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独生子女人格发展现状及教育研究报告

  “中国独生子女人格发展”课题组*

  一、人格研究的理论和方法

  (一)人格研究的理论

  1.对人格的限定

  在研究心理学多种人格定义和独生子女人格发展现状的基础上,我们提出:在本研究中,人格指与社会性联系最为密切的心理特质的总和。具体说,独生子女的人格特征表现在他们的个人偏好、自我接纳程度以及学习需要等三方面。

  2.关于人格的形成

  多数人格理论指出:人格的形成是先天的遗传因素和后天的环境、教育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先天的遗传因素(或人格的自然基础)是婴儿初生时所具有的解剖的和生理的特性,特别是脑和神经系统的特性,人格是在此自然基础上形成和发展的,但主要是由个体的生活史决定的,并受社会历史条件的影响。人格很重要的方面是自我与现实之间的和谐,以及自我和理想的自我之间的和谐。在本研究中,我们重点考察后天的环境和教育因素的影响。

  3.影响人格发展的因素

  在外界经验或个体的生活史中,家庭、学校教育和同龄群体是最重要的影响因素。

  (二)人格测量与量表制作

  1.人格测量的方法

  心理学人格测量的方法主要有三种;行为观察、自陈量表和投射技术。

  对本研究来说,最适合的测量方法是自陈量表,因为:第一,它适合于有组织地描述被试的人格特征,行为观察和投射技术都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第二,它适合于团体施测,而行为观察和透射技术都比较适合少量样本或个体研究。心理学测量人格的量表多达几十种,量表尽管很多,但是存在以下问题:第一,多为集中测量某种特质,不能涉及多种特质;第二,多数量表适合14~16岁以上的青年人和成人。不太适合儿童;第三,因为是专业性测量,其量表变量繁多。鉴于以上原因,本研究在原有人格量表的基础上,经过修改和重新组织,形成了新的人格测量量表。

  2.人格量表的制作与评估

  如上所述,人格在本研究中被分为个人偏好、自我接纳程度和学习需要。

  个人偏好量表。我们选择了爱德华个人偏好量表来测量独生子女的人格需要。因为:第一,爱德华个人偏好量表测试内容与我们要研究的内容大致相符;第二,这个量表在我国被心理学研究者应用及修订过,尤其是在初中试测过;第三,量表采用强迫配对选择,有效地防止了被试作弊。我们对量表进行修改,认定其中的六种为中小学生较成熟的、可辨认的人格特征,即成就需要、亲和需要、扶助需要、谦卑需要、持久需要和攻击需要。

  自我接纳量表。量表由12个题目组成,自我接纳得高分说明被试自我感觉良好,认为自己有能力,有吸引力,充满自信。得低分者则对自己持怀疑态度,在事情不顺利时,自我谴责,总认为别人比自己强。本研究认为自我接纳程度高为积极的人格特征,相反,为消极的人格特征。自我接纳量表也经过两轮团体试测,证明效度、信度较好。

  学习需要量表。由于儿童的主要活动为学习活动,我们设计了由20个项目组成的学习需要量表。量表根据一项学习需要的研究成果①设计而成,分为认知需要、发展需要、报答(父母与社会)需要和个人表现需要。认知需要和发展需要被视为积极的人格特征。对报答需要则有争议,一方面,出于对父母、社会感恩而努力学习,对儿童和社会有一定的积极意义,因此可将报答需要视为积极的人格特征;但另一方面,一些父母以此作为控制孩子的手段,使儿童不能感到学习的乐趣,反而充满了无法满足父母高期望的焦虑,这时,报答需要就被视为消极的人格特征。个人表现需要指儿童以表现自己、超越他人为学习根本目的,为消极的人格特征。

  3.影响因素量表的制作与评估

  本研究将人格发展的影响因素分为三大类,每一类设计了相应的量表或题目,其中,两个重要的量表是:

