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数讨论
——分数是学生的命根
分数是教师的法宝
分数是父母的期望,那么分数能否成为隐私

  “分数作为孩子的个人情况,他有权使之成为隐私。”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青少年研究专家孙云晓一语惊人。他曾经从事过5年地方教育,并当过9年记者。在从事地方教育的时候,他感受比较深的就是 学生的学习压力。其主要教育观点就是“教育孩子的前提是了解孩子,了解孩子的前提是尊敬孩子”;“向孩子学习,共同成长”。他率先在国内提出了“分数是学生的隐私,不应公开”的观点,他说:“是否把分数当成学生的隐私?能否承认并尊重孩子的这个权利?我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真正实施素质教育的一个重要标志。” 

  分数使学生远离学习? 

  近几年,我们颁布了《未成年人保护法》,批准加入《儿童权利公约》。这些都表明国家已经承诺,一切与儿童有关的权利,儿童都有权做出自己的选择。即使再小的孩子也是权利的主体。《未成年人保护法》明确规定要保护儿童的隐私权,这是人性的解放和社会的进步。公布分数排名是对学生尊严的残酷践踏,让他们充满羞耻感,是对学生权利的剥夺。 

  “上学是公民的义务,但学习是个人的事。我怎样学,学得好不好都是我自己的事。我不愿在课本中投入大量精力,而是想在其他方面有所成就,这都是我自己能够决定的,不需要别人指手画脚。很多发达国家把尊重学生的隐私权写进法律,例如瑞典把公布考试成绩看做是一种歧视行为,是违法的。老师都是把试卷折叠起来亲手交给学生,以表示我没有让其他人知道你的分数。” 

  另外一个使孙云晓不得不说的理由是“分数给学生造成了强大的压力,而正是这种压力使学生失去了学习的兴趣。” 

  我们曾做过一个调查,“63%的城市学生没有认知需要,多数孩子厌倦学习。可是上小学和初中的孩子正是对新鲜事物最好奇、最有兴趣的时候。有很多人认为学习的压力和分数的压力可以使学生更自觉、更努力的学习。在沉重的压力下,孩子失去对学习的兴趣,以至于失去探索性和创造性的思维,学生只会照本宣科,这才是最可怕的。当学习对孩子来说是没有压力而又喜欢的事时,学生才能充分发挥潜力。这也是学习最根本的目的。” 

  记者问,这种观点深入人心以至能够确实实施大概要多少年?孙云晓先生显然对他的这一观点推行之困难也有一定的估计:“五到十年”。 

  据记者向法律界有关人士了解,我国法律在《民法通则》中有对公民隐私权进行保护的相关规定,但对隐私本身还没有确切的定义。

  学生的命根没有了? 

  过去有句话是“分、分,学生的命根”。如果有一天真能实行“学生分数属于隐私,不能公开”,那么学生的命根算是被挖走了。为此记者采访了几个分属不同年级的学生,询问他们对于“命根”的看法。一个上小学五年级的小学生显然还不太能理解“隐私”的意思,但他对分数已经有了自己的看法,“老师经常说要搞什么素质教育之类的东西,所以考试比我上二三年级的时候少多了。期中考试现在只是小测验,老师也不是特别重视分数。倒是我爸妈对分数特别看重。每天回家都问今天有没有小测验呢,考得怎么样等等。马上又要期末考试了,我爸妈天天让我温习功课,说如果考双百就给我买台电脑”。接着他又恨恨地说:“他们就会拿这个来诱惑我。” 

  西城区某中学一个高二的学生在听了记者的问题之后,先有些夸张地叹了口气, 接着说:“这真是一言难尽呀。说句实话,分数这个命根,没谁想要。我觉得现在我已经不是个人了,而是一个机器人,一种专门应付考试的机器人。我这种机器人的功能就是要尽量考高分。老师说,现在还算轻的,等高三更惨。我上小学的时候,最羡慕学习好的孩子。可现在我们同学中最看不起的就是那种只会学习,其他如球类运动或是歌曲什么都不懂的人了。如果说我是机器人的话,那这种孩子就是机器,连机器人都算不上。有时候想想,挺奇怪的,不就是几个阿拉伯数字嘛,可分数高的学生就是得老师宠。像我们学校高三的学生,前几名可以回家看书,其他人都要在学校上晚自习,到8:00,甭管家多远。” 

