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数讨论
——实话实说谈考试

  考了最后一名?太好了!
  --“实话实说谈考试”结束语

  考试,对于现在的学生,教师家长乃至当今的中国教育界都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因此,当(菁菁校园)开展“实话实说谈考试”这一讨论时,短短两上星期,编者就收到了来自全省各地百余封来信。无论是正在紧张进行准备考试复习的中小学师生,还是曾经历过无数次考试的家长,绝大多数人都痛陈了应试教育下考试制度的弊端及其带给自己的痛苦,同时,殷切期望教育改革,考试体制改革早一天到来,限于版面,无法将每位读者的都展露报端,今天特辟专版,一则希望架起教师,学生,家长之间理解的桥梁,同时也希望有更多的有识之士为考试及教育体制的改革献计策。

  公正地说,考试本身并没有罪过,而且无论教育怎样,都不会取消考试这一检验师生教与学效果的手段,关键是考什么,怎么考,利用考试干什么以及怎样对待考试成绩,因此,对待考试,家长,教师和学生本身应该保持一种良好的心态。

  有家长的做法值得我们每个人借鉴:他的儿子学习较差,过去每当孩子考糟了,他们夫妻就互相埋怨,还训斥孩子是笨蛋,结果孩子学习越来越差,有一天终于考到地班最后一名,他心想:心烦也没有用,不如换一种心态试试,他接过儿子的试卷微笑着说:“考了全班最后一名,太好了。”听惯了训斥的儿子吃惊地看着爸爸:“您是不是有病了?“他说:“爸爸没病,一个跑在最后的人再也不用担心有人会超过他了,他还有负担吗?所以,你只要往前跑,肯定就有进步!”儿子大受启发,是啊,龟兔赛跑乌龟还能跑第一呢!于是心情也放松起来,第二次考试就甩掉了最后一名的帽子,继而跃居中游,爸爸则每次都高兴地说:“太好了,你肯定还会进步,”当儿子考到第六名时,爷爷说:“太好了,儿子你真了不起,离第一名还差五米远”,结果,后来他的儿子一直保持全班第一名!

  就在我们选编孙云晓老师(把分数看作学生的稳私)一文时,欣喜地获悉,国家总督学柳斌近日提出:“保护学生分数隐私“。他认为分数成隐私,就是学生有权决定是否公开自己的成绩,应当承认和尊重学生的这一权利,有关法律专家还出:强行公布分数,按分数排名,这是对考分落后学生的严重歧视行为,是对学生正当权利的剥夺,不利于学生健康人格的形成。

  总之,“分数是重要的,比分数更重要的是学习,比学习更重要的是做人,因为只有的人才会真正地学习,”最后,衷心希望,无论期未考试成绩怎样,家长朋友能让孩子们度过一个愉快春节。

  教师如是说

  我是一名小学教师,洽谈室了一生要与考试为伴。师范毕业时,心想:从今以后再也不被别人考了,轮到我当主考官了。可走上工作岗位才知道,这个想法是大错特错了。一年四次考试,孩子们试羌上的大红分数哪个不是为教师而打的?哪次不是对教师的最严格的证券每一位望子成龙的家长在孩子入学之前,都要打听一下哪位教师的考试成绩好,就是走后门也要把孩子送到那个班里。

 

  每次考试过后,都会听说哪位教师又病侄了,但当新的学期开始时,教师们又一如既往,在那块不大的玉米上,辛勤地耕耘,播种……

  安国市向阳小学 王泽玉

  十年教学生涯,经历了多次考试,给我深的感受就是它扭曲各种正常的关系。 

 

  “分”,扭曲了教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分”,扭曲了家长和孩子之间的关系;“分,扭曲了家长和教师、领导和教师之间的关系。你这个班的考分高,你就是个教师,选先评优会受到特殊照顾,家长也会对你满意;你班的分数低,就有人认为你没本事,不称职,甚至会得到很多恶言恶语。

  “分” ,扭曲了教师和知识之间的正常关系。试卷上,有些学生的答案明明是错的,有的教师心里承认,可嘴上为了那个“分”,宁肯不要真理。

  分数,但愿你别再像个魔鬼,困扰教师、学生、家长和领导。

  廊坊市小学教师:杨博文 杨文喜

  在推行素质教育的今天,广大教师也在积极探索,改变机械刻板的教学方法和死记梗背的考试形式,也想让自己培养的学生走到社会上不是高分低能的书呆子。但现行的教育评估制度却使教师不得示拿起“考试”这个法宝考考学生,去向学生要“分”。一旦考不好,上级主管部门饶不了党校,家长也饶不了老师。

  因此要把学生从考试与分数桎梏下解放出来,首先要改变对教师的考核和评估标准。教育主管部门、校领导、社会、家长不再单单以分数高低评价教师、评价学生、评价党校的那一天,不是教师和学生共同解放的阳光的日子!

  河北经贸大学附中 徐宜

  从古代的科举到今天的高考,哪一个不是由考试成绩决定的?学生的压力牵着教师、学生和家长,我真希望改革考试制度,让学生有更多的时间发展自己的兴趣,培养多方面能力,还给学生一份童真,童趣吧!

