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实践就没有教育
--访杨金华


孙云晓  刘成林 

  杨金华,男,1953年9月生于北京。现为北京朝阳区三里屯小学教导主任、摄影学校副校长,北京少儿摄影协会副秘书长。从1970年5月任教以来,担任大队辅导员达12年之久。他3次被评为北京市优秀辅导员,是北京市少先队辅导员金质奖章获得者。1987年他被北京市政府授予少年儿童先进工作者称号。有关部门曾两次召开交流会推广他的经验。引起记者兴趣的是,近几年来他带领学生走南闯北,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问:坦率地讲,我们现在的教育比较封闭,孩子生存能力比较弱。您的举动可以说是给了人们某种启示。请谈谈您的想法,好吗?

  答:现在的孩子面临的是世界的挑战,如果把他们圈在“笼子”里,啃那么两本书,那本事是太小了。我越来越感到,要在社会的大环境中教育孩子。其它形式的教育只是一方面,根本、最基础的是让学生自己去实践、自己去感受。他们亲身经历的,他们会记一辈子的,也将会受益终身。我的指导思想是:围绕社会大课堂,让孩子去实践。没有活动就没有教育,没有实践就没有教育。

  问:您带着学生都去过哪些地方?

  答:去过的地方不少,北边去过哈尔滨、大庆、黑河、辽宁、阜新和内蒙、还去了独联体;南边到了厦门、深圳、广州、海南、广西、贵州的六盘水和云南的西双版纳等地;东边去了山东的烟台、威海;西边到了延安、新疆的伊犁和克拉玛依。我从1986年开始,假期就没闲过。

  问:是不是可以说,您在选择地点时也是有所考虑的?

  答:我是想让孩子自己去比较。发达先进的地方如深圳、海南去看看,贫困落后的地方如黔西南也去看看。我国的情况究竟是什么样子,他们同龄人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他们会认识得全面一些,准确一些。这比我们干巴巴讲要生动,印象要深,效果也牢固。我们去过大庆的120钻井队。那地方,人一停,蚊子就上来了。孩子们睡一宿,第二天数了数,最少的也被叮了67个包。而采油工人光着膀子干活,就顾不了这些。孩子们看了,怎能不受教育?

  问:孩子们在实践活动中受到什么教育呢?请举例说明好吗?

  答:有一个叫李里的孩子变化很能说明问题。我们曾和河北栾平县东营子乡谭窝铺村小学举行了手拉手活动,组织学生去与当地的孩子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劳动。李里第一次也去了。可他不吃老乡家的饭,吃带的;不吃那里的水,喝可乐;回来时一下车就把喝不了的半瓶可乐全倒了。第二次只有一部分学生去,他报名参加,我又让他去了。我注意把内容加深了,时间延长到4天,不再带饭改为自己做饭。这一次李里带了自己多的衣服、文具送给老乡的孩子。老乡很感激,送他一篮鸡蛋全给煮熟了,第二天带到班上,给每个同学两个熟鸡蛋。说:“这是老乡送给我的,也是送给我们大家的。”李里的变化说明了我们下功夫搞活动,活动后通过日记、广播等谈收获谈感想是有成效的。

  问:1992年夏天的中日儿童探险夏令营在内蒙草原举行,据说您也带学生去了。与以往的外出活动相比,这次有什么不同之处呢?

  答:这一次,队干部和好学生去的少,自愿报名的队干部和好学生也不多。有些班干部、队干部就没敢报名。我是主张,在教育面前,孩子机会均等。不要什么机会都是队干部、班干部、三好生的。

  问:探险夏令营对孩子来说,是考验,也是挑战,为此,您做了哪些准备?

  答:虽然探险夏令营是为训练孩子的生存能力,但也不能没准备。我在学生自愿报名的基础上,初步挑选15个,然后通过37里的长足拉练定下10个人。其中队干部就1个,中等生为多数。谁拉练做的好,表现出色,就让谁去。

  问:这些学生在夏令营中的表现怎样呢?

