教育,包括幼儿教育、小学教育和普通中等教育。本次调查的基础教育,主要是“80后”青年小学和中学时期的教育经历。研究表明,基础教育经历对一个人的职场表现,具有深刻的根基性的全方位的影响。研究发现,“80后”青年的职场表现与其基础教育经历的关系,并不是一一对应的,而更多的是“一对多”、“多对一”和“多对多”的关系。

相关分析发现,“80后”青年基础教育阶段中,生命价值观教育的状况,教师的教学态度、奉献精神、对学生有问题时的态度及处理方式,学生参与公益活动的情况、完成作业的情况、学习中劳逸结合的情况、动手实验的经历、个人业余爱好、综合能力水平、应用知识的能力、自学能力、创新能力,以及与教师、同学的沟通能力等,对“80后”青年职场的表现均有显著的相关性。

研究发现,“80后”青年基础教育经历中的问题,从学校和教师的方面看,主要是:(1)学校的公益活动重捐款捐物而轻志愿服务,对学生的生命价值观教育更显不足;(2)教师对出现问题的学生处理方式不当甚至错误的现象比较普遍,对学生日后的自信心和身心素质烙下阴影;(3)对学生学习方法的指导不够重视,有待提高;(4)近四成半的小学教师对新生适应性的重视程度不够;(5)基础教育中的社会实践活动、学生动手动脑能力的培养明显欠缺。

“80后”青年基础教育经历中的问题,从学生的方面看,主要是:(1)能独立完成作业的学生只有半数;(2)近半数的学生中学阶段的自学能力处于一般及以下;(3)超过半数的学生与班主任的沟通少、效果差,师生共同处理班级事物的机会更是缺乏;(4)近半数的学生在中学阶段应用所学知识的能力处于一般及以下;(5)近四成的学生在学习中的劳逸结合能力欠缺。

另外,调查显示,“80后”青年认为,中小学阶段最需要培养的是创新能力和心理素质;而用人单位却认为,中小学阶段最需要培养的是团结意识和道德观念。由此可见,两者存在较大的差异。


 

 

“80后”青年的职场新特征之一:“自主择业”择出职业新空间

 

“80后”青年是中国社会转型中的一代,他们已经走上当今时代的前台,正在用自己的方式去工作和生活,并形成了自己“自主择业”的职场新特征。

我国青年就业政策的演变进程大体可划分为三个阶段:建国之初到20世纪90年代初期的“统包统分”阶段;1993年到1999年由“供需见面”逐步向“双向选择”的过渡阶段;2000年以来以市场为导向的“自主择业”阶段。

“80后”青年一踏入劳动力市场,迎接他们的就是“自主择业”的就业理念、就业政策和就业方式。因此,“自主择业”作为一种先于他们存在的社会生活现实,已经成为“80后”青年一种认同的生活方式。

2008年5月-11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和北京市新英才学校“从‘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看我国的基础教育”课题组,对北京地区2590位在职“80后”青年和449位用人单位部门(人事)主管的问卷调查发现:“80后”青年通过公开招聘、应聘等自身努力主动获得现有工作的人近六成,通过派遣、顶替及他人帮助安排等被动获得现有工作的人不到四成。

其具体情况是:通过公开招考、招聘方式就业的“80后”青年占34.1%,通过自己寻求、依靠自身努力就业的占18.6%,以外出务工的身份获得就业的占2.7%,通过职业中介介绍就业的占2.4%,自我创业就业的占0.5%;通过国家或学校直接派遣就业的“80后”青年占18.5%,通过父母和亲属帮助安排就业的占11.9%,通过同学、朋友帮助安排就业的占6.2%,通过参军复员或转业就业的占0.6%,通过内部招工、顶职就业的占0.8%。

“80后”青年通过“自主择业”,择出了职业新空间。“以市场选择为根本取向,以自主就业为主导模式,以素质能力为竞争之本”的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的就业体制,正在通过“80后”青年的就业实践而逐步实现。


 

 

“80后”青年的职场新特征之二:“适度‘跳槽’”跳出职业新天地

 

“跳槽”是再次择业,是职业流动速度和程度加快的表征,是社会开放度不断增大的必然结果。与此同时,进入新世纪,人力资源政策由20世纪的以忠诚为主,转向强调单位与个人的相互耦合和共同发展,强调在实现个人价值基础上的单位发展。正是在这种时代背景下,“80后”青年在职业选择上的另一个明显特征就是“跳槽”行为更加普遍,更加注重“跳槽”对实现自我价值的作用,对“跳槽”的价值判断也有了新的标准。

2008年5月-11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和北京市新英才学校“从‘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看我国的基础教育”课题组,对北京地区2590位在职“80后”青年和449位用人单位部门(人事)主管的问卷调查发现:明确表示“没有变换过”工作岗位(即没有“跳过槽”)的“80后”青年占44.7%,“变换过”工作岗位(即“跳过槽”)的人占38.1%;在“跳过槽”的人中,“跳槽”过一次的占22.9%、二次的占36.9%、三次的占23.1%、四次及以上的占10.6%。

对于“跳槽”的主要原因,“80后”青年认为排在第一位的是现有工作“难以实现自身价值”(29.2%),第二位的是“单位效益不好”(21.5%),其他依次是“对工作不感兴趣”(18.1%)、“单位管理不科学”(17.6%)和“单位激励机制不合理”(13.5%)。

就“跳槽”价值评判的调查结果看,“非常赞同”和“比较赞同”“‘跳槽’并不意味着对单位的不忠诚”说法的“80后”青年(82.2%)超过了八成,说明他们不再把是否“跳槽”看作是一个人是否“忠诚”的道德参照标准。

当然,“80后”青年虽然把“跳槽”与是否“忠诚”的道德评判分离开来,但并不意味着他们不理解或不顾及“跳槽”的负面影响。从调查结果看,“非常赞同”和“比较赞同”“与单位共患难是忠诚度的最高境界”(64.4%)、“随意‘跳槽’会严重影响单位人才梯队的培养”(67.6%)两种说法的“80后”青年均超过六成,同时有超过七成(70.8%)的人“非常赞同”和“比较赞同”“适度的‘跳槽’有利于人才合理配置”的说法。

“80后”青年在坚持适度“跳槽”的前提下,跳出了一片职业新天地,以更好地实现自身的价值。


 

 

“80后”青年的职场新特征之三:“绩效考核”考出职业新动力

 

