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1月聊天记录精选

养成教育就是成功的教育

——2004年11月聊天记录精选 

  适合的教育才是最好的教育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晚上好!我们又见面了,欢迎大家提出自己想说的问题。
  人间四月天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好!您来得挺早哦!
  孙云晓对人间四月天说:你是今晚的第一个网友,欢迎你!你的名字让我想起一部同名的电视剧,徐志摩的故事很感人!
  人间四月天对孙云晓说:我女儿现在学习成绩还不错,想报考外校,但她不太愿意学数学,因为这里考外校要考奥数。您怎么看这种报考重点学校的竞争?
  孙云晓对人间四月天说:适合的教育才是最好的教育,所以你要看看女儿是否适合报重点学校,并且要看看是否愿意。我的女儿当年就没有上重点中学。
  人间四月天对孙云晓说:我觉得她考上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因为竞争非常激烈,而她的长处在于写作方面。
  孙云晓对人间四月天说:孩子的潜力是巨大的,我女儿高考成绩比模拟考试上升了一百分!
  人间四月天对孙云晓说:现在外校对写作方面突出的也不是很重视,他们重视英语和数学,她自己给自己定的目标是考外校。她的学习不是很努力,但也不会要父母操很多心!
  孙云晓对人间四月天说:你女儿多大?我的做法是父母只提出建议,决定权给孩子。这样孩子会处于主动的地位,自己把握自己的命运。你说呢?
  人间四月天对孙云晓说:我女儿现在上六年级,因为要做奥数,写作也没怎么花时间!
  孙云晓对人间四月天说:也许你的女儿在语言智能方面具有优势,非常值得珍惜,虽然不能完全决定考试成绩,却可以让她终身受益。
  人间四月天对孙云晓说:她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阅读,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可以沉迷进去,而且一本书常看!
  孙云晓对人间四月天说:真是一个好习惯!我最近在深圳读书论坛做了几场讲演,我认为孩子养成了读书的习惯,等于在心里装了一部成长的发动机。
  人间四月天对孙云晓说:谢谢孙老师这样说,她在看我们聊天,看得她心花怒放的!特别是您说的“成长发动机的说法”!
  孙云晓对人间四月天说:是吗?向你的女儿问好。我敢断定,你女儿心中的发动机一定是隆隆在响。
  袁剑军对孙云晓说:孙老师,你好。我是袁剑军,河北石家庄的。我听过你的课,是你的追随者,你的光盘上还有我提的问题。
  孙云晓对袁剑军说:是吗?那也是老朋友了,可以实话实说。教育的问题是说不完的,但确实有规律可以总结。
  袁剑军对孙云晓说:我居住在一个农村县城,现在天气冷了,有很多楼区收不齐取暖费,所以只好冻着。我看要加强这方面的教育,比如集体主义、责任感等要加强教育,你有何感想,有何高见?
  孙云晓对袁剑军说:你受苦了,我代表网友们向你表示慰问。你说的对,人类居住的任何地方都离不开合作。所以,中国古人有“合为贵”的传统。
  袁剑军对孙云晓说:经济发展与社会发展不谐调,我看以后要加强对成人的教育。我赞成你的观点:要 想教育孩子,必须改变成人的世界。
  孙云晓对袁剑军说:是的,几乎所有孩子的毛病都可以在成人世界找到原因。我在农村看见张贴的标语:小孩放火大人负责,这话很有道理。
  袁剑军对所有人说:关键是怎样从小教育孩子,培养孩子的责任感和集体主义观。
  孙云晓对袁剑军说:是的。
  袁剑军对所有人说:我们教育的缺失,是不是太关注成绩,而思想品德教育却脱离了生活中实际问题。
  孙云晓对袁剑军说:正是这样,重智轻德是中国教育的第一误区!


