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韩三国首都小学生生活习惯研究报告

 

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加快,当代中国少年儿童成长在多元文化背景之下。在这种情形下,比较不同文化背景下少年儿童的成长和发展状况,对于客观评价中国少年儿童的发展状况和趋势,借鉴各国少年儿童教育和培养的经验方法,具有重要价值。为此,2006年10月开始,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日本青少年研究所、韩国青少年开发院三家研究机构对三国首都北京、东京、首尔小学生共同实施生活习惯调查研究。调查对象为三国首都小学4年级~6年级的学生。实施方法是在三国首都分别随机抽取若干区,每个区抽选两所学校,每所学校在四、五、六年级各抽取一个班,集中发卷、集中收回。

其中,北京市调查了海淀区、丰台区、石景山区、宣武区、西城区、通州区共12所学校1551名小学生;东京调查了荒川区、北区、杉并区、涉谷区、目黑区共16所学校1576名小学生,首尔调查了中浪区、东大门区、麻浦区、西大门区、永登浦区、衿川区、道峰区、松坡区、江东区、瑞草区、城东区、江北区、种路区、阳川区、铜雀区、城北区共17所学校2114小学生。

北京被调查小学生的男女比例分别为50.1%、49.9%;东京为51.0%、49.0%;首尔为51.5%、48.5%;年级分布中,北京四、五、六年级的小学生比例分别为33.9%、33.3%、32.8%;东京为33.9%、30.3%、35.8%;首尔为33.0%、33.7%、33.2%。

被调查的小学生中,北京有84.3%为独生子女、15.7%为非独生子女;东京有18.3%为独生子女、81.7%为非独生子女;首尔有12.0%为独生子女、88.0%为非独生子女。

 

一、健康生活

 

马克思把健康称为人的第一权利;美国哲学家爱默生认为健康是人的第一财富;英国教育家洛克强调若没有健康就不可能有什么幸福可言;德国哲学家叔本华形象地指出,一个健康的乞丐比有病的国王更幸福……一个国家的健康素质,对推动社会全面进步、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具有重要作用。少年儿童的健康素质是整个民族健康素质的基础,健康素质离不开健康的生活习惯。

(一)饮食习惯

少年儿童时期是人生发展的重要阶段,这时儿童的身体发育很快,身高和体重迅速增长,机体各系统器官逐渐发育成熟。这时他们需要的能量和各种营养素的数量相对要比成年人高。众所周知,营养是健康生活的物质基础,一日三餐是获取营养的重要途径。合理饮食不仅能促进少年儿童的身体发育,而且有助于增强少年儿童的大脑活力,提高他们的学习能力,使他们有旺盛的精力、健壮的体力和饱满的自信心来迎接每一天的生活。

1.九成多东京小学生及北京小学生、近八成首尔小学生经常吃早餐

早餐在人一天的生活中格外重要,对小学生来说更是如此。这是因为早餐是一天能量和营养素的重要来源之一,营养充足的早餐不仅能保证学生的膳食营养摄入,也能促进学习效率。不吃早餐难以保证一天所需的能量和蛋白质,这种不足无法在午餐和晚餐中得到充分补偿。不能保证每天摄入高质量的早餐,也会使学生的身体耐力和学习精力下降,饥肠辘辘往往会降低学生对周围环境的反应能力和获取信息的能力,使注意力不能集中。

本次调查发现,三国首都小学生绝大多数能够每天吃早餐。具体而言,北京小学生总是吃早餐的比例为92.1%,有时吃早餐的比例为4.7%,很少或者不吃早餐的为3.2%;东京小学生总是吃早餐的比例为93.6%,有时吃早餐的比例为3.8%,很少或者不吃早餐的为2.7%;首尔小学生总是吃早餐的比例为80.0%,有时吃早餐的比例为9.1%,很少或者不吃早餐的为11.0%。可见,东京小学生、北京小学生吃早餐的比例均在92%以上,而首尔小学生吃早餐的比例相对低些,与北京、东京小学生相差10多个百分点。相反,首尔小学生很少吃早餐或不吃早餐的比例较高,占一成多。

2.北京小学生饮食结构更趋于合理,首尔小学生饮食结构相对差些

合理饮食不仅需要科学的进餐制度作保证,更重要的是离不开一日三餐的营养搭配。营养学研究成果表明,人的一日三餐需要摄食蔬菜、鱼、肉、奶、水果等各类营养物质。中日韩三国均属亚洲国家,在饮食结构上比较相近。本次研究中,我们也重点调查了三国首都小学生的饮食结构。

 

表1-1  北京、东京和首尔小学生一日三餐的主要食物(%)

食物

选项

北京

东京

首尔

平均数

蔬菜类

几乎每天

87.8

73.1

50.3

68.2

每周2、3次

7.7

16.8

28.2

18.7

偶尔

4.3

8.5

17.4

10.9

从不

0.3

1.5

4.1

2.2

肉类

几乎每天

56.3

29.6

15.2

31.6

每周2、3次

28.9

47.2

39.0

38.5

偶尔

14.3

21.0

40.7

27.0

从不

0.4

2.2

5.1

2.8

鱼和水产类

几乎每天

13.7

18.7

14.6

15.6

每周2、3次

42.9

48.4

36.1

41.8

偶尔

40.9

29.7

40.3

37.3

从不

2.5

3.2

9.1

5.4

水果

几乎每天

84.8

40.3

64.9

63.4

每周2、3次

9.7

31.5

21.8

21.1

偶尔

5.1

23.9

11.3

13.2

从不

0.4

4.3

2.1

2.3

牛奶

几乎每天

69.8

50.3

60.1

60.0

每周2、3次

14.2

14.0

14.8

14.4

偶尔

13.2

17.6

13.9

14.8

从不

2.8

18.2

11.2

10.8

 

从表1-1中数据可以看出,北京小学生吃蔬菜的习惯最好,有95.5%的小学生经常吃蔬菜(几乎每天都吃及每周两三次);其次是东京小学生,经常吃蔬菜的比例为89.9%;排在末位的是首尔小学生,经常吃蔬菜的小学生有78.5%。在吃肉方面,经常吃肉的比例,北京85.2%,东京76.8%,首尔54.2%;吃鱼等水产品方面,东京小学生经常吃的比例最高(67.1%),其次是北京小学生(56.6%),第三是首尔小学生(50.7%);吃水果方面,北京小学生经常吃的比例为94.5%,其次是首尔小学生86.7%,第三位是东京小学生(71.8%);84.0%的北京小学生、74.9%的首尔、64.3%的东京小学生经常喝牛奶。可见,在健康饮食方面,三国首都小学生中,北京小学生的饮食结构更趋于合理,他们进食蔬菜、肉、鱼、奶、水果的比例均比较高,并在各项中均占据首位。而首尔小学生进食上述各类营养物质的比例相对低些。值得关注的是,作为曾以“一杯牛奶强壮一个民族”为骄傲的日本,东京小学生经常喝奶的比例却是三个首都城市中最低的。

3.四成东京小学生经常吃油炸类和高糖类垃圾食品,近两成北京小学生和首尔小学生经常吃方便面等零食

零食是饮食的组成部分,也是孩子们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食物之一。它虽然不像主食、副食那样受人重视,但零食在饮食结构中的地位却从来没有动摇过。能否理性地、科学地进食各种零食,对孩子们的健康有重要影响。本次研究中,我们对三国首都小学生进食零食的情况进行了调查。

 

表1-2 北京、东京和首尔小学生经常进食的零食(%)

食物

选项

北京

东京

首尔

平均数

薯片等零食

几乎每天

10.1

11.9

8.7

10.1

每周2、3次

16.9

27.2

22.9

22.4

偶尔

64.1

43.6

43.8

49.7

从不

8.9

17.3

24.6

17.8

巧克力等糖果

几乎每天

8.4

12.8

6.1

8.8

每周2、3次

19.9

27.2

17.2

21.0

偶尔

60.8

41.2

44.6

48.4

从不

10.9

18.8

32.1

21.8

方便面

几乎每天

3.8

2.7

4.0

3.6

每周2、3次

15.1

9.5

15.0

13.4

偶尔

69.5

39.9

43.0

49.9

从不

11.6

48.0

38.0

33.2

 

表1-2的数据表明,在孩子们吃的各类零食中,高糖类、油炸类及方便面类等国际公认的“垃圾食品”占据了一定位置。其中,薯片类等油炸食品,日本小学生吃的最多,有39.1%经常吃,其次是首尔小学生(31.6%),第三位是北京小学生( 27.0%);巧克力糖果等高糖食品,日本小学生吃的也最多(40.0%),其次是北京小学生(28.3%),排在第三位的是首尔小学生(23.3%);对于方便面等食品,北京小学生和首尔小学生常吃的比例接近,分别为18.9%和19.0%,东京小学生经常吃的比例为12.2%。

可见,东京小学生对油炸类零食、高糖类零食均比较热衷,在三国首都小学生中居首位。北京小学生吃方便面类方便食品较多。总体来说,三国首都小学生的父母对孩子科学吃零食良好生活习惯的培养较为忽略。有益的零食能更好地满足身体对多种维生素和矿物质的需要,在三餐之间加吃零食的儿童,比只吃三餐的同龄儿童更易获得营养平衡。但是孩子往往缺乏自我控制能力,对喜欢的零食容易贪食,甚至不顾零食的质量及营养成分。在这方面,成年人需要大加引导。

4.小学生边看电视边吃饭的就餐方式比较普遍,东京小学生最甚,占八成多

良好的饮食习惯不仅是吃饱吃好、干净卫生、营养搭配合理,还包括科学的就餐方式。但这往往被成人和孩子们忽视。

调查发现,经常“边看电视边吃饭”的北京小学生为44.8%,其中,总这样的12.0%,大致这样的13.2%,有时这样的19.6%;经常“边看电视边吃饭”的东京小学生为80.6%,其中,总这样的46.4%,大致这样的20.5%,有时这样的13.7%;经常“边看电视边吃饭”的首尔小学生为50.1%,其中,总这样的11.8%,大致这样的21.4%,有时这样的16.9%。平均起来,57.7%的小学生经常边看电视边吃饭,已经过半。可见,边看电视边进餐的现象在三国首都小学生中均比较普遍,东京小学生这方面的习惯最突出,其次是首尔小学生,排在第三位是北京小学生。

