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少年赖宁事迹的理论思索
--访共青团中央书记、全国少工委主任 李源潮

 

本刊记者  孙云晓 

  孙云晓:现在,英雄少年赖宁的事迹,已经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广泛注意和敬重。记得去年初春时节,是您第一个提出建议把赖宁树立为少年英雄,并一直以极大的热情向人们介绍赖宁。您为什么如此重视这个典型呢?赖宁与以往树立的少年英雄有什么异同点呢?

  李源潮:赖宁是以往少年英模的继续,又是这些英模的发展。以往那些少年英模有很多可歌可泣的事迹,但由于当时我们党侧重于集中的社会任务,譬如刘胡兰的时代是解放战争时期,革命的任务是推翻三座大山。刘文学的时代,侧重抓阶级斗争。随着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我们的社会进入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社会主义全面发展的时代。在这样的形势下,我们更需要全面发展的新一代少年儿童,就是说我们的社会更加需要全面发展的人,靠他们来建设我们全面发展的社会。就象江泽民同志说的:如果我们所有的少年儿童都能象赖宁那样有坚强的毅力,见义勇为,对社会主义那样热爱。对人民那样热爱,我们的国家是不可战胜的。赖宁正是在这样一个社会背景下产生的。他的追求是多方面的,他走的是全面发展的道路。这是当代少年英模的一个重要特征。从另外一个方面讲,如果不走全面发展的道路,很难成为符合当今时代需要的英模。

  孙:您说的全面发展具体指哪些方面?请结合赖宁的事迹做些分析好吗?

  李:毛主席提出过德智体几方面都得到发展,邓小平同志提出的“培养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都是讲全面发展的具体内容,并州是全面发展中最根本的方面。细读赖宁的事迹介绍,我们更会发现,在他身上有一种高尚的情感,那就是对祖国、对家乡、对人民和对生活的热爱;在他身上有一种自由驰骋的志向,那就是长大了要做一个能对祖国有所贡献的杰出人物;在他身上有一种求知渴的学习兴趣,尤其是他对书籍的酷爱;在他身上有一种积极探求的进取态度,好奇、好胜、好追根寻底;当然,在他身上我们也能看到一位有个性的孩子的天真烂漫、喜怒哀乐。这一切都表明,赖宁在党和祖国的关怀下,真正走了一条全面发展的成长道路。

  孙:赖宁的确是全面发展的好少年,但您又认为,赖宁之所以成为英雄,是因为他实践了少先队队礼的象征——“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这怎样理解呢?

  李:少先队的敬礼是右手五指并紧,高举头上,表示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实际上,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这也是我们共产党人和社会主义社会行为的最高准则。我们用这个崇高的含义教育少先队员,就是为了让他们从小就热爱人民、热爱祖国、热爱共产党。在人民的利益受到威胁的严重时刻,14岁的赖宁把个人生死安危置之度外,勇敢地参加扑灭山火的战斗,至死也不后退半步,这不是真正的英雄之举吗?他为什么能这样做,就因为在他心目中,人民的利益是高于一切的。而他之所以做到了这一点,基础是平时在德、智、体诸方面的全面发展。

  孙;赖宁在扑灭山火的搏斗中牺牲得非常壮烈,但是,我们既号召全国少先队员向他学习,又不宜提倡少年儿童上山救火,如何处理这个两难问题呢?

  李:少先队教育当然要照顾到少年儿童的年龄特点,要从孩子的实际出发。在赖宁救火的海子山上,当地政府的领导人考虑到了保护少年儿童的问题,专门派人派车送中小学生撤离危险地带,这样做是非常对的。如果我在火场,也会把赖宁推上汽车,让他和其他孩子一起离开。赖宁之所以成为英雄,并不在于烈火夺走了他含苞待放的生命,而在于烈火映照出他高尚和真诚的心灵。今天,我们号召全国的少先队员向赖宁学习,并不是号召大家都去上山救火,而是希望大家学习赖宁所实践的“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的精神。我们的社会是千变万化的,人生的道路是丰富多采的,每个人遇到的矛盾和考验是复杂多样的,但是,一个人只要遵从并且实践“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的准则,人民就会尊敬他。关于这一点,我们评选出的“全国十佳少先队员”,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

  孙:今年4月,我奉团中央之命赴四川考察和采访赖宁事迹时,感受最深的是他胸怀大志从小做起的生活态度,我想这是当代少年非常缺乏而又非常需要具备的一种品质。

  李:这种看法是正确的。在少先队的全部教育中,理想教育占有相当重要的位置。周总理不是少年立志“为中华崛起而读书”吗?古今中外无数杰出人物的成长道路,几乎都有少年立志的特点。可以说,培养孩子从小树立远大的志向,会使他们终身受益。赖宁为什么那样自觉地全面锻炼自己,就与他从小立志做一番大事业紧密相关。最可贵的在于他不是把理想挂在嘴上,而是从一件件实事做起,去实现自己伟大的抱负。这是尤为得倡导的良好作风。

  孙:赖宁从小学四年级开始,特别崇拜李四光,想做一个地质学家和探险家,并常常去大山和深洞探险。您对他的探险生活有些什么看法呢?

