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代人的觉醒与飞跃
——读《重塑生命》

孙云晓 

  完全可以相信,每一个正常的人读了《重塑生命》一书,其心灵都会受到极大的震撼,因为本书揭示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 

  奇迹是这样的: 

  母亲孕期的X光照射,加上一次高烧导致的庆大霉素中毒,使周婷婷完全失去了听力,成了双耳全聋的残疾孩子。面对失去了半个世界的女儿,父亲周弘开始了不屈不挠向命运挑战的历程。风雨泥泞中,他背着双耳全聋的女儿,一手拎着行李,一手拎着教育书籍,行走在求医的路上。为了女儿开口喊声“爸爸”,为女儿有一个美好的明天抗争着。凭着这份感天动地的爱,凭着坚韧不拔的毅力,他从此走上了一条教育之路。艰辛与眼泪,欢乐与幸福,共同谱写了一首深情的父女之歌。 

  功夫不负有心人,女儿用一系列奇迹回报了他:四岁时开口说话;六岁时认识了2000多个汉字;八岁时背出圆周率小数点后1000位,被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十岁与父亲合写了十几万字的《从哑女到神童》一书;十一岁被评为全国十佳少先队员;十六岁被辽宁师范大学录取,成为中国第一位少年聋人大学生;十七岁被评为全国最年轻的自强模范…… 

  这无疑是一个传奇的故事。可是,假如作者仅仅笔墨酣畅地醉情于感人情节之中,虽可以赢得更多的眼泪,却会失之平庸。难能可贵的是,作者保持了一份思想者的清醒,使其紧紧抓住一条主线:两代人的觉醒与飞跃。 

  周弘只是一个初中毕业生,在南京一家工厂当技术员。然而,对女儿的圣洁之爱,使他变成了一个屡屡创造奇迹的“超人”。 

  二 

  作者姜广平写道: 

  “在为女儿求医的漫长过程中,在那么多痛苦的日子里,周弘一边为女儿的病痛而伤心,为自己的不幸而叹息,一边也在研究与探索。周弘经常放下书陷入思考,他慢慢地悟到了一点:人的生命其实有两种表现形态,一种是有形的生命,一种是无形的生命。家长的大多数都能够认真地关注儿童的有形生命,却对儿童的无形生命熟视无睹。家长们都能体察到有形生命的需求,却不知道无形生命的需求。 

  “这时候,周弘也已经接触到教育学上的另一个著名的现象了:皮格马利翁效应——只要你从心理上得到一种积极的暗示,那么你的生命状态也就处于积极的状态之中,从而不断成长。书真是一个好东西,它会让你一步一步地走向真理。周弘就是靠着这些书的引导,才一步一步找到了感觉。现在,他要帮助女儿找到自己就是天才的感觉……” 

  作者的这一番议论,可以视为全书的纲领,也成为周弘生命中的转折点。从此,周弘不再怨天尤人,而是以百倍的热情去激发女儿的潜能,去探索教育的成功之路。 

  请不要忘记,多年来,应试教育在中国泛滥猖獗,让一代又一代人倍受摧残,而其显著特征就是选拔与淘汰,让大多数人成为失败者。周婷婷作为一个残疾学生,居然穿越了应试教育的枪林弹雨,不但学业优良,而且品格健康,这是一个更耐人寻味的奇迹。这与师生的关爱分不开,也与父亲的赏识教育密切相关。周弘积20余年的执着探索,总结出了赏识教育法,是成功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该教育法充分信任尊重每一个孩子,相信其具有巨大的发展潜能,通过激励、赏识、引导,使其不断飞跃,逐步成为一个自信的、向上的、和谐的人。可以说,赏识教育法符合现代教育理论,是素质教育的基本方法之一。 

  周弘能够在实践中总结出赏识教育法,还有一个特别重大的意义,即反映了中国新一代父母的真正觉醒。他不是一个学者,而是一个实践家。由于中国教育这片沃土,包含了太多太多的失败教训,对于成功的呼唤与期待格外强烈。因此,周弘的实践便有了非同寻常的价值。如果有更多的父母向周弘学习,认真总结家教的成败得失,必将推动中国教育的蓬勃发展。 

  说来也巧,笔者与周弘父女有过多次接触,留下过深刻的印象。 

  几年前第一次见面时,是在一家旅馆的大厅里。周弘与我在大厅的沙发上聊着天,却让周婷婷去办理住宿手续。我知道,周婷婷听力依然较弱,说话也有些困难,一直为她担着心。可周婷婷毫无惧色,坦然地走向总服务台。去年,我与周弘父女去合肥做电视节目时,发现周弘总是向女儿伸大拇指,称赞她讲得精彩。我忽然发现,周弘的大拇指弯度超过常人,一问才知,竟是赞美女儿太多所致。我一时愕然,这不是人世间罕见的事吗? 

  三 

  好孩子是夸出来的。你越觉得孩子是天才,孩子就越像天才。当周婷婷成绩斐然名扬四海之时,辽宁师范大学的张宁生教授来到了南京,经过认真考察并经大学批准,拟录取周婷婷到该校教育系学习特殊教育专业。 

  在一般人看来,这不是残疾学生梦寐以求的大好事吗?谁知,周弘居然表示反对。他认为自己花了巨大的心血,女儿也取得非凡的成绩,可最后再让女儿回到那个曾经使她饱受创伤的聋哑人的圈子,怎么能接受得了呢?女儿当时凭实力过关斩将叩开南京第一中学大门,将来读一个名牌大学应该多么好。 

  令周弘万万料想不到的是,当他从国外考察回来,还未出机场,前来迎接他的女儿就向他申明了自己的坚定选择。女儿说:“爸爸,我要你答应我,让我去上辽宁师范大学,就学那个特殊教育专业!” 

  如果说,周弘的觉醒与飞跃在于用一种现代教育思想引导孩子成功,并由关心自己的孩子到关心天下所有孩子;而周婷婷本人的觉醒与飞跃,则在于走出了个人奋斗的狭小天地,立志为天下聋人追求幸福。 

  在漫长的痛苦岁月里,人们只把周婷婷当成不幸的残疾少女,似乎只是一个受助者。实际上,走出痛苦之门的周婷婷,比一般孩子更坚强更成熟。她早已超越了荣誉的羁绊,而信奉自己的人生格言:“做一个快乐的人并给别人带来快乐。” 

  当她听了张教授的分析与建议,立即认定了自己的发展方向,即选择特殊教育,因为让一个健全人搞特殊教育,永远也不可能找到那种感觉,而只有她才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她要为残疾人朋友服务,要把他们的心灵从黑暗中解放出来。 

  终于,父亲又一次向她伸出了大拇指。 

  当我读完《重塑生命》这本书,我觉得我是读了一部形象的教育学,一部心灵的创造史。放下书,我偶尔从当天(3月26日)的报纸上又读到了周婷婷的消息《奇人聋人大学生将赴美读研》。消息说,日前,周婷婷收到了来自美国加劳德特大学的录取通知书,6个月后她将赴该校的心理咨询专业读硕士研究生。据悉,美国加劳德特大学是全世界对聋人心理研究较多、较新的学校。 

  从随消息配发的照片上,我看到了21岁的周婷婷那张充满青春气息的脸庞,看到了那个坚定自信奋进不止的形象。 

  写于2001年3月26日午夜 

  (作者系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邮编:100089 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寻呼机191-1191855)

 
责任编辑: 白璐璐 来源: SRC-11577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