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云晓:分数应当成为学生的隐私

  前不久,由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孙云晓主持的“我国中小学生学习与发展课题组”对全国中小学生进行了调查,并针对中国中小学生及其父母、教师的实际情况迫切需要,编写了《走进学习时代》,公布最新的学习状况,提出了很多新观点。在调查中,70%的高中生认同把上大学的年龄放宽到50岁,这说明,终身教育观念已经开始普及。21世纪是知识经济的时代,也是一个人人需要终身学习的时代。那么,家长、教师该如何教育孩子?孩子又该如何学习呢?在新学期来临之际,记者采访了课题组组长孙云晓。

  “在爱孩子方面,世界公认中国是冠军。可是,我们给孩子是怎样一种爱与命运呢?”

  真爱孩子,就必须让孩子多吃点苦

  记者(以下简称记):中国独生子问题一直是困扰教育界的一个大难题。20多年来您一直是从事少儿教育工作,有了很大的成就。听说在一次公众场合,您曾语出惊人,说要改变中国的教育。

  孙云晓(以下简称孙):我先给你讲个故事:某教育科学研究所有一次接待了这样几位不寻常的来访者,孩子是一个有些“超常”的小学二年级男生,父母都是研究生,爷爷奶奶也都是高级知识分子。来访的原因是这个男孩要留级!据家长介绍,孩子记忆力好,解答问题既独特又准确,的确有些超常。有一次,教师问:“1+1等于几?”他立即回答:“等于无限大。”他说他爸爸书架上有本书的第一页就是这样写的。但这孩子回家不做作业,连做操也比别人慢半拍,考试中答不完卷子,结果总是不及格,最后学校忍无可忍,只好让他留级。

  一个超常的孩子成了留级生,原因在哪?当科研人员问孩子的袜子谁来洗时,家长回答:“我们替他洗。”再问孩子的脸、脚谁来洗,均是父母为孩子洗,家长甚至说:“什么事都是我们替他做。说实话,就连吃饭还是我们喂他呢!”原因很明显,家长包办代替的太多了,弱化了孩子的独立生活能力和学习能力,孩子自然就面临悲剧的命运。

  不是中国的孩子不行,而是中国的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危机深重。所以我们应该为孩子改造成年人的世界。

  记:您在1993年曾写过一篇文章<夏令营中的较量>当时是震动了整个中国教育界,引起几百家媒体和千百万家庭的强烈关注,形成长达数年的教育大讨论。

  孙:我是从1987年真正开始少儿研究的。经过几年的研究,我开始意识到中国传统的应试教育的弊端,对于中国父母来说,几乎是以生命投入子女的教育,可谓是爱到极点。 什么是真正的爱呢?我们究竟对孩子了解多少?孩子的想法我们认真考虑过吗?

  在第一届中日夏令营活动中,我问一个13岁的北京男孩“你们与日本孩子相比怎么样?孩子坦率地摇头说:”我们不如他们勇敢,也不如他们能干。“”问他为什么这么说,他回答:“遗传!我长这么大,连火柴都很少划,家炊都不会,更何况野炊?不是我们不想干,是我们不会干,长这么大谁让我们野外探险过?”

  溺爱教育几乎成了许多家长教育孩子的代名词,这是不了解孩子也不尊重孩子的典型做法。可是极少有家长想到这一层。因此“包”字成了传统,一代一代“遗传”下来,造就了一代代动手能力和风险意识都相当差的中国人:爱孩子,就千方百计让孩子少吃苦多享福,或干脆包孩子一辈子,接送孩子上学放学,帮他们安排工作、成立家庭和照看小孩。可喜的是现在越来越多的家长意识到溺爱教育的危机,孩子们的远足活动增多了,自立意识也正在形成。

  记:那么您的意思是说孩子成长过程中必须有吃苦的阶段?

