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8月聊天记录精选

有爱心肯学习就能教育好孩子

—— 2004年8月聊天记录精选 

  好习惯是快乐玩耍的保障

  孙云晓 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晚上好!我从印度回来了,很高兴和大家按时聊天。大家说:今天晚上聊什么呢?我想可以聊奥运会的启示,也可以聊我们关心的其他问题。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 说:自由谈什么都可以了。您去印度了?
  孙云晓 对奥雷良诺上校说:欢迎你上校,我7月下旬到印度开了一个国际会议,也算是西天取经吧。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 说:您到印度参加的那个国际会议主题是什么呀?
  孙云晓 对奥雷良诺上校说:我参加了亚太地区儿童参与课题研究会议。儿童能否参与家庭、学校、社会生活的决策,是一个国家文明程度的重要体现,会极大的影响儿童的现代素质。
  飞呀飞对孙云晓 说:孙老师,我第一次来,请多指教!
  孙云晓 对飞呀飞说:欢迎你,这里新老朋友都有,你可以自由发表意见。
  美美对孙云晓 说:孙老师你好,我是一名幼儿的母亲,第一次登录你的网站,我的一个话题就是习惯和让孩子快乐轻松地玩有无冲突?
  孙云晓 对美美说:表面看似乎有冲突,而实际上没有冲突,因为快乐轻松的玩也需要有好多良好的习惯。甚至可以说习惯是轻松快乐的玩的保障。
  美美对孙云晓 对说:为什么这样说?我总觉得孩子受约束太多。
  孙云晓对美美说:这是对习惯的理解问题,习惯不光是对人的约束,更可以成为对人的一种推进力量。比如,培养孩子爱参与、爱运动、善于合作等习惯,就会使孩子轻松愉快。
  洞庭青草对所有人说:孙老师,我想问您一个问题。我弟弟虽然成绩很好,但他没有目标理想,好像每天活在云里雾里一样。
  孙云晓 对洞庭青草说:你弟弟多大?一般来说,少年时代是梦想的时代,活在云里雾里是正常的。
  洞庭青草对孙云晓 说:他已经上高二了,如果高三还是如此,我真怕给担搁了。
  孙云晓 对洞庭青草说:高二的学生最好多有一些社会生活的体验,有助于他脚踏实地。他云里雾里有什么表现让你担心了?
  洞庭青草对孙云晓 说:就是没有目标,甚至缺少朝气。他很不在意地告诉我:晚上9点就睡觉,白天也睡。我觉得不是身体问题。我因此问过他,那你觉得上学快乐吗?他说,也就那样。我又问,那你觉得做什么是开心的?他说没有。
  孙云晓 对洞庭青草说:这就是问题,不喜欢学习甚至厌学是非常值得关注的,也许是经历的失败太多或压力太大。要防止你的弟弟由厌倦学习到厌倦生活。
  洞庭青草对孙云晓 说:他的成绩一直很好,学校也夸他,对于中国的孩子来说:他至少已拥有了60%。也许我真得好好了解他到底为什么厌学。可根本原因似乎还是没有目标,因此没有动力。
  孙云晓 对洞庭青草说:背后的原因是关键,学习好的孩子不一定快乐,认知需要是最重要最稳定的内在动力。
  快乐的男孩对所有人说:您对高考状元怎么看?
  孙云晓 对快乐的男孩说:高考状元是有本事的人,在高考不断改革的情况下过五关斩六将很了不起。但是,绝不能说:高考状元水平第一,因为几分之差是说明不了问题的。
  海洋对孙云晓 说:我同你原来一样,现在是一家地级报教育版的记者,请问我该如何努力,做一名专家型记者。
  孙云晓 对海洋说:也许可以关注一些教育思想的讨论,同时关注教育改革的进程。我是采访过大量的人物,对他们的内心世界比较了解,所以我知道人们需要什么样的教育。
  海洋对孙云晓 说:教育思想的讨论一般在哪些书刊中能看到,报纸杂志还是专业书籍。
  孙云晓 对海洋说:很多报刊,如我主编的《少年儿童研究》就有许多教育观念的讨论。也欢迎你上我的网站游览一下。www.sunyunxiao.net.cn
  海洋对孙云晓 说:我刚刚采访一个关于多元智能的题目,请问它与我国提出的素质教育有何关系。
  孙云晓 对海洋说:多元智能在中国广为流行,是因为它揭示了人成长的规律,成为了素质教育的理论依据。用老百姓的话来解释,多元智能理论就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飞呀飞对孙云晓 说:孙老师,我有个同学她爸爸很凶。有一次,我和我那个同学去济南时,因为我那个同学下车晚了一点,她爸爸就大发脾气,让他很伤心。她该怎麽办?
  孙云晓 对飞呀飞说:也许有话好好说是上策,虽然矛盾的主要方面是大人,但是会说话善于沟通的孩子是有本事的。在今天的时代孩子超越大人是非常正常的。
  飞呀飞对孙云晓 说:噢,我懂了。
  孙云晓 对所有人说:我看奥运会发现中国有一个进步,那就是运动员的微笑增多了。微笑是一种自信的表现,也是友善的象征。其实每个人都需要多一些微笑,我们的生活就会多一些阳光。