  一位已经上大学三年级的金融系学生对记者说:“如果真能让分数成为学生的隐私,别人无权过问就实 在太好了。这样将来我去找工作的时候,如果别人要看我以前的学习成绩,我就可以义正辞严地告诉他,这是 我的隐私。这样我那两门重修课就没人知道了。”但马上他又叹口气说:“不过这样的好事可能还没实行我就该毕业了。大学惟一比中学好的就是考试没那么多。但那件事虽然过去半年多,我还是记得特别清楚。那就是大二期末考英语四级,考完了去系里看分儿。没想到我们系把各人的成绩都张贴出来了。我以两分之差没能通过。本来没过也就算了, 反正还有机会。但接下来的几天,每个见着的同学甚至是外系的朋友都用一种特别同情的眼神看着我。搞得我特别不舒服。” 

  老师的法宝没了? 

  针对这三名学生,记者又找到三位老师,请他们谈谈对“分数是学生的隐私,不应公开”的看法。

  黄教师在西城区一所小学担任语文教师任教时间两年。她说:“这个观点我个人挺赞同的,至少在小学应该这样。我觉得分数这个东西只能代表过去而不能说明现在和将来。尤其是大力倡导素质教育之后,我们小学的考试少多了。其实我也是刚从学校校门出来的,很多学生有的体会,我都有过,所以我一般也是尽量减少学生的学习负担。但有些家长对孩子的学习成绩太敏感,经常给学生施加心理压力。我觉得学生在小学期间重要的是能够培养出良好的学习态度和习惯,让孩子对学习产生兴趣,这才是小学教师应该的。”

  冯教师是一所普通中学的数学教师,带高三毕业班已经有十几年的经验了。他对记者说:“我也挺同意这观点的。但这在小学可能还行,高中尤其是毕业班要想这么干就太困难了。你说学生上高中谁不是想考大学,可要上大学凭的不是别的,就是分数。像国外的大学比较多,其招生宗旨是宽进严出。他们有些时候不太看重分数,主要是看学生的社会实践能力。可咱们国家大学少,学生多是严进宽出,大学通行证就是分数。如果不公开分数,那同等学校之间怎么互相对比,同一班的学生又怎么互相竞争,就是家长也不会放过老师的。所以我认为这个观点只在小学和实践适用。”

  方教授是人大的退休老教授。他对记者说:“在大学里检验学生对某门课程知识的掌握程度,不一定要用考试的形式。有时做一篇论文或是让学生进行社会实践反而更有效。我挺支持“分数是学生个人隐私,不应公开“这个观点的。尤其是大学,分数的公开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而现在发展的趋势是用人单位越来越重视学生的社会活动能力、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以及电脑、英语水平,对学生单纯的学习成绩反而不像过去那么重视。” 

  分数不是万能的

  记者就此观点采访了教育部基础司(负责中小学)张淑琴女士。她基本同电此观点,“从推行素质教育开始,我们就提出学校减轻学生课业负担,考试结果出来后,不要搞活动大排队,也希望教师不要把分数作为考评学生的惟一标准。因为分数只能反映学生某一阶段知识的掌握程度,而且这个反映也不能做到十分准确。考试只是一种简单的测量工具,分数也只是一个考察方面。过多的强调分数会造成学生有不必要的心理压力。”

  “教师通过考试分数来做一些分析,对学生知识掌握的程度进行了解也未尝不可。但教师不应该把分数看得过重,而忽略思想品德和其他能力的培养,那就有点过了。我们一直强调淡化分数,使学生对考试没有畏惧心理。家长也不应该对孩子的分数进行过多的批评甚至是打骂。总之,分数不是万能的。这么多年来这一点已经逐步被人们接受。另外,如果能够淡化分数,不管是老师,学生还是家长都对分数不那么敏感。是否使分数成为学生的隐私,就无所谓了。”

  今年30岁的夏经理是一家洁具店的总经理。他说:“到我这来找工作的大学生也有不少。他们都会向我出示各种应聘材料。我比较重视应聘者的电脑和英语水平,以及他们在各种社会活动中取得的成绩。我从来不看他们的学习成绩单,我觉得那至少对我来说是最不能反映应聘者能力的东西。初高中的成绩太遥远,没有多大意义。至于大学的成绩嘛,我也是从大学里出来的,很多时候是靠不住的。即使是百分之百的真实,不也有高分低能的学生嘛!”

  摘自精品购物指南99-1-12 

 
责任编辑: 白璐璐 来源: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