  做事的核心原则是按规则办事

  大河村对孙云晓说:这几天给学生上课,发现许多学生非常没有自制力,上课时想什么时候说话就什么时候说话,让我非常生气。因为他们已经是四年级的学生了。
  孙云晓对大河村说:别着急,孩子们的任何优良品质都是培养出来的,养成习惯是关键。
  大河村对孙云晓说:这是不是我们的教育出的问题?现在父母、老师、社会都在宠着孩子,把孩子“惯得”都没样了。
  孙云晓对大河村说:是的,孩子的毛病往往是父母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有时候很奇怪,越是能干的父母越能培养出无能的孩子。
  大河村对所有人说:溺爱真的是会伤害孩子的。但往往是我们的父母在伤害孩子的时候、甚至是在受到这种伤害带来的痛苦的时候还不知道是自己的错。美国的学校是在培养一种法制意识。而我们的教育是在培养学生“什么事情都可以原谅”的意识。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的学校缺少一种像美国那样的法制意识的教育。
  孙云晓对大河村说:做事情的核心原则是按规则办事,这是我们在研究儿童习惯中总结出来的。
  大河村对孙云晓说:我们的“身教胜于言教”是不是应该改为“管教胜于言教”了?
  孙云晓对大河村说:哈哈哈!
  大河村对孙云晓说:前些时间,我在一个网站上发了一个帖子,大意是:美国的学生在入学前都会收到一个小册子,里面详细阐述了学生应该怎样做,不应该怎样做,如果在学校犯了什么错误,没有解释,没有原谅,照章办事。
  孙云晓对大河村说:隐患之所以危险,就因为是一种意识不到的灾难。这是我在11年前写《夏令营中的较量》时说的话。
  大河村对孙云晓说:真是的。因为隐患是在一定的时间后才发作的,并且往往在发作的时候已经无法挽回了。就像艾滋病病毒一样。
  孙云晓对大河村说:灾难是伟大的教师,它能让人振作,给人智慧,还能让大家团结起来。
  潘珑对所有人说:既然是隐患只有大家一起解决才行啊,可是解决之道呢?
  孙云晓对潘珑说:对于隐患,首先要揭示出来,把隐患变成明患,就比较好解决了。
  潘珑对所有人说:可是如果在学校受影响的还是同学起的作用比较多,而且一个人在成长的时候朋友和身边的人起的作用会比父母的更大!
  孙云晓对潘珑说:你说对了,这就叫群体社会化,即随着孩子年龄的增加,同伴的影响力会超过父母。这是一个正常的现象。
  袁剑军对潘珑说:要加强孩子与孩子之间的互相影响,有同伴的童年才是快乐的,充实的。
  孙云晓对袁剑军说:对极了,没有朋友就没有幸福。
  袁剑军对潘珑说:溺爱是一种害,溺爱的父母都会尝到苦果。
  潘珑对袁剑军说:我还只是一个学生,我还只有19岁。
  孙云晓对潘珑说:好年轻啊,年轻就是优势。
  袁剑军对潘珑说:你能来这里太好了,要是我们的学生都能来这我们的教育将提高一大步。那你就要明白,什么是溺爱,
  潘珑对袁剑军说:谢谢,我只是觉得比较感兴趣。
  潘珑对所有人说:没有朋友就没有幸福?知道现在我同学怎么说吗?朋友只是随时出卖的对象罢了,如何和这样的人交往呢?
  孙云晓对潘珑说:出卖朋友的人怎么会叫朋友呢?与这样的人交往要小心。


