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7月聊天记录精选

教育是一个系统工程

——2005年7月聊天记录精选

  发扬民族传统才有力量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一上网就见到这么多朋友,真让人开心!和往常一样,大家想聊什么就聊什么,比如日本问题,我反对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54552对孙云晓说:我认为,日本入常不能简单的用赞成和反对了事的。需要讲究策略,在外交上。
  孙云晓对54552说:的确不能简单从事,但如果让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这是全世界的耻辱。因为联合国是和平组织,而日本是对战争不能彻底认罪的国家,没有资格成为常任理事国。
  奥雷良诺上校对所有人说:呵呵!孙老师好,还记得几个月前的奥雷良诺么?
  孙云晓对奥雷良诺上校说:当然记得上校,欢迎你发表见解。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说:说起日本我就生气啊,现在日本的所作所为已经不是一小撮人的想法了。
  四月天对孙云晓说:我也反对日本成为常任理事国,也不想买日货!但最近买数码相机,老跳不出日本人的产品,怎么办?苦笑!
  54552对孙云晓说:反对日货不是停留在口头上,而应该落实在每个人的行动上,少说多做。这才是理性之道。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说:要警惕的就是伪反日派,言论上是反日,但是生活照旧,日货照买,这跟本就不是反日。我们所谓的抵制日货,就是彻底的,完全的,没有任何余地的。
  54552对奥雷良诺上校说:喊口号,只会使外交更加的不利,使我们的国际环境更恶劣。
  孙云晓对奥雷良诺上校说:抵制日货不是明智之举,政治和经济是不同的。日本的确给了中国很多的支持,但原则是不能丢的。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说:但是请您留意:安南支持。日本为什么不认罪,一方面是因为美国,另一方面呢?
  54552对孙云晓说:日本只是美国扼制中国的一张牌而已。我一直认为,考虑日本因素,一定不要忘了分析美国的作用。其实,在美国看来,联合国也只是用来扼制中国的一个工具。这点,我们应该有清楚的认识。
  孙云晓对54552说:世界上的确存在一个遏制中国的联盟,我们的明智策略是分化瓦解,如毛泽东说的,什么是政治呢?就是把我们的人搞得多多的,把敌人的人搞得少少的。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说:美国早就已经不在乎联合国了,自己有自己的组织和联盟,联合国不同意就绕开。除了抵制日货,还有什么办法?我看也只有喊口号了。但是现在很多人反过来说我们这一代是民族分子。
  孙云晓对奥雷良诺上校说:美国的学者说,最可怕的就是中国的儒学和民族主义结合在一起。这倒启发了我们,应当发扬民族传统,把全国人民团结起来,这才有抗击一切敌人的力量。
  54552对孙云晓说:是的,儒学文化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文化,我们要有这样的自信。
  孙云晓对54552说:儒学不一定说的上是最优秀的文化,但的确是很伟大的学派,是中华民族的文化根基,千万动摇不得。

