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难是一所学校(2008.05)

 

灾难是一所学校

——2008年5月聊天记录精选

 

每个人都要用自己最恰当的方式支援灾区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事隔一月,世界发生了太大的变化,这是我们在四川大地震后的第一次聊天,欢迎大家说说自己关心的话题。我这几天在博客上发了几篇跟心理援助有关的文章,居然有几万人看,这说明人心所向啊!

浮利古对所有人说:民之大痛,国之大殇。

孙云晓对浮利古说:我突然觉得,灾难也是一所学校,它让我们懂得什么叫爱,什么叫顽强,什么叫生命。

浮利古对孙云晓说:是的,灾难感化了我们很多,灾难也让我们智慧了许多。

孤雁飘零对孙云晓说:灾难是一所学堂,说得很好!

孙云晓对浮利古说:是的,没有任何一所大学能像灾难那样把人们团结起来,让大家思考许多深刻的问题,我觉得灾后的每一天人们都在跳跃着进步,中国也在发生历史性的变化,如开天辟地第一回为普通人降半旗,全国悼念三天。中国的这一变化感动了全世界,而首先感到了我们自己。

浮利古对孙云晓说:平民百姓第一次感到在国家面前的巨大尊严。

美英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去灾区了吗?

浮利古对所有人说:去不去灾区并不重要,关键是和灾区人民血脉相连,心灵相通。

孙云晓对浮利古说:是的,对灾区的真正关心的做法之一,就是不去灾区,包括少给灾区打电话,也不要去灾区附近旅游,因为你不挤占灾区相关的资源,就是对灾区的支持。另外,每个人都要用自己最恰当的方式支援灾区,因为灾区的需求是多方面的。

浮利古对孙云晓说:我们只能做力所能及的事,干好自己的事情,珍惜固有的生命,也是对灾区的有力支援。

美英对孙云晓说:那我们现在除了捐钱还能干什么呢?

孙云晓对美英说:捐钱也要力所能及,其实可以做的事情很多,如发发短信,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让社会正常运转,都是对灾区的支持。或者在网上发表一些积极参与的言论,就更好了。

浮利古对孙云晓说:看了孙老师写给灾区儿童的心理援助诗,很感动,很受用。

孙云晓对浮利古说:其实我本不是诗人,只是觉着救助儿童需要有科学的态度,否则会对儿童造成二度伤害。那首诗应该感谢中国心理学会,也应该感谢我的同事朱松——他现在正在四川灾区做心理援助,是他们的启发让我产生了些这首诗的冲动。

浮利古对所有人说:是不是诗人不重要,关键是您有悲天悯人的高尚情怀,有解人心头之结的学术专长。

孤雁飘零对孙云晓说:这次灾难让每一位中国人都挖出了深埋心底的那一份善良、那一份爱,但我却觉得在和平时期我们的爱都好像找不到了。这个问题更值得深思。

孙云晓对孤雁飘零说:是的,每个人的潜能都是巨大的,但是社会环境会压抑或者激发我们的潜能。这次大地震就让人们在生与死面前选择了坚强,选择了爱,这胜过许多教育,因为事实的力量是巨大的。我相信灾难也会变成财富。

孤雁飘零对孙云晓说:对于我们后方的人,我们更多的是思考从灾难中我们应该捕捉什么?例如流传一条短信就是让人民淡泊名利,珍惜亲情和友情。

孙云晓对如影说:昨天接受《新京报》的记者采访,谈安全教育。我的确觉得四川大地震的一个深刻教训就是,我们国家的安全教育太薄弱了。让我感到愤怒的事情是,为什么最容易倒塌的房屋是学校,而在日本最牢固的建筑就是学校,当灾难发生的时候,大家都往学校跑,因为学校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不值得我们反思吗?

