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3月聊天记录精选

把教育变成快乐的事业

——2005年3月聊天记录精选 

  好的教育一定是对孩子终生负责的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晚上好!欢迎大家!和往常一样,大家想谈什么就谈什么。各位最近关心什么事呢?
  大河村对孙云晓说:孙教授好,这几个月每个月的聊天时间都被耽误了,非常遗憾!前段时间,我们和少林寺慈幼院合作,收养了50个孤儿,特别忙!
  孙云晓对大河村说:没关系,来日方长。你们做了一件大善事,收养孤儿,我向你表示敬意!
  大河村对孙云晓说:少林寺出钱,我们管理。
  饕餮对大河村说:你是位慈善家呀!
  大河村对饕餮说:做教师的,别的没有,就有点爱心。哈哈。
  戈壁梭梭对孙云晓对微微笑的说:孙老师晚上好! 寒假过后从黑龙江回到浙江,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来看大家的聊天记录。帮助很大。
  孙云晓对戈壁梭梭说:太好了,聊天记录整理出来就是为了让网友们阅读方便。五年的聊天是我们共同的财富,非常珍贵! 
  戈壁梭梭对孙云晓对微微笑的说:孙老师说的一句话话对我帮助真是太大了:老师要有耐心,如果没有,先做其他的工作磨砺一下(大致的意思)。
  孙云晓对戈壁梭梭说:儿童教育三分教七分等,要尊重儿童的未成熟状态,没有耐心怎么行呢?
  戈壁梭梭对孙云晓对微微笑的说:为了今天的聊天,我急急地把电脑从朋友家取回来(假期怕被偷掉,所以托她“代理”),刚才又“催命”一样地请同事帮忙弄好。
  孙云晓对戈壁梭梭说:我很感动,看来我们有缘分!
  戈壁梭梭对孙云晓对微微笑的说:我们学校的教材虽然是新课程下的教材,但评价方式还没有及时跟进。而且由于是农村中学,父母和社会看重的还是升学率。晚上在学校加了个班,一边批改学生的作业我一边想:不能为了学校下达的分数指标,就赶着学生们一心只读圣贤书,否则孩子们长大了不会有幸福可言的。
  孙云晓对戈壁梭梭说:你有这样的想法令人敬佩,这就是素质教育的观念。好的教育一定是对学生终身负责的。
  戈壁梭梭对孙云晓对微微笑的说:我越来越觉得:一个人能否幸福的关键是他是否有像氧气之于生命一样的爱好。
  孙云晓对戈壁梭梭说:太对了!我也认为有爱好的人不容易学坏,学习琴棋书画不仅是提高技能,更重要的是培养人格。
  戈壁梭梭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只要想想在分数下更多孩子是少数孩子的殉葬品,大家的心都会受不了的。
  孙云晓对戈壁梭梭说:这就是应试教育的罪恶。
  戈壁梭梭对孙云晓对微微笑的说:孙老师,小时候(还是小学生时)听小说联播<<赖宁的故事>>,后来长大(在大学),看<<较量>>,又后来,工作了,知道了这个聊天室,去年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纵横,听到您对“网络少年”问题发表看法。
  孙云晓对戈壁梭梭说:我们真是缘分不浅哪!谢谢你对我的长期关注!
  wwl对孙云晓说:我儿子今年上二年级,爱说谎如何解决?谢谢。
  孙云晓对wwl说:说真话受到惩罚就会继续撒谎,说真话受到鼓励就会继续说真话。
  春来粟花香对wwl说:你自己首先得诚实,以诚对待孩子。
  wwl对春来粟花香说:谢谢。
  春来粟花香对wwl说:我孩子以前也说谎,自从把他当朋友后,他什么事都试着和我说了。学着和我商量。
  春来粟花香对孙云晓说:上回聊天过去二个月,这两个月,孩子变化很大,全靠孙老师和大家指点迷津呢。
  孙云晓对春来粟花香说:让我们与孩子一起成长!把教育变成快乐的事业。
  春来粟花香对孙云晓说:看教育方面的书,再看现在孩子的进步,真是一种享受。

