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未成年人犯罪的现状和原因及预防对策

孙云晓

   一、未成年违法犯罪的现状

   近十年来,未成年人犯罪的情况不容乐观。进入到20世纪90年代以后,未成年人犯罪的情况也出现了缓和下降的趋势,但是,从1997年起,未成年罪犯的数量又出现反弹,开始逐年攀升,占全部刑事罪犯人数的比例越来越大。根据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的专项研究,现做如下分析。

   未成年人犯罪近些年来日益呈现出暴力化、团伙化的趋势,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犯罪类型集中为抢劫、强奸和盗窃,在押未成年犯中上述犯罪类型人数比例分别为64.4%、11.3%、10.5%,占全部犯罪类型的八成以上,明显高于其他人群。

   二、犯罪原因分析

   大部分未成年犯都经历了一个从受害到施害的过程;经历了一个越轨行为从出现萌芽、逐渐形成到恶化的过程:

   他们生活的家庭往往存在各种问题,受其影响,逐渐形成不良个性和习惯;

   他们进入学校后,因为缺乏竞争力而被逐渐边缘化;

   他们逐渐游离正常群体,结交社会上的不良朋友;

   他们逐渐脱离校园,闲散于社会,游荡在不良场所,惹是生非,最终锒铛入狱。

   (一)、问题家庭的受害者

   1、社会底层家庭

   (1) 家庭收入低

   在调查中,自述家庭经济状况"比较困难"和"非常困难"的未成年犯占总数的25.1%,农村高达32.3%。

   (2) 父母素质低

   文盲超过10%,小学近40%,犯罪前处于闲散状态的未成年犯父母文化程度尤其偏低。

   2、动荡家庭

   在被调查的2418名未成年犯中,捕前有52.3%(1264人)的人长期与亲生父母共同生活在一起,24.4%(591人)的人与亲生父母均不生活在一起,23.3%(563人)的人与亲生父亲或母亲中的1人生活在一起。在城市闲散未成年犯与普通初中生的比较中我们发现,前者不与父母生活在一起的比例远远高于后者。

                                图2 城市闲散未成年犯与普通初中生同父母共同生活情况比较

   3、不懂得教育方法的家庭

   (1) 父母角色认知偏差

   ▲对孩子百依百顺,有求必应,把父母角色定位在以孩子为中心的位置上,忽视了作为教育者的职责;

   ▲替代孩子做了许多本应孩子自身承担的角色职责,使孩子产生依赖心理,缺乏独立判断和独立做事的能力。

   ▲把父母角色过于权威化,反而削弱了父母在孩子心目中的权威

   ▲把自身的意愿强加于孩子,对孩子期望过高,要求过严,结果使孩子产生逆反心理

   (2) 教育方式不当

   如:娇生惯养,家庭暴力,过于严管。

   (3) 重学习、轻品德、轻心理、轻闲暇活动

  4、漠视孩子权益的家庭

   如:虐待孩子,忽视孩子

   (二)、应试教育的受害者

   1、学习成绩差

   在少年犯中,回答自己在班里学习成绩属于上等和中上等的仅占27.4%,属于中等的占34.3%,而属于中下等或跟不上的高达38.3%。闲散未成年犯的学习成绩明显比非闲散未成年犯还要差,和普通初中生比起来更是相差悬殊。

  图4 城市闲散未成年犯与普通初中生的学习情况比较(%)

  2、赞扬少,批评多、体罚多、歧视多

   在闲散少年犯中,有33.4%的孩子很少受到老师的赞扬,而14.6%的孩子从来没有受过老师的赞扬,两者占了城市闲散少年犯总数的一半.处于14到18岁之间的孩子,大部分都对自己没有清楚的认识,很多孩子都有自卑感,如果学校再变本加厉地体罚学生,批评打骂学生,就会使他们偏离原先的正式群体,走向亚文化圈.

   3、师生关系出现危机

   我们在调查中发现,在城市闲散少年犯中,有23.7%的少年犯没有喜欢的老师,而一般不违法犯罪的同龄人中只有8.6%的学生没有喜欢的老师,其他91.4%的学生都有自己喜欢的老师.可以发现,师生关系的好与坏,虽然不能直接得出导致青少年犯罪的结论,但至少可以看到:它直接影响着孩子对学习的好恶程度.

