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孩子互相学习
---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谈儿童教育


本刊记者 孙云晓  李艳 

  我们一直想采访费孝通先生。恰好要发一篇介绍费孝通童年生活的文章,我们更想当面采访他。费老不仅是一位国家领导人,同时也是一位杰出的社会学家。我们很想听听他对当前教育的一些看法。但是,这位86岁的老人,虽然刚刚卸下民盟主席的重任,可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他的工作还是很繁忙的。没想到,费老爽快地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1月14日下午,我们踏着积雪来到费老的家里。

  当我们送上鲜花,费老高兴地笑了,连忙让人把花插好,放在客厅的桌面上。看得出他的内心是年轻的,他喜欢一切有活力的东西。

  我们首先介绍了《少年儿童研究》杂志。

  费老指着刊物上“少年儿童研究”几个字,说:“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看少年杂志,小时候的事,很有意思,很值得研究。”来之前,我们翻看了许多介绍他的文章,但我们还是惊讶老人的记忆力,谈起半个多世纪前的事情,仍是记忆犹新:他是怎么由姓“费”想到去寻根,怎么由学医改为学社会学,立志要治社会的大病……这一切经他娓娓道来,让我们觉得格外地亲切。

  谈到家庭对孩子的影响时,费老说:“每个人的发展都离不开家庭的影响。”他指着桌上的鲜花说:“就像花由根逐渐生长,到开花,到结果,有什么样的根,就有后来什么样的果啊。”

  谈起教师、教育,费老说:“小孩子都是教出来的,什么样的人教出什么样的孩子。人的一辈子要受各种教育,先是家庭教育,再大了是学校教育、社会教育,这些都是广义上的教育。这些教育影响着人的成长。人不是自己想怎样做人就怎么做的,都是学的。看人学样,看朋友怎么做,自己也试着模仿,光靠讲是讲不出来的。家长对孩子说,见人要有礼貌,要鞠躬。可是,什么样才叫有礼貌呢?他看见别人的做法后,他才知道,你不用再说途径,他以后就会照着去做。”

  费老反复讲到要重视小孩子之间的互相学习。他说:“有时候,小朋友之间的影响要比老师和父母的影响大。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成人的话,孩子很多是听不大懂的,他是通过看来学习的。小孩子教小孩子最快,看人家穿什么,他也要穿什么,他喜欢小朋友怎么做,自己也要学,所以,要引导小孩之间互相学习。”

  费老的这一番见解,让我们很有感触。我们的教育常常把孩子放在被动的、单纯受教育的位置上,很少考虑孩子也是教育的主体。现在很多家长一味地限制孩子的交往、只希望孩子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呆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殊不知,这种作法,恰恰是关闭了孩子之间相互学习的大门。

  想到这里,我们向费老介绍了本刊一些尝试。譬如,为了扩大孩子之间的交往,减少孩子尤其是独生子女的孤独感,我们《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进行了“星星河快乐家园”和“假日小队”的实验活动,即让几个家庭的孩子一起玩,两年来,效果很好。很多小朋友通过参加活动,变得自信了,快乐了。费老饶有兴趣地听完后,大声说:“好啊,这个实验不错!你们可以好好分析总结一下,在新的居住条件下,怎样让孩子扩大交往,这是现代家庭的需要。以前都住在大杂院里、孩子之间,大人之间来往很方便。现在都是高楼大厦,家家门一关,孩子也出不去,没有可玩的伴,也没有可学的榜样、还是要通过让小孩找小孩一起玩、发挥孩子之间的教育作用。”

  费老还特别指出:“这个活动要有人指导、要发动家长当辅导员,家长在旁边看一看,孩子们只要不做坏事不要干涉,不要给压力。小孩子没有压力,才能健康发展。”

  近1年来,《少年儿童研究》杂志把父母的难题当做自己的课题,格外重视家庭教育。费老听说连连点头说:“你们这样做很好,要教父母怎样教育孩子,给他们一些新的观念、好的方法。”他又说:“要让孩子自然发展,可是也不要放任不管,还是要引导。首先要孩子学会自立,自己的事情自己负责,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要培养孩子的创造力,这是很重要的。这些道理现在讲得不够,对孩子训练得得也不够。结果,现在的孩子依赖性太大,太娇气了。”

  谈到现在的孩子“娇气”,缺乏锻炼,我门告诉费老,我们刚刚进行了“独生子女人格发展状况与教育”的调查,发现独生子女参加了家务劳动的时间每天只有11.32分钟,而一些发达国实的孩子劳动时间每天在0.5小时以上。美国孩子劳动时间是1.5个小时,怎么看待培养孩子的劳动观念?

  费老讲:“孩子参加劳动的时间长短,与父母的态度有关。有些父母以为只要孩子好好学习就行了,可是孩子从小不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劳动,长大后也就很难有自理能力,生活能力就差,即便上了大学,很多地方还要依赖家里。”

  我们向费老讲了这样一件事情:南方的一个学校校庆,校友返校时,校长发现许多个企业家当年是很调皮的学生,而许多当年的好学生,现在却成绩平平。我们问费老如何看待这一现象?费老说:“这个现象并不反常,很自然。小孩子有一些自己的思想,是一件好事情,可在目前教育体制下,老师只是管,管出来的孩子都是一个模式,没有创造力,这是一个基本的儿童教育问题。”

  费老认为教育应该是全面的,应该注重人的素质的培养。他说:“教育的目的应该是提高人民的素质。可是,素质又是什么呢?不能空讲,要有具体内容,我说主要就是懂得做人的道理。所以,教育上很重要的一条,就是要讲做人的道理和规则,现在似乎不大讲这个了。光教你怎样做一个工程师,怎样用电脑,怎样考高分,教育变成了一个很狭隘的东西了。”

  当采访结束时,我们请费老为本刊读者提些希望。费老欣然同意,提笔写道:“古人说‘子不教,父之过’,就是做父母的有教育子女的责任。又说‘三岁到老’就是一个人幼年时代所养成的好的或不好的习惯,到老年还影响着自己的行动。所以,我们必须注意幼年时代的教育。”

  告别费老,我们走在街上。北京的冬天寒风凛冽,可我们的心里却春意盎然。费老是一位名人,更是一位可亲可敬的长者,他的许多话语,既有对自己人生经历的回顾,更多的是对下一代的关心和期望。但愿他的谆谆教诲能给广大家长和教师以真正的启迪。

  摘自《少年儿童研究》1997.1 

 
责任编辑: 白璐璐 来源: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