“80后”青年是中国社会转型中的一代,他们已经走上当今时代的前台,正在用自己的方式去工作和生活,并形成了自己“绩效考核”的职场新特征。

绩效考核是现代组织不可或缺的管理工具,是绩效管理的关键环节,决定着绩效管理过程的有效性。绩效考核的最终目的是通过考核提高每个员工的工作效率,实现组织的工作目标。

绩效考核在我国的推广应用和普遍实施,是最近十余年的事情。2008年5月-11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和北京市新英才学校“从‘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看我国的基础教育”课题组,对北京地区2590位在职“80后”青年和449位用人单位部门(人事)主管的问卷调查发现:这种以绩效考核为标志的现代企业制度的管理理念,已经得到了“80后”职场青年的普遍认同,并成为他们新的职场特征之一。调查显示,超过七成的“80后”青年“非常赞同”(25.7%)或“比较赞同”(44.9%)单位所进行的业绩考核,明确表示“不赞同”和“不太赞同”的只有7.9%。

尽管大部分“80后”青年接受绩效考核的管理理念,但并不意味着他们理所当然地就接受业绩考核的淘汰制。调查显示,对于业绩考核差的员工是否应该被淘汰,表示“同意”的“80后”青年只占36.8%,而表示“不同意”的人却达到了46.5%。在他们看来,绩效考核的理念制度,不应该成为现代组织放弃培训责任、剥夺个人发展的工具。现代组织的发展依赖组织成员的努力,又要促进组织成员的价值实现。因此,通过科学的绩效考核,应该为组织成员指明努力的方向,提供公开公平的竞争环境,并且为处于末等的组织成员提供进一步发展的机会和平台,从而为组织成员的职业发展提供新动力。


 

 

“80后”青年的职场新特征之四:“职业生涯规划”规出职业新历程

 

职业生涯是个体职业发展的历程,一般是指一个人终生经历的职业发展的整个历程。职业生涯规划,应充分考虑人、环境、职业与成功的事业生涯之间的关系。20世纪60年代,职业生涯规划理论在欧美国家逐步形成,并较好地应用于就业指导和职业发展;但直到20世纪90年代后期才被引入到国内,首先在高校教育中加以运用,目前正在向全体从业者扩展。可以说,“80后”青年是我国推广职业生涯规划后的最大受益者和亲身实践者。

2008年5月-11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和北京市新英才学校“从‘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看我国的基础教育”课题组,对北京地区2590位在职“80后”青年和449位用人单位部门(人事)主管的问卷调查发现:有93.1%的“80后”青年知晓职业生涯规划,有89.1%的人对自己的职业生涯规划有过思考;“已经制订”(10.5%)和“正在设计和完善”(55.0%)职业生涯规划的“80后”青年占65.5%,其中认为自己的职业生涯规划实施得“非常好”和“比较好”的比例分别为2.9%和51.4%。可见,多数“80后”青年目前的工作已是职业生涯规划中的有机组成部分,职业生涯规划为他们的职业发展规划出方向明确的新历程。


 

“80后”青年的职场新问题:敢于竞争与认同命运并存;自我评价较高与公共场合怯场互在;雄心大志与眼高手低同现

 

2008年5月-11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和北京市新英才学校“从‘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看我国的基础教育”课题组,对北京地区2590位在职“80后”青年和449位用人单位部门(人事)主管的问卷调查发现:当前,职场中的“80后”青年主要存在三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敢于竞争与认同命运并存。

竞争是市场经济的一个固有特征,是经济活动和社会机制充满活力的动力之源。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竞争同样成为人们在市场经济社会中生存的基本方式。调查表明,“注重实绩,公平竞争”的观念已深入“80后”青年的心中。同时,做为职场新人,“80后”青年所面对的发展空间和竞争压力,是任何一代青年所无法比拟的。由于他们经历的磨难不多,也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相当一部分“80后”青年缺乏对转型过程中复杂的社会现象和多重压力的应对能力。面临困境,“80后”青年中一些优秀分子逆风飞扬、取得成功,但也有相当一部分人陷入了“命运决定论”的泥淖。调查显示,有35.7%的“80后”青年“非常相信”和“比较相信”“命运决定人生”的说法,“不太相信”和“很不相信”的比例为43.2%,两者相差不多。

二是自我评价较高与公共场合怯场互在。

从调查结果看,“80后”青年对于自身的职场状况充满信心,对于自身在工作中身心素质的行为体现总体感觉良好,反映出他们张扬个性、自我认同、乐于表现的特点。但是,“80后”青年的这些特点,更多地是在非公开场合。调查显示,有近半数的“80后”青年表示畏惧在公开场合发言,二至三成的人表示在工作中有烦躁、不安和紧张感:对于“工作让我烦躁和紧张”,表示与自己“非常符合”或“比较符合”的人占28.6%;对于“与工作有关的问题,让我睡不好觉”,表示与自己“非常符合”或“比较符合”的人占37.2%;对于“参加工作会议,我会感到紧张”,表示与自己“非常符合”或“比较符合”的人占26.8%;对于“在工作场合公开发言,我会感到紧张”,表示与自己“非常符合”或“比较符合”的人竟达到46.4%。由此可见,“80后”青年体现出在张扬自我的同时又不太自信的矛盾性。

三是雄心大志与眼高手低同现。

对未来有明确的高预期,是“80后”职场青年的一个重要特征。他们培养、发现和把握各种发展机会,期望通过自主择业和有效“跳槽”,以获得提升自己职业声望和社会地位的平台,实现自我价值。调查显示,超过五成半的单位部门主管认为,“80后”青年对工作中发展机会的把握能力“非常强”(5.8%)和“比较强”(49.9%)。但是,也有超过七成的单位部门主管认为“80后”青年普遍存在“眼高手低”的现象,其中认为“非常普遍”的占10.5%,认为“比较普遍”的占59.9%。对于造成“80后”青年“眼高手低”的原因,单位部门主管认为是“社会角色定位不准确”(51.4%)的居首位,其他依次是“对自身素质认识不清”(43.3%)、“学校教育中实践能力培养不够”(36.5%)、“学校教育与社会需求脱节”(35.9%)和“家庭溺爱”(33.9%)等。


 

 

“80后”职场青年的基本状况之一:“80后”青年已经成为各行业中的一支重要力量,并逐步成为劳动力中的主力军;近九成的用人单位对“80后”青年表示欢迎,认为应该给他们更多的发展机会

 

 “80后”作为一个人口概念,是指从1980年至1989年出生的一代年轻人。《2007年中国人口与就业统计年鉴》显示,到2006年年底,“80后”(即2006年16-25周岁的青年)占全国总人口的14.75%;根据2006年全国13.1448亿人口计算,“80后”的人口数应为1.939亿。

当前,相当一部分“80后”青年已经成长为我国劳动力的担纲者。他们在劳动力市场中所占份额增长迅速,在职业地位和社会声望上不断提高,正在成为各个行业的业务骨干、管理骨干和创新骨干。

2008年5月-11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和北京市新英才学校“从‘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看我国的基础教育”课题组,对北京地区2590位在职“80后”青年和449位用人单位部门(人事)主管的问卷调查发现:

(1)绝大多数用人单位都招聘过“80后”青年。在所调查的用人单位部门主管中,表示最近两年招聘过“80后”青年的占91.3%;其中,最近两年在所招聘的人员中,表示全部为“80后”青年的占7.3%,大部分为“80后”青年的占43.7%,一半左右为“80后”青年的占14.9%,小部分为“80后”青年的占20.9%。

