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巢一代”塑造中国新公民形象

  在我看来,“鸟巢一代”是开放的一代,是时尚的一代,是国际化的一代,是个性化的一代,是追求新道德的一代。“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是他们高度认同的价值取向。他们正在勇敢的实践中塑造中国新公民的形象。 
  

“鸟巢一代”塑造中国新公民形象
  孙云晓

  2008年8月22日,我应邀去人民网与网友讨论奥运与青少年的话题。对话中,大家喜欢把当代青少年称为“鸟巢一代”,因为北京奥运会期间青年志愿者给世界一个全新的形象,成为激动人心的舆论焦点。同月16日,中国新闻社发出一篇新闻评述,题目便是《“鸟巢一代”代替“独一代”》。该文说,一些“八零后”出生的中国年轻人正被冠以一个新的称呼:“鸟巢一代”。这些年轻人擅长与外国人对话、且爱国心强,正在进行的北京奥运会是他们人生的一段重要经历。

  一、“鸟巢一代”本来就是优秀的一代

  所谓“鸟巢一代”说法的出现,主要是因为在迎接北京奥运会的过程中,凸显出当代中国青年的群体形象,他们充满爱国热情,积极投身志愿服务,给国际社会留下深刻印象。我赞成“鸟巢一代”的说法,原因之一是它符合中国年轻一代的感觉与梦想。在我看来,“鸟巢一代”是开放的一代,是时尚的一代,是国际化的一代,是个性化的一代,是追求新道德的一代。“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是他们高度认同的价值取向。他们正在勇敢的实践中塑造中国新公民的形象。

  中国青年报8月26日报道,该报调查中心通过新浪网实施的在线调查(3,006名网友参与)显示:47.4%的人认为,所有受奥运会影响的年轻人都是“鸟巢一代”,成为最具民意共识的选项。当问到“鸟巢一代”的关键词是什么,“自信”以55.3%的支持率排在第1位,“和平、和解、和谐”以51.9%支持率紧随其后,排在第3位的是“开放”。接下来,还有九大特质均得到三分一以上网友的确认(详见附表):理性爱国、友善、有梦想、敢于竞争、奉献精神、快乐、平等交流、责任心强、崇尚参与。

  据悉,北京奥运会上,共有170万志愿者在从事各种志愿服务工作。外国客人感受到了他们的自信和乐观,也通过他们了解了一个真实的中国、发展的中国和友善的中国。一向对中国抱有成见的日本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也忍不住惊呼:“北京的青年志愿者亲切而不卑不亢,和日本的大学生不同,他们对国家前途明显充满了希望,他们让人感到青春的跃动,真是了不起啊!”

  “鸟巢一代”主要指出生于20世纪的80至90年代的青少年,也被称为“80后”和“90后”,他们曾经备受诟病,甚至一度被认定是“迷茫的一代”和“垮掉的一代”。可是,就好像沉睡的巨狮突然醒来,进入2008年,他们在北京奥运会前后与圣火在海外传递时的热烈参与,以及5·12汶川大地震期间的积极作为,让人们迅速改变了对这一代人的评价。“鸟巢一代”们所表现出来的气势让世界各国的人们印象深刻,媒体纷纷赞誉他们胸怀宽广、激情满怀、肯担当、有抱负,是中国的希望。
  团中央第一书记陆昊同志在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的谈话中也分析过这个现象,他说,都说80后、90后,早期有很多人悲观,突然间就一个奥运圣火传递,一个抗震救灾,大家就觉得全证明是好样的了,这在逻辑上成立吗?我从来就没有怀疑过一个民族的年轻人,或者青年人不能承担一个民族未来的责任,我从来就不这样看待,不可能的。

  作为世界最大的青年组织的领导人,陆昊同志提出了简单而又深刻的问题,那就是应当怎样科学地看待当代青少年。实际上,“鸟巢一代”本来就是优秀的一代人,而不是突然改好了或变好了。他们之所以备受争议,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他们流行的某些价值观和行为方式一时难以被长辈所接受,二是他们被溺爱或管制过紧,非但没有充分施展自己才华的宽阔舞台,许多不可避免的毛病也让社会过于担忧。

  二、10年前,“鸟巢一代”已经具备影响成年人的10个优点

  应当怎样评价“鸟巢一代”及其代际关系呢?1997年,我与康丽颖教授主持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的代际关系研究课题,对当时还在中小学读书的80后进行了研究,并出版了《向孩子学习》专著(1998年12月晨光出版社出版),实际上回答了这一问题。

