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数讨论——期末考试分数要不要排队

整理/弓立新 

  期未考试快到了,分数又成了敏感话题。有统计表明,70%的中小学生厌恶按分排队,有专家提出:分数应该成为孩子的“隐私”。那么,期未考试的成绩要不要公布。要不要排队呢?今天,让我们一起倾听部分校长。教师家长和孩子的心声。

  清华评价学生有新标准 

  清华大学学生要想知道自己的成绩,可以在校园网上找。但大学生们要求公布分数。作为成年人,我们既要清醒地了解自己,也有权利和责任监督考试的公正。但在清华大学1998年的研究生录取和奖学金评定中,学生的学习成绩只占一部分,素质测评成了评价学生的重要标准。素质测评包括社会责任感。诚实守信文明举止。严谨勤奋。创新精神。团结协作等11项内容,素质测评成绩在班级三名之外的同学,即使学习成绩再优秀也将与大奖无缘。 

 

  去年,清华学子中掀起了一场规模空前的教育教学思想大讨论,大家一致认为,学习成绩作为评价学生的唯一标准已不能适应社会的要求。土木工程系刘西拉教授说:“任何现代工程都不会在‘唯一解’,即使在一组‘可行解’,中选择‘满意解’,也要在实施中修改,这就要求学生除了扎实的专业基础外,还要具备系统分析、团结协作和管理等多种能力。” 同学们的呼声更为强烈,要求从繁重的课业负担中解脱出来,改变传统的学生评价体系和考核方式。但工程物理系的孙少华同学认为,观念的转变不能一蹴而就,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在学生求职等关键时刻起决定作用的还会是学习成绩和名次。 

  展览分,让我揪心 

  高二学生 孔轼

  从六七岁时背起那个沉甸甸的大书包,我就开始在书山学海中跋涉。进了重点中学,意味着竞争更加激烈,接连不断的考试和分数排队,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唯一主题。 

  考试结束并非完事大吉,最揪心的还在后面。老师会将一张填好了姓名、成绩和名次的大表贴在教室的墙上“展览”考得好的同学自然一身轻松,而像我这样的后进生只能等同学散去后,再悄悄挪过去,从来都是从大表的最后开始倒着寻找自己的名字。如果万幸稍微有点进步,噢,松一口气; 如果又不理想,唉,让我回家如何面对失望的父母? 

 

  “考考考,老师的法宝;分分分,学生的命根:打打打,家长的关卡。”对于考试,我已经得了恐惧症。政治老师说,世界上万事万物都充满了矛盾,是矛盾推动着世界向前发展。也许考试与烦恼也是矛盾的产物吧!但愿有一天,学习和考试也能让我感到轻松愉快。

  不同阶段的教育评分标准应不同

  中学教师 杨惟文

  教育是一个过程,对其成果应进行检测,并应有一定的量化结论,以区分质量。用考试对学生文化科学知识的掌握水平和初步应用能力进行检测,在目前仍不失为一种较为公开、公平的手段。有考试,就必然有其量化的结果---分数。这个结果当然不能代表全部,但至少可以反映出学生在某一方面的水平。 

  作为中小学基础教育阶段的考试和分数,应加以区别对待。九年义务教育关系到全民素质,虽然是合格教育, 但并不是没有质量要求的教育。检测手段和方法应多样化,对其结果也不应给予过细区分,分数可以用粗线条的优良申差等级制代替。 

  至于非义务的高中阶段和我们所面对的高考选拔制度,在目前对文化科学知识水平的评价尚无更为科学、合理、会开、公正的方法之前,特别是在我国目前只能有少数人升入大学的现实面前,恐怕还需较为细化,譬如用百分制来区分学习结果,对学生的成绩进行相关分析,这样有利于教师对自己的教学进行动态分析,不断改进和加强教学工作;也有利于学生对自己学习上的得失、自己在学校群休中所处的位置有清楚的认识,起到激励作用。这种做法在国外的高中和大学也通行,尤其是声望较高的学校,考核就更加细化。但由于分数并不能全面评价一个学生的学习水平,因此我认为学生的分数不宜张榜或在班上公布,不应以分数排队作为评价学生成绩的依据,更不宜将分数作为指标下达。 