  家庭教养方式量表。在家庭因素中,家庭教养方式是影响儿童个性的一个重要因素。有研究指出,家庭教养方式为干涉型,则子女个性多为神经质,并具有被动和幼稚的特征;家庭教养方式为专制型,则子女个性多具反抗性或服从性;或者,家庭教养方式为不关心型,则子女个性多具攻击性等等。②根据以往同类研究③,我们设计了32个题目,希望通过因子分析划分出家庭教养方式的类型。

  学习压力量表。在本研究中,一个重要的假设为学习压力对儿童人格发展有不良影响。

  (三)研究方法

  本研究主要采用问卷抽样调查方法。调查对象首先被确定为独生子女;其次,调查对象被确定为城市,因为城市独生子女占中国独生子女的绝大多数;再次,考虑儿童人格发展的稳定程度、儿童对自己人格的辨认程度以及对测量题目的理解程度,拟定在10—15岁儿童中进行测量,即小学五年级、六年级和初中生中进行测量。

  抽样步骤:1.按照不等概率抽样原则,东北、华北、华东、中南、西北和西南六大区,管辖四个或四个以下省、市、自治区的大区随机抽取一个城市,管辖五个省、市、自治区的大区抽取两个城市,管辖六个或六个以上省、市、自治区的大区抽取三个城市,结果选中12个城市。2.由于各省、市、自治区学生总数差异较大,因此,按照不等概率原则抽样,规定每个年级最少人数为30,按省、市、自治区比例和中小学生比例抽取各省学生数。3.在选中的12个城市内,随机抽取五个城区(不包括近郊区和郊区),每个城区随机抽取一个学校,共五所学校,其中,三所中学,两所小学。每所学校测试一个年级。4.在选中的年级里,按调查所需要的数目随机抽取学生。

  调查实施。1996年9月至10月中旬每周的星期二至星期五,调查同时在12个城市实施。共发放独生子女问卷3349份,获得有效问卷3284份,回收率为98%。家长发放3349份,获得有效问卷3224份,回收率为96%。独生子女和家长有效问卷为3173份,回收率为94.7%。

  二、独生子女人格发展现状描述

  (一)独生子女的个人偏好(人格需要)

  关于独生子女的个人偏好(人格需要)的调查结果如表1。

  表1  独生子女个人偏好(人格需要) N=3173

  人格需要 低分组 中等分组 高分组 平均值  标准差 加权分

  亲和需要 8.7% 60.4% 29.9% 7.331  2.037 219.2 

  持久需要 12.8% 61.2% 26.0% 7.020  2.091 213.2

  攻击性需要 11.6% 74.3% 14.1% 6.499 1.774 202.5

  扶助需要  15.9% 72.7% 11.4% 6.223 1.820 195.5

  成就需要 32.5%  54.7% 12.8% 5.853 2.311 180.3

  谦卑需要 77.8% 21.3% 0.9% 3.021 2.056 123.1

  对表1所显示的数据,我们做了两种处理,一种是根据儿童得分分组。每项人格需要满分为12分,得O~4分为低分组,5~8分为中等分组,9~12分为高分组;另一种处理是计算加权分,高分组权数为3,中等分组为2,低分组为1,计算总分以进行比较。

  我们看到,将近30%的独生子女在亲和需要的高分组里,低分组里只有8.7%,说明城市独生子女需要朋友,愿意与朋友保持密切关系。

  本研究发现:大多数独生子女的攻击性需要比较强烈。低分组百分比只有11.6%,其余均有一定程度的攻击性倾向,主要表现在好主动出击、喜欢公开批评他人、好开别人的玩笑、拒绝与自己不和的人交往、喜欢报复、易为小事发怒等。攻击性需要由许多方面组成,大部分方面具有消极性。因此,我们认为,这是独生子女人格发展中的主要问题之一。为进一步确认这个问题,我们做了相关分析,结果说明,独生子女“喜次竞争”的优点与其消极人格特征“攻击性”没有显著相关,说明具有攻击性的独生子女并不具有喜欢竞争的优点,或者相反,即喜欢竞争的独生子女较少有攻击性。

