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先队研究需要批判意识
--访章岩


本刊记者   孙云晓  李艺 

   章岩 女 1951年生 湖北武汉市人 六八年插队 七七年上大学 后在团湖北省委学少部工作五年 现在湖北省教育科学研究所工作中国少先队工作学会会员 湖北省少先队工作学会副会长 所著《重视少先队在少年儿童保护中的作用》获中国少先队工作学会优秀论文一等奖
  
   问:中国少年先锋队做为中国少年儿童的群众组织,已有四十年的光荣历史了。在中国革命史上,少先队组织及其前身在各个历史时期都做出了一定的贡献。今天,全社会都面临着一个改革、选择、生存的问题,少先队组织也无例外地受到改革大潮的冲击。怎样找准自己的位置,明确自己的任务重心,这是每个少先队工作者目前正面临的问题。请您就这个热门话题谈一谈好吗?
  
   答:中国的少先队组织是在革命的战争年代建立起来的,那时,少年儿童本身首先需要解决的是生存问题,是翻身解放,获得一个和平的生存环境。这个大前题,使得少年,儿童组织必须同党组织,共青团组织一起,以党的每一历史时期的中心任务为奋斗目标,与各项政治运动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这时候,少年儿童组织主要地不是考虑本身的特殊利益,而是整个阶级的利益,民族的利益,全局的利益,也包括着自己的长远利益,这是历史所决定的。解放以后,无产阶级夺取了政权,广大的少年儿童获得了和平的生存环境,而且能走进学校的大门读书了。这时期,少年儿童组织的基本任务是什么呢?我感觉,执政党和社会对少年儿童的教育和要求,主要是通过学校教育来实现的,通过有秩序的课堂讲授和活动来进行的。而少先队组织的任务,我以为主要应从少年儿童“自己的组织”这个角度考虑,换句话说,就是保护少年儿童的合法利益,促进少年儿童的健全发展。我觉得目前少先队组织在这方面至少是不够明确的,着重强调社会对少年儿童有什么要求,党对少年儿童有什么要求,却没有注意到或者说忽略了少年儿童自身的合法利益应当怎样得到保护,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缺憾。
    
    以往,少先队对少年儿童提基础的共产主义教育和目前正在争鸣中的社会主义教育。但我觉得,少先队确实应该给少年儿童一些实实在在的,能够受益终身的东西,让少年儿童学会保护自己在现存社会中的生存和发展。培养少年儿童掌握这种能力是极为重要的,使他们从小就知道自己的合法利益是可以得到保护的,长大成人也就懂得如何保护自己的公民权益。当然,在长期缺乏法制传统的我国,一贯强调的是如何服从,绝少提到让人民,包括儿童如何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所以,这是我国国民素质,民主意识的重要内容,具备了这种能力,将来我们的国家才有希望。那么这个工作由谁来做呢?只有少年儿童自己的组织——少先队。我认为,少先队组织应该从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目标的战线上收缩一下,突出主要的任务。“有所不为,才能有所为”。与学校教育一样去搞全面发展,少先队组织的独立性特点哪去了呢?
  
   问:您在《重视少先队在少年儿童保护中的作用》阐述的正是这个问题吧?
  
   答:是的。文革中我也曾做过共青团、红小兵的组织工作,当时就感觉少年儿童组织过分政治化了,政治工具化了。大学期间,学习政治教育专业,接触了一些马克思的论著。马克思早在1886年写的一份文件《临时 中央委员会就若干问题给代表的指示》中明确提出,关怀儿童少年的劳动保护以及工人子女的教育,是无产阶级的一项重要任务,还指出:“儿童和少年的权利应当得到保护。他们自己没有能力保护自己。因此,社会有责任保护他们”。马克思关于保护少年儿童的理论在我国仍有其现实意义,必须呼吁全社会来关怀和保护祖国的希望和未来。正象妇女有妇联,职工有工会一样,少先队组织要以其特殊的功能在少儿保护这一伟大的事业中,发挥其不可取代的重要作用。虽然马克思关于儿童保护方面的理论目前尚待整理,但由此我们却已看出马克思对儿童的极大关注了。
  
   做为少先队组织来讲,在过去的工作中,难免带上历史的印记,但在社会改革的今天,该重新审视一下自身的教育目标、教育效果和教育方式了,当然,这里有一个怎样看待历史经验的问题。
  
   问:请您简略地谈一下您对历史经验的看法。
  
   答:这是一个敏感的问题。我认为对待历史有两种不同的继承方式,一种是在历史中找出现有的答案,或直接地借用历史的某些经验,这种方式最省力,但不科学;再一种,通过对历史的反思,既能总结出带规律性的东西,同时又能悟出一些启示,我觉得后一种继承方式才是符合历史唯物主义原理的。所以我觉得,传统的东西处理得好是财富,处理得不好就是包袱。因此,对待历史传统应该有这种既保留又克服的批判意识,这一点特别需要。
  