  我们认为,成人的教育和影响仍是青少年社会化的主流,但当代青少年对成人社会化的反向影响日趋明显。生活在信息时代的孩子已经有能力影响成人世界,他们蕴藏的代际超越和进步的潜能比以往任何时代都要大。因此,学习孩子的优点,与孩子一起成长,是21世纪教育观念的重大变革。

  “80后一代”对父母一代的10个积极影响

  1.接受新事物的意识和能力非常强。譬如,在了解和使用电脑和各种新器物方面,“80后一代”起到了对父母的促进、帮助甚至指导作用。

  2.思维独立、具有批判精神。“80后一代”对事物有自己的理解途径,评判事物的标准往往不同于父母和教师,而且还会想方设法让父母和教师接受他们的评价标准。

  3.有较强的平等意识。“80后一代”要求自己的人格能够得到尊重,要求老师平等待人,要求父母平等相处,平等意识已经渗入“80后一代”的心灵。传统的师道尊严等观念对“80后一代”影响很小。

  4.有较强的法律意识和自我保护意识。在现代社会,“80后一代”不仅了解许多法规知识和法律程序,而且还懂得用法律维护个人利益,他们经常向社会索要他们应该享有的权利。

  5.热心社会活动,有较强的公民意识。北京的一些父母说,高中学生自行车纳税的比例明显高于国家机关干部。“80后一代”在参加社会活动上往往比父母和教师热心,他们常常带动父母参加一些社会公益事业。

  6.比成人更容易接受环保意识。在访谈中,有80%的老师和父母反映,孩子有较强的环保意识。有的教师甚至预言,中国的环境保护运动会自下而上地开展起来,青少年会走在成人前面,反过来再影响父母和教师。

  7.相信事实。“80后一代”在作出某种价值判断时,往往是以他们耳濡目染的事实作依据,平常有些大道理不太能打动他们。认为自己有理就会坚持到底。

  8.做事认真。许多时候,成年人做事会圆滑一些,有矛盾则息事宁人,但孩子很坚持原则,敢于说出自己的真实看法,如果认为自己有理就会坚持到底。

  9.积极的休闲态度。在闲暇时间内,“80后一代”选择多种休闲方式,他们更能接受那些灵活多样的游戏规则。

  10.兴趣爱好广泛。“80后一代”的兴趣范围空前广,从电子游戏到制作网页,从生物揭秘到探索太空,从文学创作到国际象棋,从蹦极攀岩到野外探险等,他们永无止境,永无禁区。他们的好奇心与勇于探索精神对父母产生了积极影响。

  陆昊同志说,许多成年人早期对迪斯科舞一直是有不同意见的,但是后来你在北京大街小巷看到那些老太太跳的比谁不欢啊?为什么?十年前谁想过中国女性现在头发上有这么多颜色?但是你看看头发染色的受众群体一定是从年轻人开始的,逐渐向年长者扩大。你看现在的中国女性头发上有多少种颜色?

  细细想想,改革开放30年来,社会的进步与年轻一代的带动是分不开的。当然,“鸟巢一代”绝非完美无缺的一代,即使今天赢得世界声誉,他们也有许多深刻的弱点需要付出坚毅的努力才能克服。

  1996年,我与卜卫研究员主持了首次中国城市独生子女人格发展研究。应当说,那次全国城市抽样调查的中小学生都是80一代。

  调查显示,中国城市独生子女及80一代人格发展存在五大优势与四大缺陷。

  五大优势

  1.充满自信;

  2.乐于助人;

  3.渴望友谊;

  4.积极寻求发展;

  5.兴趣广泛。

  四大缺陷

  1.学习兴趣缺乏;

  2.勤劳勤俭差;

  3.在伙伴交往中容易伤害别人;

  4.在克服一定困难取得某项成功方面的动力较弱。

  我们的这项研究成果发布之后,在国内外产生了广泛的影响,我们也出版了《培养独生子女的健康人格》一书。

  在80一代当中,说话、做事不顾忌别人感受,只求个人痛快,也是比比皆是的现象。风起于青萍之末。我们不可忽略攻击性也是由弱而强逐步发展起来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孔老夫子的这八个字可谓金玉良言。

  三、“鸟巢一代”与父母一代的四大差别

  “80后”作为一个人口概念,是从生育的角度特指在1980年至1989年出生的人群。这是遵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社会学家把每10年分成一个阶段加以研究的惯例。从数量上看,“80后”是一个庞大的青年群体。根据《中国统计年鉴》数据推算,从1980-1989年的10年中,中国约有2.04亿人出生。