如影对孙云晓说:安全不是光上几次课就能解决的,例如安全逃生演习,小学应该每学期都搞一次,让孩子真正的在演习中体验,真正灾难来临时才会做出正确的行为。我非常赞同孙老师提出的学生就是要学会生存的概念。

孙云晓对如影说:是的,安全教育不是一种形式,而是一种基本的生活内容,是必修课,比语文数学还要重要。

孤雁飘零对如影说:确实如此!这也是我刚才提出为什么日子太平的时候我们中国人的爱似乎变得很吝啬的缘故。

孤雁飘零对所有人说:我们学校从来没有教学生如何自救如何对别人实施急救。

孙云晓对孤雁飘零说:是的,很多人都有与你同样的感受,但我还是相信中国的教育是可以改变的,而且已经在发生变化。其实灾难也会改变我们的思维方式。

浮利古对孙云晓说:所以,不能说四川地震全是天灾,还有人祸。

浮利古对孙云晓说:看看部分政府官员在灾难来临时的表现,就知道平时是如何的糟踏人民给的权利的。

孙云晓对浮利古说:灾难是对一个国家综合能力的考验,也是对每一个人的考验。不过,我感到欣慰的是灾难使中国快速进步。比如,从来没有像四川大地震这样重视心理援助,这就是中国的一大进步,而且我们让许多外国救援队参与,这也是突破。一句话,生命高于一切!

如影对孙云晓说:是的,这次中国政府面对灾难的作为很值得称赞。

浮利古对孙云晓说:时代总是在前进,前进的过程总是波澜起伏的,这才是人类的真实生活。

 

心理援助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美英对孙云晓说:我做了一些调查,许多人都说现在做心理干预非常重要。您能说说是为什么吗?

孙云晓对美英说:灾后一周就到了心理援助的重要时刻,从此以后的几年之内都需要注意心理的治疗,这是中国人文明发展的体现,因为过去我们太忽略心理援助,而造成许多解释不清楚的伤害。

0一草一木对孙云晓说:但灾区的孩子的心理问题需要长期的关注。

孙云晓对0一草一木说:说的对,灾害的影响可能会持续几年,甚至几十年,因此心理援助就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灾后三个月是心理问题爆发期,我们要做好充分地准备。

0一草一木对孙云晓说:我有两个朋友是唐山地震的孤儿。他们心理上的阴影至今还影响着他们的生活。我的一个战友“一个唐山地震的孤儿”,就在前几年自杀了。

孙云晓对0一草一木说:唐山大地震的经验非常值得四川大地震借鉴,因为有了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基础,四川大地震的救援应该体现出较高的水平。

美英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我们应该怎样对他们进行心理援助呢?

0一草一木对孙云晓说:敢于面对现实,才能让心中的痛释放出来。

孙云晓对美英说:我写了一首诗叫《写给灾区孩子的心理援助诗》,第一句就说:孩子,如果你想哭就哭吧。这就是要让孩子宣泄,而不是只让他坚强、不要哭泣,那是不符合心理治疗原则的。

浮利古对孙云晓说:孩子们在好些时候是羞于宣泄的,因为我们总在教育孩子坚强。

孙云晓对浮利古说:是的,这就是教育的误区,坚强都是从软弱开始的,美丽都是从丑陋开始的,我们只有回到真实的一面,才会达到理想的彼岸。

0一草一木对孙云晓说:我相信会是这样的。真想对他们说:“我理解你,我心疼你!”让他们在我的怀里释放他们的悲痛与恐惧。

孙云晓对0一草一木说:是可以的,多一份理解,就多一份心理援助。其实每一个灾区的孩子都需要心理援助。

孙云晓对0一草一木说:最近网上在倡导评选灾区十大少年英雄,我有些担心,过于强调坚强,会让许多灾区的孩子自责,认为自己不够坚强。其实,不能让孩子产生自责,即使他们害怕和软弱,都是正常的反应,应对给予理解和宽容。

如影对孙云晓说:我最反感让孩子成为英雄。

孤雁飘零对浮利古说:让孩子做英雄是一种伤害。

浮利古对孙云晓说:孩子毕竟是孩子,千万不能用成人都达不到的标准来要求孩子。媒体起的作用太大,强烈要求禁止炒作。

0一草一木对孙云晓说:是的,软弱与害怕是一个孩子正常的心理反映。其实能在地震中活下来的孩子是最坚强的孩子,面对地动山摇。黑暗恐惧,大人都难以承受,何况是孩子。每个孩子都是最坚强的,每个孩子都是英雄。

浮利古对所有人说:不要评什么英雄,会让灾区绝大多数孩子受不了,包括被评的英雄。

0一草一木对孙云晓说:报道说一个被压在黑暗中的孩子能用唱歌来鼓励自己,可是面对媒体的反复采访,而精神受到刺激。

浮利古对孙云晓说:媒体在很多时候容易帮倒忙。

孤雁飘零对0一草一木说:唱歌的孩子当时只是想鼓励自己,却想不到复杂的大众把他当成了英雄!