  语文是民族文化之根

  大河村对孙云晓说:告诉孙教授一个好消息,我们学校参加的朱永新的新教育实验的情况在今天的《教育时报》上,以第一版整版的篇幅报导。
  孙云晓对大河村说:祝贺你们!朱永新是个教育家,是个教育市长,我和他在张家港见过面。这样的人多了,教育会兴旺起来。
  大河村对孙云晓说:现在能够真正如此关心教育、倾心教育的官员和专家实在是太少了。
  孙云晓对大河村说:教育正在升值。教育者的队伍必将扩大。21世纪的中国一定是教育大师诞生最多的世纪。
  大河村对孙云晓说:是的。参加新教育实验的老师,都像朱市长一样,充满了教育理想,充满了教育激情。参加实验半年来,我受到的影响就不小。
  希望之光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好,请问幼儿园是否可以进行性教育?
  孙云晓对希望之光说:当然,幼儿园是性教育的天堂,性教育是终身教育。
  人间四月天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我想请问一下,对于我们现行的语文教学,您觉得有哪些不足?我觉得现在的语文教学很脱离现在生活的实际!
  希望之光对人间四月天说:我认为中文和国外的语言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人间四月天对希望之光说:但是我们的孩子怕作文是事实!
  孙云晓对人间四月天说:语文是民族文化之根,而不仅仅是语言工具。所以,不能割裂,而要血肉相连。
  春来粟花香对孙云晓说:我最欣赏你那句话,要想改变孩子,首先得改变大人(我记得是这个意思)。
  孙云晓对春来粟花香说:感觉很对!教育者必须不断提升自己,因为教育孩子的实质是教育自己。
  春来粟花香对孙云晓说:以前我一点都不爱看书,可现在孩子改变了我的习惯,说心里话感谢教育,感谢孩子。
  希望之光对孙云晓说:我作为幼儿教师应该怎样做呢?
  孙云晓对希望之光说:发现儿童,解放儿童!给孩子快乐的童年,这是幼儿教师的天职!
  希望之光对孙云晓说:可是我身上压了好几座大山!我认为要解放儿童,先要解放教师!
  大河村对希望之光说:解放儿童,先要解放老师。非常重要,但许多人没认识到,或者不能做到。
  wwl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认为现在很多学校不考试不排名次,是好事吗?
  孙云晓对wwl说:是好事,但教育不是简单的,培养孩子的学习习惯和良好态度更重要!
  wwl对孙云晓说:不好意思,孙老师我和您的观点不一样,我认为应该考试,这样才能知道学习得怎样。
  孙云晓对wwl说:为什么呢?愿闻其详!
  wwl对孙云晓说:从媒体上看现在的孩子好像很脆弱,如果取消考试、排名次,虽然短时间内没有了竞争,那以后呢?
  孙云晓对wwl说:对儿童来说,学会合作比竞争更重要。当然,竞争也需要,只是引导要合理,用考试来竞争就不合理。
  孔屏对孙云晓说:我一直在做家教热线咨询,几天晚上很多父母咨询,上了中学的孩子攀比心理很严重,父母不满足就闹意见。
  孙云晓对孔屏说:中学是教育的难点,也是关键点。我想,要注意教育的可接受性。