   问:读了您的一些有关少先队的理论文章,感觉其最显著的特色是求实精神和批判意识较强。这在目前的少先队理论界是难能可贵的。
  
   答:其实我并不是象你们说的那么好。主要的是经历教会我去思考,去反思。文革十年,使我对左的东西看够了,厌透了,对形式主义如以运动形式搞工作极为反感。找特别希望彻底抛弃“左”的一套,扎扎实实做实际工作。但做为一种社会现象,包括左倾,包括各项具体工作中出现的失误,它的产生应该说是符合历史的,只有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待这些问题,我认为才是清醒的,科学的。所以对过去实际工作中产生的左的东西很反感,这只是感性认识,现在应该从历史角度分析它,分析共产主义的必然性。必然性是许多种偶然性的支又点,这许多偶然性就是历史中的方方面面的因素,其作用到某一个交叉点时,它的产生就是不可避免的了。少先队作为培养人的组织,与我国当时的社会大背景相联系,就必然地无法摆脱其政治化的处境,这是很正常的,如果不是这样,那才是不可思议的了。所以对待少先队这一组织,我常常想,应该多一点反思的态度,也就是多一点批判意识。这里所说的批判,是指的一种扬弃,就是既有克服又有保留的哲学意义上的批判,如果没有这种批判,理论不可能有大的发展,理论要发展必须具备发展意识。经过几代少年儿童工作者的努力,我国少先队理论的内容应该说还是丰富的,但这个丰富足相对的,与其它社会科学相比,与其它群众组织相比,我以为是很单薄的,这绝不是妄自菲薄。我觉得少先队和少先队理论局面的转变,它的紧迫感应该是很强的,当然,少先队组织和理论要发展,这将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必然趋势。
  
   问:目前有这样一种说法,“小学生进行共产主义教育,中学生进行社会主义教育,大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这种反常的现象,反映出过去教育的弊端,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答:我们可以深入地想一下:这些大学生在小学期间受教育的效果到哪里去了?为什么我们用共产主义思想培养起来的少年儿童到大学里反要重新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呢?我们重新审视我们的教育目标,到底应该把在少年儿童时期打下的思想基础放在哪一个作用点上,是共产主义理想的作用点上,还是一个有社会责任感。有爱国精神的基本公民,还是有一定的社会主义觉悟的小学生,中学生,大学生?正象知识的积累一样,只有由浅入深,慢慢发展,才能使其整个思想素质逐渐提高。可见,我们少先队的口号应该从天上降到地面上来,我认为提社会主义教育是比较合适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里,一来它符合现实,二来也是高标准的,仍有一定的超前性,有一定的难度。关于社会主义教育这个命题,我还有不少想法,很愿意以后就此展开争鸣。
  
   问:您关于少先队评价的研究,是一种积极地探索,它有可能给少先队工作注入科学的理性思维,请谈谈您研究时的想法好吗?
  
   答:少先队评价这个问题,无论我们自觉还是不自觉地认识它,它是终究会产生的。现在全国都在讲社会效益,正如工厂没有效益就会面临破产一样,没有效益就无法生存,所以无论从社会效益出发,还是从少年儿童的教育效果出发,都需要对其进行价值判断,不能象过去那样,总结工作时找出几个事例加以说明,于是就表明其工作取得了很大成就;过去这种评价办法,是经验型的,带有许多主观随意性的、不科学不客观的评价,不利于少先队事业的发展。今后我们可以运用少先队评价这个工具,帮助自己,加强自身的建设。其实少先队组织开展评价是有基础的,基层开展的评选先进,表彰优秀的工作,实际上都是在搞评价活动,只不过需要将其加以改造,用科学的理论和现代科学的工具加以改造,做这个工作是很必要的,又走可行的。我们不能再只搞那些运动式的一阵风的工作了,而是要踏踏实实地,科学地干一些有实效的工作,使少年儿童终生受益。少先队评价正是使少先队工作有效开展的新的科学的管理方式,监督措施和激励手段。
  
   关于少先队评价的连载文章,能够在刊物上发表,首先感谢编辑部同志对一名少先队理论研究新兵的热情扶植。限于水平,文章当中难免有些错误和疏漏的地方,欢迎少先队理论界的朋友批评指导。
  
   问:现在人们时常争论起当代少年儿童,特别是独生子女是不是“小皇帝”,您怎么看这个问题呢?
  
   答:这实际上是如何看待和分析中国儿童现实地位变化的问题。过去我国封建传统思想的积习很深,封建势力很强大,少年儿童在社会上,家庭里几乎没有地位,比如,吃饭不能上桌,不听话抬手就打,这是普遍存在的,我们这一代人就是这样成长起来的。如今每个孩子几乎是家庭里的独根独苗,加之物质生活条件的变化,社会的进步,使得少年儿童在家庭中的地位变得比较重要了,甚至到了核心地位,于是,就有了“中国出现小皇帝”的说法。一般的议论认为,现在的少年儿童不行了,不如五十年代,六十年代的孩子好管,这是一种怀旧的思想。怎么看这个问题呢?应该说,孩子的地位变了,孩子的存在得到正视,社会知道保护国家的未来和希望,这是历史的一大进步,至于教育上出现的问题,这笔帐绝对不能算到少年儿童身上,一些不合格的仓促上阵的家长应该承担一部分责任,更多的应是社会要承担责任,因为家长的责任是整个社会责任的反映,应更多地从社会上找原因,找对策,加以解决。
  
   问:您今后研究的方向和主要目标,请向本刊读者谈谈。
  
   答:继续进行少先队评价方案的研究,并且以少先队评价为工具,来进一步探讨在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少年儿童组织在少年儿童保护中的作用。我相信,少先队组织终究会把“保护少年儿童的合法利益,促进少年儿童的健全发展”的口号鲜明地写在自己的旗帜上的。

 

 
责任编辑: 白璐璐 来源: SRC-11577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