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6月聊天记录精选

鲁莽者死,谨慎者活

—— 2004年6月聊天记录精选 


  提高防范能力是自我保护的重要手段

  孙云晓 对所有人说:各位网友晚上好!欢迎大家来讨论。今晚我们讨论的内容是“如何预防犯罪者的伤害”。最近一个时期媒体报道了许多青少年犯罪事件,当人们都在谴责犯罪者时,我在想一个问题:受害者是否也有责任?是否应当提高防范能力?比如被马加爵杀害的四个大学生,他们平时嘲讽马加爵,导致了马加爵的报复行为。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教训。

  冰玫瑰对孙云晓说:可以开始了吗?

  孙云晓对冰玫瑰说:欢迎你,冰玫瑰!你是第一次来吗?

  冰玫瑰对孙云晓说:我是第一次来!

  东方明珠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您好!

  孙云晓对东方明珠说:欢迎你发表意见。今晚的话题也是一个学会自我保护的话题。

  z8667911 对孙云晓说:少年犯罪每个国家都有 , 没必要大惊小怪

  孙云晓对 z8667911 说:但是中国的青少年犯罪率不断上升,而且手段残忍,怎能无动于衷?

  音乐美学对所有人说:孙老师好。大家好。

  孙云晓对音乐美学说:欢迎你,好高雅的名字!

  音乐美学对孙云晓说:谢谢,我是高校音乐美学教师,所以就用了,我有点激动。第一次和您聊。

  孙云晓对音乐美学说:我和网友聊了四年了,每月一次,是件快乐的事情。

  音乐美学对孙云晓说:登陆您的网站好多次了,从第一次就喜欢上了他,今天能和您直接交谈真得很开心。

  孙云晓对音乐美学说:网上聊天可以坦率直言。

  音乐美学对孙云晓说:我认为今天媒体信息,各种传媒报道中所带有的暴力倾向对青少年的引导很坏,可是似乎商业的利益永远高于一切,眼前的利益永远是最直接和有诱惑力的。

  孙云晓对音乐美学说:说得对,拜金主义是要钱不要下一代。功利主义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重大弊端,进入教育领域更是灾难。

  音乐美学对孙云晓说:现在青少年犯罪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没法预测和防范,我们永远没法了解他们的内心,这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没有交流,社会的剧烈转型造成了一代人的代沟,这种代购比任何时候都难以逾越,您认为呢?

  孙云晓对音乐美学说:是的,时代发展越快代沟就越深。不过,我还是要提出:每一个人都要有防范之心,害人之心不可有,伤人之语不可说,坏人之事不可做。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老子说:“勇于敢则杀,勇于不敢则活。”就是说:鲁莽者死,谨慎者活。这是至理名言。

  重智轻德的教育是毁灭人的教育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孙老师,我们这里最近发生了一件事情 ,高考前一天一男生跳楼了。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太惨了,其实高考失败还有很多路可走,这反映了教育的失败。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听说他不是考生,已经上了大学,不过是个一般的学校,更可怜的是他的妈妈,前年是姐姐因病突然死了,去年也在高考前不久丈夫车祸死了,今年儿子又跳楼自杀了。

  冰玫瑰对不想长大说:真可怜,但也有其他办法呀!

  不想长大对冰玫瑰说:是啊!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一家死去三人,天下奇祸,这位妈妈怎么承受的了!忽视心理教育,必然灾难不断。中央发出《关于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若干意见》是很及时的。一是要加强二是要改进。重智轻德的教育是毁灭人的教育。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我不知道,我也不认识她!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生长在转型的时代,矛盾多压力大,特别需要心理健康,也特别需要学会与人友好相处。否则,一点点火星都可能燃起大火。

  冰玫瑰对孙云晓:是啊,那些父母真坏!把儿女逼上绝路。哼!

  音乐美学对孙云晓说:高考真的那么重要吗?高考有时我觉得更多的是体现了父母的价值,似乎子女考上大学父母的责任就完成了,子女成了有些父母实现自我的代用品。这是中国子女的悲哀。

  孙云晓对音乐美学说:是的,只是目前还没有找出更好的选拔方式,人们只好适应高考。

  音乐美学对孙云晓说:怎样将政策落到实处是一个关键,现在不是加强和改进的问题而是建设,因为过去根本就无所谓有,可能大城市好点,中小城市和农村的心理教育都是空白。

  孙云晓对音乐美学说:是这样,要从基础建设起,从小就培养心理健康。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我只是觉得人的生命好脆弱。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是的,人既可能非常脆弱,也可能非常坚强,关键在教育。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同意,完全同意,我觉得这个孩子完全没有责任感,他对不起他的母亲。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是呀,可他的责任心是怎么失去的?恐怕与教育有关。当我们责备孩子的时候更应当追究教育的责任。

  冰玫瑰对孙云晓说:许多人都是因为嫉妒走上邪路的!

