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少年儿童榜样教育的科学性

孙云晓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任何东西,能比先进榜样给青少年的心灵的影响,更为深刻的了。而与青年相比,由于模仿的独特天性,先进榜样对少年儿童的影响程度,又远远超过了青年。心理学的研究表明,模仿是少年儿童精神或心理发展的中心概念。[1] 

  榜样教育中的问题

  建国以来,各级共青团组织和新闻、教育部门,为少年儿童陆续树立了以刘文学、张高谦、何运刚、努尔古丽、韩余娟等为代表的一大批榜样。这些榜样,对于培养少年儿童的共产主义道德品质,无疑起了巨大的作用。但是,不能不看到,由于我们的榜样教育科学性不够,影响了宣传教育的效果,有的甚至带来了一些严重的不良后果。

  据《中国少年报》编的一份资料介绍,建国以来涌现的少年儿童先进典型中,经中央和省一级表彰的有36人。初步统计,这36名少年儿童榜样的事迹分类和人数比例,大致如下:1、与坏人英勇斗争的,9人,占25%;2、舍己救人的,14人,占38.8%(其中11人是救落水者的,10人身亡);3、保护牲畜的,5人,占13.8%;4、救火及救火车的,5人,占13.8%;5、助人为乐的,3人,占8.3%。

  当然,以上统计不能说十分精确。但仅从其反映出来的趋势看,已经有些问题值得我们注意和研究了。譬如,我们树立的这些榜样,事迹虽然十分感人,但就事迹内容的方面而言,是否狭窄了一些?(36名少年儿童榜样中,救人、救火、救牲畜、救火车及与坏人斗争的,有33人,占91.6%;5名少数民族的少年儿童榜样,事迹都是与风雪搏斗保护牲畜)这与少年儿童丰富多采的生活和多方面的需求是否适应?譬如,我们突出宣传了献身精神,但是否偏重了宣传勇敢而忽略了宣传机智?再譬如,我们是否过于着重宣传少年儿童榜样的少年儿童榜样的劳绩,而对少年儿童的生理及心理特点注意不够?等等。归结起来,是少年儿童榜样教育的科学性问题。正如邓颖超同志指出的:“教育儿童少年,是一门包含着心理学、生理学、教育学、伦理学、医学科学以及社会科学等多种学科的塑人的综合性的科学。”[2]因此,以马克思主义关于少年儿童及少年儿童教育的论述为指导,以多门学科知识为手段,实事求是地探索少年儿童榜样教育的科学性,是我们少年儿童教育工作者的重大责任之一。

  坚持共产主义方向与少年儿童的实际相结合

  那么,什么是少年儿童榜样教育的科学性呢?树立少年儿童榜样应该遵循什么样的原则呢?

  笔者认为,在树立和宣传少年儿童的榜样时,既要坚持共产主义方向,又要坚持从我国少年儿童的实际出发。把这两者有机地结合起来,这就是少年儿童榜样教育必须遵循的科学性原则。

  从少年儿童的实际出发与坚持共产主义方向相结合,是辩证的关系:只有坚持一切从我国少年儿童的实际出发这个前提,共产主义精神的宣传教育才有效果可言;只有坚持共产主义的方向,我们才有希望把少年儿童培养成共产主义的接班人。

  具体说,这个原则应体现为以下五个方面:

  一、可接受性

  树立的和宣传少年儿童榜样,要适合少年儿童的生理特点和心理水平,从而使他们能够欣悦地接受。

  这里着重谈谈体力问题。

  马克思主义关于少年儿童教育的一个重要观点,就是要保护少年儿童的健康成长。早在1866年,马克思就在《临时中央委员会就若干问题给代表的指示》中指出:“我们认为必须根据生理状况,把男女儿童和少年分为三类,分别对待:第一类包括9--12岁的儿童,第二类包括13--15岁,第三类包括16--17岁。我们建议法律把他们在任何工场或家庭里的每日劳动时间限制如下:第一类二小时,第二类四小时,第三类六小时。”“儿童和少年的权利应当得到保护。他们自己没有能力保护自己。因此社会有责任保护他们。”[3]毛泽东早年在《体育之研究》一文中,也鲜明也指出:“体者,载知识之车而寓道德之舍也。儿童及年入小学,小学之时,宜专注重于身体之发育,而知识之增进、道德之养成次之;宜以养护为主,而以教授训练为辅。”[4]