(2)超过半数的用人单位“80后”青年占了半数以上。在所调查的用人单位部门主管中,表示全部职工均为“80后”青年的占0.9%,表示“80后”青年占大部分的为26.5%,占一半左右的为23.6%,占少部分的为46.1%。

(3)对“80后”青年表示欢迎的用人单位部门主管近九成,其中表示“非常欢迎”的占32.7%,“比较欢迎”的占57.0%;表示“无所谓”(7.8%)、“不太欢迎”(0.9%)和“说不清”(1.6%)的仅占10.2%。

(4)近八成的用人单位部门主管赞同应该给“80后”青年更多的发展机会,其中表示“非常赞同”的占20.3%,“比较赞同”的占57.5%;表示“无所谓”(11.1%)、“不太赞同”(6.5%)、“很不赞同”(1.1%)和“说不清”及没有回答(3.6%)的仅占二成多。


 

 

 “80后”职场青年的基本状况之二:“80后”青年能够较好地遵守社会公德和职业道德,但一些人的功利化倾向明显

 

2008年5月-11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和北京市新英才学校“从‘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看我国的基础教育”课题组,对北京地区2590位在职“80后”青年和449位用人单位部门(人事)主管的问卷调查发现:当前,“80后”职场青年能够较好地遵守社会公德和职业道德,但一些人的功利化倾向明显。

社会公德是社会得以延续和发展的基础,是社会全体成员必须普遍遵守的准则。总体而言,“80后”青年能够较好地遵守社会公德。调查显示,表示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注意节约用水用电”的“80后”青年占69.0%;“保持公共卫生”(59.2%)、“爱护公共财物”(56.4%)、“节约纸张”(48.6%)、“减少一次性用品使用”(39.0%)、“不踩踏草地”(34.7%)以及为绿化环境“植树、养花”(29.6%)等社会公德行为,在“80后”青年中也得到了较好地体现。深入分析发现,“80后”青年在能够直接见效的公共道德层面(如节约用水用电、保持公共卫生、爱护公共财物等)比非直接见效的公共道德层面(如环保、绿化、公共生存空间等)身体力行的比例要高。

敬业精神、对所在单位的关心程度,以及工作的责任感和认真程度,是职业道德的具体体现。总体来说,“80后”青年的职业道德状况是良好的。调查显示,超过八成的“80后”青年认为自己的敬业精神强,给敬业精神的自评分平均为4.31分(打分标准是1-5分);表示对所在工作单位“非常关心”的“80后”青年占31.2%,表示“比较关心”的占49.5%。从实际的行为表现看,“80后”青年在单位分管领导的评价中,其责任感水平与做事认真程度均得到比较高的认可:有82.2%的“80后”青年认为分管领导对其责任感评价“非常高”(26.6%)和“比较高”(55.6%),有81.8%的人认为分管领导对其做事的认真程度评价“非常高”(28.0%)和“比较高”(53.8%)。

调查表明,在实际工作中的道德意识和道德行为方面,尽管有明确道德原则的“80后”青年明显多于由功利思想主导的人,但一些人还是存在着明显的实用主义和功利化的倾向:对于“想方设法让领导高兴是无可非议的”、“为了让客户喜欢,说些违心的话也没有关系”、“上下级之间没有民主可言”三种说法,仍有一些“80后”青年持同意的态度,比例分别为24.2%、28.6%和30.8%;对于领导交办的涉及违法违纪的事情,只有四成多的“80后”青年表示坚决不做,却有三成多的人表示看情势而定。从中可以看出,对一些大是大非却又与个人利益相关的问题,部分“80后”青年出于现实和功利的考虑,采取的是实用主义和功利化的态度。


 

 

“80后”职场青年的基本状况之三:“80后”青年具有较浓厚的工作兴趣和较积极的工作态度,但部分人缺乏攻坚克难的勇气和毅力

 

2008年5月-11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和北京市新英才学校“从‘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看我国的基础教育”课题组,对北京地区2590位在职“80后”青年和449位用人单位部门(人事)主管的问卷调查发现:当前,“80后”职场青年具有较浓厚的工作兴趣和较积极的工作态度,但部分人缺乏攻坚克难的勇气和毅力。

对现有工作的热爱程度和投入程度,是个人工作兴趣的重要体现。调查显示,对于现有工作的热爱程度,认为自己“非常热爱”的“80后”青年占15.2%,“比较热爱”的占51.8%,“一般”的占26.7%;对于现有工作的投入程度,认为自己“非常投入”的“80后”青年占25.8%,认为“比较投入”的占56.6%,认为“一般”的占14.6%。

调查还表明,多数“80后”青年能够遵守各项工作规定和纪律,表示没有出现过职业倦怠等不良现象的比例为57.9%,只有少数人出现过“迟到”(19.0%)、“早退”(7.2%)、“在上班时间干非工作上的事”(15.6%)、“装病”(1.9%)、“故意拖延工作”(3.2%)、“推诿责任”(2.2%)、“不愿干活”(10.7%)等违犯工作纪律的现象。对现有工作的安心程度,影响着一个人的工作责任感和纪律表现。调查显示,超过六成的“80后”青年表示“安心”现有工作,表示“不太安心”和“很不安心”的人仅占一成。

值得注意的是,在工作中遇到难题时,表示“独立思考,尽量依靠自身力量解决”的“80后”青年占63.0%,但仍有部分“80后”青年却在困难面前打了退堂鼓:有25.4%的人表示“视情况而定”,有2.4%的人表示“自己很少思考,直接求助他人”,还有0.8%的人表示“不管它,绕过去或避开”或者“推给同事去解决”(0.3%),合计近三成,反映出这部分人缺乏攻坚克难的勇气和毅力。


 

 

“80后”职场青年的基本状况之四:“80后”青年形成了相对融洽的职业人际关系,表现出较强的情绪控制能力,但吃苦耐劳等“情商”水平较弱

 

2008年5月-11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和北京市新英才学校“从‘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看我国的基础教育”课题组,对北京地区2590位在职“80后”青年和449位用人单位部门(人事)主管的问卷调查发现:当前,“80后”职场青年形成了相对融洽的职业人际关系,表现出较强的情绪控制能力,但吃苦耐劳等“情商”水平较弱。

职业人际关系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柔性工作环境,主要是指同事关系和上下级关系。调查显示,在处理上下级关系上,“80后”青年基本能够与单位领导保持较好的沟通,有近半数的人表示能够与领导进行“很多”(9.9%)和“比较多”(38.7%)的沟通;在与领导沟通的途径上,表示给领导提建议“很多”的人占3.4%,“比较多”的占23.6%,“不太多”的占56.6%。在与同事的沟通与合作上,表示与同事沟通“很多”和“比较多”的“80后”青年占80.7%,表示与同事合作“很多”和“比较多”的人也超过八成(82.1%),与同事沟通与合作不多的人均在少数。