  李:我曾经特别仔细地看过赖宁那份秘密代号为X的金龙队探险计划,也不由地想到:我们该怎样理解在这个计划后面充满着幻想的童心。长期以来,对于孩子的异想天开,大人们总是不屑一顾,但忆想世界上那么多伟大的创造,不都是从异想天开发源的吗?赖宁小小年纪便有很强的为家乡开发而探险的精神,这是很可贵的。当然,少先队在鼓励队员们具有探险精神的同时,应该进行讲究科学方法和注意安全的教育,这才是对少年儿童的一种真正意义上的保护。

  孙:赖宁生活在一个封闭而偏僻的深山区,却成长为杰出的当代少年儿童的榜样,您对他为什么成长得这样快如何理解呢?

  李:任何孩子都是社会造就的,赖宁是我们的社会主义社会所培养的。赖宁从小就受到革命英雄主义的熏陶,敬仰红军和古今中外的杰出人物。他最喜欢要的礼物是书,是好书。他是位局长的儿子。算是个干部子弟,又是四个父辈兄弟家庭唯一的男孩,家长的疼爱可想而知,但疼爱并不等于宠惯,爱护而不失于引导。在赖宁牺牲后,他的父母替他赔偿打环的职工宿舍玻璃,给儿子了却了最后一枚心愿。正是有这样的父母,才有这样的赖宁。四川省一位领导同志为赖宁父母题词说:“染黄则黄,染苍则苍。模范父母,英雄儿郎。”这是很有道理的。从调查的材料我们看到,赖宁所走的路还得益于把李四光介绍给他的自然课老师,得益于谈理想的少先队中队活动,得益于关心他的邻居志愿军老战士邹伯伯,也得益于他的其他老师和伙伴,等等。概括起来可以说,他是吸吮着社会主义的乳汁长大的,他是在英雄精神的影响下成为英雄的。当然,这一切都离不开他本人的自觉努力,所以,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这是相辅相成的。

  孙:1989年评出的“全国十佳少先队员”当中,您认为赖宁与其他9位少先队员是什么关系呢?

  李:全国少工委在《关于广泛开展学赖宁、学十佳、争做优秀少先队员活动的通知》中有这样一段话:“全国十佳少先队员是新时期少先队员的优秀代表。他们不但德智体全面发展,而且每个人在某一方面又都取得了比较突出的成绩。把他们的思想行为综合起来,就构成了一个较为全面的少先队组织的群体形象,从而反映出少先队组织对全体少先队员的整体要求和希望。”说到赖宁,我认为他又是十佳少先队员的最杰出代表。因此,我们号召全国少先队员学十佳,重点是学习赖宁。

  孙:赖宁是一个全面发展的典型,但在学习活动中,怎样把握赖宁事迹的主要方面呢?或者说,您希望各地的少先队组织如何开展向赖宁学习的活动呢?

  李:关于向赖宁学习的重点,在李鹏同志的题词中说得非常清楚,这就是:“学习赖宁同学胸怀大志,从小做起。学习赖宁同学热爱科学,勇于实践;学习赖宁同学积极进取,全面发展;学习赖宁同学热爱祖国,临危不惧。”这是对赖宁事迹重点的最好概括。什么教育活动都不应该也不可能孤立地进行。因此,希望各级少先队组织,在广泛而持久的学赖宁活动中,坚持进行以爱国主义为基础的理想教育,以集体主义为核心的社会公德教育,以学英雄为主要内容的传统教育,以培养自立能力为目标的劳动教育,为未来的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培养大量的合格公民,为培养一批有远大目标的共产主义接班人打好基础。

  孙:现在的形势给人一种印象,赖宁和十佳队员的宣传介绍,使少先队的榜样教育有了一些突破,您是否也这样看呢?谈开一点,您对今后的少先队榜样教育有些什么展望呢?

  李:赖宁和十佳队员的典型形象,开始在少年儿童心目中树立起来了,这是少先队榜样教育的一个成功。赖宁这个典型的选择注意了全面发展和丰富多采,注意了时代性和少年儿童的特点。但是,光让人们知道赖宁和十佳队员是很不够的,关键要真正地去学习赖宁。少先队的榜样教育既要坚持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方向,又要体现少年儿童特点,在全面发展上做文章。在今天的时代,不同类型的少年英雄和其他优秀人物层出不穷,这是少先队教育的丰富资源,值得我们下大功夫开掘。希望各级少工委和少先队组织,都来注意发现、宣传、运用典型,使少先队教育更加富有成效。

  孙:作为中国少先队工作学会的会长,您对本刊的研究状况及发展方向有什么想法?

  李:《少年儿童研究》是中国少先队工作学会的会刊,创刊一年多来,在组织研究力量和推出研究成果方面,取得了不少可喜的进展。我想,从赖宁和十佳队员这批典型的树立,也给少先队理论研究提出了一个重要课题,即少年儿童教育和少先队教育如何运用榜样的作用,而这方面有许多理论问题值得深入探讨。

  孙:我们编辑部已经在做这方面的准备,例如与有关方面联合举办英雄少年赖宁成长的内外因素的专题研讨会等等,您觉得这个课题如何?

  李:很有探讨的必要,还可以更开阔一些,祝你们成功。 

 
责任编辑: 白璐璐 来源: SRC-11577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