  扶助需要有时也称为慈善需要。我们看到,富有同情心和较富有同情心的独生子女占绝大多数(84%)。

  众所周知,独生子女的父母对孩子期望值较高,那么,孩子的成就需要也应该相应较高。然而,本项研究却发现,成就需要较强的孩子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少得多。32.5%的孩子在低分组,高分组只有12.8%。成就需要在现代社会是儿童发展的重要动力之一,但是,多数独生子女的成就需要不很强烈,这也是独生子女人格发展中需要探讨的问题之一。

  多数孩子(77.8%)几乎没有谦卑需要,但也有少部分孩子(22.2%)或多或少存在着谦卑需要。谦卑需要即经常表现为屈从、内疚、沮丧和胆怯,被视为一种消极的人格特征。

  (二)独生子女的自我接纳程度

  自我接纳量表共有12首题目,其统计结果如表2。

  表2 儿童自我接纳程度

  题目

  不是

  有时是

  是

  平均值

  我很满意我的相貌、体型

  15.3%

  42.3% 

  42.4%

  2.27

  我很满意我的学习状况

  38.7%

  45.7%

  15.6%

  1.77

  我很满意我的健康

  15.9%

  27.2%

  56.9%

  2.41

  我很满意我的性格

  15.8%

  34.2%

  50.0%

  2.34

  我一听熟悉的人获得成功,就象自己失败了一样(反题)

  56.2%

  32.2%

  11.5%

  1.55

  我经常感到别人对我毫不重视(反题)

  48.5%

  42.3%

  9.2%

  l.61

  当我取得好成绩时,我愿意让别人知道

  21.1%

  41.0%

  37.9%

  2.17

  我经常感到泄气(反题)

  56.8%

  36.1%

  7.l%

  1.50

  碰到一位陌生人,我常常感到他比我强(反题)

  63.0%

  26.0%

  11.1%

  1.48

  我对今后充满了希望

  7.O%

  24.6%

  68.4%

  2.61

  我觉得自己是别人的负担(反题)

  75.6%

  19.6%

  4.8%

  1.29

  我好象在各处都不能起作用(反题)

  66.8%

  28.4%

  4.8%

  1.38

  我们看到,除“我很满意我的学习状况”一项,凡正题肯定自己的百分比多于否定自己的百分比,对反题,则否定百分比大大多于肯定百分比,因此,可以肯定,多数独生子女自我接纳程度较高。但是,由于过重的学习压力,在“满意学习状况”方面,只有15.6%的儿童有较强烈的肯定倾向。

  (三)独生子女的学习需要

  因子分析说明,独生子女的学习需要大致可以分为四类(有效程度为44.7%,本征值大于1,表内左侧百分比为各公因子的贡献率),如表2。

  表3 独生子女的学习需要

  学习需要分类 

  学习需要变量

  载荷值

  同意的百分比

  得到教师的重视

  .70274

  30.9%


  希望同学们佩服自己

  .67874

  28.7%

  提高在同学中的威信

  .66156

  29.8%

  个人表现需要

  让别人看得起自己

  .60944

  48.1%

  (22.3%)

  能挣更多的钱

  .52099

  27.9%

  不努力学习会受到家长的惩罚

  .51233

  19.5%

  升学时,能上好学校

  .44717

  56.0%

  为将来开创一番事业创造条件

  .64059

  65.8%

  将来能找到适合我的工作

  .59072

  50.9%

  将来能找到社会地位较高的工作

  .58285

  43.4%

  发展需要

  将来在社会上更好地竞争

  .57221

  59.5%

  (10.6%)

  很好地发展自己

  .55092

  65.8%

  证明我的价值和能力

  .51010

  43.1%


  经营感到学习的快乐

  .69344

  33.2%

  总想弄懂不明白的问题 

  .66937

  36.3%

  认知需要

  喜欢所学科目

  .63668

  30.0%

  (6.5%)

  报答父母的爱

  .65392

  76.7%

  为社会服务

  .55903

  56.9%

  报答父母或社会需要

  满足家长对我的期望

  .55692

  64.4%

  (5.4%)

  将来为国家做贡献

  .54443

  66.2%

  认知需要是学习需要中最重要的内在动力,是积极的人格特征,但遗憾的是,它所得到的百分比最低,只有30~37%。在积极的人格特征方面,报答父母或社会需要的百分比较高,达56~77%,发展需要次之,达43~66%。个人表现需要作为相对消极的人格特征,是19~56%的独生子女的选择。

