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月聊天记录精选

2005:乐观面对生活

——2005年1月聊天记录精选

 
  忧伤是万病之源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晚上好!你们在哪里?是去看《汉武大帝》了吗?我也被迷住了。欢迎你,少校!今晚你是第一个网友,咱们可以先聊起来。
  奥雷良诺上校对所有人说:今天是什么话题。怎么偶改少校了?哈!有三个月没来吧,谢谢孙老师还记得我。
  孙云晓对奥雷良诺上校说:对不起,应该给你升军衔,改为上校。今天是2005年的第一次聊天,我想聊聊新年里的新感觉。我下个月要在网上举办个人摄影展,有290幅风景照片。
  孙云晓对春来粟花香说:欢迎你!报春的花朵,你的2005有什么期望?
  春来粟花香对孙云晓说:孙老师好!
  奥雷良诺上校对所有人说:新年新气象,我在2005年就是可以在他乡安插好自己的位置,站稳脚跟,以图发展。
  孙云晓对奥雷良诺上校说:这就很了不起!若干年前,我来北京的时候就是这样做的。奥雷良诺上校对所有人说:现在有个问题就是无法和当地人的思维合拍,没什么办法
  孙云晓对奥雷良诺上校说:古语说得好,入乡随俗。当然,不是随波逐流。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说:思维不同,这是最大的障碍
  孙云晓对奥雷良诺上校说:其实,换一个角度看问题,你会发现十步之内必有芳草。任何地方的人都有他的生存智慧。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随波逐流倒不会,以前全是别人跟自己的思想走。三人行,必有吾师吧,要善于学习别人的优点,这个没错,还要反省自己的不足,这个也没错,但是问题是就如同新年新气象一样,自己究竟要作些什么呢?还是乐观一点的好。
  孙云晓对奥雷良诺上校说:对极了!乐观的人眼前一片光明,悲观的人眼前一片黑暗。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快乐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为什么要快乐呢?
  孙云晓对奥雷良诺上校说:快乐使人健康,而忧伤是万病之源。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万病之源?可是疼痛使人保持清醒!
  孙云晓对奥雷良诺上校说:当然,疼痛有疼痛的价值,它让你体验真实的生命,但出路在于痛定思痛。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是呀,就是在这种疼痛,思痛,再疼痛,再思痛,这样才到达生命的完美。
  孙云晓对奥雷良诺上校说:可是一个人不能记吃不记打啊!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关键好多人都是记吃不记大的,秦始皇,汉武帝,忽必烈,等等。
  孙云晓对奥雷良诺上校说:他们可不是记吃不记打,而都有雄才大略。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哈,那是因为我们只看到他们的雄才大略,我们可以拿着铁锤敲一敲,发现那是空心的
  孙云晓对奥雷良诺上校说:任何巨人都有纸人的一面,但他们毕竟是张扬了个性,成就了大业。这值得我们思考,为什么我们许多人明明有成为巨人的潜能,却成了纸人。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两个字:环境。三个字:特殊性,四个字:运气不差。
  孙云晓对奥雷良诺上校说:总结得很有水平,司马迁也不过如此!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司马迁恨死了汉武帝,所以我们对他的评价也要分开来看。他的评价也是有偏差的。
  孙云晓对奥雷良诺上校说:其实,任何人看世界都是瞎子摸象,只能程度差别而已。司马迁自然不能例外。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但是,司马迁终究还是公证的,比如李陵那件事。
  孙云晓对奥雷良诺上校说:这正是一个史学家的伟大,不因自己被扭曲而去扭曲历史,也不因自己被美化而去美化历史。

