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0月聊天记录精选

对网络迷信要标本兼治
——2004年10月聊天记录精选 

  校园网是青少年网络世界的安全岛

  qjgstgrs对孙云晓 说:孙老师您好,今天的主题内容是什么?
  孙云晓 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晚上好,很抱歉,我刚刚到。外面一直在堵车。今天晚上我们讨论的题目是"如何看待网络迷信",请大家尽情发表看法,畅所欲言。
  大河村对孙云晓 说:孙老师晚上好。今天很忙吧?
  孙云晓 对大河村说:您好,今天的确很忙,但和各位网友聊天是我很喜欢做的事情。
  qjgstgrs对孙云晓 说:上次说到了穷国办大教育很难。我想这个主题是否可以发展一下?
  孙云晓 对qjgstgrs说:可以发展一下.您的想法是什么?
  qjgstgrs对孙云晓 说:我说的发展一下是指谈谈怎样在穷国办大教育?怎样抚慰穷国教育工作者的心,培养他们对国家的信心!
  孙云晓 对qjgstgrs说:这是个值得讨论的话题,希望我们有机会讨论一次。
  qjgstgrs对孙云晓 说:网络本身不是坏东西,我们不是也常在上网吗?但关键是看人怎样进行操作的。再说细点就是,上网的人是怎样认识网络的。
  孙云晓 对qjgstgrs说:同意您的看法.网络本身只是一个工具,但人们怎么看待它,怎么运用它是很重要的。
  qjgstgrs对孙云晓 说:目前,我省(湖南)已经停止开办新的网吧。因为未成年人仍然是网吧的主力军。
  孙云晓 对qjgstgrs说:是的,很多数据显示,青少年的确是上网的主力军.可是,他们的自我控制能力和保护能力是有限的,分辨能力也很有限,因此,很容易在网络迷信面前迷失方向,甚至受到伤害。
  qjgstgrs对孙云晓 说:我不常在网吧玩,但也受学校委托常到网吧去走走,网吧的客人80%是在校学生,而且是清一色的“传奇”或其他什么网络游戏的死心塌地的追随者。一进网吧就听见不绝于耳的喊杀声。令人担忧!
  孙云晓 对qjgstgrs说:现在很多孩子迷恋网上算命,他们通过占卜算命等来决定一天的心情,甚至他们今天该做什么。
  思林居士对孙云晓 说:网络是一个好东西,关键在引导。
  孙云晓 对思林居士说:您好,同意您的说法.网络的确是个好东西,关键在于引导,对于孩子来说,他们更需要我们的指导,是吗?
  思林居士对孙云晓 说:我经常教我们班的孩子上网。对于网络迷信的问题,我认为这是现实存在,我们不应回避。
  孙云晓 对思林居士说:是的,网络迷信几乎铺天盖地,如果在网上搜索一下,我们会发现光是算命的网站就有40多万个,数量惊人。
  思林居士对孙云晓 说:帮助我们孩子树立唯物主义观点很重要,我也玩过网络算命,不过只是把他当作游戏。应该让我们的孩子也用这样的心态来做这种游戏,因为你想禁是禁不了的。
  孙云晓 对思林居士说:是的,青少年要把握自己的命运,而不是把希望交给机器。 你玩网络算命的体会是什么?
  思林居士对孙云晓 说:我的体会是那只是一种游戏,感觉特别好笑。其实学校的机房利用率不高,我们可以利用课外一些时间开放计算机教室,办个网吧,加上老师的指导。
  孙云晓 对思林居士说:许多学校开办了校园网,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办法。校园网是青少年在网络世界里的安全岛。