  小学教师 杨兆康

  百分制是“亮优摆劣”的一种记分制,在许多老师、家长的心目中,似乎一定要考至90分以上才算是“及格”,考80分就会受到指责。

  相比之下,西方某些国家考试用的“五分制”,相对就比较宽松,比较有利于兴趣的培养和知识面的拓展。我们应该的把“百分制”改革成类似“五分制”的计分方式。

  邱县小学教师 杨关庆

  要正确对待考试,万其要克服素质教育就是把学习文化知识同参加社会活动、手工劳动等同起来,或者盲目认为素质教育就是放弃一切考试的思想,素质教育的任务是提高人的文化素质。所以,应该把考试做为检查总结提高的加油站,通过考试拒出自己的优势,找准存在的主要总是,抓好下一个学期的学习。

  中学教师 杨秀芬

  诚然,教师把总是的答案千知学生,把题目重复练习许多遍,无疑会使学生取得好成绩,可是,学生的想象力、创造力又如何发挥?教师副食学生进行复习是无可厚非的,但更该把功夫下在课上,不必课下多次重复练习。每次考前,我没有不安、紧张,而是把它看作一次平时的课堂练习,因为学生看到教师对待考试如此不安,自己又怎 不对考试紧张、恐惧?

  教师拥有一颗平常心,学生会交上令人满意的答卷的。

  小学教师 海云

  学生怎么想

  考试,用教师的话来说,是考察学生对知识的掌握情况,重在掌握,不在分数。

  但是,教师总是在每轮考试后,用将近一个下午的时间计算出每一个同学的平均分,排出名次,并且列出需私谈、家访的学生名单,基于不想再将教师请进 门的恐惧心理---当然不是不喜欢教师,而是害怕面对父母那“怒其不争“的眼神;还有老爸的私刑、几周零用钱的赤字---于是,墙上、桌上、手上……写(刻)满了字词、定义、公式……而最令人叹为观止的是上纸团满天飞的丽景象,而全不知情的教师却沉湎于排名时的喜悦之中,双多了一个值得表扬的学生,又少了一个需要家访的学生,今天可以早点回家了……

  考试,无助于学生的心理健康和教师、家长的身体健康;无益于教室卫生的保持。这种只会令可爱的少男少女们一个个两眼发直、呆苦木鸡的有百害而无一利的考试,已被同学们列入“五害”之列,望有关部门引起重视,“消除五害,人人有责。”

  一名普通的初三学生 李丹

  学生,像一匹匹想要驰骋的马,而考试则是骏马活动的缰绳,不知哪位“哲人”说出了“分,分,学生的命根;考,考,教师的法宝”这句“至理名言”,但它却实实在在道出了如今的实际情况。

  问起学生对考试的态度,都只一个字---烦,由于考试,学生们的目光都放在了教师所说的“可能要考”的总是上,故而逐一死记硬背,不考虑其他,这种遍的帮法已经了当代学生的思想、思维。考试还使学生们产生了厌学情绪,“分不在高,及格就行;学不在深,考上则灵。”便是极好的见证。

  邢台市中学生:袁晓红

  曾经学过一篇课文《范进中举》,课文批判了科举制度的罪恶,我觉得,现在的考试制度同那时的科举制度非常类似,在那时考得好就“飞黄腾达”,考不好就低人一等,现在又何尝不是?都说现在向素质教育转变,可是只打雷不下雨,教师家长照样“分数至上”,考100分的学生不一定今后就出人头地,考不及格的学生也不一定不会成就大事,大发明家爱迪生小时候间被教师说成“弱智”,赶出校园,长大后又怎样呢?

  十五、六岁被称作“花季”,这是诗一般的年龄。可是我们却被作业、习题,雪片般的卷子压得抬不起头来,早出晚归,睡眠严惩不足……我恨考试!

  初三女生 刘妍

  考试有什么感觉?对于高三学生来说已没有了感觉。十二年的寒窗苦读,无数次的考试,我们的喜怒衣乐均随十个阿拉伯数字的自由组合而变化。每一个迎考的同龄人都感觉自己就是孔乙已、范进,我们的目标无非也是“中状元”,考试使我们已失去了对学习的兴趣,甚至还会带来“附加症“---恐慌、焦虑、抑郁。。。

  我很赞同英国现行高中教育方式:允许学生稍微偏科,因为“学生不精通的学科对于她他的未来丝毫没有影响,“但对于喜好的学科一定要学好、学精。如果我国考试也能如此,我想同学们学习积极性会大大提高。

  张家口市:李小菲

  我从小就喜欢参加各种各样的考试,虽然不一定每次都能拿高分,但上那种紧张的气氛以及大脑高度的“真空“令我兴奋。我觉得考试是一件庄严而又有趣的事。现在好玩的,好吃的太多了,父母扔翔也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只有考试,才能使我感觉到生活是充实的,自己是独立的,每做出一道题,也让我欣慰光阴没有虚度。