  问题孩子的背后一定站着问题父母

  人间四月天对孙云晓说:这两天我看了李跃儿的《谁拿走了孩子的幸福》,里面有“折磨”一说,说的是大人对孩子的种种伤害,这其中包括夫妇二人对自己的孩子。
  孙云晓对人间四月天说:电影导演王君正说:“溺爱是一种暴力!”我非常赞成,因为溺爱是一种剥夺,当然是暴力了。
  人间四月天对孙云晓说:当然,这里面说的是那些望子成龙心切的父母,却不懂教育的种种事情!所以,李跃儿说所有孩子的问题背后都有一对问题父母!
  孙云晓对人间四月天说:在问题孩子的背后,一定站着有问题的父母。在成功孩子的背后,也一定站着成功的父母。
  潘珑对所有人说:问题孩子背后并不一定是问题父母哦,成功父母后面也并不一定是成功孩子哦,还是要看他自己了。我朋友的叔叔是个博士,可他孩子现在却在监狱。
  孙云晓对潘珑说:博士之子进了监狱,当然有孩子自身的重大责任,但能说父母没有责任吗?监护人怎么当的?从小给了孩子什么教育?
  潘珑对孙云晓平静的说:父母是有责任,很大责任,可他至少成功了他自己,一个人能活几年,我是不会怪到这个博士身上的,他已经做到了自己的成功。他的孩子应该用自己的方式告诉大家他自己也是一个强人,博士对与他孩子的教导是可想而知的,可他的孩子有一种方法:逃避!!他会选择表面的接受,然后自己做自己的事。
  孙云晓对潘珑说:父母没有理由用自己的成功来为教子无方辩解。这是两个问题,既然做了父母就要负起责任,否则就是给别人添麻烦。
  大河村对潘珑说:这也说明博士的教育没有根据孩子的实际去进行。若不是这样,孩子怎么会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呢?
  yhlh对所有人说:既有家庭的原因,也有孩子所处的环境的影响。
  大河村对潘珑说:孙老师也说过这样的一句话,合适的教育才是最好的教育。
  潘珑对大河村对平静的说:只有这么几个人在这里说这些,其他父母呢?你有没有想过这?合适的教育也只能在这里是父母的几个人身上提到而已,其他父母未必知道教育的概念是什么?我觉得你们为人父母的不要把很多责任放到自己身上,真的,其实你们压力越大,孩子需要一个轻松的环境成长,所以凡事应该从孩子自己身上去出发,然后再对他们进行帮助上的教导。
  孙云晓对潘珑说:你说的有道理,孩子越大,自己的责任就越大。尤其在十四岁、十六岁、十八岁,将要承担越来越多的责任。但是,父母的责任是永远的。
  大河村对孙云晓说:这多天,我一直在思考,能不能在中国的学校实施像美国那样的法规意识的教育呢?如果在我们学校实施带有惩罚性质的教育,校长会不会愿意、家长会不会愿意、社会会不会愿意呢?
  孙云晓对大河村说:我曾提出一个观点:没有惩罚的教育是不完整的教育。现在许多家庭和学校只能表扬孩子不敢批评孩子。我说,没有批评的教育是不负责任的教育,有危险的教育。
  nuona对大河村说:您的这个想法校长可能会愿意,但父母和社会就不会答应了。
  大河村对nuona说:现在的孩子随意性太大,不懂规矩的多、自以为是的多,我们不是在这里对孩子提高要求,事实确是这样。
  大河村对潘珑说:不管父母懂不懂教育,但他必须完成教育孩子的使命。
  潘珑对大河对平静的说:是要完成,质量呢?
  大河村对潘珑说:这难道不是父母的责任吗?但,孩子有孩子的不同,我们不能对不同孩子的父母提一样的要求,别人的孩子考上北大,自己的孩子也得考上北大?
  潘珑对大河村对平静的说:呵呵~~谢谢精彩的回答,人终究还是要靠自己了,我相信望子成龙还是要的,不要太勉强孩子就行了。 
  潘珑对孙云晓平静的说:父母的教育到一定时期肯定是停滞的了,之后的事应该是孩子自己的,所以我会体谅那个父亲!我说了,孩子在群体生活中会把父母的教育慢慢“遗忘”,开始自己的生活!
  孙云晓对潘珑说:你说的很准确,也很形象。孩子在18岁以后,父母的教育几乎是无能为力的。但是,父母在孩子18岁以前的教育,将对孩子终身发展起着作用。
  袁剑军对孙云晓说:我想大人们应该通过积极的参与影响孩子关心集体的品质。让孩子们参与家务,参与对诸如楼道、取暖、收电费的管理是必要的。学校是不是应该加强这方面的教育。而不是光让学生们学习语文数学。
  孙云晓对袁剑军说:是的,孩子是在体验中长大的,直接经验对孩子是一生的财富。