  孙:在国外,一个很小的孩子走路摔倒了,他的母亲会让他自己爬起来。中国有句漂亮的口号:“把最美好的东西给孩子。”一位家长曾对我说:“让孩子吃什么苦?我连孙子辈的苦都替他们吃完了,如今瞧着孩子们享福,是我的一种心理享受!”不让孩子吃苦,只求孩子享乐和成才,这种爱已经进入了一种误区。孩子不能独立,怎能成才?要真爱孩子,就必须让孩子多吃点苦。

  人的成才靠地是智力因素与非智力因素,而由于绝大多数人的智力水平相关无几,非智力因素的培养就成了人成才的关键,它甚至可以决定一个人的命运。心理学家调查分析,14岁以下儿童当中,98.9%以上的孩子不存在弱智问题,关键在于进行科学的教育和开发。300多万至900万超常儿童作为中国才的“富矿”,又岂能被埋没?也许,有相当多的超常儿童正被训斥为“淘气大王”,甚至在不良影响下已经走上犯罪之路!

  “任何教育都应以了解教育对象为前提,否则岂不是对牛弹琴?教育孩子的前提是了解孩子,了解孩子的前提是尊重孩子。”

  尊重孩子,他才会真正热爱学习

  记:您有一个重要的教育观点是“教育孩子的前提是了解孩子,了解孩子的前提是尊重孩子。”

  孙:任何教育都应以了解教育对象为前提,否则岂不是对牛弹琴?教育孩子的前提是了解孩子,了解孩子的前提是尊重孩子。如果不了解孩子,教育自然会成为一件困难的事情,甚至会出现两代人难以沟通的麻烦,即‘代沟’。现在的孩子是看着电视长大的一代,而他们的父母是看书长大的一代。这两代在生活经历、价值取向和家庭地位上有重大的区别。只有做到了解孩子、尊重孩子、相信和关心孩子,才有可能将“代沟”化解。

  记:您是第一个提出“分数应当成为学生的隐私”观点的人,这在当时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反应。公布分数从来被认为是天经地义的事,很多家长和教师认为公布分数能够给学生带来压力,促进学习,您为什么认为分数是学生的“隐私”?

  孙:很多孩子因成绩不好而轻生,其中分数是一个重要原因。分数考低了父母这关过不了,在学校也抬不起头。经常是一考试,全年级大排队,从第一名排到几百名,很多孩子感到耻辱,而且不光是孩子,家长也感到耻辱,其实,任何人没有资格用分数来侮辱人。分数本来是检验教师教得怎样,学生学得怎样的一种发展性的评价,但现在已经异化了。学生学习的过程应是一个探索的过程,应在不断体验成功和失败中成长。如果过注重分数往往害怕失败,不去冒险,从而忽略了求知的真正目的。

  分数成为“隐私”是尊重孩子的一种表现,很多发达国家都把尊重学生的这一权利写进法律。在瑞典,把考试成绩公布是种歧视行为,是违法的。教师每次都是把试卷折起来,亲自交给学生,或放到他的信箱里。如果本人没来,好朋友代领,教师会说“我下次当面给他”。我主张教师不公布分数,但可以表扬学习成绩好的学生,突出介绍学习态度和方法,而不是只是盯着谁考了多少分。

  “分数成为隐私”在中国有一个漫长的过程,也许要几十年!但是,我提出这一观点,最想强调的是尊重孩子,只要你尊重孩子,他就会很宽松,才会真正热爱学习。

  “若想事事顺利怎么可能?关键是提高孩子抗挫折的能力,做到心理健康。心理健康的标准适合于每一个人, 而不同的人可以达到不同的水平。”

  让孩子熟悉黑暗,他便不怕黑暗

  记:对于父母来说,孩子是否健康可列为第一关心的问题。在孩子的身体健康方面多数父母都舍得花钱和尽力。但在孩子的其它方面,父母们经常顾及不到,或是碰到问题就一筹莫展。

  孙:健康应包括身体、心理、社会适应三大方面。除了身体方面的健康外,孩子的心理健康是孩子成才的关键。

  记:那么,怎样才能算心理健康呢?