  答:他们表现是不错的。在探险夏令营中,我们没一个孩子掉队,没一个孩子特殊化,背包也没丢一个。一个姓陈的男孩后来深有感触地说:“我知道了什么是渴,什么是饿,看到路边的草都想吃,看到河里的水都想喝。”

  问:孩子毕竟是孩子,所以老师有公正的爱心、给予平等的机会,不啻为他们的福音。但是现在绝大多数的孩子成长太顺了,人为的宠护过多了,这势必弱化其生存能力,这个隐患令人担心。

  答:所以,我认为让孩子具备三种能力:第一,能上能下;先进的、高档的东西会享用,艰苦的条件也能过。第二,能吃苦;包括自然界的、人为的。第三,有能力;主要是应变能力和动手能力。重要的是让他们吃苦,经过磨练的人才有出息。对孩子别太心疼,需要狠狠心。要有意识地放手让孩子去做事,让他们自己动脑子想办法,动手解决问题。

  孩子一般认为坐汽车好玩,可时间长了就不好玩了。在新疆,车一天开六七百里,坐车就恶心。我说:“你也别吃药了,练习惯就好了。”再如挂相机,时间长了,脖子上就有红印子,不好受。但是,这种苦滋味体验体验,对他们有益处。

  问:拆除过多的人为保护,有意识地设置一些困难和“麻烦”,让孩子经过努力去克服和解决,这对他们是一种锻炼。我们的教育者应该增强这种观念。

  答:是的。

  问:您外出搞活动有什么具体的设想吗?

  答:活动要有个新颖的名称,就会吸引学生。我们有的时候叫红领巾小记者团、红领巾考察团,学生们容易感兴趣。我们不单纯去摄影,也注重实践与考察,注意他们的锻炼和提高。

  问:您这样做,周围的人理解吗?

  答:有人说我游山玩水,有人认为我是多事,把简单的复杂化。可我想,孩子的事不能怕麻烦图省事省心,这样的麻烦是需要的。这也是教育。

  问:搞这样的活动,经费是不能少的,这个问题您是如何解决的?

  答:这是自愿参加活动,学生的家庭可以量力而行,愿意投资的家庭,孩子可以参加,以学生家长交钱为主要经费来源。参加活动使孩子变了,变得懂事、自立、能理解人尊重人,家长们的兴致也自然高涨起来。每临假期,家长络绎不绝来找,想方设法争取让自己的孩子参加。有一个男孩,参加活动最多,已花了两万多。北京市委常委、原北京团市委书记强卫就很支持,“不管有多艰苦,也去。”他的女儿强音去了一趟贵州,乘两天一整夜的火车,下车连澡也来不及洗,吃了饭中午又乘汽车赶路了。结果学生们吐的吐,晕的晕,接着又爬山,也挺过来了。回来以后,家人感觉她变化特大。有一次,她把东西丢姥姥家了,她妈妈听说后就说“你别去了,我去给你拿。”但她还是自己去拿了,并且说:“妈,谢谢您!”

  问:您上面说了,活动经费主要是学生家长出,还有没有别的来源渠道?

  答:有的。社会赞助就是一个渠道。有时候学校认为这个活动值得搞,就学校出资。而且孩子的事,有时能得到照顾。比如,当地优惠或免费给安排车辆、住宿等,学生就交些车旅费、伙食费什么的。

  问:人们常感慨现在的孩子自私,缺乏同情心,不知道关心别人,您的学生也存在这些问题吗?如果存在,您是如何引导的?

