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需要什么样的夏令营

  
孙云晓

  夏令营曾经是最让孩子们心动的暑假生活,如今的夏令营却成了全社会都看不懂的万花筒。例如,2005年6月24日《北京青年报》发表《十天培养出"未来领袖"?》一文,批评上海"贵族夏令营"泛滥,"把本该充满天真活泼的夏令营,硬是赋上'未来领袖高峰会'的头衔;让原本更适合足球、篮球的初中学生,非得'拿模拿样'地学习怎样打高尔夫……夏令营所安排的各项活动,实在让人感觉太过'急功近利'"。那么,夏令营到底应该是个什么样子?她从哪里来?又将走向何方?21世纪需要什么样的夏令营?这是本文要讨论的问题。

  我与夏令营发生深刻的联系始于1993年。那一年3月,我在《少年儿童研究》杂志发表了《夏令营史上的一场变革》一文,报道和分析了中日少年草原探险夏令营的一些现象。后来,我应邀将此文缩写为3000字的《夏令营中的较量》,被发行几百万册的《读者》转载,随即引发全国性的教育大讨论和大争论。其中,对夏令营现象的研讨,是中国教育界少有的举动。1994年第3期《少年儿童研究》杂志,详细介绍了"夏令营应该怎样变革"理论研讨会上的14位专家的观点。

  概括地说,专家们认为,夏令营是深受孩子们喜爱的活动方式,以探险磨练为内容的夏令营的出现,是一种积极可贵的发展和变革,但要讲究科学,导向全面。如教育部(当时为国家教委)基础教育司副司长姬君式提出,夏令营变革不能全变成探险或吃苦夏令营,而应当多种多样丰富多彩,还要分年龄层次。夏令营的内容可以是培养兴趣的、也可以是学技术的,还可以大孩子带小孩子,甚至是全社会尤其是以团带队来帮助学校"为孩子创造磨练的机会"。《学与玩》杂志总编辑马光复主张,夏令营应当突出"玩",就是要以"有趣"与"有益"的活动为主。北京市少年宫的全国优秀辅导员黄蕙认为,夏令营的成功经验在于群众性和教育性,她主张应当实体化即建立夏令营基地,并经常开展远足性的活动。她介绍说,足是健康的基石,足底有50块骨骼、60个关节、40条肌肉、200多条韧带。远足是锻炼强健的体魄、坚毅的意志的最佳方式。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李庆善副研究员则提出,应当赋予夏令营新的价值。他认为,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夏令营,主要蕴含着四个主义,即理想主义、集体主义、英雄主义、权威主义,但到80年代出现了挑战,讲理想主义就遇到了实惠主义,讲英雄主义就遇到享乐主义,讲集体主义就遇到个人主义,讲权威主义就遇到自由主义。他提出应倡导新的理想主义、新的集体主义、新的英雄主义和新的权威主义,也就是融合时代的新要求,来创造夏令营的新价值,使她具有新的生命力。

  那么,夏令营究竟是怎么起源的呢?

  翻开《不列颠百科全书》国际中文版第16卷第312页,关于夏令营的辞条是这样写的:

  "将娱乐与教育结合起来的设施,目的在于使城市儿童熟悉户外生活。最早的夏令营约于1885年发祥于美国,当时人们由于都市化的日益发展引起各种返回自然的运动,于是产生了夏令营。夏令营的时间不等,从1-2周到8周左右;参加的儿童年龄在6-18岁之间。早期的夏令营强调兄弟式的友爱和简朴的生活,其后又产生了许多不同形式而各有其重点的夏令营,有的夏令营是学生住帐篷、自己做饭的野营,也有的夏令营备有加热房、热水淋浴、游泳池和设备齐全的厨房。有些夏令营仅提供当地特有的水陆运动和一些工艺活动,另一些夏令营则以发展青少年的天赋或特殊兴趣为宗旨。例如有艺术夏令营、音乐夏令营和其他专门从事棒球、骑马、网球、帆船运动的夏令营。还有补课夏令营、减轻体重夏令营等。 "