   4、被同龄群体排斥

   对于那些仅仅是学习跟不上的同学,13%的同学希望他们离开班级;

   对于那些由于不良行为受到学校处分的同学,将近一半的同学认为他们应该离开班集体;

   而对于有严重不良行为,受到公安机关处理的同学,来自同龄群体的排斥更加强烈,只有25%的同学愿意他们留在原来的班级。

   从这组数据中,我们可以想象那些后进生在班级和学校受到的排斥和疏远。

   (三)、社会环境的受害者

   1、不良场所的影响

   我们对城市闲散少年犯调查发现:他们当中经常去歌舞厅的占了50%,经常去录像厅的占了45%,经常去游戏厅的竟然占了将近70%!再加上很多娱乐场所缺乏管制,里面的不良信息对没有抵御能力的青少年影响非常大.

   2、结交违法犯罪分子

   调查结果显示,有64.1%的未成年犯结识过违法犯罪分子,其中闲散未成年犯结交此类朋友的比例更高,达到68%。

   (四)矫正制度的受害者

   几乎半数以上的未成年犯在犯罪之前已有不良行为,其中,吸烟、逃学旷课、不良交友和夜不归宿的比例达到80%以上。

   表5 未成年犯的一般不良行为(%)

  

 

  未成年犯犯罪前处于闲散状态的居多,占到61.4%,其中未完成义务教育的占到80%以上,这部分少年游离于社会控制之外,是违法犯罪的高危群体。

   从这些规律来看,对他们犯罪的预防是可行的。但是,因为我国特殊教育制度、司法制度,以及矫正制度的缺陷,造成我们错过了干预和矫正的时机。

   1、司法管辖门槛高

   在我们国家,刑法规定犯罪人必须年满16周岁才负刑事责任,而年满14周岁的也只有犯法定的八种犯罪才追究刑事责任。这就有了很大的空缺:不满14岁的或已满14岁不满16岁少年的不良行为不属于司法管辖范围,司法管辖门槛过高。这样做的结果是,大量危害社会的行为被排除在犯罪之外,从而排除在司法管辖领域之外,造成很多青少年违法后得不到及时的处理及预防。

   2、非司法矫正措施不到位

   首先,社区预防刚刚萌芽。存在很多问题,如地域发展不平衡;对社区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的理念认识不清;社区预防工作框架没有合理规划;缺乏人力、财力的资源配置;缺少配套政策和法律的支持等等,目前社区预防基础工作尚未扎实。

   其次,工读学校尚未发挥作用。存在很多问题:工读学校每年以3%-5%的速度下滑;学校地区发展失衡;经费紧张,设施简陋,难以汇聚优秀师资;社会歧视和误解,承受无形压力。

   三.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的基本做法

   (一)、首先面对问题家庭,建立问题家庭社会干预制度

   这项制度涉及的内容很多,主要是对家庭功能的社会介入,包括贫困家庭的救助、儿童日托照料、亲职教育指导、有心理问题的父母的咨询和治疗、父母监护责任的法律监督、脱离家庭儿童的救助、福利机构的设置和管理等。

   (二)、学校教育应贯彻"素质教育"和"全纳教育",以工读学校为矫正、研究、培训基地,立足普通学校,开展问题学生的特殊教育。

   其内容包括:教育部门建立行为问题学生特殊教育学科,培养师资;各地建立工读学校,作为行为问题学生矫正、研究、相关师资、家长及社区青年工作者培训的基地;普通学校配备专职的矫正问题学生的人员,及时发现和干预问题学生,与工读学校的师资形成网络配合。

   工读学校的地位和作用是普通学校或其他机构所无法替代的,巩固、发展工读教育尤为重要,为此我们提出以下建议:

   1、国家进行专门立法--《工读教育法》

   2、教育部加大规划、管理和扶持,同时进行行为问题学生特殊教育学科建设;

   3、各级政府加大对工读学校的投入和改造,使其成为优质的教育资源;

   (三)、社区是预防的平台,是介入沟通家庭和学校的桥梁,是预防犯罪的社会网络

   初级预防的工作是最基础,也是最关键和最重要的。无论是立足于营造良好环境,矫正偏差少年,还是整顿环境,消除犯罪隐患,都要求我们必须扎根社区。

   1、社区预防参与主体力求多元化

   从我国的现实情况看,政府责任有待强化,民间组织和个人更是亟待重视和开发的肥沃资源。

   2、预防对象扩展到社区里的全体青少年

   社区里居住的不仅是本地的青少年,还有很多外来人口。社区预防不能仅仅针对本地的青少年,因为人口的流动,人员交往的复杂性使得青少年受到交叉感染的可能性变大,所以社区预防的对象应该是社区里的全体青少年。

   3、预防模式不拘一格

   各地要考虑自己的实际情况制定符合本社区的工作模式。

 
责任编辑: 王颖文 来源: SRC-11577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