如影对孙云晓说:孩子的心理承受力很重要,面对考试,面对生活中的灾难,心理承受力就显现出来了。怎么从小锻炼孩子的心理承受力呢?

孤雁飘零对孙云晓说:所以我认为要帮助灾区的孩子——其实不单单是孩子。就是要帮助他们每一个人找到人生的价值。

孙云晓对孤雁飘零说:一切要从孩子的实际出发,不能让孩子做他做不到的事情。地震的灾难如此恐怖,生命变得如此渺小,你怎么能够要求孩子坚强,可以说,孩子的惊恐万分、不知所措、乱做一团都是非常正常的表现。

美英对孙云晓说:孙老师,除了心理治疗,孩子们还需要什么帮助?

孤雁飘零对美英说:让孩子找到活着的价值!

浮利古对孙云晓说:我们的教育往往让孩子丢失了自己。

0一草一木对孙云晓说:过度关注也容易刺激他们,如何能帮助他们心理自助最重要。

美英对孙云晓说:我觉得我们也需要心理治疗,每天都忍不住想看电视,可是每次看电视都哭。除了哭还是哭。我发现我周围很多人都是这样!

孙云晓对美英说:我现在非常担心的就是很多媒体和很多人会帮倒忙,比如有些明星匆匆忙忙跑到了灾区,要表示自己的爱心,如果不具备救助别人的能力,可能会给灾区的人带来很多的麻烦,所以光有爱心是不够的,还得有科学的态度。

浮利古对孙云晓说:明星到灾区的目的可能比较复杂。

孤雁飘零对孙云晓说:所以现在也呼吁没有专业知识的人不要盲目去灾区。

孙云晓对孤雁飘零说:据专家分析,灾区的人可能会受到一级伤害,救援的人可能受到二级伤害,了解灾情的人可能会受到三级伤害,因此后方的人也会产生消极悲观的心态,这是需要注意防范的。也就是说我们要多吸收一些阳光的积极的营养,养成健康的心态。

孤雁飘零对孙云晓说:就像心理专家一样,接触的个案多了,自己也去去尘,是吗?灾难会让人民接触太多消极的东西,因而使心理受影响。

孙云晓对孤雁飘零说:你说的很对,许多专家到了灾区也可能变成病人,因为他不具备心理援助的真正能力,而灾难之惨烈远远超出了他的想像,他就可能倒下。

孤雁飘零对孙云晓说:是的,我们在后方看救灾远不如亲临现场的体验深刻。

孙云晓对孤雁飘零说:可我的体会是,如果我到了救灾现场能帮上忙的地方不多,还可能给人家添很多乱,相反我在后方,只要有一颗诚挚的爱心,反而可以做更多的事情。如我多写一些东西,多捐一些钱,都会尽到自己的心意。是吗?

如影对孙云晓说:是的,支持你。这时务实的做法。

美英对孙云晓说: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一会儿媒体去了,一会儿明星去了,一会儿这个援助机构去了,一会儿又一家媒体去了,这样孩子们能受得了吗?我们能不能让他们安静一会儿!

孤雁飘零对孙云晓说:我所说的帮助孩子们实现自己的价值不是指目前的事,而是在日后的教育过程中。

孙云晓对0一草一木说:是的,帮助别人的重要原则是恢复他自助的能力,因为我们不能代替别人,只能靠他自己康复,这也是心理援助的基本方针,如同中医所说的“固本”和“扶正祛邪”。

浮利古对孙云晓说:救助的目的是为了让他成长,而不是简单得给予。那是施舍而不是救助。

 

让孩子从容地走进考场

xuminlyg对所有人说:你好!孙老师,再有15天就要高考了,女儿的压力很大的。我与班主任交流过,老师说她压力过大,每次考试前紧张得脸都变白了。每天晚上我们都谈在学校发生的事,她说同学都很紧张的。我们明确地跟她说了,尽力就好,可是她还是紧张。我该怎么做?她说今年考不好,明年复读,我表面答应了,我不会让她复读的。如果她说不考了,我该怎么回答她好呢?请指点。谢谢!