  孩子是在犯错误中长大的

  魏兆蓉对所有人平静的说:大家好
  孙云晓对魏兆蓉说:你的名字很熟啊!
  魏兆蓉对孙云晓平静的说:是呀,我以前来过。
  孙云晓对魏兆蓉说:今晚,我们回首2004,展望2005,谈个人感受。
  魏兆蓉对孙云晓平静的说:孙老师我想以后从事您这样的工作,请问需要什么条件?要不要考北京师范大学的研究生?
  孙云晓对魏兆蓉说:从事教育研究当然最好有教育专业的研究背景,否则只能用实力证明自己有研究能力。我并没有读很高的学历,只是实际工作做得时间长。
  魏兆蓉对孙云晓平静的说:可是,像我这样在校的大学生,要从事您这样的工作,是不是最好考研?
  奥雷良诺上校对魏兆蓉微微笑的说:当然要考
  孙云晓对魏兆蓉说:不一定,要从自己的实际和用人单位的需要出发,我们单位就有一些年轻人是本科毕业,干得也很出色。当然,如果搞研究,还是需要硕士甚至博士学历更好。
  魏兆蓉对孙云晓平静的说:孙老师,您觉得如果要考研的话,“教育学原理”这个专业,是不是比较适合从事您这样的工作?
  孙云晓对魏兆蓉说:可以。心理学和社会学都很不错,甚至法学、传播学都是需要的。
  魏兆蓉对孙云晓平静的说:我并不是想做研究,而是希望能够帮助现在的学生,解决一些他们自身的问题。
  孙云晓魏兆蓉说:学什么要对准自己的发展目标,也要符合自己的潜能、优势,这样比较容易成功。
  魏兆蓉对孙云晓平静的说:孙老师,您对中国的转轨问题怎么看,在这个大环境下,在不同的文化冲击下,老师和父母应如何引导和教育孩子呢?
  孙云晓对魏兆蓉说:最好的方法是两代人相互学习,共同成长。
  孙云晓对春来粟花香说:新的一年里你有什么快乐的计划吗?一年365天,总要有些快乐的事情相伴,对吗?
  春来粟花香对孙云晓说:快乐的计划就是天天能够高兴一些,少挑一些孩子的毛病。
  孙云晓对春来粟花香说:是啊,皮亚杰说,孩子是在犯错误中长大的。这个儿童观就会使人坦然面对儿童的毛病,否则气死你也只说明你无知。
  春来粟花香对孙云晓说:我读了一些孙老师的书,可就是教不好自己的孩子,一直在寻找改进自己的方法。
  孙云晓对春来粟花香说:读任何书都要和自己孩子的实际结合起来,否则难以奏效,因为孩子是千差万别的,不对症下药是危险的。
  春来粟花香对孙云晓说:现在最想放手让孩子玩,可是不知道怎么能让孩子明白学习的重要性呢?
  孙云晓对春来粟花香说:让孩子玩是非常重要的,玩其实也是一种学习,暂时学习不好的孩子同样有玩的权利。不许孩子玩,孩子的学习成绩可能会越来越差。
  春来粟花香对孙云晓说:现在只想让孩子好好玩,但又怕自己引导不好,怕他玩疯了。
  大大龙对春来粟花香微微笑的说:我也怕孩子玩疯了!
  孙云晓对春来粟花香说:不必多虑,孩子不会玩疯的,玩过之后,就有可能想学习,这叫山不转水转。

  教育要服务学生的切实需要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我最近心情很好!很多人不知道什么原因,因为我不再坐车上下班,而是骑自行车,那种感觉就是解放了,自由了!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我也和您一样,现在住处离单位不近,这样每天花30分钟走过去,自己在路上还能思考一些事情,感觉很好。
  孙云晓对奥雷良诺上校说:是啊!一举数得。既锻炼了身体,又亲近了自然。而且省钱。
  人间四月天对孙云晓说:最近我看了一本《美国中学生报告》,很有感触.
  孙云晓对人间四月天说:是的。这是一个牙科医生在美多年的观察。有很多真实的内容,所以我给他写了序。中国人对美国的了解很肤浅,许多判断实际是不成立的。
  人间四月天对孙云晓说:看了您写的序,最有感触的是关于美国的家长会。中国的父母通常只能板着面孔静坐,根本无法代表孩子发出任何声音。
  孙云晓对人间四月天说:谢谢你的提示。我想起来了,这就是中美文化的差异。
  人间四月天对孙云晓说:美国的家长会不是由学校召集的,而是由父母们自愿组成的民选机构。他们可以对教学计划、教材、教师素质提出质疑,可以监督、督促校方的工作,也会心力支持学校的发展建设。
  孙云晓对人间四月天说:这也许就是中国明天的家长会。
  奥雷良诺上校对人间四月天微微笑着说:但是注意,除了中国和朝鲜,世界上没有第三个国家使用统编教材,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没有教材出版,中国出版社就垮了。可惜您说的这些都是在中国无法实现的,求学就是求分数,这个已经无法改变了
  人间四月天对孙云晓说:我常常被学校推选为家长会委员,今年(应是去年)还发了聘书,但我们什么作用都没有起过。
  孙云晓对人间四月天说;我和你有同样的命运,这就是中国的现状,我们需要找出改进的方法。
  人间四月天对孙云晓说:实实在在地说,美国的教育还是有很多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比如多种途径获得高中毕业证书。
  奥雷良诺上校对人间四月天微微笑的说:不要泄气,您这样的父母不多见,圣经说,喂不饱百人,只喂饱一人即可。
  孙云晓对人间四月天说:是的,美国的教育有很多成功的地方,如培养孩子的个性,激发学生的兴趣,虽然成绩不一定好,却一生乐于探索。
  人间四月天对孙云晓说:再比如他们的语文课中的30秒训练,主要目的被用来训练学生向雇主应试时做自我介绍,再比如他们特别重视心理健康的指导等。
  孙云晓对人间四月天说:教育是一种服务,应当服务于学生的切实需要。
  魏兆蓉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孙老师,您觉得初中生读《呼啸山庄》、《茶花女》和《儿子和情人》这样的小说,好吗?他们有那样的鉴赏力吗?适合他们吗?会不会误入歧途?
  孙云晓对魏兆蓉说:可以读,但最好有成年人和他们一起讨论。总之,适合的就是最好的。
  haorenpingan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请教孙老师,怎样让孩子把握好时间,特别是在假期有计划地安排好时间?
  孙云晓对haorenpingan说:与孩子一起讨论,合理制定,留有余地。孩子可自由支配的时间多少,是衡量现代儿童的标志之一。