  这些论述,都是科学为依据的。儿童心理学研究表明,小学儿童的“软骨质虽日益为骨骼组织所代替,但不坚固。心脏跳动快,容易疲劳。”[5]因此,马克思强调9--12岁的孩子,每日劳动应限制在两小时之内,是完全必要的。

  但是,我们树的有些少年儿童榜样,往往存在着体力负担过重的倾向。例如,“舍己救人的小英雄”韩余娟,牺牲时才十二岁。几年来,她坚持不懈地为群众做事,特别是像对待亲人一样照顾本村七十多岁的孤寡老人傅王氏。“傅奶奶既然是‘五保老人’,她跌断腿,本来应该由集体派人护理,然而却是韩余娟请假日夜守护老人、煎药喂饭、端屎端尿、用小车推老人去医院打针”“特别是把傅奶奶的两百多斤小麦,一笆斗笆斗运到场上拣净晒干。”“偌大一个村庄的众多村民,竟无一人出来照顾老人,而让一个十二岁的女孩日夜辛劳……”[6]虽然,这种劳动与马克思指的那种劳动不尽相同,但毕竟都是体力的客观消耗。这无疑会使少年儿童的健康,受到严重影响。因此,我们在宣传少年儿童榜样助人为乐的共产主义精神时,对于这种超过少年儿童体力所及的事迹,不宜渲染和提倡。

  二、真实性

  树立少年儿童榜样要实事求是,富有个性化地反映出少年儿童成长的规律和特点,让少年儿童们感到真实可信。

  马克思主义历来认为,对榜样的宣传务必真实,反对欺骗。斯大林曾在一封著名的信中说:“我坚决反对出版《斯大林童年时代的故事》这本书。在这本书里有大量不符合事实,歪曲、夸大和过份颂扬的地方。”“这本书有一种倾向,即在苏联儿童(以及一般人)的意识中培植对个人、对领袖和绝对正确的英雄的崇拜。这是危险的、有害的。”[7]无独有偶。周恩来也讲过,有本书写毛主席十岁就反对迷信,说他从小不信神,“毛席说,这是不合事实的。”“不要进步了对小孩时的丑事就不愿正视了。”[8]

  多年来,我们树的有些少年儿童榜样,染上了“高大全”的毛病。一个少年或儿童,一旦被表彰宣传,似乎立刻高大了千百倍。好像周围的人个个愚昧透顶、道德低下,唯独他或她既聪明又高尚。而且,要什么事迹有什么事迹,要什么思想有什么思想。这样一来,广大少年儿童则觉得这个榜样不可亲不可信,自然也就不可学了。这是许多榜样教育失败的原因。

  与此相反,有缺点的少年儿童榜样,倒常常受到孩子们的喜爱。例如,电影《小兵张嘎》中的嘎子,他既有勇敢、机智、爱憎分明的优点,也有爱吹牛、耍赖、恶作剧的缺点。但是,孩子们仍然敬佩他,把他看作少年英雄。为什么?就因为嘎子的行为真实可信。《小兵张嘎》的作者徐光耀,在谈塑造嘎子形象的体会时说:“他的一枝一叶,的确是从生活的泥土中长出来的。因此,才给人以真实感。而真实,是作品的生命。否则,一看就是假的,读者认出你是在搞欺骗,在‘买空卖空’,还谈得上什么感动?还有什么社会效用可言呢?”[9]这番话,对于回答如何树立少年儿童榜样,同样是适宜的。真实,也是榜样的生命。我们树立少年儿童榜样,应当向“嘎子”靠拢。