  答:我们的学生也存在这些问题。但我们注意到通过一系列的活动,引发学生的同情心,使得他们自觉自愿地去帮助别人。例如,上面讲到的和河北栾平县谭窝铺村小学的手拉手活动,那里是国家贫困地区,原来的教室是羊圈,房子随时都会倒。当地的孩子是拿着家长的保证书来上学的。保证书的大意是房倒砸了人学校概不负责。我们的学生知道这些情况后,捐款5000多元,帮他们翻盖了三间大教室。

  问:看来,让孩子体验同龄人的艰苦生活是必要的。在你们的多次外出实践中,最苦的一次是去哪儿呢?

  答:是带着三年级学生去贵州六盘水。那里的孩子穿的很破,住在大山里,交通困难极了。而且山里天气变化无常,一会儿下雨,一会儿又出太阳。路滑,我们有一个学生上山一次,摔了13个跟头。那里的房子是用泥堆起来的,没有安窗户,里面很暗,黑黑的,教室也是这样。当地的一个小孩听说我们去了,翻山走八九十里的山路来见我们,诉说求学经历。这个男孩父母有病,还有姐妹4人,家里穷,上学交不起学费。他从三年级起,靠中国少年报社的赞助读到小学毕业,考全乡第一名,升了初中,想上学又没钱。这孩子说将来中学毕业考师范,回来当老师,教那里的孩子。听的孩子们感动了,把口袋里的钱都给了那男孩。后来我们学校为此搞了个基金会;再后来学校搞了支援贫困山区献爱心的活动,共捐款10万多,由区教育局局长和与两位老师代表送到六盘水市,在那盖起一个希望小学,叫朝阳希望小学。今年暑假后,就可以开学了。

  问:像您这样组织孩子走南闯北搞实践活动很不容易,一般会让人有些顾虑的,比如怕出危险,您怎么对待这个问题?

  答:首先在组织上尽可能严密,分工专人负责,避免有漏洞。一旦发现了问题,就尽力去解决。其次,我们鼓励孩子吃苦,但要胆大心细。尤其老师要上心。比如,长途开夜车,老师时不时提醒司机几句。我们也告诉学生,注意自我保护。比如外出要关好门,晚早不要轻意开门。组织活动就有可能出问题有意外,可不组织活动也未必不出问题。所以,关键是怎样组织怎么做。

  问:您组织这样的活动一定很苦,很累,很操心伤神,心里能平衡吗?

  答:忙是难免的,苦、累也习惯了。比如去年暑假,先去贵州14天,回来待一天,又去了内蒙探险夏令营,返回仅一天又上新疆。回来的第二天就开学了。几乎每个假期都没有消停过。忙点、苦点、累点没有什么,只要付出的和得到的别差得太多。可实际上付出的得到的总是差得太多,心里难以平衡……

  问:一份努力一份收获,你们的活动如此下功夫,一定有不少成绩吧?

  答:我们在国内外发表摄影作品3300多幅,有2170多幅获奖,先后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外宾及港澳台同胞前来参观。全国少儿的摄影大赛,我们至少能拿(奖)十分之一。1990年我们代表中国参加了第三届国际青年(少年组)摄影大赛,获一枚金牌、一枚铜牌和四个鼓励奖,总分排在卢森堡、丹麦之后,名列第三位。我们培养了1000多名小摄影爱好者,出版了第一本少年儿童自己的摄影画册,在中国美术馆、王府井摄影之窗、官园活动中心共办了5次展览。1987年在中国美术馆的展览是少年儿童摄影作品第一次进入中国美术馆。最有意思的是1992年10月12日,日本、荷兰、香港、澳门、台湾的客人来参观。我们放着音乐搞了个流动展览,客人们被吸引了,展览的9幅作品全被他们买下,卖了570元。

  问:祝贺你们取得这么突出的成绩,对于今后,您有什么设想吗?

  答:成绩的确不少,但问题也同样不少,每前进一步都是艰难的。怎么说呢?我在寻求更好的发展路子吧,人总要前进嘛。

  问:我们预祝您取得新的成功!

 
责任编辑: 白璐璐 来源: SRC-11577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