  音乐美学对冰玫瑰说:不会协作就难在未来的社会竞争中立住脚,可是中国的集体教育的含义太窄了,对于团队意识、协作意识都忽略了。

  孙云晓对冰玫瑰说:是的,嫉妒是一股邪火,心理健康的人会把它扑灭,心理不健康的人会火上浇油。

  冰玫瑰对孙云晓说:要培养心理健康最关键在于父母的教育。

  孙云晓对冰玫瑰说:是的。但是谁来教育父母呢?他们的一生也是非常艰难的,社会应当给予他们更多的帮助。这也是我正在做的工作。

  刺猬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中国的教育体制和政治体制都有问题。

  孙云晓对刺猬说:说的对,所以要改革。

  刺猬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大的隐患不去,自然小的隐患不断。

  孙云晓对刺猬说:说得太好了!重智轻德是中国教育的一大隐患,将导致无数悲剧发生。

  教育的本质是公益事业

  刺猬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你觉得这世界上有完美的教育和完美的人吗?

  孙云晓对刺猬说:真正完美的没有,追求完美也不是现实。正像一句广告词: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冰玫瑰对刺猬说:是没有。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责任归到谁的身上恐怕都不合适,教育的失败该怨谁?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是这样,每个人都有责任,但教育的问题国家负第一责任。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我觉得大家不该把责任归到父母的头上,谁都没学过啊!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是呀,要理解父母、帮助父母、超越父母。

  冰玫瑰对孙云晓说:但父母也要研究呀!

  孙云晓对冰玫瑰说:是的,父母要学习,不学习是当不好父母的。

  冰玫瑰对孙云晓说:国家为什么要负责,他们没错呀!

  孙云晓对冰玫瑰说:一个国家总要确立方向,而教育是保证公民沿正确方向前进的。所以,国家要加大教育投资,加强教育力量,让教育造福每一个人。

  冰玫瑰对孙云晓嘻笑的说:看来国家还是不对!太落后了!

  不想长大对冰玫瑰说:会好的!

  音乐美学对孙云晓说:教育不仅仅是教育者的事,从广义上讲整个社会都是教育的主体,每个社会中的人都有义务为下一代的成长做点什么!这样才可能让中国的教育有所改观。这不是几个人振臂高呼所能做到的。

  孙云晓对音乐美学说:说得非常好!在德国成年人不闯红灯,就因为要做孩子的表率,这就是教育的责任。

  音乐美学对孙云晓说:有时是不是我们也有点杞人忧天,大家看过《六楼后座》吗?青春有时不需要那么多规则,是否他们有了一种更为宽松的环境时,他们反而会学会为自己负责。有时用尊重才能换来尊重,用理解才能换来理解。

  孙云晓对音乐美学说:是的,没有尊重就没有教育,当我们瞧不上青少年,我们就失去了教育青少年的条件。

  音乐美学对孙云晓说:没有健康的下一代就没有美好的未来,这是人人都懂的事实,可为什么却不能做到人人都去实践它呢?

  孙云晓对音乐美学说:中国人平均受教育的年限只有 8 年,是个初二的学生,水平自然有限,而且还有许多青春期的反应。

  音乐美学对孙云晓说:现在教育被当成了一种产业,有的高校甚至以扩大招生作为盈利手段,国家好像也有这种导向,说用教育投资拉动消费,我觉得这种做法是对教育的长远发展很不利的。您认为呢?

  孙云晓对音乐美学说:是这样,教育的某些方面是有产业的特点,但教育绝不能追求利益的最大化,教育的本质是公益事业。

  给孩子的指导要明确具体可操作

  不想长大对孙云晓说:是不是可以开设一个准父母学校,毕业的夫妻才可以要孩子?

  孙云晓对不想长大说:这是一个理想的计划,但中国太大了,还要考虑人权。不过,多办准父母学校是必要的。

  Pyyzsun 对孙云晓说:如何预防犯罪者的伤害呢?