  三、德智并重

  对少年儿童的榜样教育要德智并重,引导少年儿童全面发展。

  德智并重,是马克思主义教育思想的又一个重要原则。我们党的教育方针明确规定,“应该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邓小平则“希望全国的小朋友,立志做有理想、有道德、有知识、志向的培养,如果离开了对聪明、才智的培养,离开了对已经存在的东西的极为关注的培养,那是不可思议的。”“对于共产主义社会的建设者来说,特别需要创造者的理智--这就是体现在实际行动中的世界呢。”[10]

  这些论述是精辟的。心理学的研究,也证明了德智并重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可行的。少年儿童虽然体力不足,但大脑的重量却逐步接近成人的水平:7岁为1280克,9岁为1350克,12岁为1400克,而成人脑重平均为1400克。[11]此外,正常的人18岁至40岁,能量代谢率基本上平稳;而11岁到17岁期间,能量代谢率平均值要比18岁后高出8,即每小时要多出8000卡的能量。这是非常宝贵的自然能,我们应当有效地利用它,引导它做有用的功,在做功过程中使之转化为智慧和技巧。[12]

  然而,在少年儿童榜样教育中,偏废德智的现象大量地存在着。某单位团委公然在《小学生细则》中规定,不会游泳的孩子,在遇到有人落水时,“也要毫不犹豫地跳下去抢救落水的人。”这种极“左”的教育,造成严重的后果。《中国少年报》曾在一个多月内,收到来自14个省的34篇来稿,报道17个少年儿童因救人身亡的事迹。其中,浙江永康县委报道组一篇来稿介绍,3个少先队员去救1名落水者,因为不会游泳和抢救方法不当,4人全部身亡。值得引起注意的是,对这些牺牲的少年儿童,当地都已授予“优秀少先队员”或“少年英雄”等称号,并发出通知,号召当地孩子向他们学习。[13]

  革命理想、共产主义道德品质,应当从小培养。这是毫无疑义的。但这丝毫不意味着可以轻视智育。恰恰相反,为了强调少年儿童智力开发的重要,马克思曾把智育列为教育的第一件事。[14]

  有些同志,也许会拿出第六次全国少先队员工作会议工作报告为自己辩护。的确,该报告在“新时期少先队员工作任务”一节中,第一条就论述“加强共产主义思想品德教育,从小培养献身人民的精神”,并明确提出:“献身人民是少先队员思想教育的根本点。”这里讲的献身精神,是按照共产主义伦理体系,培养一代新人的宏观目标,是教育少年儿童从小懂得:一心为人是共产主义的美好品德,自己要逐步养成这种崇高的精神。如果因此理解为让身心发育未全的少年儿童,马上做出惊人的壮举,立即献出生命,那未免过于机械和简单化了。

  1982年盛夏,也就是那17个孩子救人身亡不久,《中国少年报》在头版头条位置,发表了“知心姐姐”的言论,题为“遇到有人落水怎么办?”,指出:“救人既要靠勇敢,还要靠机智和本领。在自己的能力达不到的时候,还必须依靠大人的力量。要尽量避免不必要的牺牲。不会游泳的少先队员,在遇到有人落水的时候,应该立刻向大人呼救,或根据当时的具体条件设法抢救。”

  应当肯定,“知心姐姐”的话,坚持了从儿童的实际出发与共产主义方向相结合的原则,是科学的。第一,没有救人的思想,就不可能积极去想救人的办法;第二,没有科学的方法,不但救不出人,还可能造成更多的不必要的牺牲。因此,我们既要培养少年儿童舍己救人的共产主义精神,又要培养少年儿童临危不乱、充分动脑筋的科学态度。