研究表明,边看电视边吃饭是非常不健康的就餐方式。边看电视边进餐的孩子,饭量要比一心一意吃饭的孩子小得多,因为边看电视边进餐,加大了大脑负担,使人体分配给消化器官的大量血液不得不抽回一部分给大脑,致使消化液剧减,影响食物消化及胃肠功能,降低食欲。另外,孩子的感受力很强,信息过剩和辐射都会导致机体工作能力降低。孩子的大脑不能在消化食物的同时又消化从电视获得的信息,由此便会出现消化和食欲的紊乱。再者,电视机的灰尘里还含有致癌物质,会引发心血管病、免疫功能受损、内分泌失调等疾病。

5.三国首都七成左右小学生与家人共进早餐,九成左右小学生与家人共进晚餐,其中东京小学生与家人一起进餐的比例最高

与饮食习惯相联系,进餐氛围也是科学进餐的重要部分。例如和谁一起吃饭、吃饭时的情绪、心理等对孩子就餐均有较大影响。本次研究调查了孩子平时和谁一起吃早饭和晚饭(见表1-3和1-4)。

 

表1-3 北京、东京、首尔小学生早饭和谁一起吃(%)

 

北京

东京

首尔

平均数

总是和家人一起

56.0

44.9

38.5

45.6

大多和家人一起

12.0

34.4

36.0

28.4

大多一个人

19.9

18.8

16.8

18.3

大多和同学一起

8.6

0.1

0.2

2.7

基本上不吃

3.5

1.8

8.5

5.0

总体

100.0

100.0

100.0

100.0

 

表1-4 北京、东京、首尔小学生晚饭和谁一起吃(%)

 

北京

东京

首尔

平均数

总是和家人一起

82.2

54.4

48.7

60.4

大多和家人一起

9.5

39.9

39.5

30.7

大多一个人

2.2

3.9

10.0

5.9

大多和同学一起

6.0

1.6

0.9

2.6

基本上不吃

0.2

0.1

0.9

0.5

总体

100.0

100.0

100.0

100.0

 

从两表中可以看出,三国首都小学生晚餐与家人一起吃的比例较高,九成左右小学生晚餐经常和家人一起吃。其中北京小学生为91.7%,东京小学生为94.3%,首尔小学生为88.2%。而与家人共进早餐的小学生比例,要比与家人共进晚餐的小学生比例低得多,只有七成左右。其中,北京小学生为68.0%,东京小学生为79.3%,首尔小学生为74.5%。这可能是因为早晨小学生和家长的时间比较紧张,而晚餐时孩子们大多能回到家里与父母一起吃饭。此外,三国首都小学生比较,东京小学生经常和家人一起进餐的比例最高,而北京小学生早餐时一个人吃、与同学一起吃的比例最高,首尔和北京小学生一个人吃晚餐的比例最高。

现代城市生活节奏加快,一些家长忙于工作,往往忽视了与孩子共同进餐。好的进餐氛围对孩子的食欲影响很大。进餐氛围不仅包括周围的物质环境,也包括精神环境。而这精神环境,与家人密切相关。如果孩子经常单独进餐,不能和家人在一起享受吃饭的乐趣,不能在席间与父母温和地交流,孩子往往很难拥有较好的食欲。他们感受不到家人的关爱,甚至会误以为家人对自己并不关心,感情也逐渐生疏。另外,单独吃饭的孩子大多难以理智地选择均衡饮食,常常爱吃什么就多吃,不爱吃的食物就不吃。时间久了,会造成营养不良。单独进餐的孩子,还缺乏进餐礼节方面的实践,延续到以后的生活中,会影响其行为和性格的正常发展,对身心健康不利。因此,建议父母们尽可能地多和孩子一起进餐,并且在进餐过程中保持愉快的氛围。

(二)睡眠习惯

睡眠是人们生命中至关重要的一件事,对于少年儿童来说尤其如此。这是因为睡眠可以提高免疫力,增长儿童的身高,还可以保护大脑,提高人的创造能力。相反,睡眠不足的人免疫力和反应能力都会下降。

1.多数北京小学生早睡早起,多数首尔小学生晚睡晚起

本次调查发现,在起床时间上,北京小学生主要集中在6点半到7点这一时间段,比例为54.1%,其次是6点到6点半时间段,比例为30.7%;东京小学生起床的时间主要集中在7点至7点半,比例为50.3%;其次是6点半至7点时间段,比例为22.4%;首尔小学生起床时间主要集中在7点半到8点时间段,比例为50.4%,其次是7点到7点半时间段,比例为26.9%(见表1-5)。

 

表1-5 北京、东京、首尔小学生起床时间比较(%)

 

北京

东京

首尔

平均数

6:00以前

5.6

2.4

0.5

2.6

6:00—6:29

30.7

7.1

2.2

12.2

6:30—6:59

54.1

22.4

5.8

25.1

7:00—7:29

9.0

50.3

26.9

28.6

7:30—7:59

0.3

17.1

50.4

25.6

8:00以后

0.3

0.7

14.2

6.1

总体

100.0

100.0

100.0

100.0

 

在睡觉时间上,北京小学生主要集中在晚上9点到9点半这一时间段,比例为33.1%,其次是晚上9点半到10点时间段,比例为32.4%;东京小学生睡觉时间主要集中在晚上10点至10点半,比例为29.0%;其次是晚上10点半至11点时间段,比例为17.0%;首尔小学生睡觉时间主要集中在晚上11点到11点半时间段,比例为28.8%,其次是晚上10点半到11点时间段,比例为18.4%(见表1-6)。

 

表1-6北京、东京、首尔小学生睡觉时间比较(%)

 

北京

东京

首尔

平均数

20:30以前

5.2

0.8

0.3

2.0

20:30—20:59

14.1

1.1

0.2

4.7

21:00—21:29

33.1

10.8

3.1

14.4

21:30—21:59

32.4

13.7

4.8

15.7

22:00—22:29

9.2

29.0

18.4

18.8

22:30—22:59

3.6

17.0

16.7

12.8

23:00—23:29

0.8

13.9

28.8

16.0

23:30—23:59

1.1

6.7

14.9

8.3

24:00以后

0.5

7.0

12.8

7.3

总体

100.0

100.0

100.0

100.0

 

可见,北京小学生普遍早睡早起,首尔小学生普遍晚睡晚起,东京小学生居中。在睡眠的时间长度上也略有差别。比较而言,北京小学生每晚睡眠时间大多为9个半小时到10个小时,要略长于东京和首尔小学生。保证小学生每晚10个小时的睡眠时间,是我国政府早就做出的规定,这也符合小学生生长发育的年龄特点。但从调查数据看,首尔小学生最长睡眠时间为8个半小时,要比北京小学生少一个多小时。

2.北京小学生睡眠更规律,独立起床和起床后自己叠被子习惯较好

睡眠习惯方面,北京小学生经常早上不用人叫就能自己起床的比例为62.4%,其中“总这样”的38.3%,“大致这样”的24.1%;东京小学生经常这样的比例为47.2%,其中“总这样”的22.7%,“大致这样”的24.5%;首尔小学生经常这样的比例为45.6%,其中“总这样”的19.0%,“大致这样”的26.6%。另外,“有时这样”的北京小学生26.7%,东京小学生31.2%,首尔小学生25.7%;“不太这样”的北京小学生5.6%,东京小学生13.5%,首尔小学生19.6%;“从不这样”的北京小学生5.2%,东京小学生为8.1%,首尔小学生为9.1%。可见,北京小学生在这方面的睡眠习惯比较好,他们大多不需要父母喊他们醒来。这和北京小学生睡眠时间相对长些也有一定关系。

另外,北京小学生经常早上自己叠被子的为55.5%,其中“总是这样”的33.9%,“大致这样”的21.6%;东京小学生经常这样的为28.6%,其中“总是这样”的14.8%,“大致这样”的13.8%;首尔小学生经常早上自己叠被子的为29.0%,其中“总是这样”的14.9%,“大致这样”的14.1%。可见,在起床以后的独立生活方面,北京小学生做得更好一些,要比东京、首尔小学生高出26个百分点之多。另外,早晨起来后从不自己叠被子的小学生,东京要比北京高出22个百分点,首尔比北京高出14个百分点。

良好习惯对保障充足的睡眠和改善睡眠质量很重要,每天早上独立起床,不需要他人叫醒,起床以后能自己叠被子,这些行为看似小事,但实际上对孩子的睡眠习惯和独立生活影响很大,也从另外一个角度反映了孩子们每天的睡眠质量,值得社会关注。

(三)卫生习惯

良好的卫生习惯不仅代表着一个人的修养素质,也代表着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精神风貌。少年儿童时期是养成良好卫生习惯的重要时期。卫生习惯包括个人卫生和公共卫生两个方面。个人卫生是指饭前便后洗手、勤洗脸洗澡、早晚刷牙、用眼卫生以及饮食卫生等;公共卫生是指不随地吐痰,不随地扔垃圾等。

1.多数小学生具有良好的口腔卫生习惯,北京小学生刷牙习惯最好

小学阶段是保护牙齿健康的重要阶段,养成好的刷牙习惯可使人一生受益。调查发现,绝大多数小学生都能够坚持每天早晨起床后刷牙,其中北京小学生这方面的卫生习惯最好,比东京小学生高出22个百分点(见表1-7)。另外,七成左右的小学生能够坚持每天睡觉前刷牙(见表1-8)。

 

表1-7 北京、东京、首尔小学生早晨起床后刷牙情况比较(%)

 

北京

东京

首尔

平均数

总这样

86.6

64.2

82.9

78.4

大致这样

5.9

15.0

9.0

9.9

有时这样

3.6

9.9

5.4

6.2

不太这样

1.9

5.5

2.0

3.0

从不这样

2.1

5.4

0.7

2.5

总体

100.0

100.0

100.0

100.0

 

表1-8 北京、东京、首尔小学生睡觉前刷牙情况比较(%)

 

北京

东京

首尔

平均数

总这样

74.8

74.5

72.0

73.6

大致这样

11.7

13.0

15.1

13.5

有时这样

8.4

6.0

7.9

7.5

不太这样

2.6

3.1

3.0

2.9

从不这样

2.5

3.3

2.0

2.5

总体

100.0

100.0

100.0

100.0

 

随着生活质量的提高,人们开始越来越重视口腔卫生。坚持每天早晚刷牙是保持口腔卫生的重要方法,也是良好卫生习惯的重要内容之一。数据表明,多数小学生口腔卫生习惯较好,能够坚持每天刷牙。