  给不同的孩子以不同的阶梯

  朱珠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好!有个问题,一直想向您请教,今天终于有机会了!非常激动!您是如何看待农民工子女教育问题的?
  孙云晓对朱珠说:今日中国教育的焦点问题之一是教育公平,即受教育的权利平等,教育的机会均等。所以当然要让农民工子女和城里的孩子享有共同的权利。
  饕餮对孙云晓说:我觉得考试容易给学生造成逆反心理,尤其对那些学习不好的学生。
  孙云晓对饕餮说:考试也是必要的,但适合的教育教学才是最好的,给不同的孩子以不同的阶梯,才是科学的教育。
  朱珠对孙云晓说:孙老师,现在有很多农村的孩子随父母来城里上学,但由于城乡学校的差异,他们的学习往往会挺吃力的。这是我看到的,不知您了解的情况中存不存在这样的例子呢?
  孙云晓对朱珠说:是的,对农民工子女应该给予特别关怀。我去过北京的巨山小学,他们就做的很好。22个省的民工子弟在那里生活得很快乐,我都分不出城乡孩子之别了。
  朱珠对我永远爱你说:是啊,真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关注孩子们!尤其是那些处于相对劣势的孩子们!
  我永远爱你对朱珠说:最好能从国家的制度上来保障,而不仅仅是同情。
  孙云晓对朱珠说:这就是中国的国情,努力吧,我相信会好起来的。
  朱珠对孙云晓说:是吗?那些孩子真幸运!但在我接触的孩子里他们就没那么幸运了!由于方言和城乡区别,他们的英语和语文学习遇到了困难!孙老师,您认为农民工子女进城上学后会遇到的最紧迫的问题是什么?
  孙云晓对朱珠说:找一所适合孩子的学校,多给孩子关心和鼓励。
  朱珠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我是河北省台的记者,最近采访中接触了这些特殊的孩子!他们从农村来,学习遇到困难,我现在正在做一篇专稿,想送到中央台。您能谈谈农民工子女接受良好教育的意义吗?真希望通过大家的努力能为这些孩子换来一个美丽的世界!
  孙云晓对朱珠说:欢迎你登陆我的个人网站,可能会有一些有用的信息。
  朱珠对孙云晓说:谢谢孙老师!其实我常来您的网站,看您的论文!而且受益非浅!只不过由于工作原因,错过了向您请教的机会!但我经常浏览您聊天的内容。
  孔屏对朱珠说:接受良好教育对所有孩子都有意义,而且意义非凡!为什么单单要指出农民工子女呢?
  朱珠对孔屏说:当然对所有孩子都意义重大!但农民工的孩子可能遇到的问题更多一些,您说呢?当然这个意义也正是我想请教孙老师的!
  孙云晓对朱珠说:很抱歉,我最近脱产封闭学习,到7月15日结束,一般的采访都接受不了啦!
  孔屏对朱珠说:我现在搞家庭教育研究,还成立了一个成材学子俱乐部,我发现城市孩子面临的问题要比农民工的孩子要多得多。
  我永远爱你对朱珠说:是我们国家文化的一个缩影。
  朱珠对我永远爱你说:但今天农村孩子的学习问题,也许会是20年后的农村乃至我们国家的问题!
  yyy9875对所有人说:城市里的孩子累,父母也不轻松啊!有时候觉得中国的教育体制肯定有问题,但没办法,谁也改不了。
  孙云晓对yyy9875说:说得很对,是体制问题,也是观念问题,但正在改变,我有充分的信心。
  mmchong对孙云晓说:当父母的意见和老师的意见冲突时,听谁的呢?不听老师的吧,孩子从此受冷落,可老师做的不对啊!
  孙云晓对mmchong说:片面的听谁的都不对,关键是沟通和引导,因为矛盾是无法回避的,而矛盾是孩子成长的营养品。