  治理网吧要用大禹治水的精神

  大河村对孙云晓 说:对于学校来说,就要加强对学生的引导,而不是杜绝孩子上网。现在的老师和父母听说孩子上网就急。
  孙云晓 对大河村说:是的,光着急,用堵截的办法确实不行。重要的是父母和孩子一起学习,了解孩子在做什么,并给他们力所能及的指导。一个能引导孩子正确接触网络的老师,我相信孩子们一定喜欢她。
  大河村对孙云晓 说:我们学校的远程班,就是13日晚上和你交流的那些孩子,我校要求他们每天必须上网。上课前要求他们上网查资料,课后要求他们把自己的成长日记发到指定的论坛上。
  孙云晓 对大河村说:这个做法很好!总之,要让孩子多参与,并坚持到底。
  大河村对孙云晓 说:其实,如果我们的教育部门把网吧的功能再开发一下,还是很有前途的。例如,开发一些教育方面的软件(当然是对父母和孩子都很有用的),放在网络上,让孩子像痴迷游戏那样痴迷这些东西,该有多好。
  孙云晓 对大河村说:对网吧的治理也要学习大禹治水,也许需要发展一些绿色网吧,让未成年人在一起健康上网。
  张圆对孙云晓 说: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我在成长论坛上当了一个小版主,家庭教育方面的!
  孙云晓 对张圆说:祝贺你!家庭教育需要探讨的问题太多了,希望你多发表一些独特的见解。
  张圆对孙云晓 说:我现在也得回答网友提出的问题,有时真的点力不从心。
  孙云晓 对张圆说:其实,以真诚赢得真诚是最好的方法,真正的经验在民间,要向大众学习,集众家之长。
  张圆对孙云晓 说:我真感觉到了,父母中真有很多经验呢,真有教育好孩子的呢!
  qjgstgrs对孙云晓 说:QQ上常见到:你要把某个信息转发20遍,否则就会有噩运降临之类的,很多人也确实信。但有些专门用来给人占卜的网站就太多了。无法杜绝呀!事实上,大多数人还是只把网上算命当作一个游戏来看待。但只要有极少数人当真了,便也成了麻烦,甚至还会有血的代价!
  孙云晓 对qjgstgrs说:你说的对,对于青少年来说,玩游戏往往是一个前奏,有可能弄假成真。
  qjgstgrs对孙云晓 说:这么多的算命网站是无法杜绝的,靠工商?公安?文化?教育?谁来管?谁又能真正管得了?还是要靠青少年自己的自控能力和辩证唯物论的宣传!
  孙云晓 对qjgstgrs说:管是一个方面,引导青少年自觉远离迷信是更重要的方面。
  qjgstgrs对孙云晓 说:电脑算命只是一种游戏,因为程序是一定的。如果没有人去对他进行经常的修改的话,总有不同的人会拥有同样的命运的。我同意思林居士的说法,我觉得在学校办绿色网吧,会对青少年的成长起指导作用。这也是我经常在学校提的一个观点,可是一直不能得到学校的关注。学校只要班主任直接去网吧督促,而没有从根本上消除这种现象。 
  孙云晓 对qjgstgrs说:这需要探索成功的经验,河南某校引导学生由玩网络游戏到编创软件,就是一个好经验。
  qjgstgrs对孙云晓 说:您说的现象只是局部现象,真正的现实状况是更多的地方根本就没有人去引导,而只是一味的制止。
  孙云晓 对qjgstgrs说:是的,现实就是这样无奈。但我们只能想办法突围。
  大河村对孙云晓 说:很久以前(准确地说,应该是我开始痴迷游戏的时候)我便开始思考,能不能把教学的内容设计成游戏,通过游戏的形式达到让孩子学习的目的呢?
  孙云晓 对大河村说:好主意,儿童太需要游戏了,游戏是儿童学习的重要工具。其实大人也需要游
  yuexin对大河村说:你的想法太好了,如果能实现!!
  大河村对孙云晓 说:其实游戏也不是什么特别坏的东西,但父母不让孩子上网,或家里不买电脑,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怕孩子着迷游戏。包括校长都不准教师在计算机房打游戏。我觉得,我对计算机的了解、上网学习等,就是通过打游戏开始的。
  孙云晓 对大河村说:孩子喜欢玩游戏是非常正常的,也是他们的权利,关键是引导他们健康发展。游戏是工具,主要看内容。
  大河村对孙云晓 说:通过各种方式,我了解到,多数网络高手都是从痴迷游戏开始的。
  孙云晓 对大河村说:是的,比尔盖茨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不要把问题简单归罪于网络