  解决高考移民问题关键在政策导向

  54552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我比较关注高考移民问题。你能不能谈谈对这个问题的一些个人看法?您怎么看?怎么解决?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说:是啊,我也想听听孙老师对高考移民的看法。
  54552对孙云晓说:我觉得您应该对教育公平的问题比较有研究,高考录取正在进行,高考移民是时下一个热点问题。
  孙云晓对54552说:高考移民是政策导向的结果,趋利避害是人的正常心理嘛!关键是政策。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说:说到政策我就只能骂人。
  54552对孙云晓说:那你认为移民现象的存在是合理的?也应该允许一部分人移民?但是,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应该注意到这样一个问题,除了一些教育部直属的重点高校,其它的大学很多都是地方财政经费办学,所以,招收当地的学生也是合理的,因为是当地纳税人办当地的教育。但是,对于移民来说,没有纳税却在那里上学,很显然有“搭便车”的现象,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孙云晓对54552说:你说的有道理。也许这种差异将会长期存在,只能采取严格的限制措施,以维持相对的公平。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说:我给您提供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因为例子的主人翁就是我的高中同学,我的同学是高三第一次大练习之前半个月通过关系到了宁夏的,他的成绩在我们班是倒数第5,到了宁夏最好的中学平罗中学,第一次大练习就考了全年级第二。然后他的高考成绩是470多分,考到了北京重点大学,而我们这些没有关系的,在河南,最后连出省的分数都没有考到,因为河南一本的分数是666,而宁夏只有453。这公平吗?
  孙云晓对奥雷良诺上校说:这就是国情的差异和政策的差异,要解决的是政策问题,不是人们的思想问题。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说:政策?就好像素质教育喊了几百年,现在的高中生还是每天上课到11点半。我对政策不报希望,因为它已经伤透人心了。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也知道北京四中,他们标榜的是百分百重点,百分之50清华北大,但是就是北京清华北大录取学生的分数,我们班90多个人一个不拉统统可以。不移民行吗?我也想往高处走。
  孙云晓对奥雷良诺上校说: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有国家利益,也有地方利益。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说:您说要有严格的限制措施来维持,但是您刚才说这是情有可原的。我觉得这不是不能限制,要的是打破地方差异。我们这个年纪正好赶上高考改良,当时在高三的时候已经对大学不抱什么希望了,因为即使我们这样的省重点中学,一个班能上好大学的就是寥寥几个。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几乎都麻木了,一方面知道自己肯定考不上好学校,另一方面还要为了自己、为了父母学习。现在回头看看,这种情况非但没有改变,反而更加变本加厉,我们还是幸运的。
  需要的不是改良,改良改良越改越凉,冰凉。要的只能是革命和运动了,虽然会有一些负面影响和损失,但是起码还有点希望。
  孙云晓对奥雷良诺上校说:我理解你的心情,但在今天的时代,改良或者改革的效果会好于革命,革命会有很强的破坏性。就连美国的政治家亨廷顿也认为,发展中国家如果没有秩序,一切都完了。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说:这个我也知道。革命有很强的破坏性,但是当一切都变得不能改变,一切都是顽石一块的时候,为什么不能登高一呼: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呢?我知道我有时很偏激,但是我相信您,而且很尊敬您,我才把这些话跟您讲,因为我们这些人都已经这样了,但是您不同,您德高望重,您对教育界对社会的影响要比我们这些小虫子大的多。其实我早就已经低头了,为了生活只能去适应罢了,但是还是有那么一点火焰没有熄灭。