  如“从‘80后’的职场表现看我国的基础教育”课题组所说,在一些公众舆论尤其是在网络上,甚至出现歧视“80后”的现象,还有人称其为“垮掉的一代”。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越来越认识到“80后”一代的正面形象:具有冲击力,具有激情,思想开放,追求民主……尤其是以韩寒、郭敬明、李子悦、麻宁、林萧、施晗等为代表的“80后”文学青年,以姚明、易建联、刘翔、丁俊晖等为代表的“80后”体育明星,以杨惠妍、戴志康、郑立、李想、陈曦等为代表的“80后”商业成功青年,特别是在2008年的反对“藏独”、维护北京奥运、汶川抗震救灾之中,大批“80后”的年轻人所表现出的爱国热情与英勇之举,让人们越来越感受到“80后”一代的活力、魅力与希望。

  我想起1998年的一项国家级课题调查结果。据课题负责人陈会昌教授介绍,多数中小学教师对现在的学生不乐观,在他们评价学生的话中,70%是批评性的、否定性的;能说出学生品德方面优点的老师很少,认为现在的学生总体上比过去强的老师更少,只占百分之几;甚至在一所学校三个多小时的访谈中,教师们都在指责、抱怨、发牢骚,似乎现在的孩子一无是处,乏善可陈;很多老师认为,现在学生的主流意识越来越淡了,思想越来越发散,越来越多元化,因此,对学生进行思想道德教育的难度也越来越大了。

  显然,这些被评价的中小学生,绝大多数为今天的“鸟巢一代”。

  对于中国来说,20世纪80年代是翻天覆地的10年,是改变命运的10年,是发生历史性转折并取得辉煌成就的10年。这是举世共认的社会变迁。因此,如何评价这10年出生的一代人,同样是一个重大的课题。

  毫无疑问,“鸟巢一代”与父母一代有着巨大的差别。“鸟巢一代”是吸吮着改革开放的新鲜乳汁长大的,而其父母一代则从文化大革命的动乱与苦难中走来,两代人的生活经历、价值取向、家庭地位、学习方式都相差甚远。

  1.生活经历的差别

  “鸟巢一代”的父母一般经历了荒废学业与生活困难。他们上山下乡,历经坎坷,成为“从手掌到心灵都磨出老茧”的一代人。他们中年轻一点的,虽未赶上插队支边的风潮,也大都经过“文化大革命”,饱尝了动荡与贫穷的滋味,与下乡知识青年有类似的生活体验。

  与历经坎坷的父辈截然相反,“鸟巢一代”都出生于改革开放的年代。他们经历的这些年,是中国历史上最有活力和最实惠的一段时光。他们生活宽裕,学业顺利,享受着父母青少年时代做梦也梦不到的现代文明,甚至出现了高消费的“名牌族”。尽管中国的物质生活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有很大差距,可“我们吃了苦不能让孩子再遭罪”的普遍心理,使这一代的父母们宁肯自己继续吃苦受累,也决不能让自己的孩子生活得比别人差。

  生活经历的巨大差别,使两代人彼此感到陌生,彼此难以适应。“鸟巢一代”青年作者杨哲第一次挣了一万块钱,给父母买了一块普通地毯,父母心疼地指责他乱花钱,而杨哲却认为这很正常。可见,两代人对金钱与消费观念差别之大。

  2.价值取向的差别

  如果说,“鸟巢一代”生活在开放的时代,经济是全球化的,文化是多元化的,那么,其父母一代则生活在封闭的时代,经济是计划的、与世界脱离的,文化是深受文革影响的。因此,在价值取向方面,两代人的思维方式与行为方式产生明显的差异。“鸟巢一代”讲平等、讲自我、讲享乐,其父母则讲责任、讲集体、讲奉献。

  2001年春天,在中国社会科学院青年研究专家的指导下,《新周刊》对“80年代出生者”做了全面调查。调查在北京、上海、广州三地同时进行。以上是人们对80一代的部分评价。

  譬如,问“看到男人戴耳环”时的感觉,父母多数会认为“不正经”。可80一代11.9%认为“有型”;13.2%认为“可能与他的职业有关”;61.2%认为“无所谓”;仅15.7%认为“不可思议”(2001年3月15日出版《新周刊》,下同)。

  譬如,19.9%的80一代赞同“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其父母仅有5.3%的人赞同。49.5%的80一代认为“恋爱为婚姻做准备,但不一定导向婚姻”,而持此观点的父母仅占10.5%。