意志力的强弱,有可能影响工作过程中的最终成败。“80后”青年在职场中的意志力,是通过其单位分管领导的评价来反映的。调查显示,表示被单位分管领导认为自己的意志力“非常强”的“80后”青年占19.8%,“比较强”的占53.6%。情绪控制能力,是体现个人心理素质的重要方面。社会公众对“80后”青年的印象之一,是他们比较以自我为中心,容易闹情绪,不顾及他人的感受。但本次调查的结果却显示,认为自己的情绪控制能力“很强”的“80后”青年占12.2%,认为“比较强”的占45.7%,认为“一般”的占34.6%,认为“比较弱”和“很弱”的只占5.4%。

“情商”越来越成为职业成功的重要因素,但本次调查显示,“80后”青年的“情商”状况已成为他们工作中的短板:超过半数的“80后”青年认为,他们在职场中最欠缺的首先是“吃苦耐劳”(50.9%),排在首位;其他依次是“心理素质”(27.9%)、“敬业精神”(26.4%)、“奉献精神”(26.4%)和“服从意识”(19.5%),分别排在二至五位。对于“80后”青年在职场中最欠缺的,用人单位部门主管也将“吃苦耐劳”排在首位;其他排在二至五位的依次是“敬业精神”、“奉献精神”、“纪律观念”和“服从意识”。这表明,对于“80后”青年职场中的不足,用人单位的评价与“80后”青年的自我评价大体一致,首位和后四项的内容基本相同;只是相比“心理素质”而言,用人单位认为“80后”青年更欠缺的是“纪律观念”。


 

 

“80后”职场青年的基本状况之五:“80后”青年多数人已适应现有的工作,具备了较强的工作能力和业务素质,但实践能力有待提高

 

2008年5月-11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和北京市新英才学校“从‘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看我国的基础教育”课题组,对北京地区2590位在职“80后”青年和449位用人单位部门(人事)主管的问卷调查发现:当前,“80后”职场青年多数人已适应现有的工作,具备了较强的工作能力和业务素质,但实践能力有待提高。

调查显示,近八成的“80后”青年表示已适应现有工作,其中“非常适应”的占18.6%,“比较适应”的占60.5%。具备较强的工作能力,是工作适应的基础。调查显示,认为自己的工作能力稳定的“80后”青年也近八成,其中“很稳定”的占22.0%、“比较稳定”的占56.9%。能否达到领导对工作上的要求,是工作能力的重要体现。调查显示,表示“完全能够达到工作要求”的“80后”青年占19.7%,“大部分能够达到工作要求”的占74.0%。对用人单位部门主管的调查也显示,认为“80后”青年“全部人能完成”工作任务的占3.3%,认为“大多数人能完成”的占81.1%。这表明,“80后”青年对自身工作能力的评价与用人单位的评价相一致。

实践能力体现在工作中,具体包括工作内容的计划性、工作安排的条理性、按时完成工作的情况等。比较而言,“80后”青年对工作中的计划性、条理性和信息收集处理能力的自我评价相对较低,自评的平均分分别为3.69分、3.87分和3.73分(按1-5分打分)。作为职业能力最基础的部分,“80后”青年在这些方面的不足势必会影响到他们的职场表现和职业发展,其实践能力还有待进一步提高。


 

 

“80后”职场青年的基本状况之六:“80后”青年具有较强的竞争意识和良好的创新能力,但开创工作局面的能力相对不足

 

2008年5月-11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和北京市新英才学校“从‘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看我国的基础教育”课题组,对北京地区2590位在职“80后”青年和449位用人单位部门(人事)主管的问卷调查发现:当前,“80后”职场青年具有较强的竞争意识和良好的创新能力,但开创工作局面的能力相对不足。

事业心,是职场竞争力的动力源。事业心的强弱,决定着职场竞争力的强弱。调查显示,近八成的“80后”青年认为自己的事业心强,其中认为自己的事业心“非常强”的人占23.9%、“比较强”的占53.0%,认为自己的事业心“比较弱”的人占极少数。

工作应变能力,能够直接衡量一个人的工作创新能力。调查显示,认为自己工作中的应变能力“很好”(11.9%)和“比较好”(49.1%)的“80后”青年超过六成。创新能力的高低,体现在各方面的工作行为之中。调查显示,表示对工作有过独到见解、解决过急难工作任务的“80后”青年占66.7%,表示承担过核心工作任务、有建议被领导采纳的占57.3%,表示有过创新项目的也占到40.1%。

开创工作局面的能力,是职场竞争能力的具体体现。“80后”青年开创工作局面的能力,是通过其单位分管领导的评价来测定的。调查显示,被单位分管领导认为工作局面开创能力“非常强”的“80后”青年占11.4%,“比较强”的占48.6%,合计达六成。另外,从“80后”青年的自我评价看,他们对自己工作效果的自评分平均为4.04分(按1-5分打分)。由此可以看出,“80后”青年开创工作局面的能力还相对不足,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


 

 

“80后”职场青年的基本状况之七:“80后”青年拥有较高的工作满意度和较强的工作成就感,但工作贡献度需要较大提升

 

2008年5月-11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和北京市新英才学校“从‘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看我国的基础教育”课题组,对北京地区2590位在职“80后”青年和449位用人单位部门(人事)主管的问卷调查发现:当前,“80后”职场青年拥有较高的工作满意度和较强的工作成就感,但工作贡献度需要较大提升。

调查显示,“80后”青年的工作满意度较高,表示工作成就感强的人超过六成,其中表示“非常强”的占9.2%、“比较强”的占53.2%;表示对工作单位的归属感强的“80后”青年也超过六成,其中表示“非常强”的占7.5%、“比较强”的占55.1%;近六成的“80后”青年认为个人才能在工作中得到发挥,其中认为得到“充分发挥”的占11.7%,认为“基本发挥”的占48.2%。

调查还显示,大多数“80后”青年能够达到工作要求并较好地完成工作任务,在参加过上年度工作考核的“80后”青年中,“优秀”(28.2%)和“良好”(44.2%)的人超过七成,“合格”的占24.9%,“基本合格”的占2.1%,“不合格”的仅占0.6%。

调查显示,大多数“80后”青年认为,目前自己的收入水平、社会地位、职业声望、发展空间和职场成就处于“中等”上下,认为处于“上等”或“下等”的人很少;同自己的中学同学相比,认为自己目前的收入水平、社会地位、职业声望、发展空间、职场成就等处于“中等”的“80后”青年的比例最高,认为“上等”和“下等”的比例也很低。