2.三国首都小学生个人基本卫生习惯良好,但忽略卫生细节

早上起床后洗脸:“总这样”的北京小学生93.2%,东京小学生67.5%,首尔小学生94.3%。“大致这样”的北京小学生3.0%,东京小学生13.9%,首尔小学生3.8%;“有时这样”的北京小学生2.1%,东京小学生8.4%,首尔小学生1.5%;“不太这样”的北京小学生0.6%,东京小学生6.0%,首尔小学生0.3%;“从不这样”的北京小学生1.0%,东京小学生4.1%,首尔小学生0.1%。三国数据对比发现,绝大多数首尔小学生和北京小学生都具有每天早晨起床后洗脸的良好习惯。值得关注的东京小学生这方面的比例相对北京和首尔要低25个百分点以上。这说明东京小学生在这方面的卫生习惯要差一些。

吃饭前要先洗手,这已经成为公认的个人基本卫生习惯。调查发现,绝大多数北京小学生具备吃饭前洗手的良好卫生习惯(94.3%),72.8%的首尔小学生、58.3%的东京小学生具备这样的卫生习惯(见表1-9)。

 

表1-9 北京、东京、首尔小学生饭前洗手情况比较(%)

 

北京

东京

首尔

平均数

总这样

79.7

36.1

45.1

52.7

大致这样

14.6

22.2

27.7

22.1

有时这样

3.7

18.7

19.6

14.6

不太这样

1.1

11.9

5.4

6.1

从不这样

.8

11.2

2.2

4.5

总体

100.0

100.0

100.0

100.0

 

洗手看似小事,实则不小,因为生活中人们使用手的次数很多很频繁。饭前便后洗手,是多数人都知道的常识。但是在另外一些生活细节里,例如揉眼睛、抹嘴巴之前、便前,触摸小动物、钱币、公共设施后、打喷嚏之后、完成作业之后等,都需要及时洗手。调查发现,对于“不洗手就揉眼睛或者摸鼻子、嘴巴”这样的行为,能够做到“从不这样”的北京小学生49.2%,东京小学生35.6%,首尔小学生40.3%,均未过半。另外,表示“不太这样”的北京小学生23.5%,东京小学生32.6%,首尔小学生31.8%。这说明孩子们还没有全面养成勤洗手的卫生习惯,忽视了生活中的一些卫生细节。

3.大多数小学生不随地吐痰,但首尔小学生这方面的卫生习惯欠佳

随地吐痰不仅是个人卫生习惯问题,也危害到公共环境和公共卫生。因此,本次研究中我们把它归为公共卫生习惯。调查发现,大多数小学生都不会“把痰吐到地上”。其中,北京小学生这方面的卫生习惯最好(87.5%),其次是东京小学生(82.3%),首尔小学生(50.3%)排名第三(见表1-10)。

 

表1-10 北京、东京、首尔小学生随地吐痰情况比较(%)

 

北京

东京

首尔

平均数

总这样

2.3

3.6

5.7

4.0

大致这样

.8

2.1

8.9

4.4

有时这样

2.5

3.3

14.8

7.6

不太这样

6.9

8.6

20.3

12.8

从不这样

87.5

82.3

50.3

71.2

总体

100.0

100.0

100.0

100.0

 

(四)礼仪习惯

同为亚洲文明国家的中日韩三国,在礼仪教育方面均有着悠久的历史。文明的礼仪习惯是一个人良好道德修养和健全人格的体现,也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良好精神风貌的体现。从长远来说,具有良好礼仪行为的人,会将美德烙印在自己的行动中,形成深刻的道德力量。小学阶段正是少年儿童认识世界、了解世界的重要时期,也是其心理与行为发展的关键时期。在这一阶段加强礼仪教育,对儿童形成健全的人格起着重要的作用。

1.多数小学生能够主动与家人打招呼,总体说来,北京小学生更经常这样做

家庭是构成社会的细胞,是人们生活的大本营和加油站。很多文明礼仪都是在家庭中进行的,打招呼就是家庭礼仪的基本形式之一。早晨起床后、出门之前、回家之后、家人回家时,主动向家人打招呼,是家庭成员必须具备的礼貌,也是家庭生活正常化的一种保证。本次研究中我们对三国首都小学生这方面的基本礼仪习惯进行了调查(见表1-11)。

 

表1-11 北京、东京和首尔小学生打招呼情况比较(%)

打招呼的情况

选项

北京

东京

首尔

平均数

出门前给家人打招呼

 

经常

89.5

82.9

80.9

84.1

有时

8.8

10.8

11.5

10.5

几乎不

0.9

3.8

3.9

3.0

从不

0.8

2.6

3.7

2.5

回到家时,给家人打招呼

经常

85.3

79.5

73.3

78.8

有时

11.2

10.6

13.0

11.8

几乎不

2.2

5.5

7.2

5.2

从不

1.4

4.4

6.4

4.3

家人回来时打招呼

经常

82.4

67.7

63.0

70.2

有时

13.8

16.9

18.4

16.6

几乎不

2.5

9.0

10.4

7.7

从不

1.2

6.4

8.1

5.6

早上起床后,给家人打招呼

经常

45.4

56.9

28.0

41.9

有时

32.6

16.0

19.3

22.3

几乎不

13.4

13.6

28.0

19.3

从不

8.6

13.5

24.7

16.5

 

数据比较表明,多数小学生能够主动和家人打招呼,尤其出门前能主动与家人打招呼。但是,早上起床后与家人打招呼的比例偏低,最多不到六成。三国学生的数据比较发现,总体来说,北京小学生主动与家人打招呼的基本家庭礼仪习惯要好于东京和首尔小学生。但在早晨起床后与家人打招呼方面不如东京小学生,相差11个百分点。

2.多数小学生能够使用基本礼貌语言,但面对陌生人展示微笑的比例较低

公共礼仪在一个人的社会交往中具有重要意义,它不仅体现了个人的修养素质,也是社会规则的重要组成部分。了解、掌握公共礼仪的基本常识和要求,是少年儿童从家庭走向社会的必要条件。“请”“您好”“谢谢”“对不起”等文明礼貌用语,在现代社会使用频率较高。能够经常使用它们,是一个人基本礼仪修养的体现。一个国家的人们能否正确使用文明礼貌用语,在一定意义上标志着国家的文明程度和民族的精神面貌。

本次研究中,课题组对三国首都小学生使用基本礼貌语言的情况进行了调查(表1-12)。

 

表1-12 北京、东京和首尔小学生使用基本礼貌语言的情况比较(%)

礼仪行为

选项

北京

东京

首尔

平均数

遇见同学打招呼

经常

77.0

58.5

75.4

70.8

有时

18.0

24.1

19.2

20.3

几乎不

3.7

12.2

3.8

6.3

从不

1.3

5.2

1.6

2.6

遇见老师打招呼

经常

87.6

58.6

60.9

68.2

有时

11.1

24.6

26.7

21.4

几乎不

0.8

12.2

8.7

7.4

从不

0.5

4.6

3.6

3.0

踩(碰)到别人,说"对不起"

 

经常

88.6

66.4

57.4

69.4

有时

9.9

24.7

29.5

22.2

几乎不

1.0

6.0

9.6

6.0

从不

0.5

2.9

3.5

2.4

受到别人帮助,说"谢谢"

 

经常

90.3

75.1

69.9

77.6

有时

8.5

18.0

23.2

17.2

几乎不

0.8

5.3

4.6

3.7

从不

0.5

1.6

2.2

1.5

 

此外,当遇到陌生人时,一些小学生也能够主动微笑。调查发现,对“与陌生人目光相遇时主动微笑”这一礼仪行为,“基本这样”的北京小学生46.8%,东京小学生12.7%,首尔小学生15.1%;“有时这样”的北京小学生24.3%,东京小学生19.8%,首尔小学生20.4%;“不太这样”的北京小学生17.8%,东京小学生31.7%,首尔小学生28.5%;“从不这样”的北京小学生11.2%,东京小学生35.7%,首尔小学生36.0%。

总体来说,三国首都小学生均能够使用基本礼貌用语,其中北京小学生做得更好一些,而东京小学生、首尔小学生这方面相对逊色。东京小学生的比例甚至低于首尔小学生。此外,小学生和熟悉的人打招呼比例更高,而当他们面对陌生人时,能经常主动微笑的北京小学生不足半数,东京、首尔小学生仅一成多。这也说明了小学生在公共礼仪习惯养成方面还不够全面和深入。

3.九成多北京小学生能够做到上下楼梯靠右行

如果说“您好”“谢谢”“对不起”等是人际交往中的基本礼貌用语,那么“乘手扶电梯或者走楼梯靠右行”“认真倾听他人讲话”“尊重他人的私人空间”等礼仪行为就是更具有时代特点的公共礼仪。如今,公共礼仪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尤其是那些具有时代特点的礼仪行为,更成为人们社会交往的重要规则。

乘手扶电梯或上下楼梯靠右行,不仅利己也利人,它不仅关系到公共场合的安全,也是一个人是否懂得遵守规则的体现,是文明礼仪的重要指标。调查发现,北京小学生对这一礼仪行为也表现出了良好的素质,有94.3%的北京小学生能够基本做到或者有时做到,其次是首尔小学生(85.1%),东京小学生(76.8%)排在第三位(见表1-13)。

 

表1-13北京、东京、首尔小学生“乘手扶电梯或上下楼梯靠右行”情况比较(%)

 

北京

东京

首尔

平均数

基本这样

76.6

56.5

57.3

62.8

有时这样

17.7

20.3

27.8

22.6

不太这样

4.5

11.4

8.9

8.4

从不这样

1.3

11.8

5.9

6.3

总体

100.0

100.0

100.0

100.0

 

4.多数小学生具有良好的环保行为,北京和东京小学生环保礼仪行为好于首尔小学生

公共场合的卫生习惯,也是公共礼仪的重要内容。随着环保观念的逐步深入,孩子们也越来越懂得爱护公共环境。调查发现,多数小学生能够在外出时“收好自己的废弃物”,尤其是北京和东京的小学生,这方面的环保习惯更好一些。其中,经常这样做的北京小学生94.1%,东京小学生93.2%,而首尔小学生为75.1%,要比北京和东京小学生低18个百分点以上(见表1-14)。

 

表1-14 北京、东京、首尔小学生“收好自己的废弃物”情况比较(%)

 

北京

东京

首尔

平均数

基本这样

77.8

53.5

35.3

53.4

有时这样

16.3

39.7

39.8

32.8

不太这样

4.5

3.4

17.8

9.5

从不这样

1.5

3.5

7.0

4.3

总体

100.0

100.0

100.0

100.0

 