  热爱学习比成绩好更重要

  戈壁梭梭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同学们经常在作业本上和我进行笔谈,昨天又收到一个善良调皮的男孩子写给我的一段居里夫人的话(鼓励我的),我非常非常感动。
  孙云晓对戈壁梭梭说:孩子都是天使,你越发现他们天使的气质,你就越容易找到教育的成功之路。
  戈壁梭梭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天使也要经受分数的残酷打击!
  孙云晓对戈壁梭梭说:这正是教育的弊端。当然天使也要过学习关,如何引导是关键。
  戈壁梭梭对孙云晓说:今天中午那孩子急急地把作业本拿给我:老师,老师,你看我做的对不对?虽然是昨天没有完成的作业,但我很感动。我高兴的是他的成绩虽然不理想,但依然热爱学习。
  孙云晓对戈壁梭梭说:这就是最重要的品质,孩子热爱学习比学习好更重要,因为这会影响一生的学习。
  戈壁梭梭对孙云晓说:我偷偷地想:现在他有这样的感觉了,即使目前成绩不理想,但我还是幸福的。
  大河村对孙云晓说:现在许多学校搞重点班、贵族班,这也是一种教育的不公平。
  我永远爱你对孙云晓说:教育不公平的背后是等级文化在作怪!
  金贝贝对孙云晓平静的说:现在到学校开家长会,老师总是对学生的父母说:如果您的孩子要想学习好,您应当如何做,我不知道学生学习不好老师应有啥责任,请教孙老师。
  我永远爱你对金贝贝说:老师的要求可能太高了,呵呵。
  孔屏对金贝贝说:我搞家庭教育研究十几年发现,孩子的成长80%在于家庭教育。
  金贝贝对孔屏对平静的说:那么如果父母没有文化,不懂得如何教育孩子,这个孩子又不学好,那孩子只有毁了?
  孔屏对金贝贝说:我们济南每个礼拜天都有家教报告,我每周轮流给学生父母们作报告,我几乎天天呼吁:请和孩子一起学习!父母必须和孩子一起学习!!!
  河村对金贝贝说:孩子的成长受多方面的影响,家庭教育不好,不一定孩子就不能健康成长。另外,家庭教育主要是为孩子创设一个良好的环境,不懂教育的父母不一定不能为孩子创设一个良好的环境。
  春来粟花香对孙云晓说:孙老师,孩子以前拉二胡我全陪着他,可现在我和您聊天,他却一点心思全没有,是不是我以前陪他的作法是错误的呢?
  大河村对春来粟花香说:自我教育才是最重要、最有效的教育。
  春来粟花香对大河村说:孩子有时就得走弯路,不然大人说破嘴,不如他吃一次亏。
  大河村对春来粟花香说:失败对孩子的成长也是一笔重要的、宝贵的财富。
  春来粟花香对大河村说:孙老师说过,允许孩子犯错误,孩子是在犯错误中长大的,如果每个大人都这样做,相信每个孩子都会有快乐的童年。
  孙云晓对春来粟花香说:陪一段是可以的,总是陪着孩子就难以长大,为什么孩子生下来要剪断脐带呢?就是这个道理。
  春来粟花香对孙云晓说:是啊,如果不是今天这件事情,哎,不知我要陪到何时呢!每个人的悟性不一样,我又不是很聪明,所以有时候自己走了弯路后才知道错了,可孩子输不起啊。
  大河村对孙云晓说:这两天我看了您的摄影展,不错。请问孙教授,摄影对您研究儿童教育有没有帮助?
  孙云晓对大河村说:当然有了,摄影是美的发现,也是对儿童心灵的发现。
  饕餮对孙云晓说:我感觉现在的教学只看重分,而学生的内在修养却不是很关心。这样下去很危险的。外国的教育我们是否能借鉴一下,来改变我们现在的教育制度?
  孙云晓对饕餮说:当然要学习外国的先进经验,尤其是教育,尤其是以人为本。教育的第一原则是把孩子当人看,当作一个真正的人!
  饕餮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我班的同学昨天被学校处分了,可他们仍不改正。你说像他们这种情况怎么办?
  孙云晓对饕餮说:处分孩子是可以的,但前提是尊重,要给他们申诉的机会,唤醒他们心中沉睡的巨人。

 