  孙:心理健康的标准,也可以从自己对自己的认识、对自己的态度、对自己的控制这三方面来加以衡量。1995年一项国家级科研课题发现,有30%的小学生、35%的中学生存在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

  而胆小已成为今天孩子最突出的缺点。儿童由于年龄小阅历少,容易对自己的能力缺乏认识和信心,碰到麻烦时表现出无法应付、神情紧张、退缩或恐惧,对一些常见的事物有时也会表现出恐惧的心理。1995年成都一个13岁的男孩陈志明因被同学多次勒索和打骂而自杀。孩子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躲避、屈辱的忍受成了陈志明一类天性善良软弱的孩子保护自己的惟一手段。

  实际上,儿童先天恐惧的东西极少,即“初生牛犊不怕虎,”一般只有大声、悬空等少数的刺激才会引起他们的恐惧感。儿童的恐惧多半是后天养成的。

  记:造成胆怯的原因是什么?

  孙:概括说来有两大原因,一是家庭过度保护,使孩子失去了锻炼的机会,缺乏基本的适应能力,对微小的刺激都承受不了。二是家庭缺乏保护,使孩子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受到难以承受的刺激和惊吓太多。

  美国的孩子胆子比较大。原因是美国家庭重视教育孩子认识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并培养孩子在种种环境中保护自己的能力,使孩子心理上没有什么恐惧感,因而在行为上表现得勇敢无畏。日本的儿童教育专家冈崎喜子在考察了215个美国家庭后曾举了这样一个实例,一位美国父亲带3岁的儿子到城外10公里远的乡下看望父母。吃完晚饭后,天已经黑了,进城的公共汽车也停开了,如果住下,等第二天天亮再回城,是合乎情理的。可是他不这样做,面是带着孩子步行进城,儿子走一段,他背孩子一段,就这样摸黑回了家。他为什么这样做?他的回答是,从小让孩子熟悉黑暗,他便不怕黑暗。

  记:认识自己、接纳自己、控制自己是心理健康的三条标准。那么我们有时看到的某某学校的高才生因为一点小事而精神失常甚至跳楼自杀的报道,是否与少儿时心理健康的匮乏有关?

  孙:在1995年的一个凌晨,北京市所重点中学的一名叫小珂的女生割腕自杀,未遂;又于凌晨4时从房间的窗口跳下,未死,造成终身残疾。原来,前一天下午,15岁的初三女生小珂与几个同学在一起议论一位女教师的胖瘦,被该教师听见,告到小珂的班主任那儿。班主任批评小珂,通知家长严加管教,并让小珂在家长向那位教师道歉,说如果认识不深刻,还要考虑给予处分。 

  小珂连续6年被评为三好学生,小学毕业前被评为北京市少先队员。当年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被保送到这所市重点中学,同时学习成绩在班里也是名列前芭。不料,这次出麻烦。当晚小珂回到家中受到母亲的责问,备感委屈,写下了遗书,酿成终身残疾的惨剧。

  心理学家分析,小珂的行为表明她的心理脆弱,缺乏耐受性。她不懂得克制自己、说服自己,而是以自我为中心。她的成长经历就是证明,过去人们对她犹如“众星捧月”现在受到一点挫折就想到死,有严重的心理危机。如果小珂的心理健康,学会以合适的方式来处理事情,就不会天天坐在轮椅上烦恼了。

  若想事事顺利怎么可能?关键是提高孩子抗挫折的能力,做到心理健康。大家回头想一下,认识自己、接纳自己、控制自己,这三条心理健康的标准都适合谁呢?应当说,适合于每一个人,而不同的人可以达到不同的水平,它关系到家长的教子有方,也关系到人的家庭幸福与事业成功。因此,可以说,一个优秀的父母或教师,应当是半个心理学家,应当是心理健康的人。