浮利古对xuminlyg说:多关注,少问候。我是高三年级的班主任。高考从某种程度上考的是家长。

xuminlyg对浮利古说:是的,我也很紧张,我尽力控制,不表现出来的。

孤雁飘零对xuminlyg说:你们“每天晚上都谈学校的事”只会让你的孩子更加紧张。

xuminlyg对孤雁飘零说:可是都是她主动说的,我们不问。

孤雁飘零对xuminlyg说:你有看过孙老师的《我如何让女儿考上大学》吗?我觉得他说的“可以不考试但碗一定要洗”很有道理。

孙云晓对xuminlyg说:我的女儿也经历过高考,我的经验是把期望降低,如我对女儿说,考不上没关系,能考上大专就很好,这就使她从根本上消除了压力,建议你不要跟孩子谈不让他复读,关键是让孩子从容地走进考场。在大考面前不崩溃是教育的底线。

浮利古对孙云晓说:从某种程度上讲,过分的关注也是一种伤害。

浮利古对xuminlyg说:顺其自然,密切留心。

xuminlyg孙云晓说:她的心态不是很稳,稍遇一点不顺的事,马上就烦躁起来,急的不得了。

孙云晓对xuminlyg说:孩子的表现也是正常的,当孩子心理不稳的时候,最需要的就是父母的心理稳定,所谓的以静制动,如果父母乱了方寸,孩子岂能从容。

0一草一木对xuminlyg说:解压、解压、再解压。您可以看看孙老师的《好的关系胜过许多教育》,里面有孙老师全家在孙冉高考时所做的一切,对您会有一定的帮助。

孤雁飘零对xuminlyg说:多跟她聊一些学校以外的事,例如郑渊吉的儿子就没有读中学,不要把高考看得太重,多少成功的人都没有经历过高考。

浮利古对孤雁飘零说:家有考生的人往往不会这样想。

xuminlyg对孤雁飘零说:我多数是在听,我说校外的事,她会心烦说:不关她的事。

孙云晓对孤雁飘零说:郑渊洁的儿子没上中学还可以比较正常的发展,但许多人的孩子如果不上学可能发展不良,因为一切都是需要条件的,要从自己的实际出发,才是明智的。

孤雁飘零对孙云晓说:我知道郑渊洁的特殊性。不过像丁俊晖等一些奇才,如果我们过分要求他的学科知识往往就扼杀了他的天分。

孙云晓对孤雁飘零说:是的,不是所有的孩子都适合学校生活,最好的教育就是适合不同学生的教育,这是教育的根本原则。在一般的学校里求学,丁俊晖等奇才可能会是差生,但如果换一所适合他的学习环境,他们就可能成为天才。我相信能当冠军的孩子绝对不是差生。

浮利古对孙云晓说:高考前夕需要调节心理的首先是家长而不是学生。

孤雁飘零对xuminlyg说:最好带孩子看看心理专家,帮她舒缓一下压力。

孤雁飘零对xuminlyg说:你找一下中央教育台的“心理访谈”节目来看看吧,应该会有帮助的。

xuminlyg对孤雁飘零说:15天的时间,能做到什么?谢谢你!我经常看教育台节目的。

孙云晓对孤雁飘零说:我女儿高考后感悟说:高考是一个成长礼,就是说,是成长中必须经历的一个环节,对今天的学生来说,的确如此。如果能把高考看作一种心理的训练,生活的体验,可能效果会好一些。

浮利古对孙云晓说:许多时候是家长的恐慌带给学生的紧张。

孙云晓对浮利古说:是的,托尔斯泰说得好,教育孩子的实质是改变自己。

浮利古对孙云晓说:有人说学生是教师的影子,其实孩子更是家长的影子。

孙云晓对浮利古说:儿童文化是模仿文化,儿童的学习是观察学习,所以成年人对孩子的影响是巨大的。

0一草一木对xuminlyg说:纪连海先生在谈到高考时曾经说过:“只有两种孩子能在高考时超常发挥。一种是到哪个考场,挨谁坐都无所谓的。一种是别人问考生的家长:‘你孩子高考,你怎么还自己该干嘛干嘛’,家长回答说:‘是他去考试,又不是我。考试是他的事,我有我的事’。”

孙云晓对0一草一木说:冰心老人曾经对我说:让孩子像野花一样自然生长。这就是说童年需要自然生长,孩子需要一个正常的环境,即使孩子面临高考也保持正常的生活,这才是给孩子的心理支持。如果父母慌得不得了,就等于在给孩子制造心理障碍。

孤雁飘零对孙云晓说:完全同意!