个人工作能力水平的重要体现,是对工作单位的贡献程度。调查显示,有近六成的人认为对单位的贡献“一般”(51.6%)和“比较小”(7.1%),认为对单位的贡献“很大”(5.0%)和 “比较大”的(30.7%)不足四成。如何充分调动“80后”青年的工作积极性和主动性,增强他们对工作单位的贡献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评价“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应坚持三条原则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和北京市新英才学校“从‘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看我国的基础教育”课题组研究发现,当前,对“80后”青年职场状况的社会舆论与评价存在诸多误区,其症结主要在于三点:一是以静态的过去的标准,从旧的经验和眼光,来评价“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二是以内在归因的方式,即主要从“80后”青年自身的问题出发,讨论“80后”青年的职场问题;三是将“80后”青年的职场表现与其政治生活、文化生活和闲暇生活等领域的表现,以及职场日常表现与社会重大事件中的表现混为一谈,没有进行必要的区分。为此,课题组认为,科学评价“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应该坚持以下三条原则:

第一,以时代标准和发展的眼光,评价“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

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成长环境,有自己独特的价值观念、文化标志和生活方式。每个时代的青年都是他们所处时代的产物,青年一代的时代特征最集中、最鲜明地体现社会变革与时代发展的内涵。这必然要求人们用属于“80后”青年的时代标准,去评价“80后”青年一代。纵观30年来的改革开放,“变革”和“转型”构成了青年一代生存和发展环境的基本特征——一切都处于变化、生长和进步之中。为此,评价“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必须坚持动态发展的时代标准,其具体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要以动态发展的标准、以未来社会的发展趋势与要求来评价;二是要坚持从青年本体出发、从青年社会化的过程出发、从青年对职业的新期待出发来了解和评价。

第二,以外在归因为主和信任支持的态度,评价“80后”青年的职业发展。

青年是时代的产物。“80后”青年的特征和问题基本上是由社会结构和社会制度所决定的,又是当今时代特征的直接反映。“80后”青年职业发展中的共性问题,主要是由外在的社会结构因素所决定的,尽管内在的个人因素是引发个人职业发展问题的主要原因。因此,宏观上评价“80后”青年的职场表现,首先应从社会结构和社会制度出发来探讨,而不是胶着于对“80后”青年的内在因素及自身问题的追究。同时,历史证明,青年是社会发展的重要依靠力量,尽管每一代青年都曾背负过上一代的质疑,但他们最终都会以超越上一代的优势登上历史的舞台。因此,只有充分相信青年,才能更好地依靠青年,发挥青年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生力军和突击队的作用。由此,要促进“80后”青年的职业发展,必须坚持信任而非失望、鼓励而非责备、扶持而非旁观、理解而非阻隔的态度。

第三,以区分不同领域、常态和非常态的表现为前提,评价“80后”青年的职业行为。

随着政党、国家和社会三者关系的日渐明晰,人们的政治生活、职业生活、文化生活和闲暇生活等领域越来越分化,“80后”青年在不同领域的表现越来越多元和多样。根据“80后”青年在某一领域的表现来推测其他领域的表现将会越来越困难,也会越来越缺乏科学性。另一方面,在危及国家或民族的社会重大事件发生时,社会成员尤其是青年群体一般会表现出优于日常的非常态的行为和举动,随着社会重大事件的发生而出现;同时,也会随着社会重大事件的结束而逐渐减弱,恢复常态。由此,评价“80后”青年的职场行为,需要区分其在政治、经济、文化、闲暇和生活方式等不同领域的差异,避免以“80后”青年在生活方式、闲暇生活和文化生活等方面的新奇行为,来推断他们的职场行为;同时,也要避免将“80后”青年在社会重大事件中的良好表现,强加到其职业日常行为之中,以他们在重大事件中的表现作为常态要求,而是要秉承日常生活的要求来规范他们的职业行为。


 

 

“80后”职场青年基础教育经历的主要问题之一:学校的公益活动重捐款捐物、轻志愿服务,对学生的生命价值观教育更显不足

 

2008年5月-11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和北京市新英才学校“从‘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看我国的基础教育”课题组,对北京地区2590位在职“80后”青年的问卷调查发现:在公共道德方面,“80后”职场青年的总体关注度略低,有重直接见效、轻间接见效的倾向。这与“80后”青年基础教育经历中,学校的重捐款捐物、轻志愿服务的公益活动直接相关,也与生命价值观教育的深刻度不够关系显著。

(1)“80后”青年在基础教育阶段参与公益活动的情况,对其职场的公共道德观念及表现有着重要影响;重捐款捐物的“经济化”公益活动、轻志愿服务等的非“经济化”公益活动的基础教育经历,是“80后”青年在公共道德中重直接见效、轻间接见效倾向的一个重要原因。

回归分析发现,基础教育经历中的参与公益活动得分,与“80后”青年的职场公共道德表现的关系最为显著。“80后”青年在基础教育阶段参与公益活动的情况,对其后来的公共道德观念及表现有着重要影响。而调查显示,“80后”青年在基础教育阶段参与公益活动最多的是“捐款”(92.9%)和“捐物”(77.1%);而参与过“志愿服务”(45.2%)、“义务献血”(25.4%)、“义卖”(6.5%)、“抢险救灾”(3.2%),以及曾经“见义勇为”(11.2%)的人的比例却不高甚至很低。

研究认为,捐款、捐物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同情心”教育,虽然属于公共道德教育,也会对公共道德教育起到一定的效果,但是这种公共道德教育具有明显的“经济化”意识——用财力、金钱表达道德关怀,也可以说是“道德的经济化”。在这种“经济化”的公益活动普遍被强化的同时,非“经济化”的公益活动(如志愿服务、义务献血、义卖,甚至见义勇为)却被淡化甚至忽视了。这一基础教育阶段的经历,是“80后”职场青年总体上公共道德关注度略低,一些人只注重能够直接见效的公共道德层面(节约水电、公共卫生、公共财物),而不太注重间接见效的公共道德层面(环保、绿化、公共生存空间)的一个重要原因。

(2)“80后”青年职场中的道德表现,与基础教育阶段生命价值观教育的深刻度显著相关;对生命价值观教育印象深刻的“80后”青年不到半数,其中的问题值得反思,“生命教育”的理念应引起高度重视。

相关分析显示,“80后”青年在基础教育阶段所受生命价值观教育的印象水平,与其进入职场后的公共道德行为、对“跳槽”的评价倾向、功利化倾向之间存在着显著的相关关系。其中,基础教育阶段的生命价值观印象水平(深刻程度),与公共道德行为的发生与否、进入职场后对业绩考核必要性的评价,以及对“与单位共患难是忠诚度的最高境界”、“随意跳槽会严重影响单位人才梯队的培养”、“个人跳槽与单位期望人才相对稳定是一对矛盾”三种说法的赞同程度,都呈正相关关系;与对“为了让客户喜欢,说些违心的话也没有关系”、“上下级之间没有民主可言”两种说法的赞同程度,呈负相关关系。