  没有自主性的孩子难以长大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我希望我的2005是自由的,多色彩的!我会拍更多的照片,多发现生活中的美!
  蓝色天空-blue对所有人说:乐观地面对生活嘛!
  魏兆蓉对蓝色天空-blue平静的说:我很赞同你的观点。
  孙云晓对蓝色天空-blue说:太好了!你快乐,你眼中的快乐就多,全世界的快乐都向你走来。你悲伤,你眼中的悲伤就多,全世界的悲伤也会包围着你!
  蓝色天空-blue对所有人说:我也想研究教育,将来学什么专业好呢?
  孙云晓对蓝色天空-blue说:太好了!今晚就有好几个人想研究教育,可以读心理学,教育学,社会学等等。
  蓝色天空-blue对所有人说:我常认为我就是个阳光男孩,感觉真好.
  孙云晓对蓝色天空-blue说:祝贺你,阳光男孩!阳光是幸福之光。
  蓝色天空-blue对所有人说:其实我是在去年看到您的网站后才有这个决定的。我的父母的教育很成功(至少我们同学都这么觉得),但我看到了太多的人所受的教育是失败的,我希望去改变。
  孙云晓对蓝色天空-blue说:佩服你的责任感,我的确认为教育是一个伟大的事业,值得为它奋斗一生。
  蓝色天空-blue对孙云晓说:谢谢!
  奥雷良诺上校对蓝色天空-blue微微笑的说:那是因为你烦恼太少。
  蓝色天空-blue对奥雷良诺上校说:我烦恼少吗?学生的烦恼挺多的。
  奥雷良诺上校对蓝色天空-blue微微笑的说;谁是学生?
  蓝色天空-blue对奥雷良诺上校说:我呀!我上初三。
  奥雷良诺上校对蓝色天空-blue微微笑的说:呵呵~有的熬吧,我毕业几年了。
  蓝色天空-blue对孙云晓说:孩子是很需要属于自己的自由时间。但现在是很多大人不了解。只有少数自制力极强的孩子才会把所有自己支配的时间都用来学习。但其实他玩也是一种需要。
  孙云晓对蓝色天空-blue说:是的,没有自主就难以长大。
  蓝色天空-blue对孙云晓说:您好像说过:没有秘密的孩子长不大。我十分同意。
  孙云晓对蓝色天空-blue说:成年人也不会这样,教育要考虑孩子的多种需要,和谐是成功。
  nuona对孙云晓说:我想问问您怎样引导孩子过一个既安全又有意义的寒假?
  孙云晓对nuona说:那就学习自护知识,并把它变成实际本领。
  nuona对孙云晓说:昨天我去学校带孩子们活动就听到这样一个消息,有几个孩子因为父母去上班自己在家里玩火,结果把房子烧了,两个孩子也被大火烧伤了。
  孙云晓对nuona说:教训惨痛,没有自护的能力,任何保护都难以完全奏效。
  nuona对孙云晓说:现在孩子们放假,父母们又要忙于工作,孩子的安全问题成了父母们的心头之痛。
  孙云晓对nuona说:教育孩子的核心是教育自己,教育父母是天大的事,却成了很少被人真正重视的事。
  nuona对孙云晓说:是啊,所以我认为现在的教育不能只教孩子们学文化知识。
  孙云晓对nuona说:完全正确,教育的核心不是传授知识,而是培养健康人格。