  孙云晓对 pyyzsun 说:这个问题提得好,首先要有戒备之心,不与劣迹多的人交往,不用刺激性的语言与人说话等等。

  Pyyzsun 对孙云晓说:我想关键是如何及时觉察犯罪者的意图,并能预想行为的后果。大家说是吗?可这些对青少年来讲太难了。

  孙云晓对 pyyzsun 说:是这样。我们研究发现, 80 %的独生子女有不同程度的攻击性需要,也就是说在与别人交往中容易伤害别人,这是许多悲剧的起因之一。所以,我和大家讨论今晚的话题。

  Pyyzsun 对音乐美学说:可如何避免呢?像被马加爵杀害的学生,他们恐怕一点预感都没有,交往不多,没什么大冲突,却有杀身之祸。

  孙云晓对 pyyzsun 说:有句话说得好,防患于未然。时时处处都有防范之心,自然会远离伤害。不管是孩子还是大人,许多自我保护的本领是要学习的。

  音乐美学对 pyyzsun 说:我觉得这毕竟是少数,不能因噎废食。

  音乐美学对孙云晓说:当我们告诫孩子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时,也关闭了他们用自己的心去判断和接触社会的机会,这种过度保护似乎也不是防范青少年受伤害的有效方法。

  孙云晓对音乐美学说:你的分析很有水平!封闭自然不是上策,但要教给青少年学会自我保护。如:不要和抢劫者硬性争斗等等。

  音乐美学对孙云晓说:谢谢,可是这种度真的是很难把握,我觉得这倒是教育家的一个很好的课题。

  孙云晓对音乐美学说:对于孩子的指导,应当是非常明确的、具体的、可操作的。比如,告诉小孩子别人不能随便触摸你身体的某些部位,这是非常必要的自护常识。可是, 99 %的中国孩子没有受过这种教育。

  乱收费只能毁掉教育

  刺猬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听说国家要实行一费制,许多学校办公经费严重不足,连粉笔都买不起,您能呼吁一下吗?

  孙云晓对刺猬说:一费制的目的是控制乱收费,减轻百姓的负担,粉笔还是能保证的,只是断了学校的许多财路。

  刺猬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别说教育了,连救死扶伤的医院都在最大幅度的赢利,老百姓的日子难过呀!

  孙云晓对刺猬说:是呀,所以要揭露这些丑恶的行为,要让谋害老百姓的人生存不下去。

  刺猬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学校的乱收费和医院比差远了!

  孙云晓对刺猬说:所以,中央下决心今年秋天实行教育一费制。

  刺猬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一方面不让乱收费,另一方又不拨经费,你让教育怎么办?

  孙云晓对刺猬说:这是个两难问题,但是,靠乱收费来解决教育经费只能越来越乱,甚至能毁掉教育。

  音乐美学对孙云晓说:中国的监督机制太落后,政协和人大都没有起到很大的作用。谁来监管政府这是个问题。

  孙云晓对音乐美学说:这是个很尖锐的问题,也是一个关键的问题。说到底,我们每个公民都有责任,改革总是要付出代价的。现在的小孩子打官司多,敢于维护自己的权益,这就是希望所在。

  音乐美学对孙云晓说:可中国的父母有几个有这种素质呢,看来中国人补钙是个小事,应快给中国的父母补课,否则中国的脊梁要缺钙了。

  孙云晓对音乐美学说:你是个忧国忧民的人啊!不过也要有信心,回头看看改革开放二十多年,中国已经有了惊人的进步。对不对呢?

  音乐美学对孙云晓说:对,这个我的感触很深。中国这个古老而富有魅力的国家,我从内心深处希望他越来越好,越来越富强。可能是爱之愈深恨之愈切吧!

  孙云晓对音乐美学说:是的,老子说:“治大国如烹小鲜”。这话有理,改革过于激进,大船转弯过快,都是危险的行为。

  刺猬对孙云晓微微笑的说:社会是个大陷阱,诚信已不复存在,人已不是自然的人,是社会的人利益的人。

  孙云晓对刺猬说:问题虽然很多,希望依然存在。让我们看看周围的人,可爱的人也不少啊!十步之内必有芳草,何况中国有 960 万平方公里。

  djq008 对孙云晓说:孙老师,你好,我是一个中专学校的老师我将你网上的一些内容打印出来让每一位同学阅读,效果很好。我建议你教育对象扩大到大中专学生,因为他们是大小孩,你在网上说的问题他们基本上存在,我做班主任每周给学生上生存教育课,收效极好。谢谢你的一些新观点 !

  孙云晓对 djq008 说:谢谢您的建议。

  孙云晓对所有人说:今晚的聊天该结束了,谢谢大家,祝大家晚安!

 
责任编辑: 楮家炜 来源: 中青网   
 
走近孙云晓
孙云晓网站由孙云晓先生与中国青年网共有版权
咨询电话:孙老师热线:010-68455875(周六:9∶00—16∶00)
有关部门电话:少年儿童研究所:010-88567536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社:010-68722505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培训中心:010-68433268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010-88568255
孙云晓通讯地址:北京西三环北路25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邮编:100089