调查显示,在中小学的教育中,“80后”青年对生命价值观教育总体印象“非常深刻”的占13.6%,“比较深刻”的占34.7%,“一般”的占27.8%,“不太深刻”的占10.8%,“很不深刻”的占2.5%,“从未有过”的占5.4%,“说不清”和没有回答的占5.3%。表示对生命价值观教育印象深刻的人不到半数,说明基础教育阶段的生命价值观教育还很不够,其中的问题值得我们反思并需要引起高度的重视。


 

 

“80后”职场青年基础教育经历的主要问题之二:教师对出现问题的学生处理方式不当甚至错误的现象比较普遍,对学生日后的自信心和身心素质烙下阴影

 

2008年5月-11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和北京市新英才学校“从‘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看我国的基础教育”课题组,对北京地区2590位在职“80后”青年的问卷调查发现:“80后”青年的职场素质表现比较一般,特别是心理素质存在一些弱点,整体身心素质有待磨练和提高。基础教育阶段,教师对学生考试成绩不佳时的态度和处理方式,对“80后”青年日后的自信心和身心素质具有重要影响。而基础教育经历中,教师对出现问题的学生当众批评、拿他人比较,甚至惩罚、冷落、责骂等错误的处理方式还比较普遍,对有过这些经历的“80后”青年的自信心和身心素质打上烙印,烙下阴影。

回归分析表明,基础教育经历中,教师对学生考试结果不好时的态度和处理方法,与“80后”职场青年的身心素质的关系及影响显著,对其自信心的影响深刻。而调查显示,对于“在中小学阶段,当你考试没考好时,你遭遇过老师哪些对待方式”(多选题),超过半数的“80后”青年选择了老师会单独进行“个别批评”,选择老师会“当众批评”和“拿我和别人比差距”的均达到1/4多,选择老师会让学生“惩罚性做作业”的占1/6,选择老师会“冷落我”的占1/10,还有选择老师会惩罚学生劳动的,以及“用难听的话骂我”的。

这表明,在基础教育当中,教师用错误的方法处理学生学习成绩不佳的问题还比较普遍。学生考试成绩的好坏大多数情况下既与个人态度、习惯、家庭教育配合、学习能力等相关,更与教师本身的教学水平、教学质量、学习氛围等相关,尤其是教师的关心与耐心程度有时更为关键。应该说,对于考试没考好的学生当众批评、拿其与他人比较,甚至惩罚、冷落、责骂都是不对的,甚至是错误的。有过这样经历的“80后”青年,其自信心和身心素质自然会打上烙印,烙下阴影。

调查还发现,在“80后”青年的基础教育经历中,小学班主任当众发过脾气的情况也比较普遍:认为小学班主任当众发脾气的情况“很多”的“80后”青年占11.3%,认为“比较多”的占35.9%,两者合计近五成;认为“比较少”的占45.2%,认为“没有”的只占2.8%,“说不清”和没有回答的占4.9%。


 

 

“80后”职场青年基础教育经历的主要问题之三:教师对学生学习方法的指导不够重视,有待提高

 

2008年5月-11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和北京市新英才学校“从‘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看我国的基础教育”课题组,对北京地区2590位在职“80后”青年的问卷调查发现:基础教育阶段教师对学生学习方法的指导,对“80后”青年日后的工作能力具有直接影响。但教师对学生学习方法的指导还不够重视,近四成的“80后”青年认为教师对学生学习方法指导的重视程度一般。

调查显示,在基础教育阶段,认为教师“很重视”(8.6%)和“比较重视”(43.9%)指导学生学习方法的“80后”青年刚超过半数;有37.9%的人认为教师对指导学习方法的重视程度“一般”,与认为“不太重视”(4.2%)、“很不重视”(1.9%)和“说不清”(2.2%)的人合计达46.2%。这表明,基础教育阶段教师对指导学生学习方法的重视程度有待提高,以对于学生走入职场后能够不断提高工作能力打好基础,施加更积极的影响。


 

 

“80后”职场青年基础教育经历的主要问题之四:近四成半的小学教师对新生适应性的重视程度不够

 

2008年5月-11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和北京市新英才学校“从‘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看我国的基础教育”课题组,对北京地区2590位在职“80后”青年的问卷调查发现:基础教育经历中,教师对新生适应性的重视程度与“80后”青年进入职场后对工作的适应程度,存在显著的相关性;认为小学教师对新生适应性的重视程度一般和不太重视甚至不重视的“80后”青年近四成半。

相关分析表明,在基础教育经历中,老师对新生适应性的注重程度与“80后”青年在职场中的适应能力具有显著的相关性;交互分析也表明,基础教育阶段教师对新生适应性不同的重视程度,对“80后”青年进入职场后对工作的适应程度差异显著。但对“80后”青年基础教育经历的调查显示,对于在小学新入学时,教师对新同学适应性的重视程度,表示“很重视”的“80后”青年占8.1%,表示“比较重视”的占41.7%,合计不足五成;表示教师对新同学适应性的重视程度“一般化”(37.8%)、“不太重视”(3.4%)、“不重视”(3.4%)的“80后”青年近四成半。可见,小学教师对新生适应性的重视程度还有待提高。


 

 

“80后”职场青年基础教育经历的主要问题之五:基础教育中的社会实践活动、学生动手动脑能力的培养明显欠缺

 

2008年5月-11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和北京市新英才学校“从‘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看我国的基础教育”课题组,对北京地区2590位在职“80后”青年的问卷调查发现:

(1)与“80后”青年职场个人才能发挥程度最相关的,是基础教育阶段所学知识与生活结合的状况;而认为中学阶段所学知识对理解社会现实只有一些帮助的人超过半数,认为没有帮助和说不清的超过一成半。

对于“80后”青年基础教育阶段所学知识与生活结合的状况,调查表明,认为在中学所学到的知识对理解社会现实生活“有很大帮助”的“80后”青年占8.0%,认为“有较大帮助”的占25.4%,认为“有一些帮助”的占51.3%,认为“没有帮助”的占10.0%,“说不清”和没有回答的占5.4%。可见,基础教育经历中,“80后”青年知识与生活结合的状况不很理想。

(2)基础教育阶段动手做实验的经历,与“80后”青年的职场个人才能的发挥,以及应对职场困难的方式具有相关性;而有近四成的人认为中学阶段做实验的机会一般,认为机会很少和比较少的近二成。

相关分析表明,基础教育阶段动手做实验的经历,与“80后”青年的职场个人才能的发挥,以及应对职场困难的方式具有相关性。而调查显示,在中学阶段,“80后”青年认为自己动手做实验的机会“非常多”和“比较多”的人不足四成;认为实验机会“一般”的占37.2%,认为实验机会“比较少”和“很少”的占19.8%,认为“没有过”的占1.7%,合计达58.7%。调查还显示,来源于农村的“80后”青年比来源于城镇的“80后”青年,中学阶段自己动手做实验的机会就更加偏少。这表明,“80后”青年基础教育经历中动手做实验的状况不理想,基础教育应当更多地提供学生自己动手做实验的机会,以利于他们今后走入职场个人才能的发挥,以及应对工作困难的能力。