  沟通是解决问题的前提

  春来粟花香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好!
  孙云晓对春来粟花香说:欢迎你,老朋友!
  春来粟花香对孙云晓说:您的聊天室太难上了,哎!
  孙云晓对春来粟花香说:是的,上不来的人我都为他们着急,上来的都是英雄。
  春来粟花香对孙云晓说:我今天从家里,上到办公室,现在上到了网吧,总算来了,真不容易啊。
  奥雷良诺上校对春来粟花香说:我也是我也是,就是为了参加这每月一次的节日啊!
  春来粟花香对孙云晓说:孙老师,这几个月我的收获真的不小呢,全得益于你的指导呢!孙老师请问您,如何看待孩子的两面性呢?就是父母在时比较听话、懂事一些,可父母不在时,孩子又变成另一种样子。如果孩子相信身边的人,加上我们做父母的多和他沟通,慢慢地会改变孩子的两面性吗?
  孙云晓对春来粟花香说:是的,多沟通之后孩子的行为会变得自然起来,两面性就变得没有必要了。
  春来粟花香对孙云晓说:多看教育方面的书,常常反思一下自己的行为,这样也可以影响到孩子的变化。孙老师,您说的对孩子三分教,七分等的理论太好了。
  songych对春来粟花香说:孩子两面性的问题非常普遍,不用太担心。孙老师说的非常好,沟通是解决两面性的根本。加强老师和孩子的沟通也同样重要。
  春来粟花香对songych说:从老师那里可以知道孩子的很多缺点,可孩子展现给父母的却是不少优点呢!老师在意学生的成绩,可我们做父母的,除了成绩还要关心孩子的各个方面。
  songych对春来粟花香说:我和你的想法一样。不过我试着与老师沟通过,效果还不错。你也可以试试。老师也挺不容易的。
  春来粟花香对songych说:老师在意的是孩子的成绩,这是我最深的体会,呵呵,孩子的成绩应该直接和老师的奖金挂钩的。
  阿霓对孙云晓说:孙老师,你好!想请教一下,孩子缺乏学习的动力,有什么好办法?
  孙云晓对阿霓说: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孩子体验到成功,反复成功的孩子越来越好,越成功越有兴趣,这就是动力之源。
  奥雷良诺上校对阿霓说:要让他看到努力后的成果啊,没有回报谁会付出呢?
  阿霓对孙云晓说:我们做父母的,当孩子有进步时给予肯定,可老师从不表扬。就算考第一,老师也没有表扬。
  孙云晓对阿霓说:你和老师能沟通吗?最好交换一下彼此的看法,沟通是解决问题的前提啊。
  阿霓对孙云晓说:老师不喜欢有个性的孩子,喜欢循规蹈矩的。我对他的老师没多少信心。
  孙云晓对阿霓说:我理解,父母很难改变老师,那就由父母承担起鼓励孩子的责任。并尽可能去与老师沟通。
  阿霓对孙云晓说:这倒是,谢谢你的开导。不过,老师的一句话能顶父母十句话呢!
  孙云晓对阿霓说:小孩子都是这样,因为距离产生美,那就因势利导,让孩子好好的听老师的话。孩子大了,这个问题也自然解决了。
  阿霓对孙云晓说:孩子上的是实验班,老师就恨不得他们个个三头六臂。
  孙云晓对阿霓说:中国是穷国办大教育,教师的素质肯定不整齐,我们也得理解这个现实,如果问题实在很严重,给孩子转学也是一个办法。
  四月天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我觉得像您这样的教育思想,应多跟基层的教育机构联系,宣传,让普通的老师、父母受惠,您认为呢?
  孙云晓对四月天说:谢谢!这是我们的工作,我们有很多机会与教师和校长们交流。但是,改变一种教育现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只能慢慢来。
  四月天对孙云晓说:我本来这个月要去北京的,但改变了计划。可能会在八月下旬去,我希望能买到有孙老师签名的书,还想多买一点,一来自己系统的学习,二来也送点给教育界的朋友!不知可不可以?
  孙云晓对四月天说:很巧,8月13日14点至16点,我将在北京西单图书大厦签名售书和讲座,如方便欢迎你参加!
  四月天对孙云晓说:那我又得改在中旬去北京了,呵呵!