  教育孩子也需要懂得平衡术

  春来粟花香对孙云晓说:孩子只喜欢看郑渊洁的童话,如何培养他看别的方面的书呢?
  孙云晓对春来粟花香说:陪他看一些动画片,或者儿童文学影视作品,他也许会发现新大陆。
  人间四月天对春来粟花香说:我孩子也喜欢看他的书,但现在别的书也看。有一个过程的,慢慢地他也会对别的书感兴趣的。
  春来粟花香对人间四月天说:看别的书,应该大人好好引导吧,可是如何引导我又没有太好的方法。
  大大龙对春来粟花香微微笑的说:我那八岁的孩子喜欢看杨红缨的书,你不妨买两本给他试试,郑渊杰的书中思想和语言有些成人化。
  春来粟花香对大大龙说:培养孩子的度太难掌握了,我经常把孩子带偏了。孩子总给自己压力,我现在几乎不给他什么压力了。
  孙云晓对春来粟花香说:对追求完美的孩子,不可以完美之心待之。教育艺术也是一种平衡术。
  春来粟花香对大大龙说:孩子自控力差,可小聪明太多。
  大大龙对春来粟花香微微笑的说:两个孩子太相象了,就是我们太不刻苦了,只知道玩。
  春来粟花香对大大龙说:孩子只知玩,不知自主学习,喜欢看童话书,打牌比我打得都好。我不在家时,他偷着看电视,回来又骗我。
  大大龙对春来粟花香微微笑的说:为了培养孩子读书的习惯,我们平时连电视都不看,电视已坏了快一年了。
  人间四月天对大大龙说:不看电视对孩子也太残酷了,我觉得。孩子适当地看看电视,对他一来有调节压力的作用,二来也可以增长知识,为什么要完全不看?
  春来粟花香对大大龙说:以前我也不让孩子看电视,现在想通了。
  人间四月天对大大龙说:孩子对你们的做法就没有任何异议吗?
  春来粟花香对人间四月天说:孩子对大人很多时候都不满,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大大龙对人间四月天微微笑的说:开始有异议,后来就习惯了,
  人间四月天对大大龙说:孩子还小,你不希望他会像大人那样自觉吧?我孩子我觉得很好了,但在自主学习方面我也觉得很不够,我能理解。
  大大龙对人间四月天微微笑的说:可孩子的阅读速度已练的很快了。
  春来粟花香对大大龙说:我孩子的阅读速度也挺快的,有时都比我快呢。
  人间四月天对春来粟花香说:我常上新浪的亲子阅读去看,他们那里推荐说可以亲子共读,大人读给孩子听,每天坚持,十分钟都可以。
  春来粟花香对人间四月天说:好的,以后我也试着和孩子坚持亲子阅读。
  春来粟花香对孙云晓说:今年开始,我想引导他上网、看电视等有意义的内容(以前我控制他看电视),度太难掌握了,难在走偏了,自己又发现不了。
  孙云晓对春来粟花香说:没有那么复杂,如同饭量不同,力气不同一样,适合才好!
  春来粟花香对孙云晓说:很多时候,走了弯路后,才知道要想让孩子进步,必须推翻自己原先不对的做法和想法。
  孙云晓对春来粟花香说:是啊,孩子不是实验品,也实验不起啊!必须要有科学的态度。
  大大龙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我的孩子爱交际,孝敬父母,可就是学习自主性差,我很着急,是不是太追求完美了?
  孙云晓对大大龙说:先肯定优点,再解决弱点,从分析原因入手,也许有效。
  春来粟花香对孙云晓说:一个好的习惯,至少得半年才能养成吧?
  大大龙对春来粟花香微微笑的说:二十一天就行了。
  孙云晓对春来粟花香说:一般来说,一个好习惯用一个多月即可养成,如果不用心,会费时更多。
  春来粟花香对孙云晓说:有些方法,大人是否想好了才能实施呢?
  孙云晓对春来粟花香说:当然,教给孩子的东西一定是科学的,大人想不清楚的东西不能教给孩子。
  春来粟花香对孙云晓说:我看了一本书,习惯要经过三个阶段,约束期,适应期,自然期,要半年时间。孩子坚持写了两个多月的日记,就怕他坚持不下来呢。
  孙云晓对春来粟花香说:非常复杂的习惯也许需要半年以上,写日记的习惯两个月一般可以养成,如果养不成必有原因。