  中国城市独生子女人格发展现状及教育研究报告

  “中国独生子女人格发展”课题组*

  三、影响独生子女人格发展的因素分析

  (一)家庭与独生子女的人格发展

  1.家庭教养方式

  家庭教养方式共有28个变量,因子分析结果说明,这28个变量大致可分为六类,即溺爱型、否定型、民主型、过分保护型、放任型、干涉型。大部分家庭教养类型被认为是民主型,高达79~88%。但是,由于六种类型有较大的交叉,所以民主型不是单纯的民主,在民主型的家庭中,可能也有溺爱、威胁、过分保护等成分。统计表明,溺爱型家庭也占相当的比例,为30~74%。否定型、过分保护型和干涉型,所占百分比相差不多,分别为23~64%、26~62%、27~62%。放任型家庭相对较少,为18~32%,占不到1/3。

  父母平均文化程度与家庭教养方式的相关分析说明,文化程度与溺爱型、威胁型、放任型和限制型呈显著负相关。

  2.家庭教养方式与独生子女人格发展

  相关分析表明,家庭教养方式与独生子女的某些个人偏好高相关,如表4。

  表4 家庭教养方式与独生子女的个人偏好(N=2710)

  溺爱型  否定型  民主型  过分保护型 放任型  干涉型

  成就需要 -.0460(P=.008)     

  亲和需要    -.0497(P=.005)   -.0468=(P=.007)

  扶助需要      

  谦卑需要  .0539(P=.003)    .0536(P=.003) 

  持久需要  -.0879(P=.001)   -.0540(P=.002) 

  攻击需要   .0605(P=.001)   .0561(P=.002) 

  家庭教养方式中的溺爱型、否定型、过分保护型、放任型和干涉型均与独生子女自我接纳程度呈负相关,只有民主型家庭与独生子女自我接纳程度有显著正相关关系。

  家庭教养方式与独生子女学习需要的相关分析表明,对学习需要中积极的人格特征表现,否定型、过分保护型、迁就型以及干涉型可能有负面作用,而对消极人格特征表现,溺爱型可能有正面作用。

  综上所述,溺爱型、否定型、过分保护型、放任型和干涉型对独生子女人格发展可能有不同方面的消极影响,民主型则对独生子女人格发展的某些方面可能有积极的影响。

  (二)学校教育与独生子女的人格发展

  1.独生子女在学校的学习状况

  学习成绩与班主任鼓励态度的卡方分析说明,班主任对学习成绩较好的独生子女更多地持鼓励态度。在班主任态度的低分组里,学习成绩较差的独生子女约占60%,学习成绩较好的独生子女占40%。但在班主任态度的高分组里,学习成绩较差的独生子女只占30%,而学习成绩较好的独生子女高达70%。从整体上看,教师更喜欢鼓励学习成绩较好的独生子女,对学习成绩不好的独生子女,鼓励较少。

  学习成绩与学习压力的卡方分析说明,独生子女学习成绩越低,则学习压力越大。统计发现,共有889名儿童感到学习压力较小或无压力,这些独生子女在学习成绩等级方面的分布是:中下等7.9%,中等21.5%,中上等35.1%,上等46.2%,即学习成绩越好,独生子女的学习压力越小。在学习压力较大的组,共有681名独生子女,其中46%为成绩中下等的独生子女,25%为成绩中等的独生子女,16.6%为成绩中上等的独生子女,学习成绩上等的独生子女只占其中的12.7%。进一步分析发现,在学习成绩中下等组里,7.9%的独生子女没有压力,46%的独生子女在压力中等组,另有46%的独生子女在压力较大组,也就是说,学习成绩不好的独生子女感到较大的学习压力。