  父母不能永远是第一老师

  孔屏对孙云晓说:孙老师,山东商报的王文杰老师您还记得吗?她办了一个成功父母俱乐部,每周都有讲座,我每次讲课的时候,都会看到您的书被抢购一空。
  孙云晓对孔屏说:是吗?真是个好消息!中国需要成千上万个成功父母俱乐部,我们青研中心有一个成功计划,欢迎大家加盟!
  人间四月天对希望之光说:寒假里,我作为父母到我们这里的一个作文培训班去听了一次讲座,主讲者竟然说到了:他应邀去一个学校给老师们讲课,主题竟然是如何让老师不怕作文!据他讲,这学校还是个名校!当然,他的作文培训也确实做得不错。我说的意思是,连老师都怕作文,孩子能不怕吗?
  希望之光对人间四月天说:那是当然了,首先老师就没有摆正心态,学生就更不可能写好!
  金贝贝对所有人平静的说:是的,但是如果孩子在课堂上没有听懂、或是学习跟不上,就只有靠父母了。我不是说父母不该管孩子,我觉得现在孩子学习不好只靠父母是不对的,是否老师只管讲课,学生如果听不懂只有靠父母?
  孔屏对金贝贝说:您的观点有些偏执,老师教育孩子是应该的,但父母更是责无旁贷。
  春来粟花香对金贝贝说:学校老师要面对好几十个孩子,不可能面面具到,这时只有靠父母使劲了。并不是每个老师都很负责任,父母只有引导好自己的孩子。您说能有什么办法呢。
  孙云晓对金贝贝说:这是不应该的。实际上,父母不必做教师的助教。
  金贝贝对所有人对茫然的说:明白了,如果孩子不争气我们现在主要还靠自己,学校的教育为辅。
  春来粟花香对孙云晓说:我孩子小,自己又不是教育专业的,很多道理只有自己慢慢悟,才能明白。
  孙云晓对金贝贝说:父母是第一老师,但不应当永远是第一老师。
  春来粟花香对孙云晓说:什么时候我们这第一老师可以下岗呢?
  孙云晓对春来粟花香说:孩子上小学以后,教师就是第一老师。
  春来粟花香对孙云晓说:在学校听老师的,在家应该听父母的,可有时明知道老师并不是很对,孩子又没有分辨能力,我觉得孩子要学会自己走,不能任何时候全依靠别。
  孙云晓对春来粟花香说:不要绝对化,要引导孩子明辨事理,授子以鱼,不如教子以渔。
  cizhou对孙云晓说:怎样在教育中培养孩子的自信心才是最本质的。
  孙云晓对cizhou说:说得好!
  cizhou对孙云晓说:考试目前还是最公平的手段。
  wwl对孙云晓说:社会不相信眼泪,成人以后每走一步都需要考试。
  孙云晓对wwl说:是的,但只有培养起良好的素质才不怕考试,如果从小怕考试可能会成为一生的障碍。
  wwl对孙云晓说:孙老师,看来您也同意考试。
  我永远爱你对wwl说:考试是必须的,不过当然不仅仅是书面考试。
  yyy9875对所有人说:孙老师,您好!最近我比较困惑。我儿子上小学一年级,做作业非常慢,磨蹭,胆子也小。我看了一些相关书籍,包括您和关鸿羽老师的书,大都建议做作业时要给孩子规定时间,完不成也不能再做了,而且不能陪做。但我前两天咨询了一位重点小学的老师,她认为低年级的孩子,父母应该陪做,防止他学习时走神、磨蹭,帮他养成好习惯后再放手。我真的很困惑。
  孔屏对yyy9875说:不同的专家有不同的观点,您应该根据自己孩子的特点,给孩子合理的引导。我这里有一个比较好的办法,孩子每次做作业的时候,记录下孩子开始的时间和结束的时间,然后,给孩子计算出总共用了多长时间,正确率是多少。第二天,在孩子做作业之前,你就告诉孩子昨天的情况,看看孩子能不能把时间压缩一点儿完成,……
  孙云晓对yyy9875说: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对困难的孩子先陪一段,并且放慢进度是绝对必要的。


