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天空宽阔的是人的心胸
——《叛逆游戏》序言

 

孙云晓 

  这是一部奇特的长篇小说,而我也是在一个奇特的环境里读完了它。 

  在北京的日子总有些紧张得让人透不过气来。于是,我把它背上了飞机,在一万米高空,开始静静地欣赏。在成都的一个雨夜,我被这部怪异的作品迷到了凌晨2点。第二天,在震惊中外的三星堆,在那个被猜测为外星人的青铜纵目面具前,我似乎与从未谋面的小说作者徐安维突然间心有灵犀。 

  《叛逆游戏》写了一所私立学校里少男少女的另类故事。与《花季雨季》等反映当代中学生主流文化的作品不同,《叛逆游戏》着重表现了中学生的亚流文化甚至是亚亚文化。心理学家早就发现,人在10岁之前,是对父母的崇拜期,而10岁-20岁则进入对父母及成人的轻视期或叫叛逆期。然而,徐安维可不是一般性描述代际冲突,她不但撒开手写了一些中学生的情感纠葛,还细腻地描写了他们提早进入成人世界,尝试独立生存的夜生活。这是当代中学生创作中非常罕见的,可高三女生徐安维却写得不疾不徐,足见其心理之从容,构想之大胆。 

  读完这部小说,可能会有许多人感到愕然,自然会问一个高三女生何以能写出如此另类的生活?又应以何种态度对待?据悉,徐安维有着特殊的经历:一生下来得肺炎,又因服药而导致左耳失聪,右耳听力也极差。可她竟然酷爱音乐,又是网络高手。按一般规律,静则思动。徐安维在一个安静的世界里,想像力超出了常人,而网络与音乐又使其前卫和宽容。事实上,当代中学生可谓见多识广,对不少成人诧异之事,他们往往一笑置之。徐安维不过是用笔记录下她所见所闻所思所想而已。小说中自然有作者的影子,却未必是作者的生活写照。我想,作者之意不一定是欣赏另类追求,而在于揭示一个未被揭示的世界,并给那些另类的青春以真正的理解和深切的关怀。 

  作为成人,解读这种关怀除了诧异,更多的是一种隐隐作痛的心碎,孩子们由于家庭和父母的原因,成长中失去了正常的爱的呵护,孤独便像如影随形的雨珠,飘摇着寻找可以寄托心的归属。问题是,社会并没有为他们预备可以安放孤独、承接泪水的爱巢,于是孩子们更多采取的是一种相互抚慰的自救行为。可以想像,这种自救在没有阳光规范的情形下,在渴望得到和渴望付出的双重压力下,会发生怎样的畸形……当然,小说最后,主人公们都回到了家庭父母身边。但是,看上去似乎有些牵强脆弱,表达的依然是一种热烈的渴求和愿望。仿佛是溺水的孩子伸出水面的一双拼着命的小手!作为成人,作为青少年工作者,我们的心怎能不颤抖! 

  小说是语言的艺术。令人惊叹的是,作者虽是初出茅庐,笔下功夫着实不俗。“森林,黑夜,奔跑,孤独,眼泪,心碎……如影相随,多少年来永远是心头最痛的创伤,那梦魇,何时能结束……”这几句开篇语似乎是全书的主旨。同时,作者娴熟地采用了意识流的手法,并将心理自白与对话发挥到极致,从而进入了少男少女的心灵深处,这或许是本书在艺术上的最突出的成就。 

  雨果说,比海洋宽阔的是天空,比天空宽阔的是人的心胸。我想,当我们面对一部中学生的作品,当我们面对少男少女的超常现象,需要的正是比天空还要宽阔的心胸。

  (孙云晓系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研究员) 

  2001年清明节写于北京

 
责任编辑: 白璐璐 来源: SRC-11577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