  科学发展观对国家和个人同样重要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 说:据我的观察洛阳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厌学。有时候我总是在想,我真想找一个家庭老师教孩子,我孩子还小,我不想让他被中国的教育毁掉。您觉得呢?
  孙云晓 对奥雷良诺上校说:自己的孩子自己教是最好的,因为爱是不能替代的。只要有爱心肯学习,就能够教育好孩子。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 微微笑的说:印度是一个有信仰的国家。
  孙云晓 对奥雷良诺上校说:是的,印度给人的印象是很虔诚的,是宗教国家,70%以上的人信印度教,把牛当作母亲甚至是神,所以他们不杀牛,也不吃牛肉。牛老了就放走给它们自由,我看到许多云游四方的牛,这就是信仰的力量。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 微微笑的说:可以说印度人虔诚,也可以说他们虚伪,因为印度人在神牛吃到他的菜后,他要把剩下的菜以十倍的价格卖出去。
  孙云晓 对奥雷良诺上校说:是吗?这我不知道,我只看到许多牛像退休的老人在悠闲的漫步并得到人们的尊重。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 说微微笑的说:印度我不熟悉,但那里贫富差距比中国还大,教育贫瘠化严重。
  孙云晓 对奥雷良诺上校说:印度也有脏乱差的问题,我从孟买的机场到宾馆,看到几十个人在路边大小便。相比之下中国还是文明多了。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 微微笑的说:真不知道国民在那么低的素质下,这些成绩是怎么做出的?
  孙云晓 对奥雷良诺上校说:是的,印度的IT业是一流的,但他们的贫富悬殊很大,乞丐众多,中国应当引以为戒。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 说:但印度这几年的发展的确让人刮目相看。
  孙云晓 对奥雷良诺上校说:我还是赞成要有科学的发展观,如果集一国之力做什么事情都可能做成,但国家会失去平衡,弄不好会天翻地覆。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 说微微笑的说:犹太民族教育孩子的时候,刻意的建立父亲的权威,这样对孩子有一种仰视感。
  孙云晓 对奥雷良诺上校说:父母应当形成联盟,因为父教和母教都是不可缺少的,而又是作用不同的。中国历史上有严父慈母的传统,我认为是有道理的。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 说:其实如果严父慈母作过分了,就成了黑脸白脸了,这是教育中最忌讳的。这只能让孩子逃避责任。他们有他们的信仰,这本无可厚非,而且印度人死也要死在恒河里,可您说我们孩子的信仰是什么呢?
  孙云晓 对奥雷良诺上校说:每个人的信仰都是值得尊重的,我想我们的孩子应当信仰真善美。印度人问我信什么教,我说我信儒教,信孔子。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 说:信仰歌星影星,其实就是无英雄时代。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 说:前几天我看了一篇文章,讲的是卡夫卡和他的父亲。他的父亲是典型的父权主义者,卡夫卡到死的时候还没有原谅他的父亲,可是这不代表他不爱他的父亲。