此外,对“打喷嚏时用手帕或纸巾捂住口鼻”这一礼仪行为,“基本这样”的北京小学生75.9%,东京小学生41.2%,首尔小学生67.8%;“有时这样”的北京小学生17.2%,东京小学生28.1%,首尔小学生24.4%;“不太这样”的北京小学生4.8%,东京小学生18.0%,首尔小学生5.1%;“从不这样”的北京小学生2.1%,东京小学生12.7%,首尔小学生2.7%。

打喷嚏时用手帕或纸巾捂住口鼻,是个人文明涵养的体现,也是尊重他人的礼仪行为。这类礼仪细节在今天已经得到多数小学生的重视,尤其是北京小学生已经基本上养成了这类礼仪好习惯。

5.九成多小学生具有尊重他人隐私及私人空间的礼仪习惯

现代生活为人们创造了许多有形或无形的私人空间,在这些空间里,每个人都有权利保护自己的隐私。尊重他人的私人空间,是现代文明礼仪的重要内容之一。调查发现,对“进入他人的房间先敲门”这一行为,“基本这样”的北京小学生76.6%,东京小学生36.0%,首尔小学生22.6%;“有时这样”的北京小学生15.7%,东京小学生32.3%,首尔小学生44.6%;“不太这样”的北京小学生5.7%,东京小学生15.9%,首尔小学生20.6%;“从不这样”的北京小学生2.0%,东京小学生15.8%,首尔小学生12.1%。

对“借用、翻看他人东西先征得同意”这一行为,九成多小学生能够经常这样做。数据表明,有97.6%的北京小学生、94.1%的东京小学生、92.3%的首尔小学生能基本这样做或有时这样做(见表1-15)。

 

表1-15 北京、东京、首尔小学生“借用、翻看他人东西先征得同意”情况比较(%)

 

北京

东京

首尔

平均数

基本这样

83.6

72.2

67.0

73.5

有时这样

14.0

21.9

25.3

20.9

不太这样

1.7

4.5

5.4

4.0

从不这样

.7

1.5

2.3

1.6

总体

100.0

100.0

100.0

100.0

 

此外,对“聊天时认真听别人说话”的倾听行为,“基本这样”的北京小学生81.2%,东京小学生44.8%,首尔小学生47.7%;“有时这样”的北京小学生15.2%,东京小学生40.3%,首尔小学生41.6%;“不太这样”的北京小学生2.6%,东京小学生11.9%,首尔小学生8.5%;“从不这样”的北京小学生0.9%,东京小学生3.1%,首尔小学生2.2%。这说明多数小学生具有尊重他人的礼仪行为。

上述数据表明,尊重他人、尊重他人隐私及私人空间的文明行为,已经基本根植小学生们的日常生活中,多数小学生懂得尊重他人的隐私及私人空间。其中,北京小学生在这方面的比例更高一些。另外,对比两组数据还会发现,小学生“借用、翻看他人东西先征得同意”、“聊天时认真听别人说话”等礼仪行为做的更好,而在“进入他人的房间先敲门”这一行为上,比例却相对低些,尤其是东京和首尔小学生。分析认为,东京和首尔小学生在这方面的比例偏低,或许和小学生对问卷题目的理解有一定关系。东京和首尔小学生可能认为进入他人房间包括进入家人房间,有的小学生认为进入房间按门铃和敲门不是一回事。

 

二、学校生活和课余生活

 

(一)学校生活

对于学龄儿童来说,学校生活是少年儿童生活的最重要内容,他们的大多数白天时间是学校里度过的。在学校生活部分,我们主要讨论少年儿童上下学的方式和所花费的时间,以及他们在学校的行为表现和现实感受。

1.北京小学生花在上学路上的时间最长,约九成东京和首尔小学生能在20分钟内从家到学校,北京小学生仅有七成多

本课题调查了北京、东京和首尔小学生上学所花的时间,结果发现,北京小学生花在上学路上的时间是最长的,93.8%的东京小学生、89.7%的首尔小学生从家到学校所花的时间在20分钟以内,但仅有74.9%的北京小学生能在20分钟内从家到学校;甚至有13.3%的北京小学生要花半小时以上的时间才能到学校,而在东京和首尔小学生中需要花半小时以上的时间从家到学校的比例分别仅为1.7%和3.4%(见表2-1)。

 

表2-1 北京、东京和首尔小学生上学所花时间的比较(%)

 

北京

东京

首尔

5分钟以内

17.6

23.9

21.2

6-10分钟

32.0

38.3

41.3

11-20分钟

25.3

31.6

27.2

21-30分钟

11.9

4.5

6.9

31-40分钟

6.8

1.5

2.0

41-50分钟

2.5

0.1

0.7

51-60分钟

2.3

0.1

0.3

61分钟以上

1.7

0.0

0.4

对北京、东京和首尔小学生上学采用交通工具的调查表明,北京小学生上学的主要方式是走路(39.0%)、父母开车送(24.2%)、骑自行车(19.2%)和乘公交车(8.9%),而绝大多数的东京和首尔小学生是走路上学的,比例分别高达96.6%和81.5%。

可见,北京的小学便利性不如东京和首尔,东京和首尔的小学生们大多数走路20分钟以内便可到达学校,但北京的小学生乘车或骑自行车上学还要花更多的时间。学校的不便利不仅仅影响小学生的生活,而且给父母们带来了更多麻烦,不少父母需要开车送孩子上学。当然,父母为孩子择校而不是就近入学也是导致孩子上学远的一个可能因素。

调查还发现,58.1%的北京小学生由家人送去学校,28.7%自己上学,9.0%和同学或朋友一起去上学;但是在东京和首尔,分别有43.4%和29.4%的小学生是和同学或朋友一起上学,自己去上学的分别有37.6%和41.0%,而家人送去学校的分别仅有1.3%和3.0%。放学后,46.8%的北京小学生由家人接回家,24.9%自己回家,22.5%和同学朋友相约一起回家;而在东京和首尔,与同学朋友相约回家的小学生比例是最高的,分别为72.2%和63.5%,其次是自己回家,分别有21.5%和29.4%,家人接回家的分别仅有0.3%和0.9%。总的来看,在上下学时,北京小学生由家人接送的比例远远高于东京和首尔小学生,跟同学朋友一起上下学的比例远远低于东京和首尔小学生。这可能跟北京小学生普遍住得离学校较远有关。

2.九成以上的北京小学生上学很少迟到,相比较东京和首尔小学生,更多的北京小学生感到上学非常愉快

尽管北京小学生普遍要花更多的时间在上学路上,但上学迟到的现象要少于东京和首尔小学生。调查发现,91.0%的北京小学生上学从不迟到或几乎不迟到,其次是东京小学生(80.5%),第三是首尔小学生(63.5%)。这说明,北京小学生更能够遵守学校的行为规范。

在遇到同学之间的冲突时,小学生的行为表现又如何呢?调查发现,在遇到班里同学吵架时,40.5%的北京小学生表示“一定会去阻止”,高于东京(15.9%)和首尔(27.0%)的小学生,而表示“看情况,有时会去阻止”的北京小学生(52.2%)少于东京(61.5%)和首尔(55.0%)小学生,表示“不愿惹事,不理睬”的北京小学生(7.3%)也少于东京(22.6%)和首尔(18.0%)小学生。这说明北京小学生有更强的集体观念,在同学出现问题时更愿意帮助同学,而不是持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进一步的分析发现,不同年级的学生在遇到班里同学吵架时采取的处理方式有显著差异(见表2-2)。随着年级升高,表示“一定会去阻止”的学生越来越少,而采取“看情况,有时会去阻止”和“不愿惹事,不理睬”的学生越来越多,在三个国家的小学生中都表现出同样的趋势。这一方面表明随着年龄的增长,小学生逐渐学会更理智地根据现实情况来处理问题,另一方面也表明随着年龄的增长,对同学冷漠的态度有所增长,而帮助同学、坚持正义的风气则有所减弱。

 

表2-2 不同年级学生在遇到班里同学吵架时的处理方式比较(%)

 

北京

东京

首尔

 

一定会去阻止

有时会去阻止

不理睬

一定会去阻止

有时会去阻止

不理睬

一定会去阻止

有时会去阻止

不理睬

四年级

48.1

45.7

6.2

18.7

62.2

19.1

28.6

55.7

15.8

五年级

37.9

55.0

7.1

19.5

60.5

20.0

30.0

53.6

16.4

六年级

35.5

55.9

8.6

10.2

61.7

28.2

22.3

55.6

22.1

 

调查还发现,多数北京小学生感觉上学愉快。其中,59.7%的北京小学生觉得上学“非常愉快”,36.6%觉得“还可以”,觉得“不太愉快”和“一点也不愉快”的分别仅有2.7%和1.0%;而在东京和首尔,觉得上学“非常愉快”的小学生分别有37.0%和22.5%,觉得“还可以”的分别有36.6%和47.9%,感觉上学“不太愉快”的分别有10.9%和10.4%,感觉上学“一点也不愉快”的分别有4.1%和4.5%。可见,感觉上学愉快的北京小学生要远多于东京和首尔小学生,感觉上学不愉快的北京小学生则要少于东京和首尔小学生。

进一步的数据分析表明,在北京和首尔,不同年级学生对上学的感受呈现出显著的差异(见表2-3),随着年级升高,感觉上学“非常愉快”的学生越来越少,从四年级到六年级下降了十几个百分点,而感觉上学“还可以”以及“不太愉快”的学生越来越多,这可能与随着年级升高,越来越临近升学,小学生的学习压力也越来越大有关。对性别差异的比较发现,在三个国家,女生感觉上学“非常愉快”的比例都要显著高于男生(北京:女生63.8%,男生55.6%;东京:女生39.6%,男生34.5%;首尔:女生23.6%,男生21.5%)。

表2-3 不同年级学生“上学是否愉快”的比较(%)

 

北京

东京

首尔

 

非常愉快

可以

不太愉快

一点不愉快

非常愉快

可以

不太愉快

一点不愉快

非常愉快

可以

不太愉快

一点不愉快

四年级

68.9

28.2

1.5

1.4

36.0

47.7

11.3

5.1

32.2

52.2

11.7

3.9

五年级

58.0

38.5

2.9

0.6

40.3

48.5

8.2

2.9

20.5

58.1

16.1

5.2

六年级

52.0

43.3

3.8

1.0

35.2

47.6

13.0

4.3

14.9

61.8

18.8

4.4

 

(二)课余生活

课余生活是小学生学校生活的有益补充,小学生在课余时间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活动,发展多方面的潜能。

