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分该不该成为稳私

晨报记者 廖厚才整理 

 

  家长有权利知道学生的成绩吗?公布成绩会对学生造成哪些伤害?自从1月6日本报刊出《考分能否成隐私》一文后,许多读者及教育专家发来传真,就这一话题各抒已见。现摘录部分来稿,希望为如何实施质教育提供一些参考。

正方观点:考分就该成隐私 

学生陈情

公开考分对我来说真是要命

  我认为考分不公开是天经地义的,考分就该是我们的隐私。因为试卷是我们自己做完的,不是别人帮助做的,有什么理由让别人对我们的考分品头论足?当然,考得好的时候,我还是希望别人知道的,考不好,别人要问我的考分,甚至学校要公布我的考分,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对我来说,考得不好不只是窝火,还是自卑。 

  石油附中学生孙进 

记者看法

公布考试成绩侵犯了学生的隐私

  每次考试匀数都是失败者,信奉“失败是成功之母”的人也不少,但真正从失败的废墟中 站起的有几个?我认为,作为学生,不要总和的成绩比高低,要和自己比,和自己的过去比,并且不要只比分数,要后出自己的薄弱五一节。

  <现代汉语词典>对“隐私”的解释是“不愿千人的或不愿公开的个人的事。”事实上,考试后,多数学生是不愿将成绩告诉他人的,从这个意义上说,谁说考分不应成为学生的隐私呢?

  中国矿业报记者 屈金星

专家看法

  我曾到四川参观郭沫若故居, 发现了他读私塾时的成绩单上有两门功课不及格:修身课35分,语文55分。要在今天,这个成绩肯定上不了大学,甚至中学也上不了。但郭沫若修身课不及格,后来成为了伟大的社会活动家,获得了斯大林国际和平奖;语文课不及格,后来却成为了伟大的文学家、历史学家。 

  分数只是教育工作的一个局部,是发展的、变化的,不是一成不变的。把分数看成绝对,这种僵化的观念的确给孩子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因此我认为,分数可以而且应该成为学生的隐私,完全不必要采取张榜或通报的方式公之于众。分数成为隐私,就是学生有权决定是否公开自己的成绩。学生不愿公开自己的成绩,这是他自己的权利,也可以说是隐私权。如果学生愿意告诉父母和他人,也是他的权利。我们应该承认和尊重孩子有这个权利。 

  实施素质教育是一项全面、深刻、重大的变革,需要解决很多问题。譬如,要把课程、教材改革搞好,提高教师队伍自身的素质,建立新的评价制度,不能老是单纯地用分数评价教育质量的高低。要创造一个实施素质教育的大环境,改变干部、教师、家长的教育观、质量观、人才观。从教育行政部门讲,第一个要解决的问题是考试制度和考试方法问题。 

  应试教育的考试制度和考试方法是实施素质教育的拦路虎,不改革它,素质教育寸步难行。 

  国家总督学、原因家教委副主任柳斌

拿分数压学生是个误区

  有人担心不公开考试成绩,学生的学习积极性无从激发,这种担心是可以理解的,与拿分数压学生的传统观念有关。其实这是个误区。相当长的时间内还不能取消考试和分数,关键是以什么方式激励学生。分数和排名只能使学生产生焦虑和耻辱感,考得好的学生为担心失去成功的光环而焦虑,考分落后者经常蒙受失败的耻辱。北京有一所很有名的小学甚至规定:考得好的老师给吃糖,考得不好的不让吃,极大地伤害了许多学生的身心。公布考分和排名对学生的负面影响远远小于正面影响。 

  最近的“城市独生子女人格发展研究“调查显示,53%的学生反对公布考分和排名,将考分作为隐私,看来是人心所向。不过,人们把分数看得太紧,一旦”松绑“,可能会有暂时的手足无措。现在的首要问题是,国家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小学的分数与升学几乎无关,但小学公布考分。排名的风气甚至较中学严重压抑了学生的天性。那么,考试要不要?一名校长曾对我说过:分数作为隐私难以做到,因为分数要进入学生档案。