0一草一木对xuminlyg说:能有这种超然的态度,是在平时一点一滴积累来的。

孤雁飘零对0一草一木说:我们经常说孩子有问题,究其原因实质是家长的问题。

孤雁飘零对孙云晓说:这也是我跟很多家长说不能过于迷信学校教育的原因。

0一草一木对xuminlyg说:我们家长的过度关注孩子。恨不得替他成长,而没想到引导他自己成长。

孙云晓对0一草一木说:孩子是在体验中长大的,我们不能代替孩子成长,就不能代替孩子体验。

孤雁飘零对孙云晓说:如果陶哲轩生活在中国,也许他现在也只能是一个数学尖子而已。

孤雁飘零对xuminlyg说:今天有一个当奶奶的——退休老师,说她的孙子昨晚发脾气今天没有问她要钱买早餐,所以她托其他的老师带早餐给她的孙子吃。我心里凉了半截。

xuminlyg对孤雁飘零说:是的,老公是军人,到部队后,孩子是我一人带大的,由于远离所有亲人的缘故,我可能关注得太多了。

孤雁飘零对xuminlyg说:我觉得她爸爸不在身边你更要她学习担当,这样对她的成长就更有用。

孙云晓对xuminlyg说:孩子需要双性化的教育,即使父亲或母亲不在身边,也需要一个替代的角色来影响孩子。

孤雁飘零对xuminlyg说:学会放手是我们现在家教成功的开始。

xuminlyg对孤雁飘零说:她现在很依赖我的,前天生病发烧,我忙,让她爸去了,等我到时,已经打上针了,看见我,就哭出来了。

孤雁飘零对xuminlyg说:作为一个高三的孩子这样表现确实是太依赖你了。

孙云晓对xuminlyg说:我在我的博客上写过一篇文章,题目是学生就是要学会生存,所以父母既然爱孩子就要让孩子逐步学会独立,因为走向独立的孩子是良性循环,不能独立的孩子会恶性循环。独立的孩子受同伴尊敬,依赖别人的孩子受同伴鄙视。

xuminlyg对孤雁飘零说:我要是早些认识孙老师、认识你们多好呀!

孤雁飘零对xuminlyg说:如果你觉得她真的很紧张的话,咨询一下心理专家是必要的。千万不要认为看心理医生就是有什么病,外国人看心理医生是很平常的事。

xuminlyg对孤雁飘零说:15天,我会暗中尽力做的。

孤雁飘零对xuminlyg说:希望你成功!

 

美好时光值得珍惜

好习惯成长俱乐部对所有人说:孙老师您好:我是第一次来聊天室,我是来学习的。

孙云晓对好习惯成长俱乐部说:欢迎!你是什么地方的朋友?好亲切的名字啊!

好习惯成长俱乐部对所有人说:我是天津的,谈到习惯您会觉得很亲切,对吗?我们读了您很多书,包括博文,受益很深,谢谢您为孩子们所作的一切。

孙云晓对好习惯成长俱乐部说:我刚在天津中营小学和河东区实验小学讲过课,天津父母对教育的渴望让我印象深刻。

好习惯成长俱乐部对孙云晓说:太遗憾了,如果知道我一定会去听您的课,您什么时间还来天津?

好习惯成长俱乐部对孙云晓说:天津的家长确实渴望能提供给孩子好的教育,我们做了5期公益家长课堂,非常受欢迎,家长的最大困惑其实就是孩子没有好的行为习惯,我会在博客上给您留言的。有很多问题想得到您的指点,谢谢孙老师。

孙云晓对好习惯成长俱乐部说:关于习惯的培养我在我的博客上发过习惯培养的五大步骤,如有兴趣可以浏览。

好习惯成长俱乐部对所有人说:周六有您的热线,我可以电话请教您关于行为习惯的培养吗?