  这以后不久,《中国少年报》又介绍了两个机智救人的少年儿童榜样:一个是江苏的孙伟,另一个是新疆的玛丽雅。乌首尔。9岁的孙伟,发现一只小客船沉在河中,他没有鲁莽地跳下去,而是迅速驾起另一只船开向沉船,用木板等救起7名落水者。[15]1个小学生触电,4个同学扑上去救,结果都触电了。这时,五年级的玛丽雅。乌首尔发现后,想起老师讲过橡胶、塑料、尼龙不导电。她恰好穿一件尼龙连衣裙,急忙将其揉成一团攥在手里,猛地从5个同学身上拉开了电线,使触电者全部脱险。[16]

  四、分类引导

  应当根据不同类型的少年儿童的特征与需求,树立方向一致但内容、角度不同的榜样群,从而有效地实现榜样教育的目的。

  马克思早年的一些论述中,包含了少年儿童教育“应当按不同年龄循序渐进”的思想。[18]邓颖超同志指出:模范的母亲“给我们启发,把一般的教育同特殊的个别的教育结合起来。这个办法我们把它提高到理论上说,就是唯物主义地教育少年儿童。就是说对不同情况,不同年龄的孩子,要用不同的方法。我们千万不能用主观主义或一般化的方法来对待他们。”[19]

  少年儿童有哪些不同的类型值得注意呢?

  1、年龄。我们说的少年儿童,一般指7--14岁即队龄之内的孩子。7--9岁为队龄初期:10--12岁为队龄中期;13--14岁为队龄后期。必须看到这三个年龄或队龄段,既有联系又有区别。只有充分注意这一点,树立少年儿童榜样才可能避免“一锅煮”的问题。

  2、性别。男女少年儿童的生理、心理各有其特征,进入队龄中、后期尤为明显。

  3、品德与学习。前者分为优良、一般、偶尔染有劣迹和失足者等等;后者可分为上、中、下。

  4、社会工作。如少先队的大、中、小队长,各种委员以及各种组长等等。

  5、兴趣。如爱好科技、文艺、体育、美术、历史、地理等等。其中每一门类又可细分。

  6、环境。大的划分如城市与农村,小的划分如家庭: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干部、军人、个体户等等。

  还可以划出很多不同的类型。这表明,少年儿童是一个多类型的综合体。树立少年儿童榜样,同样需要多类型、多层次。实践证明,我们树的榜样,与同类型的少年儿童越相近,宣传效果越佳。少年儿童会产生一种竞争心理:“他(她)和我是一样的人,他(她)能行,我为什么不行?”这正是榜样教育取得良效的最重要的心理条件。

  自然,少年儿童学习的先进榜样,不会限于少年儿童的范围,也不限于少年儿童时代。有些影响人一辈子的榜样,恰恰不是少年儿童榜样。这是非常可能的。这就启发我们在根据不同类型少年儿童的特征和需求树立榜样群的时候,还可以从历史的角度,选择一大批著名的先进人士的榜样给少年儿童。当然,这决不是说,不需要少年儿童自己的榜样了。对他们来讲,自己的榜样是任何其他榜样都无法替代的最亲密的朋友。这里只是说,我们要设计一条由先进榜样联接成的正确道路:总目标--为人类作出贡献;远目标--著名的英雄人物;近目标--同时代同经历甚至同龄的先进榜样。具体到一个地区或学校,可以把全国树的少年儿童榜样,作为中目标,而将本地区或本校树的少年儿童榜样,作为近目标,让孩子们学习。这样,榜样群可以像一座座实实在在的桥一样,引导少年儿童走向光明。

  五、未来性

  我们树立少年儿童榜样,要着眼于未来,着眼于塑造未来需要的创造性人才。

  未来观点,是马克思主义教育思想的一个重要发展。它为马克思主义注入了新的血液。邓小平同志关于“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未来”的重要诊断,不但为我国的教育改革指明了方向,同时也为少年儿童的培养提出了崭新的问题。1984年7月,邓颖超在中国少年先锋队员和辅导员代表会议上致词说:“未来是属于你们的”“未来需要你们去创造,你们现在就应该准备好创造未来。为此,我向你们提三条希望:树立创造志向、培养创造才干、开展创造性的活动。”这“三个面向”和“三个创造”,构成了未来观点的基本内容,也为我们少年儿童榜样教育的未来性,提供了科学理论依据。