  儿童教育需要大师参与

  戈壁梭梭对孙云晓说:孙老师,前几天看报纸,知道美国的国家电台请诺贝尔奖获得者级别的大师做科学性艺术性兼备的科普节目,真羡慕啊! 不一定所有的孩子都能成为科学家,但他们终身饱有对科学探索的热情和兴趣。
  我永远爱你对戈壁梭梭说:羡慕什么呢?名气吗?
  戈壁梭梭对我永远爱你说:不是,羡慕那种科学普及化的精神。
  孙云晓对戈壁梭梭说:完全赞同!儿童教育太需要大师参与,大师参与的程度标志着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
  戈壁梭梭对孙云晓说:咱们国家也有这样的节目该多好啊! 未必是介绍多艰深的科学知识,真正的科学精神就已经很震撼很吸引人了。
  孙云晓对戈壁梭梭说:面包会有的。其实中国的进步是很快的,我们要有信心。
  戈壁梭梭对孙云晓说:只是希望有越来越少的孩子做牺牲品、殉葬品。
  孙云晓对戈壁梭梭说:说得太好了。让一个孩子无谓的牺牲都是天大的罪过!
  戈壁梭梭对孙云晓说:我觉得好老师应该是自己任教专业的行家(能体会其中的美感),这样传递给孩子的是美的享受,而非单纯的知识。比如鲁迅等等,那个时代的大家。
  孙云晓对戈壁梭梭说:这是一句至理名言。
  戈壁梭梭对孙云晓说:看到大师们的弟子回忆老师的文章,那种智能上的享受,心灵上的温暖,真好!老师和学生是互相激励,互相感动的,这是我的感受。
  孙云晓对戈壁梭梭说:当然,只有让孩子迷恋上学习的老师,才是高明的老师,而这样的老师必定是专家型的。
  戈壁梭梭对孙云晓说:孙老师,学生们(初中二年级)有问我的QQ号码,而且孩子们又说:老师,周末有时间吗?我们和你聊天啊。
  孙云晓对戈壁梭梭说:能与孩子交朋友的人就是天使。
  金贝贝对所有人茫然的说:现在有许多学生不喜欢上学,不喜欢读书,只看一些漫画(垃圾)书,如何诱导他们喜欢看书?
  孔屏对金贝贝说:是书就不是垃圾,您太偏激了!
  我永远爱你对金贝贝说:漫画书就是垃圾吗?
  饕餮对金贝贝说:我认为不管看什么书,主要是让他们知道读书的重要性,再慢慢的引导他们看好书。
  孙云晓对金贝贝说:漫画不等于垃圾,而可能有精品,对孩子的成长是有益的。孩子有喜欢漫画的权利。
  饕餮对孙云晓说:我们班的好几个同学,就特别喜欢漫画,而且画的也很不错。
  孙云晓对饕餮说:这很正常,儿童是属于漫画的,这是他们天然的灵气所在。
  孔屏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一个人应对这么多的网友,真不容易啊!
  孙云晓对孔屏说:网上聊天如同过节一般快乐!因为这是心灵的交流,是不设防的沟通。其实我很快乐,而且快乐了五年之久,并希望坚持下去。
  孔屏对孙云晓说:与孙老师如此面对面,我也感觉很幸福!