  在现实生活中体验到快乐是治疗网瘾的根本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我问一个问题:“您对网络教育有什么看法?”不瞒你说,我还是四中网校的一个负责人。
  songych对奥雷良诺上校说:这么巧,我是四中网校员工家属。
  孙云晓对奥雷良诺上校说:网络教育要增强互动,更要提高质量,要有新的思想注入其中。而不仅仅是技术。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说:网络最不缺的就是互动,而且很快捷,但是网络教育有没有可能像国外那样成为一种独立的教育,而不是一种普遍教育的补充呢?
  孙云晓对奥雷良诺上校说:太可能了,网络教育最有可能广泛传播优质资源,所以网络教育的制高点就是最优质的教育资源。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说:但是说实在的,网络教育现在还很死板,仅仅停留在放电影和粘贴复制教案的阶段,和光碟及别的一些辅导没有什么大的不同,仅仅是灵活一点。
  孙云晓对奥雷良诺上校说:是啊,这就是网络教育的误区,其实人们上网正是为了追求现代的东西,追求网络之外得不到的东西。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说:恩,我来了几个月最服气的就是您这句。但是如何避免学生上网的负面影响,这是个很头疼的问题。我以为现在的方法是堵,没有办法疏导。
  孙云晓对奥雷良诺上校说:最好的方法不是堵,也不是禁,而是用更好的、更丰富的内容来替代。也就是说,要让孩子生活的丰富多彩,并有许多成功的体验,这是抵御网络影响的最佳选择。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说:其实有时候对一些学生真的是痛心疾首,很聪明的学生,偏偏就是迷上了网络游戏,结果我们的初衷全部被破坏了。
  孙云晓对奥雷良诺上校说:对学生痴迷网络游戏的现象,要治标更要治本,这本就是改变孩子的厌学心理,在现实生活中体验到快乐。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说:这个是方向没错,但是恰恰这个也是网络教育的软肋。网校就有这样的例子,以注册网校为幌子打网络游戏。唉!我也知道我不能轻易言败,但是现阶段……
  韩国对于网络游戏的法律是这样写的:任何一个网络游戏承运商如果向未满18岁的未成年人提供有暴力血腥内容的游戏帐号会有什么下场?任何一个网络运营机构(网吧)向未成年人提供此类网络游戏的下场是什么?如果未成年人接触此类网络游戏他们的监护人会有什么下场?
  第一个是政府接管你的网络游戏公司,第二个是网络运营机构的负责人会被罚的倾家荡产还有6年以上徒刑,第三个是监护人会被政府备案,认为对自己的子女教育不利,惩罚是没有,但是会让你一辈子抬不起头。但是反过来看中国……
  尔乐对奥雷良诺上校说:人都是追求快乐,逃避痛苦的。你只要在现实中找到比网络更让他感到快乐的东西,那问题就很容易解决了。
  奥雷良诺上校对尔乐说:孩子不能每天玩八小时,不能每天唱歌跳舞八小时,不能每天和别人聊天思考八小时,但是唯一能做八小时的是上学。你说你每天上班,你高兴你快乐吗?孩子也一样,这就是痛苦。 相信孩子,给孩子表现的机会
  纯美如云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好!
  孙云晓对纯美如云说:欢迎纯美如云!也欢迎你的女儿!
  纯美如云对孙云晓说:谢谢你这么忙还记得我们。很高兴再次和你谈谈我孩子的情况。可以吗?
  孙云晓对纯美如云说:当然可以,关注孩子的成长是我们聊天室的第一要务。而且,孩子的成长无小事。
  纯美如云对孙云晓说:孩子知道她上学期考的不理想,但我觉得她现在努力不够,我很着急,可她呢?她总说:“你放心吧妈妈。”不过这两天看电视少了,玩电脑的时间也比较能自我控制了,就是我觉得她学习的时间还少。
  孙云晓对纯美如云说:这是孩子很好的愿望啊!父母要相信孩子,给孩子以表现的机会,并帮助她完善自己,这就是成长。
  纯美如云对孙云晓说:暑假她也不乐意上什么辅导班,我也没强制她学。只是希望她把作业完成然后多读些书,可她还没完成啊!订的计划完不成,还找理由,我该怎么教育她呢?
  孙云晓对纯美如云说:孩子不爱上辅导班必有原因,比如不喜欢学习或者负担太重,没有成功的体验。总之,你要对症下药。
  纯美如云对孙云晓说:她觉得自己在家就可以学习,也比较自在,不爱受约束。我本来想让她补习英语,她说在家学。可是也不听磁带,也不读单词,说她的暑假作业还没做完呢。让我女儿给您说吧!
  纯美如云对孙云晓说:老师好!孙老师,我和同学之间经常闹矛盾,还经常打架。您能告诉我解决问题的方法吗?
  孙云晓对纯美如云说:欢迎你!孩子之间打打闹闹是不奇怪的,最好的办法是动脑筋想一想为什么,有没有更好的处理办法,因为每个人总是朋友多一点为好,朋友多的人是有本事的人。
  纯美如云对孙云晓说:如何和老师处好关系?
  孙云晓对纯美如云说:首先是要有礼貌,第二是学会沟通,相互理解。
  纯美如云对孙云晓说:可是我们的老师爱体罚学生。初中生的叛逆心理很强,如果老师打了学生,我们应不应该反抗?我觉得老师打同学就应该反抗,不能伤害自尊。老师您的意见呢?
  孙云晓对纯美如云说:老师打学生当然是错误的,可以向校方反映,教育部有明确规定,没有师德的人不能当老师。
  纯美如云对孙云晓说:可是我们学校允许体罚。
  奥雷良诺上校对纯美如云说:我还体罚过学生呢,有什么大不了?
  纯美如云对奥雷良诺上校说:最起码对学生会造成很大的伤害。
  奥雷良诺上校对纯美如云说:但是可以说这个叫教训,因为我没有无缘无故的惩罚他,是因为他犯了自己也承认的错误。
  纯美如云对奥雷良诺上校说:不过我们的老师是经常打同学,犹如家常便饭,每个同学都烦她。
  奥雷良诺上校对纯美如云说:其实老师也是人,也会犯错误。但是请你相信,我们做教师的不是虐待狂。
  纯美如云对奥雷良诺上校说:恩。我妈妈就是当老师的。呵呵!
  孙云晓对纯美如云说:是吗?这是违反未成年人保护法的,如果情况严重可以举报。
  纯美如云对孙云晓说:不过,在我们这里很多老师都体罚学生,政府都不当回事。如果把未成年人保护法抄到后黑板上。您觉的这样做对吗?
  尔乐对纯美如云说:在我们广东,批评学生都有可能被告到教育部门,打学生那就意味着下岗。
  孙云晓对纯美如云说:如果不方便向学校领导反映,可以向教育局或者当地政府反映。如果你怕遭到打击报复,可以不写真名字。