  首先,要以未来观点,重新确定少年儿童榜样的标准。时代要我们培养的人才,不仅能适应当前四化建设的需要,而且能适应下一个世纪经济和社会进一步发展的需要。这是一种全面发展的新型人才。[20]因此,我们应当把创造性强,作为树立少年儿童榜样的一个重要标准。过去,我们树立的少年儿童榜样,都以讲自己的成绩为羞、以甘做默默无闻的英雄为荣。谦虚精神是需要的。但是,按照未来观点,我们不仅要鼓励孩子谦虚,更要鼓励孩子敢想、敢说、敢创,不怕出名,不怕交际,甚至习惯于通过竞争、演说等方式,争取为大家服务并发展个人爱好的权利。根据当今交流广泛、横向纵向交叉、合作性活动较多的时代特点,我们也可以介绍一些自由结合的小群体的成功经验和他们中的先进人物。

  其次,要以未来观点,调整和扩大少年儿童榜样的范围。前面提到的36名榜样,代表了我们过去树立和宣传少年儿童榜样的主要范围。随着社会的发展,舍己为人、爱护公物等等美德,仍然是需要提倡的,但对少年儿童的榜样教育,绝不能仅限于此范围,而应当把范围扩大。要重视提倡从小掌握过硬本领,养成开拓精神,科学地有效地为人民服务,为建设四化出力的共产主义新风貌。凡是有利于培养少年儿童成为创造性人才的,无论是文化方面的,还是经济方面的;无论是管理方面的,还是社交方面的,只要符合少年儿童特点,我们都可以作为少年儿童的学习条件。

  结论

  通过以上初步探索,我们可以得出三点结论:

  第一,鉴于榜样对少年儿童的成长所起的极为重要的作用,积极探索和坚持少年儿童榜样教育的科学性,就具有同样重要的价值和意义。

  第二,当代少年儿童具有健壮早熟、信息灵通、志高趣广、思想求实、崇拜英雄但又意志脆弱等特点。树立少年儿童榜样,必须研究这个实际,从这个实际出发。永远不可忘记他们是孩子。

  第三,面向二十一世纪,努力塑造未来需要的全面发展的人才,是树立当代儿童榜样的主要任务。实现这一任务的唯一正确的途径是,彻底清除“左”的影响,坚持从当代少年儿童的实际出发与坚持共产主义方向相结合。

  注释:

  [1]E。C库兹明、B。E谢苗诺夫主编《社会心理学》7页

  [2]1982年6月1日《人民日报》

  [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十六卷216--218页

  [4]《论少年儿童和少年儿童工作》35页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

  [5]《青年工作手册》305页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

  [6]中国少年报编《情况简报》1984年第23期

  [7]《论少年儿童和少年儿童工作》32页

  [8]同上53页

  [9]《儿童文学论文选》(1949--1979)164页中国少儿出版社出版

  [10]苏霍姆林斯基著《青少年心灵美的培养》37页

  [11]朱智贤《儿童心理学》下册5页

  [12]《青年研究》26期徐应隆《从中学生年龄特征分析工读学生犯错误的原因》

  [13]中国少年报编《情况简报》1982年第30期

  [14]《论少年儿童和少年儿童工作》1页

  [15]1982年11月17日《中国少年报》

  [16]1983年2月16日《中国少年报》

  [17]1979年1月23日《中国少年报》叶剑英《赠新少年》

  [18]《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十六卷216--218页

  [19]1981年5月21日《人民日报》

  [20]《辅导员》1984年第9期胡锦涛《面向二十一世纪努力培养共产主义的一代接班人》 


  附:17个孩子因救人致死 

 
责任编辑: 王颖文 来源: SRC-11577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