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孩子像野花一样自然生长
--访冰心


孙云晓 

  不久前,孙云晓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2位记者一边来到北京魏公村的一栋教学楼内,采访了在中国文坛辛勤耕耘了72年的冰心老人。她虽然已经91岁高龄,依然精神矍烁,慈眉善目,谈起话来,妙趣横生。她的思维敏捷,反应迅速,是惊人的。她深情的回忆了童年在烟合的经历后转入了正题。

  孙云晓(以下简称孙):您曾在《漫谈关于儿童散文创作》一文中说:“为儿童服务的作品,必须激发他们高尚美好的情操”。这是否可以认为是儿童文学作品的格调呢?

  冰心(以下简称冰):这句话讲得太空泛。让小孩子写作文,要把题目出好了,不然,孩子写不出来。我小时候,老师出作文题:“子不学则罔”、“富国强民论”等等,就是让总理来写也写不好,何况小孩子了。所以,一定要出好题目。如“我的爸爸”、“我的老师”、“我的妈妈”、“我喜欢的一个人”、“我最佩服的人”等等,让孩子有话可说。

  孙:您在同一篇文章里又说:“讲解一件事物,不能光是空洞地、抽象地讲”,而“要有实物做例子”;“我避免用‘样板’或 ‘榜样’这样的名词,因为它们都有‘典型’的嫌疑。”这是为什么呢?

  冰:从前不是有样板戏嘛。不要让孩子照着模式模仿,要目由地创造。

  孙:我在研究一个课题,即英雄人物对少年儿童成长的影响。您认为在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榜样的作用如何呢?

  冰:作用大啦!身教重了言教,你做的事情和不做的事情,小孩子看得很清楚。他们不会撒谎。我讲个笑话:有客人来叫门,爸爸对儿子说:“你就说我不在家”;儿子去开门。说:“我爸爸说他不在家”。身教重于盲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你不撒谎,孩子不会撒谎,你不偷东西,孩子也不会偷东西。

  孙:还有一种做法,即宣传介绍孩子当中的好榜样,您认为效果怎么样呢?

  冰:孩子们自己知道。

  孙:根据您长期从事儿童文学创作的经验,您认为儿童文学应具有怎样的格调?

  冰:要与儿童交朋友,和他们平起平坐。你光拍拍他的头,问他多大了,上学了没有?给他一块巧克力糖,给他一把小手枪。他拿了你的东西,说声“谢谢”,转身跑掉了,这等于让你吃了闭门羹。除非他拿了巧克力先放进你嘴里,他拿了小手枪与你一块儿瞄准,这时,你才被小孩子接受了。你一定要与孩子平起平坐。小孩子自尊心可不小。所以,你不能以为你是大人,他是孩子,要平等。

  孙:记得1979年,您在《儿童文学工作者的任务与儿童文学的特点》一文中说,有人称您是“母爱专家”。您又指出:“我们不要回避‘母爱’,不过不要像我以前那样拿它当作人生哲学”。这该怎么理解?

  冰:母爱要有亲身感受。我长大了才明白,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母爱。有时候,母爱并不是健康的。反而害了子女。譬如“小皇帝”的出现,就因为母爱不健康。

  孙:是指溺爱孩子吗?

  冰:对。什么事情都听他的。“小皇帝”是独生子,什么东西都自己享受。所以,从小要培养孩子不自私的好品质,有东西与别的孩子一起享用,那样才好。我早说过,凡是自私的孩子,到学校里不会是好学生,到社会上不会是好公民。一个人最怕自私。

  孙:溺爱的结果之一,使孩子丧失了自理自立的能力。

  冰:孩子一生下来,从小就要培养他生活有规律。我的体会,应从小让孩子与大人分床分屋。晚上喂完了奶,关上灯,让他自己在那里,不必管他。吃饭、睡觉一定要有规律。平时不吃零食。客人送食品,也要留到下午4点钟当点心吃。溺爱孩子是不行的,不能要什么给什么。

  孙:您喜欢大海,您说过:“我喜欢空阔高远的环境,我不怕寂寞,不怕静独,我愿意常将自己消失在空旷辽阔之中。”请谈谈这对人的生命的意义?

  冰:这种磨练的结果,使你不在乎别人的毁誉。别人赞美你,不特别高兴;别人低毁你,也不特别难过。自己认为对就做,别人批评的对也要听。当然,这种做法不是人人可仿的。

  孙:前些天我去南戴河,在火车上碰到北京大学的一位美学教授和几位青年作家。谈起您的作品,青年作家认为很圣洁、高雅,甚至有一种宗教色彩。您自己怎么看呢?

  冰:人自无求心自安宁,老不知足,就超脱不了。你不自私,你无求,心胸就博大。这不是圣洁。

  孙:我们这一代人,在“文革”中荒废了学业,很少有什么特长。因此,许多人把一切都寄希望于孩子。譬如,逼孩子学这个练那个,常常引起孩子们的反感。

  冰。这就糟了。孩子有一种逆反心理,很厉害,学钢琴的孩子恨钢琴就是这个道理。举个例子吧,我有个小舅舅,他愿意把我培养成才女,买来琴和棋子,还找来字帖,让我先学颜,再学柳和赵,棋书画嘛。我这人从小坐不住,总在外面玩。小舅舅一来,我玩不了了,所以对琴棋书画特别恨!因此,至今我的字不太好。小时候没练过,只在学校写过大仿和小仿,每星期一次。孩子不能勉强,让他们自由生长。你有孩子吗?

  孙:有,8岁多了,正上二年级。

  冰:男孩女孩?

  孙:女孩。

  冰:我特别喜欢女孩。我有许多老朋友都跟女儿住,和女儿在一起方便,儿媳妇差一些。所以,一些作家有了女儿,我给他们写字幅“有女万事足”。年轻时还觉不出什么,等你老了,就体会到女儿好了。在我们家里是重女轻男。

  孙:在家庭教育方面,您还有些什么想法呢?

  冰:不夸在大人前夸孩子,也不要在人前说孩子不好。夸孩子容易使他骄傲,说孩子不好,又容易伤害他的自信心。因此,不要当着客人的面谈论孩子。客人有什么问话,让孩子自己回答,不要硬拉他过来,教给他叫什么什么,虚伪得很。

  孙:家长应怎样对待取得一些成绩的孩子呢?

  冰:有些孩子稍微有些成绩,家长就到处替他张扬,还把报道剪贴下来,让我题字。我说,我愿你像野花一样自然生长。古人说,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稍有成绩,家长就到处吹,把孩子的希望也吹掉了。其实,名声这东西好比坐轿子,要别人抬,不是自己抬。

  孙:目前,这种现象很严重。为了让孩子出名,家长到处奔波,把一点点成绩吹上天。

  冰:特别是独生子女,这简直是害他。

  孙:家庭教育很重要。

  冰:那当然啦!家庭教育比讨论教育还重要,先入为主嘛。在家里是个好孩子,在学校里也是好学生。我所说的好,不是指守规矩,而是接受能力强。

  孙:有些家长只重视孩子的学习,而不注意孩子的娱乐和浓厚的生活兴趣。

  冰:要让孩子们自由地发展。我曾为一个学生题字,专心地学习,痛快地游戏。 
  (摘自《中国妇女报》 91-11-25)

 
责任编辑: 白璐璐 来源: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