  不以分数论英雄

  考试是对学生学习情况检测、评价的一种手段。考试的目的应该是让学生看到进步,找到不足,从而激励其更好地学习。因此,对学生一定不能以分数优劣论英雄。 

]

  在我任校长这十几年间,从来未给学生的考试分数排过名次,因为排名次会给许多成绩不理想的孩子造成沉重的精神压力, 产生负面效应。要想使教师真正转变观念,不以分数作为评价学生的唯一标准,校长还必须做到不以学生的分数评价老师。光明小学早在1990年就在“试卷分析表”中取消了平均分一项,为的是减 轻教师的心理压力, 引导教师追求真正的教学质量。1993年,我校开始探索“乐教、乐学、 乐考”之路,在低年级取消分数, 平时作业只用“红花”、“红旗”、“火炬”表示,单元测验则用“很好”、“可以”或“再努力”,来评定。 期末考试更是给孩子们提供一次机会,使其获得成功的体验。 语文考试有看拼音写词比赛、读拼音短文、讲故事、背古诗、组词游戏等;数学有听算、数学游戏、动手操作等;特长有体育、音乐、美术、手工等项目。学生好像在参加游艺活动,每人手持一个记分表,各类自选一项参加,不满意还可以再“考“一次。考完后,同学们的胸前多了“文学家”、“演讲家”、“运动健将”的小牌,孩子们可高兴了。

 

  “以人为本”还是“以分为本”

 

  期束考试,要不要看重分数排队,对家长来说实际上是“以人为本”,还是“以分为本”,是“目中有人”, 还是“目中有分”的问题。 

  一位心理学家比喻:一个周边高矮不等的木桶,其盛水量不取决于最长的那块板。 ,我们也见到不少孩子的智力就像木桶上最长的那块板,而适应社会的承受力却像最短的那块板。他们虽以出色的成绩考入了理想的学校但心理十分脆弱,一旦在呈学习中遇到挫折或困难,往往不能够正确对待自己。

  现在,许多家长只重视孩子的分数,却了孩子心理素质的培养和全面发展。孩子放学一进门,家长第一句话就是问“今天你考多少分?”有个孩子评议数学两门考了180分,教师要求家长在卷子上签字。第二天,教师问起这件事,那个孩子说:”字是签了,但昨天晚上,我挨了一顿‘男女混合双打’。“过去是“单打”,现在是“该出手的都出手“了,爸爸妈妈谁都不能原谅他,因为他少了20分。 

  过去,人们常说“分分分,学生的命根。”如今,这分数似乎也成了不少家长的命根。但如果家长和教师都是目中只有分,只以分为本,就必定不能尊重孩子、赏识孩子、正确评价孩子。这样的分数,我们要它何用呢?

  家长有权知道孩子的成绩

  前不久,我在报上看到有的教育专家呼吁孩子的学习成绩应该成为他们的“隐私”---其实只是个“小秘密”。分数及名次也可以不告诉家长。作这家长,我对此有不同看法。

  把小孩子的考试成绩排队公布,虽然能刺激一部分成绩的小学生的学习积极性,但对大多数学习成绩一般或者暂时后的孩子来说,毕竟是一种失败的体验,对他们的自尊心会产生不良影响。得是,走到另一个极端,完全把孩子的成绩“保密”起来,甚至连家长也不能知道,似乎也不恰当。

  毋庸讳言,现在许多孩子学习自学性不高,学习方法也有问题,确实需要家长督促帮助才能保证学习任务的完成。而家长如果不了解孩子的学习情况,怎么有针对性地指导孩子的学习呢?而且,家长毕竟是孩子的监护人,有权利了解孩子成长的一切信息。

  我认为,给学生的成绩排除还是应该的,但需要改变发布的形式---中小学不宜在班上公开宣布,更不要说在学校黑板报或墙报上“展览”了,而应该由教师个别通知学生及家长成绩,如果学生或家长有进一步想知道名的意愿,则应告知其名次。

  摘自《北京日报》1999年1月13日 

 
责任编辑: 白璐璐 来源: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