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鸿昌现象]的启示

  
本刊记者  孙云晓 

  我与皇甫鸿昌同志相识已经10年了,可他对我来说始终是个谜。

  首先是他的著述甚丰令人惊叹。据粗略统计,自1981年起,他已出版《少先队活动100例》、《快乐的小队活动》和《少年儿童板报报头集》等3本书,发表理论文章28万字,加在一起有60多万字,并多次获奖。不久,他还将有《怎样做少先队辅导员》等3本书问世。

  如果说,皇甫鸿昌是一位以著书立说为生的学者,也就不会令人惊叹了,可他的经历却那样让人不可思议:未及小学毕业,父亡母嫁,成了孤儿,靠摆烟摊的爷爷奶奶抚养。因生活极度困苦,尽管他学业优异,高中未毕业即当了小学教师,同时也开始了做少先队辅导员的漫长生涯。这个重要转折发生在1962年2月。由于他工作出色,1966年被团省委命名为全省优秀辅导员;1979年被团中央命名为全国优秀辅导员;1981年被选为河南省少先队工作学会副会长。尤其应当提到的,他自1981年起担任河南省重点小学——开封市县街小学副校长;自1984年起担任校长。

  一个是著述甚丰,一个是工作甚忙,皇甫鸿昌的这两大特点让许多同行迷惑不解。是的,这个体重只有59公斤的小个子,何以承担起如此的重负?我姑且称之为中国少先队工作领域里的“皇甫鸿昌现象”。 
  趁着来开封参加会议的机会,我专门采访了皇甫鸿昌、以求解开“皇甫鸿昌现象”之谜。

  下面是我们的对话:

  孙:您最初是怎么对理论发生兴趣的?

  皇甫:1979年,去北京参加第6次全国少先队工作会议,谈起许多队活动,人家分析得深刻透彻,我却讲不清楚。我开始意识到,一个个队活动就象珠珠一样,如果没有理论这条线就串不起来。没有理论指导,实际工作也很难创新。所以,从北京回来,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整理过去积累的资料,编了一本8万多字的《少先队活动100例》。

  孙:您早期比较重要的论文是哪一篇?

  皇甫:是《对“开展小队活动难”问题的探讨》一文。当时,张先翱老师来开封采访,他对我说,看一个学校少先队活动是否真正活跃,就看小队活动是否真正活跃。这句话对我触动大。我开始在一个小队试点,专
  门探讨解决小队活动难的问题。

  孙:26年来,您一直在学校工作,信息面可能窄一些吧?您采用什么方法搞研究呢?

  皇甫:搞研究需要信息广而灵,可这对长期生活在基层的同志来说是较难做到的。为了突破这道难关,我自1982年起建立少先队资料卡片,至今已有2000多张了。这些卡片的内容大致分为10类:丰富多彩的队活动;
  队活动史料;革命导师的故事;少年英雄;革命烈士;有趣的知识;名言;科学家、发明家。儿童游艺;儿童美术等等。可以说,因为有了这么多资料,我才有信心搞研究。收集资料一靠有心二靠勤。有些同志活动前费劲大,活动后大松心,这就失去了很多珍贵资料。我注意在活动后下功夫。艺术家不是说电影是遗憾的艺术吗?其实,少先队活动也是遗憾的艺术。所以,活动后的总结分析、收集资料,是积累实践经验的重要方法。

  孙:除了“资料集存法”,您还采用什么研究方法呢?

  皇甫:在基层搞研究既有劣势也有优势。其中一个很大的优势,就是搞调查做实验方便。所以,我常用的方法之一是始终有一块“实验田”。我自己列了一道公式:从实践中提出问题,到理论上总结提高,再回到实
  践中验证和发展。

  孙:怎样做到从理论上提高呢?您平时读一些什么书?

  皇甫:研究少先队,不能局限于少先队,不然,面太窄,也不现实。因为少先队工作与全社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少先队工作理论与现代科学理论也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我订了制《小学德育》等必读杂志,还买了
  《人才学》、《宏观人才学》、《现代管理学》、《管理教育学》等书。时常挤出时间翻一翻,再仔细想一想,有时就来了灵感,豁然开朗,受益很大。

  孙:您也算老辅导员了,在与那些献身少年儿童教育的老同志接触中,有收获吗?

  皇甫:每逢开会或出差,我都尽量去拜访这些老前辈,写出论文也先寄给他们听听意见。这是一个很有效的学习方法。例如,我把《探索少先队教育社会化新途径》这篇论文寄给段镇老师,他回了3负长的信。鼓励我说这问题抓得准,同时也提了一些修改意见。现在您见到的这一稿,就是考虑了他的意见改的。

  孙:您在这篇论文中,提出“少先队教育与中国社会改革的大潮流融为一体”,我认为这是当代少先队教育中一个相当重要的思想。请谈谈为什么这样提。

  皇甫;中国的改革涉及到千家万户,逼着少先队也必须走改革之路。例如,你只简单地说改革多么好,可有的学生反问:我爸爸单位连工资也发不出来了,改革好在哪儿?这就是个严峻的现实,不回答这些问题,教育就苍白无力。所以,少先队教育社会化问题,不是我们凭空想出来的,它象汹涌的浪潮一样涌到了我们面前,想回避都回避不了。

  孙:中国也是个口号盛行的国家,喊出来或写出来的往往比实际做到的漂亮得多。譬如,进商店常可以见到,在写着礼貌待客的标语牌前,售货员冲着顾客横眉冷对。当然,把这些完全归罪于教育是不公正的,但说这两者之间有联系,您以为如何?