 

 

“80后”职场青年基础教育经历的主要问题之六:能独立完成作业的学生只有半数,应给予高度重视

 

2008年5月-11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和北京市新英才学校“从‘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看我国的基础教育”课题组,对北京地区2590位在职“80后”青年的问卷调查发现:基础教育阶段做作业的认真程度与完成情况,与“80后”青年的职场纪律性表现存在正相关关系;表示中小学阶段能够认真完成作业的“80后”青年超过六成半,但只有一半多一点的人表示能够独立完成作业,应该引起高度重视。

回归分析显示,影响“80后”青年在职场纪律性表现的基础教育经历,首先是做作业的认真程度,其次是高中毕业时自我综合素质评价水平,再次是完成家庭作业情况。

“80后”青年在基础教育阶段对于做作业的认真程度和完成情况,与其职场的纪律性表现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联系。交互分析表明,在基础教育阶段做作业越是认真的“80后”青年,在工作中的纪律性得分越高;反之,做作业认真程度越低的人,工作中的纪律性得分也越低。

调查结果显示,“80后”青年在中小学阶段做作业时的认真程度和完成情况如下:表示做作业时“非常认真”的“80后”青年占18.0%,“比较认真”的占48.2%,“一般化”的占23.2%,“不太认真”的占4.9%,“很不认真”的占3.0%,“说不清”和没有回答该问题的占2.7%;表示作业“全部独立完成”的“80后”青年占51.3%,“部分独立完成、部分由父母或家教、同学等帮助完成”的占23.9%,“部分独立完成、部分抄同学作业完成”的占18.2%,“花钱请人帮助完成”的占0.5%,“完不成、能做多少算多少”的占3.7%。

上述调查结果,从主观态度来看,认为做作业认真的人占66.2%,不认真的人占7.9%;但从客观结果来看,全部独立完成作业的人只占一半多一点,抄袭同学作业的人高达18.2%,这是值得特别注意的问题。


 

 

“80后”职场青年基础教育经历的主要问题之七:近半数的学生中学阶段的自学能力处于一般及以下

 

2008年5月-11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和北京市新英才学校“从‘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看我国的基础教育”课题组,对北京地区2590位在职“80后”青年的问卷调查发现:基础教育阶段自学能力,与“80后”青年的职场创新能力关系显著;但有近半数的“80后”青年认为自己中学阶段的自学能力一般及以下。

相关分析显示,高中毕业时的状况和自学能力,对“80 后”青年的职场创新能力相关关系显著;“80后”青年对高中毕业时各方面的总体自我评价接近较好,但与创新能力直接相关的“信息收集能力”、“创造性思维能力”和“科学精神”的打分排位最低,近半数的人认为自己的自学能力一般甚至很弱。

对于基础教育的“产品”,“80后”青年对高中毕业时的自我评价总体来说还是接近较好的,打分均值都在3.50-4.11分之间。其中,打分均值超过4分(较好)的是“责任感”(4.11分)、“宽容性”(4.07分)和“独立性”(4.05分),排在前三位;打分均值排在最后三位的是“信息收集能力”(3.67分)、“创造性思维能力”(3.62分)和“科学精神”(3.50分)。而正是这相对分值低的三项与“80后”青年走入职场后的创新能力直接相关,说明基础教育中对学生创新能力的培养还需要加强。“80后”青年也认为,在中小学阶段,最需要培养的首先是“心理素质”,其次是“创新能力”,其选择比例均大大超出其他选项。

中学阶段的自学能力,与“80后”青年的职场创新能力具有重要的相关性。调查显示,认为自己中学阶段自学能力“很强”的“80后”青年占11.1%,“比较强”的占39.3%,“一般化”的占38.3%,“比较弱”的占6.1%,“很弱”的占2.8%;“说不清”和没有回答的占2.6%。自学能力应该是每一个学生都应该具备的。有近半数(47.2%)的“80后”青年认为自己在中学阶段的自学能力一般,甚至比较弱或很弱,说明基础教育中对学生自学能力的培养是存在较大问题的。


 

 

“80后”职场青年基础教育经历的主要问题之八:超过半数的学生与班主任的沟通少、效果差,师生共同处理班级事物的机会更是缺乏

 

2008年5月-11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和北京市新英才学校“从‘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看我国的基础教育”课题组,对北京地区2590位在职“80后”青年的问卷调查发现:“80后”青年与单位同事的沟通、合作能力较强,而与领导的沟通、合作能力较弱。这与他们在基础教育经历中,与班主任的沟通以及教师与同学一起处理班级事物的状况有直接关系。相当数量的“80后”青年在基础教育阶段与班主任的沟通较少、效果较差,师生共同处理班级事物的机会更是缺乏。

(1)在基础教育经历中,中小学班主任与“80后”青年的沟通频率和效果,与他们职场中和单位领导沟通的状况呈现显著的正相关性;近二成的“80后”青年与中小学班主任比较少、很少甚至没有沟通过,表示沟通效果一般、较差甚至很差的人超过半数。

交互分析显示,基础教育经历中,与中小学班主任沟通次数越多、沟通效果越好的“80后”青年,进入职场后与领导的沟通、合作能力越强,反之越弱。但调查结果显示,对于在中小学阶段,班主任与“80后”青年沟通的次数,表示“非常多”的“80后”青年占12.1%,表示“比较多”的占32.0%,表示“一般”的占36.1%,表示“比较少”的占7.1%,表示“很少”的占8.1%,表示“没有沟通过”的占2.3%;对于在中小学阶段,班主任与“80后”青年沟通的效果,表示“很好”的“80后”青年占8.3%,表示“比较好”的占32.5%,表示“一般”的占41.4%,表示“较差”的占6.3%,表示“很差”的占3.6%,表示“说不清”和没有回答的占7.8%。这表明中小学阶段,班主任与“80后”青年的沟通状况并不理想,这与他们走入职场后与单位领导的沟通状况总体是一致的。

(2)基础教育经历中,中学老师让“80后”青年对班级事务一起出主意、想办法的状况,对他们职场中的沟通能力具有显著的正相关性;但近六成的“80后”青年表示中学阶段,师生共同应对班级事物不太多、很少甚至没有过。

交互分析显示,基础教育经历中,“80后”青年上中学时,老师让学生对班级事务一起出主意、想办法的情况,对他们进入职场后与同事和领导的沟通能力关系显著:在基础教育阶段,师生一起想办法应对班级事务的频次越高,学生进入职场后的沟通能力越强,反之就越弱。但调查结果显示,对于上中学时,老师让学生对班级事务一起出主意、想办法的情况,“80后”青年表示“非常多”的占9.3%、“比较多”的占30.5%,表示“不太多”的占39.3%、“很少”的占10.9%,表示“没有过”的占5.9%,表示“说不清”和没有回答的占4.5%。这表明,基础教育阶段,师生共同应对班级事物的程度较弱,师生之间平等沟通的机会有待加强。