  “今天在一个较为宽松的社会背景下,孩子在人生的发展中,比历史上任何时代的孩子都更勇于张扬自我,这是现代孩子非常可贵的一种品质。”

  向孩子学习,两代人共同成长

  记:在您不久前的一次课题研究中,您提出了个教育观点便是“向孩子学习,两代人共同成长。”相反,有人认为孩子正处在一个求知阶段,应该是孩子向成年人学习。

  孙:首先应该说孩子需要向成年人学习。在社会化的过程中,成年人尤其是父母与教师是儿童和青少年的重要的教育者。也可以说,成年人对儿童和青少年的影响是社会化的主流。但是,必须看到,社会化是终身的和双向的。在当代中国,儿童和青少年对成年人的教育和影响变得越来越突出。为什么呢?因为孩子的成长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前年我去巴黎参加“明日青少年与媒介国际论坛”活动,结果表明信息时代动摇了父母的权威地位。在计算机时代,成年人心怀恐惧、疑虑重重,而青少年却满怀信心。一次,在有关如何使用计算机的私人讲座中,南京大学一位教授面对自信而不服输的同事,竟使用了在他看来最具有说服力的反驳方式:“不对,不对,我儿子说---”你看,现在已经从“我爸爸说”转到“我儿子说”了。今天在一个较为宽松的社会背景下,孩子在人生的发展中,比历史上任何时代的孩子都更勇于张扬自我,这是现代孩子非常可贵的一种品质。生活在信息时代的孩子有能力影响成人世界,在儿童期蕴藏着代际超越和进步的潜能比以往任何时代都要大。有一个这样的例子,一个中国小女孩问妈妈:“女的能当国家主席吗?”妈妈回答:“能啊!”并列举世界各国的女总统,女总理来加以证明。女儿说:“我长大了要当国家主席。”妈妈高兴地说:“好哇!你当了国家主席,我就是皇太后,”谁知女儿马上反驳道:“那才不对呢!我当国家主席,您还是老百姓,和您没关系。”这说明如今的孩子具有很强的民主意识和规则意识了。

  记:能否对这种影响孩子成长的环境做一个具体的解释?

  孙:现在家长已不再是家庭中的绝对权威。家长是被安排的一代,而孩子是选择的一代,父母在家庭中对待子女的态度更为宽容。由于获取知识渠道的多样性,孩子有可能在儿童时期就拥有父母所不知道的知识,由于见识广,他们就不再总是以父母为楷模,因为在他们眼里,父母不再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由于学校以外的社会环境对孩子社会化的影响越来越大,与过去相比,今天的学校更重视人的个性素质的培养。教师的权威性影响也在减弱,师生之间的相互影响地增强。

  记:在国际21世纪教育委员会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供的报告中,提出了现代教育四大支柱的见解,即学会求知、学会做事、学会做人、学会共处。那么现在应该学什么?怎样学怎样向孩子学习?在您最近的一项调查研究中您对中国的中小学现状是否满意?

  孙: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学习的时代,终身学习是21世纪人的通行证。现在已不是孩子每天背着大书包、熬夜学习能学出来的。今天的孩子更关注自我发展,并且自我选择的意识比较强,重视个人权利,关注个人生活质量,法律意识强,充满自信。所以代社会应该是两代人共同成长的社会。向孩子学习的前提是了解孩子,尊重孩子。我们在研究中发现了一些问题,比如真因为喜欢读书而上学的孩子非常少,这说明小孩不是热爱学习而是为了生存不得不学习; 现在孩子的压力特别大,在调查中,有45%的城市青年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读博士。升学压力对孩子的冲击不可忽视,以升学考试为中心的教育,正在一步步挫伤和减少学生的学习兴趣。

  孩子是人,是独立的人,也是不成熟的人,父母和教师应该尊重孩子生命发展过程中的成长需要和各项权利。

  摘自《北京晨报》1999年8月29日 

 

 
责任编辑: 白璐璐 来源: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