  2.班主任态度、学习压力与人格状况

  班主任态度与独生子女人格需要。班主任态度与独生子女的人格需要的相关分析(N=2840)说明:第一,班主任的鼓励态度与独生子女的成就需要呈正显著相关,即班主任对独生子女鼓励越多,独生子女的成就需要越强烈;第二,班主任的鼓励态度与独生子女的谦卑需要呈显著负相关,即班主任对独生子女鼓励越多,独生子女的谦卑需要越不强烈,班主任对独生子女鼓励越少,独生子女自卑感越强烈;第三,班主任的鼓励态度与独生子女的持久需要呈正显著相关。所以,班主任的鼓励态度可以使独生子女产生成就需要、持久需要这样的积极的人格特征,避免产生谦卑的消极人格特征。

  学习压力与独生子女的人格需要,相关分析发现,学习压力有可能造成独生子女的人格缺陷,如表5。

  表5 学习压力与独生子女人格需要的相关分析(N=2852)

  成就需要 谦卑需要  持久需要 攻击需要

  -.1105(P=.000) .1777(P=.000) -.1942(P=.000) .0588(P.001)

  可以看出,学习压力对独生子女的人格发展可能有较大的负作用,它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对积极的人格特征,它是显著负相关,而对消极的人格特征,又有显著正相关。

  (三)伙伴关系与独生子女的人格发展

  1.独生子女伙伴关系状况

  问卷结果表明,超过20%的孩子对“感到孤独”、“朋友比期待的少”和“没什么知心朋友”有较肯定的回答,约10%的孩子感到没有人和他们玩。就两道正向题目而言,超过50%的孩子感到“很多同学喜欢我”。大部分独生子女伙伴关系较好,但也有10~20%的独生子女的伙伴关系需要教育者关注。

  谁是独生子女的朋友?调查表明(N=3284),独生子女目前最好的朋友依次是:同班同学80.8%,妈妈47.9%,邻居伙伴43.1%,同校同学42.9%,父亲42.0%,老师24.2%,远方笔友14.7%,其他成年人12.4%,目前没有最好的朋友3.8%。

  家长对孩子交友的态度。大部分家长对孩子交友持鼓励型态度和限制型态度,持干涉型态度的家长较少。值得注意的是,高达81.6%的家长希望孩子选择学习好的同学做朋友。

  什么因素对独生子女孤独感的影响最大?多元回归分析说明,独生子女的家庭压力以及学习压力对孤独感影响最大,其次是班主任的不鼓励态度。此外,学习成绩也与孤独感有关。相关分析说明,独生子女学习成绩与其孤独感是显著负相关,即学习成绩越低,孤独感越强。

  2.独生子女伙伴关系与其人格发展

  相关分析说明,独生子女伙伴关系得分越高,其亲和需要越强烈(R=.0445,N=2847,P=.009),持久需要也越强烈(R=.0917,N=2847,P=.000),但伙伴关系与其谦卑需要呈显著负相关(R=-.1843,N=2847,P=000),即独生子女伙伴关系得分越高,越没有自卑感。

  伙伴关系与独生子女自我接纳程度呈显著正相关,即伙伴关系得分越高,独生子女的自我接纳程度越高。

  相关分析说明,伙伴关系与其学习需要显著相关,其相关状况如表6。

  表6 伙伴关系与学习需要的相关分析(N=3092)

  个人表现需要 发展需要 认知需要 报答父母或社会需要

  伙伴有关系 .-.0989(.000) 0460(.005) ..1532(.000) 0831(.000)

  伙伴关系与人格的消极特征呈显著负相关,而与人格的积极特征呈显著正相关,说明较好的伙伴关系

  可能有利于独生子女积极的人格特征的培养。

  四、本研究的主要结论

  (一)城市独生子女人格特征是:亲和需要、持久需要较强;有较强的谦卑需要的独生子女人数较少;超过70%的独生子女能较好地接纳自己;独生子女的学习需要中,报答需要和发展需要较强烈。当然,报答需要是否能作为一个积极的人格特征加以培养还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

  城市独生子女的主要人格缺陷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部分城市独生子女存在着较强烈的攻击性需要;第二,部分城市独生子女成就需要较低;第三,认知需要较强烈的独生子女较少。