1.北京小学生学习更具有主动性,首尔小学生课外学习时间最长

调查发现,97.4%的东京小学生和91.3%的首尔小学生在下午5点以前放学回家,但是下午5点前回家的北京小学生只有53.7%,甚至有7.0%的学生晚上7点以后才能放学回家(见表2-4)。

 

表2-4 北京、东京和首尔小学生“放学回家时间”比较(%)

 

北京

东京

首尔

15:00以前

0.0

5.3

52.5

15:00—15:59

9.6

53.7

34.0

16:00—16:59

44.1

38.4

4.8

17:00—17:29

20.6

1.1

1.0

17:30—17:59

12.1

0.5

1.0

18:00—18:29

4.5

0.2

1.5

18:30—18:59

2.1

0.0

0.9

19:00以后

7.0

0.8

4.3

对“放学之后做什么(可选多项)”的调查发现(见表2-5),北京小学生最经常做的事情是“回家,一个人学习”,其次是“回家看课外书”,第三是“在学校做作业、看书”;而东京和首尔小学生均以“回家后去补习班、兴趣班或跟家教学习”为最多,其次是“回家看电视、玩游戏”,第三位的事情略有差异,东京小学生是“在学校和同学打打球、玩一玩”,首尔小学生是“和同学在外面玩后回家”。

 

表2-5 北京、东京和首尔小学生“放学之后做什么”排序比较(可选多项)(%)

 

北京

东京

首尔

第一

回家,一个人学习66.5

回家后去补习班、兴趣班或跟家教学习59.0

回家后去补习班、兴趣班或跟家教学习63.8

第二

回家看课外书(54.2

回家看电视、玩游戏47.7

回家看电视玩游戏34.4

第三

在学校做作业、看书(35.3

在学校和同学打打球、玩一玩(41.7

和同学在外面玩后回家21.1

 

同时,调查还发现,北京小学生主动做作业以及主动预习、复习的比例要高于东京和首尔小学生(见表2-6)。95.3%的北京小学生经常自己主动做作业,而东京和首尔分别仅有66.5%和64.8%;68.7%的北京小学生经常主动预习或复习功课,而东京和首尔分别仅有29.4%和26.0%。

总的看来,学习是三国首都小学生放学后最经常做的事,但北京小学生放学后回家一个人学习、主动学习的较多,而东京和首尔小学生回家后去补习班、兴趣班或跟家教学习的比较多。但是,东京和首尔小学生回家看电视、玩游戏的比例要分别高出北京小学生27个和14个百分点(北京小学生的比例为20.3%)。另外,仅有10.1%的北京小学生放学后在学校和同学打打球、玩一玩,仅有6.2%的北京小学生和同学在外面玩后回家,这两个比例均较东京和首尔小学生低10到30个百分点。

 

 

表2-6 北京、东京和首尔小学生“自己主动做作业”和“主动预习或复习功课”的比较(%)

 

自己主动做作业

主动预习或复习功课

 

北京

东京

首尔

北京

东京

首尔

总这样

83.9

42.6

37.6

33.8

13.8

8.4

大致这样

11.4

23.9

27.2

34.9

15.6

17.6

有时这样

3.4

18.9

21.8

22.1

24.9

33.5

不太这样

0.5

8.5

9.3

6.2

23.3

23.8

从不这样

0.8

6.1

4.1

3.0

22.4

16.7

 

比较小学生们的课外学习时间发现,三国首都小学生的课外学习时间都比较长,尤其以首尔小学生的课外学习时间最长,课外学习时间在1小时以上的首尔小学生最多(78.1%),其次是东京小学生(58.2%),北京小学生有56.4%。在首尔,甚至有高达38.4%的小学生课外要学习3小时以上,在东京这一比例为15.5%,北京为10.2%(见表2-7)。可见,课外时间用来学习在三国小学生中是非常普遍的现象,这可能是因为三个国家均深受儒家文化的影响,父母都非常重视子女的教育和学习;另外,在这三个国家入学考试竞争都是非常激烈的,学习成绩的好坏直接影响着学生上什么样的初中、高中,继而上什么样的大学,因此小学生要想进入好的初中,就必须在课外继续学习。

此外,小学生们的课外学习时间随着年级升高逐渐增长。以北京为例,课外学习时间在1小时以内的从四年级的49.8%,下降到五年级的45.2%,再降到六年级的35.8%,而学习时间在1到2小时的从四年级的28.8%,增长到五年级的29.4%,再增至六年级的32.4%,学习时间在2小时以上的更是从四年级的21.5%,增长到五年级的25.4%,再增至六年级的32.0%。可见,随着“小升初”的临近,小学生的课外学习时间逐渐延长,学业负担逐渐加重。

 

表2-7 北京、东京和首尔小学生“回家后学习时间”的比较(%)

 

北京

东京

首尔

回家后不学习

0.9

3.5

4.4

1~30分钟以内

12.7

17.8

5.9

30分钟~1个小时以内

30.1

20.5

11.7

1个小时~1个半小时以内

15.3

14.3

10.1

1个半~2个小时以内

14.8

13.8

9.4

2~2个半小时以内

6.5

6.4

9.2

2个半~3小时以内

9.6

8.2

11.0

3小时以上

10.2

15.5

38.4

 

2.北京小学生自主支配时间少于东京和首尔小学生

在课外时间的支配上,北京小学生的自主支配时间(除上课、吃饭、睡觉、写作业、预习复习功课和做家务之外)要少于东京和首尔小学生。自主支配时间在1小时以内的北京、东京、首尔小学生分别为55.6%、20.9%、27.1%,在1-2小时的北京、东京和首尔小学生分别为21.5%、25.0%和25.7%,在2小时以上的北京、东京和首尔小学生分别为22.8%、54.2%和47.2%(见表2-8)。这说明北京小学生的课外生活受到更多的约束,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孩子自主发展的可能性。

另外,随着年级升高,北京小学生的自主支配时间有所增长,自主支配时间在1小时以内的四、五、六年级学生分别有59.3%、58.9%、48.8%,在1-2小时的分别有20.9%、19.8%、23.7%,在2小时以上的分别有19.8%、21.4%和27.5%。这与小学生自主能力的发展和对自主的需求是一致的。

 

表2-8 北京、东京和首尔小学生“自主安排时间”的比较(%)

 

北京

东京

首尔

没有

9.1

2.5

3.9

1~30分钟以内

24.3

7.0

9.0

30分钟~1个小时以内

22.2

11.4

14.2

1个小时~1个半小时以内

10.8

9.8

15.2

1个半~2个小时以内

10.7

15.2

10.5

2~2个半小时以内

4.3

9.2

12.7

2个半~3小时以内

5.6

17.3

8.2

3小时以上

12.9

27.7

26.3

 

3.休息日北京小学生学习的比例高于东京和首尔小学生;暑假东京小学生参加夏令营和社区活动的比例高于北京和首尔小学生

调查发现,北京小学生的休息日也基本是在学习中度过的。69.1%的北京小学生“在家学习”,高居休息日最经常做的事情之首;此外,有52.0%“在家看课外书”、50.1%“上文化补习班”,分列第三和第四位。北京小学生休息日的主要娱乐活动是看电视和活动锻炼。东京和首尔小学生休息日最经常做的事情是“看电视”;此外,“和朋友一起玩”、“玩电子游戏”以及“和家人一起外出”分列第二到第四位;“在家学习”仅位列第五,比例也分别比北京小学生低27和37个百分点(见表2-9)。

 

表2-9 北京、东京和首尔小学生“休息日干什么”排序比较(可选多项)(%)

 

北京

东京

首尔

第一

在家学习(69.1)

看电视(64.9)

看电视(52.4)

第二

看电视53.2

和家人一起外出(60.1

和朋友一起玩(51.0)

第三

在家看课外书52.0

和朋友一起玩56.8

玩电子游戏(50.4)

第四

上文化补习班(50.1)

玩电子游戏51.1

和家人一起外出39.7

第五

活动锻炼46.5

在家学习42.6

在家学习32.9

 

在暑假,北京小学生的生活比平时丰富了一些,调查发现(见表2-10),2006年暑假,51.3%的北京小学生“去爷爷奶奶家或亲戚家住了几天”,这是北京小学生暑假做得最多的事情;其他排在前五位的依次是去图书馆、去外地旅行(国内)、上补习班或请家教补课以及看电影或听音乐会、看演出等,可见,虽然文化学习仍然是北京小学生暑假的主要生活内容之一,但他们的文化生活更丰富了,学习和体验方式也较平时更多样化。

表2-10 北京、东京和首尔小学生“暑假做了哪些事情”的比较(可选多项)(%)

 

北京

东京

首尔

第一

去爷爷奶奶家或亲戚家住了几天(51.3)

参加学校组织的夏令营等活动(60.8)

去爷爷奶奶家或亲戚家住了几天(56.8)

第二

去图书馆40.0

参加社区(小区)活动(55.8)

上补习班或请家教补课(45.4)

第三

去外地旅行(国内)38.5

参加兴趣班学习51.6

看电影或听音乐会、看演出等(41.1)

第四

上补习班或请家教补课(33.1)

去外地旅行(国内)(48.4)

去美术馆或博物馆等(30.2)

第五

看电影或听音乐会、看演出等(33.0)

去爷爷奶奶家或亲戚家住了几天(45.9)

参加兴趣班学习(26.6)

首尔小学生的暑假生活与北京小学生比较相似,排在前五位的依次是去爷爷奶奶家或亲戚家住了几天、上补习班或请家教补课、看电影或听音乐会、看演出等、去美术馆或博物馆等、参加兴趣班学习。可以看出,多样化的学习或文化的熏陶也是首尔小学生暑假生活的主要内容。

东京小学生的暑假生活与北京和首尔小学生有较大差别,主要表现在参加“学校组织的夏令营等活动”和“参加社区活动”上,这两项是东京小学生暑假最经常参与的活动,参与率均在一半以上,但在北京和首尔,小学生参与这两项活动的比率均未超过两成。假期是小学生广泛地接触社会,参加社会实践活动的主要时机,从调查的情况看,北京和首尔小学生与社会的接触不多,作为社会和集体一员的体验比较缺乏。

另外,暑假参加兴趣班学习、上补习班或请家教补课的情况在三个城市都一定程度存在,东京小学生参加兴趣班的比例是最高的,达51.6%,其次是北京小学生29.1%,最后是首尔小学生26.6%;而暑假“上补习班或请家教补课”比例最高的是首尔,达45.4%,其次是东京小学生35.5%,最后是北京小学生33.1%。