  竞争面前要量力而行

  人间四月天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怎么看待现在正在进行的课改?有人说现在的课改有好的一面,但同时也在丢掉一些传统的优秀的东西。
  孙云晓对人间四月天说:课改的思路很好,我担心许多教师跟不上,好的也就变成了不好的。
  蓝色天空-blue对所有人说:现在搞教改,但我以为如果高考制度没有改变,这一切的“改”都是徒劳的。毕竟教改中培养的能力高考无法考。可最后学生们都要面临高考,这时肯定不少父母会反对再培养能力,还是先应试要紧。不过这也与中国人的思想观念有关,认为唯有好大学毕业的人才是人才。一些单位动辄就要本科以上学历的人,其实这是人才的浪费。
  孙云晓对蓝色天空-blue说:是啊,中国的优质教育资源贫乏,物以稀为贵,竞争是可以理解的。当然,任何人都需要量力而行,不可让孩子做无谓的牺牲!
  奥雷良诺上校对蓝色天空-blue微微笑的说:精辟!为你鼓掌!这个就叫做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还一百年不变,这是国策。
  人间四月天对蓝色天空-blue说:是啊,高考的指挥棒在指挥着孩子和老师。
  蓝色天空-blue对所有人说:可这是现实,也只有去面对。我只是觉得中国的领导人们都很急功近利,改了还不如不改好。
  奥雷良诺上校对蓝色天空-blue微微笑的说:其实那是没改,无非是换了个花样罢了,实质未变,求学就是求分数。
  蓝色天空-blue对奥雷良诺上校说:分数依然是衡量学生的唯一标准。
  奥雷良诺上校对蓝色天空-blue微微笑的说:如果你说有一天分数不能衡量一个人的标准了,那你说该有什么标准衡量呢?
  蓝色天空-blue对奥雷良诺上校说:的确,除了分也没什么可以依据的。只能说把这个分弄得能力活一点。
  奥雷良诺上校对蓝色天空-blue微微笑的说:什么叫能力活一点?加一点文学类、艺术类一点的东西?动手强一点的东西?
  蓝色天空-blue对奥雷良诺上校说:比如动手能力强一点的东西。
  奥雷良诺上校对蓝色天空-blue微微笑的说:爱因斯坦不也在手工课上做不好小板凳吗?如果手工课算分数的话,爱因斯坦就是白痴。但它有钻研的精神,有科学的态度,这也是能力的一部分呀。但是在学校,这种钻研的精神,科学的态度,你说给他多少分?怎么评价?
  蓝色天空-blue对奥雷良诺上校说:这当然是无法在学校评价的,只有时间会证明,只有它走到社会中才会显示出这些能力。能力是多方面的。
  奥雷良诺上校对蓝色天空-blue微微笑的说:他的的确确做不好手工,这是个事实,但是他有科学的态度,那也是事实,但是一个人前20年都基本上是在学校里度过的,学校和社会的区别又在哪里呢?
  蓝色天空-blue对奥雷良诺上校说:我说了,只有时间可以证明这一切。
  奥雷良诺上校对蓝色天空-blue微微笑的说:时间也可以毁灭一切,而且等你后悔的时候也晚了。
  蓝色天空-blue对奥雷良诺上校说:时间可以毁灭一切,也可以证明一切。
  奥雷良诺上校对蓝色天空-blue微微笑的说:因为他是犹太人,他的老师和父母的教育是纯粹基督化的教育,而不是权威教育。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时间都是见证者呀,这个没错,但是你要证明的究竟是成功还是失败?
  蓝色天空-blue对奥雷良诺上校说:我是说时间可以证明分数无法证明的能力。
  奥雷良诺上校对蓝色天空-blue微微笑的说:你学逻辑吗?怎么会二律悖反?
  蓝色天空-blue对奥雷良诺上校说:对不起,我没学过。分数的确可以改变人的命运,但这是在中国现在的条件下。
  奥雷良诺上校对蓝色天空-blue微微笑的说:能力大还是小,时间都可以证明,可是为了证明分数是无效的,付出这个是不是太大了一点?
  hanmei对蓝色天空-blue平静的说:不过,分数可以给人以机会,一分之差可能决定人的命运,可你离不开这个环境。
  奥雷良诺上校对hanmei微微笑的说:但是你可以改变小环境。
  hanmei对奥雷良诺上校平静的说:但一个地域就影响了多少人,如前些年出现的异地高考。
  奥雷良诺上校对hanmei微微笑的说:高考移民我就很赞成。
  hanmei对奥雷良诺上校平静的说:一个户口就堵住了人,本就不公平。
  奥雷良诺上校对hanmei微微笑的说:无非就是教育资源歧视问题。我们这里大专都上不了的分数,人家北京就上重点了。
  hanmei对奥雷良诺上校平静的说:是啊,这个可以改变吗?
  奥雷良诺上校对hanmei微微笑的说:不可以。
  hanmei对奥雷良诺上校平静的说:农村的孩子要想改变命运,只好靠分数了。
  奥雷良诺上校对hanmei微微笑的说:中国2004年每7200个考生里只有一个上清华,6900个考生里只有一个上北大。
  hanmei对奥雷良诺上校平静的说:是啊。
  奥雷良诺上校对hanmei微微笑的说:但是在北京这个数字就是112和99。
  hanmei对奥雷良诺上校平静的说:而且他们培养出来的大多数又出了国,去洋插队了。
  奥雷良诺上校对hanmei微微笑的说:如果全国统一,北京那么多人怎么办?天子脚下要是乱起来怎么办?
  hanmei对奥雷良诺上校平静的说:所以就要苦了边远地区的孩子?
  奥雷良诺上校对hanmei微微笑的说:我就是一个代表了。为了孩子的明天,他们要玩就让他们玩会,不要像我一样,离家以后留下的只是对父母的愤恨。