  (二)研究发现,家庭教养类型互相交叉,但也可通过因子分析辨认为六种类型,即民主型、否定型、溺爱型、过分保护型、干涉型和放任型。相关分析说明以下几点。

  1.否定型家庭教养方式对独生子女的不利影响最多,它可能导致独生子女具有较高的谦卑需要和攻击性需要,及较低的持久需要。过分保护型可能降低独生子女的亲和需要,并可能增长独生子女的谦卑需要。放任型则可能降低独生子女的持久需要,而增长独生子女的攻击需要。此外,溺爱型家庭教养方式不利于培养独生子女的成就需要,干涉型则可能降低独生子女的亲和需要。

  2.家庭教养方式中的溺爱型、否定型、过分保护型、放任型和干涉型均与独生子女的自我接纳程度呈负相关,只有民主型家庭与儿童自我接纳程度有显著正相关关系,说明民主型家庭可能有助于独生子女的自我接纳,或有利于培养独生子女的自信心。

  3.家庭教养方式与儿童学习需要的相关分析表明,溺爱型和否定型家庭教养方式助长了独生子女的个人表现需要,否定型和过分保护型妨碍了儿童发展需要的养成,干涉型妨碍儿童的认知需要的养成,放任型妨碍了儿童报答需要的养成。也就是说,对学习需要中积极的人格特征表现,否定型、过分保护型、放任型以及干涉型有不同的负面作用,而对消极的人格特征表现,溺爱型有正面作用。

  (三)对学校教育与儿童人格发展的研究发现:

  1.班主任对独生子女的鼓励态度将对独生子女人格发展产生较大影响,它可以鼓励独生子女产生强烈的成就需要和持久需要,并能避免产生谦卑的人格特征。调查表明,学习成绩较好的独生子女更可能得到班主任的热情鼓励,而学习成绩较差的独生子女则不易得到班主任的鼓励。

  2.约1/3的独生子女感到有很大的学习压力,少于1/3的独生子女感到学习压力较小。研究表明,学习压力可能对独生子女的人格发展有较大的负作用,它表现在两个方面:学习压力与成就需要、持久需要这类积极的人格特征有显著负相关关系;学习压力与谦卑需要、攻击性需要这类消极的人格特征有显著正相关关系。

  (四)独生子女伙伴关系与其人格发展显著相关。获得较好的伙伴关系,可能有加强独生子女的亲和需要、持久需要以及避免自卑感的作用。研究还发现,独生子女伙伴关系得分越高,则独生子女的自我接纳程度越高。

  独生子女的成长越来越多地得到社会关注,一些人士曾尖锐地指出独生子女身上存在的人格弱点,但我们想强调:第一,这些弱点并非与生俱来,而是后天教育的结果;第二,独生子女的人格弱点几乎都可以在教育上找到原因,包括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本研究较充分地证明了影响儿童人格发展的因素主要是家庭和学校环境,这些因素的某些特征已被证明是不利于儿童人格发展的,并且我们认为是可以改变的。因此,我们应该正视我们教育中的弱点,对这些弱点进行批判和改造,以使我国独生子女能在一个较好的教育环境中健康成长。

  注:

  ①刘晓红:《关于学校情境中成就焦虑问题的调查研究》1993年。

  ②高玉祥:《人格心理学》,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9年。

  ③关颖:《父母教育方式与儿童社会性发展》,《心理发展与教育》1994年第4期;

  风笑天:《偏见与现实:独生子女教育问题的调查与分析》,《社会学研究》1993年第1期;

  张丹华:《亲子关系——儿童社会化的动因》,《外国教育研究》 1992年第2期。

  ---结-*-束---

  *课题组成人员有孙云晓、卜卫、张先翱、关颖、张新华、李艳、卢淑泉、刘秀英、陶元红、赵勤、魏国娟、陈宝霖、杨金华、朱奕、本文执笔:孙云晓、卜卫。感谢辽宁省大连市教委在研究资金和调查组织等方面的大力协助,感谢中国社科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青岛市少工委、武汉市妇联儿童部等机构对本次调查的支持。

  摘自《教育研究》1998.10


 

 
责任编辑: 王颖文 来源: SRC-11577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