在暑假,看课外书(不包括教科书、学习参考书和漫画杂志)最多的是首尔小学生。小学生看了10本以上课外书的分别为首尔46.4%、北京21.4%、东京17.4%。看6-10本课外书的北京、东京和首尔小学生分别有22.4%、24.4%和22.3%,看3-5本课外书的北京、东京和首尔小学生分别有36.0%、34.5%和20.5%。

4.北京小学生主动帮助家人干家务的比例高于东京和首尔小学生;东京小学生参加社区活动的比例最高,经常或有时参加的达七成以上

家务劳动和社区活动既是孩子课余生活的一部分,也是家庭和社区对孩子进行教育的重要途径。因此,本次研究特别对北京、东京和首尔小学生参加家务劳动和社区劳动的情况进行了调查。

总的来看,母亲是家务的主要承担者,这种情况尤其以东京最为普遍。在东京的家庭中,主要由母亲做饭、洗碗、扫地和拖地、洗衣服的比例分别为79.0%、71.0%、74.7%和80.1%,略高与首尔(依次为75.0%、65.9%、52.2%和75.7%),远远高于北京(依次为57.0%、49.8%、20.3%和66.8%)。在北京,父亲做家务的情况要比在东京和首尔更为普遍,对于以上四种家务,父亲为家务主要承担者的,在北京分别有14.2%、21.8%、20.3%和20.3%,远远高于首尔(依次为2.6%、7.3%、11.0%和5.0%)和东京(依次为2.6%、5.2%、5.0%和4.0%)。另外,以上四种家务父母做得一样多的情况,在北京(依次为15.9%、14.0%、15.0%、14.0%)和首尔(依次为12.5%、15.4%、22.7%、11.0%)也比东京(依次为9.1%、11.1%、11.2%、7.6%)更普遍。

主动帮家人干家务方面,北京小学生、东京小学生、首尔小学生经常这样的分别为35.1%、27.3%和31.5%,有时这样的分别为58.5%、53.1%和52.7%,基本上或从不的分别为6.3%、19.6%和15.8%。总的来看,多数北京小学生能主动帮助家人干家务。家务劳动是孩子体验生活的重要途径,主动帮助家人干家务有助于孩子自立和“利他”品质的发展。

分析还发现,三个国家中女生“经常或有时主动帮助家人干家务”的比例都要显著高于男生(北京:女生95.5%,男生91.8%;东京:女生85.4%,男生75.7%;首尔:女生89.3%,男生79.4%)。这与家庭中男女两性的传统分工有较大的关系,女孩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实践承担家务的角色。

对家务劳动内容的调查发现,北京小学生主要做的家务有扫地(76.0%)、收拾房间(75.4%)、倒垃圾(70.1%)、洗碗或收拾碗筷、饭桌(63.7%),首尔小学生与北京小学生类似,主要做的家务有扫地(67.5%)、洗衣服或晒衣服(47.5%)、倒垃圾(47.1%)和收拾房间(43.1%),而东京的小学生参与厨房的劳动更多一些,他们做的最多的家务是洗菜等做饭的准备(54.1%)、洗碗或收拾碗筷、饭桌(52.7%),其次才是收拾房间(46.6%)和倒垃圾(45.4%)(见表2-11)。

 

表2-11 北京、东京和首尔小学生“干些什么家务”的比较(可选多项)(%)

 

北京

东京

首尔

洗菜等做饭的准备

32.3

54.1

33.7

洗碗或收拾碗筷、饭桌

63.7

52.7

17.9

买菜等

32.0

34.7

26.9

扫地

76.0

35.7

67.5

洗衣服或晒衣服

31.3

40.2

47.5

倒垃圾

70.1

45.4

47.1

收拾房间

75.4

46.6

43.1

其他

5.5

16.5

7.8

 

随着家庭结构的核心化以及少子女化,社区已经成为孩子社会化的重要场所。本次调查对北京、东京和首尔小学生参加社区活动的比较发现,东京的小学生参加社区活动的比例要远远高于北京和首尔小学生,72.2%的东京小学生经常或有时参加社区组织的活动,其次是北京小学生(39.0%),第三是首尔小学生(23.4%)。28.6%的北京小学生回答“社区没有组织过活动”。这说明,社区教育的重要性在北京仍然没有得到重视,社区教育还远未普及。而在日本,社区教育则已经成为一种重要的教育手段,学校的爱国主义教育是从“我爱社区”开始的,社区还经常开展交流和环境教育促进活动,为孩子提供与成年人交往的机会。通过孩子和大人的共同体验培养有自主能力和关爱之心的社区人被看成是培养青少年的最佳活动。

 

三、自我和朋友关系

 

1.北京小学生最想成为努力勤奋、乐于帮助他人、正直、学习好、受人信赖、朋友多的人

小学阶段,孩子们已经有了一定的自我认识和自我期待,他们更容易受到社会文化的影响,建立对自我的期待和角色意识。对小学生“想成为什么样的人”的调查发现(见表3-1),北京小学生最想成为努力勤奋、乐于帮助他人、正直、学习好、受人信赖、朋友多的人;东京小学生最想成为受人信赖、乐于帮助他人、努力勤奋、有勇气、能够体谅他人、善于挑战新事物的人;首尔小学生最想成为努力勤奋、学习好、有勇气、为了将来现在就要努力、乐于帮助他人、能够体谅他人的人。总的来说,三国首都小学生最想成为道德品质优秀的人,而不是个人能力强或具有某一方面特长的人。但三国首都小学生最看重的品质又略有差异,北京和首尔小学生最看重的是努力、勤奋,同时学习好也很受重视,而东京小学生最看重的是受人信赖,对学习好则不太看重。

 

表3-1 对北京、东京和首尔小学生 “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排序比较(%)

 

北京

东京

首尔

第一

努力、勤奋(83.1)

受人信赖(67.1)

努力、勤奋(79.1)

第二

乐于帮助他人80.6

乐于帮助他人(65.3)

学习好(78.8)

第三

正直79.9

努力、勤奋(65.0)

有勇气(77.4)

第四

学习好(79.9)

有勇气60.7

为了将来,现在就要努力73.3

第五

受人信赖79.0

能够体谅他人60.4

乐于帮助他人73.2

第六

朋友多(79.0)

善于挑战新事物(59.0)

能够体谅他人(72.0)

注:每个问题都有“完全如此”、“基本如此”、“不太这样想”、“完全不是”四个选项,表中数值为“完全如此”的比率。

 

与东京和首尔小学生相比,北京小学生对自己的道德品质表现出更高的要求,更希望成为品德高尚的人。努力、勤奋是北京小学生最重视的品质,83.1%的北京小学生想成为“努力、勤奋”的人,略高于首尔小学生(79.1%),远远高于东京小学生(65.0%)。乐于助人、正直、受人信赖、有勇气也是北京小学生非常注重的品质,约有八成北京小学生想成为这样的人,比东京小学生要高出12到22个百分点,比首尔小学生也要高出7到24个百分点(有勇气除外)。

北京小学生对个人能力也表现出更高的期待,尤其是在学习方面,79.9%的北京小学生想成为“学习好”的人,首尔小学生也有78.8%,而东京小学生仅有43.5%;58.7%的北京小学生希望自己“体育好”,东京和首尔小学生分别为51.6%和52.0%,52.8%的北京小学生希望自己“有音乐、绘画等特长”,略高于首尔小学生(50.3%),远远高于日本小学生(37.2%)。可以看出,在个人能力方面,北京和首尔小学生最希望成为“学习好”的人,而东京小学生在学业方面的追求要明显弱于北京和首尔小学生,而是更看重“体育好”。

与东京和首尔小学生相比,北京小学生还更希望自己能够有很多朋友、受同学欢迎、受老师喜欢和当班干部。79.0%的北京小学生想成为“朋友多”的人,东京和首尔小学生分别有56.8%和63.7%;61.2%的北京小学生想成为“受同学欢迎”的人、62.1%想成为“受老师喜欢”的人,高于首尔小学生(分别为53.9%和48.2%),而东京小学生的比例则非常低,分别仅为25.4%和10.5%。对于当班干部,也有47.5%的北京小学生希望如此,但首尔小学生仅有33.6%,东京小学生仅有12.1%。

另外,北京小学生还表现出更强的自立意识和挑战精神,71.8%的北京小学生想成为“自己的事自己决定”的人,68.1%想成为“善于挑战新事物”的人,这两个比例也要高于首尔(依次为64.2%和61.3%)和东京(55.3%和59.0%)小学生。

此外,相比较而言,更多的首尔小学生觉得“只要现在快乐就行”,比例高达41.0%,其次是北京小学生(23.3%),第三是东京小学生(20.9%)。另外,也有19.7%的北京小学生、18.6%的首尔小学生和9.8%的东京小学生觉得“只要自己感到满足,不管别人怎么说”。可以看到,约1/5的北京小学生认为“只要现在快乐就行”“只要自己满足就可以”,这是不愿意控制自己、不愿意思考未来的表现,但在人人凸显个性的当今社会,这种倾向往往被认为是有个性、忠实于自我的表现,这是令人忧虑的。

2.可信赖的、在一起愉快的、能关心帮助和理解人的朋友最受小学生们欢迎。比较而言,北京小学生更喜欢学习好的朋友,而东京和首尔小学生更喜欢有趣的朋友

朋友对于小学生具有重要意义。调查发现,绝大多数小学生在班里都有好朋友,北京、东京和首尔的比例分别为99.0%、97.2%和96.9%。但各国小学生拥有好朋友的个数有差异,拥有1到5个好朋友的首尔小学生(34.2%)高于北京(26.4%)和东京(25.6%)小学生,拥有6到20个好朋友的首尔(59.7%)和东京(60.4%)小学生高于北京(55.1%)小学生,拥有20个以上好朋友的北京(18.5%)和东京(13.9%)小学生高于首尔(6.1%)小学生。

分析发现,朋友个数与小学生对学校生活的感受有密切关系,拥有的朋友越多,感觉上学“非常愉快”的小学生的比例越多。以北京为例,在拥有1-2个好朋友的小学生中有46.5%感觉上学非常愉快,拥有3-5个好朋友的小学生中感觉上学非常愉快的增至54.5%,增加了近8个百分点,而拥有26个以上好朋友的小学生中,有68.0%感觉上学非常愉快。这说明,良好的朋友关系能够提高小学生对学校生活的积极态度,当小学生在学校里有较多的好朋友时,他们就能更为积极地看待学校生活的方方面面。