  qjgstgrs对孙云晓 说:事实上也如大河村所说,多数网络高手是从游戏开始的。关键是他们受到了正确的引导(也许只是思想上的自控),而更多的是没能成为网络高手、游戏高手,而是成为网络消费高!
  孙云晓 对qjgstgrs说:也许更重要的是培养孩子确立人生的高目标,当他立下远大的志向,并有了成功的体验,他才容易抵御各种诱惑。因为真正的教育是自我教育。
  qjgstgrs对孙云晓 说:是的。人生的目标教育最重要。这一点我觉得自己做得很好。我常跟我的学生讲卢刚的事情。我常说,我可以不要你们的好成绩,但我要你们各有自己的爱好,而且,你们一定要做个好人!
  孙云晓 对qjgstgrs说:说得好,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一段航程,有目标才会有成功,有奋斗才会有精彩,失去了目标随波逐流,是不幸的人生。
  王红对孙云晓 说:我的儿子上高二了,他是个很爱玩网络游戏的孩子,这样下去怎么办?我很担心,老师您说呢?怎样把他的兴趣转移呢?
  孙云晓 对王红说:为什么一定要转移呢?如果时间掌握的适当,终身玩游戏都是有益的。你的担心在哪里呢?
  王红对孙云晓 说:我看他玩完游戏时眼睛放亮,学习就反过来了,想睡觉。
  孙云晓 对王红说:那是他学习方面的障碍,是否有厌学倾向?聪明的办法是标本兼治,而不是简单的归罪于网络。
  王红对孙云晓 说:他不要我们安排时间,他想什么时间上网就什么时间上,他除了看电视,听音乐,看网络小说,学习没有兴趣。
  孙云晓 对王红说:北京有个妈妈叫曲兰,写了本书介绍引导儿子由迷网到成功的故事,给人很大的启发。建议你从网上搜索查看,关键在引导。
  yuexin对所有人说:我觉得现在的网络资源没有得到充分的开发,玩、消遣成为电脑的主要功能!
  孙云晓 对yuexin说:是的,这有一个过程,这对教育构成了挑战。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 微微笑的说:孙老师,我问你一个问题:我们怎么让孩子对自己还不了解的东西感兴趣?
  孙云晓 对奥雷良诺上校说:趋利避害是人的正常心理,所以要引导孩子了解某个东西的奥妙与趣味,这就是教育的艺术。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 微微笑的说:但是要命的是,我们绝大多数的父母不知道怎么样趋利避害,往往好的没留住,坏的养成了习惯。迷网的孩子很多,但真正解救的孩子很少?为什么大肆宣扬这一类成功的例子,原因很简单:太少!
  孙云晓 对奥雷良诺上校`说:是的,网络时代的挑战让太多的人不知所措,经验自然很少,所以愈加珍贵。严重的问题不是批评父母和老师,而是怎么帮助他们。以其昏昏使人昭昭,怎么可能呢?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 微微笑的说:摸着石头过河,牺牲一部分人积累出经验,然后再去治理?
  孙云晓 对奥雷良诺上校说:信息浪潮来势迅猛,必定会淹没一些人,我们只能是尽量的提供对策。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 微微笑的说:也就是像《圣经》中说:的那样,喂不饱100个人,就喂饱一个人好了?
  孙云晓 对奥雷良诺上校`说:是的,树上的一颗果子熟了,其它的也会熟的。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 微微笑的说:另外,孩子经常问一些好笑的问题。比如说孩子问我:如果太阳是冰淇淋,他融化了?会流到地球的哪个角落呢?我该怎么看这个问题?
  孙云晓 对奥雷良诺上校`说:儿童时代是胡说八道的时代,童言无忌,我们应当理解和宽容。
  大河村对孙云晓 说:在学校里,因为教学任务大、压力大,好多学校为应付检查建起来的计算机教室基本是封闭的,没有给老师开放,更没有给学生开放,老师尚不知道网络是什么东西,怎样引导孩子通过网络学习呢!所以,在引导孩子上网方面,我们学校做得也很不够。
  孙云晓 对大河村说:我最近出了本书叫《唤醒巨人》,其实首先要唤醒的是教师和父母。