  皇甫:这是不容否认的事实。我们的有些教育要求过高过多,口号太多,工作中有时弄虚作假,结果使孩子们也养成了嘴上能说行为差的通病。我曾亲眼见到,“三好”学生们坐车外出参加夏令营活动,站着的几乎全是老师,有的老师年纪很大,却没有一个学生给老师让座。可这些学生在作文里却大写如何如何“做雷锋式的好少年”

  孙:如果,教师们辛辛苦苦的工作,却酿成了这样的隐患或危机,这是多大的一个讽刺和悲剧。这种风气若是漫延开来,必将给我们的民族带来难以排除的灾难。您觉得如何避免这个危机呢?

  皇甫:总的来说,教育应更实在一些,观实一些、离孩子近一些。从培养目标上讲,少先队是培养合格的学生、未来的公民,进行健全的公民意识教育,而我们常常提培养合格的人才,这实际上不可能做到。

  孙:您身为校长,坚持搞少先队研究,有不少困难吧?

  皇甫:困难当然很多啦。头一条,太忙!我每天7点半前到校,用一、二小时处理日常工作,接着是听课和参加教研组活动,还主持几项教育教学的改革实验,兼一年级品德课。我既为一校之长,对全校1357名学生和百余名教师的事都负有责任。晚上,家里还时常客人不断。赶上学生毕业和招新生的时间,有时一晚上来20多个说客,连邻居都抱怨太乱。但我赞成鲁迅的话,时间就象海绵里的水,只要挤总还是有的。

  孙:一校之长接八面来风,这几天我已经亲眼见到了,可您怎么挤出时间来呢?

  皇甫:我身上总带个小本子,上下班的路上都在构思,一有重要想法赶紧记下来。有时想得太专心了,加上我是250度近视,迎面碰上熟人也认不出,昂首而过,人家还说我大样(开封话意思是目中无人)。有时,在家里接待客人,一边说着话儿一边就想起了文章,人家问我的意见时,我却连人家问的啥也不记得。逢节假日,是我写作的最好机会。有时整整一个暑假,每天早晨3点起床,一鼓作气写到7点,吃过早饭再写一上午,下午休息。

  孙:您如此迷恋少先队研究,家里人支持吗?

  皇甫:我爱人和3个儿子都理解我、支持我,还帮我剪报做卡片呢。但我也明白,干事业不能不要家庭。我因为起得早,负责做早饭,还管买煤买粮等活儿,3个儿子也习惯了各自的劳动岗位,一家人倒也配合默契。

  孙:据说,有人讲您这个校长“不务正业”,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皇甫:我差不多每年发表百十篇文章。有人说我“不务正业”,还有人说我有“名利思想”,这我都知道,但我铁了心,不管别人说什么,也不论遇到多大的困难,我都会坚持搞少先队研究,因为我热爱这项事业。如果不让我搞下去,我会感到自己的生命都失去了意义。再说,我一向主张,校长也应有一技之长。善于研究少先队,不正是一个大有用场的特长吗?我赞成张文松那句名言:不关心少先队工作的校长,不是一位好校长。

  孙:您对全国的少先队研究状况有何评价?

  皇甫;9个字可以概括:人数少、范围小、速度慢。建国快40周年了,没搞出一本真正的中国少先队学,在社会上也缺少应有的地位。这个落后的局面,需要尽快改变。

  孙:依您之见,每个少年儿童工作者,是否都可以搞一点理论研究呢?

  皇甫:只要真心热爱少年儿童和少先队,勤于实践又肯于钻研,每个人都可以搞一点研究。不必把理论研究看得那么神秘,也不能看得没有啥,这里面确实有很多学问。当然,不可能每人都成为大理论家,但研究一点理论对实际工作益处极大。

  孙:从全国少先队工作的形势分析看,哪儿的理论探索气氛浓,哪儿的实际工作创新的潜力就大。具体到个人来说,写出篇好论文并非易事,退稿的滋味让不少人畏而怯步。您体验过这种挫折吗?

  皇甫:百折不挠的毅力,是做好一切事情的重要条件。著名作家李准说:“我扔进废纸篓的稿子远比发表的多。”与他相比,我写废了的稿子更多。退稿也曾是家常便饭。从1979年起,我每年写一本札记,每本八、九万字,至今是第10本了。那上面都是些未发表的东西。我想,缺乏自讨苦吃的劲头,是搞不了理论的。

  孙:您今后的研究计划是什么?

  皇甫:我们学校承担了少先队教育社会化专项实验的任务,这已列入开封市重大科研项目,也是省教委科研规划项目之一,都签订了议定书。整个实验自去年开始,到90年结束,共需要4年。我打算结合这项实验,继续探讨少先队教育社会化的各种问题。

  孙:如果您能以现代的科研手段,各个击破少先队教育社会化的系列课题,或许可以产生一部价值很高的理论专著。您若成功将为建立中国少先队学做出重要贡献。

  皇甫:建立中国少先队学是我们全体少先队工作者的共同愿望。我做为中国少先队工作学会的一名会员,当然要为之奋斗喽。我希望大家都来关心理论建设,使少先队研究象个大花园一样,而不是仅有几盆花摆在那里。最好是形成专家、领导、群众三结合的少先队科研队伍,分工合作,齐力攻关。至于我,力量微不足道。我迷上少先队研究,只是象迷上攻碉堡一样,攻克一个算一个。

  孙:祝您攻克更多的“碉堡”!

 

 
责任编辑: 白璐璐 来源: SRC-11577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