  在这个问题上,我主张,学生的分数应让学生本人和任课老师知道,不能随便让所有人知道。从这个意义上讲,考分是学生的隐私。应该有个“大学习观”的概念。就是说,不能以考分为惟一标准,学习环节还包括实践能力、动手能力等方面的培养。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 孙云晓

初中以下学生的考分不宜公开

  既然学生考试还不能取消,学生分数就不能取消,由相当长的时间内,考分还是评定学生学习的尺度。 

  那么,考分该不该公开?应不应该成为隐私?我看要具体分析。就是说,小学及初中年级是义务学习阶段,学生考分不要公布,因为这些学生年龄小,尚属少年儿童,承受能力差;而高中以上学生已经是青年人了,有一定的分析、自制能力,可以公布考分,但不要排队,尤其是不要把排队情况告诉学生或大面积公开。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五中校长、特级教师吴昌顺

尊重学生

  考分是否要成为隐私,一切应以尊重学生为出发点我认为,应当辨证地看待考分,不要“一刀切“。 如果公布某些学生的成绩可以促进他们的发展,就大胆地公布:如果公布某些学生的成绩将刺伤他们的积极性,那又有什么必要公布呢?考分能否成为学生的隐私也一样,学生希望成为隐私,就让它成为隐私;学生不希望,就让成绩让大家知道吧。看事情不要过分简单化。

  北京市教育学会秘书长 李铁峥

  前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在他的著作中指出:不要让上课、评分成为人的精神生活的惟一的、吞没一切的活动领域。如果一个人只是在分数上表现自己,那么就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他等于根本没有表现自己,而我们的教育者,在人的这种片面性表现的情况下,就根本算不得是教育者---我们只看到了一片花瓣。而没有看到整个花朵。

考分背景

  考分在中国已实施百年了,它起源于清末民初新式学堂建立之时,从日本引进,按课程设置了期中期末考试,用百分制表示。 

  中国原来的科举制也评分,但它按甲乙丙丁记分,不是百分制。新中国学习过前苏联的经验,对百分制进行过批判,改为了5分制, 把成绩的等级分为1-5五个等级。由于5分制表达学生成绩不能作到十分精确,后来又恢复了百分制。但许多教育专家认为,百分制分得太细,如60分算及格,59分就得补考,然而59分和60分之间事实上又有什么差别呢?另外,百分制在判卷上主观性太强,如有人认为某篇文章可得90分,有人认为 只能得80分,相差了10分;但用等级制记分不会有这样的悬殊。在国外,有的国家实行等级制,也有的国家实行百分制。

反方观点:考分岂能成隐私 

现身说法

 

  上学的时候最怕的就是考试,最难熬的就是从成绩公布那一刻起到把成绩带回家的那几日,考好了则和父母共度几周快乐放松的日子,考不好,回家战战兢兢,不敢面对父母。尽管如此,我还是认为考分决不能成为隐私,因为学习有着很强劲的竞争力,一旦考分不公开,每个学生只了解自己的成绩,就没有了对照,没有了比、学、赶、超的这种动力,学习往往会停滞不前。 

  考场如战场,知己知彼,方才百战不殆。我认为,学习中只有经历一次次严格考试作为检验,才能为每一步打下扎实基础;而考分的公布是学生能清楚认识自己的一个渠道。我们不能只在乎考分公布给学生带来的压力,而更应重视公布考分给学生的学习带来的强大动力。

  至于担忧分数成为评价学生优劣的标准,成为家长荣誉与耻辱的制造者,我认为关键不在于考分的公布,而在于我们全社会对考分的正确认识,在于每位家长。教师的素质的提高。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认识过程。

  晨报读者李艳丽

公开分数是一种无言的刺激

  学生的职责就是学习,不把应该学到的知识掌握好,就是应该批评,公开分数是一种无言的剌激,让孩子们自己去比较,去寻找自己的位置,去找到自身的不足。 

  对于家长,应当客观看待分数,不是盲目地将99分与100分相比,而是应当帮助孩子学会认识分数的意义,告诉孩子一分之差,看起来不遥远,实际上可能意味着你没有认真地去听一堂课,没有认真地去完成一次作业,也许在某一方面要领不清,或者考试时没有专心。 

  考分公开有公开只是形式问题,我觉得怎么做都不错,更不能上纲上线。如果分数公开造成孩子的心灵伤害,问题一定不在于公开本身,而在于社会没有形成一个良性评价分数的氛围,在于没有给孩子上好心理素质一课。我们要给孩子一个向上的社会精神,要塑造孩子健全的灵魂,孩子不需要无原则的保护,他们需要的是引导,是关爱! 