  迷信的幽灵不会因为现代化而绝迹

  思林居士对孙云晓 微微一笑说:不知道大家最近对网上出现的一些青少年网婚现象怎么看? 我发现有些甚至只是小学高年级的孩子在网络上都有老公老婆。
  孙云晓 对思林居士说:有人严肃批评青少年网婚,我倒觉得不必紧张,这也许是网络时代的孩子过家家,模拟成年人的生活,有何罪过?
  思林居士对孙云晓 对微微一笑:我觉得孩子的网婚没有过家家那么简单,里面有些早熟的因素,还是引导为主。我们的课堂上需要有这种课程。
  孙云晓 对思林居士说:同意您的看法,对孩子上网要重在引导。
  张圆对孙云晓 说:其实这些全是家庭教育没搞好的结果!从小就要让孩子有一双慧眼!
  qjgstgrs对孙云晓 说:虽然我常去网吧督导学生,但我班的学生从不进网吧,因为他们对于电脑甚至都是很陌生的。我觉得这很可悲,所以我常在我的办公室里让学生参观我是怎样操作电脑的,甚至是玩游戏。有时也让学生自己操作一下,虽然不会,但他们的兴趣很大。我很高兴!
  孙云晓 对qjgstgrs说:你是个启蒙者,你在唤醒巨人!
  qjgstgrs对孙云晓 说:孙老师,您言重了。事实上是,我们学校还没有正式的电脑教学室,只有我个人的一台电脑。其他就是街上的网吧了。我能做的也许就只有这点了。
  孙云晓 对qjgstgrs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秋水荡漾对孙云晓 微微笑的说:我感觉少年上网只要有正确的引导,就不会有太大的危害。
  孙云晓 对秋水荡漾说:是这样,天下不会大乱,不必过于担心,因为青少年是有一定的辨别力的。我们的研究发现,中国儿童十岁开始具有一定的媒介选择能力。
  蕙的风对孙云晓 说:孙老师,我是这样想的:对孩子要适度引导。我的儿子今年九岁,他也喜欢网络,我会给他一定时间让他去玩,所以他没有出现痴迷的地步。
  孙云晓 对蕙的风说:祝贺你的成功,对孩子引导越早越好。
  蕙的风对孙云晓 说:谢谢。我儿子9岁了,还不愿意一个人睡,我实在担心他心理有问题。他从不敢一个人独处。
  孙云晓 对蕙的风说:培养孩子独立睡觉是一个过程,应当一步一步来,也要掌握孩子的心理。
  蕙的风对孙云晓 说:已经尝试了一年又一年,但是他总会在半夜醒来大叫,几次下来,我就不想尝试了,因为我和孩子的睡眠都无法保证优质。
  孙云晓 对蕙的风说:还是需要探讨更有效的方法,建议您咨询孙老师热线。电话是:010-68455875。
  垂钓鸣蝉对孙云晓 说:我赞成你的说法,有人谈网色变,甚至有的学校竟然公开反对中学生上网,那不是教育者应有的态度,是在逃避疏导的责任。
  孙云晓 对垂钓鸣蝉说:迷信的幽灵并不因现代化而绝迹,恰恰相反,它会装成科学的样子去发展自己的地盘。网上占卜等迷信活动就是一个例子。因此,需要我们对孩子进行引导和教育,谈网色变或者不闻不问,都是逃避教育责任的表现。
  大河村对孙云晓 说:是的,迷信是一种意识、是一种思想,技术的发达会为这些迷信的传播提供更好的条件。
  蕙的风对孙云晓 说:网上这样的迷信空间很多。我认为父母如果有这样的好奇心,千万不要当着孩子的面在网上算命。
  孙云晓 对蕙的风说:凡是不让孩子做的坏事情,大人最好也不做。因为大人是孩子最重要的榜样。
  蕙的风对孙云晓 说:谢谢孙老师。也许这就是许多事情无法纠正的症结所在。其次,我认为父母要关心孩子的话题,如果出现这样的苗头应该积极地教育 。
  孙云晓 对蕙的风说:我反复的说,教育孩子的前提是了解孩子,不在这方面下功夫任何教育都不能成功。
  紫云对孙云晓 说:父母为了孩子勉强维持婚姻好还是不好?
  孙云晓 对紫云说:我不认为一个糟糕的婚姻对孩子会有好处。