  观念错了,方法必错

  songych对所有人说:孙老师,您好!我是第一次来聊天室,您作为一名教育专家是让人敬佩的,您的教育观念一定让很多家庭受益。不过我在想,怎样才能让更多的家庭学习家庭教育的科学理念?
  孙云晓对songych说:有很多种方式,如办讲座、出书刊等等。顺便告诉大家,我本月31日上午9点到11点在北京出版社举行家庭教育讲座,联系电话:13671009343。欢迎感兴趣的朋友光临!
  songych对所有人说:许多父母在谈到孩子的教育问题时,很难全面的考虑教育的问题,尤其是父母自身的问题,应该多从自身找问题,多学习一些家庭教育的知识。单纯地问一些问题解决不了孩子的问题。
  孙云晓对songych说:说得好极了!许多教育的问题看上去是方法问题,而实际上是观念问题。观念错了,方法必错。
  songych对所有人说:要改变教育孩子的方法谈何容易,几乎要改变自己看待孩子的角度,甚至是看世界的角度。孙老师,我说的对吗?
  孙云晓对songych说:说得对。
  sdld对所有人说:孩子学习比较粗心怎么办?
  孙云晓对sdld说:你的孩子多大?
  sdld对孙云晓深情的说:我的孩子今年11岁,是男孩子。
  孙云晓对sdld说:11岁的男孩容易是粗心的,也许采取一些让孩子自己检查作业、做一些细活的办法,可以取得一些效果。
  sdld对孙云晓深情的说:孩子的美术素描还不错,素描可是个细活。但是上个学期的数学考试中他把一道应用题的答案写在了草纸上,这可怎么办?
  孙云晓对sdld说:这就是孩子,在大人看来很严重,对孩子来说就是很常见的事。孩子是在犯错误中长大的嘛!当然,要抓住一些错误,让孩子明白可能带来的麻烦,但不可着急。
  sdld对孙云晓深情的说:多谢孙老师的指点。孙老师的书籍我读了不少,对我的启发很大。教育孩子是一件大事。
  孙云晓对sdld说:是的,今天这个时代,教育孩子极有挑战性,一是独生子女的问题,二是信息时代的影响,这都是一些新的难题。
  春来粟花香对sdld说:孙老师教会了我去平等的看待孩子,不再把他当成我的私有财产。
  sdld对春来粟花香深情的说:说得对!
  sdld对孙云晓深情的说:但愿全社会都来关心教育孩子的问题。这关系到祖国的未来!
  孙云晓对sdld说:是的,教育孩子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多种环节共同关注。
  奥雷良诺上校对sdld说:社会已经很重视教育孩子了,但是关键不是在于重视,而是方法。
  sdld对奥雷良诺上校说:是啊!方法很重要。
  尔乐对孙云晓说:孙老师,你好!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我孩子今年8岁了,可是做事就像个老油条,总提不起劲。我该怎么引导他呀?
  孙云晓对尔乐说:还是那句老话:“教育孩子的前提是了解孩子。”请想一想孩子为什么像个老油条?这里边一定有环境和教育的原因,也可能有他生理、心理上的原因。
  尔乐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我觉得自己在教育孩子方面很失败。孩子性格很倔强,总不肯听从父母的教导。我孩子最不愿意做作业,每次提到做作业,他就在那儿拖拖拉拉,半天都写不出一个字,我该如何去引导他?
  孙云晓对尔乐说:孩子性格的倔强并不都是坏事情,关键在引导,所谓教育,就是把一切好的因素都激发出来,把一切坏的因素都逐渐消除或转化。
  尔乐对孙云晓说:现在天天都提素质教育,可是考试制度不改革,孩子怎能从应试教育中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呢?我想我孩子不愿意做作业的原因也是因为作业总是天天一大堆,令他看到作业就烦。可是,人人都得这么做的时候,我孩子也得要做呀!我很想他能积极地面对这些,但又没有什么好办法,你能给我出出主意吗?
  孙云晓对尔乐说:我给你的建议是:不管作业有多少,一定要保证孩子玩的时间,每天至少1小时。第二是从容易的地方突破,让孩子体验到学习的快乐,因为有兴趣才会爱学习。第三要与老师沟通,制定适合你孩子的教育策略。
  尔乐对孙云晓说:今天第一次来聊天室,但是觉得没有我期望的效果。看你的著作比上网跟你聊天的感觉要完美些。
  奥雷良诺上校对尔乐说:当然了,孙老师要照顾大家哈!
  孙云晓对尔乐说:谢谢你的直言,我也有同感,聊天是一种即兴的、多线索的碰撞,而写作是可以深入的探讨某一问题,但直接的交流有它的益处,也有这个需要。
  362827271对孙云晓说:孙老师你好!你对尔乐讲的都对,我也想这样做,但学校任务太重,几乎没有休息时间。
  孙云晓对362827271说:如果观念错了,方法也错了,越忙问题就越多,对吗?

 
责任编辑: 楮家炜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