 

 

“80后”职场青年基础教育经历的主要问题之九:近半数的学生在中学阶段应用所学知识的能力处于一般及以下

 

2008年5月-11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和北京市新英才学校“从‘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看我国的基础教育”课题组,对北京地区2590位在职“80后”青年的问卷调查发现:基础教育阶段中应用所学知识和方法的能力,对“80后”青年的职场竞争力具有显著的相关性;而有近半数的“80后”青年认为在中学阶段,应用所学知识和方法的能力在一般及以下,应引起高度重视。

相关分析显示,基础教育经历中,对中学阶段应用所学知识和方法的能力对“80后”青年的职场事业心强度和开创工作局面的能力,存在着显著的相关性与差异性;但调查表明,认为在中学阶段所学知识和方法的应用能力“非常好”的“80后”青年占7.9%,认为“比较好”的占44.2%,认为“一般”的占39.2%,认为“不太好”的占3.9%,认为“很差”的占1.8%,“说不清”和没有回答的占3.1%。基础教育中,学生应用所学知识和方法的能力明显缺乏,应引起高度重视。


 

 

“80后”职场青年基础教育经历的主要问题之十:近四成的学生在学习中的劳逸结合能力欠缺

 

2008年5月-11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和北京市新英才学校“从‘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看我国的基础教育”课题组,对北京地区2590位在职“80后”青年的问卷调查发现:基础教育阶段学生学习中的劳逸结合状况,对“80后”青年的职场适应性具有显著的相关性;而有近四成的“80后”青年在基础教育阶段学习中的劳逸结合能力欠缺。

(1)基础教育经历中,学习时劳逸结合的情况与“80后”青年进入职场后对工作的适应程度,存在显著的相关性和差异性;认为学习中能够做到劳逸结合的“80后”青年占六成,但仍有近四成的人只是偶尔能够做到或做不到。

交互分析表明,基础教育阶段学习中不同的劳逸结合的情况,对“80后”青年进入职场后对工作的适应程度差异显著。但调查显示,对于上中小学时,学习中自己劳逸结合的情况,认为“完全能够做到”劳逸结合的“80后”青年占11.0%,认为“比较能够做到”劳逸结合的占49.3%;认为“偶尔能够做到”劳逸结合的占29.3%,认为“做不到”劳逸结合的占3.7%,“说不清”的占3.9%,三者合计近四成,说明基础教育对学生自我调节与劳逸结合能力的培养还有待加强。

(2)基础教育阶段“个人爱好”的情况对“80后”青年身心素质的行为体现具有一定的影响,尽管八成多的人在中小学阶段曾经有过个人爱好,但不稳定的人占五成多。

回归分析表明,基础教育阶段“个人爱好”的情况对“80后”青年身心素质的行为体现具有一定的影响。调查显示,在中小学阶段“有个人爱好,并且很稳定”的“80后”青年占30.8%,“有个人爱好,但不太稳定”的占54.4%,“没有个人爱好”的占4.6%,“说不清”和没有回答的占10.3%。


 

 

中小学教育最需要培养学生的是什么:“80后”职场青年与用人单位对基础教育的反思差异较大

 

2008年5月-11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和北京市新英才学校“从‘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看我国的基础教育”课题组,对北京地区2590位在职“80后”青年和449位用人单位部门(人事)主管的问卷调查发现:基础教育经历对一个人的职场表现具有深刻的根基性的全方位的影响。“80后”青年认为,在中小学阶段最需要培养的是创新能力和心理素质;而用人单位却认为,在中小学阶段最需要培养的是团结意识和道德观念,两者存在较大的差异。

(1)近七成的“80后”青年认为,基础教育的质量对一个人的职场状况的影响很大和比较大;“80后”青年认为,在中小学阶段最需要培养的首先是“创新能力”,其次是“心理素质”,再次是“团结意识”和“自尊自信”,“文化水平”和“道德观念”被排在五至六位。

调查显示,对于中小学教育的质量对一个人职场状况的影响程度,认为“影响很大”的“80后”青年占19.1%,认为“影响比较大”的占49.7%,认为“影响比较小”的占21.6%,认为“没有影响”的占3.0%,“说不清”的占3.5%,没有回答的占3.1%。

调查显示,对于中小学阶段最需要培养的是什么,“80后”青年认为是“创新能力”的占39.3%,排在首位;认为是“心理素质”的占36.7%,排在第二位;其他依次为:“团结意识”(27.4%),“自尊自信”(25.2%),“文化水平”(23.8%),“道德观念”(23.3%),“吃苦耐劳”(22.9%),“礼仪举止”(17.2%),“应变能力”(12.2%),“纪律观念”(11.8%),“敬业精神”(11.7%),“竞争意识”(7.9%),“奉献精神”(7.3%),“协调能力”(6.4%),“服从意识”(3.9%)。

(2)超过六成的用人单位部门主管认为,“80后”青年的职场状况与基础教育的关系非常大和比较大;近六成的用人单位部门主管认为,“一个人在中小学阶段学习成绩好,走上工作岗位后也优秀”是可能的;用人单位部门主管认为,在中小学阶段最需要培养的首先是“团结意识”和“道德观念”,其次才是“创新能力”,再次是“吃苦耐劳”,这与“80后”青年的认知存在较大差异。

对用人单位部门主管的调查显示,认为“80后”从业人员的职场状况与他们所受的中小学教育的“关系非常大”和“比较大”的人达到61%,认为“关系比较小”的人占25.2%,认为“没有关系”的只有5.1%,“说不清”的占7.1%。

调查还显示,对于“一个人在中小学阶段学习成绩好,走上工作岗位也优秀”的可能性,认为“很有可能”和“较有可能”的用人单位部门主管达到59.2%,认为“不太可能”和“不可能”的占19.9%,“说不清”的也近二成。

调查显示,对于中小学阶段最需要培养的是什么,用人单位部门主管认为是“团结意识”和“道德观念”的分别占38.1%,排在首位;认为是“心理素质”的占35.4%,排在第二位;认为是“创新能力”的占32.9%,排在第三位;其他依次为:“吃苦耐劳”(28.2%),“敬业精神”(19.8%),“自尊自信”(18.7%),“礼仪举止”(15.1%),“纪律观念”(14.9%),“奉献精神”(14.4%),“文化水平”(14.2%),“应变能力”(8.8%),“协调能力”(5.9%),“竞争意识”(5.4%),“服从意识”(4.3%)。这与“80后”青年的认知与选择,存在较大的差异。

 

 

 

联系人:

杨长征(电话:010-88422055)

李广文(电话:010-68430768)

电子信箱:cyacra@sina.com

 
责任编辑: 来源: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