孙云晓对好习惯成长俱乐部说:周六是我们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的教育咨询,68455875,但我不一定在场。有其他专家提供服务。

好习惯成长俱乐部对所有人说:今天的时间可能有限了,什么时间是您的热线?

孙云晓对好习惯成长俱乐部说:我每月一个晚上和大家聊天,最经常的交流是在我的新浪博客,大家可以留言,也可以发表评论,只要有条件,我每天都会看。由于比较忙,不能做到每信必复,但重要的事情总是可以及时沟通的。

孙云晓对好习惯成长俱乐部说:对习惯培养有兴趣的朋友请留意,我和专家们合著的习惯培养有方法丛书已经出版,如《十几岁决定孩子一生》、《自主学习决定成功》、《爱心决定成长》、《学会尊重成功做人》、《责任感成就未来》。或许值得一读。

无芳草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好!我是前段时间无意之中读到您的作品的。读了您的作品后,我就越担忧我儿子的发展。

孤雁飘零对无芳草说:孩子多大了?

无芳草对孙云晓说:9岁。

孙云晓对无芳草说:不必过于担心,孩子的发展能力是很强的,做父母的只是需要意识到有许多因素会影响孩子,尽可能给孩子创造比较健康的成长环境。

冷艳ly对所有人说:孙老师,我的孩子今年刚上小学1年级,女孩,做什么都很慢,我该怎么办呀?

孙云晓对冷艳ly说:一年级的孩子做事情慢是正常的,你越急她越快不了,最好的方法就是教给她该怎么做。

冷艳ly对所有人说:她长到现在,几乎都是我在帮她做所有事情,我是否应该让他自己收拾书包?

孤雁飘零对冷艳ly说:绝对!凡是学习上的事都是孩子自己的事。

孤雁飘零对所有人说:希望大家都去读一下孙老师的《夏令营中的较量》这样我们会更明确我们教育孩子的方向。

孙云晓对孤雁飘零说:谢谢你提到《夏令营中的较量》,那篇文章提出的问题十五年后也基本上没有解决,这就是教育的困难,但是我们依然有信心。

孤雁飘零对孙云晓说:我是十五年前因为那篇文章而知道您的。上次我来过聊天室不知道您是否还记得我提出过。

如影对孙云晓说:《夏令营中的较量》中提出的问题不但没有解决,现在反倒还不如以前了。

浮利古对孙云晓说:那样的较量是令每一个有责任感的中国人大汗淋漓背生凉风的。

孤雁飘零对所有人说:孙老师一直以来对中国教育的坚持与执着是我们每一个人学习的楷模!

孙云晓对孤雁飘零说:楷模不敢当,我做教育三十六年,第一是喜欢,第二才是责任。

浮利古对孙云晓说:只有这样说真话的人才能做好教育。

孤雁飘零对所有人说:喜欢才是动力。我现在也可以说喜欢吧。我当了十几年教师,可我不认为之前的自己是教育工作者。我越来越觉得学校的教学与教育是有很大的差别的。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大家是否感到一种幸福感?因为在四川大地震的日子里,我们居然可以从容地在网上聊天,讨论我们心爱的教育话题。美好时光值得珍惜。

浮利古对孙云晓说:活着就是幸福。能够干些自己喜欢的事就是最大的幸福。

孤雁飘零对所有人说:幸福就是有所作为。

孤雁飘零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我是广东的,什么时候您来广州这里有活动呢。真的很想能得到您的面授机宜。

孙云晓对孤雁飘零说:谢谢!广东是我的福地,我会经常去的。我的《习惯决定孩子命运》一书,仅在广州购书中心就销了两万册,而在此前,我没有去过那里一次。这真让我既惊讶又感动。最近我这本书的升级版将要问世,特向大家报告。

孤雁飘零对孙云晓说:恭喜您!那您一定要来看看。到时别忘了告知我们一声。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报告大家一个消息,今年六月一日下午,我会在北京的国家图书馆总部,举行儿童教育的讲座,题目是《习惯决定孩子命运》,欢迎感兴趣的朋友光临。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今天的聊天结束了,六月十八日晚上见!祝大家晚安!六一节快乐!

 
责任编辑: 来源: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