  孙云晓 对奥雷良诺上校说:关键是理解,不喜欢的东西不等于没有价值,也不等于没有敬意。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 说:理解?我上大学的哲学老师用了这么一句话:所谓的理解,不过是更深一层次的误解罢了。中国最大的毛病就是出事了才知道什么有多严重。
  孙云晓 对奥雷良诺上校说:这就是科学的发展观要解决的问题,不能什么事都摸着石头过河,而要过河之前做调查和论证。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 说:我总对孩子说一句话:中华民族的子孙是天下无敌的
  孙云晓 对奥雷良诺上校说:“希望如此,但不可能必然如此。我认为当代中国人的素质在全世界并不是最高的,竞争力也不是最强的。”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 说:我认为中国应该取消高考。
  孙云晓 对奥雷良诺上校说:取消高考,可能导致天下大乱,而高考改革可以稳定天下。中国的科举制度对稳定上千年的封建社会秩序起了重大的作用。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 说:1905年张之洞上书废除科举。原因是外来侵略已近亡国的边缘。所以一定要这么一场动荡,教育才可以又有一次改变,这不是说我这个人唯恐天下不乱。
  孙云晓 对奥雷良诺上校说:科举制度到清代末年已经走到了尽头,成为人才发展的一种束缚,废除科举是必然的。
  奥雷良诺上校微微笑的说:就像我,在大学里学的文学全是过时的,可是我自己补就可以了。
  孙云晓 对奥雷良诺上校说:这就是中国文化传统的巨大影响力。孔子说:“学而优则仕。”这句话一语道破人才选拔的原则,至今不废。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 微微笑的说:是绝望的人多,还是希望的人多?还是最终从高考里得到东西的人多?是得到的真实才学多,还是虚伪无用多呢?
  孙云晓 对奥雷良诺上校说:高考让人绝望的地方不是高考的内容,而是录取的比例。中国只有15%的同龄人能够进入大学,这是国情所致,国力所限。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 微微笑的说:孔子所谓的学而优,是指六艺优秀,礼乐射御书数都要好,可现在呢?成绩优则上!能力自己去培养,指望考试培养自己能力,不可能。
  孙云晓 对奥雷良诺上校说:教育改革的目标就是综合素质提高,与学而优则仕相通。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 微微笑的说:印度的比例的多少呢?
  孙云晓 对奥雷良诺上校说:不清楚。据说,印度人基础教育差,而高等教育较强。我到了尼赫鲁大学,也有些破旧之感。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 微微笑的说:反正我知道,普林斯顿大学的校门还没有我们国内的一些小学的气派。儒教就是太讲究一个差不多了,通才教育理念太强,这样孩子在以后的竞争中会吃亏。


