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总督学柳斌谈分数可以成为学生的隐私


   在应试教育盛行的地方,分数已经异华成“魔鬼”。不改革考试制度,素质教育寸步难行。义务教育阶段的考试应当服从于、服务于素质教育的需要。
  
   在上一期《少年儿童研究》杂志上,孙老师提出了“分数可以成为学生的隐私”的话题,立即引起广大读者和新闻界的关注。6月20日《人民日报》文化视角专栏,以“分数能否成为学生的隐私”为题,详细介绍了本刊的“孙老师话题”。随后,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也纷纷做分数的专题节目。分数成为学生的隐私,有可能是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转变的重要环节之一。但是,它涉及到许多理论与现实问题,又容易让人产生种种困惑。7月15日中午,本刊记者专门采访了国家总督学、原国家教委副主任柳斌同志。
  
   问:我们在独生子女人格研究中发现,63%的中小学生认加需要偏低,或者说不太喜欢学习,一个重要原因是考试分数压力太大,排名次张榜分布伤害了无数孩子。您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答:实施素质教育是一项全面、深刻、重大的变革,需要解决很多问题。譬如,要把课程、教材改革搞好,提高教师队伍自身的素质,建立新的评价制度,不能老是单纯地用分数评价教育质量的高低。要创造一个实施素质教育的大环境,改变干部、教师、家长的教育观、质量观、人才观。从教育行政部门讲,第一位要解决的问题是考试制度和考试方法问题。应试教育的考试制度和考试方法是实施素质教育的拦路虎,不改革它,素质教育寸步难行。
  
   问:谈到考试制度,您觉得目前它最大的弊端是什么?
  
   答:考试本来是评阶教学得失的一种手段,也是教学工作信息反馈的一种手段。教师可以通过考试,检验自己哪些内容教得好,哪些内容教得不好,哪些地方讲错了,哪些地方没讲到,从而去改进教学工作。分数是给予学生适当评价,以激励学生不断进步,促使学生上进的一种手段。但是,经过年复一年的统考、统测使分数和考试的功能异化了,本质的东西被埋没了,一些负面的影响突出来了。考试已异化为对学生管、卡、压的工具,分数已变成迫使学生挨打受骂、逃学,甚至出走、轻生的魔鬼。
  
   问:分数异化成了魔鬼,这说法既形象又深刻,表达了许多学生和教师的愤慨。上海一位教师在深圳教育刊物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就是《分数——你这魔鬼》。
  
   答:有个二年级小学生语文考95分,父亲生气打孩子,这个学生就逃出去了,一晚上都没回家。等找回来后,父母着急地问老师,“我这孩子怎么这样呢?”老师拿过成绩单一看,“95分,考得不错嘛,为什么打他呢?”父母说:“哎呀!小学阶段只考95分,到了高年级、初中怎么办呢?”父母要求孩子考100分。老师仔细看了一下试卷,题目都答对了,扣分是因为两个错别字。孩子的名字叫蔡睿,两个字都十几划,很难写,所以写错了。老师只好对家长说,你们要是给他起名叫“丁一”,不就是100分了嘛!无数个典型的事实说明,分数的功能确已异化,在某些情况下把它说成是“魔鬼”,不无道理。
  
   问:现在有些家长观念陈旧,过于注重分数,给孩子带来巨大精神压力。您觉得可否把分数看成学生的隐私呢?
  
   答:分数只是教育工作中的一个局部。分数本来是变化的、发展的,不是一成不变的。把分数看成绝对的,这种僵化的观念的确给孩子带来深重灾难。我认为分数可以而且也应当是学生的隐私,完全不必要采取张榜或通报的形式公之于众。不必过分注重孩子的分数,因为它绝对说明不了全部问题。大思想家、大文学家,如鲁迅、郭沫若,小时候都有不及格的科目,但这并没有影响他们后来成为伟人。
  
   问:目前高考这根指挥棒,似乎很难让家长和学生从分数中解脱出来,但是否就没有办法了呢?
  
