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数可以成为学生的隐私引起反响

  
   整理/弓立新 

   今年第3期即6月中旬,当孙老师在本刊提出“分数可以成为学生的隐私”,立即引起各界的关注,成为一个新的焦点。6月20日,《人民日报》文化专栏,以《分数能否成为学生的隐私---关于中小学生考试成绩排名的议论》为题,详细介绍了本刊的“孙老师话题”。7月9日,中央电视台中国报道主持人采访孙老师,做了“分数为什么可以成为学生隐私”的专题节目。8月20日,北京电视台的与你同行节目,也做了同类话题。大家形成一个共识:分数成为学生的隐私,有可能是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转变的重要环节之一。

  “我的分数是国家机密”

  也许并不奇怪,“分数可以成为学生的隐私”的观点,马上在学生当中传播开来。北京一位女中学生初中毕业考试成绩不理想,心情挺沮丧,连姥姥家也不想去了。原来,她怕亲戚们叮着问考了多少分排在第几名。当父亲与亲戚通电话谈此事时,她马上提醒道:“爸爸,这是我的隐私,不许告诉别人!”

  据10月26日,《北京日报》报道,北京教育科学院近日一项调查表明,70%中小学生反感按分排队。

  据《少男少女》杂志驻京记者介绍,有些男中学生早就将考试成绩视为个人隐私了,有个高一男生甚至说:“我的分数是国家机密,怎么能告诉你?”

  “必须拿分数敲打学生”吗

  有一些老师和家长反对“分数可以成为学生的隐私”。上海某初级中学一位英语教师认为:分数成为学生隐私是不现实的做法。升学的压力,使老师、家长、学生不得不重视分数。好学生知道自己的分数后,还想了解别人,以此进行比较,明确下一步努力目标。而那些坏学生,本来就无心读书,如果再不拿分数敲打他们,教师就无法管教了。广州某中学德育主任说,分数对学生个体而言可以算是隐私,但就整个教学过程而言,分数是用以类比的标准。家长也需要通过分数来了解自己的孩子在同龄人的位置。如果完全隐蔽起来,不利于学生的发展。我们学校将所有的学生成绩排队,但通常只公布前10名和前20名。其他同学可私下向老师询问。据我所知,广州的大部分中学都是这样的。

  应当保护儿童的隐私权

  7月15日,国家总督学柳斌同志接受本刊记者采访,完全支持“分数可以成为学生的隐私”的观点。他甚至认为,目前,分数的功能已经异化为摧残学生的魔鬼(详见本刊第4期)

  许多学者和作家赞成“分数可以成为学生的隐私”。北师大教育系主任劳凯声教授认为,按照我们的传统的观点,儿童应该是家庭的私有财产,没有丝毫权利可言。现代社会的发展要求人们改变这种看法,要求把儿童当做发展中的人。我国制定的《未成年人保护法》指出: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披露未成年人的个人隐私。这是儿童观的进步。但是,我认为做得还不够,日记、信件是隐私,诸如学生的学籍档案也应该在这个范围之内。现在很多学校张榜公布学生考试名次,并认为这是竞争的需要。我认为这种做法弊大于利。按成绩排队,胜利者只有一个,我们不能不考虑儿童在社会化过程中,长期感受失败将会导致一种什么样的后果。随着社会的发展,孩子的隐私权应该得到保护。

  著名作家、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副厂长梁晓声说:我对排名次是很反感的。不过,当我孩子学校不排名以后,我也有些困惑了,我不太知道孩子在班里处的学习地位,因为我想以此事来判断地升学机会的大小。但是,我依旧反对张榜公布分数和排名次,那样做对孩子心理的挫伤太大了。

  北京65中教导主任孙晓光说:我认为愿意把分数作为隐私的人是少数学习成绩差的学生。成绩好的和中等学生对此无所谓。既然教育要面向全体,那么,我们就要在意成绩不好的同学的感受,不公布分数。

  也许有人觉得,现在的学生心理承受力差,如果连坏分数都受不了,今后又如何面对更多的挫折呢?陈晓光老师认为,经受挫折和心理伤害不能同日而语。我们目前对分数的评价已失去应有的教育功能,严重地伤害学生的自尊心,我们还有什么指责学生的权利呢?所以,他认为在目前的教育评价制度下,可以把分数看成学生的隐私。

  神圣的法律判决

  最让人欣慰的是,许多中小学校已经悄悄采取了行动,不但不再按考试成绩高低排名次,连分数也不当众公布了。例如,北京崇文区光明小学,将“苦考”变成了“乐考”,深受学生的欢迎。

  实际上,原国家教委在1994年11月10日发布的《全面贯彻教育方针减轻中小学生课业负担的意见》中,早已经明确规定:“学校、教师不得按学生考试分数高低排列名次,张榜公布。”全国哪所学校可以例外呢?

  令人震憾的是,省教委之剑已经向擅自公布学生成绩的行为做出庄严评判;9月28日《中国青年报》法制版发表何义礼和思维的报道,介绍四川某中学因随意公布学生分数被法院判决为违法行为,并被要求赔礼道歉。该文写道:

  期末考试结束,暑假即将到来之时,四川省某县一中学在工商银行办事处和镇政府门口张贴两张“成绩汇报”。在此“成绩汇报”中,除公布了本校部分学生的高分成绩外,还将并未在该中学读书的4名学生的不理想考分做了公布,致使社会公众形成了这4名学生系“双差生”之印象,引起4名学生及监护人的不满,一周后,该中学又将此“成绩汇报”打印50份交镇党政办公室,拟送本镇各村及居委会,后仅送出6份给镇有关领导,其余被该中学收回。

  为此,4名学生状告学校侵犯名誉权,要求其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该中学公开张贴“成绩汇报”,虽然是为了吸收生源,主观上无侵害原告名誉权的故意,但在客观上公布了原告不愿公开的成绩,侵犯了原告的隐私权,依法应承担民事责任,据此,做出如下判决:被告在本判决生效后5日内,在同一地点以公告形式向4名原告赔礼道歉,公告内容交法院审核,此公告应保留3天。

  法院判决的理由有三:首先,被告损害原告的事实存在。被告在没有取得原告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将其不愿公开的成绩公布于众,侵犯了原告的人格尊严,对原告名誉造成事实上的损害,其次,被告有不可推卸的过错责任。虽然在主观上被告是为吸收生源,但把本校考分高的学生与他校考分低的学生(原告)相比,客观上起到宣扬本校,贬低他校,损害原告名著的作用。最后,被告的行为具有违法性。民法通则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则保护,禁止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40条规定,泄露并宣扬他人隐私,给他人声誉造成不良影响的,也是侵害名誉权行为,加害人要承担名誉侵权的法律责任。被告违反上述法律和司法解释的有关规定,依法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当然,“分数可以成为学生的隐私”的观念,还难以马上被广大家长和教师完全接受,更不可能一下子在全国各地变为现实,但这毕竟是发展方向,最重要的是,它有助于教孩子成为一个真正的人。

  摘自《少年儿童研究》1998.6

 
责任编辑: 白璐璐 来源: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