调查还发现,北京小学生最喜欢的朋友依次是:可信赖(74.3%)、在一起很愉快(73.4%)、会关心帮助他人(68.6%)、理解我(63.7%)、学习好(52.3%)。东京和首尔小学生最喜欢的朋友也具有可信赖、在一起很愉快、会关心帮助他人以及理解我等特征,这说明了可信赖、在一起愉快、能关心帮助和理解人是小学生们选择朋友的共同标准。可以看出,小学中高年级学生在选择朋友时已经非常重视朋友的心理品质,而不仅仅是在一起玩(见表3-2)。

 

表3-2 北京、东京和首尔小学生“最喜欢什么样的朋友”排序比较(%)

 

北京

东京

首尔

第一

可信赖(74.3)

在一起很愉快(80.2)

可信赖(72.6)

第二

在一起很愉快(73.4)

会关心帮助他人(72.6)

在一起很愉快(67.3)

第三

会关心帮助他人(68.6)

可信赖(70.3)

理解我(65.7)

第四

理解我(63.7)

有趣(69.5)

会关心帮助他人(64.3)

第五

学习好(52.3)

理解我(47.5)

有趣(54.0)

 

对北京市不同年级小学生最喜欢朋友的特征比较发现,随着年级升高,可信赖、理解我等心理因素越来越受到重视。由表3-3可以看出,在小学高年级学生眼中,信任成为友谊的一个最重要的特征,好的朋友关系是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之上的,而且朋友间要相处愉快、相互理解、相互帮助。

 

表3-3 不同年级的北京小学生“最喜欢什么样的朋友”排序比较(%)

 

四年级

五年级

六年级

第一

在一起很愉快(69.0)

可信赖(78.1)

可信赖(83.6)

第二

会关心帮助他人(64.4)

在一起很愉快(77.5)

在一起很愉快(73.8)

第三

可信赖(62.1)

会关心帮助他人(75.5)

理解我(71.8)

第四

学习好(55.8)

理解我(67.2)

会关心帮助他人(66.3)

第五

理解我(52.8)

学习好(55.7)

坦率说出自己的看法(51.1)

 

但是,东京和首尔小学生最喜欢的朋友与北京小学生也存在一定的差别,69.5%的东京小学生、54.0%的首尔小学生更喜欢有趣的朋友,分别位列他们喜欢的朋友特征的第四位和第五位,而东京和首尔小学生都不太重视朋友是否学习好,仅有19.3%的东京小学生和21.7%的首尔小学生喜欢学习好的朋友。

 

四、家庭教育

 

家庭教育是基础教育,是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不能取代的部分。对于小学生来说,家庭教育的影响更为重要。几乎从孩子一出生开始,就要接受家庭教育多种因素的渗透和影响,并逐步形成他们自己的个性、行为方式和人格特征。借鉴和学习各国家庭教育方面的优秀作法,是本次研究的目的之一。

1.基本生活制度和学习习惯规定是三国家规的主要内容。比较而言,北京小学生父母更重视学习方面的规定,东京和首尔小学生父母更注重消费方面的规定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家规是家庭的规范教育,是一个家庭正常运转的规则,也是父母对孩子进行家庭教育的重要内容和途径。

本次调查中,研究者列举了20项家庭教育中常见的规定,请被调查的小学生们画出父母对他们有规定的项目(可选多项)。这些规定分别是:1)起床时间;2)必须吃早饭;3)早上要刷牙、洗脸;4)睡觉前要刷牙;5)学习时间;6)看电视的时间;7)可看的电视内容;8)玩游戏的时间;9)和朋友玩的时间、场所;10)结交什么样的朋友;11)睡觉时间;12)回家的时间;13)零花钱的数额;14)给零花钱的日子;15)吃零食;16)学习成绩;17)上网的时间;18)可浏览哪些网站;19)做家务;20)按时完成作业。

统计发现,中日韩三国小学生父母在家庭规范教育方面,主要重视基本生活制度教育。例如,吃饭、刷牙、洗脸、起床时间、睡觉时间等成为各国父母共同关注的主要内容。这是符合小学生家庭教育规律的,因为小学阶段是养成良好生活习惯的关键期。第二,学习规范教育也是父母们关注的主要内容。三国的父母们均在“按时完成作业”方面对孩子提出了规定,并且均排在前三位。这从一定程度反映出三国父母对孩子学习习惯的重视程度以及对学习的关心(见表4-1)。

     

表4-1 北京、东京、首尔小学生主要家庭规则排序比较(%)

              北京                     东京                      首尔

第一    按时完成作业(74.0)     睡觉前要刷牙(64.3)       零花钱的数额(51.1)

第二    早上要刷牙洗脸(72.4   必须吃早饭(64.0)         按时完成作业(47.6)

第三    必须吃早饭(70.1)       按时完成作业(63.7)       给零花钱的日子(45.4)

第四    睡觉前要刷牙(68.9)     早上要刷牙、洗脸(57.2) 玩游戏的时间(41.1)       

第五    起床时间(65.2)         零花钱的数额(51.6)     上网的时间(34.7)

第六    学习成绩(61.4)       回家的时间(49.0)       早上要刷牙、洗脸(33.7)

第七    睡觉时间(59.2)       睡觉时间(47.7)         睡觉前要刷牙(32.9)

第八    看电视时间(58.8)     给零花钱的日子(42.4)   起床时间(31.4)

 

此外,在家规方面三个国家首都的父母们也是有区别的。

第一,北京小学生的父母给孩子提出的家规较多。从表4-1中即可以看出,在多数项目上,北京的比例要比东京的比例高出10多个百分点,东京要比首尔多出10多个百分点;

第二,北京小学生的父母更关注孩子的学习习惯。数据显示,按时完成作业排在前八名中的第一位,此外还有61.4%的父母对学习成绩作了规定。而在东京和首尔,父母们对孩子的学习成绩提出规定的排名较靠后;

第三,多数北京小学生的父母对孩子的看电视时间做了规定(58.8%)。这可能是父母担忧孩子看电视影响学习时间和成绩才做出的规定。而东京和首尔这方面比例较低,分别为22.0%和22.2%,排名靠后。对所看电视的内容,三国小学生父母提出规定的比例也相差较大,北京34.5%,东京15.2%,首尔13.0%;

第四,半数左右的东京和首尔小学生父母对孩子的零花钱数额和给零花钱的日子均做出规定。这说明他们特别重视对孩子的消费教育,多数家庭给孩子零花钱都有固定的数额和日期。而北京小学生的父母这方面的比例较低,排名未在前八名之内;

第五,很多首尔小学生的父母对子女玩游戏和上网的时间做出了规定,这可能与韩国互联网普及率较高,电子游戏产业高度发达有密切关系。而在北京和东京,这方面比例较低,排名靠后。

2.多数父母对孩子管教细致而全面,尤其重视前途人品及生活习惯

家是生活的港湾,在温馨的家庭环境中长大,对孩子的健康成长具有重要价值。然而,由于父母们在家庭中采用的教养方式不同,家庭为孩子提供的发展空间也会有较大差异。因此,本次课题研究中,我们也重点对三国首都小学生的家庭教养内容及方式进行了考察。

课题组列出了父母经常对孩子说的一些话,请孩子们自我报告父母经常对他们说的话有哪些。这些话主要包含四个方面的内容:学习、生活起居、休闲、做人原则。其中,学习方面有:1.做作业了吗;2.该学习了;3 .只要管好自己的学习就行了;4.好好学习将来有个好工作;5.在家里学习的事可不能跟别人说;生活方面有:1.早点睡;2.多吃点;3.吃饭不要挑拣;4. 赶紧起床别迟到了;5.把周围都收拾干净;休闲方面有:1.别看电视了;2.别玩游戏了;3.别看课外书;4.出去玩会儿吧;5.帮忙干些家务;做人方面有:1.好好听老师话;2.好好听父母话;3.和朋友好好相处;4.说到做到;5.不要给别人添麻烦;6.不要撒谎;7.给人打招呼;8.自己的事自己做。

调查发现,北京小学生父母经常对孩子说的话主要有:做作业了吗、好好学习将来有个好工作、吃饭不要挑拣、早点睡、把周围都收拾干净、好好听老师的话、好好听父母的话、要说到做到、不要撒谎、给人打招呼、自己的事自己做等等;东京小学生父母经常对孩子说的话主要有:早点睡、把周围收拾干净、该学习了、做作业了吗、自己的事自己做、不要撒谎、给人打招呼、不给别人添麻烦、赶紧起床别迟到了等等;首尔小学生父母经常对孩子说的话有:该学习了、好好学习将来有个好工作、早点睡、吃饭不要挑拣、把周围都收拾干净、好好听老师的话、自己的事自己做等等。

可见,三国首都小学生的父母在家庭教育方面,均管理得细致而全面,从生活的基本规则到学习,再到休闲和做人,父母们常说的话中都涉及到。归纳起来,希望孩子未来有个好前途、独立生活、诚实守信、礼貌待人、讲究卫生、耐心接受长辈的教育等是父母们共同的期望。比较而言,北京小学生父母最常说的话是好好学习将来有个好工作(55.2%)、其次是早点睡(52.2%),说到做到和给人打招呼并列第三(47.9%);东京小学生父母最常说的话是早点睡(45.9%),其次是把周围都收拾干净(41.2%),第三是自己的事自己做(32.0%);首尔小学生父母最常说的话是该学习了(47.8%),其次是早点睡(46.0%),第三是把周围都收拾干净(45.0%)。可见,北京小学生父母更重视孩子的前途及做人习惯;东京小学生父母更重视生活习惯和独立;首尔小学生父母更重视学习和独立生活习惯。

此外,进一步的分析发现,三国首都小学生的父母对不同性别孩子的管教存在差异,普遍表现出对男孩更经常说做作业了吗(以北京为例,男/女=47.9%/39.9%,下同)、别看电视了(38.8%/35.0%)、别玩游戏了(37.0%/26.1%)、该学习了(38.0%/27.3%)、和朋友好好相处(39.7%/34.6%)、好好听老师的话(51.3%/41.2%)、好好听父母的话(47.6%/38.2%)、不要撒谎(51.9%/42.4%)、帮忙干家务(30.4%/23.5%)、不要给别人添麻烦(33.5%/26.4%)、多吃点(41.5%/35.6%)等。可见,父母平时对男孩说的管教的话更多一些,这可能是因为三国首都小学生父母普遍对男孩要求更多、管教更严的原因,也可能是由于男孩更多的表现出各种问题行为,从而导致父母更多的管教。

3.北京小学生的父母更关注孩子的学习与前途,而东京、首尔的父母更关注孩子的学习行为本身

调查发现,北京的父母们最常对孩子说的与学习相关的话是“好好学习将来有个好工作”,东京和首尔的父母们最常说的是“该学习了”。这说明北京小学生的父母们经常将学习与前途挂钩,而东京、首尔的父母们更多关注学习行为本身(表4-2)。

  

表4-2 北京、东京、首尔小学生父母常对孩子说的与学习相关的话(%)

谈话内容

选项

北京

东京

首尔

平均数

做作业了吗?