  有好多同学抱怨考试压力太大了,精神负担太重了,而我认为,考试毕竟不是天天都有,一年才大考两次,等都等不来呢!有时候,我都觉得考试跟过年一样有意思。学习是学生的天职,我们不应该埋怨父母的督促和教师的责备,因为实际上他们谁也不比我们轻松,我们不是生下来就什么都懂的---凶手用文字来表达对工的不满,对考试的厌恶。没有天生爱责备的教师和本性喜唠叨的家长,他们的一字一句,无不牵系着我们的未来,尽管有时候方法不完全正确。

  考试只是教学的一种方法,并不是谁为了折磨你而设下的什么酷弄,何况,人生的试题远比在校时的试题更多、更复杂呢!作为学生,不参加体力劳动、不参加搞洪救险,如果,再不愿考试,那么还能做什么呢?考得好了,可以激发斗志,只要不是先不足,我们没有理由做让教师和家长头痛的孩子。

  廊坊市高中生:朱叶

  如今的考试在我心中的分量比肩上的书包重多了。每一次萘考试都次决定学生春节是否能快乐度赤。我希望教师、家长不要给我们规定分数的指标,不然会使我们背上学生的思想包袱,产生害怕,车考试的心理,以至于产生厌学情绪!

  初二学生 李雯

  把分数看作学生的隐私

  期未考试后的一天,北京一位初中三年级的独生女垂头丧气地回到家中,悄悄地走进自己的房间,好长时间没有出来。

  父母当然关心孩子的学习。前些日子,女儿早起晚睡,甚至连星期天也去上课。如此辛苦,奋半的结果谁不想知道。可是,瞧女儿闷决不不乐不想见人的样子, 父母决定先不问她。晚饭的时候,女儿沮丧地请求:“爸妈,你们别看我的考试成绩了,没考好,看了怪伤心的。“父母不由地了一下,因为女儿从未拒绝让父母看成绩。但是,父亲马上答应了,说:“好吧,不看分数,分数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总结经验教训。“女儿的眼睛亮了一下,显然,心情放松了许多。

  以前,每次考完试,学校排行榜那可是翻来覆去排个明明白白,一直排得让考分低的学生无地自容,连家长也抬不起头来。那种难堪的感觉,好像谁身上得了癞疤,却非得被逼着脱下衣服展鉴一样。有些觉得有明总也考不了高分,为什么非要一次次念他们那邻人难堪的名次呢?除了一闪次挫伤其自尊心,还有什么作用呢?

  也许,教师是为了给考分低的学生及家长多一些压力,但这完全是一个误区。我们在独生子女人格研究中发现,在较大的学习压力下,孩子难以做到努力学习,更难以产生需要,却容易刺激个人表现需要,即进一步扭曲其学习动机,而审孩子学习的灾难。

  据悉,有些发达国家,已将学生的学习成绩视为个人隐入,而稳私自然是不能公布的。我想这不仅仅是一种教育艺术,更重要的是对儿童人格的尊重,是对他们自尊心的保护。同时,这样做的结果会把学生的注意力从分数上移开,引导到分析总是和总是的能力上来,可以调动学生真正的学习趣。

  无论学生成绩高低,都应该保护其人格尊严。分数是重要的,比分数更重要的是学习,比学习更重要的是做人,因为只有真正的人才会真正地学习。

  您读后有什么感想请寄给本版编辑。

  家长这样看

  我的儿子上小学一直是倒数,最次是倒数第三,他还安慰我:“妈,别发悉,我后头还有俩呢!“

  而今,他已顺利地考入省重点大学。

  我的教育方法与众不同。对考试,我明确地告诉儿子:“别抄,考多少是多少。只要不抄,考多糟我也不打你。“并且循循善产地引导他:“你想,到升初中、高中、大学时的考试能不能?不能吧?!那你现在抄不是糊弄自己吗?“

  我认为,孩子就是应当玩,是玩的年龄。将心比心,我们小的时候不爱玩吗?为何剥夺孩子玩的权力?从另一个角度说,不玩的孩子 百分之几走进了大学的校门?我给孩子从小的教育是:小学不降班,初中为中等,高中必须上等。充分地给孩子大玩特玩的时间。我对孩子说:“如果你的智力不够,妈不逼你非上大学,干都吃饭,谁也不见得比谁活得差,但苦是你自己不努力,你琢磨琢磨,考不上大学,将来你不后悔吗?道给你指出来说明了,愿意怎么走是佻自己的事。“我从未逼过孩子要考多少分。他总是玩,各门各类的玩具也都会。儿子的小学教师老说我:“你现在让他玩等将来儿子悄上大学,你就后悔了。“而今,在他小学班里所有的同学中,高考他是第一名。

  唐山市 刘国符

  考试经常是“几家欢乐几家愁”,这是政党的。至于个别家长采取极端措施惩罚子女,那属心理总是。因为学生间的差距是客观存在的,考试只不过是把这个差距具体化,明朗化。个别家长害怕考试。就如同阿Q头上有秃,怕说灯、亮之类。所以这点副作用不是考试本身造成的,而是个别家长的瓜教育造成的。

  万全县 谢绍绅
  摘自《燕赵都市报》1999年2月10日 

 
责任编辑: 白璐璐 来源: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