  我们在1997年的全国中小学生调查发现,父母认为做人第一重要的是“责任心”,而中小学生却认为第一重要的是“平等”。

  大家如果用录音机录下80一代的讲话,可能会发现他们用的频率最高的一个词是“我”,我我我我,很自我。这是父母一代不敢想更不敢做的事情。

  “鸟巢一代”视现代时尚为生命。据中国新闻社的报道,北京奥运会共有五十万赛会志愿者和城市志愿者,其中大部分是学生。北京奥组委培训专家魏娜曾经担心这些二十多岁的独生子女们会否有持久性。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魏娜发现这类担心是杞人忧天。许多志愿者在七月中旬就已经上岗,当时天气酷热,学生们早出晚归,但都坚持得非常好。她认为经历奥运赛事会增强年轻人的爱心和社会责任感。

  事实上,中国新一代独生子女身上体现出的社会责任感可能不逊于他们的长辈。近期北京一份主要针对“八零后”大学生的社会调查显示,逾八成的大学生反对以自我为中心的做法,更高比例的学生认为最能体现爱国精神的行为是关心国家的发展前途和命运,其次是热爱、保卫、建设自己的家乡。

  在奥运村媒体村负责住宿服务的大一学生赵雅亭说,“人们对独生子女的批评也许有些道理,但不可否认,我们这一代对社会责任有自己的表达方式。”赵雅亭说,她以前在家很少做家务,但现在,她已经能和伙伴应付刷马桶、倒垃圾这类的差事,虽然之前哭过鼻子,但现在他们对自己工作感到骄傲。

  3.家庭地位的差别

  “鸟巢一代”尤其是独生子女,大都是家庭的中心,在家庭中特别重要;其父母大都生活在多子女家庭,在家庭里一般都不会“特别重要”。这种家庭地位的差异对两代人的心理与行为均有深刻的影响。

  优越的条件,良好的教育,使“鸟巢一代”成为自信的一代。63.2%的人认为自己“比较自信”,23.8%认为自己“十分自信”,“不自信”的仅为13%。

  幸福使人宽容。

  在中小学时代,“鸟巢一代”85.7%表示非常愿意和比较愿意与母亲交谈,80.3%表示非常愿意和比较愿意与父亲交谈。

  “鸟巢一代”的父母42.1%认为与孩子“亲密”,52.6%认为与孩子关系“轻松”,5.3%认为是“依赖”。

  当然,“鸟巢一代”中的大批独生子女,也存在着值得关注的心理倾向。

  独生子女的心理特征如果用一个字概括,那就是“独”。一位独生女曾给我来信诉说:“14年前的今天,上帝赐予我生命,使我降生到人世。我孤独地度过了14年,其间尝尽了没有朋友的痛苦。我曾经努力地追寻过,可得到的总是失败,以至对失败的感觉由伤心变成麻木了。今天,是我14岁的生日。人人都说生日是最快乐的,为什么在我的脸上却找不到一丝笑意。桌上摆着蛋糕,点着蜡烛,却没有人为我唱祝福歌,连父母都到外地出差了。桌上的蜡烛一闪一闪的,我却没勇气把它吹灭。我有一种恐怖感,仿佛如果把它们吹灭了,就会有灾难降临到我头上……”。

  独生子女的这种孤独感,是其父母少年时代感受不到的。在多子女时代,虽然穷困和拥挤,却很少孤独,父辈们是在热热闹闹的同胞兄妹的亲情及争吵中长大的。父辈们兄弟姐妹多、亲戚多、朋友也多,这使他们体验了更多的亲情,学会如何为获得友谊而克制自己的欲望与行为。

  除此之外,两代人的居住环境也有巨大差异。如北京的四合院内住户似家族一样往来密切。进入独生子女时代,城市里高楼林立,人际生疏,甚至左邻右舍连名字也叫不出来。这种居住环境的因素,加剧了独生子女的孤独感。

  4.学习方式的差别

  由于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特别是信息时代的来临,使“鸟巢一代”与父母的学习方式差异甚大。“鸟巢一代”是视听的一代,是看电视玩电脑长大的,是电动的一代,父母则是读写的一代,是看字长大的,是手动的一代。以卡通为例,“鸟巢一代”无不对卡通津津乐道,而父母却几乎“看不懂”。

  1995年,我赴巴黎出席“明日青少年与媒介”国际论坛,几百个专家形成一个共识:“在计算机时代,成年人心怀恐惧疑虑重重,而青少年则无所畏惧满怀欣喜地往前走。”

  信息时代动摇了父母与教师等成年人的地位,因为他们未必比孩子知道得多。

  “鸟巢一代”早已习惯于在网上搜索信息,在网上游戏、聊天,甚至谈情说爱、看黄色照片等等。他们获取信息的特点是快、多、广、杂,而许多父母获取信息的特点相比之下是慢、少、窄、纯。试想,这种信息极不对称的亲子关系,父母权威何在?如何施教?怎么示范?