  儿童玩耍和消费也需要指导

  hanmei对孙云晓平静的说:那孙老师对课改的态度是持什么样子的?
  孙云晓对hanmei说:有人欢喜有人愁啊!课改就像一江春水向东流。
  hanmei对孙云晓平静的说:我总觉得人们对培训抱有太大的幻想。
  孙云晓对hanmei说:是啊,这是一个本领恐慌的时代,也是教育困难的时代,所以,人们寄希望于培训。
  人间四月天对hanmei说:有时候希望孩子还慢一点长,不要赶在这个时候去上大学.
  hanmei对人间四月天平静的说:是啊,现在的孩子生不逢时。
  人间四月天对hanmei说:您认为家长学校可以解决哪些方面的问题?最迫切而又最实际的?
  hanmei对人间四月天平静的说:我觉得还是习惯的养成。
  人间四月天对hanmei说:谢谢,好多的父母意识不到这点。
  hanmei对人间四月天平静的说:不过懒惰生来具有,人实际上就跟他斗一辈子。
  大大龙对所有人说:孙老师晚上好!请问如何培养一个八岁男孩刻苦钻研、勤奋踏实
  孙云晓大大龙说:送你一个秘诀:兴趣、习惯。有兴趣才有动力,有习惯才有保障。
  大大龙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孙老师,我该如何操作?我着急死了。
  孙云晓对大大龙说:我们刚在北京出版社出版了一本书叫《小学生的21个好习惯》,有很多具体的方法,也许你可以找来看看。
  大大龙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哪里能买到?
  孙云晓对大大龙说:请和北京出版社发行部联系。
  大大龙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如何纠正孩子粗心的坏毛病?
  孙云晓对大大龙说:小孩子粗心是常见的现象,有合理的原因,如果多提醒孩子学会检查,粗心会逐步减少。
  大大龙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我让孩子自己支配时间,他全用来玩了,让他学习计划花钱,他花完自己钱还拿家里钱花。
  孙云晓对大大龙说:对孩子不能放弃指导,包括对他的玩耍和消费都要有具体的引导。放纵孩子,是会后悔莫及的。
  大大龙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看了很多这样的书,可是这个度还是很难把握,哪些书可操作性相对强一些?
  孙云晓对大大龙说:刚才《小学生的21个好习惯》操作性很强。
  春来粟花香对人间四月天说:和孩子沟通很重要,可有时真不知如何和他沟通。
  人间四月天对春来粟花香说:尽量不要做孩子的敌人,做孩子的朋友,拟定制度,共同执行。
  hanmei对春来粟花香平静的说:是啊,可以先分析产生问题的原因,对症下药。
  大大龙对春来粟花香微微笑的说:也许,培养孩子的好习惯是考验父母的毅力吧。
  春来粟花香对大大龙说:大人和孩子一同坚持,相信好的习惯会养成的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非常感谢大家的热情参与!真的要说再见了,2月16日晚上见!晚安!

 
责任编辑: 楮家炜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