  好的关系胜过好的教育

  王红对孙云晓 微微一笑说:我的儿子在黄冈中学读高二了,我很着急。现在他是个很反叛的时候,他爸是个很古板的一个人,又传统,老是看不贯儿子,就爱批评。我是母亲,就不那样看,我知道如果家庭给他不了温暖,他就会到外面去找,所以我很迁就他,这样儿子就很任性。昨天他要买个好书包,我不同意,他就说:“你不买我不上学”,我认为想这样下去可不好,怎么办?求救老师给我指教!谢谢!
  孙云晓 对王红说:从父母做起,有话好好说,给孩子充分发表意见的机会,谁有道理听谁的。这才有利于孩子的成长。我认为好的关系胜过许多教育。
  王红对孙云晓 说:我现在很着急,有点管不了孩子。儿子的性格非常强,他爸也是一样,我也在儿子和父亲两边做工作,都无效。我看这会影响儿子的心态,儿子表面上怕他爸,实际不把他当回事,因为爸爸伤害他太多,所以使他变的好多,现在最不爱说话。但就爱看网络小说,喜欢网络游戏,和同学聊天,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孙云晓 对王红说:改变孩子从改变父母做起,就像牵牛要牵牛鼻子。你儿子多大了?
  王红对孙云晓 说:我觉得您说的有道理,我给儿子的关系比以前要差些,他现在没有初中时听话。他今年十七。
  孙云晓 对王红说:亲子关系越好,家庭教育越有效。师生关系越好,学校教育越有效。
  王红对孙云晓 微微一笑说:好的,谢谢。我的儿子去年刚上高一,第一次上早自习迟到了,他的班主任就让他在全班上做检讨,这孩子就一个劲的不喜欢那老师,结果他不听课,成绩下降好。多快一年了,还是不喜欢班主任。这孩子不能接受意见是我最头痛的,这性格将来会吃亏的。我现在没有办法,只有换班,让孩子学文科,因为那老师教数学。
  孙云晓 对王红说:孩子会因为不喜欢一个老师而不喜欢他的课,这需要引导孩子全面认识教师。
  风送梅花过小桥对孙云晓 说:家庭教育产业化您认为可行吗?
  孙云晓 对风送梅花过小桥说:家庭教育的市场化是必然趋势,但这不是一般的市场化,不能追求利益的最大化,而是公益性和市场化结合。
  风送梅花过小桥对孙云晓 说:您说的很有道理。我一直在想,您为什么不把它产业化。
  孙云晓 对风送梅花过小桥说:也许我更喜欢公益化,或者适当的运用市场的手段。我担心过度商业化会伤害了教育。
  风送梅花过小桥对孙云晓 说:现在已经人这样做的了,我不能说他们纯粹是为了钱,但是他们的讲课水平我真的不敢恭维。如果孙老师能统领这个市场,我想效果一定不错!
  曾经沧海对孙云晓 说:我赞同您的观点,高考确实让我学到很多东西。
  孙云晓 对曾经沧海说:我不赞成把高考妖魔化,因为高考是一个了不起的创造,给了无数人以希望。
  洋娃娃对孙云晓 说:孙老师,您好!我想问一下您对目前全球都流行的读经教育怎样看待?
  孙云晓 对洋娃娃说:你说的读什么经?
  洋娃娃对孙云晓 说:您看过王财贵的演讲吗?就是读些古文!让小孩子从小背诵论语,三字经,老子四书五经等等的东西!
  孙云晓 对洋娃娃说:我觉得从小读一点国学经典会终身受益,当然方法要科学。
  洋娃娃对孙云晓 说:您认为这种教育对现在的儿童作用大吗?会不会令孩子的压力很大? 这种教育在其他的育儿论坛很有争议,所以我很想听听您的看法!
  孙云晓 对洋娃娃说:这是两个问题,读经也可以让孩子快乐,不读经也可能让孩子痛苦。总之,压力越大越没有好结果。对国学缺乏了解的人,就是不懂中国文化的人。我读老子、孔子、孟子受益很大。
  洋娃娃对孙云晓 说:我就是怕他们说的方法不科学,导致孩子厌学就遭了!您认为小孩子从三、四岁以后背些古文好不好?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 说:在美国,三分之一的科学家是华裔,法国哲学家梅里达说秦始皇的子孙和犹太人分享整个世界的智慧。
  快乐的男孩对孙云晓 说:中国太欠缺爱国主义教育了,大批人才流向海外。
  孙云晓 对所有人说:大批人才出国不等于不爱国,到了国外的人可能更爱国。
  奥雷良诺上校对孙云晓 微微笑的说:我赞成你说的国外的人才更爱国!赞成!
  GH对孙云晓 说:我女儿该上二年级了,可能是我的方法有问题,所以总培养不出来她对学习的兴趣。为此我很焦虑,但是也不敢过于强制。现在她一学习总是讲条件,而且总是讨价还价。
  孙云晓 对GH说:也许培养兴趣的方法可以从降低标准增加鼓励做起。我写的《唤醒巨人》一书就总结了成功教育的经验:低起点,小步子,多活动,勤反馈,变反复失败为反复成功。
  孙云晓 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没想到大家讨论的如此热烈,我们9月15日晚19:30-21:00继续讨论,祝大家晚安!

 
责任编辑: 楮家炜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