   答:当然有办法。高考的改革要放后一点,一分之差可能就涉及几百人的事情,所以高中阶段的百分制问题还一时难以解决。高考目前的公平性和公正性是大家普遍能接受的。高考也必须改革,高考改革的关键是科学化、合理化问题,现在正在若干省市搞改革试点。当前,我们要先把小学和初中从分数的压力中解脱出来,因为义务教育阶段的考试制度和高考毕竟有原则上的区别。义务教育阶段的考试应当服从于、服务于素质教育的需要,并可以探索多种多样的改革模式。
  
   问:那么,小学生免试就近升初中,就算是改革的一种新探索了吧?
  
   答:是的。不过有的同志不理解,说你们搞素质教育就是不要考试,不考试将导致教育质量的下降。我说,搞素质教育不是不要考试,而是要改革和完善考试制度,是要使考试制度和方法更科学化和合理化。我们取消小学升初中的考试,是取消那种给各个学校按分数排队,施加压力、评定等级的统考的方式,我们主张把命题权、考试权还给学校。
  
   问:也许,有人会担心,取消统考,各个学校拿对么来衡量教学水平的高低呢?
  
   答:为什么要统考呢?就是为了按分数排队,把学校分成三六九等,让好的学校兴高彩烈,得到奖励,让成绩稍差的学校抬不起头,有什么好处呢?我们要下力量帮助、改善基础薄弱校。其中改善他们的生源条件是最重要的一项措施。你把好学生都挑走了,薄弱校怎么翻身呢?至于衡量教学水平,考试是一个方法,但并不是唯一的方法。今后除考试外,要更多地用调查测量、评估等综合的手段。
  
   问:教育要面向全体,这是素质教育的根本原则之一。我想再回到隐私的问题上来。中国法律和国际法津都要求保护儿童的隐私,而隐私就是不愿公开或不愿告诉他人的个人的事情。可是,有人认为分数作为隐私,理论上讲不清,实践中行不通,您怎么认为呢?
  
   答:我认为可以讨论,总可以讨论清楚的。除某种极特殊的情况外,分数可以而且应当成为学生的隐私。分数成为隐私,就是学生有权决定是否公开自己的成绩。学生不愿公开自己的成绩,这是他自己的权利,也可以说是隐私权。如果学生愿意告诉父母和其他人,这也是他的权利。我们应当承认和尊重孩子有这个权利。
  
   成为隐私,并不等于永久是秘密,谁也不知道、这取决于学生愿不愿意公开,愿意对谁公开,愿意在什么场合公开。现在的问题是用公开学生的分数,作为对学生本人和家长施加压力的手段。这个问题,我觉得只要有个正确的教育思想和质量观念,隐私权的问题不应该成为一个难解决的问题,可以逐步地统一认识。
  
   问:其实,许多家长也不愿逼孩子,他们担心孩子小时候分数不好,以后怎么可能有大的出息呢?
  
   答:我前年到四川省郭沫若故居参观,有一大收获。在郭沫若做功课的房间里,挂了一张他上小学(也就是私塾)时的成绩单。我发现郭沫若有两门功课不及格;修身课35分,语文55分、我当时一看,就对四川省教委负责人说,郭沫若有两门课不及格,如果在今天,肯定是上不了大学的,甚至连中学都上不了。但是修身课不及格,后来却成为伟大的社会活动家,是斯大林国际和平奖获得者;小时候语文不及格,后来却成为伟大的文学家、历史学家。如果郭沫若的父母像夏斐的母亲一样,把分数看死了,看绝对化了,不就把一个文豪打没了吗?夏斐被打死时,分数是70多分,不但已及格,而且是良好的成绩呀!所以不能把分数看绝对了。尊重孩子,善待孩子,淡化分数,也许会为孩子带来更多的希望。

摘自《少年儿童研究》1998年4月
 

 
责任编辑: 白璐璐 来源: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