  网络道德教育是前提

  王红对孙云晓 说:我们没有用好这把双刃剑,该怎么办呢?
  孙云晓 对王红说:当孩子厌学的时候,应当少接触网络;当孩子爱学的时候,可以接触网络。
  王红对孙云晓 说:是的,我禁止过,可他很反叛,对着干。
  紫云对孙云晓 说:可是爱学的孩子往往不会迷恋网络,而迷恋网络的孩子恰恰都不爱学习。因为烦躁的应试教育对孩子太没有吸引力了。
  孙云晓 对紫云说:不一定,爱学的孩子喜欢网络的人很多,有的还建了自己的网站。
  王红对孙云晓 说:孙老师,如果我禁止他上网,他又到外面的网吧去玩怎样办?
  孙云晓 对王红说:孩子在家里上网当然比去网吧好,亲子之间需要情感的力量,好的关系胜过许多教育。
  思林居士对孙云晓 微微一笑:引导孩子上网,我认为第一步要知道孩子在网上做些什么。
  孙云晓 对思林居士说:上网第一步需要进行网络教育,不要让孩子匆忙上阵,要有备而来。
  思林居士对孙云晓 微微一笑说:我们学校里安排上网一般是从四年级开始做起的,我去年教过一年的信息技术课,孩子对游戏特别有兴趣。可我通常是禁止的,只是同意他们学会今天的课程才可以玩一会儿,因为每一个内容总有些孩子学得快,有些孩子学得慢。
  孙云晓 对思林居士说:信息技术课是引导学生用好网络的神圣时刻,值得下功夫教好。
  思林居士对孙云晓 微微一笑:用玩游戏激励孩子学习,我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比如在我们语文光盘的资料上就有许多寓教于乐的游戏。
  孙云晓 对思林居士说:当然可以,用游戏刺激孩子的兴趣是一种教育艺术。
  思林居士对孙云晓 微微一笑:除了学技术之外,我觉得网络道德的教育也很重要。
  孙云晓 对思林居士说:网络教育是离不开网德教育的,任何知识或技术的教育都离不开道德的教育。
  思林居士对孙云晓 对微微一笑说:呵呵, 我感觉您对孩子真的很宽容,我们许多老师都是严字当头的。我自认为是一个很宽容的老师,可和您相比我觉得有些观念还是要改。
  孙云晓 对思林居士说:细想一想,每一个人都需要一个宽松的环境才能成长起来。宽松的时代,才是产生巨人的时代。当然宽松不等于放纵。
  qjgstgrs对孙云晓 说:我曾经提出过一个观点,我想拿部分学生做一个实验。在教他们文化知识的同时,花更多的时间辅导他们学习更多的课外知识,当然也包括网络。但又怕影响他们的文化成绩,因为学校和父母要的仍然是学习成绩,而并没有太多注重能力的培养。毕竟,如果按我这种教学模式的话,学生文化成绩也不可能有太大的出类拔萃。
  孙云晓 对qjgstgrs说:人大附中开了一百一十多门选修课,我认为这是一个现代学校的方向,给学生选择权。
  大河村对孙云晓 说:我们学校的信息技术课前几年做得很好,但因为收费、上级的指导思想等问题,学校的这门课已经基本停了。我非常遗憾。
  孙云晓 对大河村说:我能理解。
  大河村对孙云晓 说:对了,孙老师,前天给你说的,我们这儿组织首届世界传统武术节,今天我带学生上午参加迎宾式演出(其实学生也就是双手摇花,嘴里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学生一直喊了40多分钟,你说,这是不是对孩子的一种摧残?
  孙云晓 对大河村说:无奈的现实。其实,本可以丰富多彩,张扬个性。
  大河村对孙云晓 说:都知道张扬孩子个性的好处,但真正做起来是那么的不容易。
  秋水荡漾对孙云晓 微微笑的说:迷恋网络的孩子学习虽然不优秀,但是并不代表他踏入社会不会是一个优秀的人,关键要家长和老师改变教育观念和正确引导。
  孙云晓 对秋水荡漾说:是的,很多优秀的人在中小学都默默无闻。
  紫云对孙云晓 说:喜欢网络不等于迷恋,建一个网站不要花多少时间的。
  孙云晓 对紫云说:专家们的研究发现,厌学或没有朋友等生活中失败的孩子更容易迷恋网络,容易受到不良影响。
  紫云对孙云晓 说:其实孩子的很多问题不是孩子和父母的问题,是现代中国教育的问题。父母一点微薄的力量如何能解决目前教育体制的弊病?
  孙云晓 对紫云说:是的,任何一个人都难以和一个制度抗衡,但是,英雄就是这样产生的,这叫做沧海横流!
  紫云对孙云晓 说:孩子为什么会厌学,你探讨过深层次的原因了吗?
  孙云晓 对紫云说:关于孩子的厌学,我们在《培养独生子女的健康人格》一书中有详细的分析。请到我的网站上查看。
  孙云晓 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今晚的聊天时间已经过了十分钟,谢谢大家参与,希望我们11月10号19:30再次讨论。我期待着与大家重逢!晚安!

 
责任编辑: 楮家炜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