  最后,我可以向大家讲述我亲身的上学经历。我读中学时,每次考试老师从不批评谁,就是将成绩公开,全年级六个班排名次,每次看到红榜,我就知道有一一段时间我在同学们中是不是落后了,没有得到满分,那几分为什么丢了,这样我就会更加进步。现在老同学聚会,经常会谈到学习榜,都会感慨那种无言的激励,帮助我们这些心比天高的孩子找到自己的不足,这种习惯性的反省直到今天,我们又把它用在了生活、工作中。

  晨报读者赵江虹

家长之忧 

  作为家长,如果连自己孩子的成绩都不知道,那我们从哪方面掌握孩子的学习状况?考分是我们了解孩子 学习的重要途径,考分也对家长玩得神秘兮兮的,岂不是让家长对孩子的成绩摸不着边?我想,正确的方法是, 

  孩子一次考不好,考分不高,不要责怪她,应当和他一道找出失败之处,是马虎,还是没弄清知识?假如家长在孩子的小学、中学不清楚孩子的成绩,到他们考大学时才过问,那就为时太晚了。

  学生家长 杨秀梅 

学者论道

 

分数应该成为激励手段,但不能成为隐私

  张榜公布学生的考分我不赞成。张榜对学习好的学生是激励,但对多数学生是压力。就是说,分数应该成为激励学生的手段,不能成为向学生施加压力的工具。但分数决不可能成为隐私,因为分数只是检测学生掌握知识的一种手段,老师应根据这一反馈结果对教学作出调整。 

  现在我们的教育有个误区,好像必须在学生中依据分数划出个“好中差等级才天经地义。美国教育学家博洛姆就认为这是个错误, 在这位洋专家看来,95%的中小学生都该得“优‘,如果达不到这个标准,教师先得从自身找原因。目前北京有的学生提出班上“没有落后的学生’,让每个人都是优等生,这才达到了教育的真正的目的。

  中国教育学会普通教育评价委员会理事 张秀元 

  学生不要把分数看得太认真, 没考好不等于学生的综合能力不 行。如果因为一个人考分不高而否决 了他在其他方面的能力,甚至打消了 他在其他方面的事极性,那就完全背 离了考试本身的意义了。考分不可能

关键在于怎样利用分数引导

  学生不要把分数看得太认真,没考好不等于学生的综合能力不行,如果因为一个人分不高而否决了他在其他方面的能力,甚至打消了他在其他方面和积极性,那就完全背离了考试本身的意义了。考试不可能成为隐私。既然考试是学校和教育管理部门主持的,考分就应当让主考者知道;考分不是学生本人产生的,自然不应当成为学生的隐私。

  中国教育学会普教评价专业 委员会秘书长李吉会

辨证观点

  我认为,公布学生的成绩是不适宜的。有的老师和家长以考分向学生施加压力,就更不妥当了。但我对“成绩应该成为学生的隐私”的观点有不同的看法。考分 ,有必要成为隐私吗?我看不一定。在看问题要辨证一点。如果家长连自己孩子的成绩都不知道,还怎么教育孩子?考分让孩子、父母、同学知道是可以的,只是不要把它看得太重了。说到底,公布孩子的考分和孩子的隐私是两码事。

  考试是评价学生和老师讲授效果的手段,分数是反馈的信息,怎能成为隐私呢? 现在大学生录取后都要公布名单,落榜者是不公布的,证明在某某考分以下,其实这也是公布了成绩。难道这也是考生的隐私吗? 我相信“考分是否成隐私‘,的话题 讨论不会有什么结果,争论这个话题也没什么意义。 

  北京市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 宝祥 

  摘自《北京晨报》1999年1月12日

 
责任编辑: 白璐璐 来源: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