  由此看来,120年的夏令营历史表明,世界各国对夏令营的性质与内容形成了许多共识,即都认为这是将娱乐与教育相结合的一种返回自然的活动。据2005年6月29日《中国教育报》的介绍,夏令营在美国已经是成熟的产业。美国国家夏令营联盟(Na-tional Camp A sso ciation)估计,2005年夏天,约有600万美国孩子将奔赴散布在全国各地的上万个营地。美国至少有24000多个专业夏令营可供青少年选择。

  "丰富人生,创建未来"是美国夏令营联合协会(American Camp A ssociation.简称ACA)2004年度报告的题目。该年度报告中包括一份调查报告,是由一家知名的调查企业随机抽取92个夏令营的数据分析写成的。数据显示,参加夏令营的孩子中96%的人结识了新朋友;93%的人认为通过夏令营认识了跟自己不同的人;92%的人认为在夏令营认识的朋友帮助他们发现了自己的长处,使他们对自己感到更自信;74%的人做了以前不敢做的事情,克服了平时不能克服的恐惧。而夏令营参加者的家长中,70%的人认为孩子在活动中增强了自信;63%的人发现自己的孩子继续参加在夏令营接触到的新活动;69%的人说孩子和夏令营认识的朋友一直保持联系。

  从美国的经验和日本的变革到中国的探索,或许可以发现一个共同的规律,不论把夏令营定位于一种教育还是一种产业,最终决定其命运的关键因素只有一个,那就是为青少年健康成长服务的水平,即教育的效果。换句话说,教育始终是夏令营的灵魂,教育也是一切夏令营最本质的特征,尽管这种教育可能是隐蔽的、了无痕迹的。

  当我们考虑21世纪的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夏令营时,不能不考虑时代的特点和青少年的需求,不能不考虑教育目标与内容的新变化,这就是与时俱进,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

  这里,我尝试着提出对21世纪中国夏令营的5点希望,这也是对夏令营发展趋势的一些预测。

  第一,一切夏令营活动都应当成为培养健康人格的教育活动。不论是什么专业或什么人群的夏令营,在设计和安排各项活动时,都要尊重青少年的人格和权利,并将其引向真善美的方向。尊重、公正、责任、参与、和谐,应成为夏令营的基本道德准则。

  第二,一切夏令营活动都必须是适合青少年身心发展特点的。尤其要注意不同年龄不同性别青少年的不同特点,也要注意不同文化背景不同成长经历的差异性,因为现代教育是适合学生的教育,而不是让学生去适合的教育。

  第三,夏令营活动不能成为学校生活的简单再现。恰恰相反,夏令营的第一使命就是解放孩子,让他们尝试一种完全不同于学校生活的体验,并使他们感受到世界的博大和生命的壮丽。如果说假期的意义之一在于让学生过一种不同于学校的生活,那么,夏令营应当使这种意义达到极致。

  第四,夏令营不能以赢利为第一目标或主要目标。正如教育事业一样,即使是私立民办教育,都必须坚持育人第一和公益至上。夏令营的成功举办可以获得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但夏令营的本质是教育的,必然坚持育人第一和公益至上的原则。凡不能遵守这一原则的任何机构或个人,涉足夏令营都应受到限制。

  第五,夏令营活动应当进入专业化运作。如同美国的做法,参与夏令营组织管理的各类主要人员,都必须获得相关培训和资质。针对中国的国情,所有非教育机构举办夏令营活动,同样应获得相关资质,其管理监督应严于旅游资质。希望各级共青团、少工委组织和教育部门联手承担起夏令营资质的授予与培训的重任。

  总之,夏令营活动的广泛而科学的发展,将成为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一个重要途径。一个好的夏令营犹如长风,会让青少年展开理想之帆。一段难忘的夏令营生活好似火把,能让创新的智慧熊熊燃烧。

  2005年7月16日于扬州

 

 
责任编辑: 白璐璐 来源: SRC-11577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