  不会玩的孩子是问题孩子

  大河村对孙云晓说:我一直都觉得,在小学阶段,培养孩子的兴趣和习惯是最重要的事情,在你报告里也多次听到,但在工作中实施起来,问题很多,压力很大。
  孙云晓对大河村说:我一向认为,小学和幼儿园最重要的是四个字:兴趣、习惯。没有兴趣就没有动力,没有习惯就没有保障。当然这是一种理想,如何与现实较量,尚需大智大勇。
  大河村对孙云晓说:是的。上个学期我代一个年级的美术课,我就特别注意利用各种办法激发孩子的兴趣。到期末的时候,竟有不少的孩子找到我要求考试。
  孙云晓对大河村说:好极了!你这就是素质教育的成功,祝贺你!
  大河村对孙云晓说:不过这是美术课,上边不考试的,在学校里是负担最小的!中国的父母都特别害怕孩子玩。我在黄全愈的《玩的教育在美国》看到,美国的父母都很会让孩子玩。
  孙云晓对大河村说:值得学习!能与孩子一起玩的父母是快乐的,也是明智的。
  大河村对孙云晓说:我们的父母,一是怕孩子玩,二是不会正确引导孩子玩。
  孙云晓对大河村说:凡是不会玩的孩子都是有问题的孩子,凡是不让孩子玩的父母都是有毛病的父母。
  大河村对孙云晓说:传统教育观念和应试教育的影响,都让中国的父母更加害怕孩子玩。
  孙云晓对大河村说:人们常说可怜天下父母心,怎么不想一想可怜天下孩子心呢!其实最可怜的不是大人,而是孩子。
  大河村对孙云晓说:遗憾的是自己知道这个道理,却没时间陪孩子玩。美国的父母每周都要抽出一定的时间陪孩子玩,父母和孩子都很快乐、都很幸福。
  孙云晓对大河村说:相信你能找出好的办法。
  戈壁梭梭对大河村说:我们也好好努力,为了自己的教育理想。
  大河村对戈壁梭梭说:追求自己的教育理想,这样的生活才是最快乐最幸福的。
  大河村对孙云晓说:昨天代一个老师的数学课,我尝试自助作业,学生的兴致也很高,但作业改起来非常麻烦,每个学生的作业中的每道题我都要演一遍,几十本的作业改完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大河村对孙云晓说:另外我觉得中国孩子能够玩地方太少了,这也是造成多数孩子上网吧玩游戏、聊天的一个原因吧?
  孙云晓对大河村说:对,孩子从来不会等待的,没有好的给他们,他们就玩坏的。糟糕的是,在他们眼里,没有好坏之分,却有好坏的影响。
  希望之光对孙云晓平静的说:其实中国的孩子是最累的。
  孙云晓对希望之光说:中国孩子在世界上不是最倒霉的孩子,但可能是世界上最累的孩子。
  春来粟花香对孙云晓说:人的生命是有限的,我们不能总在愚笨中成长,不能总在疑惑中长大。尤其是孩子。
  孙云晓对春来粟花香说:孩子的愚笨和疑惑是一种未成熟状态,我们应当尊重和帮助他们,而不是抱怨,甚至讥讽他们。
  春来粟花香对孙云晓说:我试着和孩子学做朋友,可不知该注意些什么。
  孙云晓对春来粟花香说:教育的快乐不仅仅在于提高了孩子,也在于升华了自己。
  春来粟花香对孙云晓说:提升自己后,才知道快乐就在自己的身边。最近我在看傅雷家书,真的感觉到傅雷这个伟大的父亲在和了孩子促膝谈心,我很感动。
  孙云晓对春来粟花香说:傅雷是中国父亲的榜样!
  春来粟花香对孙云晓说:如果孩子迷恋上某门功课,应该不会再讨厌那个学科的老师吧?
  孙云晓对春来粟花香说:完全正确!我迷上摄影之后,倍感生活的魅力,快乐向潮水般向我涌来。
  戈壁梭梭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我觉得世界上对美好最敏感的就是孩子那小小的心了。
  孙云晓对戈壁梭梭说:说得太对了!儿童是人类之师啊!
  戈壁梭梭对孙云晓说: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家里柜子的玻璃上有妈妈无意间贴的一张画儿,很大以后才知道那是白石先生画的两只小鸡争虫子吃,太可爱的绒绒小鸡了。
  孙云晓对戈壁梭梭说:童年的世界将影响孩子的一生。

 
责任编辑: 楮家炜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