  过去是孩子不了解父母,父母很神秘;今天倒过来了,父母不了解孩子,孩子很神秘。有的孩子与父母急了,说父母是“菜鸟”,是“蛋白质”。父母不知所云,还以为什么好东西呢。其实,这是网上语言:“菜鸟”是没本事的人;“蛋白质”是笨蛋、白痴、神经质的总称。

  互联网的出现是人类智慧的飞跃,但也可能成为一道比代沟还要深的沟,阻碍两代人及同代人(如城乡之间、有无电脑者之间等)之间的交流。

  四、两代人相互学习共同成长

  根据青少年对父母与教师的积极影响,我们倡导两代人相互学习共同成长,并提出树立五个新观念。

  1.现代社会应该是两代人共同成长的社会。今天,由于社会变迁速度异常之快,两代人都面临着机遇与挑战,两代人鲜明的互补性及共同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要求两代人相互学习,共同成长。

  2.在现代社会,教育是两代之间的一种相互影响。A.孩子可以教育和影响父母与教师,在这里,教育的影响是自下而上的;B. 父母与教师应允孩子对所接受的教育影响做出选择。

  3.现代社会的发展要求把孩子当做能动的权利主体。父母应当尊重孩子,因为孩子一出生就是一个独立的权利主体,拥有生存权、发展权、受保护权以及参与家庭、文化和社会生活的权利。

  4.向孩子学习绝不意味着成年人的幼稚或无能,而恰恰相反,这是成人真正成熟与睿智的标志。实践证明,越向孩子学习,代际关系越融洽,教育效果越好。

  5.成年人应该看到信息时代孩子身上蕴藏着巨大的发展潜能。孩子们获取信息的能力空前增大,而这一切将远远超出成年人的估量。如有的学者指出,这种情形将给我们的生活带来许多深刻的变化。它将改变我们的教育观念,改变孩子的学习方法,改变家庭文化及代际关系等。当然,最需要改变的是我们自己。

  向年轻一代学习的五个原则

  1.向孩子学习的前提是了解孩子,了解时代的变化。生活在信息时代的孩子是一本内容极其丰富的书,每一位父母和教师只有潜心研读,才能理解孩子的“十万个为什么”,才能发现孩子的优点。

  2.了解孩子的前提是尊重孩子。孩子是人,是独立的人,是逐步走向成熟的人。因此,成人应尊重孩子生命发展过程中的独特规律,尊重孩子的成长需要,尊重孩子的各项权利,尊重孩子的人格尊严,这是向孩子学习的重要保障。当孩子的言行成人不能理解时,切忌匆忙下结论反对,应三思而后行。

  3.欣赏孩子的优点是向孩子学习的主要条件。在充满失败语言的家庭或学校,是不可能向孩子学习的。与此相反,优秀的父母与教师总是善于发现孩子的长处,并给予积极的鼓励。当然,教育不能没有批评,甚至不能没有惩罚,但越是批评与惩罚孩子,越要尊重孩子,用唤醒自尊的方式促使孩子不断进步。

  4.努力做孩子的好伙伴应成为父母与教师的神圣追求。为此,要与孩子平等相处,像善待自己一样善待孩子,像宽容朋友一样宽容孩子。

  5.建立对话式、交互式、融洽式的教育模式。教学相长,是古老而科学的教育原则。世界从没有像今天这样需要以孩子为师,因为信息时代让孩子如虎添翼。两代人相互学习共同成长,才会使两代人完成终身学习的任务,共同迎接新时代的挑战。

  我赞成著名心理学家陈会昌教授的论断:“青少年是时代精神的最紧密的追随者,是市场经济社会道德价值体系的探索者和创建者。他们并非缺乏理想抱负,只不过他们的理想抱负不像我们过去那么‘远大’、‘空洞’。他们比过去更加外向,更富有激情。”

  我可以充满信心地说:

  “鸟巢一代”是自然真实的一代!

  “鸟巢一代”是毛病多多优点更多的一代!

  “鸟巢一代”是托起中国新希望的一代!

  历史将证明,一代更比一代强!

  (作者系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研究员、副主任)

 
责任编辑: 来源: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