经常说

43.9

26.9

29.5

32.9

有时说

29.2

35.3

39.2

35.1

不太说

26.9

37.8

31.3

32.0

该学习了

经常说

32.7

30.6

47.8

38.2

有时说

28.6

34.3

35.4

33.1

不太说

38.8

35.1

16.7

28.7

只要管好自己的学习就行了

经常说

23.2

6.3

35.1

22.9

有时说

22.4

11.9

31.7

23.0

不太说

54.4

81.8

33.2

54.1

在家里学习的事可不能跟别人说

经常说

11.4

4.6

5.5

6.9

有时说

12.1

7.0

9.3

9.4

不太说

76.5

88.4

85.3

83.7

好好学习将来有个好工作

经常说

55.2

17.9

41.9

38.5

有时说

28.1

18.8

28.6

25.5

不太说

16.6

63.3

29.5

35.9

4.睡眠习惯和卫生习惯普遍得到三国首都父母的重视

小学阶段是孩子们养成良好生活习惯的重要时期,调查发现,三国小学生的父母们均比较重视孩子在生活方面的习惯养成,其中尤以睡眠习惯和卫生习惯被父母们重视。数据表明,基本生活习惯方面,北京、东京、首尔三地的小学生父母们对孩子最经常说的话都是“早点睡”,位居生活基本习惯的第一名。其次父母们常说的话是“把周围收拾干净”(表4-3)。

 

表4-3 北京、东京、首尔小学生父母常对孩子说的与生活基本习惯相关的话(%)

谈话内容

选项

北京

东京

首尔

平均数

早点睡

经常说

52.2

45.9

46.0

47.8

有时说

30.0

35.2

33.5

33.0

不太说

17.8

18.9

20.5

19.2

多吃点儿

经常说

38.5

15.2

31.7

28.7

有时说

27.2

18.6

30.8

26.1

不太说

34.3

66.2

37.4

45.2

吃饭不要挑拣

经常说

41.9

19.1

40.2

34.3

有时说

25.3

24.6

25.5

25.2

不太说

32.8

56.4

34.3

40.5

赶紧起床别迟到了

经常说

19.5

21.6

36.2

26.9

有时说

22.0

25.4

26.5

24.8

不太说

58.5

53.1

37.3

48.3

把周围都收拾干净

经常说

46.0

41.2

45.0

44.2

有时说

30.4

36.7

36.2

34.6

不太说

23.5

22.2

18.8

21.2

 

5.北京小学生父母不希望孩子看电视太多,而东京和首尔小学生父母不希望孩子玩游戏太多

休闲是少年儿童体验生活、学习生活的重要途径,也是少年儿童的权利。面对孩子们的闲暇时光,父母们的态度怎样呢?调查发现,北京小学生的父母们希望孩子不要看太多电视,而东京和首尔小学生的父母们希望孩子不要玩太多游戏。这样的结果一方面反映出家长们可能缺乏一定的尊重孩子休闲权利的意识,另一方面父母们也可能担忧看电视或者玩游戏过多会影响学习(表4-4)。 

 

表4-4 北京、东京、首尔小学生父母常对孩子说的与学习相关的话(%)

谈话内容

选项

北京

东京

首尔

平均数

别看电视了

经常说

36.9

13.4

21.3

23.4

有时说

32.3

30.9

36.9

33.7

不太说

30.8

55.8

41.9

42.8

别玩游戏了

经常说

31.6

20.3

29.2

27.2

有时说

23.9

35.0

30.9

30.1

不太说

44.5

44.7

40.0

42.7

别看课外书了

经常说

14.7

9.1

11.9

11.9

有时说

22.3

19.2

23.3

21.8

不太说

63.0

71.6

64.8

66.4

出去玩会儿吧

经常说

22.3

6.9

13.8

14.2

有时说

36.9

16.6

29.9

27.9

不太说

40.8

76.5

56.3

57.9

帮忙干些家务

经常说

27.0

19.8

18.1

21.2

有时说

33.4

34.0

30.3

32.3

不太说

39.7

46.3

51.6

46.5

 

6.做人方面,北京小学生父母更重视诚信和礼貌待人,东京小学生父母更重视独立和诚信,首尔小学生父母更重视听老师的话和独立

调查发现,在做人方面,三国的父母们侧重点也各有不同。由表4-5可知,北京小学生的父母们更重视孩子的诚信品质及文明礼貌行为,“说到做到”、“给人打招呼”是父母们最经常跟孩子说的话。东京小学生的父母们除了重视孩子的诚信品质外,还很重视孩子的独立生活。其中排在前两位的是“说到做到”和“自己的事自己做”。首尔小学生的父母们更希望孩子能听老师的话,这一比例要高于其它选项。

 

表4-5 北京、东京、首尔小学生父母常对孩子说的与做人相关的话(%)

谈话内容

选项

北京

东京

首尔

平均数

和朋友好好相处

经常说

37.1

11.2

29.9

26.4

有时说

27.4

13.7

29.4

24.1

不太说

35.5

75.1

40.6

49.6

好好听老师的话

经常说

46.3

20.4

43.9

37.5

有时说

24.5

25.6

30.1

27.1

不太说

29.2

54.0

26.0

35.4

好好听父母的话

经常说

42.9

18.7

39.0

34.0

有时说

24.8

29.4

35.0

30.4

不太说

32.3

51.8

25.9

35.6

要说到做到

经常说

47.9

26.6

31.2

34.7

有时说

26.7

32.4

28.9

29.3

不太说

25.5

41.0

40.0

36.0

不要给别人添麻烦

经常说

30.0

21.1

32.3

28.2

有时说

26.7

28.7

29.0

28.3

不太说

43.3

50.2

38.6

43.5

不要撒谎

经常说

47.2

21.0

39.9

36.3

有时说

18.2

26.7

27.9

24.7

不太说

34.6

52.2

32.2

39.0

给人打招呼

经常说

47.9

26.2

35.8

36.4

有时说

28.0

27.2

27.1

27.4

不太说

24.1

46.5

37.1

36.2

自己的事自己做

经常说

47.4

32.0

42.8

40.9

有时说

28.3

33.9

31.1

31.1

不太说

24.3

34.1

26.1

28.0

 

7.多数父母能够用鼓励和安慰等积极态度对待孩子的学习,当孩子成绩差时,北京小学生父母关注度较高,东京小学生父母关注度较低

对“当你取得好成绩的时候,你的家人是什么态度?(可选多项)”这一问题,多数小学生认为父母们经常给他们夸奖和鼓励。统计发现,北京小学生父母最经常的态度是“鼓励我继续努力”(78.3%),其次是“夸奖我”(42.5%),第三是“给买我想要的东西”(21.8%),第四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夸奖”(8.4%);东京小学生父母更多的是“夸奖我”(73.6%),其次是“鼓励我继续努力”(26.5%),第三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夸奖”(16.1%),第四是“给买我想要的东西”(13.0%);首尔小学生父母最经常的态度是“夸奖我”(37.0%),其次是“给买我想要的东西”(33.2%),第三是“鼓励我继续努力”(24.7%),第四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夸奖”(5.1%)。数据表明,多数北京、东京小学生的父母对孩子以鼓励及奖励为主,首尔小学生的父母虽然也夸奖孩子,但一些父母把物质奖励作为鼓励孩子学习的主要方法。

当孩子成绩不好时,多数家长能采取宽容的态度,并且安慰孩子继续努力。同时也有一些父母对孩子采取严厉训斥的否定态度(表4-6)。

 

表4-6 当孩子成绩不好时,北京、东京、首尔小学生父母的态度比较(%)

 

北京

东京

首尔

平均数

安慰我别太难过,下次争取考好

70.1

44.6

58.7

57.9

严厉训斥

27.6

14.5

12.8

17.7

禁止看电视

16.1

3.9

0.8

6.3

禁止玩游戏

14.4

6.0

3.3

7.4

禁止和同学玩

6.9

4.8

0.9

3.8

取消安排好的活动,如不许去旅游

13.2

5.9

5.4

7.9

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3.1

50.6

18.1

23.3

 

从表中可以看出,七成多的北京家长、近六成的首尔家长、四成多的东京家长能安慰孩子,并且鼓励孩子下次考好。值得关注的是,孩子成绩不好时,有一半多的东京父母“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首尔父母的比例是18.1%,中国父母这方面的比例最低,仅为3.1%。可见,东京父母对孩子的成绩并不是特别关注,他们往往能够用平常心坦然面对孩子的成绩,而北京父母对孩子的成绩关注较多。

本次调查中,在很多方面都出现东京和首尔小学生多数数据偏低、北京小学生多数数据偏高的现象。对此,我们的分析如下:

第一,东京小学生的多方面生活习惯排名较低,这可能是因为今天的日本小学生父母大多成长在日本泡沫经济时期(这一时期形成于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1987年—1989年是泡沫经济的极盛时期),他们的人生观、价值观深受泡沫经济时代的影响,因此很多人习惯了享乐的生活方式。韩国的情况与日本相似。当他们成为父母后,普遍不如父辈那样关注教育及孩子的成长。因此,近些年来日本和韩国小学生的礼仪习惯、生活习惯等教育状况的确有所下滑,这也是日韩的一些学者们非常担忧的问题。

第二,北京小学生的生活习惯状况较好,首先得益于中国经济的腾飞和素质教育的有效推进,也可能与近年来北京小学生更多地受到养成教育有密切关系。一方面,教师、家长及社会更多地认识到习惯培养的重要意义;另一方面,2008年北京将举办奥运会,这也为小学生们接受更多礼仪教育、习惯教育提供了契机。

   第三,有些学校教育及家庭教育过多地向孩子们传递绝对的价值观,告诉孩子“这样一定是对的”,“那样一定是错的”,很少启发孩子通过自我体验、自我思考去成长。这使得一些孩子缺少了思考和体验的机会,“对”与“错”成为他们头脑中的知识,而不是他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习惯和品德。因此,在填答问卷时会出现某些知行不一的行为。即有些小学生填答的问卷可能是他们认为“对”的状况,而不完全是他们的真实行为。

 
责任编辑: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