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少年更需要心灵的关怀
肖想莉出走带来警醒--与孙云晓对话

文:吴菲 

  肖想莉,武汉人,17岁。4岁时被一对盲人夫妇收养。八九岁便成为贫寒之家“大小活儿都干”的“内当家”。1992年,被授予“武汉市十佳少年”称号。1993年,她与养父母又认养出生仅两个月的“肖梦莉”。同年,“中国百名好少年”榜上有名。据报道,肖想莉出名之后开始逃学、抽烟、夜不归宿,甚至想去做“三陪”,并放言:“再也不想住这个寒窑(家)了,我要住高楼大夏。” 1996年年底,新闻界再次传出她的消息,肖想莉在为养父送终后,拿了养父的soo元安葬费,离家出走。

  孙云晓,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所作《夏令营中的较量》一文,通过对中日青少年的对比,于1993年至1994年间引发了关于青少年教育问题的全国大讨论。

  记者:“十佳少年”肖想莉的出走是九六年岁末引人关注的话题。我知道从您的笔下,曾走出过赖宁、杜瑶瑶、苏进等优秀少年典型,对这一群体有比一般人更深一层的研究和感受,很希望了解您对此事的观感。

  孙云晓:我觉得人们对肖想莉事件的巨大反应,暴露了目前教育中一个很大的问题:对今天的孩子缺乏了解。其实越是所谓的好学生,越是容易出现心理问题。从这一点来说,肖想莉的“变”其实很合乎情理。少年是不成熟的,很容易随着条件的改变而发生变化。在贫寒环境中肖想莉表现出善良、忍耐等感人品质,这仅仅是她的一个方面。出名带来境遇的骤然改变,很容易诱发出她身上被现实压抑住的另外一方面,比如对享受的渴望,促使她很容易对过去的生活方式产生怀疑和不甘心。

  记者:我觉得您分析得很对。这种变化如果发生在一个成人身上,也许人们不会太大惊小怪,而发生在一个“十佳少年”身上,人们却觉得不可思议,可见在对孩子的了解上,的确有很大的偏差需要矫正。另外我们也应该想一想,在她的变化中,是否社会、教育者也有一部分责任呢?

  孙云晓:肖想莉事件可以说是对教育界的一个深刻教训。首先对孩子来说,不要轻易把他们推到很高的荣誉上去,对孩子的表彰要适度、真实和具体,告诉她“你这件事做得好”或“这件事开头做得很好”,帮助他们在荣誉面前保持常态。

  记者:少年成名恐怕比成年人成名压力还要大。肖想莉出名之后得到的待遇之一是免试进入重点中学,但她学习感到特别吃力,同时又依然被作为偶像捧着,我想这是造成她心理失衡的一个原因。所以有人认为肖想莉的逃学和出走很大程度上是对这种压力的逃避。

  孙云晓:有道理。也因为这一原因,对于被推到荣誉位置上的孩子,教育者应给予更多的爱和心灵上的关怀。因为人们在看待他们的时候实际已经把他们给拔高了,这很容易对孩子造成伤害。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作为优秀典型的孩子不应该是最让老师省心的孩子,而恰恰是最需要老师关注的孩子。学校、老师应尽可能帮他们减轻荣誉的压力,譬如说,学校应该有选择地拒绝让孩子到处做报告。

  记者:社会各界也是义不容辞的,比如说媒介……

  孙云晓:我正想说这个问题。我想提醒媒介,在对孩子做评价的时候,要力求真实和谨慎。因为媒介的参与往往能改变一个孩子的生活。

  记者:谢谢您的分析和提醒。我想肖想莉的出走应当成为一个警醒,对于孩子中的优秀典型,社会和教育界应当在其心理教育上辅助以更多的手段,加强心理疏导的分量。这事关他们能否健康地走过童年、少年时期,步入成人社会。 孙云晓:是的。我最后还有一个愿望,我注意到所有有关肖想莉出走的报道中,都没有肖想莉自己的发言,希望有一天她能坐到我们面前,谈谈她的想法。

  摘自《北京青年报》97-1-8 

 

 
责任编辑: 白璐璐 来源: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