  青少年是青少年问题的专家

  袁剑军对孙云晓说:现在的孩子大部分缺少自信心,我们应对孩子进行鼓励,培养他们的自信意识。现在在农村学校,讽刺学生的现象时有发生,搞得孩子们厌学,弃学现象严重。有些孩子特别累,因为他自己不愿学了,还要在课堂上座上好几年,他们其实比那些学习的同学还累。
  孙云晓对袁剑军说:是的,厌学的孩子其实是很有耐力的孩子,明明不想听却在那日复一日坐着,一般人是受不了的。
  袁剑军对孙云晓说:可现实中就有那么一部分孩子,在学校不能明白学习的重要性。但呆在学校也是傻傻地等着毕业。就为混个毕业证。
  潘珑对袁剑军说:我朋友就是了,他就去工作了,可是他又后悔了。
  孙云晓对袁剑军说:关键在教育,我最近出版了一本书叫《唤醒巨人》,说得正是这样的故事。我相信没有人不想好好发展。
  大河村对孙云晓说:在中国,我们崇尚的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而学生往往不能理解这些理,学生也就在这些教育中没有了责任感、没有了法纪意识。现在的教育环境也很不利于孩子的成长。你经常说,没有惩罚的孩子长不大。但现在的老师,谁还敢明目张胆地去惩罚孩子?不完整、不完美的教育带来的灾难只能是广大教师、广大家长和社会各界人士的教师、经验、教训,可对于孩子呢?
  孙云晓对大河村说:是呀,人生是单行道,对孩子是错不起的。
  潘珑对孙云晓平静的说:现在的学生,同学、朋友之间的交往其实很多的还是物质上的,真正意义上的朋友,我想现在连我都少的可怜,别说他们了!
  孙云晓对潘珑说:物质上的交往也需要,AA制是进步的。当然,人更重要的交往是精神方面的。
  潘珑对孙云晓平静的说:AA制让我感到反感。
  孙云晓对潘珑说:为什么呢?难道要互相请吗?虽然我也受不了AA制,但我能理解青少年的AA制。
  潘珑对孙云晓平静的说:哦,我是觉得是朋友的话,不会计较钱方面了,没有什么互请了,主动一点会比较好。我只是说我自己了,其他的我就不太知道了,身边毕竟会有一些需要帮助的朋友,所以该花的时候就不要太在意了。
  孙云晓对潘珑说:我同意你的观点,主动一点大度一点更好一些。但是,对于多数人来说AA制是合理的,而且这不仅是经济方面的意义,也有人格独立的价值。青少年是青少年问题的专家,因为你们身在其中,脉把的准。
  大河村对孙云晓说:现在的社会就是一个急功近利的社会。我给你送了礼,你就得给我办事,我把孩子交给了你,并且已经交了钱,你就得让我孩子考全班前几名。
  潘珑对孙云晓平静的说这是,可是我们毕竟不成熟,许多问题还要请教像您一样的前辈叔叔阿姨了
  大河村对潘珑说:是的。教育最关键、最主要的方面就是自我教育。
  大河村对孙云晓说:现在的社会、父母对教育、教师的要求太高,而支持、真正关心教育的太少。
  孙云晓对大河村说:这是正常的,想吃的好一些,又不肯下厨房,这不正是顾客的特点吗?教育也是服务。
  大河村对孙云晓说:是的。我们现在提的“教育就是服务”“家长就是上帝”也把上帝们惯坏了,他们还真以为自己是到饭店吃饭的,对教师和学校稍有不满就可以大发雷霆,就要把学校或老师弄上媒体、弄上法庭。
  孙云晓对大河村说:哈哈哈!不要生气,上帝发发脾气是可以理解的。我希望上帝多拿出些钱来投资教育,多发一些脾气批评教育。这对教育的发展一定很有好处。
  大河村对孙云晓说:特别是现在的媒体,极不负责,见风就是雨。这个学期刚开学,有家长反映我们学校学生严重超员,又把我们学校因政府的拆房(在我们学校的围墙上)让我们停课一周说成是班额过大分班放的假,过两天后,报纸上就说是一个姓宋的副校长说……。难怪这两年不断听到有记者挨打的事件。
  孙云晓对大河村说:媒体让人爱恨交加,不过,敢说话的媒体是社会的保护神!
  asknono对孙云晓说:我们认为现在新教育改革的重点就是要加强素质教育,而素质教育本质上说来是习惯养成。
  孙云晓对asknono说:我很赞赏!
  asknono对孙云晓说:如果18岁以前养成作一名合格的人的基本习惯,那么素质教育也就达成了。
  asknono对孙云晓说:我们现在也了解到一些地方的中学提出了“成功教育”的口号,但是我们认为这是不合适。虽然现在书店最畅销的都是陈安之一类的励志书籍,很多年轻人趋之若骛。这说明我们的教育体系中缺少这一门课,但是现在的成功教育对18岁以下的学生并没有合适的资料。
  孙云晓对asknono说:我最近出的《唤醒巨人》就是专门写成功教育的,以上海闸北八中的成功经验为主。
  asknono对孙云晓说:大学开设成功教育,18岁以下着重习惯养成教育也许是合适的方案。
  孙云晓对asknono说:有道理,养成教育就是成功教育。多高的墙多深的基。

 
责任编辑: 楮家炜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